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彪悍小〕〔地府带货人〕〔全职艺术家〕〔最强降维打击〕〔娇宠冬官〕〔都市逆袭为龙叶锋〕〔最强上门狂婿〕〔第一豪婿〕〔医路坦途〕〔天启预报〕〔豪门龙崽三岁半〕〔我的傻白甜老婆〕〔修仙从磕头开始〕〔首席继承人陈平〕〔浴火弃少陈风柳婉〕〔秦雄〕〔怪物被杀不会死〕〔重生之都市仙尊洛〕〔黑光主宰〕〔赛博朋克里的界外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11.宋美人的诅咒
    宋清羽说,他与南宫珩一同被抓,半路南宫珩被扔下,不出意外,是如今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

    可惜,宋清羽当时被困在船上,没有方向感,后面陷入昏迷,也不知船程多久,无法为祁妙提供寻找南宫珩所在的线索。

    至于叶翎,原是跟南宫珩一起追着宋清羽过来的,但南宫珩被擒后,叶翎遭遇了什么,也是个未知数。

    即便端木尹因对宁蓁的承诺,没有伤害叶翎,最好的结果是叶翎如今安全且自由。

    但以端木尹的性格,怕是会清除一切线索,阻止叶翎追查到这边来。

    因此,虽然祁妙出逃成功,首要目的是尽快找到南宫珩和叶翎,但偏偏那两人目前所在成谜,巧遇的可能性真不大。

    宋清羽叮嘱祁妙,让她离开后一直往秦国的方向走,中途不要停,能碰上南宫珩和叶翎最好,若碰不上,千万不要到处找,因为根本找不到。

    且她身上还有隐患,就是被端木尹打上的某种标记。若在路上浪费时间,再被端木尹追上,将会前功尽弃。

    尽快找到风不易,解除隐患,她才真的安全,到时能把这边的路线和信息传递出去,这很关键。

    “菩萨保佑,让我早日见到小叶表姐,姐夫也行。”

    祁妙每日都会迎着朝阳,对着落日,望着明月星空真诚祈祷。

    圣岛上,洛蘅并未被发现是假,而这日宋清羽见到了端木彦。

    是端木彦闲来无事,主动找来的。

    虽端木尹临行前交代过,不要打扰宁蓁,但端木彦感兴趣的,是后来被抓来伺候宁蓁的宋清羽。

    起因是每日过来禁地听候吩咐准备食材的那个侍女,跟端木彦有一腿,无意中提起宋清羽,说他容貌极美,且颇擅厨艺,连绣花都会,当做一件怪事跟端木彦讲的。毕竟厨艺绣花这种事,世人眼中都是女人专属。

    阳光并不炽热,清风怡人,宋清羽正陪着宁蓁在花园中散步,宁蓁脸上依旧蒙着面纱。

    端木彦远远地看到一个清隽颀长的背影,便觉气质不俗。

    靠近时,宋清羽正好转头过来。

    四目相对,端木彦眸光惊艳,笑意加深,果真是个极品美人!端木彦甚至觉得,他睡过的那些美女,在宋清羽面前,都平庸俗气了!

    宋清羽却神色淡漠,收回视线。祁妙讲过端木彦的特征,宋清羽猜到他的身份,但并不打算理会。

    “姑姑,有些日子没见了,近日可好?”端木彦笑容满面地走上前来,跟宁蓁打招呼。

    宁蓁本就不能言语,看了端木彦一眼,眸光平静地摇摇头,拉着宋清羽就要回去,不愿跟端木彦打交道。

    “宋公子?若我没记错的话。”端木彦脚步一转,挡在了宋清羽面前。

    宋清羽退后两步,眸光净澈无波,拱手道:“端木少主,失敬。”

    “你知道我?”端木彦虽这么问,但也不奇怪,想来是宁蓁告诉宋清羽的。口不能言,不代表不能“说话”。

    jinhanyong. “不知端木少主有何指教?”宋清羽神色淡淡。

    “指教没有,我新得一坛好酒,独饮寂寞,不知宋公子可有兴趣共饮一杯?”端木彦笑得风流倜傥。

    宁蓁摇头,拉着宋清羽的胳膊就要走。

    宋清羽却对宁蓁说:“端木少主如此盛情,不好推辞。师娘先回去。”

    端木彦呵呵一笑,“姑姑放心,这是父亲请来的客人,我哪敢动他?只是一起喝两杯,过后保证全须全尾地送回来。”

