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琳琅的理想人生〕〔农门丑妻〕〔月宁安陆藏锋〕〔我给冥界做代购〕〔电影人传奇〕〔我成了玉帝粉丝群〕〔天网〕〔篮球特长生〕〔穿越最狠驸马爷〕〔六零医妻有空间〕〔御灵武道〕〔强势夺爱:傲娇总〕〔萧阳叶云舒超级王〕〔神豪花钱就能变强〕〔文明的救赎(超维〕〔没人比我更懂强化〕〔名监督的日常〕〔无敌狂婿〕〔哑巴新娘:季少的〕〔江小烨李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43.如斯母女
    简单寒暄过后,热热闹闹地庆祝了小傲月的三岁生辰,南宫珩说让叶尘下晌带着小傲月去墨云皇宫藏宝库,宝贝随便挑着玩儿。

    生辰宴后,完颜幽陪着孩子们去藏宝库,南宫珩跟万俟枫正式见礼,认了师兄弟。

    叶翎把这段日子寻人的经过跟南宫珩讲了,哑奴没能把叶翎半路追回来,南宫珩就料想到中间不平顺,不过没想到楚明泽会横插一脚。

    “冷淞和蒙蒙他们有消息了吗?”叶翎问。

    南宫珩点头:“七星找到了,他受伤被困在一个远岸的海岛上,身边有几个兄弟,救他们的人不肯放人,所以一直没办法跟我们联络。现在只有八卦没有任何音讯。这几日他们就回来了。”

    叶翎蹙眉,丢了一个人,找起来就更困难了,而且八卦遇害的可能性五成以上。

    南宫珩又把让白燕禹去做的事跟叶翎说了,叶翎点头:“等这边局势稳定下来,我们该回家去了。”

    叶翎话落,门口有人禀报:“启禀皇上,有个名叫姜敏的女人在宫外求见。”

    万俟枫愣了一下:“阿敏师妹?”

    万俟霊冲着门口说:“让她过来!”

    姜敏,墨凤琉的女人之一,墨云初的母亲。但她跟墨凤琉之前,是万俟霊的徒弟,万俟枫的小师妹。

    叶翎觉得,姜敏应该是得知墨凤琉的死讯赶过来的。墨云初说过,姜敏不能接受墨凤琉的欺骗,也无法容忍跟其他女人共侍一夫,所以把孩子生下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墨凤琉一起生活过。

    脚步声再次响起,有人禀报:“皇上,人到了。”

    “进来吧。”南宫珩开口。

    姜敏进门,有些风尘仆仆,比上次叶翎在幽灵岛见到的时候消瘦了几分。

    一进门,姜敏没有注意到万俟霊和万俟枫,直直地看向南宫珩,冷声质问:“你父皇为何突然身死?”

    万俟霊拧眉:“阿敏!”

    姜敏转头看到万俟霊,愣了一下,又看到了万俟霊身旁的万俟枫,神色一变,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师兄?”

    万俟枫轻轻颔首:“是我。”

    “阿敏,墨凤琉那个贱男人死有余辜,你从头到尾都是被他给骗了!坐下,我跟你说是怎么回事。”万俟霊拧眉。姜敏是他在南宫珩之前收的最后一个徒弟,也是曾经最小的徒弟,十分疼爱,一度想撮合她跟万俟枫在一块儿。

    可惜当年姜敏很喜欢万俟枫,万俟枫却说只把她当妹妹,她才离开逍遥门,遇见了墨凤琉。

    姜敏皱眉,又看了一眼神色淡淡的南宫珩,在万俟霊身旁坐下来,问了一句:“师父身体还好吧?”

