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我是特种兵之动物〕〔我真不是大小姐〕〔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极品透视民工〕〔长生归来当奶爸〕〔元尊〕〔都市无敌神医〕〔极品女婿〕〔在下键盘侠,有何〕〔穿到男频爽文里艰〕〔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绝世护美兵王〕〔纵意人生秦浩〕〔最佳良婿秦浩〕〔双眼瞎了三年〕〔骑士归来〕〔我是王富贵〕〔强宠,娇妻给我生〕〔盛夏星晴始慕秦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26.我的小叶子!
    “司徒老弟可知道,祁尧是何许人?”闻舟问司徒焱。

    司徒焱摇头,“没人知道那是谁。原先祁家后人中,有叫这个名字的吗?”

    “据我所知,没有。”闻舟微叹,“端木尹到底想做什么?”

    司徒焱摇头不语。端木尹的实力太过强横,他们都很忌惮。但端木尹这些年行事颇为隐秘,圣岛又是常人几乎进不去的禁岛。外人所知的有关圣岛的消息,都是端木尹让他们知道的。

    “也不知道原来的圣女祁妙到底出了什么事?”闻舟也没想让司徒焱回答,话落又说,“你那孙子看着是开朗许多,原先说过的,我家静静跟你家瑄儿的亲事,你看……”

    司徒焱愣了一下,“这……瑄儿的身份,怕是配不上……”

    闻舟抬手,“司徒老弟别这么说。外人怎么看不重要,在你眼里,你孙子可是最宝贝的,他也是真的很优秀。什么身份不身份的,我们闻家不在意这个。正好,我一直想寻个时机,帮司徒老弟和令孙脱离司徒家,省得你们日日看着某些人心中烦闷。若是静儿能跟瑄儿走到一起,静儿是闻家少主,不是不能外嫁,但我可以跟司徒岳说,静儿的夫婿必须到闻家生活,只要俩孩子愿意,司徒岳那混蛋总不至于棒打鸳鸯!”

    司徒焱眸光微动,“不论怎么说,瑄儿的身世的确配不上静丫头,更何况他如今断了一臂。承蒙闻兄不弃,又提起这件事。我是很喜欢静丫头的,她开朗大方又健谈,跟瑄儿性格正好互补,若是能成,日后我愿效忠闻家。”

    闻舟摇头,“何必说这么见外的话,什么效忠不效忠的?你是静儿的长辈,成不成都是。”

    司徒焱微笑,“闻兄,这件事,反正我看着是极好的。不过说到底,得两个孩子合心意才能成,咱们怎么看都没用。”

    “等静儿到了,让她跟瑄儿赶紧见见,成就成,不成就做兄妹。”闻舟说。

    “好,我会跟瑄儿好好谈谈的。”司徒焱眼中他唯一的宝贝孙子司徒瑄自然是千好万好的,想想确实也该说亲了。

    闻舟离开,那边司徒岳准备了接风宴招待闻家贵客,不过司徒焱不打算去。这几年司徒家的事,司徒焱是能避则避。

    思来想去,觉得是好事,司徒焱又来找司徒瑄。

    司徒瑄正在练剑。断了一臂,他消沉几年,原先傲人的功夫荒废了,一开始用剑都难以掌握身体平衡,不过如今好多了。但想要超越曾经的实力,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

    “爷爷找我?”司徒瑄收剑,微微舒了一口气,用袖子擦去额头的薄汗。

    “小花呢?”司徒焱问。自从南宫珩来了,几乎跟司徒瑄形影不离。压制内力的毒,司徒焱其实已经做好了,但尚未给南宫珩用,因为他的把握只有六成。

    虽然南宫珩自己说过,只要有六成以上的把握他就认为值得尝试,但司徒焱并不想让南宫珩冒险,因为一旦失败,他的丹田就会被彻底废掉,可不是儿戏。

    原本司徒焱就打算去请教一下老友闻舟,看看对于给南宫珩解毒,他是否有好的建议。如今正好,闻舟来了。不过今日司徒岳那边派人叫闻舟过去赴宴,司徒焱打算明日跟闻舟好好商讨一下。

