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命师〕〔天道美人黑化警告〕〔近身狂婿〕〔你有种就杀了我〕〔影后马甲掉光没〕〔筝爱一心人〕〔大唐验尸官〕〔我成了正道第一大〕〔宿主大佬又美又飒〕〔重生之庶女凰后〕〔全星际都是我的美〕〔战国九州天下争霸〕〔全世界都以为大佬〕〔穿成恶毒女配的亲〕〔攻略反派后成了团〕〔穿成九零团宠娇萌〕〔驱魔人的自我修养〕〔从斗破开始当老板〕〔农家丑媳贼旺夫〕〔江队的老婆是大佬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63.那你替我喽,好妹妹
    秦华菲抬头,看向上官铭,微微皱眉。初次见面,她尚且不知这位的身份,以为又是新晋虞家长老。

    楚明泽开口介绍:“秦大公主,这是上官家少主上官铭公子,如实回答他的问题。”

    秦华菲神色一变!上官铭?真正上官家族的人竟然出现了!上官尧是真是假,马上就会有答案。

    “上官少主,上官尧的年纪,我并不清楚,但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秦华菲说。

    上官铭闻言点头,端起茶杯,不再言语,仿佛刚刚问那一句,只是随口之言。

    说者未必无意,听者绝对有心。

    楚明泽直觉,上官铭并非来杀“上官尧”的,个中另有内情。

    上官尧,就是云尧,也就是如今的宋清羽。他的身世不存在任何可以跟上官家扯上关系的可能。

    但,楚明泽曾冒充南宫珩,混入墨云国皇室。此刻他突然想起,墨龑曾提过,南宫珩的生母,本名叫做上官箬。

    上官箬这个名字,以及她真正的容貌,墨云国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她从出现到消失,都很神秘。

    但楚明泽假扮墨锦夜的时候,并未跟墨龑和墨凤琉斗,因此那对父子告知楚明泽的关于上官箬的事很有限,只说上官箬自称隐世家族的小姐,对墨龑有救命之恩,与墨凤琉两情相悦,结为连理,后因墨凤琉花心多情,伤心之下,携子远走他乡。

    楚明泽倒是问过,为何南宫珩体内会有断情蛊。墨龑和墨凤琉都声称不知那是何物。

    当下,上官铭的一个异常举动,让楚明泽把很多事情联系起来。虽然他所获得的信息并不包括上官箬和虞璾的关系,以及多年前虞璾为她准备的“聘礼”。

    再加上,楚明泽之前无意中从虞家内部得知,上官家正在寻找一样宝物。

    楚明泽大胆猜测,上官箬就是出自这个上官家族,因此她的儿子南宫珩有可能与上官铭是表兄弟,而上官家在找的东西,跟上官箬有关。

    换言之,上官家在寻找遗失的宝物,需要先找到流落在外的族人。那个人,十之八九,就是南宫珩!

    电光火石间,楚明泽窥见秘密,但眼眸淡漠如斯,不曾泛起一丝涟漪。

    虞璾因为上官铭的问题,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底闪过一丝寒光。

    “上官少主,上官家有上官尧这号人吗?”虞璾转头,问上官铭。

    秦华菲的心提了起来。若上官尧真是上官家的人,就可以说明,他没有骗她。

    下一刻,上官铭端起茶杯,摇头,垂眸浅饮一口后,薄唇轻启:“没有。”

    秦华菲心中一沉,眸中的失望之色,被虞璾看了个正着。

    虞璾冷哼:“秦华菲!接着说!”

    秦华菲定神,继续讲,其中略过她对“上官尧”一见钟情,势在必得这些,只说是他处心积虑接近,而她一时被迷惑。

    很多事虞璾已从虞炜口中得知,譬如他抓“上官尧”,送回虞家,与秦华菲定亲等。

    只除了虞炜身死那一夜的真相。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而秦华菲的确不是真凶,因此,关于此事,她说的大部分都是实话。

    “上官尧的同伴找上我,自称名叫上官夜。”秦华菲说。

    楚明泽心下了然。上官夜?夜王,墨锦夜,那就是南宫珩了。

    “他颇有几分蛊惑人心的本事。”——敌人太狡诈,防不胜防。

    “我一时大意,轻信他的身份。”——纯属被骗,并非主观有意。

    “又早知上官家和虞家是世交,因此,上官夜提出,他只是想跟虞少主谈谈,化解矛盾,我不疑有他。”——请虞炜来府,她本是好意,完全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虞少主和上官夜见面时,我并不在场。待我察觉不对,冲进去时,虞少主已出事。上官夜嚣张宣称,这是……送给我的黑锅。”——赤裸裸的栽赃陷害,她是无辜的。

