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随珠陆驰骁〕〔开局逍遥驸马爷〕〔契约总裁:冤家甜〕〔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赘婿之高不可攀〕〔一号战尊〕〔英雄无敌之骑士〕〔吾妻非人哉〕〔一世狼王〕〔废婿秦意夏言冰〕〔影视穿之随心所欲〕〔笔御人间〕〔欧气宿主的非酋日〕〔我真是练气期啊〕〔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诸界之深渊恶魔〕〔豪门重生之国民千〕〔都市之豪门战神〕〔龙王殿萧阳叶云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15.端木彦表白;你想如何
    宋清羽搬了桌椅到花园中,打算跟宁蓁在花园里用饭。

    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洒下点点碎金。

    这些日子有宋清羽陪伴,宁蓁愁苦的眉宇舒展不少,面色也好了几分。

    宋清羽端着最后一盘菜过来,摆在宁蓁面前,微笑着说:“这是叶缨师妹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师娘尝尝我做的怎么样?”

    色泽诱人,香气扑鼻,宁蓁看着,鼻子却泛了酸,眼圈儿也倏然红了。

    其实这些日子宋清羽做了不少叶缨三姐弟喜欢吃的菜,但他不知道,这道菜是特别的。

    叶缨是长女,叶晟和宁蓁的第一个孩子,她也最像叶晟,就连口味都相似。

    而这道菜,原是叶晟最爱的。

    宋清羽微叹,“师娘,一定会再见的。”不管是叶晟,还是他们的孩子。

    宁蓁微微摇头,拿起筷子,尝了一块排骨,夸赞宋清羽做得很好。

    听脚步声在背后响起,宋清羽回头,就见一身墨衣的端木彦走了过来。

    四目相对,宋清羽皱眉,收回视线,端木彦眸光暗了几分。

    “姑姑气色好了很多。”端木彦走过来,侍女立刻送了椅子过来,他就坐在宁蓁对面,宋清羽身旁。

    宁蓁垂眸吃饭,并不理会端木彦。

    端木彦也不在意,让侍女添了一副碗筷过来,自顾自地把每道菜都尝了,说他最喜欢金丝饼。

    那是宋清羽跟母亲温敏学的,做起来很复杂,朋友们都很爱吃,尤其是南宫珩和叶翎。

    宋清羽给宁蓁盛汤,端木彦把他的碗也递过去。

    宋清羽神色淡淡,接过去,给端木彦也盛了一碗,放在他面前。

    端木彦的目光却不受控制地盯着宋清羽修长的手指,觉得这人怎么就这么好看,哪里都好看。

    “端木少主,你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宋清羽放下筷子,问端木彦。

    端木彦吃掉最后一块金丝饼,又喝了两口汤,拿出帕子擦擦嘴,摇头,“我不知道。你找他有事?”

    “师娘想见见祁妙,想必此事你做不了主。”宋清羽说。

    端木彦神色莫名。宋清羽不说,他都差点忘了,再过十日,便是他跟祁妙成亲的日子。原是觉得,端木尹的安排,那就听从,至少祁妙长得不错,他也不亏。

    可如今……端木彦看着宋清羽,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希望我跟祁妙成亲吗?”

    宋清羽摇头,“不希望。”

    “为何?”端木彦莫名有点高兴。

    “因为如端木少主这种怜香惜玉的爱www.baitaob.花之人,不适合成亲这种事。”宋清羽说。

    端木彦轻哼,“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风流鬼?以前是,以后也一定是?”

    宋清羽摇头,“以前的事我并不了解,以后的事我也无从得知。这些没有人比端木少主自己更清楚。与我无干,没什么好说的。”

    与我无干……端木彦心中火起!他已经大半个月没有碰过女人,因为什么,他心里很清楚!而“罪魁祸首”宋清羽却对此一无所知!

    “你跟我过来!”端木彦猛然起身,往外走去。

    宁蓁蹙眉,神色不安,总感觉今日见到的端木彦跟先前不同。

    宋清羽给了宁蓁一个安心的眼神,起身跟着端木彦走了。

    一直到进了端木彦的房间,宋清羽见端木彦驻足,他也停下脚步,就站在门口,面色平静。

    端木彦猛然回身,一脸怒意地看着宋清羽。

    宋清羽一脸无辜,只觉莫名其妙……

    “端木少主找我来,有何贵干?”宋清羽开口问。

    端木彦坐下,冷声问:“你喜欢的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宋清羽神色一怔,沉默片刻之后说:“他,极美。”他喜欢他最好的兄弟南宫珩,这是事实,虽然不是禁忌之恋,兄弟之爱也是爱。

    端木彦冷笑,“你就是看上了那人的脸?”

