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锦鲤小〕〔总裁爹地天才宝〕〔弦歌知我意〕〔双宝助攻:老婆不〕〔一世巅峰〕〔陆铭苏婉〕〔诸天世界开拓者〕〔许初夏顾延爵〕〔穿越农女要回家〕〔王婿〕〔好孕连连:总裁爹〕〔徐来徐依依阮棠〕〔上门龙婿〕〔异界的霍格沃茨〕〔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格斗吧,殿下〕〔攻略恶魔冷殿下〕〔楚千寻厉云枭〕〔爹地快来,巨星妈〕〔拐个医仙当老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02.阿珩那个混蛋咒我
    烛光明灭,映得宋清羽侧颜如无瑕美玉。

    他长睫微颤,轻笑一声,“好吧,原来是我。”

    秦岩面色一凝,“你什么意思?”

    “感谢你的小年。”宋清羽说了一句秦岩愈发不解的话,手指推开秦岩手中的剑,起身下床,穿好鞋袜外衣,面色平静地看向秦岩,“走吧,再耽误时间,你要引人怀疑ccdhtw.了。”

    秦岩神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他当然没有蠢到真的把宋清羽交出去,别的什么都不做。

    之所以不许属下跟原老头联络,选择深夜潜入秦国皇宫,是因为秦岩很清楚,定有人暗中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一旦察觉任何不对,交易作废,这条重要线索也会随即消失,无迹可寻!

    因此,秦岩必须在短时间之内从秦国皇宫带走宋清羽,并且不能惊动南宫珩他们,才能让暗处的眼线相信,他跟南宫珩不是一伙的。

    而秦岩原本写好一封信,就在他怀中,是打算留下,言明事情经过,让南宫珩再根据他之后留下的线索追过来。因为他自觉对付不了那帮人,也并不想真的害了宋清羽。

    岂料什么都没解释,宋清羽就全都猜到了。

    宋清羽口中的“感谢楚明泽”,秦岩真的不解其意。

    但宋清羽并非说反话。

    其实,这些日子,虽然不曾明言,但南宫珩和叶翎打算赶紧回去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思念家中女儿,更是担心落到上官箬手中的楚明泽,为了自保,出卖叶尘!

    叶尘是蛊王体,这件事楚明泽知道,而其价值,足以让他自救。

    当秦岩深夜出现且动手,宋清羽立刻就明白,被楚明泽出卖的人,竟然是他!

    想要让上官箬动心,唯有说出比蛊种宿主价值更高的蛊王体,不存在任何其他可能。

    单看这件事的结果,宋清羽真的感谢楚明泽,因为叶尘是蛊王体这件事,一旦泄露出去,对他而言极其危险。

    宋清羽当然不会认为楚明泽是良心发现。这步棋很简单,楚明泽的目的在于引出南宫珩去解决上官箬,那将会是他脱身的机会。

    因此,宋清羽此时其实在想,楚明泽那个贱人是怎么忽悠上官箬相信他是蛊王体的?

    上官箬极谨慎,只能说明,没有人比楚明泽更懂骗人……

    “我有……”秦岩见宋清羽愿意跟他走,心中一松,从怀中拿出一封信。

    “路上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他们会有办法找到我。记住,我百毒不侵,百蛊不侵。不要试图对我用毒。”宋清羽说着,接过那封信,塞到他的枕下,然后反手劈向自己的脖颈,晕倒在地……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他打他自己。

    前来抓人的秦岩是懵逼且凌乱的,最初认识的时候,他曾对宋清羽下毒,并不是无效的,可宋清羽为何说……

    秦岩总觉得有一些他不知道的秘密,但当下顾不得多想,反应过来后,连忙上前扛起宋清羽,从原路飞身离开。

    从头到尾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暗处的眼睛盯着,下意识地认为是秦岩对宋清羽下手,顺利得手。

    而宋清羽作为皇帝,身边没有暗卫,虽然不正常,但事实上本来就没有,因为他不需要。秦岩从头到尾没有跟任何秦国皇宫的人有过交流。

    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开元城,秦岩赶路往当初收到信时所在的方向去。他并不知道暗处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该如何联络,但如果对方认为交易可行,自会现身找他,他要做的是,等待。

