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流哥哥捡到我了〕〔别叫我歌神〕〔大佬她成了霸总亲〕〔当训练家开了外挂〕〔青衣先生〕〔巨星从退伍开始〕〔逆天神医妃〕〔序列玩家〕〔我真是个律师〕〔穿成摄政王心尖尖〕〔我在边关种田忙〕〔季汉长存〕〔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14.两个天仙样的男人,男式荷包
    蒲琮转动轮椅,看向进门的布衣少年,第一眼便觉气质不俗。尤其那双眸子,澄澈平静,坦荡自若。

    “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蒲琮问叶翎。

    叶翎反问:“不知大兄弟怎么称呼?”

    蒲琮愣住,继而缓缓地笑了,“是在下失礼,理应先自报名姓。我姓蒲,单名一个琮字。”

    蒲琮?仆从?叶翎觉得这人的父母取名字略微草率,肯定没考虑谐音的问题。

    “我姓南,南小七。”叶翎神色淡淡。

    小七听起来就不像大名,不过蒲琮可以理解,毕竟是陌生人,他这边有人保护,但叶翎独身一人,再谨慎也不为过。

    蒲琮请叶翎落座,一开始那老者送来茶水。

    “蒲公子是要外出游历?”叶翎问。

    蒲琮点头,“是的,打算到远处去看看。”

    “不错,世界这么大,偏居一隅安逸却也无趣。”叶翎话落,低头浅啜一口茶,味道不错。

    “听说小七兄弟在找兄长?”蒲琮问。

    叶翎微叹,“因不知能到何处找,原是在等。可已等了许多时日,没有音讯,心中担忧。”

    “冒昧问一句,你的兄长因何离开?”蒲琮问。

    叶翎摇头,“只是出海捕鱼,就没再回来。”

    蒲琮其实想说,海上天气多变,时有狂风暴雨,这种情况出事的可能性不小。不过这种话说出来不合适,太晦气,毕竟是人家的亲人,总是要有希望,也可能没出事。

    “小七兄弟不如再等等?你若离开约定的地方,待你兄长回来,找不到人,又要去寻你,怕会再错过。毕竟这天大地大,一次擦肩,想再遇上都是难事。”蒲琮真心建议。

    叶翎微微点头,“我明白。不过若是我哥被什么人抓了,不得自由,我总要去救他,否则哪有再见机会?至于这里,倒简单,我走之前留下书信,若我哥回来,知道去哪里找我,便不会错过。”

    蒲琮微笑,“也对。”

    “请蒲公子为我指个方向。”叶翎说。

    蒲琮神色有些犹豫,“小七兄弟,我家那边,龙蛇混杂,着实不是什么好去处,你一个人找去,怕是很危险。”

    “龙蛇混杂?是不是有许多好色之人?”叶翎问。

    蒲琮一怔,“小七兄弟的意思是……”

    叶翎轻哼,“我哥是个天仙样的美人,我们之所以到处游历,居无定所,就是因为不管到哪里,总有人觊觎他的美貌,想要染指。我怀疑,我哥是被人掳走了!”

    蒲琮神色意外,“这……”一个天仙样的男人?那得长得多美?不过说起这好色之人,蒲琮还真知道……

    “小七兄弟,我是认得一些风流好色之人,不过你兄长是不是被他们掳走,这就未必了。”蒲琮觉得叶翎的猜测也不无可能。

    叶翎拱手,“烦请蒲公子告诉我,怎么找到你说的那些人,他们姓甚名谁。”

    “这第一个,就是蒲家少主,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蒲铭伟,色中饿鬼。”蒲琮提起蒲铭伟,眼神暗了暗。

    “为何蒲家少主不是你?”叶翎问。

    www.wuhanjs.

    蒲琮苦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轮椅上的腿,已是回答了叶翎的疑问,而后接着说:“第二个,是蒲铭伟最好的朋友,连家少主连子扬,两人是一丘之貉。”

    “还有吗?”叶翎问。

    “我知道的,就是他们。”蒲琮摇头。虽然端木尹跟蒲铭伟连子扬关系不错,但端木尹伪装功夫很高明,也只玩身边的女人,外人还真不知道他是个风流鬼。

    叶翎蹙眉,“蒲公子,我对你家乡的事完全不了解,什么蒲家,连家,你们那边,是一些隐世家族聚在一起?”

