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我是特种兵之动物〕〔我真不是大小姐〕〔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极品透视民工〕〔长生归来当奶爸〕〔元尊〕〔都市无敌神医〕〔极品女婿〕〔在下键盘侠,有何〕〔穿到男频爽文里艰〕〔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绝世护美兵王〕〔纵意人生秦浩〕〔最佳良婿秦浩〕〔双眼瞎了三年〕〔骑士归来〕〔我是王富贵〕〔强宠,娇妻给我生〕〔盛夏星晴始慕秦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12.端木彦掀桌子;我是小花花吗
    依照端木彦昨日吩咐,侍女一早到禁地提回一个食盒,里面是宋清羽亲手做的早膳。

    端木彦从内室出来,面色不佳,侍女已将冒着热气的早膳摆好。

    落座后,端木彦看着面前的清粥小菜薄饼,神色不悦,“这都是什么东西?”

    侍女连忙恭声解释,“少主,这是禁地那边的宋公子亲手做的,他跟圣姑吃的早膳就是这样。”

    端木彦拧眉,宋清羽昨夜抚琴的样子不期然浮现在脑海中,那双修长的手特别美,不知道洗手做羹汤时,会是什么模样……

    侍女心中忐忑,端木彦又失神了,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

    下一刻,端木彦拿起筷子,伸向薄饼,还没夹到,猛然回神,眸光恼怒,扔掉筷子,起身就掀了桌子!

    杯盘碗碟碎裂在地,侍女脸色一白,垂首跪了下来,“少主息怒,奴婢该死!”

    “再去准备。”端木彦冷着脸说。

    一个侍女战战兢兢地收拾,另外一个立刻去通知膳房,照以前的旧例给端木彦准备早膳。

    两刻钟后,一桌丰盛而精致的早膳摆在端木彦面前。香芋卷,千层酥,芙蓉蛋蔬汤,各色小菜,一共十几样,都是以前端木彦常吃的。

    端木彦夹了一块香芋卷,入口,剩下的砸在了侍女身上,怒色道,“为何如此甜腻?”

    侍女哪里敢说,还是以前的原料,以前的厨娘,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分明是端木彦的口味变了……

    端木彦没了胃口,又掀了桌子,起身出去了。

    他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迷了心乱了情,可这两日,情绪有些失控,这很危险,他下意识地拒绝和排斥某种可能性。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到了禁地边缘,端木彦面色一沉,转身回去。

    侍女通知宋清羽,不必再做端木彦的饭食。

    宋清羽觉得莫名其妙,但结果挺好。他也不愿自己亲手做的饭菜给外人吃。

    蒲铭伟和连子扬再来找端木彦,像是约好,都带了礼物。

    “端木兄说过喜欢这把龙骨秘扇。”连子扬将一把折扇展开,笑容满面地摇了两下。

    这是连家旧物,其中藏有暗器,颇为精巧。

    蒲铭伟拿出一把古朴的匕首来,笑着说:“这把小刀,端木兄应该会喜欢的。”一看就不是凡品。

    端木彦似笑非笑,“真要送我?怎么突然如此大方?”

    蒲铭伟和连子扬交换了一个眼神,蒲铭伟笑意加深,“端木兄知道,这两样宝贝都是我们家传的,但咱们是兄弟,忍痛割爱博端木兄一笑,便也值了。只是……”

    连子扬接着说:“只要端木兄愿意割爱,让昨夜那个美人陪我们一回,别说这两个小玩意儿,日后……”

    端木彦笑意转淡,垂眸整理了一下衣袖,掩去眼底的阴翳,再抬头时,呵呵一笑,“原来你们都以为我昨日说的话是在骗你们?那个人我都不敢碰,顶多趁着父亲不在让他过来抚琴罢了。”

    蒲铭伟笑得意味深长,“端木兄,那等美人,任谁得了,都恨不得藏起来独占逍遥,我们懂的。不过毕竟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就一回,让我们解解馋,不然这心里跟猫爪子挠着一样,痒得很啊!”

