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诡异流修仙游戏〕〔名侦探柯南之移动〕〔世界第一好抓上单〕〔重生之带着金手指〕〔朕只是一个演员〕〔穿书后我成了玛丽〕〔都市医品仙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狂婿〕〔九世战神〕〔最强天医〕〔玄幻之神级帝皇系〕〔厉少,你家老婆超〕〔神话之龙族崛起〕〔透视神医女婿〕〔云千悦景升〕〔冥河传承〕〔甜妻还小,总裁需〕〔财阀小娇妻:谢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98.错过的鲅鱼饺子
    什么是好兄弟?

    逮住一切机会不遗余力地笑话你,一言不合打一架,最重要的是,坚持认为自己是哥,对方是弟弟……

    以上是www.yj010.宋清羽的心得。他以前好气的时候,总告诉自己努力保持微笑。不过这回嘛,实力提升,已碾压过苏棠,还没跟南宫珩打过。

    开战之前,南宫珩说要赌,他赢了,宋清羽以后叫他哥。

    宋清羽的回答是,呵呵。可以输,叫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他坚决捍卫自己比南宫珩大三个月因此必须当哥的权力!

    苏棠嗨了。上次他跟上官苖约战,宋清羽招呼大家过去围观看他笑话,他一直想把场子找回来,机会来了!

    于是,苏棠效仿宋清羽,无比热情地又组了个局,美其名曰让大家去给宋清羽加油助威。

    上官苖神色认真,“大棠,别搞这些有的没的,好好看着,阿珩和清羽的招式都值得你学习。”

    苏棠白眼翻出天际,“滚!你才大堂!你还小二!不,是老二!”

    上官苖嘴角微抽,摇摇头,这混蛋儿子!改日找个机会还得揍!

    当然,虽然宋清羽实力跃升,仍然不是南宫珩的对手,他自己以及大家都知道这一点。

    每次宋清羽被南宫珩打退的时候,苏棠就兴奋高喊:“宋美人,加油!别怂!看好你哦!”

    风不易一边吃着叶翎专门给孕妇们做的少糖少油版清爽美味小点心,一边摇头,心中默默吐槽,一群幼稚鬼!

    打着打着苏棠就看出不对来了,南宫珩根本没用全力!

    “南宫老七,不准放水!这不是欺骗我们的感情吗?好好打!尽力打!”苏棠高声说。

    “爹,我可以给义父加油吗?”苏小糖仰头问苏棠。

    苏棠摇头,“不,就给你宋光棍儿叔叔加油!因为他一定会输的!哈哈!”

    这场战斗比大家预计的持续时间长很多,趁着这个时间,叶翎把宋清羽从虞炜那里得到的讯息跟大家分享,什么都不耽误。

    上官苖挺高兴,“既然知道上官箬如今的模样,找起来就容易多了!”

    但叶翎对此并不乐观,“她行事十分谨慎,且背后可能有另外一个神秘的势力。医术毒术蛊术方面的造诣,都不在我们之下,容貌又是可以伪装的,找起来并不会太容易。但这的确是个重要的线索。”

    “老夫已派人把丫头你给的画像送去给秦岩了!他虽然有时候脑子不太正常,不过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可以的!等消息吧!”原老头说。

    战斗结束,南宫珩当然是胜利的,但输了的宋清羽在南宫珩有意识地压制喂招之下,再次成功突破,实力晋升。

    对于这个结果,苏棠简直是醉了,“你们这两个混蛋,明目张胆地作弊!说好的比武呢?”

    南宫珩笑容灿烂,“来来来,苏神经你上,我发誓绝对不www.n230.作弊!”

    宋清羽笑意温柔,“苏棠,要不咱们再来一场?我也保证不作弊。”

    上官苖轻咳,“你们两个,不要欺负大棠啊,他最近练功很勤奋的。”

    苏棠回头,“关你屁事!”

