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随珠陆驰骁〕〔开局逍遥驸马爷〕〔契约总裁:冤家甜〕〔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赘婿之高不可攀〕〔一号战尊〕〔英雄无敌之骑士〕〔吾妻非人哉〕〔一世狼王〕〔废婿秦意夏言冰〕〔影视穿之随心所欲〕〔笔御人间〕〔欧气宿主的非酋日〕〔我真是练气期啊〕〔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诸界之深渊恶魔〕〔豪门重生之国民千〕〔都市之豪门战神〕〔龙王殿萧阳叶云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96.好良言难劝该死鬼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秦徵陪着如意在御花园散步,秦小易举着南宫珩亲手给他做的小木剑,在前面欢快地跑着挥舞着。

    一身红衣的秦岩从天而降,秦小易吓了一跳,转头躲到秦徵身后,又探出小脑袋去看,“爹爹,这是谁呀?”

    秦岩也在打量秦小易。虽是头回见面,但曾听楚明泽说过的。他面上浮现出一抹苍白憔悴的笑来,“你叫小易是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秦小易小脸满是好奇,“你是姑姑还是叔叔呀?”看样子有点像姑姑,可听声音又像叔叔,怪怪的……

    如意蹙眉,“小易,去那边找小糖玩儿吧。”上官苖在不远处指点苏棠,苏小糖陪着蒙婧在围观。

    “哦。”秦小易点点头,又看了秦岩一眼,转身举着小木剑跑走了。

    “二哥,如意姐姐。”秦岩的视线从如意微微隆起的小腹,转移到秦徵那一头银白的头发,眼眸微黯,“好久不见,你们能在一起,我真的很为你们高兴。”

    秦徵拧眉,“你这里来做什么?”

    秦岩苦笑,“二哥,我想请你们帮帮我。”

    如意蹙眉,“小岩,听我一句劝,转生蛊那东西太危险,也太阴邪,早日放下执念吧。若是真喜欢你的人,一定会接受现在的你。你也要先接受真正的自己,才能更好地走下去。”

    秦岩神色微怔,“我就知道,如意姐姐你是懂我的。但姐姐误会了,我如今对转生蛊的执念已经放下,因为我找到了所爱之人,但是,我把他弄丢了……”

    看到秦岩眼角泛起水光,秦徵皱眉,“你说的那人是谁?”

    “你们认识的,”秦岩微微垂眸,轻声说,“楚明泽……年廷勋……月宥……都是他。”

    如意一愣,秦徵冷哼一声,“你跟楚明泽?怎么可能?他不www.lnzty.会喜欢你的!别傻了!”

    秦岩闻言,像是受了刺激,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二哥!在你眼里,我就不值得被爱吗?就没有人会喜欢我吗?”

    秦徵冷声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想让别人接受你的不同,首先你要尊重别人跟你的不同,这也是尊重你自己!楚明泽跟你并非同道中人,且他那人劣迹斑斑,作恶无数,冷血无情!你到底喜欢他什么?他又如何可能喜欢你?”

    “他……他现在跟从前不一样了!你们为什么总是提过去的事?他把那些都忘了!”秦岩皱眉说,“我们在一起很好,他喜欢我,真的!”

    “他把过去的事都忘了?”秦徵冷声问,“是虞璾给他下毒,让他变傻了吧?”

    “不是傻!他只是如孩童一样单纯!”秦岩立刻纠正秦徵。

    “我看是你犯蠢!”秦徵面露怒色,“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变傻了,无法正常思考,他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抛开别的不说,你这根本就是趁人之危,自欺欺人!若他恢复正常,哪里可能愿意跟你在一起?”

    “他愿不愿意,不是你们说了算!”秦岩双拳紧握,“总之你们就是觉得他看不上我,不可能喜欢我!说白了,是你们骨子里就看不上我!口口声声说得好听,其实跟别人一样,觉得我是异类!是怪胎!是疯子!是有病!你跟师父那个老顽固没什么两样!”

    如意微叹,“小岩,请你冷静一点好不好?你现在不理智……”

    “小年被虞璾抓走了,让我怎么理智?”秦徵反驳,“你们不会懂的,你们根本就不懂……”

    “是,我们不懂,也不想懂,你走吧!”秦徵面色冷肃。曾想过兄弟再见会是何种情形,却没想到,秦岩从转生蛊的深坑里爬出来,竟然又钻进另外一条死胡同!简直不可理喻!

