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玩家超正义〕〔寻道传奇〕〔开局唱歌奖励千亿〕〔龙王殿(完整版)&am〕〔周元苏幼微〕〔元尊周元〕〔废土特产供应商〕〔从一支笔开始无敌〕〔市井之徒〕〔开局获得不灭剑体〕〔朝为田舍郎〕〔反派天天想和离〕〔太乙〕〔陆地键仙〕〔海贼之手术大将〕〔从1983开始〕〔战王归来〕〔农家弃女〕〔我复活了科学家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59.一坑更比一坑深
    “师公,你一直开着这家小酒馆,是为什么呢?”叶翎问原老头。

    曾经小酒馆有别的“业务”,但现在纯卖酒,不分昼夜。从酿酒到卖出,全都是原老头一个人的活计,并不轻松。又不缺钱,图啥呢?

    原老头正在翻晾晒的粮食,闻言愣了一下,抬头问:“那我还能干什么呢?”

    叶翎看到了原老头眸底一闪而逝的失落,她直觉原老头有故事。他本是个混黑道卖消息的,那些“业务”为何消失了?

    不过见原老头不想讲,叶翎也没追问,只笑问原老头晚饭想吃什么。

    苏棠提过叶翎做的八珍鸡汤,原老头说想尝尝,不过家里食材有限。

    叶翎从后门出去,没人看见,穿过一条小巷子,就能到开元城大街。她没有扮男装,只做了简单的易容,看起来不那么引人注意。

    不过,走出巷子的时候,叶翎就察觉,被人盯上了。

    但这在意料之中。

    秦华菲写给虞炜的信中,将最近发生的所有事,一股脑推到了秦徵身上,说不定这就是如烟和秦华菲母女真正认为的。事实确实跟秦徵有关,虽然他现在正在北部某个不起眼的小岛上陪媳妇儿散步,带儿子钓鱼。

    若如此,秦华菲在送走虞炜的尸体,冷静下来后,一定会盯上原老头的小酒馆。

    无他,秦徵在开元城出生长大,他对此地很熟悉,若归来复仇,绝不会落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因此,可推断,原老头跟秦徵有关系。

    不过提起秦徵,是如烟的猜测,尚未证实。而秦华菲私心里,虽然认为有五成以上的可能,但依旧希望,还有别的可能,自然是关于宋清羽,她终究不甘心罢了。

    是以秦华菲亲自监视小酒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动手,需要得到更多的证据。

    但监视的距离,不足以听到原老头和叶翎的对话,不然定会暴露。

    说来有些可笑,秦华菲暗中尾随叶翎,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心中生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怎么会有个女人?这个女人不会跟“上官尧”有什么关系吧?

    不得不说,对秦华菲这种想要什么都必须到手的“狼”来说,求之不得的感觉,理智战胜不了,只会让她的征服欲望越来越强,越陷越深。

    叶翎知道被盯上,若无其事,脚步轻快地走上开元城大街,提着篮子,从街头逛到街尾,除了采购需要的食材,还在一家铺子买了些衣料,又到药铺买了几包药材。

    准备回去的时候,叶翎碰上一个扛着靶子卖糖葫芦的,想起当初南宫珩对苏小糖说,他爹去给他买糖的梗,笑着上前买了两串,她也许久没吃了。

    暗处的那双眼睛,已经快要喷火了!

    秦华菲不会忘记初次遇见宋清羽的时候,在他房中看到的糖葫芦。女人的嫉妒心,会激发强大的幻想能力,秦华菲一时想到这可能就是“上官尧”的女人,一时又想到,所有的一切是不是骗局,抓住这个女人就能知道!眸光愈发冰寒!

    叶翎哪里知道宋清羽吃过的糖葫芦都被秦华菲捡回去?再说,宋清羽根本不喜欢吃,那本是苏棠买的,说要替他家儿子多吃点儿,结果买太多吃不完,非要分宋清羽一串,宋清羽就吃了一颗,剩下的没处扔,才插在了客栈花瓶里……

    叶翎收获满满,挎着篮子,吃着糖葫芦,回小酒馆去。

    秦华菲见她进门,眸光阴沉地躲在后巷一棵茂密的大树上,打算今夜动手,再看看,会不会有其他人出现。

    “师公,吃不吃?”叶翎把另外一串糖葫芦给原老头。

    原老头眉开眼笑:“呵呵,这是小娃娃吃的。”说着开心地接了过去,咬一口,点点头,“好吃!”

    “你家小小丫头长得像谁呀?”原老头跟着叶翎进了厨房,“应该把孩子带来,还那么小就撇家里,多不好,我可以给你们看孩子!”

    叶翎笑着说:“晚晚长得像阿珩。”

    原老头摇头:“真是的,像你才好!不过有一说一,那臭小子长得很不赖,小小丫头肯定很漂亮!你也是心大,真就舍得跟孩子分开?”

