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岛田家族在火影〕〔完美女婿林羽何家〕〔爱你成瘾:偏执霸〕〔一枝相思煨红豆〕〔天降女婿林羽何家〕〔十亿次拔刀〕〔灵台仙缘〕〔从冒牌大学开始〕〔斗罗之暗夜主宰〕〔都市妙手医尊〕〔直播:女神家的哈〕〔联盟之最强选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全职国医〕〔我家个个是霸总〕〔蔚蓝星途〕〔盖世〕〔日月永在〕〔名监督的日常〕〔大唐逍遥驸马爷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04.翻船,再翻船,风水轮流转
    正经人宋清羽怼过洛蘅后,他和秦岩并未断粮。

    虽然洛蘅次日没有出现,她手下的老者依旧按时送来饭菜茶水。连宋清羽不爱吃的点心都有四样,秦岩吃了些,剩下的被宋清羽拿去喂鱼。

    日出日落,天色渐暗时分,电闪雷鸣下起了雨。

    风起浪涌,大船轻微摇晃,小船却如一片飘零的孤叶,旋转颠簸。

    秦岩浑身湿透,尽力控制,才免得小船倾覆。

    而宋清羽在闪电划破夜空时,就躲进了船舱,并未出来帮忙。

    红烛火焰颤颤,洛蘅手捧医书,神思不属,许久没有翻过页去,听外面风雨骤急,抬眸问侍女:“什么时辰了?”

    “回少主的话,已是亥正。”侍女恭声回答。

    先前,宋清羽每日亥初吹奏一曲,但今日怕是听不到箫声了……洛蘅微叹,合上手中的书,脑海中浮现出昨夜近距离看到宋清羽那清绝无双的容颜。

    起身到门口,洛蘅脚步一滞,又转身回去了。

    宋清羽的嘲讽之言,其实没错,她若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她的母亲会很生气。

    可目光再次落在书页上,却在片刻后又失了神。

    洛蘅蹙眉,转头吩咐:“让文老瞧着,那两人的船可别翻了。”

    侍女出去,洛蘅微微摇头,呢喃自语,“希望,他日能与你琴箫合奏一曲……”

    文姓老者,便是每日奉洛蘅之命前去为宋清羽送食物那人。

    片刻后,门口响起文老的声音,“少主,属下有事禀报。”

    “进来。”洛蘅开口,再次放下书,见文老进门,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那两人还好吧?”

    文老皱眉,拱手道:“这点风浪,那姓秦的足以应付。不过,属下认为,这是个动手的好时机。”

    洛蘅一愣,“动手?”

    “姓秦的一直不愿上我们的船,便是打着威胁主子的主意。不如趁机毁掉他们的船,如此,他们想活命,不得不上来。到时,我们想做什么,便会很方便。”文老神色严肃。

    文老意zzsuji.在控制秦岩和宋清羽,洛蘅闻言,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如此,她与那人离得就近了。

    于是,洛蘅点头,“做得干净些,不要被他们察觉。”

    “少主放心,老夫亲自出手。但那姓秦的,不必留了吧?”文老问。秦岩对他们毫无用处,但放走会留后患,除掉最好。

    洛蘅思忖片刻,“暂时留着。宋公子对我们很重要,若能取得他的信任,自是最好。除掉秦岩,太过明显。”

    文老显然不太认同,但依旧表示会按照洛蘅的命令行事。

    洛蘅命下人送来热水,她沐浴后换上一身轻灵飘逸的青色纱裙,衬得身姿纤细窈窕。

    对着铜镜梳妆打扮,画好精致的妆容后,洛蘅脑海中再次浮现宋清羽那张仿若冷玉清霜的面庞,立时觉得自己俗了,又让下人送水为她净面,不施粉黛。

    天气恶劣,大船行进亦严重受阻,不过牢固程度不至于会有歪斜倾覆的危险。

    洛蘅服下一枚香口丸,浅啜一口温茶,再次问道:“外面如何了?”

    侍女领命出去查看,开门就被狂风吹得又倒退两步,连忙出去,把身后门关上,避免风雨侵入洛蘅房间。

    惊雷阵阵,令人心悸。

    侍女的伞尚未撑开就被吹上了天,她顶风冒雨艰难地走到甲板上,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定睛一看,就见后方一道巨浪卷起,大船剧烈摇晃起来。

    片刻后,巨浪回落,海潮翻涌间,原本离大船不远的小船已不见踪影。

    “少主,他们的船翻了!”有人惊呼。

    “速去救人!”洛蘅的声音。

    侍女转身回去,见洛蘅站在门口,任由风雨打乱她的头发和衣裙。

    “少主……”侍女垂头。

    “不必多言,去换衣服吧。”洛蘅看着小船消失的地方,眸光淡然。但握着的拳头,表明她内心并非那样平静。

    秦岩在小船失去控制时,被巨浪拍入海中,昏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宋清羽绝对不能出事!