    宁蓁蹙眉,见宋清羽坚持,便用眼神示意他千万小心,松开手,一个人慢慢地回去了。

    宋清羽看着宁蓁进了宫殿,才转身看向端木彦。

    端木彦伸手,“宋公子,请。”

    这对宋清羽来说,是个离开禁地的好机会,而他即便是个“奴隶”,也是端木尹抓来的人,端木彦不敢对他怎么样。

    当然,宋清羽如今功力尽失,心系宁蓁,不可能轻举妄动,只是想到圣岛上其他地方看看。同时,他没必要拒绝跟端木尹的唯一儿子有接触。

    知己知彼,才能更好御敌。更何况,是端木彦主动找来。

    “我可以叫你清羽吗?真是好美的名字。”端木彦笑言。

    “我拒绝,有用吗?”宋清羽反问。

    “无用。”端木彦哈哈笑,“清羽,你可以叫我阿彦。”

    “好的,端木少主。”宋清羽面无表情。

    端木彦似乎找到了什么乐子,一路上不停地问宋清羽各种问题。

    “我知道你换过芯子,感觉如何?”

    “你长得这么美,一定有男人追求过你吧?我是个很正常的喜欢美女的男人,见到你都有点怦然心动呢!”

    “你武功被我父亲废掉了?倒是可惜,我挺想看看如斯美人杀人的时候,会不会更美呢!”

    “你真会做饭?谁教的?为何要学?”

    “你这荷包不会是自己绣的吧?难道……你骨子里想当个女人?”

    “其实,你这模样,这身段,真换了裙子,笑一笑,招招手,怕是有很多男人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要不,我让人给你准备一条裙子?你喜欢什么颜色?我觉得你应该喜欢青色,你也适合。好像红色也不错,墨色也不妨试试。”

    “真的很想看看你穿裙子的样子。”

    ……

    宋清羽几乎没有理会端木彦那些奇葩又无礼的问题,而端木彦也不甚在意,自顾自地说,颇有几分口没遮拦的样子。

    但宋清羽并不认为这是端木彦的真面目。

    在端木彦的地盘,面对宋清羽这个他动动手指就能捏死的弱者,他知道所有的主动权都在掌控之中。

    可控范围之内的为所欲为,本身就是客观理性的。

    就像端木彦好色,染指不少女人,却从未惹出什么麻烦来,也从来不碰他降不服的祁妙。那么多女人没有给他生出个娃,他在外人眼里怕还是清清白白的,这种人绝对不简单。

    到了端木彦的住处,建筑风格稍显冷硬。圣岛上随处可见的花花草草,他这里倒是完全没有,只有一棵古老的苍松。

    两人在苍松树下石桌旁相对而坐,美貌侍女送来一壶两杯,没有下酒菜。

    端木彦摆摆手,侍女垂首退下,他亲自给宋清羽斟酒。

    “清羽,请。”端木彦举杯。

    宋清羽并没有怀疑酒里会下药,端起来喝了。确实是美酒,入口清淡,回味绵长。

    “清羽,你有心上人吗?”端木彦笑问。

    宋清羽轻轻颔首。

    端木彦桃花眸闪了闪,“男人还是女人?”

    宋清羽脑海中浮现出祁妙的面容来,却选择沉默,没有回答端木彦这个问题。他在意的人不能让端木父子知道,对他没好处。

    沉默,也是一种回答。

    端木彦挑眉,“你喜欢男人?”

    宋清羽再次沉默。

    端木彦来了兴致,“是谁?什么样的男人能入你的眼?父亲并没有跟我说过很多姑姑的事,你不妨跟我讲讲你的经历,和你的心上人。”

    宋清羽摇头,提起酒壶,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微叹一声,唇角一抹苦涩的笑意一闪而逝。

    端木彦瞬间脑补了一出狗血大戏!

    “你喜欢的男人不喜欢你?他喜欢女人?娶妻生子了?你求之不得,甚至不敢让人知晓隐秘心事?”端木彦四连问。

    “这酒不错。”宋清羽再次斟酒,一杯接一杯地喝。

    在端木彦眼中,便是他说中宋清羽心事,宋清羽不想提,借酒浇愁。

    “清羽,他若无情你便莫回头,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总有下一个更好的。”端木彦语重心长,跟宋清羽分享他的人生经验,“两个人之间,什么情什么爱,不都是为了逍遥快活,欢愉享受?所以一定要找个懂你的,不必为不值得的人付出一丝一毫的心力。有些主动送上来的,好好玩,没兴趣就扔掉,下一个更乖更好。”

    宋清羽摇头,“你这种人,不会懂的。”

    端木彦轻嗤一声,“你倒说说,我是哪种人?”