    蒲琮点头又摇头,“是许多岛屿组成的一国,名叫天沐国。有八大家族,实力和势力都很强横,四武道,四医道。蒲家和连家是四武道世家之二。但我因意外伤到腿,无法恢复如初,在蒲家已无容身之处。”

    天沐国,八大家族,武道,医道……叶翎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终于找到目的地了。

    蒲琮命人取来一个牛皮卷,递给叶翎,“这是天沐国大略的地图,我留着也没用,不如送给小七兄弟。”

    “太感谢了。”叶翎正需要这个。打开看,上面标注名字的岛屿大大小小几十个,应该都是有人居住的。国都在中心,群岛环绕,八大家族所在的岛屿都有特殊标记,是她此行的重点。

    叶翎把地图收起来,看着蒲琮问:“既然天沐国如此推崇医术,不知蒲公子可听过蛊术?”

    蒲琮摇头,“医毒我知道,蛊术听闻是早已失传的邪术,四大医道世家并无此道中人。”

    这不代表天沐国没有蛊术,这东西,在哪里都是秘密。

    “我有个朋友,与亲人失散,遍寻无果,不知蒲公子可认识姓宁的人?”叶翎状似无意地问。

    “宁?”蒲琮思忖片刻,摇头,“大的家族中没有这个姓氏,我也不认识宁姓之人。”

    叶翎是想打听宁蓁,不过看样子宁蓁这个名字或许不是本名,意料之中。也不必问上官箬,因为更不可能有这个名字。

    “以蒲公子的身份,你的腿,应该能找到四大医道世家医术最好的人为你医治才对。”叶翎说。

    蒲琮面露轻嘲,“人都是趋利的。”

    叶翎明白,蒲琮失势,为他医治的人不想得罪蒲铭伟一派,便是能治,也不会真的把他治好,甚至暗下毒手都有可能。

    兄弟相残,家族倾轧,权力斗争,有人的地方这些都算不得什么稀奇之事。

    “蒲公子远离家乡,外出游历,若能碰上医术了得的神医,便有再站起来的希望。”叶翎意有所指。

    蒲琮的手微微颤了一下,没想到叶翎这么快就猜到他的心思。

    蒲家待不下去,且越发危险,蒲琮是暗中逃出来的。若是被蒲铭伟的人追上,便凶多吉少。

    而蒲琮外逃,起因是他留在蒲家,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希望。在天沐国,碍于蒲家权势,也没有人敢把他治好。他此行真正的目的,是想找外面的大夫为他医治。只有他自己变强,才能夺回本属于他的一切!

    心有不甘,不愿认命,蒲琮绝非想要就此放逐自己,他是在寻找新的希望。

    只是蒲琮对天沐国以外的世界完全不了解,因此碰上叶翎这个外人,是否能得到有用的指引,对他来说很重要。

    蒲琮叹气,“小七兄弟很聪明,且去过许多地方,见多识广。既如此,我也就直言了。不知小七兄弟是否认识或听闻有医术了得的神医?若能为我指路,感激不尽。”

    叶翎觉得蒲琮给她地图的举动,就是为了后面问路做铺垫。毕竟找人这种事,若是目标明确,能省去许多麻烦和时间,而蒲琮真的耗不起。一旦被仇家追上,全盘皆输。

    见叶翎点头,蒲琮神色一喜。

    “我有个朋友,天赋卓绝,虽年纪轻轻,医术十分了得。”叶翎说。

    “不知该到何处去寻小七兄弟那位神医朋友?”蒲琮眸光透着几分激动。

    “我是可以为你指路,也可以写信帮你引荐,他一定会为你医治的,不过……”

    叶翎话锋一转,蒲琮皱眉,“小七兄弟有什么顾虑,或有什么条件,尽管直言。”

    叶翎摇头,“顾虑是有,毕竟你身上麻烦不小,若是被你弟弟追上,祸及我朋友,那可不好。”

    蒲琮叹气,“小七兄弟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会尽量谨慎,若神医能将我治好,我拼死都会护着他的。”

    “如此,就好。”叶翎突然笑了。

    蒲琮连忙问:“那小七兄弟的意思,就是答应帮我引荐神医了?”

    “不用引荐。”叶翎唇角微勾,“我有个神医朋友是不假,但他所在之处离这里实在太远,你若想早日站起来,我有办法。”

    蒲琮一愣,“你的意思是……”

    “不才,我那位神医朋友其实是我医道的师父。”叶翎说,“虽然我医术不及他,但可以试试为蒲公子医治。”

    蒲琮傻眼,“你?”

    “怎么?觉得我太年轻,靠不住?是在胡扯?”叶翎轻哼。

    蒲琮摇头,“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太过意外。毕竟小七兄弟看起来真的很年轻。”

    “其实我年纪也不小,只是长得年轻。”叶翎说。

    “冒昧问一下,小七兄弟今年贵庚?”蒲琮问。

    www.hdzwhnbc.

