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命师〕〔天道美人黑化警告〕〔近身狂婿〕〔你有种就杀了我〕〔影后马甲掉光没〕〔筝爱一心人〕〔大唐验尸官〕〔我成了正道第一大〕〔宿主大佬又美又飒〕〔重生之庶女凰后〕〔全星际都是我的美〕〔战国九州天下争霸〕〔全世界都以为大佬〕〔穿成恶毒女配的亲〕〔攻略反派后成了团〕〔穿成九零团宠娇萌〕〔驱魔人的自我修养〕〔从斗破开始当老板〕〔农家丑媳贼旺夫〕〔江队的老婆是大佬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95.这就是爱情?
    “魏垣见到的虞璾,是上官箬假扮的?”叶翎是惊愕的。

    这个推测很大胆,根据只是并不算铁证的寒梅香。

    普天之下喜欢梅花的人多得是,用这种气味香料的人也绝对不少。那夜上官苖只见到动手的人都是女子,不能断定背后做主的一定也是女人。

    但反过来看,与虞璾有关、寒梅香、属下女子皆用毒、需要蛊种宿主,这些因素,每一点,上官箬都契合。

    因此,至少可以说,在南宫珩和叶翎已知的人中,上官箬就是唯一的最大的嫌疑人。

    原老头拧眉,“如果真是上官箬,她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珩面无表情地说:“她跟楚明泽兴许是同一类人。追求至高无上的实力和权力,为此不择手段。”

    从当年上官箬欺骗虞璾的感情,获取虞家蛊术机密的手段就可见一斑。而她不择手段的本性,最大的体现,正是在她亲生的儿子南宫珩身上。

    “如果是她,已足够谨慎。”叶翎蹙眉,“且她的目的达到,并没有留下任何供我们调查的线索,除非她再次现身,否则我们是不可能找到她的。”

    “一个两个都是疯子!”原老头忍不住吐槽,“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整天搞这些幺蛾子!”秦岩、楚明泽、上官箬,都是原老头骂的对象。

    叶翎轻笑:“师jckjweixin.公年轻的时候也没有甘于平凡啊。人各有志,不过某些人,确实是不做人。”她此时评价的,就是上官箬。只那女人对待南宫珩的方式,就让叶翎坚定地把她列为不共戴天的仇人榜榜首!

    “那现在怎么办?”原老头问,“找不到人,是不是要回去了?”

    &nbcenkee.sp;   “秦岩还在疯狂地寻找楚明泽,但他去遗洲岛,是不可能有任何收获的,接下来定会去秦国开元城找我们。”叶翎说。

    原老头轻哼,“虽然我认同小叶丫头你的某些话,不过我还是觉得那小子疯魔了!若是那个楚明泽正常的时候,真愿意跟他在一块儿就罢了!他趁着那人痴傻的时候,自以为是地跟他搞些有的没的,这不就是自己骗自己吗?什么真爱?我呸!”

    叶翎点头,“师公这话说的在理。对于秦岩和楚明泽的关系,秦岩确实是自欺欺人。我比他更了解楚明泽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肯定地说,楚明泽若是清醒的时候,绝对不可能会喜欢秦岩的。”

    “就是!他脑袋被驴踢了!又进水了!真有个好男人真心喜欢他,我也没话说,现在搞得这是什么破事儿!”原老头气哼哼地说。

    叶翎能听出来,原老头事实上还是在意秦岩这个徒弟,真心希望他好的。若不然也不会当初默认让秦岩抢走了他手中的势力都没有追究。

    “把魏垣解决掉,我们就回去。”南宫珩做了决定。

    “对!那个姓魏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秦岩那个蠢的,被骗得团团转还不自知!”原老头不太冷静,快把桌子拍散架了。

    叶翎心中微叹,“师公若是还想拯救秦岩的话,我倒有个想法。”

    原老头问:“什么想法?”

