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祝勇〕〔都市之至尊龙主〕〔我的精灵太有梗了〕〔李菲〕〔快穿之我是反派的〕〔我心辽阔〕〔本宫在现代养崽崽〕〔傅云城〕〔小红〕〔我与她合租的日子〕〔晚安我的全世界〕〔贴身狂少〕〔总裁追妻休要逃〕〔大周仙吏〕〔漫威:开局签到凯〕〔左道倾天〕〔我不好哄的〕〔我本狂婿〕〔冷蓉蓉〕〔惹我就揍你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25.闻不易风不易,南小花南小七
    端木彦看着原封未动被带回来的喜袍,眸光一黯,“可说了什么?”

    凌竹摇头。

    端木彦拳头握了起来,“放下,出去!”

    凌竹将喜袍放下,垂着头退出去,刚关上门,就听到瓷器碎裂的声音。

    “师兄。”楚明泽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端木彦沉着脸说:“进来。”

    楚明泽来圣岛之后几乎都在不分昼夜修炼,偶尔遇到瓶颈才会出关请教端木尹。他易容成另外一副相貌,且有一个全新的身份,名字叫做端木修。

    除端木尹父子外,圣岛上无人知晓楚明泽真正的身份来历,只知道他是端木尹新收的徒弟。

    “师弟找我有事?”端木彦看向楚明泽。

    楚明泽的目光从那身大红喜袍上掠过,神色淡淡地说:“师父让我来叫师兄一起过去。”

    端木彦起身,快走到楚明泽面前时,就听他低声说:“师兄遇到的困扰,我有一良策可解。”

    端木彦脚步一顿,看着楚明泽的眸光倏然幽深,“你想说什么?”

    楚明泽垂眸,“师兄知道的,我跟那人……渊源颇深。那人过往的经历和记忆,决定了现在的性格,有些东西,是改不了的。师兄若心意不改,倒不如,与那人从头开始。”

    楚明泽意有所指的话,端木彦听懂了,面露轻嘲,“让他失去记忆?据我所知,这是某人对你用过的手段,你清醒后面对秦岩,心情如何?”

    楚明泽面色平静,“想将他碎尸万段。”

    端木彦冷哼,楚明泽解释,“情况不同,不可一概而论。师兄与那人敌对的关系是最初便定了的,而这无可更改,除非师兄背叛师父,但这自然不可能。师兄在那人眼中,已是恶人,不管师兄做什么都不可能让他改观。我知道这话师兄不爱听,但就是事实。”

    端木彦面色沉沉,楚明泽接着说:“既如此,想要扫清障碍,只有那一种办法,从头开始,彻底斩断他跟从前的联系,断绝被某些人找到他的可能性。如此,师兄想要的,才有实现的可能。毕竟,你们的敌对,归根究底并非因为师兄本身,而是上一辈的关系导致的,这对师兄来说,其实并不公平,一开始便失去了与那人正常来往的资格。”

    端木彦的脸色,这下真的变了。

    “这对你,有何好处?”端木彦问楚明泽,他可是无利不起早的性子。

    楚明泽摇头,“只是方才看到桌上那喜袍,一时有感所言。师兄若怀疑我别有居心,只当我是胡言乱语。师父在等,我们快过去吧。”

    端木彦拳头握了又松,显然楚明泽的话他并非无动于衷。

    端木尹找他们过去,倒没别的吩咐,是让两人当着他的面比试切磋一下。

    虽然楚明泽修炼勤奋,但仍不是端木彦的对手。可最后赢了的端木彦却被端木尹斥责,说他几度分神,若对手是真正的敌人,端木彦这种状态,一不小心命都没了!

