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诡异流修仙游戏〕〔名侦探柯南之移动〕〔世界第一好抓上单〕〔重生之带着金手指〕〔朕只是一个演员〕〔穿书后我成了玛丽〕〔都市医品仙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狂婿〕〔九世战神〕〔最强天医〕〔玄幻之神级帝皇系〕〔厉少,你家老婆超〕〔神话之龙族崛起〕〔透视神医女婿〕〔云千悦景升〕〔冥河传承〕〔甜妻还小,总裁需〕〔财阀小娇妻:谢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70.以暴制贱,美人计的杀伤力
    “如烟!你可知道得罪上官家的下场?”上官铭眸光含怒。

    如烟闻言,故作惊恐:“我好怕呀!可是……就算你死在这里,谁知道呢?”

    “你敢?!”上官铭冷喝。

    如烟笑意加深,抱着上官铭的胳膊,靠在他肩上,幽幽轻叹:“我不是不敢,是不舍得。堂堂上官家的少主,非要跟我过不去,真是我三生有幸。”

    “放了我,我不会再寻你麻烦!”上官铭冷声说。

    “我应该对上官少主的宽容仁慈感激涕零吗?”如烟柔声说着,解开了上官铭的腰带,“可是,尊贵的上官少主,你是不是忘了,你杀了我唯一的儿子,抓走我的女儿,还断她一臂送到我面前?”

    上官铭面色一沉:“你想如何?”

    “其实,我应该让你血债血偿的。不过儿子没了,我突然想,是不是应该再生一个?这样老了才能有个依靠。”如烟轻声说,“我儿子是你杀的,你来赔我一个,这样很公平,你说呢?”

    上官铭狠狠拧眉:“你!做梦!无耻!”

    “夜里当然要做梦,我们可以一起做。至于无耻……呵呵,或许某些人可以这样评价我,但你,凭什么?我们无冤无仇,你害死我儿,残害我女,说我无耻?你还真是个讲道理的好男人呢!”如烟似笑非笑。

    上官铭怒极,索性闭目不语。

    如烟放开上官铭,转身,走到软塌旁,坐下,看着上官铭,面上笑意消失,轻哼了一声:“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给脸不要脸。你跟秦徵到底什么关系?说!”

    上官铭用沉默作答。

    如烟从旁边拿了一把尖利的短刀在手中:“很好,有骨气。这把刀,不比你的箭。我在你的右肩刺一刀,不至于会断臂,从你的头顶刺入,会不会死……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应该试试,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对你很仁慈了。”

    上官铭的额头跳了一下,但仍旧没有睁眼。

    下一刻,如烟手中的尖刀,穿透了上官铭的右肩!

    上官铭瞪大眼睛,额头冷汗直冒。他动弹不得,但不是没有知觉!他没想到,如烟竟然真敢对他动手!

    右肩鲜血淋漓,如烟冷笑:“放心,你绝对不会死在我手中的,知道为什么吗?等我折磨够了,消气了,觉得你没用了,我就把你送给虞家主。他认为,杀虞炜的人跟你是一伙的,到时候,就算上官家把你从虞家救回去,你的少主之位,你的前途……呵呵,如果丝毫不受影响的话,那算我输。”

    上官铭面色青白:“够了!”

    “看来,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了。”如烟走过去,把钉在墙上的尖刀拔下来,用帕子轻轻擦拭上面的血迹,神色平静,“第一件事,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再敢说一句废话,我就断你一臂!”

    如烟话落,叫来两个焰卫,把上官铭的属下弄醒,押着他去找秦华苒。

    “上官铭,最后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如烟冷笑连连,“只要你能说服我,并且交出同伙,我会帮你跟虞璾解释。我是不清楚,你到底为了什么要做这些事,但如果你的目的比上官家少主的位置都重要的话,那你继续,看你最后能得到什么?说!”

