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巅峰李浮尘〕〔盖世战神〕〔浴火弃少归来陈风〕〔我也不想断更啊〕〔宁晚晚厉墨寒〕〔乔七七顾时礼〕〔言染苏御〕〔山有木兮〕〔官霁白燕辛〕〔我有一个真理眼〕〔我外婆是武则天〕〔韩总,你女票全服〕〔斗罗之从抽奖开始〕〔旧日饲养员〕〔顶级弃少〕〔龙王之我是至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司宫令〕〔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欺负仇人的女儿难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13.小花和老叶的奇幻漂流
    </p>

    旭日金辉洒在南宫珩那张已冒出青青胡茬的妖孽面庞上。他挺尸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微颤的睫毛证明他活着,且没有入眠。

    清风朗日,一只无知无畏的海鸟从上空展翅飞过。这鸟选了个好日子,若它昨日靠近此岛,定有来无回。

    叶晟走到南宫珩身旁,抬脚踢了他一下。

    南宫珩顺势翻身,继续挺尸。

    叶晟再踢,一下,一下,又一下……

    南宫珩闷哼一声,吃痛坐起,睁开眼,皱眉,“大叔,你要干什么?”

    “找,小叶子。”叶晟低声说。

    “她在哪儿?”南宫珩问。

    叶晟摇头,“不知。”

    南宫珩无语望天,“什么都不知道,去哪儿找?”

    叶晟转身离开,南宫珩再次生无可恋地躺下。

    青青草地,柔柔暖阳,悠悠微风带着草叶清香,他希望这是个噩梦,等醒来,不再如此迷茫。

    脚步声再次响起,南宫珩睁眼的同时,一堆干茅草砸到了他的脸上……

    “大叔,年纪大不是欺负人的理由,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南宫珩把茅草扯下去,皱眉看着叶晟。

    “船。”叶晟惜字如金。

    “什么船?哪有船?”南宫珩往四周看。

    “草,船。”叶晟回答。

    南宫珩愣了一下,捏起一根干草,举着放在眼前,神色莫名,“大叔你是说,让我用这破草做艘船?这么不靠谱的事儿大叔你听哪个混蛋说的?怎么可能?草要能做船,我就能上天。”

    叶晟伸手,“你。”

    “啊?”南宫珩眨了眨眼,“用草做船?这么有创意的想法,是我想出来的?”

    “混蛋。”叶晟提醒南宫珩,他刚刚骂了他自己。

    南宫珩嘴角微抽,从地上一跃而起,伸手搂住了叶晟的肩膀,“大叔,我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失忆的?你知道的话赶紧告诉我呗!”

    叶晟皱眉,推开南宫珩,低声说:“有人,下药。”

    &nb “给我下毒那畜生呢?”南宫珩问。

    叶晟摇头,“走了。”

    “所以目前唯一知道的是,我娘子名叫小叶子。”南宫珩一脸忧愁地把手中的干草插在了叶晟的头发上。

    叶晟抬脚朝着南宫珩踹过来,南宫珩下意识地跳开,躲过去之后自己倒愣住,摸了摸下巴,“我反应还挺快,好像知道他会踢我……”

    不等叶晟说什么,南宫珩转身跑了。

    把岛上各处又看了一遍,南宫珩找到一个勉强可以遮风挡雨的小石洞,石洞里面墙上刻了不少字,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小叶子”这三个字。因为那都是南宫珩之前每天睡觉前写下的对叶翎的思念。

    “我好喜欢小叶子。”南宫珩看完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嗯,她是我娘子,一定美丽又可爱,这个名字就可爱又美丽,我一定要找到她,说不定我们还有娃娃?”

    南宫珩又把石洞里面的字从头到尾看了两遍,没再纠结,各处查看过,发现真没有造船的原材料,除了杂草和石头。

    想了一会儿,南宫珩薅了一棵草,觉得只能用这玩意儿试试了。

    等南宫珩找了许多干草捆在一起背着回来,再见到叶晟的时候,他又在烤鱼,两条,正好熟了。

    “好饿啊!谢谢大叔!”南宫珩这下无知无畏,根本不怕叶晟,很热情地挨着叶晟席地而坐,伸手就去拿叶晟烤好的鱼。

    叶晟皱眉,把南宫珩推倒在地。

    南宫珩轻咳,又回来,“大叔,咱俩现在相依为命,你这样的态度很不好,得改!出门在外,相逢就是缘分。虽然大叔看起来比我大不少,不过如果大叔不嫌弃的话,不如我们结拜做兄弟,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大哥……”

    叶晟抓起一条烤好的鱼就朝着南宫珩面门扔过来!