    宋清羽摇头,“是你问我他的容貌,我答他的容貌,有何不对?”

    “他已经成亲了,你还是放不下?”端木彦冷眼看着宋清羽。

    宋清羽点头。一辈子的好兄弟,为什么要放下?往哪儿放?

    “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端木彦冷声问。

    宋清羽反问:“一直怎样?我现在是你父亲抓来的囚犯,难道你要放了我?”

    “我说的不是这个!”端木彦皱眉,“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别人了?”

    “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宋清羽摇头。他喜欢上一个姑娘,已经想好以后要生几个娃娃了,不过这事儿也要看天意和姑娘的意愿,所以他只是想想。

    “我如果说,我以后不再沾惹那些女人,你信吗?”端木彦看着宋清羽问。

    宋清羽愣住,“是吗?那希望端木少主说到做到。”

    “你真的希望我改?”端木彦心情突然好了一点。

    宋清羽点头,“当然,对于那些可能会被你糟践毁掉一生的姑娘来说,是人生之大幸。”

    端木彦脸色一黑,“你!她们都是自愿跟我的!都是肤浅虚荣的女人!你倒是菩萨心肠!”

    “她们都是自愿的?原来你考虑过她们的心情?那她们还做着美梦希望你能对她们负责,一直宠爱下去,你怎么不管?”宋清羽反问。

    端木彦:……

    “你……”宋清羽皱眉看着端木彦,“你到底在气什么?”

    端木彦寒着脸不说话。

    宋清羽转身就走,还没出门,身后传来端木彦低沉的声音,“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宋清羽抬起的脚僵在了空中,眨了眨眼,怀疑自己的耳朵,脚落下,已跨出门槛。

    下一刻,宋清羽就被一股大力拽了回去,门也重重地关上了。

    被端木彦按着肩膀压在门上,宋清羽其实有点懵。

    端木彦近距离看着宋清羽那张如冷玉清霜的面庞,再次感觉心跳有些不受控制,目光幽深,“跟我在一起,我会保护你,对你好,再没有别人。”

    曾经,端木彦对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嗤之以鼻,觉得很可笑。山盟海誓至死不渝的爱情,在他眼中都是庸人自扰。

    可他曾经亲口说过的话,反过来打了自己的脸。

    有时候,不信爱情,是因为尚未遇到那个让自己动心牵情的人罢了。

    遇上了,便是逃不开的劫数。

    宋清羽反应过来,推开端木彦,皱眉说:“离我远一点!”

    端木彦面色一沉,“我是真心的!”

    “我也是真心的,真心希望你离我远一点。”宋清羽冷声说,“什么我喜欢男人,都是你的误会,我不歧视你的癖好,但别找我。”

    “我不管你过去喜欢什么人,我只要你以后跟我!”端木彦冷声说。

    宋清羽垂眸,终于明白端木彦今日的反常是怎么回事了。但他其实不能理解,端木彦这个游戏花丛的浪子,竟然看上他了?为什么?他好像也没做什么。

    “给我一个答复,只要你点头,我可以为你改变,再不让任何人伤到你!”端木彦看着宋清羽目光灼灼地说。

    宋清羽抬头,眸光平静地看着端木彦,“抓我来的是端木尹,他的恶行你是否参与我不知道,也不会无端迁怒到你身上。你是好人坏人我不了解,也不想评价。你过去如何对待女人,事实上跟我也没有关系。因此,我不是因为别的排斥你。我有喜欢的人了,这是真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希望你早点放下。”

    宋清羽话落,打开门,大步离开。

    端木彦面色阴沉,一拳打碎了一扇门,声音低沉,“阿珩,就是他吗……”

    宋清羽回禁地的路上,忍不住连连摇头,这都什么破事儿!一开始就是端木彦主动找他的,他印象中几乎也没说过多少话,怎么就……

    宋清羽没想过要欺骗端木彦的感情,利用他摆脱当下的困境。

    其一,宋清羽是美人,但真的不喜欢也不愿意用什么美人计。不管是曾经对秦华菲,对洛蘅,都并非他有意引诱,甚至他已很克制地在尽量离她们远一点,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骗坏人恶人当然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但问题在于,不管如烟的女儿秦华菲,上官箬的女儿洛蘅,抑或是端木尹的儿子端木彦,这几个二代的人品德行,在认识之初,宋清羽并不会因为他们的父母是贱人就断定他们也一样。

    至少抛开父辈的恩怨,他们这些二代之间,一开始都并没有仇怨存在。

    目前宋清羽唯一知道的端木彦的污点只是风流,但这属于人品范畴,只要他不招惹到宋清羽在意的人,事实上就跟宋清羽毫无干系。

    其二,端木彦并不是简单人物,宋清羽不认为自己能够骗过他。尤其是感情的事,宋清羽自己心理都过不了那一关,何谈去哄骗端木彦?