    上官铭面色难看:“我在找一个人。”

    如烟眼眸微眯:“说清楚。”

    “祖母年迈,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够把多年前离家出走的姑姑找回去。”上官铭说,“我得到线索,我姑姑的儿子,就是秦徵的徒弟。”

    如烟狠狠拧眉:“你什么意思?你是为了帮你的表兄弟?”

    上官铭沉默片刻之后说:“我只是想要早点见到表弟。”

    如烟腾得一下站了起来,看着上官铭厉声说:“你做这些,只是为了让你表弟出来与你相见?为此,杀了我的儿子,残害我的女儿?!”

    “你害过多少人,数得清吗?不必说那些废话,你儿女的苦难,都是拜你所赐,不要假装你是什么正直讲理的人!”上官铭冷声说。

    如烟怒极反笑:“好!很好!你说得真有道理!突然发现,我们挺像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相信,你是这种人。不过,你的目的是找到亲人,孝敬祖母,手段却是杀害跟你无冤无仇的人?你猜我信吗?上官铭,别装了!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什么为了达成祖母的心愿?可笑死了!就算你真是为了找人,也定然有别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上官铭冷声说:“随便你怎么想!”

    如烟不再逼问,闭目假寐,直到秦华苒被带回来。

    用狼狈不足以形容秦华苒此时的凄惨模样。她被斩断一臂后,只草草止血,关押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不过短短几日时间,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儿,面无血色,头发如枯草般乱糟糟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馊臭的气味。

    秦华苒醒着,见到如烟,瞬间泪流满面,虚弱无力地叫了一声:“娘!”

    “带她下去收拾,请太医。”如烟并未靠近秦华苒,只冷声吩咐。

    焰卫将上官铭的属下扔在地上,扶着秦华苒走了。

    如烟起身,快步走过来,手中的尖刀,狠狠地贯穿了上官铭属下的脖子!

    鲜血喷出,有几滴溅到了如烟的脸上,她起身,用上官铭的衣服擦拭染血的尖刀,冷笑:“过去很多年,我都不爱杀人,觉得最好的方式是得到他们的心,让他们对我死心塌地,助我走得更远。可是最近,当我将剑刺入我那畜生不如的兄长身体时,头一次发现,亲手杀人原来是一件如此爽快的事。那些对我不再有用的男人,我都会亲手送他们下地狱。至于你……”

    如烟把玩着手中的刀,退后几步,似笑非笑地看着上官铭:“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只是为了寻亲,找你的表弟。那我们一起把你的表弟找出来,让你们好好团聚。你就祈祷他快点现身,不然,过些天,我就把你送给虞璾邀功了。”

    如烟话落,叫出了秦华菲。

    秦华菲失去记忆,被如烟和秦华苒洗脑,如今是个标准的焰卫,面如冷霜,抓住上官铭的后颈,拖着他离开了。

    太医给秦华苒重新处理过伤口,宫女伺候着沐浴,又吃了些东西,喝了药,被轿子抬着过来见如烟。

    “退下。”秦华苒开口,扶着她的两个宫女低头退了出去。

    秦华苒身子晃了晃,面对如烟跪下,垂头沉声说:“母皇,儿臣无能,请母皇恕罪。”

    “来。”如烟招手。

    秦华苒跪着,慢慢地挪到了如烟跟前,靠在如烟腿上,眼圈儿一红,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虽然秦华苒有点小聪明,颇有几分如烟的气质,可从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如今一下子成了无法弥补的残废,她简直要疯了!

    如烟微微俯身,抱住秦华苒的脑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没事的,会好的。”

    “娘,我的手臂,好不了了……”秦华苒是真的难过,几欲崩溃。

    “未必没有希望,只要……”如烟眸底闪过一道暗光,跟秦华苒又提起转生蛊的事,这次说得更详细一些。

    秦华苒瞪大眼睛,仰头看着如烟:“娘,那种事,真的可能吗?”

