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羽何家荣江颜〕〔妻贤〕〔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人仙百年〕〔好孕甜妻:狼性大〕〔雨墨修仙传〕〔混在诸界〕〔全部满分〕〔怪物合成大师〕〔怪物安保公司〕〔未婚夫每天都找我〕〔公子还请留步〕〔凌天辰桑语溪〕〔撒娇小甜妻,总裁〕〔大佬的夫人是只小〕〔安天〕〔剑啸长歌〕〔我在星际虐大佬[机〕〔穿成摄政王心尖尖〕〔开局快递月薪十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52.虞家十长老
    一灯如豆。

    如梦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闭目不言。

    苏棠坐在桌旁,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后,抓起茶杯,狠狠地砸在了如梦的脑袋上,冷哼一声:“说,你是谁?我方才假扮的那个贱男是谁?谁派你们来的?意欲何为?再不说,老子把你剁碎了扔海里喂鱼!”

    如梦不为所动。

    门口响起脚步声,继而传来宋清羽温润清朗的声音:“苏苏,不早了,该睡了。”

    苏棠嘴角微抽,回头,努力温柔:“阿羽,你早点睡,我很快就过去。放心,我对这个贱人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想搞清楚谁在找事。”

    宋清羽微叹:“好,那你早点过来。”

    脚步声远去,苏棠起身,重重地踹了一下如梦:“若非我妹妹自作主张非要救人,也不会让我家阿羽误会!气死老子了!我怀疑你目的不纯,为了向阿羽证明我根本不想救你,易容成这副鬼样子,现在还不能去陪他睡觉!该死的!”

    如梦猛然睁眼,拧眉,神色怪异地看着苏棠。

    她接收到的讯息是,在火海中见到的女子是面前之人的妹妹,醒来后见到的如仙人般的美男子是这人的“夫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艘船上,有她的目标人物。

    如梦眸光变幻不定,看着苏棠说:“我真是女帝的侄女,如相府五小姐。那个男人叫魏渭,是赫赫有名的海上猎人,我被他所擒时日已久,这次他看中你们的船,想要抢夺,不料一败涂地。逃跑前,他威胁我,让我取得你们的信任,为他报仇,他会回来寻我。”

    苏棠爆了一句粗口,又重重地踹了一下如梦的心口:“逗傻子玩儿呢?你说没有他,你也可以完成任务!当老子这么快就失忆了?”

    如梦一口血喷出来,脸色煞白,神色痛苦。

    “什么任务?谁给你们的任务?说!”苏棠搬起一把椅子砸到了如梦身上。

    “你……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梦死死地盯着苏棠问。

    “老子是什么人,有必要跟你交代吗?带着阿羽出来游玩,竟然碰上你们这些贱人扫兴!差点以为是阿羽他爹派人来追杀我!”苏棠怒吼,“海上猎人?我呸!老子还是海神呢!看来你真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一个袖子不完整的暴躁纨绔公子形象,被苏棠演绎得出神入化。

    苏棠话落,拿出一把匕首,在油灯火焰上面,翻来覆去,慢慢地烤,语气幽幽:“最近这日子,是越发无聊了。你不想说,没关系,我把你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串在鱼线上,明日陪我家阿羽钓鱼去。现在别担心,明日钓鱼的时候,我现用现割,要新鲜的,带着血丝的,大鱼最喜欢。今早阿羽想看鲨鱼,我宰了个家伙扔海里,竟然没有引来。明日用你去钓,希望运气好些,若是有鲨鱼,阿羽高兴,我可以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儿,呵呵。今夜就先在你脸上刻上贱人二字,给我家阿羽瞧瞧,我心里真的只有他一个。”

    这个纨绔,不仅暴躁,而且暴虐没人性。

    如梦眼底闪过一丝惊惧,狠狠拧眉:“公子,这整件事情,都是个误会!我们寻错人,扰了公子清静!只要公子放过我,我定会给公子满意的补偿!”

    苏棠神色玩味:“寻错人?误会?那你倒是告诉我,你要找谁?给你半刻钟的时间,试着说服我。不然,后果你很清楚。”

    如梦犹豫片刻之后说:“我并非如相府的五小姐,而是太子身边的侍女。因接到确切消息,失踪多年的原二皇子秦徵,与异族人勾结,意图祸乱秦国,证据确凿。因此,太子派我等海上截杀,避免那逆贼归国引起动乱,保万民安宁。”

    “秦徵?我以为他早死了呢。”苏棠冷笑,“你们自找他去,动老子的船是什么意思?怀疑老子跟秦徵勾结?”

    xygylp.

