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祝勇〕〔都市之至尊龙主〕〔我的精灵太有梗了〕〔李菲〕〔快穿之我是反派的〕〔我心辽阔〕〔本宫在现代养崽崽〕〔傅云城〕〔小红〕〔我与她合租的日子〕〔晚安我的全世界〕〔贴身狂少〕〔总裁追妻休要逃〕〔大周仙吏〕〔漫威:开局签到凯〕〔左道倾天〕〔我不好哄的〕〔我本狂婿〕〔冷蓉蓉〕〔惹我就揍你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60.苏棠得救,无意中的合作
    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如洗。

    开元城门内外人来车往,络绎不绝。

    突然一队全副武装的官兵冲来,为首之人一声高喝:“传大公主殿下命令,即刻封城,任何人不得进出!违抗者,格杀勿论!”

    城外的人尚未进来,城内的人还没出去,高高的城门沉重关闭,落下一片阴影。

    新的一轮地毯式搜查已经开始,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为了避免目标躲去搜查过的地方,每搜一处,留下一个士兵看守。

    这次,就连秦华菲自己的大公主府都不放过,皇宫也在其中。

    当日,女皇如烟颁下圣旨。先皇的胞弟秦徵,当年无故离家出走,时隔多年,勾结异族归来,出卖秦国,密谋造反。提供线索者,皆有重赏。

    如此,开元城的百姓终于明白,封城搜捕是为何。

    但也有明眼人,背地里说,如烟这不过是铲除异己的手段罢了。因为都没人见到秦徵,什么勾结异族,密谋造反?证据呢?

    事实上,直到如今,如烟这个女人当了皇帝,背地里不满的声音从来就没有断过。因为民心并不是那么容易笼络的。按理来说,先皇驾崩,该太子秦华霆即位,这才天经地义。况且秦华霆早已成年,怎么也轮不到如烟。

    很多人甚至觉得,秦徵回来当皇帝,都比如烟来得好。

    只是因为如烟三年前坐上那个位置的时候,杀鸡儆猴,处死了两个强烈反对的老臣,其他人敢怒不敢言罢了。

    当然,现在也不可能有人站出来支持秦徵。成王败寇,当臣子的,当百姓的,有刚烈者,但局势不明朗时,冲动妄为丢了性命,只是单纯的愚蠢。

    夜幕再次降临,搜查结束,一无所获。

    秦华菲怒极,却无计可施。因为从昨日封城,清晨解禁,正午再封城,中间半日时间,该跑的人早就跑远了,甚至都不需要走任何一个城门。

    再高的城墙,也拦不住真正的高手,最麻烦的是,敌人会易容,伪装术很高明,摇身一变,甚至擦肩而过都未必能认出来!

    如烟给的三日时间抓到暗中作祟之人,否则剥夺秦华菲的权力,秦华菲知道,这并非开玩笑。

    虽然秦华菲是焰卫统领,可焰卫真正效忠的人只有皇帝,而不是她,她的权力是如烟给的,自然可以随时拿回去。

    夜半时分,秦华菲坐在焕然一新的房间里,面色阴沉。

    假设那伙人真是秦徵一派,有心想躲,是怎么都找不到的,除非用手段,逼他们出来。

    而这,需要找到至少一个秦徵真正在意的人,作为人质。

    秦华菲出生的时候,秦徵已出走多年,她对这个二叔的所有印象,来自如烟的讲述。如烟说,秦徵爱慕她,求之不得,伤心之下,远走他乡。

    秦华菲对此存疑。不过她想,若开元城中真的存在秦徵的软肋,如烟应该最了解。

    于是,秦华菲半夜进宫,去询问如烟。

    “秦徵在乎的人?”如烟愣了一下,眼眸微闪。

    “是。儿臣认为,只要能够抓到一个秦徵在乎的人作为人质,问题可迎刃可解。假如那些人真是秦徵派来的。”秦华菲恭敬地说。

    如烟沉默,过了片刻之后说:“本来倒是有,不过都不在了。”

    “是死了?还是离开了?若是后者,找到便是。”秦华菲说。

    “你还记得如意吗?”如烟问。

    秦华菲点头:“记得,嫁去蔺家的姨妈。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没死,跑了。”如烟说。

    “跟秦徵有什么关系?”秦华菲问。

    “秦徵对朕求之不得,后来又看上她。”如烟说。

    “她有丈夫,所以秦徵走了?”秦华菲有些意外,这件事倒是第一次听说。

    “算是。如意的丈夫蔺风,本是秦徵最好的朋友,不过在战场上重伤落下残疾。秦徵和如意两人之间的苟且,朕就不想提了。”如烟说。

    “如意跑了之后,会不会是去找秦徵了?”秦华菲问。如意的事她知道一些,如意一直当着蔺家夫人,直到蔺风过世才走的,蔺家对外说是如意死了,还办了葬礼。

    对于如烟所言,秦徵和如意有苟且,秦华菲不置可否。如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如意却守着残废的蔺风过了那么多年,谁人品败坏,不言而喻。不过秦华菲并不在意就是了。

    如烟闻言,面色一寒:“朕怎么知道?不过过去这么些年,哪儿那么容易找到?”