    叶翎微微摇头:“肯定不舍,不过也还好。交给我姐姐带,没什么不放心的,关键是,孩子心大,也不缠着我们。”

    “乖娃娃!”原老头得到结论。

    叶翎在动作娴熟地做菜,原老头就搬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门口,一边聊天,一边等投喂。

    “对了师公,我今日出门,已被人盯上了。很抱歉,可能要坏了你的生意。”叶翎正在切菜,突然回头对原老头说。

    原老头浑不在意地摆摆手:“什么破生意?打发时间而已。你们这些小家伙来了,搞出这么多事,接下来我也闲不了。那臭小子我不管,但我得看好小丫头你喽,若是让你掉了一根头发,我这老脸也别要了!”

    “师公真好。”叶翎笑着说,“不出意外,如烟母女很快就会对咱们动手,是先溜,还是打一场再溜?”

    “小丫头你说,听你的。”原老头说。

    叶翎点头:“吃饱再说。”

    做好的八珍鸡汤,几乎全都进了原老头的肚子,大呼美味。

    叶翎还从药铺里买来了用作药材的辣椒,给原老头做了个热辣鲜香的炒肉丝,他被辣得一边吸凉气,一边往嘴里送,再就着自己酿的美酒,那叫一个过瘾。

    吃过饭,叶翎和原老头各自收拾了打算带走的行李。

    “师公,这些酒还要吗?”叶翎指着院子里的十几个大酒坛子问。

    原老头摇摇头:“不要了,不值当什么。”

    “好。”叶翎唇角微勾。

    秦华菲等到半夜,不见有其他人出现,决定动手,抓叶翎。

    为稳妥起见,秦华菲还带了两个焰卫,确保万无一失。

    空气中飘散着浓烈的酒香,小酒馆亮着灯,后边小院里,一个房间点着灯。

    秦华菲带着人,落地,挥手让两个焰卫过去。

    两人无声无息到门口,其中一个贴门听了片刻,没有动静,另外一个推门进去。

    两个焰卫很快搜完了房间里,衣柜,床底,空无一人。其中一个去搜其他房间,另外一个向秦华菲禀报。

    秦华菲立刻冲进叶翎住过的房间,虽然确定没人,但她还是走到了床边去,掀开床幔,上面并排放着的两个枕头,一床被子,让她面色倏然阴沉!

    这房间是宋清羽收拾的,被褥也是宋清羽置办的,考虑到南宫珩和叶翎的喜好,还专门给他们俩准备了许多两人用的日常物品,一双双一对对儿的东西,此时都在房间里摆着。明显,这是一对男女住过的!

    秦华菲正在拼命脑补,一时都忘了为何房中无人,院中一声巨响,让她猛然回神!

    今夜无星无月,夜色幽暗,秦华菲和他的属下都没有注意到,整个小院,被酒坛子包围了。就算注意到,也不会觉得奇怪,因为这里本就是造酒卖酒的地方,顶多觉得有点乱而已。

    叶翎和原老头暗中躲在角落里。原老头点火去烧地上洒了一圈的油,是食用油,气味不大,且全被浓郁的酒味遮掩,点着之后,迅速蔓延。

    叶翎射出燃着火的箭,直接穿透酒坛,酒坛碎裂,烈酒遇火,熊熊燃烧,甚至发生了爆炸。

    秦华菲心知落入陷阱,和两个焰卫一起往外冲。

    以他们的实力,区区火阵,想要脱身其实很容易。

    不过,叶翎出手,当然不会这么简单。

    风不易“倾情打造”的灭焰水,叶翎带来许多,下在酒坛中,遇火蒸发成毒烟,虽然慢了些,但可不是没用。

    最终秦华菲和两个焰卫,应了他们的名字,身上带火冲了出去。

    看着援军到,叶翎拉着原老头,溜之大吉。

    片刻之后,秦华菲站在小酒馆后巷,看着面前火光烈烈,双目赤红,眸光阴鸷。她身上的火已经灭了,但感觉体内气血翻涌,有些无力,衣服破破烂烂,手臂被烧伤了一片,头发也被烧焦了一块儿。虽然没烧到脸,但也属实狼狈。

    秦华菲猛然推开扶着她的人,厉声说:“封城,全城搜捕!我就不信他们能插了翅膀飞出去!”

    她快要疯了!即便从小被如烟扔去当做焰卫培养,吃的苦受的罪并不少,但这跟脑子,跟人生阅历并不直接相关。

    事实上,秦华菲一路就是顺风顺水的。她在焰卫之中脱颖而出,成为统领,只能说明她天赋和实力最强,其中也少不了身份光环的加持,因为最好的资源,全都属于她。

    跟冰月那次,是冰月不知秦华菲身份,年少心软,没甚好说。其他时候,秦华菲不是没碰上过比她更狠,比她更强的对手。但最终活下来的一定是她,因为她跟那些被当做傀儡培养的焰卫不一样,她是特权阶级。

    因此,自傲,自负,唯我独尊,不可一世,这都是秦华菲的成长经历所铸造的性格。

    她无疑是聪明的,厉害的,远超一般人。但心机心术,除了聪明之外,还需要有足够的经验和阅历。

    没经历过的事,没碰过的对手,没遭遇过挫折,秦华菲哪里能想到,会有宋清羽那样绝对不可能喜欢她的男人?会有南宫珩那样出手就是巨坑的意外?会有叶翎这样,白天人畜无害,挎着篮子上街买菜,晚上就用一场伴随着爆炸和特制毒气的大火,欢迎秦华菲光临的妖孽?

