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从容年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开局复活了远〕〔我只想安静的做个〕〔神王丹道〕〔魔临〕〔奇门医仙混花都〕〔夜游记〕〔全知全能者〕〔司宫令〕〔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吴峥林夏〕〔富豪公敌〕〔21948〕〔狩猎好莱坞〕〔陈江萧若岚〕〔路过漫威的骑士〕〔超强王者苏阳〕〔穿越从武当开始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87.很有价值的消息
    夜半风起,海浪翻涌。

    飞云岛上官家灯火通明,死去多年的前少主归来,残害如今的少主,兄弟对峙,剑拔弩张。

    被上官苍召集来的长老和弟子们虽围着议事厅等待号令,但心中惊疑不定,一时想不通这种局面到底是如何产生的,明眼人直觉,上官苖当年突然“遇害”,怕是与上官苍脱不了干系。

    如虞家,上官家这样实力雄厚的隐世家族,虽更像一个江湖大派,但有些规则,跟皇室没什么差别。譬如权力争斗,利益争夺,亲人相残。

    成王败寇,放之四海而皆准。但还有句话老话说,斩草不除根,祸患无穷尽。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当下,上官家的一众高手面对上官苖一人,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心中怒火毁天灭地的上官苖,行事暴虐却并不莽撞,他一回来就抓了上官铭在手,甫一现身就用雷霆手段控制了局面。

    www.wuyuanxian.   上官苍是有两个儿子,但正常人谁也不会因为有两个儿子就觉得一个死了没关系,只要一个活着就行。

    因此,上官苖强势逼迫,出手狠辣,上官苍为了拖延时间,保住上官铭的性命,不得不低头,跪在了上官苖面前。

    上官苖在笑。他冰寒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上官苍,一开始笑声低沉,继而越来越大,笑到最后,眼泪都出来了。

    笑声中,有怨,有恨,有嘲讽,还有几分哀戚苍凉。

    当笑声停下,上官苖闭上眼睛,再睁开,语气幽幽:“阿弟,你毁了我的一生。抬头,看着我。”

    垂着头的上官苍脸色难看至极,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上官苖。

    www.0872. 上官苍已想好,接下来如何安抚上官苖,如何示弱认错,先把上官铭救下来,上官苖将不足为惧。

    结果,上官苍猛然瞪大了眼睛,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他以为,所有人都以为,上官铭对上官苖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人质,因此上官苖不会杀他,至少暂时不会!

    可就在上官苍抬头的同时,上官苖猛然挥剑,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一剑砍掉了上官铭的脑袋!然后,他揪着上官铭血淋淋的脑袋,砸到了上官苍身上!温热的血糊了上官苍一头一脸!

    议事厅中的空气仿佛都在此刻凝滞了。

    在场之人,没有谁没杀过人,但此情此景,便是上官家行事最狠辣的长老,都忍不住心悸胆寒!

    这还是当年那位开朗温厚的少主吗?

    当然,不是了,不可能是。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当上官苍的夫人冲进来,正好看到上官铭的脑袋从上官苍身上掉落,还在地上滚动……

    “啊!!!”上官苍的夫人脸色煞白,尖叫一声,晕死过去。

    上官苍回神,像疯了一样朝着上官苖冲过去,面色扭曲地大吼:“杀了他!杀了他!”

    上官苖手中染血的剑挡住了上官苍的攻击,冷笑着扫视上官苍身后即将围攻过来的人:“当年他陷害我,抢走我的一切,现在我回来了,你们之中,但凡选择效忠我的,就可以活命。否则,下场与上官铭等同!不信,可以试试!”

    上官苖此言一出,那些高手脚步都是一顿。

    上官苖的身份可是上官苍一开口就认了的,他的确是当年上官家的少主,原本上官家的继承人。

    若上官苖死了,是上官苍杀的,上官苍上位,这些人不会为上官苖抱不平。但如今的情况是,兄弟俩都活着。而这些人选择效忠谁,将跟他们的未来息息相关。选错了,必然的结果是,跟失败者一起死。

    “你们愣着做什么?我们一起杀了他!”上官苍怒吼。他尚有一丝理智,提醒那些人,他们帮谁,另外一方就必死无疑。

    看似局势的胜败取决于上官家这群高手,但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人会思考,各有判断,即便年轻弟子多选择效忠他们更熟悉的上官苍,但颇有几位实力强劲的长老,并不看好上官苍。

    不站队不动手是不可能的,往往这种人下场更惨。

    因此,当有一个弟子高呼:“救家主!”欲冲上前时,却被一位须发花白的长老从背后打了一掌!

