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叶白风雪〕〔废婿归来〕〔陈华〕〔诛天魔种〕〔都市之无敌至尊〕〔桃源小圣手〕〔帝国总裁小娇妻〕〔御守成神〕〔我的师傅是谪仙〕〔打卡十年灵气复苏〕〔弃婿当道〕〔四福晋她成了京城〕〔暴君的小团宠又娇〕〔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靠算命爆红星际〕〔恋爱流怪谈游戏〕〔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哈利波特之血脉巫〕〔炮灰修真指南〕〔农门肥千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58.花瓶和小叶子的孝心
    香喷喷的鸡茸粥盛出来,撒上些许宋清羽捣好的油炸花生碎,原老头吸着鼻子,晃晃悠悠地出现,把院子里的石桌用抹布擦干净,老神在在地坐着,又回头吼了一声:“宵夜在外边儿吃,凉快!”

    一块石子破风而至,砸在石桌上,弹起,朝着原老头面门射去。

    原老头伸指一弹,石子又沿来路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回去。

    南宫珩伸手握住,稳稳落地,走上前,坐在原老头身旁,哥俩好地搂住他的肩膀,笑容戏谑:“师公,您老年纪大,不能熬夜,吃多不消化,快去睡吧。”

    原老头一把推开南宫珩,瞪着眼,没好气地说:“你!给我滚去前边儿看店!”

    “看什么店?搞得好像有客人似的。”南宫珩毫不留情地吐槽。

    原老头伸手按住南宫珩的肩膀,南宫珩毫不示弱地反击。

    乍一看,两人挨得很近,亲亲热热坐在一块儿,实则片刻功夫,已比拼了几个回合的内力。

    叶翎和宋清羽把做好的宵夜端过来,摆在桌上。

    “阿珩,去洗手。”叶翎轻轻拍了一下南宫珩的肩膀。

    南宫珩唇角微勾,松开按在原老头肩上的手,揪了一下他乱糟糟的白胡子,起身就跑。

    原老头神色有些怪异:“那臭小子内力怎么这么强?他才多大?”

    “恭喜师公,收获天才徒孙一枚。”叶翎开玩笑,把冒着热气的鸡茸粥放在原老头面前,“宵夜时间,师公请。”

    原老头看了一眼叶翎,轻哼一声:“你这小丫头倒是挺乖的。那个被抓走的小混蛋说你做的饭菜是人间美味,我倒要看看,是不是言过其实。”

    尝了一口鸡茸粥,原老头眼睛一亮!

    食材有限,另外只有个凉拌菜,原老头一口粥,一口菜吃着,舒服又温暖的味道,让他眯起了眼睛,越吃越快,一碗粥快见底的时候,把本该属于南宫珩的那一碗粥端过来,往自己碗里一倒,嘿嘿一笑,继续吃。

    宋清羽默默地跟南宫珩换了碗。他不饿,本想吃,但看原老头这样,定是不够吃的,他就不吃了。

    原老头瞪了宋清羽一眼,南宫珩已经洗手回来了。

    “阿珩,你去找秦华菲,问出苏棠在哪里了吗?”宋清羽问。

    南宫珩点头:“应是被送去了虞家。”

    宋清羽皱眉:“秦华菲找你,是否提出让上官家出面救苏棠?”

    “没错。”南宫珩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筷子,精准“狙击”原老头夹起的菜,两双筷子在空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打斗……

    “那你如何应对?”宋清羽问。

    南宫珩把抢来的菜送入口中,优雅咀嚼,给了原老头一个欠揍的笑,轻描淡写地说:“我把虞炜给杀了。”

    宋清羽神色惊愕,叶翎愣了一下,原老头面色怪异:“你这小子,让你去救人,你分明是搞事!”