    女人脸色难看地摇头:“不……是因这样大而坚固的船只,十分少见,秦徵勾结的异族人在很远的地方,若是归来,定不会用普通船只。且公子的船,是从我们等待的那个方向过来的。做主的是魏渭,他说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所以,才有后面的事。”

    “你不是如梦,你叫什么名字?”苏棠看着女人问。

    “我叫思雨。”女人说,“我们原来的计划是,伪装成海盗,夺船抓人。没想到你们的船这么厉害,计划改变,魏渭命我潜入你们之中,取得信任,在靠岸之前动手。可惜,找错人了。”

    “这个样子啊……”苏棠若有所思,“为何女帝不派人,这么大的事,交给太子呢?”

    思雨回答:“公子或许不知,女帝近日闭关修炼,期间太子摄政。”

    “听起来,倒真是误会,跟老子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苏棠点头。

    “是!全都是误会!公子放了我,我日后定会报答的!”思雨神色哀求地看着苏棠。

    苏棠笑了,把玩着手中烧红的刀子,缓缓地说:“放了你倒是小事,我也不想招惹尊贵的太子殿下。不过我看那个魏渭很不顺眼,我想你有办法引他过来。”

    思雨面色一僵,就听苏棠冷声说:“一命换一命,很公平,你说呢?”

    “经历过今日的事,他未必会相信。”思雨说。

    “那,你就努力让他相信,这是自救,你要加油。给你一天一夜的时间,好好想想,明晚我若是见不到魏渭,后日,就拿你喂鲨鱼,博美人一笑,哈哈!”苏棠话落,转身离开。

    再次回到南宫珩和叶翎的房间,大家都还没睡,在等他。

    苏棠进门,直奔蒙婧:“媳妇儿,都是鬼丫头出的馊主意,非让我跟宋美人勾勾搭搭,我什么都没做!我爱的只有你!”

    蒙婧哭笑不得:“别闹了,快跟我们讲讲,你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苏棠给了叶翎一个白眼:“如你所愿,那贱人信了!想必正常人都无法想象,老秦勾结的异族人,会是那样的。而且她或许www.513mp.以为,她故意说她是如梦,若老秦在这船上,一定会去见她。”

    “清羽那么美,是我都信。”叶翎笑着说。苏棠的所有铺垫,都是为了让思雨相信,他跟秦徵没关系,如此思雨才有交代的可能。

    “苏棠,快说。”南宫珩敲桌子。

    苏棠就把他另类伪装审问思雨的过程讲了一遍。

    “不是如烟的人,是太子的人?太子是谁?”叶翎问。

    冰月说:“当年我们离开时,如烟有一儿两女,太子或许是她的长子秦华霆。”

    “若那个女人所言是真,秦华霆的段数,比如烟差多了,他手中可用的人也资质平平。”叶翎说。

    南宫珩点头:“正常。焰卫只听命于如烟,她野心那么大,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力强到威胁她的地位。”

    “最好我们到秦国时,如烟那贱人还在闭关,等她出关,发现被我们抢走一切!哈哈哈哈!”苏棠很开心地说。

    “不要做这种假设,做好跟如烟交手的准备。我有预感,她会是除楚明泽之外,我们最棘手的敌人。”叶翎说。

    虽然如烟的上位历程中,践踏了许多男人的感情,踩着许多男人的尸骨,但她并不是纯粹依靠男人的弱女子。可以看出,男人只是她达到目的的工具罢了。

    如意武功高强,数年前她如烟交手时,发现如烟不知何时修炼邪功,实力极为强横。

    这种女人,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对别人狠毒,对自己也狠。

    若是把如烟看做一个只会利用男人感情的黑心莲花,那就太小瞧她了。

    翌日,天朗气清,海风和畅。

    加强戒备,一日航行,并未有船只出现在附近。

    又一个夜幕降临时,苏棠再次见到了思雨。

    “考虑得如何了?”苏棠问。

    思雨神色已平静下来,看着苏棠说:“我可以按照你的要求做,但为避免你事后食言,出尔反尔,我也有条件。给我准备一艘小船,我离开大船后,就发信号给魏渭。”

    苏棠似笑非笑地说:“讨价还价?你没有这个资格。是因为你求着我饶命,我才给你的活命机会。不然直接杀了你,对我而言,也没甚影响。再问你一次,做,还是不做?”

    思雨脸色难看至极,沉默片刻之后又问:“你真会放我走?”

    “你猜?”苏棠冷笑。

    “好,我引魏渭过来,请你事后兑现承诺,放我一条生路!”思雨冷声说。

    夜色幽深,大船上空绽放了明亮的烟花,第一次和第二次正好间隔一刻钟。

    这是藏在思雨身上私密位置的传信工具。为了避免落入敌人之手,用两次燃放的时间间隔来作为自己人的标志。

    大船继续往前,约莫半个时辰后,附近有动静。

    十艘小船迎面而来,速度极快。中间那艘船上的红衣男子,正是魏渭。

    魏渭眯眼看着越来越近的大船,就见思雨出现在船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这艘船,是我的了。”

    魏渭朗声问:“你如何做到的?”