    混战伊始,上官苖冷笑连连,上官苍却面色灰败!

    “上官苍,送给你儿子的话,同样送给你。不是你的东西,不,要,抢!”上官苖话落,一剑刺中了上官苍的左臂。

    上官苍本以为上官苖这些年在虞璾手中,不过是个苟延残喘的活死人。但真正交手才知道,上官苖的实力,竟然在他之上!更可恨的是,上官家的高手,倒戈支持上官苖的,不在少数!

    事态的发展对上官苍极为不利,他的长子已惨死在上官苖手中,而他意识到,再打下去,今夜怕就是他的死期!

    于是,上官苍虚晃一招,想要逃跑。

    打不过总能逃这个定律,并不适用于任何情况。

    至少,上官苍插了翅膀,上官苖也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

    打斗声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才终于平息。

    议事厅中血流成河,上官苖坐回主位,他脚下是上官铭赤裸无头的尸体,不远处跪着十几个不久之前选择效忠他的高手,他们的身旁就是那些选错了主子的高手尸体。

    而上官苍还没死。原本上官苖精心准备,束缚上官铭的铁锁链,如今缠在了上官苍的脖子上。他身受重伤,脸色惨白,以屈辱的姿势,跪伏在地。

    上官苖拽了一下手中的锁链,上官苍身子一颤,向前扑倒在了上官铭的尸体上,神色惊骇。

    上官苖见状,似乎被取悦了,狂笑三声说:“阿苍,这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狗链子,真是跟你十分相配!”

    跪在地上的十几个高手,虽然站队没错,但到此刻,听着上官苖的话,依旧心中发怵。因为上官苖真的太狠了!暴虐冷血,对上官苍极尽羞辱折磨!一母同胞的亲兄弟,真真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大哥……”上官苍涕泗横流,满面哀戚,“娘还在,求你看在娘在份儿上,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上官苖闻言,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娘?她老人家还活着呢?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自小就偏疼你,总是教导我要让着你,曾经不止一次提过,让我将少主之位也让给你。当然,我不会无凭无据怀疑当年谋害我的事她也有份,但你放心,当年你是怎么制造我假死的,我会好好效仿的。娘怎么会有事呢?反正她这么多年都是一个儿子,也没要死要活的。你活着,或者我活着,对她来说,不应该有区别,你说呢?”

    上官苍浑身颤抖:“大……大哥!大哥我真的错了!都是我鬼迷心窍!是我无耻下作!我不是人!求求大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不敢了!我以后全听大哥的话!我给大哥当牛做马!”

    上官苖嗤笑,没有回应上官苍的话,却转移视线看向了跪在不远处的那些人,语带嘲讽:“这人啊,真是怪得很。二十年前,上官苍为了个少主之位,将我出卖给虞璾,让我消失。就在今夜,上官苍为了他心爱的儿子,跟我下跪求饶。可他的儿子尸骨未寒,尸体就在他身子下面压着,他竟开始跟我谈论兄弟血缘了?你们说,这人,真的有心吗?”

    跪在地上的那些人大气都不敢出,哪里有人敢贸然出头回答上官苖的问题?只求上官苖别将怒火撒到他们身上。

    上官苖倒也没想让那些人回答,他收回视线,再次看向上官苍,冷笑:“你有心,有肺,不过是狼心,是狗肺!不用在我面前装可怜!你只记住,你的儿子,是被你杀死的,在你当年陷害我的时候,在我的妻儿死去的时候,你就该想到有今日!不过你放心,我先不杀你。毕竟,你还有一个儿子没回来,咱们等等他。你想让你的小儿子怎么死?想到了随时可以告诉我,若是有趣的死法,我会采纳的,哈哈哈哈!”

