刚刚更新: 〔许随珠陆驰骁〕〔开局逍遥驸马爷〕〔契约总裁:冤家甜〕〔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赘婿之高不可攀〕〔一号战尊〕〔英雄无敌之骑士〕〔吾妻非人哉〕〔一世狼王〕〔废婿秦意夏言冰〕〔影视穿之随心所欲〕〔笔御人间〕〔欧气宿主的非酋日〕〔我真是练气期啊〕〔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诸界之深渊恶魔〕〔豪门重生之国民千〕〔都市之豪门战神〕〔龙王殿萧阳叶云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27.一大波狗粮
    看到叶翎主动亲吻南宫珩,闻静就知道南宫珩的身份了。虽满腹疑问,但也没再过去,盯着案板上的糖醋排骨在想,如果这个时候,她抄起排骨就跑,会不会显得很缺心眼儿……

    司徒瑄轻叹,“闻少主,他们久别重逢,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

    闻静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人,摇摇头,转身大步离开。

    司徒瑄离开闻静的院子,就快步往一个方向走。

    让司徒瑄去相亲的司徒焱,此时正在司徒瑄房中喝茶,等着他回来,想问问什么情况。着急,却又希望司徒瑄晚点再回来,跟闻静好好处处。

    窗户开着,司徒焱看到司徒瑄脚步匆匆进门,直奔叶晟的房间。

    司徒焱起身,想问问怎么回事,就见司徒瑄拉了叶晟往外走,根本没注意到他。

    司徒焱神色莫名,说好的相亲呢?什么情况?陪司徒瑄去的小花呢?为何又要拉叶晟过去?难不成,小花跟闻静看对眼儿了,司徒瑄让叶晟过去教训小花?

    司徒焱瞬间脑补一出狗血滋生的大戏,越发感觉事情不对劲,也没叫住司徒瑄,暗中跟了上去。

    炉子上热气氤氲,小厨房里弥漫着浓浓肉香,南宫珩抱着叶翎不撒手,“小叶子,你可来了,我好想你啊!”

    叶翎知道不对劲。

    从一开始南宫珩问的那个问题就不对,虽然她说要爆炒南宫珩,不过当然不至于真的生气。南宫珩身在崇明城司徒家,如果他正常的话,一定会得知祁尧这个名字,一定能想到这是他们家宋清羽,一定会去圣岛救人。

    叶翎笑着点头,“嗯,我更想你。”

    南宫珩眸光亮晶晶的,“小叶子,我中毒失忆了,唯一知道的事就是你是我媳妇儿!”

    看南宫珩一副“我是不是好棒你快夸夸我”的样子,叶翎觉得好笑,又在南宫珩唇角轻吻了一下,“嗯,你最好了。”

    南宫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头埋在叶翎颈窝,“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等你。”

    在司徒焱和司徒瑄眼中最是乐观开朗从容的南宫珩,此时见到叶翎,说话语气不期然带上了两分脆弱,三分委屈,还有十分的撒娇。

    叶翎像哄叶尘和晚晚那样,轻轻拍了拍南宫珩的背,“乖,没事了。你长得那么好看,我不会抛弃你的。”

    南宫珩超开心,“我就知道!”

    其实,只看时间,算不上久别,但分开的日子,对两人来说都分外漫长。叶翎一直在打探消息往这边赶,不让自己闲下来,而南宫珩脑中空白,只想一件事,找小叶子,小叶子找他,什么时候才能偶遇啊……

    谁更辛苦?在重逢的这一刻,倒也都不重要了。

    如南宫珩所言,他忘了一切,但记得他是小叶子的男人。心酸?叶翎倒觉得,好浪漫,很喜欢,她男人真棒!

    南宫珩不撒手,只撒娇,求亲亲,求再亲亲。他此时此刻不想问他失去的记忆是什么,见到叶翎,即便知道她有易容,即便忘记过往,熟悉与否不重要,他只觉得欢喜的心情都要溢出来了,空落落的心也一下子填满了,只想抱着她到地老天荒。

    “小叶子。”

    “嗯。”

    “小叶子小叶子。”

    “嗯。”

    “小叶子!”