    “我一把老骨头,好着呢,我看你不太好!”万俟霊轻哼了一声,把他得知的关于墨凤琉和白雪薇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姜敏。

    姜敏听到后来,气得面色铁青,浑身颤抖,拳头紧紧地握着,一副想要杀人的样子。

    当年姜敏跟墨凤琉相识,她年纪轻轻,初入江湖,个性简单,且受了情伤,而墨凤琉这个情场老手故意隐瞒了他是墨云国的风流皇帝这个身份,自称是外出游历的隐世家族的公子,喜欢随遇而安。

    在墨凤琉的猛烈攻势下,姜敏很快坠入爱河,跟他私定终身,且怀上了孩子。墨凤琉说要带她回家的时候,才坦诚他是什么人。

    被欺骗的姜敏一怒之下甚至想跟墨凤琉同归于尽,可终究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就赶走了墨凤琉,自己找了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把墨云初生下来,一个人抚养长大。

    姜敏本是个被万俟霊收养的孤女,因为万俟枫的事,当年闹得有些不愉快。她对于轻信墨凤琉这件事,未婚产女这件事,也觉得丢脸,很多年都没有回去过。

    饶是如此,墨凤琉毕竟是姜敏曾经爱过的男人,她虽然没有再跟墨凤琉一起生活过,但心中终究是有一份遗憾在,甚至安排墨凤琉跟墨云初父女相认,希望她的孩子也有爹。

    到头来,她以为的那段真感情,竟然是个天大的骗局,她不过是被墨凤琉当做某个女人的替身,玩了一段露水情缘。

    “阿敏,都过去了,墨凤琉死了,死得很惨,你从头到尾都是被他骗的,不要……”

    万俟霊话音未落,姜敏突然起身,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万俟霊皱眉:“枫儿你去把她追回来,可别让她做了什么傻事。”

    万俟枫追着姜敏走了,万俟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其实都怪我。当初是我极力想撮合枫儿和阿敏,跟阿敏说我就认定她是儿媳妇了,还替枫儿做了一些让阿敏误会的事,结果最后没成,枫儿走了,阿敏伤心之下也走了。不然哪里会碰见墨凤琉那个贱男人?”

    叶翎摇头:“师父,没事的,姜师姐应该会想通的。”

     “希望吧。”万俟霊点头。

    当天晚上,万俟枫一个人回来了,说姜敏没事,住在客栈里,不愿意进宫,要等她的女儿回来,带着她一起离开墨云国这个鬼地方。

    “阿敏说要给云初改姓姜。”万俟枫微叹,神色有些愧疚,“当年说把她当妹妹,可这些年也没有好好照顾她,我也有错。”

    两日后,冷淞和墨云初一行回到了锦云城。

    策马进城,冷淞同母异父的妹妹墨雪珍当街拦路,说柳芸病重,让冷淞去看看她。

    冷淞并不想理会,结果墨雪珍跪在了冷淞的马前,说今日冷淞不去见柳芸,她就长跪不起。

    见周围有人指指点点,冷淞心中气恼。关于墨凤琉的事他已经接到消息了,柳芸是被骗没错,但冷淞在她心里到底什么位置,冷淞很清楚。柳芸当初会跟墨凤琉,有多少贪慕虚荣,贪图安逸的成分,冷淞也知道。

    冷淞无奈,只能跟着墨雪珍走了。

    墨云初心里惦记着姜敏,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本想着回来见过南宫珩和叶翎后,就去寻姜敏的,结果一转头发现姜敏在人群里看着她。

    墨云初连忙下马,跟着姜敏进了客栈。

    “娘,你没事吧?”墨云初关上身后的房门,拉着姜敏问。

    姜敏冷着脸问:“你都知道了?”

    墨云初点头:“嗯,我也是前几日才知道,很担心娘。”

    “担心我做什么?墨凤琉如果没死,我定把他碎尸万段,现在死了,我连把他挖出来鞭尸的心都有!”姜敏一脸怒意。

    墨云初叹气:“娘,他已经遭了报应,以后我们好好过,就当那人从来不存在。”

    “你从今日起,改姓姜,即刻随我离开这里。”姜敏不容置疑地说。

    墨云初愣了一下:“改姓可以,都听娘的,不过我还有事找大哥大嫂,而且这里挺好的呀,我想跟他们在一起。”

    “我不想再看到墨锦夜那张脸!”姜敏冷声说,“跟我走,还是留下,你自己选!”