    “我与他交手,不料他实力在我之上,将我打伤后,便消失了。”——敌人太强大,她尽力了。

    “后来我寻去他们先前落脚的小酒馆,准备动手时,却落入他们精心设下的陷阱。”——她有在努力找真凶。

    “我派焰卫护送虞少主遗体回虞家,且写下书信解释这一切,但虞少主的遗体,和派去的人,全都在离开开元城后不久消失。”——她在尽力弥补,但暗处敌人太狠绝。

    “虞家主,从头到尾,这都是一个处心积虑陷害于我,挑拨秦国和虞家关系的阴谋。那些人有备而来,手段毒辣。我承认,因自负被骗,是我的错。但虞少主的死,绝对不是我所为。我再蠢,也不可能不计后果至此。”——最后总结,她是很傻很天真,被人利用坑害,但真的无辜。

    秦华菲说完,虞璾冷眼看着她,抬手,轻轻拍了两下:“你编的故事,很精彩。但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些跟秦徵有关?”

    秦华菲拧眉,如烟连忙开口说:“虞家主,是我先前派人前去寻秦徵,人却没回来。华霆派出去截杀的人,也被悉数除掉。按照时间来推算,正好可以对上,秦徵定然已经归来。”

    “也就是说,你们不曾见到秦徵,全是猜测?你和秦华霆派出去的人死在外面没回来,就一定是被秦徵所杀?”虞璾冷笑,“上官尧,上官夜,两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一定是秦徵派来的?你们觉得,这些站不住脚的臆测,就能将我儿子的死,一笔勾销吗?”

    如烟蹙眉。怀疑秦徵之初,直到现在,的确有巧合猜测的成分。事实上,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可以表明真跟秦徵有关,若说是别的仇家所为,也能说得通。

    “秦华菲,我且问你,炜儿哪里配不上你?”虞璾看着秦华菲的眼神,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

    秦华菲摇头:“我从未觉得虞少主配不上我。”

    “呵呵,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说的。”虞璾说着,看向楚明泽。

    楚明泽恭声说:“家主,上次少主命我回去,其实是因为我被秦大公主重伤。原因是,秦大公主逼迫少主交出她喜欢的那个男人上官尧,却拿我开刀。”

    秦华菲神色一僵:“月长老,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楚明泽微微摇头:“秦大公主不必解释,也不必致歉,我只是陈述事实。”——秦华菲在虞炜面前的嚣张跋扈,对虞家长老的无端伤害,完全可以证明,她是真的没把虞家放在眼中。

    正在这时,虞家二长老虞丕现身。

    “家主,这些是从秦大公主书房中找到的。”虞丕打开一个包袱,把里面的东西摊开在虞璾面前。

    秦华菲神色大变,第一眼就看到了两个卷轴,她最清楚那是什么!

    如烟狠狠地剜了秦华菲一眼!本来秦华菲的解释有可信度,但没想到,虞璾竟然暗中派人去搜秦华菲的住处!

    秦华菲跪着,注意力在那两个尚未打开的卷轴上,一时没发现,还有别的,更糟糕的东西……

    虞璾拿起一块令牌,攥在手中,看着秦华菲厉声问:“你说派人护送炜儿回家,为何他的少主令还在你手中?”

    “不是!这不是我的!上官夜杀了虞少主之后,拿走了他的令牌和佩剑!定是他又暗中放回,故意栽赃我!”秦华菲简直要疯了。

    虞璾冷哼了一声:“反正任何事,悉数推到上官尧和上官夜身上,跟你无关是吗?秦华菲,你是想告诉我,你蠢得令人发指,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楚明泽相信秦华菲说的是真的,心中在想,南宫珩给秦华菲黑锅就算了,还不停往上压石头,真要把她捶死了……

    虞璾视线落在卷轴上:“打开!”