    而到如今,秦华菲的所有计划被打乱,处境每况愈下,虞家的危机尚且不明朗,造成这一切的,宋清羽、南宫珩、叶翎,甚至是原老头,秦华菲事实上对他们真正的身份一无所知!

    这就是明处和暗处的区别。

    站在明处的往往容易成为靶子,而暗处的人,最适合放冷箭。混到现在越来越强的楚明泽就是个中高手。

    不过,就算都在明处,秦华菲也注定是输家。无他,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就可以解释,弱者不配活着。

    强弱从来都是相对的,秦华菲喜欢恃强凌弱,可惜她自己并非最强,早晚会被更强者碾压。如今,这件事,已在发生,短短时间,就到了让她无法掌控的境地。

    秦华菲下令封城搜捕,但有时候,常规的手段,对于真正的高手,根本就是无效的。

    一夜过去,城中人心惶惶,百姓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每家每户都在半夜被敲了门,有官兵闯进去蛮横搜查。

    快天明时,一无所获,秦华菲甚至命暗卫将皇宫各处都搜了一遍,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要说原老头和叶翎在何处?两人确实没出城,就在过去这一夜之中整个开元城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秦华菲家,大公主府。

    秦华菲一夜未归,府里的高手全都被派了出去,原老头和叶翎祖孙俩开心地把秦华菲的房间毁得一片狼藉。

    叶翎还用最大号的毛笔,在秦华菲房中墙上写了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敢非礼我家尧尧,照照镜子吧丑八怪!”

    原老头嘴角微抽:“什么我家尧尧?那臭小子看见了不得揍你!”

    叶翎把蘸满墨汁的毛笔扔到了秦华菲床上,笑着说:“这是我替阿珩写的。”

    “他俩?”原老头愣了一下。

    “青梅竹马。”叶翎笑着挽住原老头的胳膊,“走了,换个地儿。”

    秦华菲找了一整夜,毫无收获,面色铁青地回到公主府,就见府中下人都昏迷倒地,神色大变。

    倒是没有死人,但当秦华菲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后,看到她喜欢的东西都变成了碎片,满地狼藉,而墙上的大字让她怒不可遏,面色扭曲:“找死!找死!找死!”

    突然发现辛辛苦苦找了一夜的敌人竟然躲在她家里搞破坏,和墙上那“我家尧尧”四个刺眼的大字,哪一个更让秦华菲愤怒?

    答案是,秦华菲疯狂地毁掉了她的住处,乃至整个公主府,都无法发泄心中怒火,气得险些吐血三声。直到被如烟宣召入宫,她才终于冷静下来,只是表面。

    “虞炜的尸体都处理好了?你昨夜在做什么?”如烟冷声问。

    秦华菲低头,把昨日的事跟如烟讲了。

    如烟怒不可遏:“所有焰卫都在你手中,你是焰卫统领!连一个老头子,一个小丫头都抓不住?甚至到现在,那群人的真实身份,什么都不知道!这些日子你究竟在干什么?”

    秦华菲沉默不语。

    因为楚明泽被秦华菲重伤,趁机回了虞家,而虞炜被南宫珩杀掉,他的属下去找秦华菲质问时,秦华菲把人都处理了,全都推到秦徵身上。

    因此,南宫珩坑秦华菲的时候,顺便也坑了如烟一把。没有虞家的人能给如烟继续医治,虽然有太医,但如烟的身体是多年修炼邪功招致的毒素积累,一招爆发,身体受创,太医根本不行,因此她一开始才求了虞家主派人过来,为此又给了虞家不少好处。

    这会儿如烟只能按照当初楚明泽开的方子继续吃药,有所缓解,不过很缓慢。

    一时动怒,如烟嘴角溢血,感觉丹田翻涌。连忙盘膝闭目调息,秦华菲静静地守在一旁。

    等如烟再睁眼,面色阴沉沉,起身大步走过来,一句话没说,扬手狠狠地抽了秦华菲一巴掌!

    “朕对你的期望,看来是太高了!蠢货!若不是你招惹那个男人,事情何至于此?”如烟厉声说,“如若虞家不肯谅解,事情无法收场,朕就把你送你虞少主,任他处置!朕的继承人,从来都不是非你不可,你记住了!限你三日之内,把在开元城里兴风作浪的人找出来!否则,朕将收回你手中所有的权力!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