    墨云初皱眉:“娘,大哥也是受害者,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是跟他没关系,但我心里难受!你走不走?”姜敏冷声问。

    墨云初神色无奈地说:“那娘能不能等我去跟他们打声招呼?然后我就跟娘走,陪娘去散散心。”

    “一个时辰,你要不回来,我就自己走。”姜敏沉着脸说。

    墨云初点头,转身离开,加快速度,往皇宫的方向走。

    另外一边,冷淞已经见到了柳芸。

    柳芸带着墨雪珍搬出了当初墨凤琉安排的那个大宅,住在冷淞原本的小宅子里。她确实是病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虚弱。

    见到冷淞,柳芸神情激动地伸着手,冷淞却在床前一米多的距离就驻足,没有再过去。

    “淞儿,娘错了,娘对不住你啊!”柳芸张口,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冷淞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有话直说。”

    “淞儿……以后我跟珍珍在这世上,就只能靠你了……”柳芸泪眼朦胧地看着冷淞。

    “当年我被你扔在冷家不管不顾的时候,才八岁。现在墨雪珍十五岁,你也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欺凌的弱女子了。靠自己活不下去的话,你大可以再找个男人。我需要母亲的时候你不在,现在我不需要了。好自为之。”冷淞话落,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柳芸痛哭的声音,墨雪珍追出来,拽住冷淞,脸色难看:“大哥,这些年,娘一直都很关心你!当年娘那样做,无可厚非,因为冷家人都欺负她,她不过是想过更好的生活,有什么错?而且她是被骗了!你竟然对她说那样的话,太过分了吧?”

    冷淞面色一沉,甩开墨雪珍,看着她冷声说:“我过分?她想过更好的生活,因此扔下我这个累赘,天经地义是吗?但你所谓的关心,就是她偶尔想起我的时候,送来的新衣服?就是在我最需要她保护的时候,她突然出现,无数次对我说,墨凤琉多爱她,多宠你,她过得很好,这辈子唯一不后悔的事就是跟墨凤琉在一起,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只是对不起我,希望我能理解她?可她从来都看不到我身上的伤,从不曾想过我在冷家会被如何虐待!我跟她说过,结果是,她掉两滴眼泪,抱着我,告诉我说她好想带我走,但是没办法,等我长大就好了!”

    墨雪珍神色一僵:“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娘的处境?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你是冷家的人,她怎么可能把你带进宫里?你为什么这么自私?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冷淞怒极反笑:“考虑你们的处境?我快被堂兄弟打死的时候,被他们扔进臭水潭的时候,被伯父醉酒打断肋骨的时候,你们在墨凤琉怀里,一个贵妃,一个公主,金尊玉贵,逍遥快活,现在需要我了,就变成我无情我自私了?我没想过要跟她进宫,但若是她真的关心我,能做的事情很多,可她一件都没做!我现在好好的,就说明你们都是对的?墨雪珍,你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我,你的姐妹嘲笑我是个结巴,你觉得丢人,对我说什么,你还记得吗?”

    墨雪珍沉默,冷淞冷声说:“我只是偶然碰见你,多么希望你叫我一声哥哥,但你指着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声地说,你没有哥哥,让我这个死结巴赶紧滚,不然就让你父皇把我抓起来!那次我只当你还是个孩子,不跟你计较。但你后来再见我,厌恶的眼神,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墨雪珍冷着脸说:“因为你,我从小到大被人嘲笑,说我有个结巴哥哥,是我的错吗?”

