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命师〕〔天道美人黑化警告〕〔近身狂婿〕〔你有种就杀了我〕〔影后马甲掉光没〕〔筝爱一心人〕〔大唐验尸官〕〔我成了正道第一大〕〔宿主大佬又美又飒〕〔重生之庶女凰后〕〔全星际都是我的美〕〔战国九州天下争霸〕〔全世界都以为大佬〕〔穿成恶毒女配的亲〕〔攻略反派后成了团〕〔穿成九零团宠娇萌〕〔驱魔人的自我修养〕〔从斗破开始当老板〕〔农家丑媳贼旺夫〕〔江队的老婆是大佬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23.小叶子要英雄救美
    叶翎看着那张帖子,心中呵呵,好极了!

    已知祁妙是圣女,且是众所周知端木彦的未婚妻,两人原定这月完婚。结果婚事先是无限期延后,现在竟换了个人。

    叶翎本来没有确切的线索,只能先去圣岛,看能不能找到祁妙,如今好了,有了宋清羽的确切消息。

    最初抓宋清羽的是上官箬,但他当下在端木尹手中。端木尹与上官箬是否同一路,暂时无法确定。

    而蛊术高手端木尹没发现宋清羽并非蛊王体的可能性为零,但宋清羽显然没事。

    祁妙如今何在?南宫珩何在?这些都是叶翎不知道,但很重要的事。

    见机行事,机会已摆在眼前。只要叶翎成功混入圣岛,见到宋清羽,就能拨开迷雾。

    “莲蕊姐姐起了吗?”门外传来女子柔柔的声音。

    叶翎回神,把帖子放回去,“进来吧。”

    一个白衣女子进来,送了温水给叶翎洗漱,神态言语颇为讨好。

    “莲蕊姐姐今日心情可好些?”侍女问。

    叶翎神色淡淡反问,“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侍女微叹, “莲蕊姐姐原是最得少主宠爱的,我们都想着,待少主跟圣女成了亲,若要提侧夫人,也只有莲蕊姐姐。可没想到少主……唉,人怎么说变就变呢?”

    叶翎蹙眉,“主子的心思,岂是我们能揣测的?你说这些,若让少主听见……”

    侍女神色一僵,“是妹妹多嘴胡言,莲蕊姐姐若不高兴,只当没听见,不要告诉少主,不然少主会拔了我的舌头的。”

    “不必惊慌,只是提醒你小心些。我们姐妹关起门来说话,倒是没什么妨碍的。”叶翎眸光黯然,苦笑一声,“我和少主的事,如今哪还有什么念想?”

    真正的莲蕊跟端木彦有一腿,且在圣岛有一定地位和权力,原先想要往上爬,做端木彦的侧夫人,但现在没戏了。这是叶翎得到的信息。

    侍女见状,连忙出言安慰,“莲蕊姐姐莫伤心,少主被那人迷惑,怕只是一时贪图新鲜,长久不了的。”

    叶翎看了一眼桌上的盒子,语气幽幽,“他们,下月都要成亲了。”

    侍女叹气,“我看,这可能是国师大人另有目的的安排。国师大人作为父亲,最不可能同意少主跟那人在一起的。”

    见叶翎沉默不语,侍女压低声音,接着说:“祁妙长得那么美,少主都不喜欢,原先最宠爱的就是莲蕊姐姐。现在祁妙跑了,怕是不会再回来,就算回来国师大人也不会饶过她。少主定是要生儿育女的,莲蕊姐姐是首选,忍得一时,好日子在后头呢,到时候妹妹还要仰仗莲蕊姐姐关照提拔。”

    叶翎垂眸,“真想立刻掉头回去,问问他,要我死,要我活,能不能给个准话……”

    “哎呀莲蕊姐姐别说这死呀活呀的,怪吓人的。姐姐素来办事稳妥,国师大人器重,不然少主怎么会把那些个狐媚子都打发掉,只留了莲蕊姐姐一个在岛上?”侍女说,“莲蕊姐姐且放宽心,咱们先把喜帖送到松蒲城再回去,正事要紧。等回去了,寻个机会,莲蕊姐姐跟少主见个面,说说话,少主定能再想起莲蕊姐姐的好来。”

    &nb“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叶翎微叹。

    侍女压低声音说:“大长老的孙女凌竹在禁地伺候,我们相熟,听她提过一回,说那人好像是圣姑的徒弟,也不知道圣姑什么时候收的徒。”

    叶翎眸光一凝,心中一震!