    “二十一。”叶翎说。

    蒲琮嘴角一抽,“是真的年轻。”

    叶翎是女子,这会儿扮了男装,做了易容,因为身形纤细的缘故,看起来分明就是个少年。

    “那你敢让我试试吗?”叶翎问。

    蒲琮正色,“我已这样,有何不敢?想来小七兄弟并非说大话的人。”

    “我尚未看过你双腿的情况,手头也无药可用,就说能为你医治,确实是说大话。”叶翎轻笑,“不过蒲公子既然愿意让我试试,那我自当尽力,若是不成,还有我的神医朋友。毕竟此刻我就在这里,就算治不好,也治不坏,当下能多个机会不是么?”

    蒲琮连连点头,“小七兄弟言之有理。”

    带叶翎来的老者姓周,他以为只是互相指路,没想到叶翎要亲自出手给蒲琮医治,下意识地怀疑叶翎是骗子。主要原因就是叶翎看起来实在太年轻。

    不过蒲琮坚持,说试试无妨。

    叶翎看过蒲琮的腿,一开始应该不太严重,但拖的时间太久,且中间用的药不对,甚至有毒性,导致当下已经发青发黑了。

    “再不治,只能截肢。”叶翎断言。

    “这么说,小七兄弟知道怎么治?”蒲琮眸光一亮,“实不相瞒,这次出来,我想办法弄来不少或许能用上的药材,就在船上。”

    久病虽未成医,但原先给蒲琮医治过的大夫给的药,蒲琮能不吃的就没吃,都留着。

    叶翎去看过,都是上等药材,没问题,且基本满足需要。

    叶翎在周老陪同下,回到岛上,往某处藏了书信,留了标记。若宋清羽或南宫珩找来这里,会发现的。

    回到船上,叶翎一边思忖着写药方,一边对蒲琮说:“蒲公子下令返航吧。”

    周老神色不认同,“万万不可!不能回去!太危险了!就算南公子可以把公子治好,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公子需要找个稳妥的地方,远远地躲起来,等完全好了再回去也不迟!”

    “但我是要去你们那边找我哥的,不能再耽误时间。不然你们千里迢迢去找我朋友,咱们就此分道扬镳?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家公子这腿,再耽搁一个月,就彻底废掉了。你们除非插了翅膀,否则一个月之内见不到我的神医朋友。你们接下来可以去的地方我基本都去过,一个月之内不可能找到别的人。”叶翎神色淡淡。

    下一刻,周老拔剑就架在了叶翎脖子上,“你给公子医治,一切听我们的,否则……”

    “住手!”蒲琮面色一沉,“不得对小七兄弟无礼!”

    周老拧眉,并未收手,“他根本不顾公子安危,不能听他的!”

    叶翎面色如常,“没关系,我不会计较这个。不过老人家你最好赶紧把剑收了,不然你以后只能保护一个被截肢的废人。他如今当然可以不回去,以后也再回不去了。”

    蒲琮眸光黯淡,“听小七兄弟的,立刻返航!回蒲家!”

    周老脸色难看地收了剑,看着叶翎的目光依旧十分不善。

    叶翎写好一张药方,放在一旁,写下一张,“我承认,我是着急找我哥,但绝对没有拖你们下水的意思。蒲公子回去,比逃走更安全。”

    周老冷哼,显然认为叶翎在胡扯。

    “当然,接下来可能会迎面碰上追杀的人,不过蒲公子的弟弟应该不会亲自来吧?不管来的是谁,若是在海上,您老人家都不能解决掉的话,等你们上了岸,不论躲在何处,一旦被找到,结果一定是被围攻虐杀。”叶翎看了周老一眼。

    海上御敌天然有地理优势,对方人再多,实力再强,只要登不上这艘船,就伤不到蒲琮。不管是远程防守抑或是伺机逃生,都有希望。

    但若上岸,待在某个固定的地方,再被找到,必死无疑。

    周老听懂叶翎的意思,神色一僵,“那回蒲家岂不是自投罗网?”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叶翎说,“虽然这句话有时候是胡扯,但特定情况下,不无道理。若遇上蒲铭伟派来追杀的人,全都解决掉,他得不到消息,必然会认为你们跑远了,定不会想到你们敢回去。那是你们最熟悉的地方,真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藏身的处所,大不了找个无人的深山老林躲一躲,这很难吗?”

    蒲琮点头,“有理。”

    &nb周老拧眉,“你确定不是在坑我们?”

    叶翎抬头,对着周老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其实刚刚看到的那些药材,其中不少可以制毒。你们对医毒几乎什么都不懂,我借着给蒲公子制药的名义,很快就能做出三五种毒药来,放倒你们船上所有的人,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不信,试试?”