    上官苍神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上官苖吩咐那些高手,让他们去把上官苍的女儿上官梦抓过来,另外,控制飞云岛,若上官齐或虞家人现身,不要惊动,立刻禀报。

    上官梦被找到的时候,她正要逃离飞云岛,但既然被发现,自然就走不了了,被上官苖扔去跟上官苍关押在一处,同时被关押的还有上官苍的一妻一妾,上官铭的妻子魏嫣然,以及上官铭和秦华苒两人残破的尸体。

    此外,还有上官苖从遗洲岛带过来的宫氏,以及虞璾的两个小妾和两个女儿。

    用尽全力复仇的上官苖,誓要让上官苍体会到这世间最极致的痛苦折磨,都难消解他心头滔天巨恨。

    至于曾经被上官铭拿来当幌子,去寻找上官箬的儿子的上官老夫人,其实并未病重。

    上官苖没有去见他的母亲,却下令将她软禁,吩咐下去,老夫人要见他,甭论是要绝食还是要上吊,都不必禀报。

    有些事,上官苖不需要调查,当他清醒的那一刻,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曾经孝顺懂事,爱护弟弟妹妹,可到如今,他才知道,当年的他,是上官家最傻的一个人。因为他以为这里是家,以为那些是他的至亲之人,是他在这世上最值得信任的人。

    就是那份愚蠢的信任,让他落入了上官苍并不多高明的陷阱,失去了二十年的光阴,失去了他原本拥有的一切!

    天亮了。

    上官苖依旧穿着那身染血的衣服,静静地站在他从小到大居住的院子中央。他在这里长大,在这里成亲,这里原本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但现在,这里是上官家废弃的院落,院中杂草丛生,身后房屋破败。

    院子一侧有两棵树,跟他一起长大,两棵树中间绑了个秋千,是他亲手做的,秋千木板已腐朽破损,随风轻轻晃动。

    闭上眼睛,上官苖还能想起他美丽温柔的妻子,想起他最后一次离家的前一日,做好这个秋千,小心翼翼地让他身怀六甲的妻子坐在上面,不敢推,只是抱着她轻轻摇晃,笑着说,等他们的孩子出生,就可以玩儿了……

    睁开眼,上官苖眸中水光闪烁,猛然握拳,又重重挥掌,两边的院墙轰然倒塌,他眼中再次出现暴虐之色,回头看了一眼,并未进房间,飞身离开了那个院子。

    飞云岛上表面看来,跟原先并没有多大不同。岛上也有普通百姓,对ysjzs.于上官家内部发生的变故一无所知。岛上各处的防守都没有任何改变。

    只有身处漩涡中心的人才知道,上官家遭遇了百年来最严重的危机。选择效忠上官苖的人,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因为他们不得不怀疑,上官苖若是发疯发狂,有可能连他们这些人都会遭殃。

    隔日,被上官齐先行派回来通风报信的两位长老,在上岛之后都未察觉异常,甚至进上官家之后见到了他们熟悉的兄弟,然后,被带到了家主面前。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如今的家主,已经不是上官苍了。

    这两位长老被派回来的时候,上官齐并未跟他们说太多,只说让他们告诉上官苍,从虞家逃走的某个人很可能会来飞云岛生事,让上官苍小心。

    这话,上官苍一听就能意识到怎么回事。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

    不过这两位长老倒也识时务,见状没有多少犹豫,就跪下认新主。因为上官苍已经落败,他们再不效忠上官苖,就是自己找死。况且,上官苖又不是什么外人,若当年没出事,他名正言顺就该是上官家的家主。

    既然倒戈,两位长老不用逼问,就把虞璾和上官齐的行踪全都交代了。当然,只能说到他们归来,会先去遗洲岛,再来飞云岛。至于遗洲岛上的情况,这两位没上去,并不清楚。

    不过没关系,上官苖自己很清楚,因为那是他亲手所为。他只需要知道,大概这一两日,虞璾和上官齐就该过来了,他会做好准备,好好欢迎他们的。

    翌日深夜时分,几艘小船靠近了飞云岛。

    上官齐看着夜色之下黑魆魆的岛屿,感觉很是不安。

    因为不用怀疑,他们已经落后上官苖至少两日,不出意外,上官苖前日就能回到飞云岛。

    现在唯一无法确定但却最重要的是,上官苍已经将上官苖解决,还是上官苍已经被上官苖解决……

    若是前者,他们上岛,自然安然无事。

    若是后者,他们上岛,怕是没有活路了!