    为此,一路上虽然宋清羽醒来过,喝水饮食,但两人几乎没有交谈,避免隔墙有耳。秦岩用铁链束缚了宋清羽的手脚,如此看起来更合理,他也听宋清羽的,没有刻意留下任何可追踪的痕迹,否则都有坏事的可能。

    却说秦国皇宫。

    原定再过两日出发回家,宋清羽本该像往日一样,天不亮起来做早膳,然后去上朝,回来之后到风不易那儿去看书,或者陪两个孩子玩儿。

    但下人按时送水来,敲门却一直没人应,连忙去禀报南宫珩和叶翎。

    南宫珩和叶翎赶过来,发现房间里没有打斗痕迹,但宋清羽不可能不打招呼就乱跑,事有蹊跷,南宫珩很快就从枕头下面翻出秦岩留的书信。

    南宫珩皱眉看完,递给叶翎。

    叶翎神色莫名,“楚明泽那个贱人,倒真会选!”他们比上官箬和秦岩更了解楚明泽,也更清楚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如今宋清羽的实力并不在秦岩之下,他是主动跟着秦岩走的。而这封信说明,秦岩并没有为了救楚明泽丧心病狂,尚有三分理智在。

    南宫珩以宋清羽的名义下了一道密旨,封锁秦国各道关卡,通缉秦岩。

    原老头暴怒,“该死的!他到底在想什么?就为了那个不可能真喜欢他的男人?”

    叶翎点头又摇头,“师公,秦岩确实是为了救楚明泽,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楚明泽故意为之,意图利用我们。不过我们并不需要在意秦岩和楚明泽的目的,可以趁机找到上官箬,对我们是好事。”

    秦徵叹气,“我们走不了了,只希望清羽不要有事。”他可是答应了宋茳,一定会照顾好宋清羽。

    在这之前,谁也没想到楚明泽会搞这么一出。

    苏棠拍拍胸口,“好险好险,楚明贱要是骗上官箬说我是蛊王体,那可就坏了!”

    蒙婧面色一沉,“你什么意思?清羽出事,你是在幸灾乐祸吗?”

    苏棠连忙解释,“天地良心,绝对不是!我是想说,找宋美人比较方便,我被抓走,还真有些麻烦!”

    风不易抬头,“嗯,不用谢。”话落低头接着看书。虽然是过来商讨事情的,不过他依旧不想浪费时间。

    蒙婧还是有些生气,苏棠连忙哄着,再三发誓,他真的真的真的很在意宋清羽,虽然他平时总是笑话宋清羽,但他们是兄弟!

    苏棠真没幸灾乐祸,他说那话,以及之前叶翎所言楚明泽真会选,宋清羽对秦岩说南宫珩能找到他,不用留下任何痕迹,其实都是因为一件事,宋清羽体内被下了蛊。

    并不是原先虞天和虞澍都用过的那种标记追踪的蛊毒寻踪蝶,而是风不易在研究过南宫珩从虞家古楼之中抢来的所有蛊书之后,自创的升级改良版,隐形寻踪蛊。

    当时风不易急需试验是否成功,但因为需要取心头血,也不保证能成,不好找长辈当小白鼠,他盯上的是苏棠。

    但苏棠不乐意,他对这玩意儿有阴影,而且蒙婧怀着身孕,他不想受伤,怕不能更好地保护妻儿。

    南宫珩那会儿正计划跟叶翎一起出发去魏国办事,作为最强者,他身负保护所有人的重任,也不能轻易受伤。

    于是,任劳任怨的光棍儿宋清羽又成了唯一被开刀的人选。

    风不易取宋清羽的心头血,对此很娴熟,并没有让他伤得很厉害,第二日就照常去上朝,现在连个伤疤都没留下。

    而用宋清羽心头血当日养出来的寻踪蛊,被下在了南宫珩的身上。一旦成功,不管宋清羽在何处,南宫珩都能找到他。

    之所以是南宫珩,当然是因为他们两人“青梅竹马”的深情厚谊。

    南宫珩对此很乐意,当时笑言,“我家尧尧这么美,万一哪日被女匪掳走可怎么办?这玩意儿对他很有用!”

