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修真人生〕〔废柴娇妻太倾城〕〔傍晚一场梦〕〔重生之护夫狂魔〕〔我重生后的日子太〕〔金刚不坏大寨主〕〔一战成名〕〔都市绝品狂尊〕〔林不凡苏晴〕〔重生之最强人生林〕〔天降神婿〕〔女主云若月〕〔21世纪天才神医楚〕〔男主楚玄辰女主云〕〔王菲投湖 云若月〕〔我是灵馆馆长〕〔云落月璃王〕〔锦衣卫大人的宠妻〕〔阔太太的心事〕〔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45.吾皇如烟
    西夏国,西凉城。

    又是一年除夕,大雪纷飞。

    皇宫里,叶缨看完南宫御派人从东晋送来的信,递给百里夙。

    百里夙看到第一句就笑了,“我们家小七和小叶怎么还不回来”?

    自从南宫珩和叶翎离开后,这是南宫御派人送来的第五封信,意思就一个,那俩小混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看来他们过年前回不来了。”叶缨看着南宫御随信送来的一大箱礼物,给晚晚的,给叶尘的,还有给叶缨和百里夙的小儿子叶尧的。

    如叶尘所梦,他有了个弟弟。叶缨在十月中旬平安诞下次子,小名叶尧,大名百里夜尧。

    “不必担心,小妹和妹夫联手是无敌的。”百里夙笑着把信收进一个盒子里,留着等南宫珩和叶翎回来给他们看。

    “我不担心。”叶缨起身,“去宁王府。”

    “今日就不去了吧,外面下着雪,尧儿还在母后那儿。”百里夙跟着起身。

    “晚晚两岁生辰,她不在,也要过。去请母后,带着尧儿一起去,小弟应该也快回来了。”叶缨说着已经到门口了。

    百里夙连忙追了出去。

    西凉城的宁王府,曾经是属于百里夙的太子府,如今秦徵和如意、苏棠和蒙婧、宋茳温敏,薛氏和云修,以及方元,和两个娃娃,秦小易苏小糖,一块儿住在里面。

    年中的时候,叶旌被叶缨派去军中历练,只叶缨生产时,叶旌回来过一趟。

    宫里的马车到了宁王府大门口,百里夙抱着襁褓里的叶尧,叶缨扶着明氏,刚下车,就听到一阵马蹄声。

    循声看去,意气风发的美少年从风雪中策马而来,不是叶旌又是谁?

    过了年,叶旌就十六了,曾经还会哭鼻子的小孩儿,如今一转眼已有了大人模样。

    “伯母,大姐,姐夫!”叶旌到近前,翻身下马,走上前来。一身墨色劲装,猩红披风,玉冠束发,眉眼精致,唇角含笑,阳光俊朗,帅气逼人。

    “二姐回来了吗?”叶旌张口就问起叶翎。

    见叶缨摇头,叶旌有些微失望,很快又笑了:“下次二姐再出门,我定要跟着,大姐可不能再管我!我都长大了!”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小旌旌,等你打败我再说!”

    叶旌仰头,就见苏棠以一个妖娆的姿势,侧躺在院墙上,对着他抛媚眼儿,简直不忍直视……

    “苏大哥,你这是又被蒙姐姐赶出来了吗?”叶旌笑问。

    苏棠纵身跃起,落在叶旌身旁,抬手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轻哼一声说:“我是专门在此等你那个混蛋二姐!”

    “你敢当着我美人姐夫的面这么说吗?”叶旌反问。

    苏棠搂着叶旌往里走:“当然敢!那俩混蛋,过了今日不回来,晚晚宝贝就是我家的了!”

    全家人都知道,苏棠觊觎晚晚当儿媳久矣。

    叶旌闻言摇头:“苏大哥,你这纯属自娱自乐,我美人姐夫才不会认呢!”