    连子扬点头,“端木兄放心,人交给我们,保证好好地再还给你,过后他什么都不会知道,国师大人也查不到什么。”

    端木彦冷笑,薄唇轻启,说了一个字,“滚。”

    蒲铭伟和连子扬神色都是一变,头一回见素来八面玲珑的端木彦如此粗鲁无礼,他们可是客人。

    “端木兄,就算你不乐意,也不用生气吧,不过是个玩物罢了,端木兄不舍得,直说就好。”蒲铭伟颇有几分阴阳怪气。

    然后,端木彦第三次掀了桌子,冷着脸说:“滚!”

    看到蒲铭伟和连子扬提起宋清羽的神情,听到他们放浪的话语,尤其那句“玩物”,端木彦就觉心中火起。那么干净的人,这两个脏东西想要染指?做梦!

    蒲铭伟和连子扬都不是一般人,见端木彦突然失态,两人猜到了什么,交换过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便告辞离开了,说让端木彦冷静一下,他们并不介意。

    端木彦冷静下来之后,却更烦躁。他讨厌自己失态,却也真不想再看到那两个人,但最关键的是,他该拿宋清羽怎么办?

      端木彦有过很多女人,都不过是他纾解欲望,拿来取乐的工具,只走肾,从不走心。

    宋清羽评价端木彦,处处留情,却是无心。

    但人非草木,岂会真无心?

    多情之人最无情,一旦动情却最痴,只看那个能让他心动的人,何时出现。

    在那之前,他自以为的潇洒恣意,纵情享乐,都是真的。可他以为一辈子都会那样,以为没有人值得他动心,甚至前日还口口声声“指点”宋清羽,说人生苦短及时享乐,说两个人之间只求欢愉就好,不必付出心力,什么情什么爱都是毫无意义的。

    但有时候,一念之间,一切都会改变。

    情爱一事,最难琢磨,最难掌控,最难理智。往往总是悄然发生,拿得起,却总放不下,因为这不是道理,也没有道理。

    以往最是纵情的端木彦,不愿让事情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他选择不再吃宋清羽做的东西,不再见宋清羽,甚至不靠近禁地。

    为保持冷静,他将自己关起来修炼,吩咐过,除非端木尹回来,或婚期到,任何人不准打扰。

    端木彦希望,一切都只是错觉,到那时,那个人影响不到他,而他还是从前那样。如此,最好。

    宋清羽自是不在乎端木彦在做什么,他只陪着宁蓁,每日做做饭,散散步,倒是过上了难得悠闲的生活。

    跟宁蓁学了女红,宋清羽觉得挺有趣,他本就是个很有耐心的人。给阿妙绣了一个荷包之后,宋清羽打算给他兄弟南宫珩也做一个,原先南宫珩早说过的。

    虽然男人之间送亲手做的荷包有点怪,不过宋清羽觉得无所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跟祁妙一样,宋清羽这些日子看到朝阳落日,星空明月时,也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祁妙运气好些,能在途中与南宫珩或叶翎相逢。

    此时,南宫珩已被困在那个荒岛大半个月,跟他亲爱的岳父叶晟一起。

    岛上的飞禽走兽在南宫珩的残害下,濒临灭绝,只有少量没什么肉的幼崽暂时逃过一劫。

    但南宫珩和叶晟的关系,依旧没有明显的进展。

    南宫珩确定,叶晟失忆,且双目失明,想要取得他的信任,绝对不容易。

    而迄今为止,叶晟都没有张口跟南宫珩说过一句话,南宫珩怀疑他是不是被毒哑了?无法验证,但他希望不是。

    主要的食物又变成了鱼,而岛上能找到的香料也几乎都被南宫珩扫荡过,他这日一边烤鱼,一边把最后一点香料撒上去,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岳父啊,求求您老人家,能不能给我一点信任?我要拆了你的房子造船去找小叶子和尧尧,小叶子肯定好担心我,尧尧长那么美,万一被人糟蹋了怎么办?他是我弟弟,我说了要给他娶媳妇儿的,唉……”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南宫珩瞬间热情,“前辈稍等片刻,酥香麻辣的烤鱼马上就好!”