    “下次再如此,我便彻底抹除让你分心的人!”端木尹冷声说。

    端木彦心中咯噔一下,“我不会再让父亲失望。”

    原本端木彦被楚明泽的提议打动,动了请示端木尹,下药让宋清羽彻底失忆的念头。

    但当下见端木尹动怒,端木彦哪里敢再提宋清羽?只能暂时作罢。

    而端木彦自小听端木尹的话,已形成一种习惯,阳奉阴违自作主张这种事,迄今为止从未出现过。并非奴性,而是端木彦很清楚,他的一切都是端木尹给的。可以任性,但必须有限度。违逆端木尹,等于自毁根基,他没那么蠢。

    端木彦离开,端木尹单独留下楚明泽。

    “不知师父有何吩咐?”楚明泽从神情到语气都恭敬无比。

    其实,楚明泽给端木彦提议,并不在意端木彦是否会照做。因为他的目的也并非针对宋清羽,而是要蛊惑端木彦。只要端木彦做错事,惹了端木尹厌弃,原本属于他的资源,自然会落到楚明泽头上。就这么简单。

    端木彦认为楚明泽无利不起早,这是绝对没错的。但他因为宋清羽的事,变得不如从前那么理智,也是事实。

    下一刻,端木尹一掌把楚明泽打得吐血不止,垂头跪在地上,脸色煞白,就听端木尹冷声问:“你对阿彦说了什么?”

    楚明泽心中一惊,端木尹怎会知道?

    不管端木尹洞察人心,抑或是监视着端木彦和楚明泽的一举一动,都让楚明泽意识到,他这次弄巧成拙了。

    同时,端木尹的态度,也让楚明泽确认,他只是一枚棋子,但端木彦在端木尹心中是有分量的,不能轻易替代。

    楚明泽捂着胸口,脚步迟缓地从端木尹那里离开。他在想一件事,端木尹若真的在乎端木彦,根本不该安排即将到来的这门亲事,至少在楚明泽看来,是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

    因此,楚明泽怀疑,接下来圣岛的喜事,端木尹别有目的。他隐隐猜到了一些,暂时无法确定,便也不多想,因为他难得可以一定程度上置身事外,如今对他而言是提升实力的绝好时机,不能松懈。

    至于南宫珩和叶翎当下在何处,楚明泽不知道,但他相信那两个人只要活着且是自由的,一定会来找宋清羽。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他不再那样被动。

    距离松蒲城不远的一个荒岛上,夜幕低垂,繁星璀璨。

    叶翎找到一些香料,烤了两条鱼,闻静尝过后,大呼美味,吃完自己的,说不够吃,又去抓了两条回来。

    填饱肚子后,两人并肩躺在一块平整的巨石上看星星,说好明日一早离开。去圣岛喝喜酒,若是到早了,会引人怀疑的。

    “小美人儿,你……”

    “我应该比你大。”

    “不可能!”

    叶翎报了年纪,闻静就笑,“你错了,我比你大三岁!”

    叶翎有些意外,“你跟我姐一般大,倒是没看出来。”

    “是那个即将跟端木彦成亲的师姐吗?”闻静问。

    叶翎摇头,“不,我亲姐。”

    “缘分,叫声姐姐来听。”闻静莫名开心。

    “静静,你这么活泼可爱,我不想把你叫老了。”叶翎唇角微勾。

    &hsj520.nbsp;   闻静捏叶翎的脸颊,“什么静静?不准这样叫我!唉我爷爷给我起这么一个娘们儿唧唧的名字,一点儿都不霸气,还不让我改!”

    叶翎笑了,“所以你想叫什么名字?闻~狂拽酷炫吊炸天~一点儿都不静?”

    闻静嘴角一抽,“什么鬼?”

    “那,闻霸天?正常且适合你。”叶翎微笑。

    “太难听了!别误会,我没想当男人,只是觉得静静这个名字不符合我的气质。得人家娇滴滴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叫这个名字才合适嘛!不过你不知道我家,我爷爷和我爹明明都是医术世家的七尺大汉,偏偏想把闻家打造成书香门第。”闻静吐槽。

    “你也不太像书香门第出来的。”叶翎摇头。

    闻静继续捏叶翎的脸,“什么叫不太像?完全不是!你能想象我家人高马大的老爷子伤春悲秋吟诗作赋的模样吗?我爷爷要是真才高八斗倒也罢了,可他就会做几首勉强才能押韵的打油诗。你知道我爷爷的口头禅是什么吗?”