    回禁地见到宁蓁,宋清羽怕她担忧,便直言不讳。

    宁蓁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眉头皱得紧紧的,比划着叮嘱宋清羽,千万不要为了她做任何不理智的事。

    宋清羽哭笑不得,“师娘放心,我不会的。”

    难不成去跟端木彦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宋清羽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他不是不能抱男人,譬如他家兄弟南宫珩,从小到大没少勾肩搭背,甚至一起睡过,但这不一样。

    &宋清羽今日故意提起宁蓁想见祁妙,是为防止接下来洛蘅暴露,怀疑到他们头上来。

    当然,宋清羽希望洛蘅不要暴露。她这样的下场纯粹是自己行为导致的结果。

    &nb17eng.sp; 端木彦变了。

    身边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尤其是曾跟端木彦有过肌肤之亲的侍女们。他把身边的人都换了,原来的侍女统统打发掉。

    那日表白被拒之后,端木彦连续三日没有出现,但他其实每天夜里都在宋清羽的屋顶上静坐许久。

    这日深夜,端木彦尚未靠近禁地,属下前来禀报,说端木尹回来了。

    端木彦立刻转身回去,见到端木尹的时候,又变回了曾经那个顺从听话的儿子。

    “近日没出事吧?”端木尹神色淡漠。

    端木彦点头,“父亲放心,岛上一切安好。洛家少主,蒲家少主,连家少主都已来过送了贺礼。”

    “祁妙闯禁地是怎么回事?”端木尹问。

    端木彦就把那夜的事情跟端木尹讲了一遍。

    “那夜祁妙闯禁地,而后洛蘅匆忙离开?”端木尹很快发现了不对。

    端木彦点头,“是,洛蘅言称家中有急事,并未与我辞行便走了。”

    端木尹起身,“不对,这未免太过巧合。”

    端木彦皱眉,想想似乎是有点巧合。

    并非端木彦不够谨慎,而是他并不负责看守禁地,端木尹交代处置祁妙的人也不是他。他不喜欢祁妙,对洛蘅的兴趣也很有限,因此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想那么多,说到底是因为不在意。

    之后因为被宋清羽扰了心神,端木彦已多日都没想起祁妙和洛蘅这两人来,更是根本没去看过“祁妙”。

    端木尹和端木彦父子到祁妙的住处,侍女说圣女已经睡下了。

    端木尹见到“祁妙”,伸手在她脸上点了一下,面色一沉,转身狠狠地抽了端木彦一巴掌,“蠢货!这是假的!”

    端木彦被端木尹打倒在地,嘴角溢血,爬起来,垂着头跪下,“父亲息怒,是儿子无能大意。”

    既然这是假的,那真的去哪儿了,已经不用想了。那夜离开的“洛蘅”是祁妙,躺在那里的“祁妙”是洛蘅,没有别的可能。

    而祁妙既已离开,当然不可能一直假扮洛蘅到洛家去,这会儿怕是早跑远了。

    此事,的确是端木彦太过大意,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正在这时,门口有人禀报,“主子,洛家主和夫人在岛外求见。”

    “请他们上岛,去前厅。”端木尹冷声说。

    话落,端木尹看向端木彦,“你认为,该把洛蘅还给洛家吗?”

    端木彦摇头,“洛少主早已离开。”

    “很好,起来吧。”端木尹微微点头,“你去打发洛家人。”

    “是,父亲。”端木彦点头,话落转身出去。

    端木尹径直去了禁地,他推开宁蓁房门的时候,宋清羽从隔壁走了出来。

    “站住!”宋清羽拦住端木尹。

    端木尹冷冷地看了宋清羽一眼,伸手扼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冷声说:“不必等南宫珩了,他来不了。”

    宋清羽心中一沉,被端木尹甩在了地上。

    端木尹进门,就见宁蓁坐在床边。

    “阿蓁,我回来了。”端木尹面上露出一抹笑来,“想必祁妙走之前,来见过你吧?你让她去找你的儿女?”

