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狂爸〕〔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顾少的独家挚爱〕〔绝世战神〕〔混沌天帝诀〕〔至尊〕〔这个大佬是凡人〕〔诸天最强安保公司〕〔皇后嫁到:本宫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大明1551〕〔从斗罗大陆开始的〕〔顶级龙少乔振宇张〕〔万界登录之我有亿〕〔人间何处不怀音〕〔重生之努力的女孩〕〔至尊苏允〕〔都市狂拳〕〔大荒种田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24.蒲铭伟之死,文静的合作伙伴,小叶她师姐
    乌云遮月,夜风沁凉。

    叶翎又折返回去,告知周老和蒲琮一个讯息,下月圣岛少主成亲,不出意外的话,蒲家掌权的关键人物将会离开松蒲城,前往圣岛赴宴,届时,是个动手的好时机。

    蒲琮神色凝重,周老颇为激动,连连跟叶翎道谢。

    叶翎再次提醒他们小心些,谋定而后动。

    谨慎起见,叶翎动作很快,见蒲琮不过半刻钟便离开,沿原路返回城主府,一路静寂,没有出任何意外。

    但就在叶翎准备从她走过几回的隐秘位置进城主府时,一个黑衣面具人迎面飞出来。

    四目相对,叶翎眸光一凝!这人应该不是冲她来的,不能轻举妄动,若是对方要打,她就……立刻跑!她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用莲蕊的身份混入圣岛去救宋清羽和宁蓁,在这之前,身份不可暴露!

    结果,黑衣面具人目光幽深地看了叶翎一眼,飞身离开,擦肩而过时,轻飘飘的女声传入叶翎耳中,“合作愉快。”

    叶翎蹙眉,转头时,那黑衣人的身影已远去,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叶翎猜测那人定在蒲家做了什么事,但一时无法理解“合作愉快”是几个意思。她愈发小心,不多时就回到客院,悄无声息地进房间,微微松了一口气。

    在桌边坐下,倒了一杯冷掉的茶水喝掉,摘下蒙脸的黑布,叶翎神色莫名,还在想进府时碰上那人。

    合作?叶翎来蒲家是送喜帖,而她在蒲家,唯一做的一件事是,废掉蒲铭伟……

    叶翎心中一动,难道那人也是冲着蒲铭伟来的?

    虽然好奇,但叶翎并未选择再暗中去看蒲铭伟现在怎么样,因为这对她而言其实并不重要。

    真正的莲蕊被留在船上,想来不会有人去搜查她的房间,而叶翎天亮之后就会回去,不会有事。

    上床睡了一个多时辰,外面的嘈杂声让叶翎苏醒过来。

    坐在床上,揉揉脸,叶翎轻声说:“阿珩没事,清羽没事,我娘没事,我爹没事,老天保佑,让我早日找到他们。”

    “莲蕊姐姐?莲蕊姐姐起了吗?”梅香在敲门。

    叶翎下床,简单收拾了一下,过去开门,就见梅香脸色不对,眸中透着不安。

    “怎么了?”叶翎面色平静,让梅香进门。

    “莲蕊姐姐,出事了!”梅香拧眉。

    叶翎在想会出什么事?昨夜城主府很平静,除了她碰上一个黑衣面具女子之外,是那人做了什么?

    下一刻,就听梅香说:“蒲少主昨夜被人暗杀了!”

    叶翎愣住,蒲铭伟死了?昨夜那人还真是冲他来的!所谓的“合作愉快”,看来是那人知道蒲铭伟被废,且知道是叶翎做的。蒲铭伟临死前被逼问出来的?但那人又如何确定半夜偶遇的“男人”是“莲蕊”呢?难不成那人曾来过客院找叶翎,发现没人在?似乎,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电光火石之间,叶翎已猜到事情可能的经过,就听梅香问:“莲蕊姐姐,这可怎么办?昨日咱们才来,当夜蒲少主就死了,而且昨日莲蕊姐姐跟蒲少主发生过不愉快,会不会有人怀疑是……”

    “怀疑是我杀他?”叶翎轻笑,“我可没这胆子。”

    叶翎话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房门被踹开,一个老者带着一群人出现,看着叶翎的目光十分不善,“莲蕊姑娘,家主有请!”

    得,真被当做最大嫌疑人了!