    如烟肯定地点头:“当然。不然虞炜为何能多一条命,现在还活着?只要我们得到那样宝贝,你也可以多一条命,换一个完美无缺的身子,这都不是幻想!”

    “可是,虞家那边……”秦华苒拧眉。

    如烟轻哼了一声:“抓到了上官家的少主,大有可为。接下来,你只要听话,想要的,都可以实现。”

    秦华苒重重地点头,依偎在如烟怀中:“娘,我一定会听话的。”

    叶翎和宋清羽会潜入秦国皇宫查看情况,但不会贸然靠近如烟居住的地方,因为那里时时刻刻都有天罗地网等着他们。上官铭就是因为一时心急,被如烟的陷阱迷惑,一着不慎,全盘皆输。

    在南宫珩走后,叶翎已命墨竹前去通知秦徵,他是时候来开元城了。

    只叶翎和宋清羽两个人,行事低调,打探到的消息很有限,原则上以不变应万变。因此,上官铭落入如烟手中这件事,他们并不知道。

    但如烟在杀死如祺后,整个人褪去原先矫揉造作的气质,更多了几分外露的阴狠霸气,成功擒住上官铭,又给了如烟不少底气。

    一开始以为是秦徵,后来一度打消怀疑,认为是上官家和虞家的暗斗,但如今,如烟从上官铭处获知,秦徵真的回来了!

    接下来,如烟并未重登皇位,而是按照原计划,做了一件事,宣布秦徵已归来。

    如烟选的与当年的秦徵身形脸型相仿的属下,易容成她认为如今秦徵的模样,出现在朝堂上时,百官震惊!

    不过,秦徵离开多年,没人怀疑这是假的。毕竟谁也不可能想得到如烟明明可以自己坐这个皇位,为何安排一个假秦徵出来?

    若是只如此,倒也罢了,叶翎计划等秦徵到开元城之后,就动手解决如烟。

    但,伴随着假秦徵现身的同时,发生了一件让叶翎忍无可忍的事情。

    那就是,假秦徵当着秦国文武百官的面宣布,他将会迎娶兄长遗孀如烟,结为连理!

    说起来,寡嫂嫁给小叔,倒也不算什么违背伦常的事情。不过在皇室这种地方,这样的事情,总让人感觉很不合适,但又不至于让文武百官冒着可能被砍头的风险站出来反对。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十日后,假秦徵正式登基,同时经历了从皇后到皇帝到太后的如烟,将会再次正式成为秦国的皇后。

    如此劲爆的消息,飞速传开,不过半日时间,开元城中已人尽皆知。

    宋清羽出去买排骨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议论,当时怀疑自己的耳朵,等听了真切之后,瞬间愤怒,肉也不买了,提着空篮子,脚步匆匆地回去找叶翎。

    叶翎正在捣鼓一堆药材,见宋清羽寒着脸回来,篮子空空,微微蹙眉:“这是怎么了?”

    宋清羽把听到的事情跟叶翎讲,刚说了个开头,叶翎拧眉,忍不住爆了粗口:“真是天字第一号贱人!要脸吗?”

    宋清羽冷哼了一声:“不必评价她根本就没有的东西。”

    不久之前,叶翎还开玩笑说,如烟是不是年老珠黄,魅力减退,不再用某种方式犯贱了?

    当时叶翎是真觉得,如烟当了女皇之后,有了权势和实力,贱性有所变化。

    结果,如烟用行动告诉叶翎,比贱,她从来都没输过!

    “这对秦伯父的名誉,简直是灭顶的侮辱!”宋清羽忍不住握拳砸了一下桌子。秦徵娶如烟?这两个名字放到一起,都让他觉得极度不适!

    “她故意的,用这种方式逼我们现身。”叶翎眼底寒意肆虐。

    “现在怎么办?再等下去,如烟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真让她跟……就算是假的,也太恶心了!”宋清羽拧眉说。

    叶翎沉默片刻之后,缓缓地说:“她在挑衅我的忍耐度,而且成功了,真是好极了。准备动手。我要让她的龌龊行径,传得更快,更远!”