    叶晟双眼不能视物,但仍精准地坐在了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面朝着大海的方向,鬓边已染上霜白,安静得仿佛一尊雕塑。

    南宫珩把烤好的第一条鱼给叶晟,他自己坐在一旁吃另外一条没有放调料的。

    一起吃饭,这是南宫珩这段日子努力的成果。

    叶晟总是吃完就走,而这短暂的时间,南宫珩才有跟他说话的机会,虽然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但绝对不能放弃。

    因此,南宫珩举着手中的烤鱼没吃,又开始新一轮苦口婆心……

    “前辈,这岛上没什么可吃的了,兔兔只剩了三只巴掌大的小崽子,要是也抓来烤了,有点不是人,多少等它们长大再吃,前辈你说是吧?”

    “海鸟怕不是成精了,岛上一只见不着,我在岸边等啊等,明明见一群飞过来,结果你猜怎么着?还没到我射程范围之内,全都掉头飞走了!”

    “野鸡早没了,野鸡蛋也都炖了给前辈吃了。”

    “不知道前辈怎么样,反正我是吃鱼快吃吐了,但以后只有鱼可以吃,而且没有香料,只能一边吃,一边吐,也是……”

    见叶晟皱眉,南宫珩轻咳,“前辈别介意,继续吃,您手中那条鱼,是最后一条有味道的烤鱼,必须要珍惜。不过等今日晚饭,咱们就只能吃完全没味道的烤鱼。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太难了,太苦了,太饿了,太烦了,太想回家了!”

    www.dszlc.

    “前辈啊,你要不就跟我去我家呗?我媳妇儿叫小叶子,长得可好看了,做饭也超好吃的,尤其是前辈最喜欢的糖醋排骨,我家小叶子做那道菜真是一绝啊!不行不行,只是想想,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再想下去这鱼是真没法吃了。”

    “前辈,一辈子还很长,困在这里日复一日,不过是熬着等死。世界这么大,你不想去看看?哦,我说的看看不是在讽刺前辈的眼睛,不要误会。只要前辈愿意跟我走,咱们一块儿,我保证前辈以后吃香的喝辣的,绝对不会后悔的!”

    见叶晟微微偏头,南宫珩神色一喜,有戏!

    “前辈是不是想问,怎么离开?很简单啊,让我把你房子拆了,弄个船,咱们就可以走了!”南宫珩很激动。

    叶晟依旧沉默,继续吃鱼,吃完就走。

    南宫珩举起手中死不瞑目的烤鱼,仰倒着躺在草地上,无语望天,“又是被岳父虐的一天,太美好了,不仅想吐,我想吐血……”

    晚饭又是烤鱼,且真的没有调料了。

    南宫珩明显看出叶晟吃鱼的速度慢了不少,显然不太喜欢。

    于是,南宫珩又是一波苦口婆心……

    这回,叶晟把鱼骨头扔下的时候,对着南宫珩所在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

    南宫珩高兴地跳了起来,“岳……前辈!你答应跟我走了?我信了啊,你不能反悔!我明日一早就把你的房子拆了!”

    叶晟微微摇头。

    南宫珩会意,眼睛一亮,“前辈的意思是,不等明日?就现在?”

    叶晟轻轻点头。

    南宫珩心花怒放,扔了手中根本没吃的烤鱼,嗨嗨地跟在叶晟后面去了他的茅草屋。

    &nbs 这是南宫珩唯一的希望,终于可以进去了,他想着里面至少有张床,床当然就有木板,说不定还能有张桌子,有把椅子!全拆了,给他造船!然后就可以离开去找小叶子和尧尧啦!

    茅草屋没有门,只有一个茅草帘子。

    叶晟掀开帘子,示意南宫珩先进去。

    岳父突然的客气,让南宫珩深深觉得他这些日子的辛苦付出没有白费。

    只是下一刻,南宫珩进门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茅草屋不大,里面挺干净的,没有南宫珩想要的木桌子木椅子,真的有床。

    但那床,就是地上铺得整整齐齐的一个茅草垫子,旁边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套洗得发白的旧衣服,一个水壶。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晟并没有进门,就在南宫珩崩溃的时候,叶晟一掌打出来,茅草屋倒塌,把南宫珩埋在了里面……

    南宫珩顶着一头茅草站起来,回头看着叶晟,欲哭无泪,“前辈,我之前一直说,要用你的床造船,你不理我,是因为你知道理我也没用对吗?”