    叶翎不在乎蒲铭伟死不死,或是谁杀他,只希望别耽搁太多时间,节外生枝,她想早点去圣岛。

    见到蒲家家主蒲璠时,叶翎也见到了蒲铭伟的尸体,以及趴在他身上哭得撕心裂肺的妇人,想来是蒲璠的继室洛柔。

    蒲铭伟的面色一看就是中毒而亡,且死得很痛苦。

    如此,叶翎完全不必担心被蒲铭伟报复,她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洗脱自己的嫌疑。

    “听说,你昨日与我儿单独见面一刻钟,闹得不愉快?”蒲璠目光如炬。

     wtkcn.;  叶翎出门便蒙上白纱,此时眉眼平静而淡漠,“我对蒲少主的遭遇深感遗憾,请蒲家主节哀。昨日的事,只是误会。蒲少主言称只要我跟他,可以让我做侧夫人,我已明确拒绝,但蒲少主并不信,想强迫于我,我推了蒲少主一下,他一时不防摔倒,我很快便离开了。”

    蒲铭伟好色,他父母必然很清楚,但非但不劝阻制止,好好教导,反而放任他为非作歹。

    因此可知,这一家三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至于蒲璠对蒲琮这个嫡长子的冷漠不负责任,他的继室对蒲琮明里暗里的残害,以及蒲琮从蒲铭伟那里得到的羞辱欺凌,这些也都是叶翎已知的。

    “是不是你?!”原本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蒲夫人洛柔注意力突然转移,怒指叶翎,“你一个贱婢,我儿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你竟然拒绝,装什么贞洁烈女?谁不知道你就是端木彦的玩物?还想做我儿的侧夫人,你配吗?”

    有时候,当对方的言论实在太蠢,就会让叶翎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蒲铭伟被养成那个样子,叶翎觉得合理。洛柔这种女人教出来的,符合“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定理。

    洛柔恶狠狠地盯着叶翎,像是要用眼神把她给撕了。

    叶翎垂眸,回答洛柔的问题,“是的,我不配。”得多蠢的女人才会乐意当蒲铭伟的夫人侧夫人?洛柔真是迷之自信,说的好像全天下的女人都上赶着要嫁给他儿子一样,呕吐……

    洛柔显然没想到叶翎会这么说,一时语塞,转头冲着蒲璠厉声说:“相公!肯定是她!她一来,伟儿就出事了!除了她,伟儿没跟任何人有过矛盾争执!”

    叶翎很想对洛柔说,是的,蒲铭伟清清白白,人见人爱,他曾经强迫过的女人都是心甘情愿上赶着的,他害死的人都该死,蒲琮母亲留下的扇子跟蒲铭伟更配……不行了,编不下去了。

    对于洛柔的指控,叶翎眉眼依旧平静,并不理会,拱手对蒲璠说:“蒲少主的事,跟我,跟圣岛和国师大人,并没有任何干系。如此刻意的巧合,没什么好解释的,想必蒲家主心中自有公断。”

    “什么巧合?就是你!”洛柔面色扭曲,“相公,杀了她,让她给伟儿陪葬!”

    叶翎微叹,“蒲夫人痛失爱子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这个时候,抓真凶更重要,我该说的都已说了。”

    “你这个贱……”洛柔显然对叶翎的说辞一个字都不信。

    蒲璠呵斥,“住口!”话落看向叶翎,“我相信国师大人跟此事无关,但我会派人禀明国师大人。”

    叶翎明白,蒲璠的意思是,他不怀疑端木尹,但对叶翎仍有怀疑,会找端木尹告状。

    叶翎只想说,随意,无所谓。

    叶翎回来,就见梅香在她房门口走来走去,一见她就跑了过来。

    “莲蕊姐姐,如何?蒲家主没有为难你吧?”梅香问。

    叶翎摇头,“没有,本来就跟我们没关系,不要想那么多,让外人看见倒像是你心虚一www.yvonxiao.样。”

    梅香神色一僵,“也对,我好像是紧张过度了。”

    “怎么,你以为是我做的?”叶翎神色淡淡。

    梅香连忙摇头,“没有!我只是……莲蕊姐姐别吓我了,咱们今日还能启程回去吗?”