    “深更半夜,虞炜被秦华菲请到公主府相会,死在她房中,脖子上插着她的剑。至于我,从头到尾,除了秦华菲之外,无人见过,无人知晓。因此,虞炜就是秦华菲杀的。”南宫珩很淡定地说。

    “你是要挑起虞家和秦国的仇恨?”宋清羽神色微凝。

    “楚明泽那厮算盘打得很好,他去图谋虞家,让我们跟如烟母女斗,没空收拾他。想破此局很简单,虞炜一死,虞家和秦国皇室的关系必然崩裂。都想隔岸观火,把虞家拉进火中,我们跳脱出去,如此开局,更好。”南宫珩幽幽地说。

    “可秦华菲知道是你杀的虞炜,若她辩解,虞家人信呢?”宋清羽问。

    南宫珩轻笑:“秦华菲所知道的上官夜,根本是个不存在的人。秦华菲对虞炜的敌意一直都不加掩饰,且她素来心狠手辣,虞家死了少主,为何要相信秦华菲没有任何佐证的辩解?”

    “但有一点,虞炜只可能是身死。他身为虞家少主,体内不可能没有转生蛊,家中也定然有同生宿主。”叶翎开口说。

    南宫珩闻言,笑意加深:“小叶子真聪明,而这,才是整件事情最有趣的地方。不出意外,虞炜是一定会重生的。但重生在什么样的人身上,没得选择。他丢了一条命,已成事实,并不是重生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并且一般来说,宿主的身体和实力,必然是远不如本身的。他热烈追求,秦华菲却看上一个来历不明的小白脸儿,嫌弃他貌丑,对他冷言冷语,还出手杀他。虞炜再次苏醒的时候,若是个男人,就一定会疯狂报复秦华菲!”

    宋清羽神色莫名:“阿珩,你这一招走得很绝。但苏棠还在虞家手中,虞炜若重生,报复秦华菲,第一个盯上的目标,一定是苏棠。”

    南宫珩一拍脑门儿:“坏了,我把那个神经病给忘了。”

    原老头轻哼了一声:“刚刚不还挺得意吗?”

    南宫珩摇头:“没办法,苏棠就靠自救吧。”

    宋清羽皱眉:“阿珩!”什么就靠自救?

    “虞家在何处,虽没去过,但从虞澍口中,我们早已得知。从开元城到虞家,最快也需要半月时间。苏棠被抓走到现在,不过三日,如今在被人带去虞家的路上,准确来说,是在虞家某个人手中。但虞炜在公主府身死,这会儿已重生在他家中。他就算想在苏棠身上泄愤,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见到苏棠。”叶翎神色平静地说。

    原老头看了看正在淡定喝粥的南宫珩,又瞅了瞅叶翎,嘀咕一句:“还以为这丫头很单纯……”

    宋清羽点头:“那我们必须得把苏棠追回来,绝不能让他被送到虞家!”

    南宫珩放下勺子,用帕子擦擦嘴,站了起来:“走吧。”

    “啊?”宋清羽愣住。

    “尧尧,苏棠可是替你受罪,你竟然不想跟我去救他吗?”南宫珩凉凉地说。

    宋清羽扶额:“阿珩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老头儿,照顾好我家小叶子。”南宫珩拍了拍原老头的肩膀,回身抱了叶翎一下,戴上面具,飞身就走。

    宋清羽连忙起身追了上去。

    原老头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若有所思:“也对,半月才能到虞家,才被抓走三日,他们全力去追,应该能追上。那小子动手杀虞炜之前,把什么都算好了。那他刚刚应该回来直接就走,又浪费了一刻钟的时间!”

    原老头说到最后一句,有些怨念地看了一眼南宫珩的碗,不然宵夜就都是他的了。

    叶翎轻笑:“我跟阿珩半天没吃饭了,当然要吃饱再出发。锅里还有呢,师公要吗?”

