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等一等〕〔我的细胞监狱〕〔我和二哈共系统〕〔1018〕〔泰坦无人声〕〔锦瑟无央〕〔灵气复苏之空间杨〕〔年侧福晋又开撕了〕〔西游之绝代凶蟾〕〔叶辰叶萌萌苏雨涵〕〔仙尊奶爸叶辰叶萌〕〔肖阳叶云舒〕〔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王者巅峰〕〔反派她换人了〕〔华娱之昊〕〔御剑人间〕〔将军我可以〕〔苏云花狐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86.不是你的东西,不要抢
    遗洲岛。

    虞璾从上官家归来,匆忙上岛,带走大半高手再次离开后,宫氏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连往日里看不顺眼的妾室和庶女都懒得理会,倒突然开始吃斋念佛,祈求佛祖保佑虞璾和虞炜都平平安安。

    虞家连日的变故,遗洲岛上的百姓自然不会毫无所觉,因为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变化,原先压榨他们的人,一个一个都消失了。

    岛上一户百姓家中的妇人前日诞下一对双生子,一家子人却愁云惨淡,遮遮掩掩的,不敢让四邻知晓。

    因为虞家声称,双生子是老天赐福之人,将可以无条件成为虞家的内门弟子。

    正常情况下,若是谁家孩子天资聪颖,被选中进虞家学医,尤其是成为为数不多的内门弟子,可是大喜之事。

    但双生子除外。便是岛上这些年本土诞生的双生子不多,也陆续有那么两三对,虞家长老会亲自过来带他们前去虞家收徒拜师。

    一开始,父母家人都是欢欢喜喜地把孩子送进去,可后来,就越发不对劲了,因为送进虞家的双生子,再也不曾出来过,便是亲生父母都不允许看一眼,只说是在封闭www.yunlonghupan.调教,需要心无杂念,可谁知道是死是活?

    新诞下双生子的人家,提心吊胆过了两日,也没什么动静。家里男人早打听过,虞家主和少主都不在岛上,且带走了几乎所有长老。

    这家人为了孩子,有心想走,到别处去过活。可之前也有想离开遗洲岛的人,后来都消失了,他们不敢贸然行事。

    深夜时分,吱呀一声,男人将大门打开一条缝,探头往外看,巷子里静悄悄的,四下无人。他挑着扁担水桶出门,又回身把大门关好,到离家近百米的水井去打水。白天不敢出去,就怕有人问他家婆娘生了儿子还是女儿,说假话怕被人看出不对,说真话又怕招来祸事。

    男人挑着水桶穿过巷子,视野开阔些,他无意中回头往虞家的方向看了一眼,神色惊骇,扁担和水桶都砸在了地上!

    乌云遮月,夜色幽暗,但遗洲岛中央的天空却异常明亮,窜天的火光让人心惊肉跳!整个虞家都已被火海吞噬!

    奇怪的是,那边没有传来任何呼救的声音。而外围的百姓都已熟睡,若不出来,也根本不可能发现。

    男人神色惊惶,当下顾不得挑水,连扁担水桶都忘了,拔腿朝着家里跑去。进了家门后,从里面拴上门,脸色发白,战战兢兢地跑回屋里去,把全家人都叫起来,行李收拾好。虞家跟普通百姓家中间隔得并不近,那火应该烧不到他们这边,这家人打算等天亮看看情况,若是能走,再不想留在这个鬼地方了!

    此时,上官苖就站在遗洲岛最高的山上,看着下方肆虐的火海,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

    而虞璾的夫人宫氏,他的三个妾室和三个女儿,并没有葬身火海,此时全都跪在上官苖身旁,脸色煞白,哭哭啼啼地看着下方。

    那火不是上官苖放的,准确来说,不必他亲自动手。他抓了一个宫氏,便可以在如今的虞家为所欲为。

    虞璾不在没关系,上官苖觉得这样更解气。等虞璾归来,看到虞家变成一片废墟,脸色想必会很精彩吧!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宫氏声音颤抖。

    “虞夫人,你知道我是谁,也知道虞璾那贱人对我做了什么。你们夺走我的一切,和我再也无法挽回的二十年光阴,我要让虞家,断子绝孙,我要让虞璾,生不如死!”上官苖话落,伸手一掌,拍在了虞璾的一个女儿头顶!