    至于叶晟的眼睛,司徒焱的把握有八成,且南宫珩要求先给叶晟医治,数日前已用了药,每隔三日换一次,再过半月,叶晟的双目应该能恢复一些光感,完全恢复需要更多的时间。

    司徒瑄笑了笑,“自从有了这个爱徒,爷爷都不稀罕我了。”

    司徒焱点头,“一点点。”

    司徒瑄知道司徒焱是在跟他开玩笑。自从南宫珩来了之后,他们祖孙俩好像都无师自通,学会了幽默技能,相处起来比起曾经更加亲密自然。

    “叶叔最近爱吃福润楼的酱肘子,不过那是每日限量的,去晚就没了。小花每天准时去排队买回来。”司徒瑄笑着说。

    “好孩子。”司徒焱点头,话落看着司徒瑄,神色认真,“其实我也爱吃。”

    司徒瑄扶额,“爷爷,让你爱徒孝敬你吧,我没空去跟人抢肉吃。”

    司徒焱笑了,“你见到小花,告诉他,买回来的肘子分我一半。不说笑了,我有正事找你。”

    爷孙俩进门落座,司徒瑄给司徒焱斟茶,司徒焱摆摆手让他坐下说话。

    “爷爷,出什么事了?”司gongmingart.徒瑄问。

    “没出事,喜事。”司徒焱笑着说,“前几年我曾跟你提过闻家的静丫头,你还记得吧?”

    “闻少主?我记得,但没见过。”司徒瑄说。

    “也是怪,每回我打算带你去闻家做客,你总有事不能去,就去过那一回,正巧碰上静丫头外出了,到现在你们都没见过面。”司徒焱说,“如今静丫头尚未婚配,你闻爷爷这回见到你,觉得你好了,又提起你们俩的亲事。”

    司徒瑄一愣,“我跟闻静定过亲?我怎么不知道?”

    司徒焱摇头,“没有,只是我跟你闻爷爷曾口头提过这件事,后来出了那事,你总不出门,便不提了。几年过去,你们俩的亲事都没有着落,你闻爷爷对你也没有任何偏见,他一提,我倒觉得是极好的,你怎么看?”

    司徒瑄轻笑,“爷爷,我知道您想抱重孙,这事儿我绝对不排斥,不过问我怎么看,我总要先看看闻少主是什么样子才好回答这个问题。”

    “静丫头长得花容月貌。”司徒焱说。

    “我想说的不是容貌。”司徒瑄摇头,“闻少主尚未成亲,定是眼光高,兴许看不上我呢。”

    “不要妄自菲薄,你没什么不好的。”司徒焱皱眉。

    “我知道爷爷最疼我,但这种事,看缘分,看感觉,不是优秀与否决定的。”司徒瑄笑着说。

    “嗯,你说的有理,爷爷只是想让你上点心,男人要主动些。过几天静丫头就来了,到时候看你表现。”司徒焱说着,拍了拍司徒瑄的肩膀,一副“你要加油,我想明年抱重孙”的模样。

    司徒焱离开时,正好南宫珩抱着一个油纸包的酱肘子回来,隔老远都能闻到诱人的香气。

    “为师饿了,小花买了什么好吃的?”司徒焱乐呵呵地问,盯着南宫珩手中的肘子。

    南宫珩走过去,打开纸包给司徒焱看,还冒着热气。本来司徒焱对吃食不太在意,此时也想抱着肘子啃一啃。

    结果,就听南宫珩一本正经地说:“师父您看,这肥肉吃了对身体真的很不好的,我都劝过我家老叶好多回,年纪大了不能吃口味这么重的,可他就是不听,唉我实在太难了。老叶要是能学学师父,不挑食,口味清淡,我也能省点心。下次师父见到老叶,一定帮我劝劝他,就告诉他,你从来不吃酱肘子这种东西,所以才能活到这个年纪身体还这么好。”

    司徒焱听了个开头就感觉怪怪的,听到最后,抬脚朝着南宫珩踹过去,“臭小子!一口肉都不舍得让为师吃,还说些乱七八糟的!”