    叶翎摇头,“蒲家封城搜查凶手,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梅香皱眉。

    “今日若是找不到,继续封城也没有意义。”叶翎摇头,“吩咐下去,都安分些,做好明日返程的准备。”

    “是。”梅香点头。

    叶翎回房,在想蒲铭伟被废的事情他爹娘应该知道了,但如此丑事,绝对不会声张。这件事他们没有怀疑到叶翎头上,或许是昨夜那个杀手又做了什么帮叶翎遮掩?没有任何商量的合作,确实挺愉快。

    当下的问题,倒不是今日走不了,因为明日再走没有太大差别,路上快一些就是了。

    关键在于,蒲璠即便明知杀手昨夜很有可能已逃出松蒲城,仍然会选择封城,派人掘地三尺彻查。

    叶翎不担心自己,但蒲琮那边有些危险。不过周老在城主府留有眼线,这么大的事,应该能及时接到消息。而蒲琮藏身的那个宅子是周老多年前置办的秘密处所,就是为了留个退路,宅子明面上的关系很干净,且里面有密室,谨慎些,躲过搜查,便没事了。

    叶翎没有去找蒲琮,因为她现在已被人盯上了,不能轻举妄动。

    一整天叶翎都在房中修炼,并未再出门。

    到傍晚时,梅香带来最新的消息,搜查并没有收获。

    得知蒲琮已过关,叶翎便放心了。敌人很棘手,她需要培养自己在这边的势力,蒲琮是个正直且懂得感恩的人,叶翎希望他能够得偿所愿,拿回本属于他的东西,这对叶翎是好事。

    此时,蒲琮和周老正在密室中,刚收到属下最新的消息,搜查已结束,并未找到真凶。

    周老让属下继续打探,他们不打算立刻出去,防止对方再杀个回马枪。

    “主子,会不会是小七公子做的?”得知蒲铭伟那个人渣死了,周老心情贼好,说话都忍不住带笑。

    蒲琮若有所思,“应该不是,否则昨夜小七会跟我们讲的。她告诫我们要谋定后动,因为她就是这样的人。况且,她也没有必杀蒲铭伟的理由,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她还急着去圣岛救她的天仙大哥呢。”

    周老皱了皱眉,“主子言之有理,但还有件事……昨日圣岛来人,给蒲家送喜帖,原定的是今日离开,但因为封城没走。咱们在城主府的人查到,圣岛为首的那个女子莲蕊昨日跟蒲铭伟起过争执,还被蒲璠夫妇怀疑是她下的毒手,但并没有为难她。”

    蒲琮一时不解,“周老的意思是?”

    “老夫是突然想到,正好小七公子昨夜说,她今日去圣岛,圣岛的人原定也是今日走,会不会,小七公子已经混进圣岛的队伍里面了?毕竟她一个人也不可能硬闯,总要找个机会混进去才好救人。”

    “会不会是……小七公子半路碰上圣岛的人,不知如何查到了她大哥的消息,然后混入那些人的队伍再回来,之后去圣岛。不然她既查到人在圣岛,何必又回松蒲城一趟?绝不可能是冲着蒲铭伟来的。”周老越想越觉得事情就是这样。

    蒲琮神色一正,“有理!应是如此!小七可真能耐!”

    “不过,圣岛派出来的都是女人,小七公子怎么混进去的?根据得到的消息,昨日废掉蒲铭伟的人,更像是圣岛那位莲蕊姑娘会做的事,可小七公子说是她做的。”周老神色怪怪的,“难不成,小七公子其实是个姑娘?”

    蒲琮愣住,“这……不可能吧?”

    反正蒲琮从小到大认识的姑娘没有这么聪明理智又杀伐果断的,而且真看不出叶翎的言行举止有女人的影子。

    “很可能!”周老点头,“小七公子可是个神医,易容轻而易举。她那么聪明,想要女扮男装不被我们发现,不是难事。而且她经历丰富见识广博,定是常在外走动的,跟人打交道的经验,可比主子厉害得多。先前只觉得她许是年纪小,所以身量单薄,但现在想想,怕就是个姑娘!”

    蒲琮沉默了。

    周老感叹,“那事情就说得通了,一定是这样!她不仅混入圣岛的队伍,摇身一变还成了做主的人,太厉害了!”

    见蒲琮脸色不对,周老却突然有点高兴,嘿嘿一笑,“主子,小七姑娘人美聪明又厉害,而且看年纪应该还没嫁人,你们若是能在一块儿,那可就太好了!”