    原来的宋清羽没有师父,但云尧有。如今的宋清羽,之所以是叶翎的师兄,就是因为云尧是叶晟唯一的徒弟。

    这人说宋清羽是圣姑的徒弟,只有一种可能,那个圣姑,就是叶翎失踪多年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的母亲宁蓁!

    “莲蕊姐姐,你怎么了?”侍女见叶翎脸色不太对。

    叶翎垂眸,掩去眼底肆虐的寒光,微微摇头,沉声说:“没什么。那人既是圣姑的徒弟,在国师大人心中的地位可不一般呢,我的念想,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莲蕊姐姐不要这样想,圣姑的徒弟又如何?说到底不过是有一副好皮相罢了。”侍女意有所指。

    “不说了,烦得很。”叶翎扶额,“请妹妹再去问问,到松蒲城还需几日,能不能快一些?”

    侍女应声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叶翎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如果圣姑真是宁蓁……说明当年害得叶缨叶翎叶旌三姐弟失去父母的罪魁祸首已现身,就是那个国师端木尹!

    叶翎想起那日南宫珩被人抓走的情形,虽没见到对方的影子,但她直觉,动手的怕也是端木尹。

    而叶翎一直不理解为何她会被对方放过,但若是端木尹的话,倒也好解释,他跟宁蓁之间的关系很容易想象,没动叶翎,十有八九是因为宁蓁。

    至于宁蓁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叶翎想不到,也不敢想。

    端木尹会如何对待南宫珩?以及当年叶晟出事,是否跟他有关?叶晟有没有可能还活着?

    一团迷雾拨开,眼前还挡着一团更大的迷雾,但叶翎并不迷茫,反而愈发清醒冷静。

    祁妙的身不由己,怕不是因为圣女身份,而是因为圣岛上有她放不下的人。圣姑和圣女听起来就有关系,说不定宁蓁真是祁妙的姑姑?

    而这次祁妙成功逃走,叶翎不认为她是不管不顾远走高飞。因为这种事,她上次就有机会可以做到,却并没有做。

    这次祁妙出逃,跟宋清羽被抓的时机有些巧合,叶翎倾向于认为,祁妙是得知一些事之后,伺机离开,去找人帮忙。她要找的,自然是南宫珩和叶翎。

    不过南宫珩下落不明,叶翎孤身在外,祁妙找不到他们,应该会选择到秦国去,通知叶翎在那边的亲友。

    到时候……叶翎希望,他们最好全都回老家去,不要再有人落入端木尹手中。

    但叶翎也知道,如果祁妙真到了秦国,家里一定会有人来找她和南宫珩。

    至于能不能找到,叶翎只能寄希望于风不易再搞点什么神奇的玩意儿出来。

    想到这里,叶翎微微舒了一口气。有没有人来帮她,倒真不是最重要的。猜到祁妙脱身之后会去报信提醒,这很关键,叶翎希望亲友都好好的,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莲蕊只是个负责出来办事的属下,假扮她的叶翎不可能让船立即掉头回圣岛,也不能就此离开,再把真正的莲蕊放出来,这样都会打草惊蛇。

    用莲蕊的身份,做她该做的事,先到松蒲城送请帖,然后回圣岛,是叶翎当下唯一的选择。

    想到宁蓁,叶翎揉了揉额头,这些年一直惦记的人终于有了音讯,是个意外之喜,但事情明朗了三分,更复杂了七分。

    侍女梅香告诉叶翎,已吩咐下去加快速度,到松蒲城约莫还需六日。

    叶翎才从松蒲城过来的,也不知道蒲琮如今恢复得怎么样。没想到这么快又回去,若是有机会,再去帮蒲琮看看他的腿。

    叶翎没让莲蕊苏醒,跟她打听什么事,因为有暴露的风险。但也不能就这样把她给杀了,毕竟算起来无冤无仇。

    最开始,叶翎跟莲蕊有过对话,因此模仿她的声音并不难。谨言慎行,保持低调很重要。好在圣岛侍女见外人都要戴着面纱,接下来要去的是武道世家之一,不必担心被医术高明的人发现她有易容。