    上官齐能想到的,虞璾自然也能想得到。

    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寻的眼神,虞璾开口,指派他的属下上岛查探消息。上官齐随后开口,也指派两个人上岛。

    而在那四人奉命上岸的同时,上官齐下令撤退到安全距离去等待信号。

    为以防万一,上官齐派出的是他的心腹,虞璾亦然。

    在他们预计的时间之内,看到了从飞云岛上升空的信号烟,是安全的讯号。

    虞璾松了一口气,上官齐眉头并未舒展,有心想再等等,或者先让虞璾打头阵。

    但虞璾当然不会给上官齐溜走的机会,下令所有人一起上岸。

    上岸的时候,一切如常。

    往里走,依旧正常。

    见到“上官苍”的时候,虞璾心中一松,上官齐也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上官兄可见到我的妻女?上官苖应该还没死吧?”虞璾神色急切地问。

    上官苍轻哼了一声:“怎么?事到如今,你还打算继续让他给你当活死人宿主?”

    虞璾冷声说:“他杀了我的女儿!不过我当然还是希望他活着,有朝一日为我续命!上官兄你当年不也亲口说,你最厌恶的兄长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

    “我说过这话?我怎么不记得了。”上官苍垂眸掩去眼底的阴翳。

    “他到底死了没有?我妻儿在何处?”虞璾皱眉问。

    上官苍却看向上官齐:“作为次子,你没有继承权,是不是跟你的父亲一样,虽然无能却心中怨恨嫉妒?”

    上官齐神色一僵,虞璾突然察觉不对,下一刻,就见不远处端坐的“上官苍”,从脸上揭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真容,赫然就是上官苖!

    虞璾和上官齐带回来的人并未跟他们一同进门,两人见势不好转身想跑,却被一群上官家的高手堵住了去路!

    这些人上官齐都很熟悉,里面还有被他先行派回来报信那两位。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容易,所谓的忠诚,在这个家族,似乎根本不存在。

    “虞璾,不要你的妻女了?跑什么?”上官苖冷笑,“我要谢谢你这么多年的不杀之恩。还有我的好侄儿,竟都不问一句,你爹在哪里吗?他会伤心难过的。”

    早就料到虞璾会用毒,因此上官苖选择先下手为强。

    上官家也不是没有毒药,且大部分都是虞璾友情赠送给上官苍的,重新用回虞璾身上,上官苖觉得非常合适。再厉害的神医,也不等于百毒不侵。而被虞家制造出来的无色无味的毒药,他们自己也不可能防得住。

    因此,虞璾和上官齐尚未跟上官家拦路的高手交上手,就感觉气血翻涌,吐血不止。

    “这是你送给我那好弟弟的毒药,还记得吧?”上官苖冷哼了一声,“不然你以为,我方才跟你废话什么?”

    虞璾面色铁青,眼眸阴鸷地盯着上官苖,上官齐却捂着胸口,立时跪了下来:“伯父!你跟我爹的恩怨,我在这之前根本毫不知情!我什么都没做!”

    “那又如何?”上官苖反问。

    上官齐神色一僵,继而又开口说:“我知道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可以告诉伯父,只求伯父放我一条生路!”

    “说来听听。”上官苖微微点头。

    “当初从遗洲岛救走伯父的那个秦夜,他是上官箬的儿子!”上官齐说。

    神色大变的是虞璾:“你说什么?上官箬的儿子?秦夜是上官箬的儿子?这不可能!”作为被上官箬拒绝并抛弃的男人,她一直是虞璾的意难平。而秦夜又是直接毁灭虞家的关键人物,虞璾一听就气炸了!

    上官齐看上官苖拧眉,接着说:“伯父,这是真的!而且不出意外的话,现在他手中同时握着虞家和上官家的至宝!伯父千万小心,可不要被他利用了!”

    上官齐说出这件事,一来想要讨好上官苖,二来想挑拨上官苖和秦夜的关系,为自己争取来逃生翻身的机会。虽然,其实上官齐并没有确认,秦夜真的是上官箬的儿子。

    上官齐话落,上官苖缓缓地笑了:“呵呵,原来那个小友,竟是我的外甥?不错,很有出息,比你们这些杂碎厉害多了。我原还在想,如此大恩,何以为报,这下倒是简单。虞家已经被他抢光,我可以把上官家所有的宝物,连同你们的性命,一块儿送给他作为答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我真没想重生啊〕〔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红衣罗刹〕〔林陌薇厉霆霄〕〔炮灰女配不想转正〕〔神级系统:一元秒〕〔她从云端上坠落〕〔穿梭在轮回乐园〕〔仙人弟子在人间〕〔神级妖宠进化系统〕〔诸天仙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