    南宫珩眼疾手快接住,差点被烫到,不过还挺高兴,“我就知道大叔是个大大的好人,谢了!来,干了这条鱼,咱们就是好兄弟!”

    叶晟又踹了南宫珩一脚,神色不悦,“不是!”

    南宫珩默默地离叶晟远了一点,一边吃鱼一边问:“不是什么?大叔想说自己不是好人?”

    “不是兄弟。”叶晟冷声说。

    “但我应该有爹,不能瞎认爹。”南宫珩摇头。

    “第一次,你说我是,你岳父。”叶晟不疯也不傻,失忆,戒备心极强,因此先前一直不相信南宫珩,怀疑这或许是仇人安排的新招数。

    但此一时彼一时。叶晟吃了南宫珩那么多烤肉,这是其一;其二,南宫珩的遭遇,让叶晟想到了自己;其三,就是感觉。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虽然有点二,不过还挺真诚的。

    因此南宫珩一开始见到叶晟时说的话,在南宫珩同样失忆后,叶晟记得,且觉得,或许是真的?

    南宫珩愣住,“岳父?你是我家小叶子的爹?真的吗?”

    “我不知道,是你说的。”叶晟其实对此依旧迷茫。

    “我失忆之前说的?那应该是真的。”南宫珩轻咳,“方才什么结拜都是开玩笑。老叶子,失敬失敬。”南宫珩说着,又搂住了叶晟的肩膀,“原来都是一家人。”

    “什么?”叶晟拧眉,“老叶子?”

    “你是我家小叶子的爹,那不就是老叶子?叫大叔不合适,叫岳父没意思,总要有个称呼。”南宫珩笑着说。

    “不行。”叶晟表示拒绝。

    南宫珩想了想,“倒也是,小叶子超可爱的,老叶子就怪怪的,那就叫老叶吧!这个好!”

    南宫珩吃完没什么味道的烤鱼,追问他有没有跟叶晟说过别的,叶晟只提供了一个新的信息,“小闺女叶翎”,这是南宫珩当时对叶晟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

    “小叶子叫叶翎?老叶你还有别的娃?嗯,我明白了。我娘子的名字真好听!”南宫珩点头,“我叫什么名字?老叶你知道的吧?我做自我介绍总不能不说自己叫什么。”

    叶晟沉默片刻之后,微微点头,“知道,你叫小花花。”

    其实南宫珩当时真的对叶晟说过他的名字,叶晟故意的,因为不满南宫珩叫他老叶,因此决定管南宫珩叫小花花。反正现在走不了,见不到人,南宫珩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没用。

    “啊?我真的叫小花花?老叶你确定不是在骗我?”南宫珩觉得这名字傻傻的。

    叶晟摇头,“你说的。”

    “难道我姓花?还是我家小叶子给我取的爱称?不管了,老叶你就叫我小花吧,咱俩一听就是一家的。”南宫珩失忆之后,面对叶晟很无畏,整个人更开朗了。

    然后,南宫珩认真思考尝试,再次开始编织干草造船。上回出于尊敬岳父的心理,南宫珩都是自己干活,现在不同了,他觉得既然是一家人,共患难,有活当然一起干!

    叶晟瞎了,说他不知道怎么弄。

    南宫珩很热情地说他来教,很简单的。

    “老叶,咱们一起去找小叶子,你这个当爹的也得出力,我作为小辈,老叶你要疼爱我,这是天经地义的。”

    237937.

    “老叶,哎哎哎这不对,你编错了。眼睛看不见没关系,你脑子那么灵光,杀鱼的时候不也没把苦胆留着吃掉吗?这有何难,重新编!”

    “老叶,你说,我跟我家肯定好可爱的小叶子,会不会有娃娃?”

    叶晟的手顿了一下,神色有些迟疑,“有吗?”

    南宫珩点头,“说不定真的有呢!那我就是已经当爹了,老叶你是我家娃娃的外公哎!”

    叶晟神情突然有点激动,“真的?”