    原老头眼睛一亮:“你怎么不早说?”想把碗递过来,结果又放下,大手一挥,“把锅端来!我也半天没吃饭了!”其实晚饭才吃过宋清羽做的两菜一汤。

    还剩下小半锅的鸡茸粥,全都进了原老头的肚子。

    原老头揉了揉肚子,嘿嘿一笑:“好像吃多了,小丫头要不要打一架,让老夫看看你的实力?”

    “吃多了不适合运动,伤身体,打架的事改天再说。来,师公吃个消食的糖丸。”叶翎拿出一颗桂花糖丸给原老头。

    原老头扔到口中,大呼好吃,又说都没尝到味儿就没了,盯着叶翎的荷包看。

    叶翎把身上带的糖丸都给了原老头,说让他省着吃,吃完就没了。

    原老头看叶翎,怎么看怎么喜欢。宋清羽和苏棠在的时候,夜里原老头都让他们去看店,若是南宫珩在,也躲不过去卖酒的命运,但原老头乐呵呵地去打了一壶酒过来请叶翎尝尝,喝完了说让叶翎早点睡,小姑娘家家的不能熬夜,对身体不好。

    小院里原来有个干净的空房间,原老头偏偏让苏棠和宋清羽住了原来的杂物房。得知南宫珩和叶翎快到了,宋清羽昨日把那个房间收拾清扫过,被褥都准备了新的。

    一直赶路过来,叶翎确实有点累,而且为了防止秦华菲前来,小酒馆中如今最好不要出现引人怀疑的生面孔,所以她也没推辞,收拾好厨房,洗洗就睡了。

    而从南宫珩到开元城,几乎一点时间都没浪费。听宋清羽讲当下的情况,去宫里确认楚明泽在不在,找秦华菲确认苏棠在哪里,设计杀虞炜栽赃秦华菲,回来喝了一碗粥,说走就走,救苏棠去了,前前后后,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

    原老头在小酒馆里,默默感叹,秦徵这个徒弟,欠揍是真的,靠谱更是真的。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心智和实力对同龄人几乎是碾压性的优越,杀伐果断,比秦徵年轻时候可厉害多了。

    南宫珩和宋清羽日夜兼程,全速追赶,单从速度来讲,会比押着苏棠的虞家大长老更快一些,理论上是一定能追上的。

    离开开元城之后,宋清羽问了一句:“阿珩,你觉得秦华菲现在在干什么?”

    “你关心她?”南宫珩反问。

    宋清羽无语:“滚!”

    “尧尧你现在脾气真是越来越差了。”南宫珩摇头,轻哼了一声,“她能干什么?找她那贱人娘哭去吧!”

    不得不说,南宫珩真相了。

    秦华菲此时就在宫里,跪在如烟面前,虽然没哭,但已出离愤怒。

    这个结果,是秦华菲多长十个脑袋也不可能会预见的。因为南宫珩不过是随机应变临时起意,就连宋清羽和叶翎都没料到他一出手就把虞家少主给宰了。

    秦华菲的人生,在遇见宋清羽这个“祸水”的时候,就已走上一条不归路,而南宫珩是这条路上,她看见了也躲不开的巨坑。

    至此,母女俩原本所有的筹谋和计划,陡然面临全盘崩坏的危机!

    有道是,猝不及防,一口黑锅从天降。

    可偏偏,怒火中烧,却连找谁都不知!

    “都跟你说过了,那人根本不是上官家的公子!一直以为你最聪明,却原来是最愚蠢的一个!”如烟面色扭曲,抓起手边的茶杯砸到了秦华菲身上,“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这么多年,朕给虞家的好处无法估量!想尽办法讨好虞家主!个中牵扯多大的利害关系,你最清楚!虞炜追求你,这是天赐良机,用好了,我们得到虞家指日可待!可你现在把一切都搞砸了!就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秦华菲,你太让朕失望了!”