    宁蓁皱眉,端木尹摇头微叹,“阿蓁,我是答应过你,不会动你的儿女,但如果他们越界,就不能怪我了。我对祁妙那么好,终究捂不热她的心,你们姑侄真的很像。”

    “你就不能放过她吗?她只是个孩子。”宁蓁比划着说。

    “我当然可以放过她,只要你嫁给我。”端木尹目光幽深,“我已经等了半辈子,我的心,你真的看不到吗?”

    宁蓁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祁妙我会找回来的,若你的儿女越界,我也不会再遵守对你的承诺。阿蓁,不要让我再等太久。”端木尹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宋清羽进门,见宁蓁无事,也没提端木彦可能对南宫珩做了什么。

    得知端木尹已经知道祁妙逃走的事,宋清羽算算时间,就算祁妙碰不上南宫珩和叶翎,应该也能在端木尹的人追上之前见到风不易。那边毕竟是他们的地盘,只要端木尹不亲自去,有原老头秦徵苏棠在,应该尚可应付。

    至于南宫珩……宋清羽心中担忧,不知道端木尹到底对南宫珩做了什么,只希望他好好地活着。

    此时,端木彦正在招待洛家家主洛黎和他的夫人闻雅。

    面具遮住端木彦左半边脸,他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两位来此找洛少主?难道洛少主尚未归家吗?许是到别处玩了吧。上月洛少主来圣岛,是在此住了两日,不过那天夜里也不知为何,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我都没来得及跟她告别,真是好生遗憾呢。”

    洛黎皱眉,“小女当时因落下随身玉佩,独自一人回来取,难道端木少主没见到她吗?”

    端木彦摇头,“我没见到。这事怪得很,若洛少主真是因落下玉佩,独自回来,她的随从也该在附近等候,难不成没等到她,就撇下她回去了?不然为何两位时隔这么久才来找女儿?”

    闻雅蹙眉,“端木少主,我们想见见国师大人,有事与他商谈。”

    “不巧,我父亲这些日子外出办事未归,并不在岛上。”端木彦摇头。

    闻雅面色微沉,“国师大人何时归来,我们可以等。”

    “请便。”端木彦起身。

    门口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主子请洛夫人前去一叙。”

    端木彦皱眉,不知道端木尹要做什么。

    洛黎和闻雅夫妇同时起身到门口,候在外面的老者却说,端木尹只见闻雅一人。

    洛黎神色不悦,闻雅柔声安慰,“相公,你在此处等候,我去见国师。”

    闻雅见到端木尹的时候,他正在烹茶,那张死气沉沉的脸上依旧没有几分血色。

    “国师大人若知道小女在何处,烦请知会一声。毕竟我们无冤无仇,国师大人抢走我的人这件事,应该也不希望外人知道吧?”闻雅神色淡淡地说。

    她在暗示端木尹,若是他不交出洛蘅,便把他得到了蛊王体的事情宣扬出去,到时候,他这里将再无宁日。

    “宋清羽和你的女儿,只能选一个,你要谁?”端木尹把一杯茶放在闻雅面前,声音低沉地问。

    闻雅面色一沉,“我女儿真在你手中?”

    端木尹并未回答闻雅的问题,“你可知,我为何一直叫你雅夫人?”

    闻雅凝眸。只有端木尹如此称呼她,别人都叫她洛夫人。

    “因为,你本不该姓闻,也不该嫁给洛黎。”端木尹眸中幽光闪烁。

    闻雅心中一惊,下一刻,就听端木尹缓缓地说:“上官大小姐,墨云皇后,东晋玉贵妃,你当真以为,逆天改命之行,无人知晓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闻雅面色依旧平静。

    “那就请回吧。”端木尹端茶送客。

    闻雅却面色一沉,坐着没动。

    只听小炉煮水的声音咕嘟嘟,两人都没说话,气氛安静得诡异。

    沉默良久之后,闻雅眸光幽寒,看着端木尹问:“你想如何?”

    端木尹轻笑,“我还以为,你会选择杀我灭口。既如此,看来我们可以合作。”

    “你想如何?”闻雅再次冷声问。

    小炉明灭的火光,为端木尹的眸子染上了一抹嗜血的色泽,他薄唇轻启,缓缓地说:“有几个碍眼的人,你帮我除掉,你想要的,我给你,且会为你保守秘密。”

    “什么人?为何你不亲自动手?”闻雅问。

    “我不动手,自有我不能动手的理由。”端木尹微微摇头,“你认识的,你的儿媳叶翎,她的长姐叶缨,幼弟叶旌。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带他们的首级来见我。此外,将百里夜宸,百里夜瑾,南宫夜晚这三个孩子,给我带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