    上官苖努力保持微笑,“呵呵,那要不咱们父子再来打一场?我也不作弊。”瞬间站到南宫珩和宋清羽那边去。

    “爹,打呀打呀!”苏小糖挥舞着小手,很是开心,他最喜欢看人打架了!

    秦小易点头,“苏哥哥,我会给你加油的。”

    苏棠:……

    对于南宫珩给宋清羽的“专属宠爱”,苏棠相当嫉妒,转头就开始调侃叶翎,说她应该退出,不要夹在南宫珩和宋清羽这对“青梅竹马”中间碍事。

    结果叶翎来了句,“我看行。”

    苏棠:……为什么不按套路来?鬼丫头你在说些什么鬼话?

    关于宋清羽打算去找阿妙这件事,大家都非常赞成。

    “阿珩你陪清羽去。”叶翎说。

    “鬼丫头你不怕他俩私奔了?”苏棠立刻出言调侃。

    叶翎很淡定,“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个绝世美男子之间没有发生点什么很遗憾,真的,想想那个画面都觉得好美好想看。其实,我还幻想过,苏棠你跟楚明泽两个也是从小到大的爱恨情仇,发展一下的话……”

    苏棠脸一黑,“滚!闭嘴!”

    蒙婧瞪苏棠,“怎么跟小叶说话的?向她道歉!”

    “不用,我是认真的。”叶翎笑着说。

    苏棠的脸更黑了……

    不过闹归闹,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南宫珩陪宋清羽前去他们曾落脚的那个荒岛找阿妙。目的是问到阿妙的来历,看能不能找到跟上官箬有关的线索。还有一个目的自然是为宋清羽的终身大事。好不容易有个让他惦记上的姑娘,岂能错过?

    是夜两人就出发了。至于宋清羽走后,秦国的朝政,还是让苏棠接手,他对此已有经验。

    休息的时候,宋清羽见南宫珩的包袱里面还套了个小包袱,好奇地问是什么东西。

    南宫珩神秘兮兮地说:“好东西,暂时保密。”

    “跟我有关系吗?”宋清羽问。

    南宫珩笑了,“尧尧你猜?”

    宋清羽:……

    童年时一起翻山过河流浪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不过这次两人结伴同行,倒没有在路上浪费时间游山玩水。正事要紧,万一去晚了跟阿妙错过,那就白跑一趟了。

    而且,算算时间,顺利的话,一个来回之后,回到开元城正好过年。

    这边的气候,根本没有冬季,自然也无冰雪。暖和是暖和,不过难免少了些四季独有的乐趣。

    眼见着今年过年之前是回不了老家去了,南宫珩希望冷淞和墨云初能够一路顺风,及时赶回去,把书信和他们给孩子的礼物送到。

    秦国北部的石头岛。

    这名字是秦小易和苏小糖取的,因为岛上很多奇形怪状的石头,他们当初在这儿住的那段日子,经常找各种石头来玩儿。

    阿妙苦大仇深地看着自己做的饭菜。

    她一早出海去捕鱼,倒是顺利,成功地捕到了一只不小的鲅鱼带回来,因为想吃鲅鱼馅儿饺子。

    这是在开元城的时候,宋清羽做过的,味道鲜美,咸香可口,阿妙特别喜欢。

    不过那时阿妙忙着跟风不易一起交流医术,对做饭没兴趣也没天分,因此只吃过,知道长什么样子,并没有见过宋清羽制作的过程,听如意说颇费功夫。

    但阿妙实在太想吃。品尝过美味之后,“由奢入俭”太艰难,阿妙吃自己做的东西简直怀疑人生,甚至偶尔会有冲动想要再回开元城,虽然最后都忍住了。

    说回今日阿妙做的这鲅鱼馅儿饺子。本是相当好的食材,她按照自己吃过的样子,摸索着凭感觉做,结果煮出了一锅完全看不出任何原材料的乱炖,一个囫囵饺子都没有,旁边案板上还有剩下大半的鲅鱼。

