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江〕〔今夜星辰似你〕〔道法的世界〕〔我居然是富二代何〕〔巨富女婿何金银江〕〔掉进游戏世界怎么〕〔叶轩叶庆雪〕〔前世今非不期而遇〕〔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偏执大佬宠妻手册〕〔犯罪现场禁止撒糖〕〔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78.可爱的小兔子;跑得快
    八珍鸡汤是叶翎的拿手菜,初识南宫珩,曾被他连锅一起偷走过。

    阿妙尝了一口,微微点头:“很好。”

    “小叶教我的。”宋清羽笑容清浅。他并不饿,说是一起吃,只给自己盛了半碗,以防阿妙不够吃。

    能看出来,阿妙吃饭动作虽快,并不粗鲁,但也没有故作优雅。她吃得很专注,让宋清羽突然觉得,她碗里的汤和肉都更香的样子。

    阿妙认真吃宵夜,吃完一碗,宋清羽就把碗端过来,又给她盛。

    “你只吃那么一点吗?”阿妙看着宋清羽碗里几乎没怎么动的汤。

    宋清羽笑着摇头:“我这会儿又不太饿了。”

    阿妙接过宋清羽递来的碗,点头:“谢谢。”

    吃完宵夜,宋清羽问阿妙,要不要出去走走,消消食。

    “好主意。”阿妙点头,往外面看了一眼,“你来时,我见今夜月色不错。”

    阿妙快速把头发扎成两个长长的辫子垂在胸前,依旧是一身粗布衣裙,可身处这华丽的皇宫之中,面对着宋清羽这样的美人,她丝毫没有自卑或不自在的模样,颇为从容。

    两人出门,阿妙往御花园去,见宋清羽跟着她,微微摇头说:“不必如此客气陪我,你早点休息,明早还要上朝。”

    宋清羽让下人拿走食盒,他笑着走到阿妙身旁:“还好,其实我没那么忙。”

    阿妙也没说什么,两人一起漫步进了御花园。

    皎月清霜,树影婆娑,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你是小叶的师兄,为何实力不如她呢?”阿妙问。

    “这不能怪我,只怪小师妹太出色。”宋清羽笑言。

    “倒是真的。”阿妙点头,“听小风说,你是被转生蛊变成如今这样的,真正的宋清羽原是你的挚友。我很好奇,你如何与自己相处?”

    宋清羽神色微怔,沉默下来。

    第一次有人问宋清羽这个问题,如何与自己相处?

    身边人都能看到宋清羽如何对待云宋两家的长辈,如何努力地保护着他们免受伤害,如何尽力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可内心深处,有些事,是不可能释怀的。

    南宫珩和叶翎知道并理解,但并不会如此直接地问宋清羽的感受,因为他们一直也在保护他,并不想揭开他的伤疤。

    阿妙与宋清羽不熟悉,她说好奇是真的,www.zsttc.而她是个直接的人,想问便问了。

    见宋清羽不言语,阿妙摇头:“抱歉,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没有不想说,只是突然不知从何说起。”宋清羽微叹,面上的笑容淡了许多,“说实话,有些东西,不是跟自己讲道理就可以过去的。我活着,他却不在了,直到现在,我依旧会有负罪感。”

    阿妙停下脚步,看着宋清羽说:“第一次见你,虽然你在笑,但我总觉得你这个人身上带着一丝悲伤。”

    宋清羽心底某个隐秘的,不能触碰的地方,像是被撞了一下,那种感觉,不是疼痛,竟是一丝莫名的委屈……

    因为,这结果,从来也不是他想要的啊!

    “道理你都懂,不需要安慰。”阿妙看着宋清羽,那双清亮的眸子带着她一贯的认真专注,“我只是想说,虽然你怕蛇,但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宋清羽缓缓地笑了:“第一次有人这样夸我,很新鲜。”

    他过得并不累,身边有亲人,有朋友,快乐温馨充实,都不是假的。可内心深处,从他重生到现在潜藏的不安,依旧存在。有些事有些人,对他而言,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来面对,譬如宋茳和温敏。

    “不过,你怕蛇这件事,确实是病。”阿妙话锋一转。

    跟风不易一样,标准的医者思维,万般皆是病……

    “阿妙可有良方?”宋清羽笑问。

    “小风说他对你用过以毒攻毒,却适得其反。”阿妙说,“其实你可以在看到蛇的时候,想象那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宋清羽忍俊不禁:“差太多,有点难。”

    “要不要我捉一条蛇来给你试试?”阿妙是认真的,“曾经我面对讨厌的人,就把他想象成一头猪,一想到我正在对一头猪说话,就很容易接受对方的愚蠢了。有用的。”

    “那我把蛇想象成小兔子,就能接受它的可爱了?”宋清羽话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他可以抱着小兔子顺毛,若是抱着蛇……画面太美,真的渗人。