    “取得他们信任,拿下一个关键的人,其他的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思雨冷笑。

    “秦徵在上面吗?”魏渭问。

    “在。”思雨点头,“不负主子所望!”

    “押秦徵过来,给我瞧瞧!”魏渭的船速度减缓停下,并未继续靠近。

    “怎么?你不信我?”思雨冷哼了一声,“那你滚吧,接下来的事,我一个人也可以处理,正好,我并不想让你瓜分属于我的功劳!”

    话落,思雨转身欲走,魏渭飞身而来:“我没有那个意思!”

    上了船,思雨背对魏渭,魏渭走上前去:“昨日的失利,回去之后,还请你在主子面前替我美言几句。算我欠你的。”

    下一刻,魏渭的手即将搭上思雨的肩膀,思雨转身,魏渭不可置信地低头,长长的尖刀已穿透他的身体!

    “你……”魏渭死死地盯着思雨。

    “思雨”微笑:“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你那位朋友。不过当然,她确实叛变了,否则你也不会被引来。”

    是叶翎假扮的。

    魏渭转身欲走,但刀上带毒,他踉跄两步,摔在了地上!

    叶翎好整以暇地看着,魏渭艰难爬起来,高喊救命,命字尚未落下,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他带来的人纷纷中箭,落入海中。

    一波利箭攻击,出其不意,目标明确,只那灰衣老者并未被伤到要害,跳海逃生。

    结果下一刻,灰衣老者的脑袋被人从海里扔了出来。苏棠从海中飞身而出,骂骂咧咧:“冻死老子了!下次这种脏活儿全都让南宫老七干!”

    魏渭神色绝望,上船的苏棠飞身冲来,一脚把魏渭踹在地上,踩住他的脖子,冷笑:“还认得你爷爷吗?敢抢老子的船,就是找死啊找死!”

    魏渭没死,思雨也没有被放生,苏棠把他们关在一处。墨竹默默地听着房间里怒骂的声音,撕打的声音。

    “鬼丫头,那俩人咋办?杀不杀?”苏棠问。

    “若是杀了,秦华霆和如烟肯定就知道,我们已经到了。”冰月说。

    “除非把他们放了,否则就是那样。”蒙環说。

    叶翎若有所思:“既如此,不如接下来,我们一路在明,一路在暗。义父义母蒙蒙冰月蒙姐姐和小风风就在暗处,苏棠你在明处,扰乱他们的视线。当下,你是一个被秦华霆的奴才招惹到,十分不爽的疯子,出个价钱,让秦华霆把那俩人买回去。”

    苏棠嘿嘿一笑:“这个安排我喜欢!不过秦华霆未必在意那两个奴才。”

    “你跟他做的买卖,那两个人不是重点。是让你去敲诈勒索的,重点在于,若是秦华霆不给你面子,你就把他跟他的贱人娘密谋杀害义父的事情宣扬出去。我想,这个他会在意的,否则他们就不会如此费心阻止义父回去。”叶翎说。

    “敲诈勒索?哈哈哈哈,有趣有趣!这个我可以!”苏棠很期待。他最喜欢搞事情了,先前安分了那么久,骨子里不安分的那一面现在蠢蠢欲动。

    “小叶子,有没有想过,楚明泽那厮,说不定也在秦国?他只需要简单调查,就能知道师父师母原本的身份。而且,他跟那位出身秦国的颜姑娘,关系不浅,说不定当初在英天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们跟秦国的关系了。”南宫珩说,“若是楚明泽跟如烟联合起来,事情将会是另外一个局面。”

    叶翎蹙眉:“虽然我认为可能性不大,不过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和最好的准备。”

    此时,秦国皇宫中某处,如烟睁开眼睛,脸色煞白,嘴角溢血,眼眸阴沉:“人到了吗?”

    “启禀皇上,虞家派来的长老,昨日已在宫里住下,随时可以为皇上医治。”

    “立刻去请过来!”如烟冷声说www.njhsdk.。

    不多时,一个锦衣男子提着药箱,款步走近宫殿。

    如烟眯眼看着走近的男人:“你是虞家几长老?朕从未见过。”

    男子神色淡漠:“在下是虞家新晋的十长老,奉家主之命,前来为秦皇医治。若你信不过,我自回去禀明家主。”

    “朕没有那个意思。怎么称呼十长老?”如烟看着男子问。

    “我姓月。”男子放下药箱,上前去给如烟把脉。

    如烟看着面前年轻俊朗的男子,微微一笑:“月公子年纪轻轻,跻身虞家长老之列,定是个医毒方面的奇才。不知可有兴趣来秦国,为朕做事?虞家那边,朕会跟虞家主谈好。你如此年轻才俊,未来有无限可能,来朕身边,想要什么,都唾手可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