    “怎么了?”

    “就想叫你,这个名字真可爱!”

    “哦,你起的。”

    “那你再亲我一下。”

    叶翎勾住南宫珩的脖子,两人相拥深吻。

    不知过去多久,南宫珩才终于放开叶翎,额头抵着额头,他目光灼灼,声音低沉,“我们是夫妻,应该一起睡觉,我想……”

    “咳咳,打扰一下。”司徒瑄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在门口响起,南宫珩很想打人。

    拉着叶晟过来的司徒瑄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那俩人还抱在一块儿难舍难分,虐狗力满级,精准暴击。

    南宫珩转头,看到被司徒瑄带过来的叶晟,立刻放开叶翎,冲过去,到叶晟面前,抓住叶晟的胳膊把他背起来,又冲进来,放下,献宝一样看着叶翎,“小叶子你快看这是谁?”

    叶翎心中巨震!

    看到叶晟的第一眼,叶翎就知道他是谁。但作为穿越者,如今的叶翎,是第一次见到她在这个世界的父亲。

    叶晟这些日子被南宫珩照顾着,不像原先那样清瘦沧桑,精神还可以,面庞也有了光泽,连胡须都是南宫珩亲手给他剃的,一身墨色长衫,玉冠束发,双眼被白布蒙着,明明外表已看不出一丁点的落魄,但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叶翎就感觉心中酸楚,鼻子酸涩,眼底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叶翎知道,这不是这具身体本能的反应,是她真正的情绪。

    但叶晟并不知道发生什么,司徒瑄只说,南宫珩有急事找他。

    叶晟伸手,“小花?你在哪儿?我闻到了糖醋排骨的香气,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吃了?说好的,只能吃小叶子做的,你敢偷吃我揍你。”

    南宫珩笑容满面,并不回答叶晟的问题,也没有回应叶晟伸出来的手,只看着叶翎笑。

    叶翎微叹,伸手轻轻抱住了叶晟。

    叶晟身子一僵,满面无措,就听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爹,我是小叶子呀。”

    全然陌生的声音,叶晟却倏然泪流满面,又语无伦次,“小……小花,你在吗?真的……真的是我的小叶子来了?真的?”

    南宫珩张开双臂,一下子抱住叶晟和叶翎,笑意满满地说:“不,是我的小叶子!”

    站在门口的司徒瑄看着眼前这一幕,鼻子酸酸的,就感觉肩上多了一只手,转头,看到了司徒焱苍老的侧脸。

    司徒瑄正想跟司徒焱好好感叹一下南宫珩的幸福,就听司徒焱笑着感慨,“看看人家小花,失忆了都能找到媳妇儿,你脑子正常,一把年纪还是光棍儿。”

    猝不及防,吃着狗粮还被戳了一刀……

    司徒瑄扶额,“是是是,爷爷说的对。”

    “你跟静丫头……”司徒焱很关心。

    司徒瑄摇头,“闻少主没看上我。”

    “唉!”司徒焱有些失望,拍了一下司徒瑄的肩膀,差点把他拍到地上去,“没办法,谁让你长得不如小花那么好看,性格也不如小花那么可爱,实力也不如小花那么强。没关系,爷爷相信你能娶上媳妇儿的,不要灰心丧气。”

    司徒瑄无语望天,什么鬼?谁灰心丧气了?他家爷爷跟南宫珩学的怎么越来越毒舌了?长相和性格就不说了,比实力?如今南宫珩中毒,司徒焱都断定他的实力碾压司徒瑄,司徒瑄找谁说理去?