    周老神色一变,“你……”

    蒲琮摇头失笑,“小七兄弟是高人,不会害我们,周老不得无礼。”

    蒲琮看着叶翎从头到尾泰然自若的样子,只刚刚对周老说话才故意透出几分凌人傲气,她的自信并不张扬,但蒲琮感觉到了。他当然不认为叶翎是无知无畏,相反,他觉得这回真碰上高人了。

    叶翎气质不俗,绝非一般人家出来的,胆色,心智,都相当了得。

    蒲琮有种直觉,这个年轻人真的可以把他治好,甚至,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希望之光。

    叶翎说过那番话,周老对她更多了几分戒备,叶翎并不在意。萍水相逢,临时合作,保持戒心不是坏事。

    叶翎开始为蒲琮医治,而蒲琮的船载着她,往蒲家所在的岛屿而去,说他们已离开很远,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

    三日后的深夜,碰上了追杀蒲琮的人。

    对方人多,有备而来,叶翎本不打算出手,但毕竟跟蒲琮是合作关系,担心再打下去损坏船只,或者伤到蒲琮的属下还得她来医治,就用她在岛上打猎自制的弓弩,出其不意射杀了包括对方头目在内的几个高手,导致一场恶战结束得比预期快很多。

    周老看着叶翎的目光又变了,道歉后又道谢,眼巴巴地盯上了叶翎的弓弩。

    叶翎很大方地扔给周老,说随便看随便玩。周老问他可不可以复制,叶翎又专门给他画了详细的弓弩设计图。周老如获至宝,对叶翎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叶翎除了每日固定时间给蒲琮施针,三日换一次药之外,几乎不出门,饭菜都是周老送过去的。

    蒲琮其实每次都挺想跟叶翎好好聊聊,但叶翎几乎抓紧一切时间在修炼,施针结束,拔了针就是一句明天见……

    叶翎的勤奋让蒲琮自惭,周老对叶翎的评价是越来越好,觉得这个少年聪明懂事大方努力又上进,将来一定有大出息大造化。

    如此,蒲琮就在想一个问题。

    最开始叶翎说她天仙样的兄长失踪,她怀疑是被好色之人掳走,蒲琮觉得这怪怪的。

    叶翎年纪轻轻,心智超群,武功高强,医术毒术都很高明,她的兄长又怎么可能是弱者呢?

    这日再见叶翎时,蒲琮忍不住说出心中疑问。

    叶翎叹气,“其实我丢了两个天仙样的兄长,前后失踪的,二哥去找大哥,都没能回来。”

    蒲琮嘴角一抽,两个天仙样儿的兄长都丢了……怎么听起来这么像信口胡诌的?

    叶翎神色认真,“真的,我哥都长得可好看了!”

    “我只是觉得,小七兄弟你都这么厉害,你兄长应该更厉害才是。”蒲琮说。

    叶翎点头,“没错,他们是又美又厉害,可惜应该是碰上了无敌的人。”

    蒲琮愣住,“无敌的人?”

    “不知蒲兄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人至贱则无敌。”叶翎煞有介事地说,“害我哥的,就是超级无敌大贱人!”

    蒲琮噗嗤一声笑了,叶翎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子,“别乱动,针要歪了。”

    蒲琮憋笑很辛苦,觉得这个小兄弟真是个妙人。虽然他依旧觉得两个天仙样儿的兄长这事儿可能是假的,但这其实不重要,他很确定叶翎不会害他,如此就够了,听叶翎说话真的很有趣。

    不久的以后,蒲琮真的见到了传说中那两个天仙样儿的男人,发现叶翎不仅没说谎,且一点没夸张,头一次领悟一个人生哲理,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就是后话了。

    此时,叶翎口中天仙样儿的男人之一宋清羽,手中拿着一个精致又大气的墨色荷包,笑着给宁蓁看,“师娘,好看吗?我刚做好的。”

    荷包正面绣着一个漂亮的花瓶,花瓶里面插着的不是花,枝条上只有错落有致的小叶子,莫名可爱。背面没有绣名字,因为花瓶本身就是名字。

    宁蓁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的绣工真不错,不过我还是头回见男式荷包做成这样的,很好看。”

    “嗯,阿珩应该会喜欢吧。”宋清羽语带笑意。他现在中毒,连从头开始修炼都不行,只能找点事情打发时间。

    “阿珩一定会喜欢的。”宁蓁点头。

    男式荷包,阿珩……不知何时坐在房顶的端木彦,面色阴沉沉的,捏碎了手中的玉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