    六日后。

    叶翎带着四个装束一模一样的白衣侍女,在松蒲城上岸时,已有蒲家派来迎接的人在恭候。

    蒲家备好车马,接圣岛使者到城主府去,恰逢蒲家主闭关修炼,负责招待的人是少主蒲铭伟。

    “你们都退下吧,有些事我跟莲蕊姑娘要单独聊聊。”蒲铭伟摆摆手。

    梅香看向叶翎,叶翎轻轻颔首,她便跟另外三个侍女一起出去了。

    房门关上,只剩了蒲铭伟和叶翎二人。

    叶翎拿出喜帖递过去,蒲铭伟伸手接,但手伸的有点长……

    在蒲铭伟的爪子即将摸到叶翎的手时,她松手,喜帖轻飘飘地落在桌上,蒲铭伟抓了个空。

    “呵呵,”蒲铭伟拿过喜帖,翻开看了一眼,似笑非笑,“这祁尧,是祁妙的姐妹吧?”

    叶翎白纱遮面,眉眼清冷,“主子的事,我不清楚。”

    “难不成是祁家当年失踪那些人里面的一位小姐,才被国师找到?”蒲铭伟像是自言自语,也不怕叶翎听见,话落放下那张帖子,又问叶翎,“莲蕊妹妹,宋美人可还在圣岛上?”

    蒲铭伟说的自然是宋清羽,因叶翎上次偷听过蒲铭伟和连子扬说话,知道这二人曾去圣岛做客,见过宋清羽,且欲染指,端木彦险些跟他们翻脸。

    这色鬼,到现在都对宋清羽贼心不死!叶翎突然感觉手有点痒……

    叶翎摇头,“不知道。”

    “莲蕊妹妹别怕,咱俩关起门来说的话,我不会让端木兄知道的,我发誓。”蒲铭伟不死心,非要让叶翎说。

    “真不知道。”叶翎再摇头。

    “唉!”蒲铭伟突然叹气,看着叶翎的眼神有些遗憾,“原想着,莲蕊妹妹跟端木兄能有个结果,可谁知,突然冒出来一个貌若天仙的美人不说,祁妙不知怎么了,国师大人又弄来一个祁尧,执意要让端木兄跟祁家结亲。如今端木兄美人在怀,怕是早冷落莲蕊妹妹了吧?”

    叶翎沉默不语,蒲铭伟接着说:“莲蕊妹妹是国师大人座下最出色的弟子,武功高强,才貌双全,如斯美人,不能有个好归宿,我看着都心疼。要不,莲蕊妹妹跟了我?虽做不了蒲家少主夫人,但做个侧夫人我是可以保证的,也不在乎莲蕊妹妹跟过端木兄。”

    蒲铭伟目光灼灼,说着又把爪子朝着叶翎伸过来。

    下一刻,守在外面的侍女随从就听房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蒲铭伟的随从神色一变就要冲进去,梅香举剑去拦,因为惨叫声来自蒲铭伟……

    “让开!”蒲铭伟的随从冷着serhuins.脸说。

    梅香并不退让,问了一句,“莲蕊姐姐,出了什么事?”

    清冷的女声传出来,“没什么,蒲少主不小心摔倒了。”

    “少主!”蒲铭伟的随从喊了一声。

    房中,“不小心摔倒”的蒲铭伟被叶翎踩在脚下,双臂扭曲,满头冷汗,脖子上缠了一根细细的金丝,他哪敢轻举妄动?

    这金丝暗器是叶翎从莲蕊身上“借”来的,挺好用。

    “蒲少主,你属下叫你呢,吱一声呗?”叶翎冷笑。

    蒲铭伟面朝下,不敢扭头乱动,咬牙切齿地应了一声,“我没事!”

    外面的随从和侍女脸色各异,但也没人再往里闯,又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贱人,谁给你的胆子?!”蒲铭伟气得面色扭曲。

    “贱男,谁给你的胆子?!”叶翎反问。

    蒲铭伟浑身颤抖,“放了我!不然你休想活着离开蒲家!”