    事实证明,风不易在此道天赋卓绝,废寝忘食的勤奋苦读,痴狂的钻研,都没有白费,一次就成功了。

    因此,叶翎在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时候,说楚明泽真会选,正如苏棠所言,若楚明泽出卖的是他们之中的其他人,还真有些麻烦。

    譬如苏棠。秦岩跟他没有任何交情,想抓他,根本不可能得手。苏棠惦记着蒙婧,又自知失去自由后局面会失控,不可能像宋清羽一样主动把自己交出去,那样风险太大,很不明智。

    而隐形寻踪蛊,在宋清羽身上没有留下任何可见的印记,不必担心被发现。

    上官苖皱眉,“既然清羽是被当做蛊王体抓走的,我们知道怎么找到他,尽快出发吧!我跟阿珩一起去!”

    “不用,我跟阿珩去,你们都留下。”叶翎蹙眉,“回家的事暂时搁置,小风风你照顾好义母她们,大舅你帮忙保护这边的人,我们不带其他人,方便行事。”

    风不易没抬头,“嗯”了一声。有他在,接下来要生娃的,不可能出任何意外。

    上官苖正色点头,“也好。你们俩千万小心。”这边孕妇孩子好几个,确实需要保护。虽然原老头和秦徵实力都很强,但不够。

    苏棠皱眉说:“你们放心,这边有我,不会有事的。一定要把宋美人带回来。”媳妇儿还在生气,可他真的没有幸灾乐祸……

    风不易再次抬头,“只要能抓到合适的人,我可以帮苏棠和蒙環提升实力。”然后继续低头看书。

    这才是个隐藏大佬。

    南宫珩拍了拍风不易的肩膀,“小风风辛苦了。”

    “赶紧把事情解决干净,让宋美人和小叶回来给我做好吃的!”风不易没好气地说。

    南宫珩和叶翎很快做好出行准备,包袱里装的多是风不易出品的药物毒物。

    如意让秦小易和苏小糖都过来抱抱南宫珩和叶翎。

    叶翎捏了捏苏小糖的小脸儿,轻笑一声,“小糖要乖哦,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不要好吃的,要义父义母早点回来!”苏小糖小脸认真。

    叶翎好窝心,不过莫名又觉得好像他们俩不回来了一样,搞得这么伤感……

    南宫珩和叶翎暗中出发,带走了一个娃。

    不是真娃,是叶翎除夕夜送给南宫珩的新年礼物,晚晚版的卡通布娃娃,就在南宫珩背上的包袱里背着。

    原本过两日就该回家的,现在归期遥遥,不过正事要紧。

    “小叶子,如果晚晚把我忘了,我真的会哭。”离开开元城,南宫珩突然说。

    叶翎点头,“如果忘了你,大抵也不记得我,至少她还跟你长得像。到时咱俩一起哭。”

    “要是听到晚晚管百里人渣叫爹,我要揍死百里人渣!”南宫珩轻哼。

    “可惜我没办法揍死我姐,这么久不回去,倒可能被她揍死。”叶翎轻叹。

    “差点忘了,咱们是去救尧尧的,虽然他没有晚晚可爱。”南宫珩话落,拉着叶翎加快了速度。

    不过为了避免暗处有人盯着,两人一开始行进方向并不明确,不能让人发现他们知道秦岩和宋清羽在什么地方,所以总体来说,速度不快,落后秦岩三日路程。

    这是刻意的,如果跑太快,半路追上宋清羽,这一局就算是废了。因为宋清羽主动被抓,南宫珩和叶翎追过去,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找到上官箬,不可打草惊蛇。