    周老话落见蒲琮没反应,想着蒲琮定是在想叶翎。周老觉得蒲琮一定会爱上叶翎的,那姑娘简直惊才绝艳啊!

    “周老你方才说什么?我一时走神没听见。”蒲琮回神,问周老。

    周老笑容满面,“老夫是说,主子可以追求小七姑娘哇!多好的姑娘!多好的姻缘!”

    蒲琮嘴角一抽,“周老,这话不要再说了。”

    周老一愣,“主子不喜欢小七姑娘吗?”这不正常。

    蒲琮摇头失笑,“不是不喜欢,是不敢喜欢。周老觉得,我配得上人家吗?”

    周老轻咳,“虽然……但是……缘分……也……”

    蒲琮微叹,“她是我的恩人,且在我迷茫时给了我许多振作起来的勇气,我们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周老猜测她尚未嫁人,但事实未必如此,就算我要追求她,至少也要先确认这件事,否则不过是自作多情,冒犯恩人。”

    周老皱眉,“主子说的也没错。那要是小七姑娘还没嫁人,主子会追求她吗?”

    “不会。”蒲琮摇头,“原因我一开始便说了,我配不上她。她本就是我敬佩仰望的人,即便比我年纪小。我并非因为她是男子才佩服她,自然也不会因为她是女子便生出不自量力的幻想,那是对她的不尊重。她的实力心智都在我之上,得知她是女子,我更佩服她,且有些自惭。她那样的姑娘,定不乏追求者,她喜欢的男人,一定比我出色得多。”

    周老摇摇头,但他认为蒲琮说的没错。遗憾之处只是在于,实在太喜欢那个姑娘,幻想她如果hjfjd.能当蒲琮的夫人,是一件极好的事。不过转念想想,对他们是极好的,但对人家姑娘来说,蒲琮不管是身份地位实力还是当今的处境,都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或许她口中的大哥不是大哥,是别的关系?”周老想了想,意有所指。

    蒲琮笑了笑,“这倒未必,不要乱猜。不过我想,她喜欢的男人,一定也是天仙样的吧。”

    叶翎并不知道蒲琮在想什么,对于蒲琮和周老猜到她是女子这件事,其实无所谓。一开始女扮男装只是为了行事方便,且可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南宫珩不在,叶翎可不想给自己招惹烂桃花。

    蒲家一片缟素,灵堂设好了,叶翎并未出于礼貌去祭奠,因为她怕看到蒲铭伟的棺材忍不住笑出声……

    对于杀害蒲铭伟的人,叶翎只看到了一个黑影,听到声音但未必是真,知道是个女子,暂且记下此事,总觉得日后跟那人还会再碰面。虽然对方在暗,但叶翎被那人所知的身份是假的,不至于很被动。

    翌日清晨,叶翎带着圣岛的人,离开松蒲城,上船返程。

    蒲璠说要派去给端木尹送信的人,并未跟叶翎同行。而送叶翎一行的蒲家长老,让叶翎转告端木尹父子,蒲家治丧,便不去赴下月圣岛的婚宴了。

    大船离开松蒲城岸边,叶翎关好门窗,打算从床底下把依旧昏迷的莲蕊拉出来,给她喂点药。

    结果,叶翎伸手,摸了个空,当即脸色一变!

    俯身看向床底,哪里还有莲蕊的影子?只一张纸留在那里。

    叶翎抓起那张纸,起身一看,上面三个龙飞凤舞的字,“不用谢”。

    合作愉快,不用谢……那个杀死蒲铭伟的人,掳走了真正的莲蕊!这对叶翎当然不是坏事,但对方意欲何为?叶翎绝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那人只是好心帮她!

    不过,当日晚些时候,叶翎就知道,蒲家的事情,还没完。

    因为蒲璠带着一众高手,追了上来,气势汹汹。

    “蒲家主又来相送,也太客气了。”叶翎神色淡淡。

    蒲璠目光狠厉地看着叶翎,“你这个贱人!杀了我儿,还想跑?这就是证据!”

    蒲璠举起手中的一块玉佩。

    离得远,看不清楚,但想来是莲蕊的东西?