    翌日深夜,魏垣躺在龙床上,额头包着布,一条腿被夹板固定,面色阴沉沉的,喝过安神汤,依旧难以入眠。

    眼睁睁地看着床边伺候的下人昏倒,魏垣叫喊声尚未出口,也昏迷过去。

    不过很快,魏垣就苏醒过来,他被强行拖到书案旁,面前放着文房四宝,腿上固定的夹板移位,疼得他冷汗直冒,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南宫珩就坐在魏垣对面,这次并没有易容成魏渭的样子,因为已经没必要了。

    “我姓秦。”南宫珩唇角微勾,“不是初次见面了。”后面一句话,模仿了魏渭的声音。

    魏垣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珩。面前这个容貌如妖似仙的男子,假扮了魏渭,可他竟然姓秦?!有传闻说,秦徵还有个儿子!

    看到魏垣眼中的惊惧,南宫珩微笑,“你猜的没错,如今的秦皇,是我弟弟。今夜找你,只一件事。乖乖地把你如何看待秦岩,怎么欺骗他,目的是什么写下来,签字画押。”

    “你……你想干什么?”魏垣张口,无声地问。

    南宫珩摇头,“我没必要跟你解释。你可以选择写,或者,死。”

    魏垣身子一颤,在南宫珩犹如实质的目光中,拿起了笔。

    魏垣写好不满一张纸的内容,递给南宫珩。

    南宫珩看过之后,揉成团扔到了魏垣头上,“重新写!好好写!把你心里骂过秦岩的,怎么看待他跟月宥在一起的,统统写下来!再敢糊弄,我先剁了你的左手!”

    魏垣战战兢兢地重新拿起笔,想了一会儿之后才落笔,最后写满了三张纸。

    南宫珩拿过来看,这次写的言辞激烈很多,尤其是对于秦岩的看法这部分,其中不乏羞辱讥讽嗤笑的话语。

    这才是魏垣面对秦岩时,真正的想法。还包括魏垣看着楚明泽和秦岩在一起时,心中想的是“这个不男不女的贱人配了个傻子,真是够下贱的,也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才会跟这种贱货在一起”,甚至有些不堪入目的,魏垣幻想过秦岩跟楚明泽两个人夜里困觉的时候会做的事……

    南宫珩看完觉得辣眼睛,又让魏垣签字按手印,并且盖上了他的皇帝大印。

    南宫珩把那东西折起来,塞进怀中。

    魏垣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眸中满是哀求。

    南宫珩倒也没再跟这人渣废话,直接上前来,扯了床帐,把他悬在了房梁上。

    至于魏国的皇位,倒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抢到的,南宫珩暂时也没有兴趣。若是魏国胆敢再出兵挑衅,将会是秦国名正言顺灭掉魏国的时机。

    离开皇宫回到客栈,南宫珩把拿到的魏垣口供给叶翎看。

    叶翎看完觉得有些生理不适。有些人表面上是尊贵光鲜的皇帝,骨子里是个龌龊猥琐的人渣。秦岩把魏垣当知己,真是瞎了眼了。

    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秦岩对于认同感的渴望。当他所见所识都是不能理解他,认为他是个怪物的人,就连他的师父原老头都觉得他有病的时候,魏垣这个口口声声说秦岩真实勇敢的人,太容易取得秦岩的信任了。

    当原老头看到那三张纸上的内容,整个人都炸了。一会儿骂秦岩瞎了眼,一会儿骂魏垣是畜生,若不是叶翎拉着,他怕是要去鞭尸。

    三人并未在渭源城过多停留,当夜就离开回秦国去了。

    翌日一早,渭源城传开魏垣的死讯。太子魏信仓促上位,对外宣称魏垣是急病暴毙。

    秦国开元城。

    宋清羽这个皇帝,除了每日按时上朝,批阅奏折,处理政务之外,还要负责大家的饮食。

    别人倒好说,三个孕妇的食物是叶翎写了食谱的,说要严格遵照着来,为了避免出意外,不能假手于人。此外,孩子们的饮食,也有专门的菜品食谱。还有傲娇又挑剔的风不易,对于入口的东西要求很高。