    宋清羽点头:“我赞成,你做主。计划是什么?”

    叶翎冷笑:“这段时间我们够低调了,接下来,搞个大事。”

    宋清羽直觉,会很刺激……

    是夜,如烟再次见到秦华苒,她的气色好了很多。

    “母皇,秦徵的事……”秦华苒有些不解如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如烟似笑非笑:“我就不信,这样他都不出来。说实话,真的很想他呢,一转眼,这么多年没见了。”

    “母皇确定秦徵真的在开元城吗?先前月宥的说辞未必是真的,而上官铭只提到了秦徵的徒弟,那上官尧上官夜,也都是年轻人。”秦华苒蹙眉。

    如烟点头:“他在,我知道。上官铭不过是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后来才参与进来。一开始,就是秦徵的人在搞鬼。”

    “母皇此计甚妙,秦徵若真在开元城,应该很快就会现身了。”秦华苒神色认真。

    如烟冷笑:“真的好期待再次见到他。”

    当夜并未发生任何异常情况,翌日,如烟安排的假秦徵前去上朝,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真有几分故作的威严。

    一切都很和谐,直到刺客出现。

    不像秦华霆死的那次,这回的刺客,是从大殿门口走进来的,一身墨色长裙,勾勒出纤细窈窕的身材,是个女子,银色面具遮住容颜,手持一把古朴的长剑,仿佛闲庭信步一般。

    大殿门口的护卫已昏倒在地,百官背对着门口,第一个发现女刺客的,正是假秦徵。

    “有刺客!来人,拿下!”假秦徵一声大喝,百官纷纷回头,神色震惊。

    却听女刺客语带笑意:“不想死的,离我远一点儿哦。”

    百官下意识地散开,女刺客飞身而起的同时,四个眉心有火焰印记的男人现身,将她围在了中间。

    这是叶翎,她的计划就是,直接杀过来。

    焰卫实力很强,四对一,原本应该毫无悬念才是,但战斗开始没多久,焰卫的动作就变得迟缓起来,而躲在不远处的官员纷纷无力倒地,但都清醒着。

    有毒!

    可空气中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气味,原本百毒不侵的焰卫虽然都没倒下,但身体渐渐失去控制,实力大打折扣。

    结果是,叶翎杀人如切瓜,并没有用多久,就解决掉了四个焰卫,再次朝着坐在龙椅上的假秦徵走去。

    靠近叶翎的普通护卫,不过都是炮灰的命运。

    假秦徵挥掌朝着叶翎打了过来,叶翎侧身避开,反击一掌。

    假秦徵也成功避开,但随即便觉得丹田阻滞,神色大变!根本不能理解到底是怎么中毒的?

    说起来,叶翎和南宫珩因为人手不足,忌惮如烟身边的焰卫,是真的,因此先前一直借刀杀人,并未正面出手。但同时南宫珩和叶翎也没有选择召集他们所有的人手过来,开启打群架模式。

    对付如烟有阻碍,自然要把阻碍解决掉。看似南宫珩和叶翎那些日子在开元城中悠闲度日,隔岸观火,但与此同时,他们夫妻俩一直在研究对付焰卫的方式。

    因为曾经抓获过两个焰卫,风不易做了研究,已经成功做出被他取名叫做灭焰水的东西。不过药材难得,量太少,使用范围有限。

    而南宫珩和叶翎在风不易的灭焰水基础上,做出了升级加强版的灭焰香。

    说是香,其实原本也是液体。叶翎做了足够的量,然后,把她的衣服在里面浸泡过。

    在叶翎用内力御敌的时候,灭焰香随之挥发出来,靠近她的焰卫,不可能幸免!

    假秦徵看势不妙,转身想跑!