    叶翎没见过这块玉佩,难道是莲蕊贴身带的,那个杀了蒲铭伟的人把莲蕊带走之后,又把她的玉佩扔回蒲家做证据?大抵还藏了个隐秘的地方,让蒲璠发现之后都没怀疑为何之前没找到,认定是凶手无意掉落的……

    是个高人,叶翎被坑背黑锅,不过说实话,她这会儿内心挺高兴。

    因为,对方又不知道她是谁,当然不是冲她来的。这整件事情明朗不少,那人杀蒲铭伟,栽赃莲蕊,是为了挑起松蒲城和圣岛的矛盾!不管是为了弄死蒲家,还是为了对付端木尹,对叶翎而言,都是队友。

    “低劣的栽赃陷害罢了,蒲家主不会因为这东西就认定是我圣岛杀你儿子吧?”叶翎冷声说。

    “就是你!别装了!动手,把那个贱人抓过来!我要让她给铭伟陪葬!”蒲璠厉声说。

    四个老者飞身而来,这边梅香几人也都出现在叶翎身旁,做好御敌准备。

    “蒲家主这是在挑衅圣岛,眼里还有国师吗?”叶翎冷声说。

    蒲璠冷哼,“少废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叶翎眸光一凝,“今日不能善了,打不过就跳海逃生!”

    话落,叶翎拔剑,迎上了蒲家一个长老。她其实不想打,因为她的招式跟莲蕊不同,很容易暴露。不过蒲家人对莲蕊不了解,梅香她们也都被人缠住,暂时应该不会有人盯着她。

    叶翎打算,到时候跳海逃走,一身狼狈地回圣岛,最好生个病什么的,避免被端木尹盯上。

    而蒲璠一定不能善罢甘休,接下来蒲家跟端木尹狗咬狗,她伺机扇个风点个火,等蒲璠被灭掉,蒲琮正好上位。而端木尹分神的时候,她就有机会救宋清羽和宁蓁,完美!

    蒲家是四大武道世家之一,有备而来,人多势众,圣岛这边不过是一群侍女,实力悬殊。

    不多时,叶翎梅香几人都受了轻伤,瞅准机会,叶翎纵身跃入海中!

    到这里,一切还在叶翎的计划之中,可计划总跟不上变化,因为暗处还有第三方。

    刚入水,一双惨白的手从叶翎身后出现,一只手扼住了叶翎的脖子,一手捂住了她的口鼻……

    叶翎幽幽醒转,已是日暮时分,残阳如血。

    她躺在一块大石头上,耳畔是浪涛拍岸声。

    “小美人儿,你是吃熊心还是豹子胆长大的?竟然打算混到圣岛那个鬼地方去?你以为,你在端木尹眼皮子底下,真的能藏住?”

    懒洋洋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叶翎坐起来,转头,就见一个戴着面具的墨衣女子背靠大石,怀中抱着一把古朴的长剑,梳着男子发髻,眸光似笑非笑,带着隐隐的探究。

    “所以,谢谢?”叶翎揉了揉有点发疼的额头。

    宋清羽的寻踪蛊被解除,叶翎早知道端木尹是个蛊术高手。虽然在猜到宁蓁身在圣岛时,大概明白端木尹那次为何放过她,但与此同时叶翎也怀疑端木尹可能在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可她没有任何发现。

    去圣岛当然是有风险的,假扮莲蕊混进去的风险也不小,但又是必须去的。总不能再回家去搬救兵,一来一回,宋清羽这块唐僧肉都不知道被哪个妖魔鬼怪给吃了……

    因此,叶翎知道这人说的也没错。她只是有点郁闷,这下想去圣岛更不容易了。

    听到叶翎的反应,墨衣女子笑了,“有意思。你若是敢怪我拦着你假扮莲蕊去圣岛,我就把你扔海里喂鱼!”