    西夏国,西凉城。

    暮春时节,草长莺飞。

    前来做客的冷淞和墨云初已把西凉城以及周边该玩的地方玩过,到了计划返程的时候,叶缨依旧没等到南宫珩和叶翎归来。

    冷淞和墨云初会先去秦国回话,然后再回墨云国,顺利的话,能在姜敏生产之前赶回去。

    叶缨只写了两封信,一封给叶翎,一封给叶旌。

    虽然叶缨表面上对叶翎迟迟不归很不满,但更多的只是因为心疼晚晚,同时也是心疼叶翎跟孩子分开,并不会真的怪叶翎。这些年,就是因为叶翎奔波在外,叶缨他们才能有更安定的生活,这一点她很清楚。

    其他的信大半是叶尘写的,给每个人都认真写了厚厚的一封,连秦小易和苏小糖都有。

    此外就是宋清羽的一个爹两个娘还有弟弟云修给他的信。

    一并交给冷淞,又装进了他们来时带的那个防水的皮箱里。

    “娘,其实我想去找小姨和小姨父。”叶尘对叶缨说。

    叶缨摇头,“不行。他们这么久回不来,定是有大事要办,你那点小聪明帮不上忙,他们还要分心照顾你。”

    叶尘点头,“我知道。我不想祖母担心,也答应小姨和小姨父会照顾妹妹的。我只是……好想他们。”

    虽然叶尘没管南宫珩和叶翎叫过爹娘,但在他心里,南宫珩和叶翎的位置并不比百里夙和叶缨低。

    叶缨心中微叹,轻抚了一下叶尘的脑袋,“他们不会有事,事情办完就回来了。从下个月开始,你要负责给两个妹妹启蒙,不能再带着她们整日玩儿。”

    “我来教吗?”叶尘愣了一下。

    叶缨点头,“是,就你来教。”

    &n 叶尘想了想,“我先准备一下,做个计划,再选个日子开始吧。”

    叶缨大部分时间用来练功。虽然如今表面太平,但不知什么时候麻烦上门,到时无力应对就晚了。

    没有请专门的太傅来教孩子,是不想给孩子压力,也不认同那些文人古板的方式。叶缨希望两个小姑娘启蒙的时候是开心轻松的,这件事只有叶尘来做最合适。

    两个妹妹最听叶尘的话,叶尘知道怎么管得住她们,不需要严厉,但定能完成这项任务。

    别看叶尘每日都花不少时间陪着妹妹玩儿,但其实他该做的事情一样都没落下,读书习武,陪伴长辈,都做得很好。小小年纪脑子十分清醒,时间规划和效率都很强,这是跟叶翎学的,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

    此外,叶尘还陪着明氏一起做菜,做糕点,学了些厨艺,逢年过节的时候,长辈生辰,他都会亲自做一些吃的孝敬。

    翌日冷淞和墨云初就上路了。叶缨连夜画了一幅叶尘小傲月和晚晚三人在雪房子里玩儿的画像,又让他们三个在上面按了小手印,让冷淞给叶翎带去。

    在冷淞走后,叶缨派人给南宫御去信,信中说的是一件大事,将如今仅剩下的东晋和西夏两国合二为一,一同治理。

    南宫御看过信之后,表示认同。这件事也是他所愿。

    之后两方开始平稳推进合并的事,届时唯一的皇帝将会是百里夙,皇都在西凉城。待南宫御将东晋那边的事情处理妥当,将会携家眷搬迁到西凉城居住。

    叶缨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皇权,而是在南宫珩和叶翎走后,保护南宫御一家也成了叶缨的责任,这样分离两地,信息延迟,出点事来不及反应。

    叶翎在来信中专门提到如今尚未现身的南宫珩的生母上官箬,这是个很大的隐患,而鉴于上官箬和南宫御的过往,她如果再想害南宫珩,盯上南宫御的可能性极大。

    而叶缨到现在对她自己的父母是否活着这件事都存疑,当年对叶晟和宁蓁下手的人,会不会再盯上他们三姐弟,也是个未知的隐患。

    原本叶缨以为一年之内南宫珩和叶翎怎么都该回来了,但如今看来事情比预想的更加棘手,既如此,这边该解决的都要安排好,不能指望南宫珩和叶翎,也不能给他们拖后腿,自保很重要。

    四月初,秦岩带宋清羽出海。

    船行五日后,终于等到暗处的人现身。

    宋清羽被铁链困住,盘膝坐在船上闭目修炼,听到水声异动,有船靠近,睁开了眼睛。

    秦岩眸光暗沉,看着渐行渐近的船只。

    两船相距十多米,对方停下,一个老者出现在船头,看向秦岩,“秦公子,请上船说话。”

    “请你家主子出来相见!”秦岩冷声说。上对方的船?上去怕是就下不来了!