    下一刻,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虞璾的一个小妾抱着死去的女儿,哭得撕心裂肺,然后,母女俩被上官苖一脚踹向了不远处的悬崖!

    宫氏跌坐在地上,神色惊恐,另外两对母女吓得哭都哭不出来了。

    而遗洲岛上的守卫,在上官苖上岸的时候,已经第一时间全都被抹了脖子。至于虞家其他的人,也不用上官苖动手,宫氏为活命,按上官苖的意思,给他们全都下毒放倒,烧死在下面。

    “哭什么?你们应该高兴,我第一个选中的不是你们。”上官苖冷笑,“就像我,应该感激,虞璾这么多年都没有杀我,且用所有资源助我提升实力!我一定,一定,一定会好好报答他的!”

    天亮了。

    遗洲岛之主虞家已变成一片焦土,有百姓到海岸去打探,发现了守卫的尸体。

    第一家百姓鼓起勇气,走出遗洲岛,乘船出海。

    很多人观望着,一直到那艘船在视线中变成了一个黑点,也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于是都飞奔回去。

    这些百姓基本都是遗洲岛的原住民,但从很多年前开始,表面上他们的生活似乎还可以,但事实上早已全都变成了虞家的奴隶。即便是对这片土地有感情的老人,都不愿子子孙孙被虞家奴役,再无出头之日。

    到了这个时候,甚至没有人关心虞家到底怎么了,是谁烧毁虞家,虞璾虞炜去了何处,会不会回来。他们当下只有一个念头,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跑!不管是去秦国魏国,还是找个无主荒岛,无心考虑未知的未来,只想逃离这个阴邪恶毒的牢笼!

    即便有些已经麻木的,见周围人都走了,也不敢留下,因为眼见着不可能有好下场,逃走还能有点希望。

    于是,有船的走得快,没船的甚至临时造船,不过三日之内,遗洲岛上彻底空了。便是孤儿寡母,也有街坊四邻捎带着一块儿走,谁也不愿留下。

    这座曾被很多人誉为仙医圣岛的地方,岛中央原先那富丽堂皇的宫殿,一夕之间,悉数崩坏毁灭。

    而此时,上官苖驾船,带着他的人质,虞璾的三个女人和两个女儿,正在前往飞云岛的途中。

    两日后。

    虞璾和上官齐同行,回到了遗洲岛。

    岛上出奇地安静,连个人影都不见。

    虞璾面色阴沉,飞身往岛中央冲去。上官齐紧随其后,心中却是一沉,他们怕是回来晚了。

    一路不详的预感,在虞璾亲眼看到虞家那片焦黑的废墟时,彻底将他击溃。他像是疯了一样,大吼大叫,冲进去,www.auto268.挥掌乱打,口中一时念着秦夜的名字,一时又念着上官苖的名字,仿佛淬了毒一般的声音,让人听之毛骨悚然。

    被虞璾带出去才幸免于难的十几个高手,立刻分头去搜查,看是否还有活人,再不济也要找到某些人的尸体,确定她们的死活。

    上官齐在上岸之前,已先一步派上官家两位长老直接赶回飞云岛去报信。但作为曾经亲眼见过虞家如同皇宫一般富贵奢华的人,上官齐此刻看着面前的惨状,心中不安,直觉上官家也未必能抵挡上官苖的怒火,因为这真真是毁天灭地,理智的疯狂!