    南宫珩灵活躲过,嘿嘿一笑,“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师父不要学老叶坏脾气总喜欢踹人,不说了,我去哄老叶了,他该饿哭了!”

    话落南宫珩一溜烟儿不见了人影,只留下一缕让人食欲大动的香气……

    司徒焱笑着摇头,换别人早双手奉上请他尝,南宫珩可倒好,为了不让司徒焱抢,一肚子的歪理。

    不过司徒焱觉得南宫珩这个徒弟很孝顺。吃的有什么打紧?谁都能买。司徒焱见到南宫珩就觉得www.taocibeizi.心情舒畅愉悦,最近都有人说他精神越发好了。操心的事少了,司徒焱这几日隐隐感觉阻滞几年的内力瓶颈有松动迹象。

    他家这徒儿,不走寻常路,专治不开心,反正司徒焱很喜欢。

    “老叶!我回来了!”南宫珩脚步轻快地进门,双眼被白布蒙着的叶晟正坐在窗边抚琴,曲不成调。

    等南宫珩把切成一片一片的酱肘子在盘子里码成一朵花,叶晟弹完了一首怪异的曲子。他总觉得,他原先会弹琴的,可太久远,想不起来了。

    南宫珩夹起一片肘子,递到叶晟嘴边,“趁热吃。”

    叶晟摇头,“我自己来。”

    南宫珩把筷子递给叶晟,叶晟自己夹着,细嚼慢咽,南宫珩抄起一双筷子就跟他抢。

    虽然南宫珩能看见,但叶晟的听力极强,两人在抢到肘子这件事上几乎平分秋色,最后热热闹闹地吃完一盘,南宫珩又从怀中摸出一包在街上买的鲜果,已洗好的,酸甜可口,解腻最佳。

    “老叶,你说我明日能见到小叶子吗?”南宫珩又双叒叕问这个问题。

    叶晟摇头,“不知道。”

    “老叶你能不能说点让我开心的?”南宫珩幽幽叹气。

    叶晟认真思考片刻后,开口说:“你是一个好孩子。”

    南宫珩:……

    翌日对南宫珩来说,不过又是寻常日子。他之所以每日去给叶晟买肉吃,还有一个原因是,想着若叶翎从街上走过,就可以看到他,虽然他知道可能性极小。

    这次南宫珩给司徒焱也买了一个,送过来的时候,又见到了闻舟。

    司徒焱闻到香气就笑了,“闻兄,这可是崇明城最有名的酱肘子,一天只卖二十个,可不好买。我昨日说想吃,今日徒儿就给我买回来了,闻兄一起尝尝吧。”

    听出司徒焱对南宫珩的满意,还带着几分得意,闻舟笑着点头,“那我有口福了。”

    司徒焱让人去准备餐具,趁这功夫,开口请闻舟给南宫珩把脉。

    闻舟心知这肘子还有让他吃人嘴短的效果,但本来就是说好的事,他也好奇南宫珩到底中的什么毒。

    把脉过后,闻舟皱眉,“以往这种针对丹田的毒,咱们都见过,也都做过,大同小异。不过这小子的毒,有点不同寻常啊!”

    司徒焱叹气,“闻兄可有办法解?”

    闻舟摇头,“有想法,但没有把握,不可轻易尝试,若失败,后果很严重。”

    这也是司徒焱面临的难题。

    司徒焱让南宫珩先回去,他又跟闻舟商讨了一下他暂定的解药方子,闻舟看过之后,判断成功的可能性在五成左右,有许多地方拿不准。

    “那还是再等等吧。”司徒焱深深叹气,“我再想想,也烦请闻兄帮忙想想。”

    闻舟点头,若有所思,“那小子来历不明,失去记忆,身中奇毒,司徒老弟不怕惹上麻烦?”