    秦华菲脸色越发难看,整个人都已乱了阵脚。

    虞丕打开第一幅画像,谪仙般的美男子跃然纸上,笔触细腻动人,可见作画之人专注用心。最关键的,秦华菲还在旁边写了一行小字,是她作画的日期,在虞炜死后。

    楚明泽默默地看了一眼,画中人很熟悉,果真是宋清羽。至于苏棠,应该是虞炜抓错人了。

    第二幅画像,中间有一条精心修补过的裂缝,依然是宋清羽,作画日期,就在三日前。

    上官铭看了一眼画中人,收回视线,继续喝茶。

    虞璾怒不可遏,狠狠地将卷轴砸到了秦华菲身上:“这就是你所谓的,你被上官尧等人处心积虑算计陷害?你在为炜儿寻找真凶报仇?你倒是解释一下,炜儿被你害死后,你在家中画这男人的画像消解相思?这就是你口中的仇人?若他真陷害你,你依旧爱慕于他,那就是你真的下贱,不知廉耻!好!真是好极了!”

    “家主,还有一件事。”楚明泽又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画像,恭声说,“当初少主命大长老带回虞家的人,并非这画中人。”

    秦华菲不可置信地看向楚明泽,虞璾狠狠拧眉:“什么?”

    “家主,若是易容,逃不过少主和大长老的眼睛。被抓那人,与画中人容貌大相径庭。属下猜测,许是少主因为误会,抓错了人,带走的并非上官尧。”楚明泽说。

    言外之意,秦华菲的情郎,从来都没有落入虞炜手中,因此,她对虞炜下毒手,不是没可能。

    秦华菲不住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被抓走的就是他!”

    “我想少主和大长老看到这幅画像,也是一样。秦大公主,我只是陈述事实。”楚明泽神色淡淡。

    他也没办法,若发现问题却不说,之后被虞炜和虞钊说出来,就成了他刻意隐瞒。

    而楚明泽的言辞,无形中又给秦华菲罩顶的黑锅上加了一块石头。

    “那个男人,是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你们联合起来杀的炜儿对不对?编个故事,推到秦徵身上,然后诱导虞家去找秦徵报仇,给你们解决心腹大患!”事情也已超出虞璾的预料。

    “不是!我没有!”秦华菲脑中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最关键的是,关于上官尧和上官夜,全都是她一面之词,没有有力的证据。

    秦华苒神色不安地握住了如烟的手,眸中满是担忧。局面突然崩坏到这种程度,也是她们始料未及的。只秦华菲在虞炜死后,亲手画的那两幅美人相,就能让虞家父子想要撕了她!

    “如烟。”虞璾怒极,转头看向如烟。

    如烟连连摇头,深深叹气:“虞家主,是我教女无方,才养出这等愚蠢的东西。她任性妄为,被人骗了仍不肯死心,我也很是失望。但我用性命担保,虞少主的死,凶手绝对不是她。还有些事,我想跟虞家主单独谈谈,不知可否?”

    虞璾沉默。

    如烟给秦华苒打了个眼色,秦华苒连忙起身去拉秦华菲起来,姐妹俩一起离开。

    楚明泽起身,对上官铭说:“上官少主,出去走走吧。”

    上官铭和楚明泽离开后,只剩了虞璾和如烟两人。

    如烟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起身走到虞璾面前,眸光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跪下,抱住虞璾的腿,身子贴上去,柔声说:“璾哥哥,你那么凶做什么?真的吓到我了。”

    虞璾轻哼一声,看着如烟,没说话,却也没有把她推开。

    如烟慢慢地爬起来,去解虞璾的衣带……

    外面,秦华菲甩开秦华苒,冷声说:“看我的笑话是不是很得意?”

    秦华苒蹙眉:“皇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这种时候,不要再说气话了。母皇跟虞家主相识多年,她会帮你跟虞家主解释的,但你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火上浇油了。”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秦华菲才被虞璾折辱,现下根本听不进秦华苒劝说的话,一把推开秦华苒,扬长而去。

    秦华苒看着秦华菲的背影,摇头叹气。

    云消雨歇后,如烟靠在虞璾身上,柔声说:“璾哥哥,气消了吗?”

    虞璾推开如烟,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不知道的,以为你在青楼做过。”

    如烟神色一僵,继而委屈起来:“璾哥哥说这样戳心的话,也不管人家难受,果然都说男人下了床就不认人,我原以为璾哥哥是不同的。”

    “多大年纪了,别在哪儿犯矫情。”虞璾系好衣带,在桌边坐下,看着如烟说,“看在我们过往的交情份儿上,这次的事,我已经给你面子了。我相信,你那大女儿,只是又蠢又贱,被人骗了还在思春,真是可笑!”

    如烟心中微松:“这么说,璾哥哥不跟她计较了?”