    话落,秦徵揽着如意转身要走,秦岩神色一僵,快走两步追上来,“二哥,二嫂,我错了!我刚刚不该那样跟你们说话,是我无礼,是我不理智,请你们不要跟我计较。求求你们帮帮我吧!我要找到虞璾,救小年,可不知道能去哪里找,你们知道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如意回头,面色微凝,“小岩,虞璾也是我们想除掉的祸患,但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如今在何处。你最好冷静下来想一想,你要的到底是什么。不要被一时虚幻的幸福快乐冲昏头脑,听我一句劝,离楚明泽远一点。”

    秦岩却像是没www.xiaoliedu.听见如烟后面的规劝,只拧眉说:“虞家出事是南宫珩做的,你们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如意,不必再跟他说这些废话!他已是疯魔了!”秦徵冷声说,“各人各路,各人各命,我们走!”

    “二哥!”秦岩再喊,秦徵并未停下脚步。

    今日在上官苖的悉心指点后,苏棠冲关成功,心情大好,口中叫出的“老混蛋”听起来都比往日多了三分更欠揍的热情。

    午膳宋清羽照着叶翎留下的食谱,做了一道酸辣粉。叶翎说,若是孕妇实在嘴馋,多少吃一点解馋开胃无妨的。

    总共做的也不多,如意冰月和蒙婧原先口味不重,但尝过之后都很是喜欢。

    苏棠喂了苏小糖一口,苏小糖被辣得伸着舌头直哈气。宋清羽连忙喂了他一勺甜汤。

    上官苖在桌下踢了苏棠一脚,默默地收脚,若无其事地吃饭……

    这一顿如意胃口大开,秦徵很高兴,夸宋清羽厨艺越来越好了。

    宋清羽笑意温柔,“伯母喜欢就好。”

    苏棠又下意识地想开口,被蒙婧瞪了一眼,轻咳两声说:“宋美人,你辛苦了哈!”

    宋清羽挑眉,太阳真是打西边儿出来了,苏棠竟然会夸人,稀奇。

    “那个,我媳妇儿说,晚上想吃烤鸡。你下晌去山上,打两只肥美的野鸡,一只烤了,一只炖了。”苏棠接着说。

    宋清羽保持微笑,他就知道,这货怎么可能真心夸他?原来是想点菜,还打着蒙婧的旗号!不过现在有点菜权的,只有孕妇,老人家,孩子,辛苦钻研医术毒术蛊术的风不易,与宋清羽关系不错的蒙環。换言之,除了苏棠,谁都可以。

    “我不想吃烤鸡。”蒙婧出言拆台。

    苏棠对着蒙婧拼命眨眼暗示,“媳妇儿,今日我实力提升,不得庆祝一下?”

    “那你自己去抓,总使唤清羽做什么?他忙着呢。”蒙婧拧了苏棠一下。

    “行吧行吧,我自己去!”苏棠点头,又笑起来,“小易小糖,吃完饭咱们上山去打猎!”

    两个孩子都欢呼起来,其乐融融。

    吃过午饭,秦徵和如意要去休息,出门就见不远处跪着一道红影。

    秦徵脚步一滞,如意叹气,“这孩子脑子怎么就转不过来呢?”

    因为年纪差距大,原先在秦徵和如意眼里,秦岩是个需要他们关照的孩子。一晃经年,再次相见,他们对秦岩如今变成这样都有些痛心遗憾。

    “不用管。”秦徵摇头,收回视线,“阿珩和小叶就是去抓楚明泽的,既然秦岩说楚明泽被虞璾带走,他们许是很快就回来了。现在我们没什么好跟他说的。”

    苏棠扛着秦小易,上官苖背着苏小糖,带着弓箭准备出发去打猎,看到秦岩,直接忽视。

    虽然上官苖“关心”虞璾的死活,但该说的宋清羽已经说了,他没什么想问秦岩的。

    从上官苖的角度,活到现在,时刻告诉自己的是,一定不能作,要好好做人,好好生活,惜福,感恩。

    至于秦岩的行为,和他对楚明泽的感情,上官苖只用两个字来评价:傻缺……

    秦岩就跪在那里,无人理会,宋清羽也没有命人赶他走。

    苏棠带领的打猎小分队满载而归,宋清羽做好一桌丰盛的晚膳。

    夜幕降临,大家再次聚在一起,美食飘香,欢声笑语,秦岩依旧一动不动地跪着。他当下只有一个念头,这些人一定能帮他找到虞璾,这是唯一的希望了。

    上官苖心中感慨,秦岩作为秦徵的亲弟弟,且跟如意过往也有交情,还是原老头的徒弟,若他好好的不作妖,现在完全可以跟他们同桌吃饭,从此在秦徵和如意的关照之下过得幸福安乐。

    要知道,最近的日子,睁开眼就能体会到的安心舒适,亲人给的温暖欢喜,让上官苖时常觉得自己仿佛置身梦境。他如今拥有的,秦岩都唾手可得,可他却傻乎乎地去追求一个注定不可能真正爱他的男人,真是没救了。