    阿妙叹气,把那锅糊涂东西倒掉,锅洗干净,剁了几块鱼,串起来在火上烤,最后撒上她从开元城带来的香料,仅剩的一点点。

    这又让她想起宋清羽之前带着大家一起做的烧烤宴了,美味让人怀念。可她用上特制香料做的烤鱼,也不过是勉强能入口的程度,甚至觉得自己的厨艺糟蹋了这么好的调味料。

    一顿饭总算是解决了,阿妙躺在房顶上,看着暮色天光,想着连香料都用完了,明日可怎么过?想念小叶,想念小糖小易,想念宋清羽……做的美食,无比想念。

    天色渐暗,夜风转凉。

    阿妙飞身而下,进了房间。这不是她原本在石头岛上的小木屋,是当初叶翎他们在的时候,专门给阿妙加盖的一个石屋,跟他们的房子在一处,里面的家具简洁雅致,住着很舒适。

    南宫珩和叶翎来这边时所乘的那艘大船,就在石头岛北岸停着,阿妙昨日上去转了一圈儿,什么都有,就是没吃的。

    沐浴过后,阿妙上床休息,打算明日到曾去过的一个岛上瞧瞧。记得那个岛上有一片果林,若是果子熟了,就摘下来送去开元城给叶翎和孩子们吃,他们兴许没吃过。

    过了这么长时间,宋清羽应该明白她的态度,也不会介意了吧?不行就吃点好吃的,赶紧再回来,或者跟宋清羽学做几道菜好了,尤其是鲅鱼饺子,真的好想吃啊,这次她一定认真学,好好学……

    阿妙进入梦乡,一艘小船靠近石头岛南岸。

    “大长老,到了。”

    一个须发雪白的清瘦老者飞身上岸,身后跟着一个神色恭敬的墨衣女子。

    阿妙正在睡梦中享用美食,突然感觉一阵寒意袭来,睁开眼,从床上坐起,就见房中不知何时多了两个人。

    墨衣女子跪在床边,“圣女殿下,请随大长老回去吧!”

    阿妙面色微沉,很快冷静下来,“你们是如何找到我的?”

    墨衣女子没有回答,转头看向站在身旁的白发老者。

    老者眉目温和,“为防止圣女殿下遇到危险,不管在何处,都可以找得到。”

    阿妙拧眉,“你们在我身上下了什么东西?”

    老者笑而不语,默认了,并未解释。

    “那为何这么久才找来?”阿妙面色微沉。

    “是圣姑她……”墨衣女子开口,欲言又止。

    “无妨,告诉圣女殿下。”白发老者点头。

    墨衣女子恭声说:“是圣姑一直在阻挠,但如今已无事,主子便命大长老立即带奴婢前来接圣女殿下回去。”

    “姑姑她没事吧?”阿妙眸光一黯。

    白发老者呵呵笑,“只要圣女殿下即刻随我们回去,圣姑就会没事的。”

    话中的威胁之意,阿妙自然懂。

    阿妙沉默片刻之后说:“你们出去稍候片刻,待我收拾好行李,便随你们回去。”

    白发老者转身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目光落在旁边的那些房子上,抬脚走过去,一个一个查看,有人住过的痕迹,但如今都没人。

    阿妙见墨衣女子不出去,神色不悦,“你也出去候着。”

    墨衣女子依旧跪着,“主子交代,让奴婢务必验明圣女殿下是否……是否还是处子。”

    阿妙目光一寒,“若我不是呢?”