    “其他人怎么样了?”叶翎问。

    “你关心端木尹的爪牙?”墨衣女子冷笑。

    叶翎摇头,“只是问问,想知道什么情况。”

    “莲蕊已经被我剁了,我跟她有私仇。其他几个,应该逃走了。”墨衣女子说。

    “你这挑拨离间,冲谁来的?”叶翎问。

    “你又是冲谁?”墨衣女子反问。

    “蒲铭伟跟他爹娘害过我朋友,我跟端木尹不共戴天。”叶翎起身,揉了揉胳膊,动了动腿,舒了一口气,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上药包扎过了,没有什么不适。

    墨衣女子笑意加深,“我就觉得一看小美人儿就跟我有缘分,这不是巧了嘛,我也想把端木尹碎尸万段。”

    “幸会,不过说实话,你这挑拨离间可能导致蒲家被灭,伤不到端木尹。”叶翎微叹。

    “我知道,不过总不能什么都不做,万一呢。这见鬼的天沐国,早点灭亡多好,最该去死的就是端木尹那狗东西!”墨衣女子轻哼。

    “希望蒲幡有点骨气,不要低头,死得慢一点吧。”叶翎笑了笑。计划出了意外,不过事已至此,倒也没什么大不了,至少当下有个同道中人。

    “你接下来什么打算?”墨衣女子问。

    叶翎微微摇头,“这里是哪里我都不知道,你给我指个路?我还是先回松浦城去休整一下再说。”

    “不是要去圣岛吗?”墨衣女子问。

    叶翎保持微笑,“你带我去?”

    墨衣女子一跃而起,潇洒地拂了一下额前碎发,走过来搂住叶翎肩膀,语带笑意,“端木彦那个色鬼要成亲,姐姐带你去喝喜酒!认识一下,我是闻家少主,闻静,小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

    好吧,竟然碰上个大人物,运气不错……叶翎觉得这姑娘一点儿都不文静,既然对方自报家门,叶翎也没瞒着,“我叫叶翎,可能算是你们眼中的异族人?”

    “你从外面来的?快跟我讲讲,你们那边是什么样的?你怎么会跟端木尹结仇?”闻静来了兴致。

    “这个路上慢慢讲。闻少主,你真能带我去圣岛?”叶翎问。

    闻静点头,“当然,我本来就要去,没跟家里人一块儿,时间宽裕到处玩玩,路过松浦城搞点事情,正好碰上你,就委屈你当我随从呗!不过先说好,你要在圣岛上干坏事我不拦着,但你得先知会我一声,咱们合作!只要是对付端木尹的,我都支持!”

    叶翎唇角微勾,“成交!”

    “不过小美人儿你不会是打算去刺杀端木尹吧?虽然勇气可嘉,但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比端木尹被天雷劈死的可能性都要小。我算过,按我对他的诅咒和他做的孽,他对天雷劈死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大的,当然你随着年龄增长实力也会越来越强,不过现在还是不太行。”闻静煞有介事地说。

    叶翎扶额,一开始没看出来,这姑娘还是个话痨,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当然想让他死,不过不是专门去刺杀他的。”叶翎摇头。

    “那你去干什么?总不会也会想尝尝圣岛的喜酒?”闻静好奇地问。

    叶翎很淡定地说:“不,我去抢亲,让你们都没喜酒喝。”

    闻静眼中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抢亲?我滴天!我没看错!小美人儿你肯定是吃熊心和豹子胆长大的!不过你要抢谁?肯定不是端木彦那个色鬼,你去抢新娘?难道她是你姐姐?你该不会是祁家后人吧?”

    叶翎幽幽地说:“他……是我师姐。”

    此时,正在圣岛上花园中绣花的宋清羽,手中绣花针出手,穿透了不远处的一朵花。

    宋清羽心中微叹,没有内力,他绣花时一直在练专注力和暗器,不过这玩意儿也就关键时刻能用一次。

    宁蓁出现在不远处,宋清羽收拾东西起身,微笑着走过去,“师娘,我给小师妹做了个荷包。”

    荷包是墨绿色的,就是叶子形状,比当初给南宫珩做的那个更精致些,因为宋清羽绣工见长。

    宁蓁点头,“翎儿一定会喜欢的。”

    进门时,就见侍女凌竹捧着一身喜袍候在门口,“这是少主让送来给宋公子试穿的,若有不合适再改。”

    宋清羽和宁蓁目不斜视地进门,没有理会凌竹。

    宁蓁微叹,宋清羽轻笑,“师娘别担心,我等着阿珩和小叶来抢亲呢!”

    ------题外话------

    嗯还是跟大家解释一下,昨天更新晚了是因为章节发出去之后被屏蔽了,有一些东西不让写,好不容易才修改通过(掬一把辛酸泪哈哈(*^▽^*))

    前几天想搞评论有奖活动,正好碰上评论区不能用

    今天是个好日子,评论有奖,每人一次,22潇湘币,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