    司徒焱为南宫珩高兴,虽然很想认识叶翎,不过这会儿没过去打扰,拉着司徒瑄,爷孙俩一起走了。

    南宫珩一手拉着叶翎,一手拉着叶晟,开开心心地到叶翎的房间去,让他们坐着,然后他跑回厨房,把叶翎做好的菜都端过来,锅里最后一道汤盛出来。

    美味的饭菜上桌,南宫珩坐中间,叶晟不满意,南宫珩就跟叶晟换了,让他坐中间。之所以不能叶翎坐中间,是因为南宫珩得挨着叶晟,喂他吃饭。

    “小叶子,第一块糖醋排骨,你说给谁吃?”南宫珩神色认真地问叶翎,这件事很重要。

    www.hsj520.叶翎其实不知道这对翁婿怎么到一起的,但美食要趁热吃,重要的是团聚的结果,过程之后再问。

    至于为何叶晟一见面就说他跟南宫珩说好糖醋排骨只吃叶翎做的,定有典故,叶翎只觉得很可爱。

    叶晟看不到,不然这会儿就是两双眼睛巴巴地等着叶翎选,一个是爹,一个是相公。

    看着南宫珩期待的眼眸,叶翎毫不犹豫地做了决定,“给小花吃。”这个名字本来就是真的,小花瓶嘛!

    叶晟有些失望,南宫珩嘿嘿一笑,开开心心地夹起第一块排骨,快到嘴边时,筷子一转,就递到了叶晟嘴边,“哎呀呀老叶你是不是伤心了?小叶子当然是为了给我一个在岳父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快吃,不然我反悔了!”

    排骨入口,少糖多醋,却满满的都是窝心的甜蜜滋味儿。叶晟只觉得这是记忆中最美味的东西了,像是做梦一样。

    南宫珩筷子刚收回来,叶翎夹起一块,递到他嘴边,这是给他的奖励。

    南宫珩表示,他家小叶子真的好爱他!糖醋排骨真的贼好吃!

    叶晟和南宫珩原本也不饿,但风卷残云一般吃光了叶翎做的四道菜一盆汤。

    在司徒家偶遇南宫珩,是意外之喜,见到叶晟,则是震惊之喜。虽然他们俩都失忆了,但叶翎看着他们,就觉得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个人,安心又轻松。

    吃完饭,南宫珩擦擦嘴,凑过来亲了叶翎一口,嘿嘿笑。

    叶晟偏头,“小花,你是不是做坏事了?”

    “报告老叶,刚刚我亲了小叶子。我媳妇儿,天经地义。”南宫珩很噉瑟。

    叶晟皱眉,“我在这儿。”能不能注意一下?

    “没关系,反正老叶你看不见。”南宫珩说。

    叶晟:……我有关系!看不见都能听出南宫珩笑得都要上天了……

    “小叶子,我们有宝宝吗?”南宫珩问出这个问题,眸光微微黯了些,他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想不起来了。

    叶晟身体微微前倾,他也很想知道。

    叶翎知道南宫珩在想什么,她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笑着点头,“嗯,我们有宝宝,在家里呢。咱们家宝宝是大姐生的儿子,咱俩生的小宝名字叫晚晚,一个长得巨像你的闺女。”

    南宫珩猛然握紧叶翎的手,神色黯然,“可是我都忘了……”

    叶晟很激动,“我……我做外公了?”

    “嗯,爹有两女一儿,大姐给爹生了两个外孙,我家有个小姑娘,小弟还没成亲呢。”叶翎笑着说。

    www.bangmaime.叶晟抓住南宫珩另外一只手,“小花,你听见了,我有外孙和外孙女!”

    南宫珩又笑,“嗯!听见了,恭喜你啊老叶,也恭喜我自己!那我有个问题要问老叶,你承不承认我长得很好看?”

    叶晟点头,“虽然我没见过,但小叶子说,我外孙女长得像你,那你一定长得很好看。”

    这个逻辑,完全没毛病。

    其实叶晟和南宫珩如今所知的东西极少,跟叶翎讲了之后,叶翎便猜到了事情的经过。

    叶晟被端木尹那个死变态残害,失忆瞎眼,困在那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荒岛上多年,过着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

    然后,端木尹那死贱人又把南宫珩扔过去,没有一开始让南宫珩失忆,定了为了让南宫珩跟叶晟相认,让叶晟知道他的身份,生出离开荒岛与家人团聚的希望,然后,再给南宫珩下毒,让他也失去记忆,生生毁灭叶晟的希望,让他们二人在那边绝望又迷茫地虚度光阴,其心阴毒!