    “圣女殿下请不要开这种玩笑。主子说,若不是,就让大长老将不洁的圣女殿下……就地处决。还说,要找到玷污圣女殿下的男人,千刀万剐,挫骨扬灰。”墨衣女子垂着头说。

    阿妙垂眸,笑意不达眼底,“真是好极了……”

    约莫一刻钟之后,阿妙从石屋中走出来。她换了一身素白的裙子,墨发披肩,脸上戴了半边精致的银色面具,遮住上半张脸。露出的眸子清澈冷艳,红唇丰润,下颌弧度完美,已是去了易容的。

    墨衣女子为阿妙披上一个猩红的斗篷,戴好兜帽,退后半步,垂首恭敬地跟在后面。

    白发老者看向阿妙身后,墨衣女子抬眸,微微点头。

    老者会意,笑着说:“圣女殿下此次出来游历这么久,也该回家了。请吧。”

    上船后,阿妙盘膝坐下,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白发老者状似无意地问:“圣女殿下这次出来交了一些朋友吧?”

    阿妙并未理会,白发老者讪讪一笑,“是老夫多嘴了。灵书,出发吧。”

    阿妙回头,石头岛在夜色之中只能看到一个黑魆魆的影子,她心中微叹,收回视线,再次闭上眼睛。

    此时从开元城赶来的南宫珩和宋清羽已在海上,预计天亮就能抵达石头岛。

    “阿珩,她见到我们会不会不高兴?她好像有些秘密,并不想让我们知道。”宋清羽问。

    “好,掉头回去。”南宫珩说。

    宋清羽:……

    过了一会儿,南宫珩把他的包袱踢到宋清羽身上,“打开看看。”

    宋清羽愣了一下,拿起包袱,把套着的小包袱打开。

    月光皎洁,里面竟是一身新衣服。

    “师母专门给你准备的惊喜。赶紧换上,等见到阿妙,主动点,热情点,让她看到你的美!”南宫珩嘿嘿一笑。

    宋清羽笑着摇头,“好吧,败给你们了。”他猜过这包袱里是什么,没想到竟然是专门给他准备的行头,大家为了他的终身大事,也是相当拼了。

    宋清羽把那身衣服换上,转了一圈,问南宫珩觉得如何。

    “扣子解开,露出锁骨。干脆别穿最好。”南宫珩调侃。

    宋清羽:“滚……”

    “你先睡一觉,养精蓄锐,不然会变丑的。”南宫珩说。

    宋清羽觉得有理,盘膝坐下,闭目养神。

    天边泛起鱼肚白,石头岛出现在视线中。

    宋清羽睁眼起身,揉了揉微凉的面部,深吸一口气,想着马上就能见到阿妙,不由期待起来。

    在船上简单洗漱过后,两人上岸。

    宋清羽走在前面,突然回头问南宫珩,“我脸上不脏吧?好看吗?”

    南宫珩打量过后,微微点头,“比我是差点儿,不过还行。”

    宋清羽飞身而起,往岛中央去。看他迫不及待的背影,南宫珩暗戳戳地想,若是阿妙不在可就搞笑了。

    等南宫珩随后赶到,就见宋清羽站在石屋前,默不作声地看着放在石板上的半条鲅鱼……

    “人呢?”南宫珩问。

    宋清羽皱眉,“这鱼还没坏,应是昨日捕捞的,厨房灶膛里还有零星的炭火未熄,但没人。”

    “可能又去捕鱼了吧,看看她的船在不在就知道了。”南宫珩说。

    两人分头去查看,结果发现阿妙的船还在。

    宋清羽面色一沉,“东岸有别的脚印,她是被人带走的,而且应该就是昨夜,我们来晚了。”

    南宫珩从阿妙房间地上捡起一个并不陌生的瓷瓶。

    这是叶翎用来装调味香料的瓶子,先前送给阿妙的。打开,里面放了一个纸卷。

    “安好,勿念。”上面只四个字,并不潦草。

    “我们就算要追,也不知该往什么方向去。”南宫珩摇头,“准备回去。”

    宋清羽手中攥着那张纸,盯着石板上的半条鲅www.zhexianfeng.鱼,幽幽地说:“她想吃我做的鲅鱼饺子。”

    莫名心酸。南宫珩拍了拍宋清羽的肩膀,“又不是想吃你,冷静一点。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