    宋清羽眸光平静地看着端木彦说:“多情公子,却是无心。”

    端木彦闻言,把玩酒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眼眸微眯,继而笑意加深,“清羽怎知我无心?我心里装着许多美人儿割舍不下呢,今日又多了一个。”

    端木彦说着最后一句,对宋清羽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儿。

    &nbs宋清羽蹙眉,说实话,有点想吐。他刚刚故意误导端木彦相信他的心上人是男人,不过是不想说实话,同时满足端木彦猎奇的心理罢了。

    不过端木彦像是真信了,又问宋清羽,不如考虑一下他?他绝对是个温柔浪漫,体贴可靠的好情人,宋清羽要不要试试跟他来一段?

    宋清羽起身就走,留给端木彦一个冷漠的背影。神经病!被男人调戏的感觉真的是想呕吐!

    端木彦也没去追,神色玩味地看着宋清羽离开,唇角微勾,“倒真想试试男人玩起来是什么感觉,如此美人,好生勾人呢……”

    宋清羽回到禁地,见宁蓁神色担忧,他说没事,只是跟端木彦聊了一会儿。至于端木彦胡说八道的那些,宋清羽并未告诉宁蓁,怕污了她的耳。

    翌日端木彦没出现,让侍女告知宋清羽,不管他做了什么饭菜,多准备一份。

    人在屋檐下,宋清羽没有拒绝的权力。

    于是,端木彦吃到了宋清羽亲手做的饭菜,一开始觉得卖相普通,口味一般,并不惊艳,但不知不觉竟吃完了,也难得没想喝酒。

    这顿饭给他一种很舒服的味道,倒觉得往日里吃的山珍海味都精致有余,所谓美味已掩盖食材本身自然的香味,落了下乘。

    是夜,端木彦走到禁地边上,听里面传出琴声,不由驻足欣赏。

    头一次宋清羽弹琴,是为了跟洛蘅“打招呼”。

    这是第二次,宋清羽专门弹奏跟叶翎学来的曲子给宁蓁听。

    “少主。”夜风微凉,侍女上前,柔声说着,给端木彦披上一件披风。

    端木彦神色不悦,伸手就把侍女推开,斥责道:“闭嘴!”

    侍女头一回见素来怜香惜玉的端木彦如此粗鲁,垂着头退后,捡起掉落在地的披风,大气都不敢出。虽然她也觉得禁地里的琴声很好听,但她不过说了一句话,打扰到端木彦,端木彦如此生气,真是第一次。

    一曲终了,端木彦脱口而出,“此曲妙极!”

    端木彦往禁地里去,走两步又折返,吩咐侍女,“明日把洛蘅送来的酒,剩下的都给宋公子送去。”

    宋清羽并不知道端木彦在外面赏琴,他弹了一曲,宁蓁十分喜欢,把谱子完整无误地写了下来,看了好几遍。

    宋清羽问宁蓁要不要弹,宁蓁却摇头。自从跟叶晟分开,她再也没有弹过琴。有些东西,是心殇,不敢轻易触碰。她喜欢这曲子的缘由,只是因为这是她思念的小女儿作的,仅此而已。

    翌日,宋清羽收到了端木彦命人送来的美酒,正是他在端木彦那里喝过的那种。

    不过其实宋清羽并不爱酒,平素也极少会主动饮酒。

    他用那价值千金的美酒给宁蓁做了一道叶翎做过的酒酿圆子。因不是正餐,自是没有准备端木彦的份儿。

    宁蓁尝过,很喜欢,她已经多年没有吃过如此香甜的食物了。

    这日有客上岛,是端木彦的两个“朋友”,贵族子弟,提前来恭贺他成亲。

    端木彦命人准备丰盛酒菜招待,推杯换盏间,其中一位公子提议,有酒无乐甚是无趣,何不找个美人过来抚琴一曲?