    “老叶你想当外公?简单!等咱们找到小叶子,要是我俩还没娃,那也能生,到时候你给我们带孩子。”

    “都怪你。”叶晟突然皱眉。

    南宫珩不解,“我又咋啦?”

    “当初没有跟我说更多的事。”叶晟说。

    南宫珩迷茫地眨眨眼,“对啊,当初我为什么没有跟你说更多的事呢?奇怪。”

    叶晟默默地编织手中的草,这事儿他其实最清楚,因为他不信那些根本无法验证的话,又总踹南宫珩。

    南宫珩很快就把想不通的事情抛在脑后,忙着干活,不停地跟叶晟说话,十句叶晟都不一定会回答一句。

    不过没关系,南宫珩现在一头雾水,觉得就他们俩,他又是晚辈,必须不能冷场。

    俨然变身话痨的南宫珩被叶晟裸地嫌弃,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自顾自说得挺开心,在幻想他跟可爱的小叶子相恋的一百种可能……

    叶晟听了,觉得这孩子脑子怕是有病,什么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

    两人合作,比一个人快一些,到天色大亮的时候,南宫珩和叶晟做好了他们的草船。

    跟前日南宫珩第一次做的不太一样,但总体上原理没差别。

    把船拖到海岸边,推到水里,稳稳地漂着。

    南宫珩跳上去,踩了踩,觉得还行。

    “如何?”叶晟站在岸边问。

    “老叶你上来试试!”南宫珩招手,虽然明知叶晟看不见。

    叶晟飞身,落在了南宫珩身旁。

    “老叶你是个高手?我是不是?”南宫珩对此有些迷茫。

    叶晟说南宫珩中毒,内力用不了。

    南宫珩叹气,拍了拍叶晟的肩膀,“老叶,接下来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

    叶晟皱眉,南宫珩嘿嘿一笑,“你想抱孙子,那必须得让我好好回去,跟小叶子一起生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叶晟沉默,片刻之后点头,“也对。”

    “反正岛上也没什么东西,吃鱼可以再抓,我们这就走吧!”南宫珩说,话落一拍脑门儿,“往哪个方向去呢?”

    “随便找个方向,见到人问问。”叶晟说着,运起内力,小船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90base.  “老叶你好厉害!”南宫珩刚夸了一句,感觉脚下一湿,低头,本来就不可能太牢固的草船从叶晟脚下裂开,撕成了两半……

    “老叶你对自己的力量能不能有点数……”南宫珩一边吐槽,一边灵活地跳到了叶晟背上去,“跑啊!”

    叶晟背着南宫珩回到了岸上,两人做了一夜的船,已经沉没在了海中……

    “唉!”南宫珩把下巴抵在叶晟头顶,“重新来吧!”

    叶晟把南宫珩扔下去,南宫珩又跳上去,搂住他的脖子不松,“老叶,你会飞,带我一起飞,快一点儿,省得浪费时间!走走走,咱们重新去弄船!”

    叶晟飞身而起,背着南宫珩又回到了他们的大本营,昨夜还剩下的干草仍在原地。

    两人都也没想着填饱肚子的事,只继续干活。

    天快黑的时候,第三艘船造好了。

    “老叶,一定要慢,控制力道。”南宫珩第无数次提醒叶晟。他真的不想再编那些破草了,感觉快编吐了。

    叶晟一个人飞身上船,小船慢慢悠悠离开岸边,往远处去,渐渐加快速度。

    南宫珩在岸上看着,试水结束,叶晟又驾船回来,对他点点头。

    “咱们今夜就走,老叶你先背我去个地方。”南宫珩伸手。

    叶晟皱眉,不过还是飞身过来,任由南宫珩再次跳到了他背上去……

    南宫珩最后惦记的,是三只可怜的小兔兔。他失忆了,三只小兔也没能逃脱,被抓起来,塞进草编的小笼子,带走,顺便给它们带了一些鲜草做食物。

    海上生明月。

    叶晟驾船离开了这座困住他多年的荒岛,南宫珩坐在船上,不远处是三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

    南宫珩说往西走,叶晟说往东走,最后老叶胜出,小船在夜色之中往东而去。

    翌日清晨,南宫珩睡醒起身,眼前是光芒万丈的日出盛景,回头,已看不到那座陌生又熟悉的荒岛。

    “老叶,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南宫珩问。

    叶晟摇头。

    南宫珩把专门带来的青草喂给小兔子吃,一边喂一边说:“快点长大,老叶想吃肉。”