    “不是她杀炜儿,炜儿却是因她而死。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她对炜儿的羞辱!”虞璾冷声说,“我儿子受了天大的委屈,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我要带秦华菲回去,给炜儿消消火,你没有意见吧?”

    如烟脸色有些难看:“若是虞少主还喜欢菲儿的话,我从来都是赞成他们成亲的。”

    虞璾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满面嘲讽:“成亲?她配吗?一个见了小白脸儿,就被迷得不知东南西北的蠢货,亏得你还把她当做继承人来培养!实力并非顶尖,脑子确是顶尖的蠢!炜儿从前喜欢她,把她当个宝,如今,她只配给炜儿当个贱婢!”

    “璾哥哥……”如烟终究不甘心。虽然她料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就是舍弃秦华菲,但那毕竟是她从小寄予厚望的女儿。

    “此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不动她,三日之内,你把她交给我。若是中间出了什么意外,后果你承担不起!”虞璾话落,甩袖离开。

    如烟面色倏然阴沉下来,赤裸着身子下床,站在铜镜前,看着镜中那张扭曲的面庞,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男人……终有一日,我要让世间所有的男人,跪伏在我脚下!”

    虞家在开元城中有一处大宅,虞璾和楚明泽以及上官铭离开皇宫,到开元城虞府后,颜姑娘也到了。

    虞璾把宋清羽的画像扔到颜姑娘脚下,眸光冰寒:“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人找出来!”话落又看向楚明泽,“十长老,你见过另外一个人,做了画像,给秦岩,让他一同去找!”

    楚明泽点头:“是。”

    颜姑娘捡起地上的画像,看清画中人的容貌,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他认识宋清羽。

    但颜姑娘面上不显,收好画像,跟随楚明泽离开,去等着拿苏棠的画像。

    “上官少主对这次的事,怎么看?”虞璾问上官铭。

    上官铭微微摇头:“不知全貌,不好定论。虞少主的遭遇,令人遗憾,我相信,虞家主会为他讨回公道。”

    “上官少主要留下吗?”虞璾问。

    上官铭轻轻颔首:“总要查清楚,是谁打着上官家的幌子在兴风作浪。”

    “好,那就预祝我们,接下来合作愉快。”虞璾冷笑。

    楚明泽在作画,颜姑娘站在他身旁,低声问:“接下来怎么做?真要找到他们,出卖给虞璾吗?”

    楚明泽神色淡淡:“放心,你找不到的。”

    颜姑娘轻嗤一声:“那可未必。”

    “你可以试试。这一局,他们是执棋人,现下他们的目标,仍然是秦国,是如烟母女。我不得不暴露在这里,接下来只能指望蛊种宿主的身份来保命,再见机行事。”楚明泽说,“不过我想,他们大抵会自己出来的,很快。”

    “那个上官铭,搭上了吗?”颜姑娘问。

    楚明泽摇头:“试过,铁板一块。我暂时不敢暴露太多,秘密自己守着才有用,说出去就没有价值了。”

    “我不担心,你这种人,死不了的。”颜姑娘轻笑。

    楚明泽把苏棠的画像也给了颜姑娘,颜姑娘带着两幅画像离开。

    是夜,如烟再次叫来秦华苒。

    “苒儿,你皇姐,朕也保不住了。”如烟叹了一口气说。

    秦华苒蹙眉:“虞家主坚持认为是皇姐杀的虞少主吗?”

    如烟微微摇头:“怎么会呢?都是聪明人,他很清楚,菲儿不会做那种蠢事。但这个陷阱毒就毒在,虞炜真的丢掉了一条命,而虞家人是必然要找个人来泄愤的。菲儿从头到尾,一步一步,越错越离谱,让虞家父子感觉被轻视侮辱,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才是最致命的。”

    “那虞家主想怎么样?让皇姐抵命吗?”秦华苒问。

    如烟微叹:“不,他要带走菲儿,交给虞炜。”

    “母皇不再想想办法救皇姐吗?若她真被送去虞家,余生便是活着,也是生不如死。”秦华苒面色不忍。

    “该做的不该做的,朕都已尽力了。虞家很重要,朕不可能为了菲儿一个,毁掉一切。”如烟神色淡漠,“这件事,你去做。三日之内,把菲儿交给虞璾,不能出任何意外。朕只当从来没有这个孩子,以后的事,看她自己的命数吧。”

    秦华苒还想再说什么,如烟摆摆手,让她退下。

    翌日,秦华菲醒来时,天色已大亮。

    她再次来到昨日被虞丕翻得乱糟糟的书房,从桌上拿起一张折起来的纸,面色怪异。

    打开,映入眼帘的第一句话是,“苒儿,你皇姐,朕也保不住了。”

    秦华菲面色一凝,继续往下看。明显,这是如烟和秦华苒母女的对话。

    没有抬头,没有落款,没有一个多余的字,却让秦华菲瞬间心寒到了极点!