    晚膳过后,大家各自回去休息,就见秦岩不知何时已晕倒在地。他这段日子几乎没有合过眼,也没怎么进食,身体早已到了极限。

    “伯父伯母你们去休息吧,交给我。”宋清羽对秦徵和如意说。

    “辛苦清羽。等他醒了,就让他走吧。”如意微微摇头。

    宋清羽点头,“我明白。”

    没有麻烦最近忙得都要挑灯夜读的风不易,宋清羽自己也会医术,而秦岩不过是疲劳过度。

    等秦岩苏醒,已是夜半时分。他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来,拉开床幔,就见不远处书案旁坐着一个仿若谪仙的美人,侧颜如玉,正在灯下看书。

    “清羽……”秦岩张口,声音沙哑。

    宋清羽闻声,合上书,转头看向秦岩,神色淡淡,“你醒了,感觉如何?”

    “我没事,谢谢你。”秦岩说着就要下床。

    宋清羽摇头,“不必谢,这是看伯父伯母的面子。你需要休息,我有话跟你讲,关于虞璾的事。”

    秦岩愣了一下,神色一喜,“你真的愿意告诉我?”

    “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只是我们的确不知现在虞璾在何处。”宋清羽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跟虞璾有关的其他事。”

    “你说!”秦岩神色急切。

    宋清羽讲了上官苖,上官家,被抓来的虞炜,被废除武功,疑似被人所救的虞璾等一系列事情的经过。

    秦岩拧眉,“虞璾武功被废?救他的是什么人?”

    宋清羽微微摇头,“这也是我们想调查清楚的事情。我可以实话告诉你,阿珩和小叶以及你师父,都去了魏国,是为找你和楚明泽。你会出现在这里,对我们来说也是个意外。”

    “他们去魏国,会不会查到虞璾的行踪?”秦岩说,“我可以留下等他们回来吗?我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虞璾。而且,虞璾肯定会来救他的儿子!”

    宋清羽轻轻颔首,“你想留下,自然没什么问题。不www.dfzhifu.过有一件事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目的,是杀虞璾,但不是为你,另外一个目的,是除掉你口中的小年,这一点,更不会因为你而改变。”

    秦岩神色一僵,继而苦笑,“你倒是坦诚。”

    “你记住,秦伯父和如意伯母不欠你的,原老前辈不欠你的,阿珩小叶跟你没关系,反倒你曾为难过小叶,以阿珩的脾气,若不是看秦伯父的面子,绝对不会轻饶你。至于我,跟你并不是朋友。”宋清羽神色淡漠,“你执意不肯舍弃楚明泽,这是你的事,该说的该劝的,我们已经说过劝过,日后不论如何,一切后果,你自行承担。”

    秦岩闻言,沉默片刻之后说:“当然。我自己选的,不会后悔。”

    听到秦岩最后一句话,宋清羽不想再说什么,起身出去了。

    秦岩暂时在皇宫住下,不过自知不被待见,并没有跟宋清羽他们有什么交集。他不出门,饭菜都是下人送到门口。

    苏棠背着秦徵问宋清羽,为什么要管秦岩?

    宋清羽的回答是:“不过给他一口饭而已,等阿珩和小叶回来,看看情况再让他们决定如何处置。让秦岩在外面乱跑,若是落入敌人之手,倒多多少少有些麻烦。”

    苏棠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心眼儿多着呢!一点儿也不单纯!不过……”

    一听苏棠的转折词,宋清羽抬脚就走,料想后面没好话。

    苏棠追上来,勾住宋清羽的肩膀,嘿嘿一笑说:“我就觉得奇怪,那个秦岩喜欢男人,你长得这么好看,又是个光棍儿,他竟然没有看上你,反倒看上楚明贱那个丑八怪?真是怪哉怪哉!依我看,不如你好人做到底,为了拯救秦岩脱离楚明泽的魔爪,有一个绝对可行的办法,你跟他……嘿嘿!”

    宋清羽面无表情地给苏棠来了个狠狠的过肩摔,然后从他身上踩过,扬长而去。

    苏棠爬起来,怒吼,“啊啊啊宋光棍儿你给我站住!”

    宋清羽唇角微翘,心中在想,跟叶翎学的这招偶尔用一下,感觉挺爽的。

    数日后,南宫珩和叶翎以及原老头三人归来。得知秦岩来了,都不意外。

    “师父……”秦岩看到进门的原老头,神色有些不自然。

    原老头冷着脸,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砸到了秦岩身上,“你先看看这个!”