    “排骨。”叶晟突然说。

    南宫珩微叹,“我也好想吃排骨。”

    “小叶子会做,好吃的。”叶晟说。

    南宫珩张开双臂,舒展身体,然后抱住自己,“老叶,我家小叶子一定在想我。”

    叶晟皱了皱眉,“是我家的。”

    南宫珩笑了,“小叶子做排骨,我要吃第一块。”

    “是我的。”叶晟冷哼。

    “老叶,你想不想抱孙子啦?”南宫珩问。

    叶晟摇头,“女婿,可以换。”排骨,不能让。

    南宫珩起身,伸手搂住叶晟的肩膀,迎着朝阳晨风,笑容灿烂,“老叶,我这么好,你不舍得。”

    “小花,把爪子拿开。”叶晟皱眉。

    “就不!”南宫珩靠在叶晟身上,“老叶,你在想什么?”

    “想小叶子。”叶晟说。

    “好巧,我也是。”南宫珩眯着眼睛看太阳,“小叶子做排骨,糖要多一点,甜甜的好吃。”他好饿。

    叶晟摇头,“不,醋多一点好吃。”

    “我们猜拳,我赢了,多糖少醋,你赢了,少糖多醋。”南宫珩说。

    “我看不见。”叶晟说。

    “我告诉你我出了什么,一定不说谎。”南宫珩说。

    “你猜我信?”叶晟反问。

    小兔子:……奇怪的人类,不会是在讨论怎么炖我们吧……

    叶晟和南宫珩一路往东,计划是碰到人先“借”粮食,打听知不知道小叶子,若是不知道,至少给他们指个路,可以找到更多人。

    与此同时,叶翎已在原本属于上官箬的岛上静静地等候整整一个月之久,这日清晨终于见到有船远远地出现在视线中。

    她打定主意,不管这是什么人,都不能放过!

    船上,一个年轻公子面庞消瘦,坐在轮椅上,看着海面。

    一个老者出现在身后,未语先叹,“公子,我们真的要离开,再也不回来了吗?”

    年轻公子苦笑,“蒲铭伟抢走了本属于我的一切,连我娘留给我的龙骨秘扇他都要夺。别的我并不在意,只那扇子,是我娘留给我的念想,我想要回来,父亲却斥责我多事,真是可笑。蒲家既已无我容身之处,天高海阔,不如出去看看。”

    “公子命苦,若是夫人还在……”老者神情落寞。

    年轻公子摇头,“说那些做什么?”只眼底的一丝怅然,证明他并不甘心这样的结果。

    “公子,前面有个岛,不如去瞧瞧,若是有人,便打听一下,再定往哪边去,如何?”老者请示。

    “也好。见到人,客气些,莫惹事。”年轻公子叮嘱。

    叶翎躲在暗处,看着那艘船靠近,如她所愿。

    老者飞身上了悬崖,就看到叶翎自己搭建的石屋。

    “老夫途经此地,前来问路,可有人在里面?”老者在石屋外面询问。

    不远处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你是谁?”

    老者看着背着干柴出现的布衣少年,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小公子,打扰了,只你独居在此吗?”

    叶翎摇头,“我哥出海,迟迟未归,我在此等候。”

    “小公子是一直住在这里的?”老者问。

    “不,我们兄弟是从别处过来的。”叶翎说。

    “哦?不知小公子能否指个方向,老夫往哪里走,可以到有人的城池?或者小公子告诉老夫,你的家乡在什么方向?”老者问。

    叶翎眼神戒备,“你要做什么?”

    老者笑了笑,“我家公子想到别处游玩,但我们不常出门,走了多日,方向像是不对。”

    “我也想去找我哥。”叶翎蹙眉。

    老者一愣,“老夫并不知道小公子的兄长去了何处。”

    “你告诉我你们从哪里来的,我到你们那边找一找。”叶翎说。

    老者皱眉,犹豫片刻之后说:“此事,老夫需要问过主子,才能给小公子答复。”

    “好。”叶翎点头。

    老者又回船上去,不多时再次出现在叶翎面前,说他家主子请叶翎上船一叙。

    叶翎很爽快地点头答应。老者心下觉得叶翎没什么心机,也不怕他们会害她。

    其实叶翎想的是,若真碰上坏人,那更好办,直接虐渣渣,抢大船,严刑拷问,这才省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