    “他们之间未必没有什么约定。”秦华菲说。

    如烟脸色更难看:“别扯远了!没有证据证明秦徵和如意在一起!”这是她不能接受的,因为秦徵是第一个她自以为在掌控中,实则从未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

    “如意失踪多年,暂时先不考虑她。开元城中还有其他秦徵会在意的人吗?”秦华菲问。

    如烟冷声说:“没有。那些人,都死光了。”秦徵本是皇子,皇室中人感情本就淡薄,秦徵年轻时候潇洒如风,喜欢外出游历,并不喜欢跟开元城的贵族子弟为伍。

    秦华菲有些无语,敢情说了半天都是废话。她起身要走,却被如烟叫住了。

    “可放出消息,说如意没死,回来了。”如烟看着秦华菲说。

    秦华菲眸光微亮:“多谢母皇指点,儿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做戏做全套。”如烟叮嘱。

    “是。”秦华菲应下,脚步匆匆地出了宫。

    翌日,城中解禁,一辆低调朴素的马车进城后,停在了如丞相府后门外。有人看到,车里下来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低着头进了门。

    当日晚些时候,城中传开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当年守寡的蔺家大少夫人并没有死,而是离家出走,如今活着回来了!没回蔺家去,就在如家!

    有人推波助澜,消息很快传得人尽皆知,还有许多细节,譬如如家老太君和如意抱头痛哭,如丞相去宫中通知皇上,如烟出宫回娘家,姐妹团聚等等。

    这是个钓鱼的陷阱。如烟母女用这种手段,是没办法的办法。而这种手段成功的前提是,秦徵和如意过去这几十年一直处于失散状态,秦徵还在找如意。

    消息很快传到距离开元城最近的万象城,原老头和叶翎就在城中。

    得知之后,叶翎都被逗乐了:“有趣有趣,我是不是应该到开元城去救义母,才对得起她们精心设下的骗局?”

    原老头一边啃着叶翎烤的香喷喷的兔子,一边摇头:“理她们作甚?”

    叶翎唇角微勾:“没错。就喜欢看她们这种气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的样子。义父和义母在一起的事情,到最后,让如烟亲眼看到,才最有趣。”

    “那臭小子也不知道到哪儿了?”原老头随口说了一句。

    南宫珩和宋清羽此时还在路上,尚未追上虞家大长老和苏棠。虽然说路线是固定的,但错过的可能性依旧不小,不过错过无妨,若是南宫珩和宋清羽跑到了前面去,到时候,在虞家大长老带着苏棠回到虞家之前,堵截成功即可。

    不过,这中间有个变数。

    就是在虞家大长老和苏棠之后,南宫珩和宋清羽之前,离开开元城的楚明泽。

    颜姑娘亲自送楚明泽,按照他的要求,用最快的速度,日夜兼程,因为他不想在路上浪费时间。

    而虞家大长老那边,不知虞炜的遭遇,回程之路没有那么紧迫。

    因此,最先发生的相遇,不是南宫珩追上了楚明泽,而是楚明泽撞上了虞家大长老。

    虞家大长老没有接到虞炜命令要废掉苏棠的武功,只说让他带苏棠去虞家,交给五长老,割下面皮做成人皮面具。总不能一直背着苏棠,提着也不方便,于是到后来,虞家大长老给苏棠解了毒,用一根特殊的绳子,绑在他的手上,让苏棠跟着走。

    苏棠暗戳戳地试了很多种办法,绳子都不断,也解不开,而他的武功不如虞家大长老,毒术更是不行,没有逃走的机会,就表现得很安分。

    这是一日清晨。

    虞家大长老正准备带苏棠乘船出海,虞家就在东部的一个海岛上,还需要七八日的时间才能到。

    颜姑娘和楚明泽恰好也到了海边。

    楚明泽的伤很重,不过一半是他故意为之,并未伤及要害,这会儿已经没有大碍。

    “大长老?”楚明泽很意外。他知道虞家大长老原本在虞炜身边跟随,后来被虞炜派遣,送秦华菲喜欢的那个小白脸儿到虞家去。

    虞家大长老名叫虞钊,见楚明泽出现在这里,也很意外:“十长老不是在开元城为秦皇医治吗?”