    叶翎不在,宋清羽从原本只会做几道拿手菜的水平,已然成功化身全能大厨。

    宋清羽喜欢上做菜,也愿意照顾朋友们,自觉过得挺充实有趣的。

    但可气的是,苏棠这货得了便宜偏卖乖,每次听如意冰月和蒙婧感谢宋清羽的时候,苏棠总是取笑他:“哎呀呀宋美人,真是辛苦你了呢。我跟蒙小環也是没办法,要陪媳妇儿陪娃娃的,可怜你没有媳妇儿没有娃娃,长得好看,厨艺好又有什么用呢?”

    上官苖看不下去,训斥苏棠,结果成功被苏棠约战。

    苏棠约完就后悔了……

    但上官苖早想练练这个二货儿子,终于逮到机会,一通激将法,成功让苏棠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宋清羽很开心也很贴心地邀请了老老少少一起到比武的御花园去,准备了视野最好的观众席,亲自摆上各色精致的瓜果茶水点心,美其名曰为他的好兄弟苏棠加油助威。连最近忙得团团转的风不易都被宋清羽专门请过来观战。

    苏棠骑虎难下,想跑也没门,最后被想要在混账儿子面前证明实力和老父亲威严的上官苖好好修理了一顿,输得那叫一个毫无悬念。

    正郁闷的时候,秦小易和苏小糖两个小娃被宋清羽教着对苏棠喊加油,打回去,不要认输,挺住呀……

    苏棠想哭,看向蒙婧,却见蒙婧正在开心地吃宋清羽给她切的甜瓜,跟冰月说说笑笑……

    “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全都欺负我!”苏棠仰天怒吼。

    上官苖轻哼,“从今日开始,为父指点你的武功,不准再吊儿郎当没正事,好好练功!”

    “老混蛋我才不要认你!”苏棠瞪着上官苖。

    &nhh126.bsp;上官苖挥舞着拳头冲过来,“那你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苏小糖捂住眼睛,“爹爹真的好惨呀,又被打了!嘻嘻!”

    宋清羽笑得清绝无双,“小糖可不要学你爹哦,那么弱还不知道上进,在家里不多挨点打,出去就会被外人打得更惨。”

    苏棠咬牙切齿,“姓宋的!你的实力怎么来的,竟有脸说我?你以前明明不如我的!”

    宋清羽笑得更开心了,“好汉不提当年,如今你就是比我弱,不服来战。”话落加了一句,“你一直都比我丑。”

    苏棠羞愤暴走,冰月问蒙婧要不要让蒙環过去看看,蒙婧微笑摇头,“不用,他过会儿就回来了。其实他最近有关起门来偷偷修炼的,也不是真的不想让爹指教,只是拉不下面子,昨夜做梦还念叨着早晚要把阿珩和清羽打趴下。”

    冰月就笑,“真是幼稚。”

    过一会儿,苏棠果然回来了。他并没有去哪里哭,而是跑回去换了一身新衣裳,精心打扮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跑到蒙婧身旁,巴巴地问蒙婧,他跟宋清羽谁更好看。

    虽然蒙婧觉得宋清羽更好看,但是当然不能那么说,这跟武功高低不是一回事,苏棠要是吃起醋来会没完没了。

    等听到蒙婧说,在她心里苏棠最好看。苏棠瞬间噉瑟,对宋清羽说:“美貌这种事,从来都是各花入各眼。你这朵娇花儿,别等凋谢都没人欣赏采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清羽:……神经病!