    但宋清羽原本在狭窄的船舱中,手脚都被玄铁锁链束缚。事发突然,天旋地转时,他手上的锁链勾住了船身铁环,这导致他被淹没后,想要浮出水面,却一时半会儿无法挣脱,被船拖着下坠。

    因为并未被下毒,宋清羽屏息,在海中打出重重一掌!

    小船四分五裂,而他身体一轻,往上游去,出水的时候,正好抓到了漂浮在海面的玉箫。

    文老带着四个人飞身而来,高声说:“宋公子在那边,快救人!找秦公子!”

    海水冰冷,好在宋清羽手脚的锁链足够长,他尚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眼眸微眯,看到了大船上的洛蘅。

    侍女撑伞,洛蘅就站在船尾,静静地看着这边。

    宋清羽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从海中拉出,飞身往大船去。

    而文老已发现被海浪拍晕浮出海面的秦岩,让人把他也救了回来。

    不过一会儿功夫,风停雨弱,浪潮渐渐平息下来。

    宋清羽被放在大船甲板上,最先着地的是他脚上的铁锁链,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他浑身湿透,因受寒,面色更添三分冷然,让洛蘅想起前几年看的杂书中所写的被天庭贬谪,打入凡间的仙人……

    视线下移,洛珩见宋清羽手中紧紧攥着玉箫,眸中闪过一丝讶色,继而多了三分温柔。她自小痴迷音律,宋清羽的箫艺并无太多技巧,但箫曲本身就美得让她心动。

    “快送宋公子去收拾换洗,找些他能穿的衣物,准备驱寒的姜汤。”洛蘅转头吩咐下人。

    宋清羽看向被带回来的秦岩,洛蘅微叹,“宋公子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宋清羽只淡漠地看了洛蘅一眼,没有道谢。

    锁链被文老拧断,宋清羽沐浴时,没有下人伺候,但中间文老亲自前来送上换洗衣物。

    等文老出去,再次见到洛蘅,禀报道:“寻踪蝶多在肩部或手臂,至少也会在上半身。老夫方才已确认过,宋公子身上没有任何类似的痕迹。”

    洛蘅点头,“如此甚好。秦岩醒了吗?”

    “老夫认为,不必让他苏醒。”文老微微摇头。

    洛蘅不置可否,又转头问侍女:“姜汤和宵夜可是备好了?”

    等侍女把热腾腾的姜汤和宵夜摆到洛蘅房中,文老已请了宋清羽过来。

    宋清羽披着墨发,身上穿的是文老徒弟的新衣服,一身墨色劲装。

    洛蘅眸光惊艳。

    所谓人靠衣装,也不尽然。当一个人美到任何衣物都不可能夺去他的光芒,影响他的气质,便是麻衣草鞋,亦会给人超凡脱俗之感。

    换了身衣服的宋清羽,让洛蘅头一次觉得,平日见多的普普通通的衣物,竟也可以这样好看。

    男子容貌若太过精致,气质不对的话,极容易让人看出女气。但宋清羽长身玉立,英气挺拔,让洛蘅感觉,就是……很正。

    不由想到上官箬说,宋清羽经历过重生,前后两个身份都是将门之后,曾做过大将军,上阵杀敌,后来又做皇帝,还曾因不愿选妃,昭告天下他袖子断了……

    想到这里,洛蘅眸底闪过一丝笑意,这人怎么可能是断袖?不过洁身自好罢了。

    如斯美人,惊才绝艳,与她所见过那些自恃容貌,或自恃才华,不可一世的货色一比,高下立见。

    “宋公子,请坐。”洛蘅客气。

    宋清羽在洛蘅对面坐下,姜汤辛辣的热气扑面而来。

    “先把姜汤喝了驱寒。”洛蘅说,话落又补一句,“没有别的意思,你对我们很重要,因此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

    宋清羽并没有动那碗姜汤,“我没那么弱不禁风。”

    洛蘅轻笑,“我不是那个意思,若宋公子不想喝就算了。吃点东西吧。”

    “秦岩呢?”宋清羽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秦公子没事,只是灌了些水,尚未苏醒。”洛蘅神色如常。

    “怎么不干脆趁机把他杀掉,倒更干净些。”宋清羽神色淡淡。

    洛蘅蹙眉,“宋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宋清羽摇头,“我没有任何误会。从我们相对的立场,我并不意外你们会趁机出手,这很合理。唯一不合理的是,你留着秦岩。秦岩活着,我就会相信跟你无关?有时候,戏那么多,其实没有必要。”

    洛蘅脸色难看,“你……”她料想到宋清羽或许会有所怀疑,却没想到他如此直白地下了定论,竟说她戏多……

    “你是上官箬的女儿?”宋清羽突然转移话题。

    洛蘅摇头,“不是。”话落又脱口而出,“我的母亲,不叫上官箬。”

    前一句直接否认,后一句,却是变相承认了。话语倒是没错,因为当今世上,已无上官箬。

    “我母亲做过什么,我并不了解。她现在要做的事,我也不可能阻止。但你将对我母亲的成见,转嫁到我身上,这于我,并不公平。”洛蘅蹙眉说。

    “成见?”宋清羽笑了,缓缓起身,低头看着洛蘅,“不,我对你母亲不是成见,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洛蘅神色一变,“你们根本没有任何干系!”