    “不,我是想说,可爱的小兔子一般都很美味,你就把它当做小兔子宰了。”阿妙摇头说。

    宋清羽愣了一下,可爱的小兔子一般都很美味?这……上一次听到类似的话,还是从南宫珩那里,他最喜欢叶翎做的香辣兔肉,曾跟宋清羽说,最开始认识,就觉得叶翎像他小时候抓回家吃掉的兔子,好可爱的……

    “不过蛇肉其实也很美味的。”阿妙说。

    宋清羽一脸拒绝,他真的吃过,有心理阴影。

    两人走进御花园的亭子,阿妙有些遗憾地说:“原老的小酒馆没了,很想尝尝他酿的酒,但他说以后都不做了。”

    宋清羽挑眉,酿酒?不错,他可以尝试一下,明日就问原老头要配方去。

    阿妙坐在亭子边的台阶上,微微仰头,看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

    宋清羽坐在亭子里,静静地看着阿妙的背影。

    一时无言,只听夜风吹过。

    过了不知多久,阿妙起身,对宋清羽摆摆手:“走了。”话落直接飞身离开了。

    宋清羽也没去追,他看着阿妙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起身走到阿妙刚刚的位置,席地而坐,仰头看着月亮,唇角微勾,可爱的小兔子?有意思。

    翌日,宋清羽下了早朝,让人把虞钊和虞丕带过来。

    两人的腿都受了伤,草草处理过,被五花大绑,扔到宋清羽面前。

    不过一夜过去,曾经虞家地位最高的两位长老,都狼狈而憔悴。

    “你们谁先说?”宋清羽神色淡漠,看向他们。

    虞钊和虞丕对视了一眼,又立刻转移视线。本也不是亲兄弟,大难临头,自保为上,很正常。

    “为公平起见,我给你们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机会,且你们不会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宋清羽话落,起身过来,捏住虞丕的下巴,往他口中塞了一颗药。

    虞丕昏迷,宋清羽转身回位:“好了,虞大长老,你可以说话了。”

    “虞家至宝蛊书,已经被你弟弟秦夜盗走了。”虞钊开口就说了宋清羽最想知道的事。

    宋清羽轻笑:“不意外。接着说。”

    “我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虞钊问。

    “我想知道,关于转生蛊,你知道的一切。”宋清羽说。

    虞钊神色一变:“既然秦夜是虞澍的徒弟,有些东西,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你不必管我已知什么,你最好能说出些我不知道的,否则若是虞二长老的答案更让我满意,我会选择留下他,跟虞家主交涉。”宋清羽说。

    虞钊说了蛊方需要什么药材,如何养蛊,不过都是关于同生转生蛊,确是宋清羽已知的东西。

    “我且问你,你们虞家为了养出不受限制的转生蛊,这些年,抓了多少无辜之人做实验?”宋清羽冷声问。

    虞钊神色一僵:“没有的事,养蛊不需要拿活人做实验。”

    “你猜我信吗?虞天和虞澍虽然因为受排挤逃走,被你们认定是叛徒,但他们的品性和作风,不愧为虞家人yyltsj.吧?”宋清羽冷声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虞钊拧眉。

    “做得,说不得?虞家所谓的神医世家之名,不觉得亏心吗?医者济世救人,而你们为了私欲,残害无辜,滥杀无数。”宋清羽冷声说。

    “不必如此道貌岸然!你弟弟是虞澍的徒弟,又能跟我们有什么差别?”虞钊冷哼了一声。

    宋清羽摇头:“我并不需要跟你解释我弟弟是什么样的人。回答我下一个问题,你可知道上官箬是谁?”

    虞钊皱眉:“上官箬?曾经上官家的小姐,跟家主有婚约,不过她多年前逃婚出走,再没回来过,说不定早死了。”

    虞钊不明白宋清羽问这个做什么,宋清羽没有解释,也没追问。问这个问题,只是想看看,上官箬是否在虞家。

    虞钊的答案,不像是www.puerchas.假的,但也只是他以为。还有一种可能,上官箬重生回了虞家,但除了虞璾之外的人并不知道。

    换虞丕,宋清羽问同样的问题,而虞丕跟虞钊的反应差不多,说的话也能对上。

    最后,宋清羽让两人同时醒着,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你们还有一条命,在虞家。”

    虞钊和虞丕对视一眼,神色大变!