    戴着草帽坐在小船上的苏棠,当下只有一个感觉,有道是冤家路窄,没想到竟然碰上了楚明泽这个贱人!

    苏棠知道虞家十长老是楚明泽,但楚明泽并不知道被虞炜抓住的小白脸儿是苏棠。

    “出了一些意外,少主命我回去,他亲自为秦皇医治。”楚明泽客气地说着,视线落在了苏棠身上,眼眸微眯。草帽遮脸,他看不到苏棠的容貌,但这身形,怎么看都好熟悉……

    “十长老?失敬了,你长得很像我家曾经养的一条狗,哦,我是说奴才。”苏棠抬头看向楚明泽,一本正经地说。

    虞钊知道楚明泽是易容过的,因此也没多想。

    不过瞬间,楚明泽心中一沉,苏棠的眼神告诉他,事情不妙!

    “这位是?”楚明泽问。

    “勾引秦大公主的小白脸儿。”虞大长老说。

    楚明泽心知,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可以确定的是,秦徵和南宫珩一行来得比他预计更快,他离开开元城是十分明智的,再晚就走不了了。

    不过,对于苏棠是勾引秦华菲的小白脸儿这件事,楚明泽表示不可能。南宫珩那群人,应该不至于也不需要对秦华菲使用美人计。况且,就算要用美人计,也不会让苏棠一个有妇之夫上,宋清羽才最合适。

    但不管个中内情,当下楚明泽有暴露的风险。因为他带着虞天回虞家,关于他的身份,和虞天的关系,以及很多东西,都没有说实话,也不能说实话。

    苏棠一旦拆穿,虞钊这一关,楚明泽就过不了。到时候,他在虞家的筹谋,全都会变成泡影。

    楚明泽微笑:“既然碰上了,那就同行回去吧。”在虞家大长老看不见的地方,楚明泽默默地给苏棠打了个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手势:我救你。

    苏棠唇角冷笑一闪而逝。很好,看来楚明泽果然怕他再多说些什么坏了事。

    “颜姑娘,多谢你护送我到这里,接下来有大长老一路同行,安全无忧,不敢再劳烦。”楚明泽对颜姑娘说。

    那边虞钊已经上船,只等楚明泽上去就出发。

    楚明泽转身欲走,又突然回头,无声地对颜姑娘说了两句话。

    从虞钊的角度,只看到楚明泽从颜姑娘手中拿回了他的佩剑,转身过来,飞身上船。

    “少主一切可好?”开船后,虞钊问楚明泽。

    楚明泽点头:“我离开开元城时,少主一切安好。”

    小船出海,速度极快,往虞家的方向去。

    是夜,楚明泽说他来驾船,让虞钊休息。

    因为不需要苏棠再走路,上船后,虞钊把两人之间绑着的绳子解开,又给苏棠下了软筋散。若是跳海,一定会被淹死。

    苏棠在船尾,虞钊盘膝坐在船上闭目养神,突然,前方后方左右两边都出现了零星的火光。

    “大长老,有情况!”楚明泽神色一变。

    虞钊猛然睁眼起身,就见几艘小船从不同的方向快速逼近,逐渐放大的火光,是船上的人已经上弦的火箭,全都瞄准了他们的船!

    虞钊面色一沉!对方人多,且在海上,很难一下子解决,若是船被毁了,就会变得很被动!

    “老夫是虞家大长老,何人拦路?”虞钊朗声问。不管对于皇族还是江湖,虞家都是不能招惹的存在。

    “交出上官公子!否则休想离开!”为首之人冷声说。

    虞钊眼眸微缩:“你们是上官家的人?”

    楚明泽在虞钊耳边低声说:“大长老,我们抓走的是秦大公主的人。少主断言,这人一定不是上官家族的公子。”

    虞钊眸光一寒:“这些是秦华菲的人?找死!”

    结果虞钊话落,就听扑通一声,转头,船尾哪里还有苏棠的身影?

    “可恶!”虞钊对着苏棠落水的地方重重地击了几掌!

    并没有尸体飘上来,但敌人的火箭已经射过来了。

    虞钊和楚明泽在防守射过来的火箭,但那些人射了一波之后,没有得手,便四散离开,不再纠缠。

    虞钊和楚明泽的船在附近海域搜寻变天,连个影子都不见!

    “大长老,我们中计了。”楚明泽面色一沉,“定是有人在水中接应!”

    虞钊一脸怒意,可事已至此,再回去,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追,只能先回虞家去,再从长计议。

    苏棠被颜姑娘从海里拽出来,扔在船上,吐了几口水出来,怒骂:“再晚一点儿,老子就沉底喂鱼了!”

    颜姑娘接过属下递来的披风,裹住自己的身子,冷哼了一声:“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若你想喂鱼,我现在也可以成全你!”