    不过从这日开始,上官苖每日定时定点主动且强行指点苏棠,苏棠不情不愿地从了,虽然依旧管上官苖叫老混蛋。

    这日下朝,宋清羽正想着如意这两日胃口不好,午膳做些什么菜,就见不远处一道红影从天而降。

    宋清羽愣了一下,那人缓缓转身,是秦岩。他墨发披散着,遮住半张脸,如今瘦得厉害,没了曾经那骨子骄矜风情。

    “清羽,又见面了。”秦岩走过来,声音沙哑。

    两人结识的过程,算不上美好,不过秦岩从一开始就对宋清羽有好感。一方面是因为羡慕宋清羽美丽的容貌,另外一方面,宋清羽曾用转生蛊重生这件事,也曾是秦岩的梦想,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初相识,宋清羽对待秦岩并没有任何鄙夷歧视,尊重他的心理。

    “颜姑娘,你看起来不太好。”宋清羽微微皱眉,依旧管秦岩叫颜姑娘,这个他最喜欢的称呼。

    秦岩苦笑,垂眸,“我爱上一个人,却把他弄丢了。”

    宋清羽神色微怔,“你说的那人,不会是楚明泽吧?”难道让叶翎随口之言说中了?

    秦岩点头,“是他。我知道他本名叫楚明泽,但他只是我的小年。”

    宋清羽皱眉,小年?他感觉怪怪的……

    “他对你……”宋清羽问。他了解的楚明泽,并不会喜欢男人,即便秦岩自认为是女人,但他生就男儿身,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是喜欢我的。”秦岩面上露出一抹奇异的笑来,“他叫我姐姐,全心全意地依赖着我,见不到我会着急。”

    额……宋清羽怀疑秦岩说的,跟他认识的楚明泽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不过想到南宫珩猜测,楚明泽被秦岩救走之前,很可能被虞璾下了毒,变成了傻子,如此才合理。

    宋清羽定神,看着秦岩问:“你为何来此?”他不想评价秦岩跟楚明泽的事,因为他们的关系跟他没关系。

    “你知道虞璾在哪里吗?如果你知道任何线索,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是他抓走了我的小年。”秦岩看着宋清羽的眼神,透着悲伤和哀求。

    宋清羽犹记得,在英天国初见秦岩,他不管外人眼光,我行我素,言行举止都是骄傲的。用叶翎的话说,那时的秦岩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老娘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的迷之自信……

    如今的秦岩,跟曾经判若两人。这就是爱情?还是他自欺欺人的执念被打破所致的更深的执念?宋清羽身边不缺美好的爱情范例,他此刻只觉得秦岩很可悲。

    “抱歉,我不知道虞璾在何处,也没有任何可以告知你的线索。”宋清羽说。

    “南宫珩呢?他知道,他一定知道!我要见他,我要问问他!”秦岩抓住宋清羽的胳膊,神色急切地说。

    宋清羽皱眉,推开秦岩的手,“阿珩和小叶去魏国,尚未回来。你的事,我真的帮不上忙。而且你不应该来找我,楚明泽杀了我最好的朋友,不管你跟他什么关系,他都是我此生必杀之人。”

    秦岩闻言,神情倏然阴沉,“那都过去了!如今的小年早已忘却前尘往事,他现在很单纯很善良,他不是楚明泽了!你不能把楚明泽做的事全都算到小年头上!这不公平!”

    宋清羽摇头失笑,“对此我不想解释什么。请你速速离开。”

    “你们一定知道虞璾在哪里!一定知道什么!”秦岩死死地抓住宋清羽,“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只是想找到小年!等我找到他,我一定带他离你们远远的,再也不会让他出现在你们面前!我发誓!”

    “放开!”宋清羽面色一沉。

    “清羽,我知道你是好人,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很想跟你做朋友!你行行好,告诉我吧!如果你对小年有恨,你可以发泄在我身上,打我骂我,我绝不反抗!他现在真的不一样了,求求你成全我吧!”秦岩眼圈儿泛红,抓着宋清羽不放。

    宋清羽面色一凝,挥掌就把秦岩打了出去,看着他冷声说:“你喜欢什么人是你的自由,但这跟我没关系,我不欠你什么,也没有资格成全你,你更没有资格替他赎罪!曾经我以为你是一个勇敢面对自我的人,现在才发现,我高看你了!找人到别处去,这里是我的地方,再敢纠缠,休怪我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