    端木尹针对叶晟,是因为宁蓁。

    而端木尹对南宫珩的针对,固然也有宁蓁的原因在,但叶翎认为更多的是因为一直被端木尹盯着的叶翎和南宫珩已成长到让端木尹感觉到威胁的地步。端木尹在他掌握着绝对的信息量和主动权的时候,用这种方式,阻绝南宫珩和叶翎找到宁蓁,与他为敌的脚步。

    但同时也能看出来,端木尹并没有打算斩草除根,真是为了宁蓁,叶翎觉得未必。那人既然留着南宫珩和叶翎都没杀掉,怕是另有所图,或许等着他们有朝一日走到他面前,做个了断。

    至于双双失忆后,翁婿二人的经历,听起来很有趣,但个中的艰难,也可想而知。毫不夸张地说,那种处境下,支撑叶晟和南宫珩走到今日,走到这里的,就是南宫珩那无人能及的乐观向上。

    过程是辛苦的,也是欢乐的,因为南宫珩就是快乐本乐。

    叶翎已给南宫珩和叶晟把过脉,导致他们失忆的应该就是一种叶翎未知的蛊毒,她暂时没有头绪。

    压制南宫珩内力的毒,叶翎有些想法,打算跟南宫珩新认的师父司徒焱商讨一下。

    叶翎用了些时间,跟叶晟和南宫珩讲了他们的身份和亲友,讲到最后,提到了宁蓁。

    叶晟很沉默,因为宁蓁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很陌生,他只是知道,他的妻子还活着,被仇人抓走,困在圣岛上。

    “祁尧真的是我妹妹?!啊不,我弟弟!”南宫珩有些意外。

    “一样的。”叶翎笑笑,“我原也不知道你们在此,是打算去圣岛救人的,如今先找到你们更好。”

    “可是我们的记忆……”南宫珩蹙眉。

    “没关系,我再想想办法,人没事就好。暂时恢复不了也无妨,等回家见到小风风,他一定能解。”叶翎对此倒是看得开,毕竟曾经更糟糕的情况她都经历过了。

    那一年南宫珩因断情蛊变成了一个行走的大冰块儿,当时叶翎还怀着身孕,跟养了俩孩子一样。如今南宫珩虽然失忆,但人是正常的,行走的开心果,丢掉的记忆叶翎告诉他就是。

    得知宁蓁的事之后,叶晟就有些沉默。

    “爹,等救出娘和清羽师兄,我们一起回家去,等着爹娘回去帮我们带孩子呢。”叶翎对叶晟说。

    叶晟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又重重点头,“好,辛苦你了,你们都是好孩子。”

    南宫珩先送叶晟回去休息,然后拉着叶翎去见司徒焱。

    “多谢司徒前辈收留我父亲和相公。”叶翎躬身行了个大礼。

    司徒焱看着叶翎,心知她定有易容,但她的眼眸跟南宫珩一样,澄澈无垢,更多三分淡然,那股子从容不迫落落大方的气质,是由内而外的。

    “呵呵,快别多礼,你就是小花整日念叨的小叶子啊,真是太巧了,不过你们能团聚就是最好的。”司徒焱笑着说。不需要别的证据,南宫珩喜欢的,一定是好姑娘。

    司徒瑄暗暗打量叶翎,他一直想象不到南宫珩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如今终于有了模样,觉得那两人坐在一起,真是和谐般配。

    叶翎落座,南宫珩就坐在她身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司徒前辈,我们身上有不少麻烦,请恕我暂时不能告知真正的身份。”叶翎道谢后又道歉。

    司徒焱摆摆手,“无妨。”他喜欢叶翎这样把话一开始就说明白的人,而且叶翎的话还有一层意思,她不想也不会把麻烦带给司徒焱祖孙。

    对叶翎而言,身负仇恨,想要出人头地得到蒲家权势的蒲琮是可以合作的对象。但本身在司徒家处境不怎么好,只想脱离司徒家的这对好心祖孙,是绝不能利用的。

    “其实,我相公因为貌美,原先被家里人戏称小花瓶,他姓南宫,叫小花小南都是没错的。”叶翎微笑。

    司徒瑄笑了。小花瓶和小叶子?别人的小名儿都这么可爱,别人的人生也很可爱,突然感觉自己无聊又无趣是怎么回事……

    司徒焱哈哈笑,“好好好,那怎么称呼你呢?”