    叶翎袖中雪绫如电,缠住假秦徵的脖子,把他拽了回来,狠狠地摔在了秦国百官所在的地方,然后,扔出一个药瓶,砸在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臣身上:“把这个,抹在他的脸上。”

    假秦徵被雪绫缠住脖子,面色涨红,不敢轻举妄动。

    老臣颤抖着手,打开那个药瓶,倒出里面的液体在手中,然后往假秦徵脸上抹。

    其他官员纷纷看过来,片刻之后,一个个神色惊骇!

    易容除去,假秦徵的真容显露出来,看起来才三十多岁的模样,根本不是秦徵!而且,他的眉心有一道赤红的印记!这是个焰卫!

    叶翎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冷声说:“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蠢货!秦国姓秦,秦华霆还活着的时候,竟让如烟篡夺了皇位!如今,她安排一个奴才,假扮皇嗣,跟她狼狈为奸,祸害秦国,秽乱宫廷,该千刀万剐!”

    叶翎话落,如烟一身华服,被人簇拥着出现在大殿门口,看到叶翎,如烟眸光微缩,挥手,身后一群焰卫飞身朝着叶翎攻了过来!

    如烟接到禀报有刺客就赶过来,并不知道前面的焰卫是怎么死的。若是知道,她肯定不会让更多的焰卫去送死。

    可惜,等如烟意识到的时候,为时已晚。

    焰卫是如烟的杀手锏,虽说比起秦国历代皇帝,如烟身边的焰卫数量翻了很多倍,但毕竟是有限的。而且随着数量增加,质量也必然下降,根本没有原先真正焰卫那样的绝顶高手。

    叶翎仿佛在跳一曲死亡之舞,所过之处,焰卫纷纷倒地,而她从大殿门口杀到龙椅上,又从龙椅上杀回来,手段之狠辣,实力之高强,让人心惊胆颤!

    如烟发觉焰卫莫名中毒后,就急急命令他们撤退,但叶翎并没有给焰卫逃走的机会。

    如烟面色难看至极,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引出来的不是秦徵就罢了,她连叶翎长什么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身边的高手就被解决掉了一半儿!瞬间怄得想要吐血!

    秦华菲站在如烟身后,神色恭敬:“母皇,儿臣去会会她!”

    “不可!走!”如烟摇头,话落转身。秦华菲也是焰卫出身,到叶翎跟前,就是送死!

    如烟带着秦华菲刚出大殿,一道颀长的青衣身影从天而降,持剑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是宋清羽,没戴面具,没有易容,墨发随风轻舞,面庞如妖似仙,仿佛透着湛湛玉光,唇角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

    如烟面色一沉,这个,她见过画像!不是秦徵的儿子,就是他的徒弟!

    “华菲,拿下他!”如烟厉声说。不到不得已的时候,她并不想亲自动手,因为先前的内伤还没痊愈。

    秦华菲越过如烟,走上前来,看着宋清羽,眼神却有些疑惑,并未动手,而是问了一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宋清羽笑意加深:“是的,我们见过,还曾一起喝酒。你身后那个女人,为了让你为她卖命,下毒导致你失忆,忘了我。”

    如烟面色扭曲:“华菲!不要听他胡言乱语!”

    秦华菲却眼眸阴鸷地转头,看向了如烟:“那我没有受伤,为什么会失忆?”

    如烟简直要疯了!这个蠢货!失忆了竟然也躲不过宋清羽的美人计!

    如烟推开秦华菲,挥掌朝着宋清羽打了过来!

    宋清羽站在原地,不闪不避,面带笑意看着秦华菲。

    秦华菲仿佛被蛊惑了一样,飞身冲过来,接住了如烟的这一掌,下意识地又打回去!

    宋清羽挑眉,阿珩临走特意叮嘱他关键时刻要用美人计,果然有用。他才应该叫花瓶,这种站着不动,笑一笑,就能看到贱人母女狗咬狗的场面,简直太有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