    秦岩从地上捡起来,展开那三张纸,上面的字迹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陌生,他的朋友魏垣写的。

    但纸上的内容,让秦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气得浑身颤抖。

    “这就是你的知己好友?你这么大个人,脑子里都是狗屎吗?谁对你好,谁是虚情假意,竟一点儿看不出来!”原老头恨铁不成钢,“亏我当初觉得你是可造之材,心性不错,却原来是我瞎了眼!出去别说你是我徒弟,我嫌丢人!”

    秦岩把手中的纸撕成碎片,又揉成了齑粉,紧握着拳头,厉声说:“我要杀了魏垣那个贱人!”他是真的以为魏垣认同他,把他当朋友,没想到,一切都是假象。

    “不用去了,他已经见阎王了。”原老头冷哼。

    秦岩稍稍平静,就问原老头,“师父,你们找到虞璾和小年了吗?”

    “找到了,都被宰了,怎样?”原老头没好气地反问。

    秦岩的手一颤,脸色煞白,“师父……”

    原老头看到秦岩这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到叶翎的话,终究没把更难听的话说出口,瞪着秦岩说:“骗你的!”

    秦岩松了一口气,跌坐下去,原老头气哼哼地起身走了,“小叶丫头,剩下的事你来跟他说!”

    原老头出门,叶翎走了进来。

    秦岩怔怔地看着叶翎,“又见面了……你要说什么?你会告诉我,怎么找到小年吗?”

    叶翎摇头,“我也在找他,不过不知道他在何处。我想说的第一件事,奉劝你不要对楚明泽抱有任何幻想。他死不了,早晚会恢复正常,到时候非但不可能爱上你,反倒可能会因为你对他做过的事,疯狂报复你。有些事,你或许并不了解,他幼年有过被一个老男人欺辱的经历,对这方面会比常人更敏感。你给他的,绝不是他想要的,他只会认为你是一个趁他出事,欺辱他的仇人。”

    叶翎话落,秦岩脸色惨白,“我……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想照顾他,我没有办法给他解毒……”

    “所以你还是坚持要找他,跟他在一起吗?”叶翎问。

    秦岩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重重地点头,“我不管他的过去,我想跟他在一起,想听他叫我姐姐,一辈子。”

    “听他叫你姐姐?所以你可以只把他当弟弟吗?”叶翎轻哼。

    秦岩:……

    “看来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那好,只当刚刚都是废话,接下来我要说的才是正事。”叶翎看着秦岩说,“既然我们都要找楚明泽,不如合作。”

    “合作?你们是要杀他,我们不一样。”秦岩皱眉。

    “那你为何还要留在这里?门在那边,慢滚不送。”叶翎很淡定地说。

    秦岩:……

    “听好了,抓走楚明泽的人,是我们更重要的目标,所以找楚明泽,暂时对我们来说只是手段。我不想解释更多,只告诉你几个重要的线索。”叶翎神色淡淡地说,“第一,虞璾死活不明,抓楚明泽这件事做主的并不是他,所以不必再把他当做目标,真正做主的是个女人,身份不明。第二,可供调查的线索,我会给你提供两个清单。第一个清单,是被那人抢走的上官家的财宝,一旦有任何一样流到外面,就可以顺藤摸瓜。第二个清单,是养转生蛊以及其他蛊毒需要的药材清单,一旦查到有人在收集其中任何一种,都不能放过,追根溯源。任何消息,都要第一时间与我们共享。”

    秦岩神色一凝,“你为什么要跟我合作?明明你们自己也可以查。”

    “因为你要找楚明泽,因为这是你擅长的事,因为你抢走了我师公手中的消息网络。不然我现在杀了你,把你手下的人抢回来,然后自己查,你觉得是不是更好?”叶翎反怼。

    秦岩:……

    “记住,是你求我们。”叶翎冷哼,“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磨磨唧唧的,死活要找楚明泽,我已经给你指了明路,那你就去找!”

    叶翎话落转身离开,秦岩神色一变再变,拳头握了又松,眼神渐渐坚定。

    当日晚些时候,叶翎交给秦岩几张药材清单,另外一份清单暂时没有,因为上官苖也不知道他从上官家拉过来,原本打算送给南宫珩的礼物都是些什么东西……

    不过没关系,飞云岛上的人知道,让秦岩直接派人先去飞云岛上官家查清楚。

    是夜秦岩就走了。

    翌日叶翎见到原老头的时候,原老头唉声叹气,“小叶啊,真让那小子去找人啊?”

    叶翎笑了,“师公,好良言难劝该死鬼。我们已仁至义尽,他又生来是偏执性子,越不让他做的事,他越是认为自己对。除非楚明泽清醒,对他说一句,让他滚,或许他才会真的死心。正好我们要找上官箬,没什么可用的人,给他一个合作的机会。最后结果如何,都是他自己选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