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62.那人多大年纪?
    夜半时分,突然落了雨。

    秦华菲站在书房中,面前挂着一幅画像,她静静地看着,保持这个姿势已经许久未动。

    画像上的男子如仙人般精致美丽,垂眸浅笑时,周身仿佛萦绕着勾魂摄魄的力量,但却那样温和,如清风拂面,还带着浅浅淡淡的花香,令人迷醉……

    秦华菲眸光痴痴,抬手,指尖轻触画中男子的面颊。

    画像微微颤动,秦华菲猛然回神,紧攥住拳头,面色阴沉下来。

    “为什么要骗我……”秦华菲看着画中人,喃喃地问,倏然拔高声音,“为什么?”

    下一刻,怒意横生,秦华菲将画像撕成两半,扔在地上!

    可没过多久,她又把地上的画像捡起来,放在桌上,拼到一处,眸中怒意未消,爱意亦不减。

    闭目再睁开,秦华菲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征服的欲望,和势在必得的疯狂!

    “我不管……”秦华菲呢喃,一遍又一遍,声音越来越高,“我不管!我不管你是上官尧抑或是叫别的名字!我不管你是不是秦徵的属下!若真是你处心积虑骗我……”

    秦华菲指尖轻抚着画像上宋清羽的脸,面上浮现出一抹悠悠然然的笑:“呵呵,事情更有趣了不是么?我承认,是我小看你,但这并未让我挫败,只是让我觉得,你不仅仅是容貌和气质让我着迷,你的一切,哪怕是对我的抗拒和算计,都不能消解我想要得到你的欲望!反而更甚!阿尧,期待我们再见之日,终有一日,你会对我俯首称臣!”

    此时,正在跟南宫珩坐在一处听雨饮酒闲谈的宋清羽,突然打了个喷嚏。

    南宫珩端着酒杯,似笑非笑:“尧尧,就这点小风小雨,你至于吗?最近怎么越来越娇弱了?”

    宋清羽并未回应南宫珩的调侃,因为他知道,若接话怼回去,将会没完没了,而且输的一定是他。这个八岁相识的损友,皮起来依旧像个孩子。

    将目光转向窗外,廊下昏黄的灯笼照得雨幕染上了朦朦胧胧的色彩,而不远处蜡烛的光,照得宋清羽如玉的面庞半明半暗。

    “阿珩,你说,若是当年,我死了,清羽用云尧的身体活下来,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宋清羽轻声问。

    南宫珩眉梢微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想了想说:“大抵不会有什么不同。你要相信,若活着的是他,他也会像你一样,尽全力照顾你们的父母家人,小心翼翼地藏着那个不可说的秘密,一个人活出两个人的命。”

    宋清羽摇摇头,微叹:“或许吧,可惜,他都没有选择的机会。”

    “你也没有。”南宫珩敲了一下宋清羽的脑门儿,“怎么突然开始多愁善感了?”

    “昨夜做了个噩梦,有点想家。”宋清羽笑了笑,“这回我真的要带个媳妇儿回去,让我爹娘抱上孙子。”

    “呵呵,秦华菲正在思念你。”南宫珩幽幽地说。

    宋清羽嘴角微抽:“要不起。”

    “对了,你跟苏棠当时直接来秦国,没去岛上。岛上有个不错的姑娘,小叶子挺喜欢的,长相跟你也很般配。”南宫珩说。

    宋清羽愣了一下,笑着点头:“那希望这边的事尽快结束,我很想看看,从阿珩你口中说出长相跟我很般配的姑娘,是什么模样。”

    南宫珩嘿嘿一笑:“可好看了。”

    翌日,秦华菲派出去的属下回来了。

    比预料之中快很多,但这并非好消息。

    “主子,属下在万象城外的树林中,发现了这个。”额头有火焰标记的男子递上一块火焰状的令牌。

    这是每个焰卫都有的,代表着他们的身份。若非意外,绝不可能遗失。

    “在何处找见的?”秦华菲猛然攥紧那块令牌,冷声问。

    “掉落在草丛中。”属下说,“但附近并未发现有打斗痕迹或尸体。”

    正在这时,另外一人回来禀报,说调查发现,半月前出发,运送虞炜尸体的队伍,出万象城后,并未出现在下一座城池之中。

    只要走过的地方,必然留下痕迹,但种种迹象表明,那支队伍,消失在了那片树林之中。

    秦华菲怒极:“可恶!”