    “我不管!”这是苏棠的口头禅。

    说说笑笑进了门。

    叶缨说来庆祝晚晚两岁生辰,如意和蒙婧都笑说,她们想到一起去了,方元已经开始做生辰宴了。

    叶尘的“大雪人”每年冬日落雪时都会如约而至,今年也不例外。不过叶尘不在家,雪房子成了秦小易和苏小糖的游乐场。

    晚晚不在,大家依旧温馨热闹地庆祝了她两岁的生辰,礼物也一样都不少。

    窗外风急雪骤,屋里温暖如春。

    男人们在喝酒,女人们在聊天。

    叶尧躺在摇篮里呼呼大睡,秦小易和苏小糖趴在旁边盯着他看。

    突然听苏棠拔高声音说了一句:“等南宫老七回来,我要跟他单挑,打得他满地找牙!”

    叶缨摇头,这货又喝多了,每逢醉酒就吆喝着跟南宫珩单挑,清醒的时候从来不说,相当有骨气……

    风雪天,城门口行人稀少。

    一男一女策马进城,到城中最大的客栈住了下来,看样子像夫妻,只要了一间房。

    进房间,放下剑,摘掉斗篷,女人皱眉:“这什么鬼地方,竟然这么冷?”她看起来二十岁左右,一身白衣,容貌秀丽,眉心有一枚红色的火纹图案。

    男人坐下,提起茶壶,倒了一杯热茶,一饮而尽:“妹妹,我们早日完成任务,回去跟主子交差!”

    男人跟女人年纪相仿,眉眼相似,眉心有一枚相同的火纹标记,两人是孪生兄妹。

    “真不明白,二皇子走了那么多年,主子为何一定要找到他,还要抓活的。”女人蹙眉。

    “打听到的消息,二皇子跟主子的姐姐在这边成亲了,那两人都有叛国嫌疑,若是把这边的杂碎引过去,很可能会危害到秦国。他们的孩子,是秦氏皇嗣,不可流落在外!方才的话,不要再说,我们只需执行主子的命令!”男人冷声说。

    “但二皇子现在跟这边的皇族关系密切,怕是不愿跟我们走。”女人说。

    男人轻哼了一声:“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主子吩咐,不必多言,见到人,擒获带回!”

    “好。我去打探,今夜动手!”女人起身,斗篷再次戴在头上,推开后窗,纵身飞出,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傍晚时分,百里夙和叶缨带着明氏和孩子离开宁王府回宫。

    叶旌依旧住在宁王府。他直觉叶翎他们就快回来了,跟叶缨说好,过了年先不走,等叶翎回来见面再说。

    除夕夜。

    寒风呼啸,大雪漫天。

    方元掌勺,做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吃过饭,秦徵跟宋茳下了两盘棋才回到他住的小院。

    因如意喜欢梅花,秦徵找来许多不同品种的梅树栽种在院内院外。每到这个季节,寒梅盛放,他们就住在梅林之中,冷香怡人。

    秦徵在门口摘下披风,跺跺脚,把身上的落雪拂去,搓了搓手,才推门进去。

    如意刚刚沐浴过,坐在铜镜前,梳理着长长的头发。

    秦小易光着小脚丫坐在床上,正在玩儿南宫珩给他做的木偶。

    如意转头,见秦徵进门,笑意温柔:“怎么没有多玩几局?”

    秦徵发如银雪,但脸上的皱纹却越来越少了,这两年身体健硕不少,看起来越发年轻,也没了原先的狂躁不安,跟宋茳在一块儿待久了,更多了几分儒雅之气。

    “我惦记着回来给娘子梳头。”秦徵笑着接过如意手中的木梳,站在她身后,小心地给她梳理长长的头发。

    如意笑着说:“一把年纪了,让孩子们听见肯定要笑话你。”

    “什么一把年纪?”秦徵微微俯身,看向铜镜,“我看起来很老吗?镜子里明明是最般配的一对儿璧人。”

    “别闹了,看着点孩子,别让他掉下来了。”如意说。

    秦小易坐在床上,笑嘻嘻地说:“娘,我要掉下去啦!”