    秦华菲自小跟焰卫一起训练,是如烟安排的。因为她所图甚大,想要培养一个真正可靠的左膀右臂,自己的儿女当然是最好的选择,而秦华菲是她三个儿女之中,资质最出色的。

    如烟给秦华菲灌输的思想就是,成为最强者,才能为所欲为,而在这途中,利用可利用的一切,不择手段,历史永远是胜利者来书写。

    可秦华菲终究不是如烟。她从小到大经历的是焰卫的魔鬼试炼,更直接,更暴力,用拳头说话,而不是如烟经历过的,如家后宅女人之间看不见的勾心斗角。

    如烟自小就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美貌去获取利益,但秦华菲学会的是用拳头来强取豪夺。

    如宋清羽所言,如烟是狐狸,秦华菲是狼。

    而在对待男人这件事上面,如烟已是成精的狐狸,经验丰富,阅人无数,可秦华菲是张白纸。

    跟其他寻常姑娘一样,秦华菲见到喜欢的男人会心动。不一样的是,她的自负让她把这当了一场征服游戏,宋清羽将会是她的战利品,势在必得。

    可她不知不觉入局,宋清羽却是个清醒的局外人。

    不是愚蠢,而是动心,动情,必然影响理性判断,注定了秦华菲是输家。

    “母皇,儿臣知道错了。”秦华菲垂头沉声说,“但虞炜体内肯定有转生蛊,不会真死的。”

    如烟闻言,怒意更盛:“你还知道转生蛊!为了得到那宝贝,朕付出那么多,都被你毁了!虞炜就算活着,也因为你丢了一条性命!你以为他重生之后,会听你解释,会跟以前一样,继续追着你,哄着你吗?”

    “我根本没有理由要杀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动他!他应该很清楚!”秦华菲冷声说。

    “你最近为了那个男人痴迷的样子,虞炜都看在眼里,你当真以为他不在意?就算他知道其中有蹊跷,也不代表什么都没发生过,因为就是你害他丢了一条命,那是无法弥补的!是你给了他作为男人莫大的羞辱!他喜欢你的时候,你是宝,他若恨上你,你就该死!”如烟厉声说。

    “如果那两人真是上官家的人……”秦华菲到现在都无法解释宋清羽和南宫珩的身份是怎么回事。

    “愚蠢!他们怎么可能是上官家的人?上官家不可能有这样嚣张狂妄的公子!也不可能跟虞家为敌!”如烟厉声说,“到如今你都不知道问题症结在哪里吗?那两人,有极大的可能,是秦徵派来的,对你用的美人计!”

    秦华菲狠狠拧眉,不可置信地看着如烟:“怎么可能?我在万象城遇见上官尧,完全是意外。”

    “是你自以为的意外!”如烟冷冷地说。

    “可今夜出现的那个上官夜,年纪轻轻,实力却在我之上!母皇不是说,秦徵去的那个地方,出不了什么真正的高手吗?”秦华菲问。

    “人外有人,是你实力不济!”如烟眸光阴鸷。

    “可我不懂,若是秦徵的人,被抓走的那个,他们就不管了?杀了虞炜,怎么救人质?这根本说不通!”秦华菲摇头。

    如烟眼眸微缩:“那人被抓走也没几日,说不定半路已被救下了。”

    秦华菲脑海中浮现出宋清羽仙人般的模样,心中沉沉,难道这从头到尾,真的只是个针对她的骗局?

    “把所有焰卫都召集回开元城,不必再去找秦徵!用冰棺护送虞炜的尸体回虞家,你给虞炜写信解释,就说全都是秦徵设局,你被欺骗,且杀他的凶手是秦徵的人。”如烟冷声说,“不管真假,必须这样说!要找到一个明确的凶手,让他们泄愤,我们跟虞家之间的关系才有转圜的可能!为以防万一,你不要亲自去,派两个焰卫去做这件事,不准再出任何岔子!”