    苏棠无力地躺在船上,幽幽地说:“送老子回开元城。”

    事情很简单,楚明泽被苏棠威胁,出手相救。但不是他亲自动手,而是让颜姑娘来做这件事。

    白日楚明泽最后对颜姑娘无声说的那两句话是:“夜里假扮秦华菲的人,去救下苏棠。”

    至于楚明泽为何要让颜姑娘假扮秦华菲的人,无他,如此很合理。

    颜姑娘的船尚未靠岸,一艘船迎面而来。

    不知对方身份,都放慢了速度。

    苏棠从船上坐起来,宋清羽看到他的侧脸,神色一喜:“阿珩,是苏棠!”

    南宫珩飞身就朝着颜姑娘打了过来!

    船剧烈摇晃,苏棠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看到跟颜姑娘战在一处那人的身形,翻了个白眼:“老七!给老子住手!”

    “你们是一路的?”颜姑娘看着南宫珩,眼眸一缩,“墨锦夜?!”

    南宫珩没有言语,也并未收手,攻势更加迅猛。

    小船被南宫珩劈成两半儿,苏棠身体不受控制地向海里坠去,宋清羽飞身过来把他捞起来,带回他们的船上。

    “是那个不男不女的救了我,他不是老秦的弟弟吗?虽然跟楚明泽是一路的。”苏棠说,“老子中了软筋散,快拿解药。”

    宋清羽给苏棠服下解药,苏棠终于感觉力量恢复,站了起来,看着南宫珩打得处处杀意,幽幽地说:“南宫老七为了给我报仇,也太拼了。”

    宋清羽微微摇头:“应该跟你没关系,是那人曾为难过小叶,虽然并未成功。”

    苏棠冷哼了一声,转身就掐住了宋清羽的脖子:“你这个混蛋!差点忘了,都是你害我!说,你怎么赔?”

    宋清羽神色无奈:“你说。”

    “以后管我叫大哥!我说的话必须听着!”苏棠轻哼。

    宋清羽微微点头:“可以。”这次确实是他理亏,让苏棠遭了罪。本来苏棠就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大的,宋清羽对此没有意见。

    苏棠松手:“这还差不多。”

    颜姑娘的属下在救出苏棠之后就没有继续跟着,这会儿他不敌南宫珩,不敢恋战,一头扎进海中,不见人影。

    南宫珩对着颜姑娘入海的地方重重地打了一掌,巨浪翻涌。

    海面再次恢复平静,南宫珩回到船上,苏棠没好气地说:“南宫老七,你怎么不等明年再来救我呢?”

    苏棠话落,南宫珩抓住他的胳膊,就把他往海里扔。

    “哎哎哎!我去!南宫老七你这个神经病!”苏棠被南宫珩甩到船外,又甩回来,面朝下砸到了船上。

    宋清羽嘴角微抽,去扶苏棠起来。

    苏棠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南宫老七你有病啊?”

    南宫珩突然笑了:“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忍不住学了你一下,像吗?”

    宋清羽拉住苏棠:“都别闹了,先回去吧,小叶还在开元城等着。”

    “秦岩为何救你?”南宫珩问苏棠。

    苏棠给了他一个白眼:“他当然没有理由救我。其实是楚明泽那个贱人让他做的。看来那贱人对虞家人隐藏了许多秘密,怕被我拆穿。我本来倒也想过,在虞家大长老面前拆穿楚明泽,逼得楚明泽把那人给做掉灭口,可那样的话,十有八九,楚明泽会抓了老子当人质来对付你们。所以,结果就这样。”

    南宫珩微微点头:“还有什么?”

    “楚明贱让颜姑娘假装是秦华菲派来的人,无意中又挑拨了一把虞炜和秦华菲的关系。”苏棠说。

    “哦?”南宫珩眨了眨眼睛,缓缓地笑了,“妙极。”

    “至于吗?你是在夸楚明贱?”苏棠吐槽。

    宋清羽笑容愉悦:“非也。有件事苏棠你不知道。阿珩到开元城后,就设计在秦华菲的府里杀死了虞炜,给秦华菲甩了个黑锅。当然,虞炜定有转生蛊,现在不会死,已回到虞家去了。本来秦华菲还有可能解释,把一切推到秦伯父身上。不过今夜你的事,又给秦华菲的黑锅上,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等楚明泽回到虞家,虞炜就会知道,秦华菲不仅杀他,而且还把情郎救回去了,完全没有把虞家放在眼中。”

    “哈哈哈哈!南宫老七你太狠了!楚明贱无意中跟你合作了一把,这下秦华菲要被坑死了!”苏棠开心大笑,“虞炜好可怜,赶紧找秦华菲报仇雪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