    万万没想到,秦华苒一语成谶,秦华菲派出去的人,包括两个实力强横的焰卫在内,被团灭了,在他们刚离开开元城没多久!可笑秦华菲直到现在才发现!

    因为她没料到,那伙人做事那么狠绝,竟然连虞炜的尸体都不放过!

    但高手过招,如棋局,如战场,“没料到”这三个字,等同于“愚蠢”。

    南宫珩出手便杀了虞炜,秦华菲却自以为是地认为,虞炜的尸体从她府中出去,能顺利到达遥远的遗洲岛。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天真。

    秦华菲就算想要隐瞒,也不可能。因为她的属下,真正效忠的人,是如烟,根本瞒不住。

    于是,如烟再次大发雷霆,当着秦华霆和秦华苒的面,怒斥秦华菲没脑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根本不知内情的秦华霆幸灾乐祸,什么都知道的秦华苒替秦华菲解释求情,希望如烟不要动怒,他们一家人要团结一致对抗外敌。

    最后,秦华苒扶着如烟去休息,秦华霆对秦华菲冷嘲热讽,结果被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的秦华菲狠狠地打了一掌,肋骨差点断了。

    一个蠢,一个狂,一个装。三兄妹的段数,高下立见。

    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只能想办法应对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危机。

    秦华菲再次开始疯狂地寻找可疑之人,然而并不会有什么用。

    原老头和苏棠来到秦徵他们居住的岛屿的时候,是一天入夜时分。

    已经吃过晚饭,秦徵正揽着如意在海边漫步,见有船靠近,立刻警觉起来。

    “船头那人的身形,有点像苏棠。”如意仔细看了看。

    很快,小船靠岸,苏棠冲了上来:“老秦,我回来了哈哈!”

    “阿珩和小叶那边如何了?”秦徵连忙问。

    苏棠摆摆手,飞身而起:“那俩混蛋能如何?祸害别人可起劲儿了!”说着已经远去,找蒙婧和苏小糖了。

    原老头随后上岸,戴着一顶草帽,看不清容貌。

    “人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秦徵下意识地以为这是个苏棠雇的船夫。

    见原老头不走,秦徵问如意:“那臭小子肯定没给人家钱,你身上带银子了吗?”

    下一刻,阴恻恻的声音从草帽下传来:“老夫不要钱,要命。”

    秦徵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原老头,一把推开如意,原老头雄浑的掌风已经到了跟前!

    “当年说走你就走!”

    “如今连你师父都不认得了!”

    “臭小子,今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我看你是要上天了!”

    ……

    原老头一边打一边骂,秦徵一边躲一边哄。

    如意在旁边看着,笑意温柔,想起当年她第一次偷偷跑出去,到小酒馆喝酒。那天夜里只有她一个客人,她没有碰上秦徵,不知怎么跟原老头聊了起来,原老头说他有个特别欠揍的徒弟,眼神不好看上了一个坏心肠的女人,醒悟了之后,又说决定这辈子打光棍儿,就再也不会被女人给骗了。

    结果次日夜里,秦徵和如意就在那家小酒馆深夜相遇,秦徵果断打脸。

    那个时候如意一直都不知道,秦徵就是原老头的徒弟,只是每次他们一块儿出现在小酒馆的时候,总感觉原老头笑得贼开心。

    往事历历在目,徒弟年纪再大还是徒弟,秦徵被原老头打得鼻青脸肿,欲哭无泪。

    原老头打爽了,舒服了,踹开秦徵,看向如意,笑得意味深长:“丫头,当年我说什么来着?”

    如意上前行礼:“师父,好久不见。”当年如意临走前,最后一次去原老头那里喝酒,原老头跟她说,秦徵一定在等她,他们俩傻孩子被某些贱人祸害得够久了,别再有任何顾虑,找到他,打一顿,当他媳妇儿去!

    时光荏苒,当年意气风发的原老头垂垂老矣,看到秦徵和如意兜兜转转后走到一起,觉得甚是欣慰又欢喜。

    “老夫快饿死了。”原老头说。

    “师父想吃什么,我去做。”如意带着原老头往他们的住处走。

    本来是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秦徵一下子被打成了弟弟,默默地跟在后面,安慰自己,突然就年轻起来了,开心!