    上官齐没有走,是因为他有自己的打算。这个时候,他回去更早的意义只是通风报信,但长老也能做。着急回去,可能等同于着急送死。

    当然,上官齐暂时没打算溜之大吉,但他得把虞璾带去飞云岛共同对付上官苖,到时再见机行事。

    上官齐让他的属下也散开到岛上各处去查探,看是否还有活人,如果有就带过来。

    当虞璾终于稍稍冷静下来的时候,属下禀报,并未发现四位夫人和三位小姐的尸体。

    这勉强算个好消息,她们有希望还活着。

    但下一刻,上官齐派出去的属下带了两具惨不忍睹的女人尸体回来,放在虞璾面前。

    其中一个,瞪大眼睛,死状可怖,是虞璾的小妾之一,叶翎见过,认为她容貌跟上官箬有几分相似那个。另外一具尸体,就是她和虞璾的女儿。

    “虞家主,这是在悬崖下边发现的,没有被海浪冲走。”上官家一位长老说。

    上官齐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应该是被活活拍死的,另外一个是活活摔死的。若说其他人虞璾不在意,但这之中,可有一个是他的亲骨肉。连上官齐这个跟虞家没什么走动的人,都听说过虞璾最宠爱的是这个最小的女儿。

    虞璾颤抖的手,合上了他死去女儿不瞑目的双眸,神色痛苦地闭上眼睛,喉咙中发出沙哑的呜咽。

    作为旁观者,上官齐虽然觉得这一幕很凄凉,但如果跳出这整件事来看,他完全理解上官苖的所作所为,不夸张地说,虞璾就是活该。且不考虑虞家在别的事情,别的人身上做的大孽,只说上官苖,虞璾就根本不无辜。

    说白了,万般因果,皆是报应。

    “虞家主,我怀疑上官苖很可能带着你其余的夫人和女儿去了飞云岛,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快赶过去吧。”上官齐开口说。

    不管谁对谁错,从结果来看,上官苖已威胁到上官齐的身份和性命,因此他希望上官苍和虞璾可以把那人彻底解决掉。

    虞璾将死去的小妾和女人埋了,带着满腔怒火,再次离开遗洲岛,跟随上官齐往飞云岛而去。

    此时,上官苖在路上,上官齐派出报信的长老在上官苖之后,而上官苍和上官铭父子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一无所知。

    上官铭最近过得还不错。

    虽然先前的事情不顺利,目的也没有达成,但好在有惊无险,他平安归家之后,将原委和猜测告知上官铭,自己倒不打算再出去冒险。

    虽然上官铭认为上官齐觊觎少主之位,上官苍原先也总是夸赞上官齐更加聪明稳重,让上官铭有些危机感。

    不过经历过先前的事,再回来后,上官铭觉得,他这少主之位是名正言顺的,只要他不犯错,上官齐就威胁不到他的地位。不做事自然没有犯错的可能,也没有风险,因此,上官铭想通了,觉得应该让上官齐出去做事,他只需要守好家中即可。

    虽然上官苍夫妇都不喜欢秦华苒,但上官铭却真的喜欢上了,日日沉醉温柔乡,将他去年新娶的魏国公主撇在一旁,还说要让秦华苒赶紧给他生个儿子,直把那魏嫣然气得不行。

    上官苍也不太担心被他派出去的上官齐。

    在他看来,跟如今的秦氏皇族有仇的是虞家,而那秦夜有可能是上官箬的儿子,他已经交代上官齐见机行事,不必真心救虞炜,不要真的跟秦氏皇族作对,因此自然没多大风险,甚至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获,假如秦夜真是上官箬的儿子,且那样宝物在他手中的话,可就再好不过了!

    至于已知被秦夜从虞家掳走的上官苖,上官苍得了虞璾斩钉截铁的话,说他绝对没有任何可能恢复当年的记忆,甚至想要苏醒都极为困难。

    上官苍对虞璾的医术没有怀疑过,因此也并不担心。

    夜深人静的时分,一道黑影轻车熟路地避开所有守卫的视线,靠近了飞云岛上官家。

    上官苖心中嗤笑,他那好弟弟,过了这么多年,连飞云岛上的布防都没有什么改变,真是很自信呢!这些当年可都是他亲手安排的,再清楚不过!