    “她化名叫南小七。”司徒瑄说,闻静告诉他的,“你可是行七?”

    叶翎摇头,“不,我行二,我家小花行七,另外一个小名叫小七。”

    猝不及防,又是一波狗粮。所以叶翎化名的姓氏和名字都是南宫珩的?行吧,司徒瑄看着南宫珩得意的笑,觉得……有妻如此,谁不得意?

    接下来叶翎跟司徒焱说起为南宫珩解毒的事,司徒焱惊愕于叶翎年纪轻轻竟是个医术高手,叶翎笑说南宫珩的医术不在她之下,只是暂时忘了。

    而司徒焱在解药方面拿不准的,正好是叶翎懂的,跟叶翎聊过之后,很是惊喜,说这下至少能有八成的把握!

    “小丫头,小花拜老夫为师,你是他的夫人,也该叫老夫一声师父的。”司徒焱主动说。

    叶翎起身再次行礼,“师父。”

    司徒焱很开心,司徒瑄觉得,他家爷爷以后更加不稀罕他了,不过看到这个如此优秀的姑娘,他觉得,活该自己往后排,至少医术上他真的不如叶翎。

    &nbs “不知小七你对蛊术可有了解?”司徒焱问。

    叶翎点头,“是有了解,不过不多。我爹和小花中的蛊毒,我暂时没想到怎么解,但我的一个朋友,也是我的医术师父一定会有办法的,只是他如今不在这边。”

    “那位神医多大年纪?”司徒焱问,既然是师父,怎么又说是朋友?

    叶翎笑说,“跟我同年的。”

    司徒焱嘴角一抽,行吧,一群小妖孽啊这是!对比之下,他曾经有天才之名的孙子真的弱了。

    接收到司徒焱的眼神,司徒瑄瞬间会意,叹了一口气,天外有天人外人,他需要更加努力。

    司徒焱说希望日后有机会能认识风不易,又说他会尽快把给南宫珩的解药做好,让叶翎安心在司徒家住下。

    “师父,等他解了毒,我便带他们离开了。”叶翎对司徒焱说。

    司徒焱皱眉,“为何这么急?”

    司徒瑄说:“我跟小花说好带他去圣岛的。”

    “实不相瞒,我们与端木尹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给他们下毒手的就是端木尹本人,接下来我要做一些事,并不想给两位招惹麻烦。”叶翎正色道。

    司徒焱狠狠拧眉。原先只猜测南宫珩的仇家是个麻烦,可没想到,竟是他们所知的最恐怖的那个人!

    “小七啊,其实……”司徒焱想说,这俩孩子都太客气了,换个人怕是都想着怎么利用他们,他真的想帮帮他们。

    叶翎笑着摇头,“师父的好意我明白,如果有需要,我会请师父相助的。”

    司徒焱深深叹气,“好吧,此事下次再谈,你们先去休息。”

    南宫珩揽着叶翎离开,司徒焱和司徒瑄对视一眼,司徒瑄笑了笑,“真不愧是夫妻。”

    进房间,关上门,南宫珩又要一亲芳泽,叶翎推开他,先把两人的易容都除掉。

    互相看着对方,南宫珩眸光惊艳,“小叶子你好美!”

    叶翎主动抱住南宫珩,笑得妩媚,“怎么突然有种重新恋爱的感觉?”看着自家男人失忆了都如此迷恋自己,这种感觉,其实,好甜。

    无尽的思念融化在唇齿间,亲着亲着到了床边……

    “阿珩,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怎么去救清羽……”

    “什么清羽?不认识,我只想亲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