    司徒焱摇头,“反正他不是冲我来的,但到了我这里,就是缘分。他能让瑄儿重新振作起来,对我有恩。即便来历不明,但我知道,那孩子绝不是奸邪之人。”

    “嗯,观其眼眸,清正澄澈。yunlonghupan.但司徒老弟还是谨慎些,既认准这个徒弟,便要提防他暗处的仇家找上门。若他真有麻烦,以司徒老弟的性子,定是全力相护的。”闻舟说。

    两人很快转移话题又聊起司徒瑄和闻静,司徒焱说已经知会过司徒瑄,等闻静来了,他会积极主动好好表现的。

    此时闻静并不知道她爷爷又在帮她牵红线,她跟叶翎同行,正往崇明城来。以如今的速度,三日后便能抵达。

    原本时间并不急迫,但得知叶翎会做菜之后,闻静就觉得干粮好难吃,她说早点赶到崇明城,带着叶翎玩玩儿,让叶翎给她做好吃的。

    叶翎自然乐意,因为在海上漂就是浪费时间,见到人才能得到更多的消息,有更多的机会。

    虽然一开始就表现出对天沐国之外的世界浓厚的兴趣,但闻静问过一回,叶翎讲过之后,她就不再问。她知道,叶翎想说的话会主动告诉她,没说就是不方便讲。

    但天沐国的事,闻静该说的都已经告诉了叶翎,她觉得自己在这边本就是个身份公开的人,没什么好隐瞒的,但她理解并接受叶翎的谨慎。

    即便如此,一路上也是很欢乐的。越相处,闻静越发觉得叶翎真的好有趣,反应机敏,言谈幽默,见多识广。

    其实闻静真的特别好奇叶翎的相公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至少闻静默默地把她认识的知道的适龄男人都想了一遍,完全没有能配得上叶翎的,差得太远。

    三日后,崇明岛出现在视线中。

    闻静抬头看看天,笑着说:“小翎儿,我去过崇明城一回,有个福润楼做的酱肘子那是一绝,而且每天只做二十个,卖完为止,每人只能买一个!上岸我先带你去尝尝,我也许久没吃了!”

    叶翎点头,“好,我也想吃肉。”这段时间一直在奔波,能吃饱,吃好是不可能的。

    结果等上岸,闻静拉着叶翎跑到福润楼,卖酱肘子的档口刚刚关上。

    闻静觉得好生遗憾,“那我们明日早点来,买不到更想吃。”

    此时,花钱找了个托帮忙排队,再次成功买到两个酱肘子的南宫珩刚进城主府。先送去给叶晟吃,另外一个送到司徒焱那里,闻舟又在。南宫珩深深怀疑这老头最近每天这个时候都来就是为了吃口肉。

    闻静带着叶翎进城主府,找到闻家人。她爹娘没来,做主的是闻舟。得知闻舟在司徒焱那里,闻静也没过去找。

    到早为闻家少主备好的独立客院安顿下来,闻静让人送了许多食材过来,吃不到酱肘子,她和叶翎依旧决定美食一顿。叶翎做,闻静摩拳擦掌说要打下手。

    不过闻静在这方面跟曾经的黑暗料理小能手叶缨有一拼,打下手变成了打盘子打碗,乒乒乓乓一顿造,叶翎看着很想踹她一脚。

    “糖醋排骨?这是你喜欢吃的吗?”闻静问。

    叶翎笑着点头,“我家里人都喜欢吃。”

    闻静表示好期待。

    另外一边,吃完肘子的闻舟和司徒焱接到消息,闻静到了。

    二老对视,笑着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闻舟笑呵呵地起身,“吃多了,我去消消食,晚点再去找静儿。”

    司徒焱也起身,“我给静丫头准备的礼物,让瑄儿帮忙先送过去。”

    于是,很快,司徒瑄接到指令,相亲去!

    不答应肯定会被司徒焱揍,当然司徒瑄本身也不排斥,毕竟八字没一撇,见个面认识一下,没什么好扭捏的。

    不过司徒瑄拿着司徒焱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礼盒要出门时,又到隔壁去拉了南宫珩出来。

    “什么?闻家少主?我去做什么?”南宫珩摇头。

    “陪我,不然我觉得突然找去有点冒失和尴尬。”司徒瑄说。

    “哦~原来你是去相媳妇儿?这个好,师叔必须陪你,一定会帮你的!”南宫珩搂着司徒瑄的肩膀说。

    司徒瑄忽略南宫珩自称的师叔,其他的倒也没错,不过能不能成就看天意了。

    这边叶翎的糖醋排骨刚出锅,闻静伸手,还没捏到,就听外面下人禀报,“少主,司徒大长老的孙子瑄公子来了。”

    闻静叹气,“一定又是我家老爷子在乱点鸳鸯谱!”