    时隔二十年,再次回到从小长大的家中,上官苖的心情很复杂,但他没有闲暇去感慨时光流逝,因为他的内心已被仇恨填满,怒火随时会暴虐喷涌!

    上官苖知道上官苍住在哪里,但他先找到了上官铭。

    这并不难找,因为虞家的每一处他都很熟悉,闭着眼睛都知道路。

    上官铭正在跟秦华苒缠绵。原本他并不是好色之人,这些年也算洁身自好,可作为如烟的女儿,秦华苒在选择抛下如烟,带着上官铭逃走的时候,就已经把上官铭当做她余生的依靠,至少在她翻身之前将会是这样。而她某些方面得了如烟真传,最懂得如何讨男人欢心,让男人对她死心塌地。

    自认为睿智的上官家少主,也没有过了这美人关。

    秦华苒也想早点怀上上官铭的儿子,然后母凭子贵,伺机除掉魏嫣然上位。这其实不是太难。她都盘算好了,利用上官家,帮她夺回秦国大权。

    不过,秦华苒的美梦在这个夜晚宣告终结。

    上官苖出现,在秦华苒看到他之前,一剑劈了她!

    而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的上官铭,被溅了一脸血,神色惊悚,跌落床下,连滚带爬地起来,喊了一声“救命”,上官苖的剑已经贴着头皮削掉了他的头发!

    上官苖没有让上官铭穿衣服,就那样提着他,走了出去。

    上官家所有人都被惊动,等上官苍接到消息,匆忙赶到议事厅的时候,就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坐在主位,脚下跪着浑身赤裸的上官铭,上官铭脖子上缠着一根铁锁链,另外一端在上官苖手中把玩,屈辱至极。

    这画面对上官苍来说,太刺激了……

    “上官苖!”上官苍脱口而出,心中却猛然沉了一下,恨不得撕了虞璾那个蠢货!

    “阿苍,看来你不否认我的身份,为何连声大哥都不叫了?”上官苖冷笑,“这么多年,大哥可是万分思念你呢!”

    “放了铭儿,你想怎样都冲我来!”上官苍厉声说。上官家的高手已经全都被召集过来,只要上官铭得到自由,上官苍根本不把上官苖一个人放在眼中。

    “呵呵……”上官苖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阿苍,你是想跟我说,我们的恩怨,跟你的儿子没有关系?可www.hbhzh.我听着,怎么这么刺耳呢?原本,我的儿子若活着,也该这么大了啊!”

    上官苖当初出事的时候已经成亲,且他的夫人身怀六甲。上官苖的死讯传回飞云岛,他的夫人伤心之下,一尸两命。因此,他现在连个孩子都没有。但当年就算有,上官苍也不会允许他的孩子活着,定会斩草除根!

    “大哥,你听我解释!当年的事,都是虞璾逼我的!你也知道虞家素来阴邪,他惯会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因为你们是同生之人,他早就盯上你,且下毒控制我,我没有别的选择!”上官苍拧眉说。

    “你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自己不觉得可笑吗?”上官苖垂眸,声音低沉,“既然你如此厚颜无耻,看来,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不够分量。”

    下一刻,上官苖手中的剑,穿透上官铭的身体,故意避开要害,把他钉在了地上!

    “这就是你的儿子,上官家如今的少主?”上官苖嗤笑,“这副尊容,若是上官家列祖列宗看到,会不会不得安宁?”话落,上官苖俯身,在上官铭耳边阴恻恻地说,“初次见面,大伯教给你一个道理,不是你的东西,不,要,抢!”

    上官苍脸色铁青,再也忍不住,挥掌打了过来。其他高手也都同时动手。

    上官苖气定神闲,拔剑的同时把浑身是血的上官铭从地上拽起来,收紧勒着上官铭脖子的锁链,冷笑:“上官苍!我数三声,给我跪下,否则,我让你这宝贝儿子三息之后见阎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