    她知道,送这封信给她的人,没安好心,可能是上官尧,可能是上官夜,可能是秦徵,抑或是别的想要挑拨离间的人。但她同时也知道,这上面的内容,都是真的。

    秦华菲从小到大,没有享受过什么父母疼爱。懵懂无知的年纪,本该是金尊玉贵的小公主,却被扔去了残酷的焰卫试炼场。

    她人生的每一步,都是遵从如烟的意志。唯独对“上官尧”,她第一次忤逆如烟,招致严重后果。而如烟,竟就这样,要舍弃她,为了自保,为了以后能够继续从虞家得到利益。

    秦华菲坐在一片狼藉中,一遍一遍地看着那封信上面,她的母亲和妹妹寥寥数语,定下了她的余生,送去虞家,交给虞炜作践,生不如死,毫无悬念。

    门外传来丫鬟的禀报:“大公主,二公主来了。”

    继而是秦华苒娇柔的声音:“皇姐,你在里面吗?我来看看你,有事想要跟你讲。”

    秦华菲闭上眼睛再睁开,将手中那张纸折起来,放进荷包中,起身,背对着门,冷声说:“进来。”话落,眼底杀意一闪而逝。

    秦华苒颇擅厨艺,跟如烟一样。

    如烟曾笑言,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征服他的胃。可如烟从未教过秦华菲厨艺。

    到如今,秦华菲突然意识到,她只是如烟的一个傀儡,跟其他的焰卫没有分别。有事的时候,为如烟上刀山下火海,没有价值的时候,死了便死了,总有下一个。

    秦华苒才是如烟选中的继承人吧?如烟从小把她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因此她们母女那么像……

    “皇姐,你还好吗?”秦华苒进门,从神情到语气,带着无懈可击的关切。

    “我给皇姐炖了甜汤。”秦华苒把带来的食盒放在桌上,打开,笑意温柔,“皇姐放宽心,母皇已跟虞家主解释清楚了,接下来不会有事的。来,吃点甜的,心情也会好起来的。”

    秦华苒把依旧冒着热气的甜汤端出来,又走过去,挽住秦华菲的胳膊,亲昵地拉着她过来坐下,将勺子递到她手中:“皇姐快尝尝,你以前很喜欢的。”

    话落,秦华苒勤快地帮秦华菲收拾起凌乱的书桌,微叹一声说:“都过去了,接下来虞家主会去解决那些暗中作祟,真正害虞少主的人。母皇说,让皇姐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整理一下心情,就不要再惦记那个不值得的男人了。我相信皇姐这么优秀,以后一定会遇见这世间最好的男人。”

    秦华菲用勺子,轻轻搅动着碗里的甜汤,热气氤氲了她的双眼。

    秦华苒收拾了书桌后,又去旁边收拾乱了的书架,真真是乖巧又懂事。

    把书架上的书归置好,秦华苒转身,吓了一跳!秦华菲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阴恻恻地看着她。

    “皇姐,你吓死我了。”秦华苒后退一步,撞到了书架,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秦华菲面无表情,伸手如电,扼住了秦华苒的脖子!

    秦华苒冷不丁被偷袭,根本毫无防备,而她原本的实力在秦华菲之下,又离得这样近,想要反抗的时候,为时已晚。

    “皇……姐……你……你疯了?”秦华苒很快感觉呼吸困难。

    秦华菲收紧自己的手,猛然逼近,在秦华苒耳边轻声说:“好妹妹,我知道你来做什么的。”

    秦华苒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秦华菲猛然松手,又挥掌狠狠地劈在秦华苒后颈!

    秦华苒身子一软,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秦华菲俯身,指尖轻触秦华苒姣好的面庞,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虞炜死了一回,确实需要一个人来让他消消火。你说没事的,那你替我喽,好妹妹,呵呵。”

    话落,秦华菲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转身,扯了扯嘴角,面上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我是,秦华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