    “人都来了,去见见,万一是你的菜呢。”叶翎笑着把汤汁浇上,打开闻静又伸过来的手,“快去,还有两个菜,晚点一起吃。”

    闻静转身,“我去打发他走!小翎儿你不要偷吃,说好一人一半!”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闻静一眼就认出来的两人中哪个是司徒瑄,因为他断了一臂。

    至于陪客南宫珩,闻静不认识,也没问是谁,司徒瑄见到闻静就觉得这姑娘很个性,当朋友不错,不过他想找的媳妇儿不是这种类型的,恐怕不合适。

    看闻静虽然客气,但十分疏离,似乎还有点被打扰的不悦,司徒瑄也没介绍南宫珩,想着寒暄两句就撤。

    落座后,司徒瑄拿出司徒焱给闻静补的生辰礼物,长辈送晚辈,倒也没什么,闻静看过之后说很喜欢,感谢司徒焱……

    成年人的社交礼仪,也是相当无聊。

    南宫珩突然起身,吓了司徒瑄一跳,“怎么了?”

    “我出去一下,你们慢慢聊。”南宫珩话落就走。

    闻静蹙眉,感觉这人怪怪的,但也没说什么。

    司徒瑄知道南宫珩不是没分寸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想着赶紧跟闻静聊完就去找南宫珩问问。

    南宫珩出门,循着香味,到了厨房门口,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正在忙碌。

    案板上放着香气四溢的糖醋排骨,叶翎掀起砂锅盖子,八珍鸡汤浓香扑鼻。

    南宫珩死死地盯着叶翎的背影,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个味道,真的好熟悉啊,他一定吃过!

    “请问,你认识一个叫小叶子的姑娘吗?”南宫珩开口,期待叶翎回头,他好想看看这个姑娘什么样,感觉在哪里见过。

    南宫珩有易容,但并没有遮掩声音。

    听到熟悉的声音,叶翎手一抖差点扔了锅铲,眸光瞬间亮了起来!可南宫珩的问题又让她很无语,什么鬼?又不认识她了?装的吧?

    叶翎转身,锅铲离手,朝着南宫珩脑门儿飞过去,秀眉微蹙,“你敢说不知道我是谁,我现在剁了你下锅,加辣椒爆炒!”

    南宫珩不错眼地看着不远处俏脸含嗔的姑娘,伸手,抓住锅铲,往后一扔,开心地冲了过去,“我的小叶子!”

    都不想聊下去的司徒瑄和闻静方才刚到厨房门口,司徒瑄来找南宫珩,闻静来找叶翎,横空飞来一锅铲,不偏不倚砸到了司徒瑄脑门儿上……

    司徒瑄好气,就听闻静一声怒吼,“混蛋,放开那个姑娘!”

    定睛一看,厨房里,南宫珩抱着一个姑娘正在兴奋地转圈圈,闻静捡起锅铲冲过去要打南宫珩。

    司徒瑄下意识地冲上去拦住闻静,“闻少主别激动,许是有什么误会。请问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

    “南小七,你认识?”闻静反问。

    南小七,南小花……司徒瑄觉得自己太难了!明明来相亲的是他,结果陪他来的南宫珩,竟然在闻静的厨房里偶遇了他失散的媳妇儿小叶子?!这什么见鬼的缘分?简直夸张!

    司徒瑄回头看一眼,还在想会不会南宫珩认错人了,那就搞笑了,结果就见那个姑娘捧着南宫珩的脸就亲了一下,笑骂道,“混蛋,让我好找!”

    司徒瑄努力保持微笑,“闻少主,天地良心,是你家那个姑娘先动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