    不过在两人不约而同打算咬舌自尽时,再次昏迷过去。

    宋清羽知道,昨夜死去的那十几个虞家人之中,绝对有人如今已重生回了虞家。这是必然的,除非把那些人全都抓住,让他们求死不能。但这不太容易。

    至于有人回虞家报信,倒无所谓。反正这群人一直不传信回去,虞璾察觉不对,也一定会再派人来的。而这些人昨日刚到开元城,并未打探到真正有用的消息,传回去的信息只可能是,他们被团灭,继续派人来进行下一波复仇。

    这也是宋清羽计划中想要的结果。他猜测南宫珩和叶翎汇合之后会再去虞家,但算算时间,应该还没到。而昨夜重生回虞家的人,带去的消息,若是能引出一些虞家的高手,就可以减轻南宫珩和叶翎的压力。

    之所以要审问虞钊和虞丕,是因为宋清羽知道,即便以他们在虞家的身份地位,体内一定有转生蛊,家中一定有宿主,但并不代表他们不怕死。一来,重生后实力会大打折扣。二来,他们不舍得就这样浪费本命,尤其是在他们认为还有生机的时候。

    宋清羽说出刚刚那句话,虞钊和虞丕都第一时间想要死遁,但宋清羽早有准备,不会给他们这种机会。

    风不易被叫过来的时候,阿妙也来了。

    “小风,你替我选一个。”宋清羽对风不易说。

    然后就见风不易和阿妙两人围着虞钊和虞丕,像是在讨论哪只猪更肥一样,认真商议过后,选中了虞丕。

    “他虽然是老二,不过内力更强。另外这个,一把年纪,那方面亏得厉害,身体很虚。”风不易说。

    宋清羽蹙眉看了一眼虞钊,想来这老货背地里定然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

    “好。”宋清羽点头。

    “我把蛊下在他身上,一个月之后就成了。”风不易说。

    “这个怎么处置?”阿妙踢了虞钊一脚。

    “不能让他死了,死了就等于重生。等把虞家灭了之后再杀。”宋清羽说。

    “那给我试毒吧。”阿妙说。

    宋清羽微微点头:“你随意。”

    宋清羽本来以为,经过昨夜,他跟阿妙之间有些不同了,但很快就发现,阿妙只是把他当朋友,跟风不易没什么差别。她对每个人都很真诚直率,并没有对他另眼相看。

    美貌变得毫无意义,宋清羽有点忧伤。尤其是,当他主动说可以陪阿妙上街去吃好吃的,阿妙毫不犹豫就拒绝了,说她已跟叶旌约好了,不麻烦宋清羽。

    当夜,苏棠归来。

    他是半夜到的,一个人赶路也没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惦记着孟婧和苏小糖,一路狂奔。

    进皇宫之后,闹腾的苏棠把大家全都吵了起来,召集到一起。

    “阿珩和小叶呢?”如意问。

    秦徵有些不满如意被吵醒,不过心里也惦记着南宫珩和叶翎,想早点知道情况。

    “他们俩混蛋一见面就把我甩了!”苏棠气哼哼地说。

    “他们是去虞家了吧?”宋清羽问。

    “不然还能去哪儿?”苏棠又累又饿,心气不顺,“南宫老七偷了虞家最重要的东西,不过那虞家满门都不是东西!为了那破虫子,害死不知多少人!于是那俩混蛋又杀回去了!”

    “这是什么人?”蒙婧问的是被苏棠粗鲁地扔在地上的中年男人。

    “南宫老七从虞家偷的人。”苏棠说,“虞璾那厮的宿主。”

    风不易笑了:“这个不错。”

    “至于这人是哪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他没醒过。小风风,归你了。”苏棠说,“别的没什么要说的了,恭喜老秦啊!”话落苏棠抱起蒙婧就跑。秦徵都要生二胎了,他不能落后。

    “爹爹!”苏小糖呼唤。

    “小糖乖,跟你宋光棍儿叔叔一起睡吧!爹去给你生妹妹!”

    苏棠的声音传过来,宋清羽扶额,苏小糖眼睛一亮:“妹妹?!我要妹妹!”话落转头看向宋清羽,“美人叔叔,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宋清羽把苏小糖抱过来,笑意温和:“当然可以。”

    风不易扛着那个中年男人走了,宋清羽一手抱着苏小糖,一手抱着秦小易,即刻开启带娃任务。

    遥远的遗洲岛虞家。

    虞家四长老缓缓苏醒,就见虞璾面色阴沉地看着他,楚明泽站在虞璾身后,还有虞炜和其他人。

    宋清羽高估他们了。昨日死去的十三个人,只有这一个重生回来,其他人是真的死了。

    “怎么回事?”虞璾压抑着满腔怒火。他在等消息,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个。

    虞家四长老脸色难看,声音虚弱:“属下一行刚到开元城,就被那秦尧盯上,带兵围住,火攻箭阵一起上。除了大长老和二长老被生擒,其他人……都死了。”

    虞炜面色扭曲:“可恶!可恶!”

    楚明泽垂眸,倒不是多意外。不过他得到一个信息,秦尧做的,说明南宫珩还没回去?万一南宫珩再杀回虞家,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秦国那边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南宫珩有帮手的话,定会再回来,而且他的帮手,最大的可能是叶翎……

    楚明泽才不在乎虞家死了多少高手,他只是突然觉得,这里很不安全,他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