    端木彦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宋清羽清冷淡漠的面庞,笑着点头,低声吩咐侍女,立刻去把宋清羽请过来。

    傍晚时分,宋清羽刚做好晚饭,正准备跟宁蓁一起吃饭,端木彦派来的人说让他立刻过去,带着琴。

    “师娘先吃,不必等我。”宋清羽也没换衣服,一身青色长袍,抱着古琴,随侍女离开禁地。

    看守的长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要管的是宁蓁,根本没把宋清羽这个“奴隶”放在眼里,谁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得罪尊贵的少主。

    宋清羽到门口,就听里面传出男人说笑的声音,夹杂着女人的娇笑。

    “宋公子,请。”侍女送到门口驻足。

    宋清羽神情自若,抱琴进门,三个男人同时抬头看过来,房中出现了片刻的安静……

    端木彦下意识地推开了坐在他怀中的美貌侍女,笑着说:“这位是在圣岛做客的宋公子,颇擅音律,今日请他来为我们抚琴助兴。”

    两位真正的客人跟端木彦是同道中人,风流公子,见到宋清羽,眼睛都直了。

    虽然端木彦说得客气,不过那两位直觉宋清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否则怎么会被叫来抚琴呢?往日这种场合负责抚琴的,都是可以供他们随便取乐的美女。

    而如他们这种身份尊贵,实力高强,又风流成性的人,素来玩儿的花样多。端木彦倒真没碰过男人,但另外两位可是个中高手。

    蒲姓公子目光黏在宋清羽身上,意有所指地开口:“端木兄,如此极品美人,可不能藏私啊!”

    另外一位连姓公子笑得邪肆,“端木兄从来不是小气的人,已把美人请来了,自是招待我们的。”

    端木彦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快,不过并不想在这两人面前失了面子,看向宋清羽,“你随意弹奏一曲。”

    宋清羽什么场面没见过?一眼就能看透这些人的心思,但他并没有觉得被冒犯,因为无干之人不值得浪费心情。

    当下宋清羽心如止水,端坐下来,开始弹琴。

    原先陪酒的侍女都默默地退出去了,因为已没人理会她们。

    端木彦不是第一次听宋清羽弹琴,却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弹琴。琴声美,人更美,真真是勾魂摄魄,让人迷醉。

    一曲结束,端木彦回神,蒲公子已起身朝着宋清羽走过去,伸手就要去抱他。

    端木彦面色一沉,身形如幻,挡在了宋清羽面前,皱眉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蒲公子觉得扫兴,“端木兄,如此美人何不共享?曾经我们可是都没有对端木兄藏私。”

    端木彦呵呵一笑,“误会,我一开始便说了,这位是圣岛的客人,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是我父亲请来的,我都不敢碰他,只是昨夜偶然听到他的琴声妙极,今日请他过来抚琴一曲罢了。”

    端木彦话落,皱眉回头,看向宋清羽,“还不走?”

    宋清羽神色淡漠,微微点头,俯身把琴抱起来,转身离开。

    两位客人目送宋清羽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神色都很是遗憾,信不信端木彦的说辞就不一定了。

    其中一个又调侃,说端木彦定是不舍得,想独占那美人。

    端木彦否认,发誓说他真的没有碰过宋清羽,又说他从来只睡女人。

    安抚过客人,酒宴结束,剩下端木彦一个人,他却莫名有些烦躁。

    “盯着那两个人,不准他们靠近禁地。”端木彦吩咐下去,又意识到这是多168banjia.此一举。除了他之外,没人能进禁地,除非他请,宋清羽也出不来,他在担心那两个色鬼染指宋清羽?

    转而端木彦又在想,宋清羽或许心里是看不起他这种人的。

    宋清羽给端木彦的感觉之一是干净得很纯粹,可相较之下,他在宋清羽眼里,怕是脏得很夸张……

    以往端木彦对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都嗤之以鼻,觉得虚伪得很,但他一想到宋清羽会讨厌他,就觉得心中不爽。

    端木彦找来往日最喜欢的侍女伺候,任侍女小意逢迎,妖娆挑逗,他竟提不起任何兴致来了,满脑子都是宋清羽清冷绝色的眉眼。

    怜香惜玉的少主,第一次打了最宠爱的女人,还将那个女人扔了出去,发了一场大火,却没人知道是为什么。

    此时宋清羽也根本不知道端木彦在想什么。他回去发现宁蓁在等他吃饭,又把饭菜热过,两人吃过之后,宁蓁问起宋清羽端木彦有没有找他麻烦。

    宋清羽摇头,“没有,他只是找乐子罢了。”他不想放弃任何一次离开禁地的机会,即便还要回来,但出去一回多少会有些收获。

    有一点没错,洁身自好的宋清羽真的觉得端木彦这种男人很脏。

    宁蓁比划着提醒宋清羽跟端木彦打交道务必小心。

    宋清羽半开玩笑地说:“师娘放心。他很忌惮端木尹,哪里敢动我?不过对那种处处留情,不负责任的风流浪荡鬼,我真心诅咒他,这辈子一定要碰上一个让他求之不得,对他弃如敝屣的人,让他知道,什么是报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