    秦徵看了一眼秦小易,摇摇头,对如意说:“儿子没学会说话之前挺乖的,怎么现在越来越皮了?肯定是苏棠那小子给教坏了,以后要让他离苏棠远一点。”

    如意不认同;“哪有?你不要乱说。小糖就很乖啊。”

    “这是苏棠的阴谋,只祸害别人家儿子。”秦徵煞有介事地说。

    如意哭笑不得:“你可别找苏棠,以他的性子,若是你怪他教坏孩子,怕是本来没有的事,他非要跟你反着来,以后真天天教小易闹腾呢。”

    “有道理。”秦徵微微点头,“我决定,不分青红皂白,把苏棠揍一顿,这样就没问题了。”

    如意知道秦徵开玩笑的。有苏棠在,除了孩子之外,全家人都越来越年轻了。

    梳好头发,如意把秦小易的玩具放在架子上,哄着他睡觉。

    秦徵很认真地跟如意商量,说过了明日,秦小易就三岁了,该自己睡了。

    如意不同意,说要到明年十月,秦小易才满三岁,现在不能自己睡。

    秦徵对于碍事的儿子表示不满,想着要不改天给他弄个单独的小床好了。

    正要躺下,秦徵神色一凝,猛然坐起,快速下床去。

    “怎么了?”如意神色一变。

    秦徵看了一眼房顶,刀已经到了手中,眸光微缩:“你不要出来,看好孩子。”

    南宫珩临走前,给宁王府安排了许多暗卫。能不惊动暗卫到这里的人,绝对是顶尖高手。

    秦徵放下床幔,如意穿好衣服鞋子,把秦小易抱在怀中,眉头蹙了起来。如今只剩下东西两国,一直都很太平,难道是楚明泽又杀回来了?

    秦徵站在房中,屏息凝神,听后窗有响动,持刀攻了过去!

    正要开窗进入的男人被秦徵打了出去。

    “苏棠!”秦徵高喊一声。

    附近的暗卫都已被无声无息地解决掉了,秦徵意在提醒苏棠他们,小心戒备。

    如意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心中不安,抽出被褥下的尖刀,藏在衣袖中。

    后窗在风雪中摇晃,一道黑影如鬼魅般一跃而入,无声无息地在地上翻了个滚,起身,足尖轻点,眨眼功夫到了床边!

    如意见黑影逼近,隔着床幔,瞄准来人心口刺出来!

    来人身体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完美避开,隔着床幔,伸手成爪,抓住了如意的肩膀!

    床幔撕裂的声音响起,如意挣脱,抱着孩子下床躲避,却在下一刻,被人用刀抵住了后颈!

    年轻女子的声音在如意身后响起:“不想死的,把刀放下!”

    如意扔掉手中的刀,被女刺客拽着,踹门而出。

    苏棠听到动静,出来查看,只见秦徵正跟人打斗,并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对秦徵的实力有信心。

    谁都没有看到有另外一个人进了如意的房间,直到如意抱着孩子,被人押了出来。

    “住手!”

    秦徵闻声看过去,神色大变!对面前的刺客用毒,然而竟然没有任何效果!

    男刺客收手,抽身而退,回到女刺客身旁,摘下面具,看着秦徵叫了一声:“属下奉命前来,恭请二皇子归国!”

    秦徵看到男刺客眉心的火焰印记,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焰卫双子?”

    焰卫是秦国最神秘的皇帝亲卫,一代一代传承,只听命于秦国唯一的掌权者,都是精心挑选骨骼惊奇天赋突出的幼童从小培养,百里挑一。且上一代的焰卫到了年纪,会将毕生功力传承下去,因此不管多大年纪的焰卫,只要眉心有火焰印记,就已经是顶尖高手的象征!

    而且,焰卫从小经受非人的残酷训练,其中包括毒物试炼。最终能够活着长大,被选中合格的焰卫,几乎都百毒不侵,没有什么破绽!

    为了精益求精,从很多年前开始,秦国皇室焰卫选拔残酷至极,最终只选最出色的两人,一男一女,用所有资源来训练他们成为最锋利的刀,最坚固的盾!

    很明显,眼前这一对,就是秦国这一代的焰卫双子。

    秦徵心中一沉,没想到还是被找到了,但他不能理解,谁要找他?为何找他?怎么会派焰卫前来?

    “你们现在的主子是何人?”秦徵冷声问。

    “吾皇如烟。”女焰卫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