    闻静说着,一跃而起,站在叶翎面前,清了清嗓子,下巴微微扬起,四十五度角仰望夜空,右手缓缓上升,声音低沉,“此情此景,我想吟诗一首,啊!”

    叶翎噗嗤一声笑了,这段日子时刻紧绷的心弦也松快了不少。

    可以想象,闻家应该是个很温馨有爱的家庭,不然一心想打造书香门第的闻静她爷爷和她爹,不会养出这样一个自由豪放的姑娘。

    这说明闻家并没有人将自己的意志和喜好强加在闻静身上,要求她必须做个名门淑女。或许,闻家人在闻静身上唯一的坚持就只是她这个很文静的名字。

    闻静模仿完她爷爷,又躺回来,继续捏叶翎的脸,觉得手感忒好。

    “静静,你还没说你想叫什么名字呢?”叶翎笑问。

    “唉,你知道我爷爷给我两个姑姑起的名字都叫什么吗?一个叫闻娴,一个叫闻雅。结果,我俩姑姑全都嫁去了我爷爷口中的武夫窝子!哈哈!我爷爷还惦记着让我找个文质彬彬的相公,可以陪他吟诗作对,我就一句话,让我爷爷自己娶!”闻静笑着说。

    “静静,我的脸要被你捏烂了。”叶翎幽幽地说。

    闻静轻咳,“哎呀没办法,我从小就想要个妹妹,没事可以一起打架那种。一见你,我就觉得好有缘。”说着闻静放过叶翎的脸,又开始把玩叶翎的头发,总之手就是闲不住。

    “所以你到底想叫什么名字?”叶翎无语,怎么她就这么多废话……

    “哦对,小美人儿你猜?”闻静嘿嘿一笑。

    叶翎扶额,“我睡着了,明天见。”

    闻静清了清嗓子,“闻不易。”

    叶翎眨了眨眼,“啥?”

    闻静一本正经地说:“我说我曾经想改名叫闻不易啊!不易,初心不改,我就是我,多有内涵,风雅又潇洒,简直不能更符合我的气质!你觉得呢?”

    “我觉得……”叶翎看着闻静,一时陷入沉思。

    闻静早已把面具摘了,她并非英气长相,五官极美,却都生得很柔,若她真安安静静不动不说话,乍看的确有名门淑女的风范。

    用叶翎前世的标准,闻静的长相是又白又甜的萌妹子。可一开口说话,瞬间有了三分壮汉气质,也是绝了……

    “快说呀,你觉得如何?这个名字是不是让你惊艳到了?在想要怎么夸?”闻静很不谦虚。

    结果叶翎再次开口,问了闻静一个问题,“静静,你成亲了没?”

    “没有。”闻静摇头,“我爷爷和我爹娘喜欢的那些公子我都不喜欢。你应该不会觉得我这个年纪还没嫁人很丢人吧?小美人儿你肯定跟别人不一样,我知道。我不排斥嫁人,不过成亲这种事,碰不上情投意合的,倒不如自己过!我爷爷也说不着急,只要在他闭眼之前我能把孙女婿给他领回家,他就烧高香了。”

    叶翎嘴角微抽,闻老爷子都这么说了,闻静的理解是,她爷爷不着急?行吧,亲孙女,真孝顺……

    “其实,我是想说,我有个朋友,名字就叫不易。”叶翎说。

    闻静愣了一下,“真的假的?我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名字,有人用了?哪家姑娘?”

    叶翎无语,“不是姑娘,他叫风不易,不是爹娘取的,是他给自己改的名字。这样看,倒跟你一样,他说他改这个名字的初衷,也跟你方才说的几乎一模一样。是不是很有缘?”