    “我兄弟,名叫南宫珩,你应该知道我在说谁。”宋清羽笑意不达眼底,“我没有说过你在助纣为虐,但你当下在做什么,心里不清楚吗?你想证明有其母未必有其女?简单,立刻放我走,你敢吗?你会吗?”

    洛蘅眸光一黯,避而不答,“是我失言,宋公子不如先去休息,我们明日再谈。”

    宋清羽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你说了算。我若说你肤浅,倒是认为自己只靠脸。不是没有女子喜欢过我,从她们的经历,我可以给你一点忠告,不要迷恋我,你会后悔的。”

    洛蘅神色微怔,宋清羽已转身离开。

    见那抹墨色身影眨眼到了门口,洛蘅猛然起身,“你……你就没想过要利用我吗?”

    “没有。”宋清羽话音未落,人已消失在门口。tehaozhuan.

    洛蘅静静地站在那里,许久后,自嘲一笑,“我都在说些什么,他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我没看错,可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如秦华菲,如洛蘅,养尊处优,被顶级资源培养出来的二代,绝非只看容貌的肤浅花痴女。

    但她们却都在相识之后对宋清羽倾心,因为宋清羽的出色,绝非只是容貌。

    重生前,他身负振兴云氏将门,庇护母亲弟弟的重任,时刻不敢懈怠。

    重生后,他身后的亲人更多,给他的压力更大,他一直追逐着南宫珩和叶翎的脚步,抓住一切时间努力修炼,跟风不易学医术毒术,一切有用的技能都愿意自己学,而不是依靠他人。

    如音律,他没有兴趣是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资格,没有时间做娱乐消遣之事。是后来跟南宫珩学音攻,才潜心此道,练了许久。

    气质这种东西,是由内而外的。若宋清羽是个草包美人,并不会吸引到秦华菲和洛蘅这等女子,因为她们见过的优秀男子多得是。

    文老就站在宋清羽房门外,防止他逃跑。虽然大海茫茫无际,他没有船根本跑不了。

    却说后面的南宫珩和叶翎,同样经历了这场暴风雨。

    对两人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若不是文老暗下黑手,秦岩的船也是不可能出事的。

    风浪平息后,南宫珩开玩笑说:“尧尧可别被风刮到海里去,那就搞笑了。”

    叶翎轻咳,“大哥,闭嘴可否?你每次调侃清羽,都会应验。”

    “没事,活着就好。”南宫珩很淡定。若宋清羽死了,他体内的寻踪蛊也会随之死灭,而他将失去方向,到时会有感觉的。

    雨后天朗气清,但整个白日,宋清羽都没出门,一直在房中修炼,送来的饭菜也只吃了不到一半的素菜。

    洛蘅以为宋清羽不食荤腥,其实是因为宋清羽觉得他们做的荤菜太难吃。

    洛蘅几次走到宋清羽房门外,最终还是没有叩门。预计后日就能到达目的地,不能再节外生枝,一切等上岸再说吧。

    秦岩不过是呛口水,但一直没有苏醒。

    因宋清羽挑明,洛蘅若再对秦岩动手,倒更落了下乘,打算把他活着带回去,交由上官箬处置。

    翌日夜里,繁星璀璨,清风浅月。

    又到了先前宋清羽吹箫的时候,洛蘅站在甲板上,但宋清羽的房间已吹了灯。

    侍女送来一件披风,洛蘅轻轻摇头,“不必了。”话落打算转身回去。明日就要抵达,她跟宋清羽……她母亲绝对不会乐于见到的吧!

    一想到这里,洛蘅就感觉心情低落下来。

    刚转身,平静的海面突然巨浪翻涌,大船剧烈摇晃起来。

    “少主小心!”侍女拉住洛蘅。

    话音未落,洛蘅转头的同时,汹涌的潮水已经打到了甲板上。

    下一刻,船尾高高翘起,整个船都竖起来,倾覆在海上。

    几道身影从海中跃出。

    “少主!”

    “快找少主!”

    “宋公子在哪里?”

    ……

    一刻钟之后,文老将一身狼狈的洛蘅从海中捞出,落在了备用的小舟上。

    洛蘅脸色难看至极,“宋清羽呢?”

    “其他人全都去找了。”文老说。

    “一定要找到他!”洛蘅冷声说。

    不多时,秦岩被找到,还活着。

    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被找到,大部分没事。便是有淹死或砸死的,尸体也被打捞上来。

    可直到快天亮,搜索范围不断扩大,唯独少icool-now.了个宋清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旭日初升,金光璀璨。

    洛蘅的面色却铁青冰寒,双拳紧握,“昨夜那一出,就是冲宋清羽来的!可恶!”

    若秦岩和宋清羽仍是单独一船,一直有人盯着,根本不可能出这种事!

    洛蘅设计毁掉秦岩的船,结果竟是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