    秦华菲离开宫中,已是后半夜。

    夜风微凉,秦华菲冷面如霜,拳头紧握,愤怒之余,心中不可抑制地生出了一丝难过,那样一个如谪仙般光风霁月的男子,全都是假象吗?是他演技太高超,她眼神不好?抑或是,还有别的可能?

    但无论如何,当下秦华菲没了风花雪月的心思,风雨将至,祸事已发,必须尽力弥补。

    秦华菲连夜下令让搜查秦徵的人全都撤回来,安排人收敛虞炜的尸体,装进冰棺封好,放进一辆宽大的马车里,命两个焰卫带着一队人马,护送前往虞家。

    如烟要求的书信,秦华菲写了,焰卫带在身上。

    南宫珩不在,叶翎陪着原老头吃过早饭之后,易容出门,躲在公主府附近某棵高高的大树上,盯着秦华菲的动静。

    因此,当从公主府后门离开的马车出开元城的时候,叶翎暗中跟了上去。

    一天过去,叶翎没回来,原老头有点担心,暗中到公主府看了一圈儿,没有动静,又去宫里转了一圈,看起来也没有异样。

    傍晚时分,护送冰棺的一队人马暂时停下休息,有人去附近的河边取水回来。

    夜幕降临,本该上路的马车却没有动静。两个原本躲在暗处的焰卫,都坐在地上运功避毒。因为他们也是需要喝水吃饭的,水源被人下了毒,原本几乎百毒不侵的焰卫都中了招,而其他人都已重度昏迷,焰卫只是身体虚弱。

    这毒,是当初那两个去刺杀秦徵的焰卫死后,风不易研究过他们的尸骨,专门特制的,取了个名字叫做灭焰水,十分霸道。对普通人来说,药效更显著。

    见叶翎,两个焰卫立刻起身拔剑,攻了过来!

    不过两人的实力大打折扣,叶翎一人足以应对。

    一刻钟之后,焰卫倒地,叶翎进马车,打开冰棺,见到虞炜的尸体,拿出了化尸水。

    然后,叶翎在一个焰卫的尸体上搜出了秦华菲给虞炜写的信,相当真情实感,委屈巴巴,义愤填膺,又讨好歉疚,把一切都推到了秦徵身上,她就是那朵无辜被骗背黑锅的白莲花,希望虞炜原谅她,她经过此事也终于明白了虞炜才是最适合她的男人,云云。

    “真可怜。”叶翎一脸同情,“这下有如烟的风格了。”

    叶翎把秦华菲的信收起来,清理善后。尸体都毁灭于无形,马车拉到另外一个空旷的地方,烧成灰。

    然后叶翎带着顺手捡来的一只草窝里的野鸡,在河边宰杀清洗干净,拎着回开元城来。

    已是半夜。

    原老头听后院有动静,连忙过来,见叶翎好好地回来,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去哪儿也不说一声,你若是出事了,那臭小子回来不得把老夫给撕了?”

    叶翎笑得乖巧:“不会的,我家阿珩可孝顺可讲理了。”

    原老头翻白眼:“呵呵。”

    风清月明。

    叶翎在院中点了火,烤野鸡,原老头坐在旁边小板凳上巴巴地等着。

    “秦徵那小子没长腿还是瘸了?本就是他的仇怨,他怎么自己不回来?”原老头问。

    叶翎笑着说:“谁让义父义母有我和阿珩这么好的孩子呢?当然是我们毁掉如烟的一切,把她打入尘埃的时候,义父义母再回来,直接欣赏如烟丑陋不堪凄凄惨惨的模样,听如烟忏悔求饶,才最解气最开心了。”

    原老头闻言哈哈大笑:“小丫头真乖,天下第一孝顺的好娃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大周仙吏〕〔在港综成为传说〕〔穿梭在轮回乐园〕〔高人竟在我身边〕〔剑来〕〔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级系统:一元秒〕〔红衣罗刹〕〔仙人弟子在人间〕〔第一战神杨风〕〔乡下女婿〕〔我竟然死了300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