    闻静摇头叹气,一脸遗憾,“伤心。我爷爷都说了,等我给他找个孙女婿,就允许我改名叫闻不易,把家谱都给我改了。没想到别人用掉了我的好名字,竟然还是你的朋友,这下完了,没戏了。”

    叶翎觉得好笑,“你还是可以叫闻不易的,不用在意我朋友。不过我觉得你找个男人可能不太容易。”

    闻静点头,“也是,为何我看好多男人都不顺眼呢?看见就烦。”

    “那是还没碰上对的人。”叶翎说,“我的朋友都很好,回头介绍给你认识,尤其那位风不易。”

    “他多大?”闻静问。

    “跟我同年。”叶翎说。

    “小弟弟啊?那我们到时候可以结拜姐弟,等我什么改名了,我们俩就叫不易姐弟,哈哈!”闻静笑着说。

    叶翎觉得,姐弟恋什么的,也很可爱啊。不过这种事,等见到人让他们自己看感觉发展吧。

    闻静问起叶翎的来历,叶翎实话实说,将门女,娘失踪,爹也生死不知,有一姐一弟,已经嫁人。

    “宁蓁?”闻静正色,“我没听过宁蓁,但我爷爷说,曾有个圣女,也是祁家小姐,名叫祁蓁,天生不能说话,应该就是你娘。”

    叶翎凝眸,祁蓁,想来就是她那个苦命的母亲的本名。而且叶翎曾猜测宁蓁和祁妙是姑侄关系,看来八九不离十。

    闻静蹙眉,“小翎儿你是那个圣女的女儿啊?那我们确实是有渊源的。我爷爷说,他跟祁家爷爷是拜把子兄弟,定过儿女亲事,开始说的好像就是我爹跟你娘,但因为你娘是纯阴之女,被选做圣女,圣女的亲事都是皇室和国师定的,就取消了。”

    “你还知道祁家什么事?都跟我讲讲吧,我听蒲琮说祁氏一族已经不存在了。”叶翎微叹。

    “其实我知道的不多。”闻静微微摇头,“多是我爷爷偶尔提起祁家爷爷时我听来的。祁家原是四大医道世家实力最强的,且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底蕴深厚,家风清正。我一直觉得我爷爷想做文人,其实是在怀念祁爷爷。我爷爷说祁家爷爷年轻时候就很叛逆,后来你娘出生后,要被强行带去圣岛,祁爷爷那个时候就开始准备暗中造反,可惜筹谋多年,还是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是出了个叛徒,就是端木尹那狗贼!他原是祁爷爷收养的孤儿,将他视若亲子般养大,谁知他狼心狗肺,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来!”闻静提起端木尹,颇有几分咬牙切齿。

    至于当年具体发生什么,闻静也不知道。

    “祁家人都死了吗?”叶翎问。

    闻静点头又摇头,“我爷爷说祁家有人逃出生天,但这件事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端木尹把你娘抓回来这件事,外人应该都不知道,是他的秘密。祁妙是你大舅舅的女儿,她会成为圣女,我看就是端木尹故意的。不过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为何跟端木彦的亲事会被取消呢?”

    “她逃走了。”叶翎说,“我们原来认识,当时不知道是表姐妹。”

    “逃走就好。你说的又被端木尹抓住的师姐,是你娘的徒弟?怪不得,端木尹那死贱人就是非要跟祁家结亲!疯了一样!”闻静冷哼。

    “是我娘的徒弟。”叶翎点头。不过暂时没有告诉闻静宋清羽的身份,想来真正见到的时候,闻静应该会很喜欢这个惊喜。

    叶翎讲她的来历很简略,很多人很多事都没提。

    其实她在思考一件事,天沐国八大家族,当年祁家要造反,怎么着也会找一两个家族作为盟友才有胜算吧?据闻静所言,她爷爷跟叶翎外公的关系那样好的话,祁家要找盟友,第一个应该就是闻家。

    可最后,八大家族剩了七个,只祁家没了,闻家依旧好好的,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如今还是三大医道世家之首。