    “说得好像你敢杀我一样。”叶翎冷哼。

    “你一个奴才,如此嚣张!你以为国师会护着你吗?”蒲铭伟厉声说。

    叶翎轻笑,“当然,论身份地位,我自是跟你不能比。你是在告诉我,之后一定会报复我?嗯,多谢提醒,那我要考虑一下,怎么才能避免被你报复呢?”

    蒲铭伟冷声说:“立刻放开我,好好伺候我一回,让我满意了,可以不跟你计较!否则的话……”

    “呵呵,这会儿还惦记那事儿呢,很好。”叶翎冷笑,“但你方才给了我一个灵感,我想到要怎么才能避免被你报复了。”

    蒲铭伟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脖子上的金丝消失,叶翎一脚踹得蒲铭伟翻了个身,往蒲铭伟口中扔了一颗药,抓过桌布塞了他的嘴!

    药丸入口即化,蒲铭伟眸光惊恐地看着叶翎,却发不出声音来。

    而叶翎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尖刀。

    “你爪子不安分,剁爪子解决不了问题,我来帮你根治一下这毛病。”叶翎冷笑,“放心,我刚刚给你吃的是止疼疗伤药,恢复起来很快的,这样你也不必去找外人为你医治,不然传出去,你还怎么活?我知道我很好心,不用谢。”

    叶翎话落,尖刀离手,蒲铭伟双目凸出,浑身颤抖不止。

    叶翎笑意不达眼底。这人渣刚刚想染指她,又在提起宋清羽时露出那种恶心的笑,且叶翎早从蒲琮那里了解过蒲铭伟这些年做过多少伤天害理欺男霸女的龌龊事。

    对付这种人,根本不需要客气。

    而这种手段,也不必担心蒲铭伟宣扬出去,导致叶翎暴露身份,或被端木尹责罚,因为,接下来,这将会成为蒲铭伟最想遮掩的事。

    他只要活着,就不会愿意让任何人知道他变成了个太监。若能恢复倒罢了,但叶翎出手,不可能给他任何恢复的机会。

    “等我出去,就告诉你的随从,你摔倒磕到脸,在休息,让他们不要打扰。”叶翎看着蒲铭伟说,“我给你的药效果可好了,明日记得出门见人,你若是再招惹我,我就把你的小秘密宣扬出去。当然,你若觉得无所谓,你随意,我奉陪!”

    叶翎话落,把蒲铭伟被她卸掉的双臂装了回去,他头一歪,晕死过去。

    叶翎出门,眸光平静,告诉外面的人,说蒲铭伟不小心摔倒,没大碍,不允许打扰。

    虽然蒲铭伟的随从有些将信将疑,但毕竟中间蒲铭伟自己发声说没事,他们就继续守在外面,而叶翎带着人去了客院。

    “莲蕊姐姐,没事吧?”进门后,梅香才小心翼翼地问。

    叶翎摇头,“没事,他欲对我不轨,我只是制止而已,也没怎么样。”

    梅香松了一口气,“想着就是那个色鬼……蒲少主不怀好意,但我知道莲蕊姐姐行事素来很有分寸的。”

    真正的莲蕊确实有分寸,八面玲珑。但叶翎,她只能说,她的分寸她做主。

    作为武道世家的少主,蒲铭伟的实力自然不弱,但因纵欲过度,身体有点虚,对上叶翎本就没有什么胜算,而当时他根本毫无防备,完全没想到叶翎敢对他动手。

    叶翎一开始就用上致命暗器,又速度极快地卸了蒲铭伟的双臂,他想反击已经没可能了。

    喜帖已送到,说好明日启程离开,当天蒲铭伟那边并没有传出任何动静来。

    作为圣岛使者,没人敢来招惹叶翎,当然也没有人重视她们这些只是跑腿送帖子的侍女。因此,叶翎确认不存在监视的人之后,打算夜里去找蒲琮。

    为稳妥起见,叶翎到后半夜才离开城主府,扮了男装,换上原来的衣服,变成了南小七。她不是第一次来,知道如何避开守卫的眼线。

    找到蒲琮落脚的那处民宅,他们仍在里面,没暴露,也不敢做什么,而周老天天夜里不睡觉在屋顶上趴着,为了保护蒲琮也是很拼了。

    叶翎刚靠近,就被周老发现了。

    “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老愣了一下,神色一喜,“小七公子!”