    原来,岳父的冷漠都是有原因的,是他想太多!

    叶晟从地上抓起一把茅草,朝着南宫珩递过来,动了动嘴唇,发出低沉沙哑又迟缓的声音,“船……排骨……”

    南宫珩眸光幽幽地接过来,“前辈是想说,让我赶紧造船,带你去吃我家小叶子做的排骨?”

    叶晟点头。

    南宫珩用那把茅草抽了一下自己的脸,“前辈,我要是说,我之前都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会不会想要打死我?”

    南宫珩真的想哭。抓他来的那个贱人实在太绝了,一点儿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岛上只有石头和杂草,怎么造船?

    叶晟又抓了一把茅草,杵到南宫珩脸上,这回只说了两个字,“排骨。”

    南宫珩努力保持微笑,“嗯,我知道前辈非常想吃排骨,我再想想办法好不好?求不要再踹我,我已经很想哭了。”

    叶晟在旁边生了火,盘膝坐着休息。

    南宫珩坐在那堆茅草上,捧着下巴,仰头数星星。

    数着数着,南宫珩一跃而起,“不管了,茅草就茅草!我就要造船!”

    叶晟头往这边偏了一下,又转回去。

    南宫珩开始连夜整理那些茅草,打算密密实实地编织起来,再一层一层固定上,茅草一定会浮在海面,太轻了不稳定,往中间放一些小石子压着。只要在海面上,能托住人,就可以当船用!

    星光璀璨,南宫珩手指翻飞,聚精会神。中间估摸了一下速度,预计明天白天就能完工。

    一整夜过去,南宫珩手指酸痛,但很顺利,已完工大半。

    清晨微凉的风拂面而来,南宫珩笑着对叶晟说:“前辈,等我把船弄好,咱们就走,很快!”

    过正午,南宫珩拖着他精心打造的小破船,到了海岸边,把船推出去,自己跳上去,感觉挺稳的,不由感叹,“不错,小叶子若是在,肯定会夸我的。”

    南宫珩打算回去叫叶晟,准备出发。

    刚上岸,南宫珩回头看了一眼,视线中有个黑点正在迅速放大。

    有船过来!南宫珩神色不喜反惊,冲着这儿来的,很大的可能是抓他来的那个贱人!

    可怜南宫珩现在没有内力,拔腿就跑,结果身后寒意袭来,重重的一掌,把他拍在了地上!

    南宫珩熬了一夜半天做的船,在海面上散开碎裂。

    他看到了端木尹的脸,心中却生出一种极其不妙的预感。

    下一刻,端木尹面色冷漠地捏住南宫珩的下巴,往他口中塞了一颗药!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南宫珩昏迷过去,被端木尹扔在地上。

    叶晟站在不远处,面朝着这边。

    端木尹冷冷地看了一眼叶晟,转身离开,飞身上了他的船,消失在茫茫大海上。

    南宫珩幽幽醒转时,天色都暗了。

    不远处有个火堆,叶晟正在烤鱼。

    南宫珩眼神迷茫地坐起来,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你是谁?”南宫珩皱眉看着叶晟问。他感觉头好疼。

    叶晟回头,面朝南宫珩,回答:“我不知道。”

    南宫珩脚步虚浮地走过来,在叶晟身旁坐下,脸色难看,“我也想不起来我是谁了,这是怎么回事……”

    “小叶子。”叶晟声音沙哑。

    “我叫……小叶子?”南宫珩愣住。

    叶晟微微摇头,“找小叶子。”

    “小叶子是谁?”南宫珩问。

    “你的娘子。”叶晟回答。

    南宫珩歪倒在地,“我是谁,我在哪儿……小叶子,小叶子……找小叶子……我娘子是小叶子,我是小花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