    不知事情经过,叶翎不想妄下定论,但至少从她的角度来说,闻家并不可信,至少不能轻信。

    当然,叶翎相信闻静是个正直善良的好姑娘,不过她的家人如何,先打个问号,未必是坏的,但要确认过再说。

    翌日一早,两人出发,往圣岛的方向去。闻静戴着面具,叶翎做了易容。

    “过几天应该就能跟我爷爷他们汇合了。我爷爷见到你,肯定很高兴!”闻静笑着说。

    叶翎笑了笑,“静静,我的身份,先不要告诉你家里人吧。”

    “为何?”闻静不解。

    “我不想给你们招惹麻烦,而且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叶翎说,“至少,等我先救出我娘,安全的时候,再登门拜访你爷爷,给他一个惊喜。”

    “可是……好吧,都听你的,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闻静只觉叶翎谨慎,并未多想。

    “你跟家人约定在什么地方汇合?”叶翎问。

    “崇明城,司徒家。”闻静说,“我爷爷说他顺路先去跟司徒家大长老叙叙旧,在那儿等我。哦对,我跟司徒大长老的孙子司徒瑄,二老原想撮合来着。”

    “你没看上人家?”叶翎笑问。

    闻静摇头,“这倒不是,不存在看上看不上,那会儿我都不认识他。等我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司徒瑄已经出事了,是我爷爷后来提起的。”

    “死了?”叶翎问。

    “没有没有,他命不好,摊上一个不守妇道的娘,lehang-sy.一个人渣亲爹,一个心理脆弱的养父,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变成了众所周知的司徒家主私生子,被他养父砍断一臂,再也不出门了。”闻静叹气。

    叶翎只想说,这些大家族可都够乱的,不过想想倒也正常。掌握着权力和财富的阶级,大抵都干净不了。

    “那我到时候跟爷爷怎么介绍你?你再给自己取个名字,或者我帮你取一个?”闻静说。

    “我有化名,南小七。”叶翎笑着说。她虽然说自己成亲了,不过并没有跟闻静将南宫珩的事。也是因为说来话太长,牵扯太多。

    闻静很识趣,叶翎不说的事她都没追问,虽然看起来很感兴趣,但颇有分寸。

    此时,崇明城司徒家,司徒焱正在招待来自文远城的贵客。

    闻家老家主闻舟,确如闻静所言,又高又壮,穿着一身长衫,花白的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

    “闻兄,你家静静怎么没来?”司徒焱问。

    闻舟乐呵呵地说:“她非要自己去玩儿,过几日就来了,不必管她。你孙子现在还是老样子,不出门不见人?”

    司徒焱摇头,微微一笑,“瑄儿想开了,这些日子好多了。”

    “终于听劝了?”闻舟微叹,“司徒老弟也真是不容易。”

    司徒焱摇头笑笑,“都过去了。倒不是我把瑄儿劝好的,他结识一个新朋友,是个很不错的孩子,现在是我徒儿了。”

    “什么人能入了司徒老弟的眼?”闻舟很好奇。

    司徒焱看向门口,“来了。”

    闻舟转头,就见司徒瑄走了进来,他比上次见到的时候精神许多,面上带着得体的笑,进门就微微躬身对闻舟行礼,看不到一丝消沉抑郁。

    然后,闻舟看到了司徒瑄身旁的年轻男子,乍看容貌倒是普通。

    &nb “想来这孩子应该极聪明。”闻舟没看出来,只是礼貌性地夸赞一句,然后笑着问南宫珩,“你叫什么名字啊?”

    “南小花。”南宫珩一本正经地说。

    闻舟嘴角微抽,“这名儿,真不错。”

    过来拜见过长辈,司徒瑄和南宫珩就回去了。

    “小瑄,咱们什么时候去圣岛?”南宫珩问。

    “知道你着急偶遇你家小叶子,不过得到日子才能出发。”司徒瑄微微摇头,“原是爷爷带着我们俩单独去,如今闻爷爷来了,应该会跟闻家人同行。”

    “我家小叶子肯定会认出我的吧?”南宫珩眨了眨眼。

    司徒瑄点头,“当然,别急,你落难都能碰上失踪多年的岳父,这是跟小叶子的缘分,你说的。”

    南宫珩双手合十,一脸虔诚面对东方,“希望小叶子明日找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