    “嗯,你们这边还好吧?”叶翎问。

    周老点头,“老样子,小七公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遇上点别的事,蒲兄睡了吗?”叶翎问。

    “我去叫主子起来!他今日还念叨小七公子呢,正好小七公子再给主子看看他的腿!”周老说着,推开蒲琮房间的窗户,直接请叶翎进去。

    蒲琮被叫醒,见到叶翎,很意外,也很高兴。

    叶翎先看了蒲琮的腿,恢复得不错,过些天脱离拐杖,加大运动量,会好得更快些。

    “小七,你怎么又回来了?”蒲琮问。

    “我打听到我大哥的消息了。”叶翎说。

    蒲琮一愣,“你大哥真在松浦城?”不然为何又来这边?

    叶翎摇头,“没有,被人掳走,在圣岛。”

    “啊?”周老一愣。

    叶翎说:“会出现这样的事,原因我早跟你们说过的。”www.tuzur.

    “什么?”蒲琮一脸懵。

    “因为我大哥貌若天仙啊!”叶翎一副“我都说过多少回你们到底是记性不好还是不信”的样子。

    蒲琮和周老嘴角都抽搐不止,当下还是觉得叶翎在跟他们开玩笑,可叶翎在他们面前有点高冷,又不是那种会跟他们开玩笑的人……

    “那你二哥呢?”蒲琮问。

    叶翎摇头,“不知道,等我见到大哥应该就会有二哥的消息。今夜找你们,是有别的事。”

    蒲琮神色一正,“小七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千万不要客气。”

    叶翎微笑,“不是帮忙,合作。我今日不小心把蒲铭伟那个色鬼给废了,我觉得蒲家需要一个新少主。算了,一步到位,你想不想当蒲家家主?”

    周老瞪大眼睛,“蒲铭伟咋废的?咋当蒲家家主?”

    “就是变成太监,不可逆那种。”叶翎很淡定地说。

    蒲琮目瞪口呆,周老拍着大腿笑个不停,“哈哈哈哈!太好了!他活该!”

    “至于你怎么当蒲家家主,这件事,主要还是靠你自己。”叶翎看着蒲琮说,“我的敌人很棘手,我在这边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一个可信任的合作伙伴。”

    蒲琮正色,“小七兄弟你这么信任我,那我一定……”

    叶翎摇头,“其实也是因为我在这边不认识别的人,暂时没有其他选择。当然,你还不错。”

    突然被扎心,蒲琮神色尴尬,“是,我也没帮上小七兄弟什么,现在都自身难保。”

    “我相信你可以翻身的。”叶翎神色认真。

    “不然你就去找别人合作?”蒲琮幽幽反问。

    “咳咳,看破别说破,朋友继续做。”叶翎笑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这里有一些毒药,送给你们,接下来周老可以找机会为蒲兄回归蒲家掌权铺路。该出手时就出手,躲在暗处,只要不被发现,不被抓到,就处于优势地位,要好好利用。什么挑拨离间,借刀杀人之类的,都很好玩的,值得尝试。”

    周老眼睛贼亮,显然对叶翎的提议很是心动。

    “蒲兄,给你一个忠告,别人都要弄死你了,就不要再心慈手软。生存不易,该狠就狠,有些人不是你的亲人,是你需要宰掉的畜生。”叶翎对蒲琮说。

    周老点头如捣蒜,“就是!就是!主子就是心太善,才被那些人欺负得没边儿了!”

    “我明日就要离开,希望我下次再来,可以恭贺蒲兄当上蒲家家主。”叶翎说。

    蒲琮眸光坚定,“小七你放心,这一次,我要拿回本属于我的东西!”

    “小七公子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周老觉得叶翎在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很安心,想着如果叶翎留下帮忙,事情一定能成。

    “周老记性不好,多吃点核桃。”叶翎唇角微勾,“我不说了,我家天仙大哥落难,我要赶过去英雄救美!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