    这会儿苏棠已经见到了蒙婧,不顾苏小糖就在旁边,抱住蒙婧来了个缠绵的吻。

    苏小糖光着小脚丫坐在床上,怀中抱着南宫珩给他做的木偶,瞪大眼睛看着苏棠和蒙婧。

    苏棠放开蒙婧,转头,张开双臂,热情呼唤:“儿子!”

    苏小糖吓得像个小虫子一般,蠕动着钻进了被窝里,把自己藏起来,小声说:“爹爹好可怕,一回来就咬娘。”

    苏棠连被子带娃娃一块儿抱了起来,当个球一样抛出去,被子散开,娃娃掉入怀中。

    父子俩大眼瞪小眼,苏棠嘿嘿一笑:“儿子,想我没?”

    苏小糖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爹,你又发病了吗?”

    苏棠皱眉:“发什么病?”

    “神经病呀!义父说的,若是觉得爹好奇怪,就是发病了。”苏小糖小脸认真。

    “南宫珩你这个神经病!”苏棠冲着窗外怒吼一声,然后抱着苏小糖亲亲摸摸,好一通揉搓。

    “看这个!”苏棠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两串红艳艳的糖葫芦,一串给蒙婧,一串给苏小糖。

    苏小糖这下开心了,吃着酸甜可口的糖葫芦,觉得他家爹爹发病应该是结束了。结果一抬头,就见苏棠非要跟蒙婧同时吃一颗糖葫芦,画面甜甜蜜蜜,不可描述。

    苏小糖捂住眼睛,咬了一口糖葫芦,小声说:“爹爹病得不轻呀!”

    原老头很是开心。抱到了他最正牌的徒孙秦小易,吃到了如意和冰月精心给他准备的美味宵夜。

    苏棠把苏小糖扔给蒙環,头也不回地去跟蒙婧温存,苏小糖在蒙環耳边说:“舅舅,我爹好可怕的,总是想要咬娘亲。”

    蒙環面色一黑,那个神经病,也不知道避着点儿孩子。

    这边其乐融融,而开元城中,该来的还是来了。

    虞璾带着楚明泽到开元城,同行的是上官家族少主上官铭,一行人直接去了秦国皇宫。

    如烟精心打扮,见到虞璾,面上就带了柔柔的笑迎上来。

    “我儿子死了,你在笑什么?”

    虞璾一句话,如烟神色一僵。

    秦华苒连忙打圆场:“虞伯父,虞少主的事情,请听我们解释。”

    虞璾面色阴沉沉地落座,楚明泽和上官铭也都坐了下来。如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虞璾说:“是我教女无方,才导致这样的结果。虞少主他,在家吧?”

    “你是盼着我儿子死吗?”虞璾毫不客气。

    如烟摇头,苦笑:“虞家主,这件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可以发誓,绝不是华菲杀的虞少主,一切都是我们的仇家秦徵在暗中挑拨。”

    “秦徵?怎么,这么快就找好了替罪羊?倒是把他抓来啊,难不成你想三言两语,就把我们打发了?”虞璾冷声说。

    “虞家主,事关重大,我不敢妄言。就算华菲糊涂,原先跟虞少主处得不好,但她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如烟说。

    虞璾冷笑:“说来说去,就是想保你的女儿。可我儿子,就是被她给害的!我不想听你们说话,立刻让秦华菲过来,跪在我面前,跟我解释!

    ”

    如烟脸色难看,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家主来找秦皇说话,而不是出手杀人,已经是给秦皇最大的信任和颜面了。若是秦皇不知好歹,想跟虞家为敌的话,那我们无话可说。”

    如烟心中一沉,看了一眼秦华苒。

    秦华苒会意,离开去找秦华菲。

    秦华菲很快就来了,因为有些事,躲不过。

    “跪下!”如烟厉声说。

    秦华菲低着头,脊背挺直,脸色难看。

    如烟起身过来,狠狠地抽了秦华菲两巴掌:“立刻跪下,跟虞家主解释到底怎么回事!”

    秦华菲膝盖一弯,在虞璾面前跪了下来,开始说事情的经过,要从她遇见“上官尧”说起。

    一直沉默寡言的上官铭,听到秦华菲提到“上官尧”这个名字,打断她,问了一句:“那人多大年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