    老者回去,不多时又出来,飞身朝着秦岩的船过来。

    秦岩眼神戒备,把宋清羽拽起来,拔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老者落在船尾,拱手道,“秦公子不必紧张,主子命老夫前来验明宋公子正身。”

    “怎么?你以为这是假的?”秦岩冷声反问。

    老者倒是客气,“只是主子谨慎,求个稳妥。”

    秦岩绕到宋清羽身后,手中的剑并未放下,而那老者上前来,走到宋清羽面前,上手去查验宋清羽是否戴了人皮面具,或使用易容药物。

    片刻之后,老者微微点头,后退两步,再次拱手,“还需要将宋公子衣物褪去。”

    秦岩面色一沉,“什么意思?”

    宋清羽知道,这是上官箬怕他身上有寻踪蝶,果然够谨慎。虽然相信他是蛊王体,但依旧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确保万无一失。

    老者坚持,秦岩却不耐烦,只脱去宋清羽的外衣,表明他身上没有武器或药物。

    “他是蛊王体,你们想看什么?不然你给他下毒试试?”秦岩冷声说。

    老者似乎也意识到让宋清羽脱光给他看这件事不太合适,没再纠缠,飞身回去了。

    “我知道,他对你们很重要。在见到小年之前,我绝对不会把他交给你们!若你们轻举妄动,我就跟他同归于尽!”秦岩冷声说。

    对方船头出现一抹窈窕的身影,脸上戴着面具,声音清冷,“如你所愿。宋公子为何不发一言?”

    宋清羽那张绝色无双的面庞在月光下忽明忽暗,他轻笑一声,似感慨似自嘲,“怀璧其罪。我就知道,那个东西,是至宝,也是悬在我头顶的刀,早晚会给我招来祸患的。”

    “你在等你的朋友前来相救?”女子问。

    宋清羽微微摇头,“我不知道他们如何才能找到我,不过我也不需太过紧张担忧,毕竟害我至此的东西,也会保住我的性命,不是么?”

    女子轻轻颔首,“宋公子如此通透豁达,是好事。既如此,便一起出发吧。只秦公子带宋公子随我们走,其他人速速离开。”

    秦岩摆手,船上的属下全都飞身去了后面的另外一艘船,只剩下他和宋清羽二人。

    女子回去,船再次动起来,往另外一个方向去,秦岩驾船跟在后面,压低声音问:“那女人是谁?”

    “姓贱,名人。”宋清羽语气幽幽。

    www.fgdbass.秦岩嘴角微抽,“你怎么确定南宫珩一定能找到你?”

    宋清羽闭上眼睛,轻声说:“因为,他担心他的尧尧被女匪抓走,所以提前做了准备。”

    “尧尧?”秦岩一愣。

    “就是我。”宋清羽微叹,“都是阿珩那个混蛋咒我,这下真要被女匪抓走了,他敢不来救我,我就……”

    “怎样?”秦岩问。

    “我就把他八岁那年偷看小姑娘洗澡的事告诉小叶。”宋清羽说。

    秦岩皱眉,“南宫珩八岁那年偷看小姑娘洗澡?”

    宋清羽摇头,“我编的。不过只要我说,小叶就会信的。”

    秦岩一个趔趄差点栽到水里去,无语地看着宋清羽,“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真就一点不担心接下来的事情吗?”

    宋清羽凉凉地看了秦岩一眼,“真正该担心的是你,你那个小年,只会坑死你。但我家阿珩,一定会来救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