    “不,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怪我天生结巴,怪我成了她的累赘,你的耻辱,所以,你们还找我做什么?我是无情又自私,不配当你的哥哥,现在你如愿了,我滚。”冷淞话落,飞身而起,从墨雪珍面前消失了人影。

    墨雪珍怒气冲冲地回到房间,就见柳芸从床上坐起来,已经不哭了。

    “娘,你都听见了?冷淞他什么态度?”墨雪珍一脸气愤。

    柳芸蹙眉:“珍珍,我跟你说多少回了,你服个软,跟他好好道个歉,以他的性子,不会跟你计较的!咱们娘俩无依无靠的,没想到他运气好,攀上了墨锦夜,只要他肯认你,以后你就是大小姐,要什么有什么,若他不认你,你什么都不是!”

    “我不想求他!我姓墨,本来就是墨氏皇族的公主!”墨雪珍冷着脸说。

    柳芸特殊,是墨凤琉给白雪薇准备的转生宿主,因此墨雪珍这个女儿,在墨凤琉眼中,早晚会成为他和白雪薇的女儿,格外受宠,素来性格骄纵。

    柳芸也从小就溺爱墨雪珍,觉得这是她跟她的真爱墨凤琉的爱情结晶,对她百依百顺。

    但此一时,彼一时。

    &nbsenlinffm.sp; 听到墨雪珍的话,柳芸面色一沉:“墨锦夜认你,你才是公主!”

    “那我宁愿去求墨锦夜,他才是我真正的大哥,娘为什么让我求冷淞?他算什么东西?充其量就是墨锦夜的奴才!”墨雪珍一脸不服。

    “你!”柳芸又急又气,“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全当了耳旁风!墨锦夜怎么可能认你这个妹妹?你还想当公主,就得冷淞认你!”

    “我本来就是公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管,娘你想办法,我不要住在这个破地方,我要回宫里住!”墨雪珍气恼地砸了桌上的茶杯。

    柳芸又哭了:“你这孩子,现在还耍什么脾气啊?都什么时候了!”

    “是你说的,我是墨云国最尊贵的公主!谁都不能欺负我!”墨雪珍看着柳芸说,“是你把我生下来的,你没本事,害我变成这样,你要负责!我不管你去求冷淞还是墨锦夜,总之我不要再过这样的日子!”

    墨雪珍话落,冲出门去,柳芸趴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

    冷淞到皇宫门口,就见墨云初又出来了。

    四目相对,墨云初问冷淞:“她们怎么样?”

    冷淞摇头:“跟我没关系。你要去哪?”

    墨云初神色有些无奈地说:“我娘来锦云城了,得知真相她很愤怒,不愿意留在这里,今日要带我离开。”

    冷淞皱眉:“你要走?你不是说要嫁给我吗?连你也要抛弃我?”

    看冷淞突然委屈,眼圈儿都红了,墨云初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的胳膊,摇头说:“我不走,我请了师公和枫师伯去劝娘,他们已经去了,我正要过去瞧瞧。”

    冷淞松了一口气:“反正你说了要嫁给我的,你敢跑了……”

    “怎样?”墨云初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那我就把你抓回来!”冷淞神色严肃地说。

    这趟出去找人,是墨云初追着冷淞去的,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女追男隔层纱,已经成功把冷淞拿下,只等回来就成亲了。

    墨云初噗嗤一声笑了:“我好怕啊!好了,你赶紧进宫去,我大嫂等着见你呢。我去看看我娘,希望我师公和师伯能把她留下,不然的话,我可能真的要陪她到别的地方去散散心。”

    “记得带我,我可以保护你们。”冷淞说。

    两人分开,墨云初去找姜敏,冷淞进宫。

    见到叶翎的时候,她正在给小傲月和晚晚讲故事,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都坐在叶翎怀中,看起来真是漂亮极了。

    “冷淞淞,听云初说,你们好事将近了?”叶翎把小傲月和晚晚放下,小傲月拉着晚晚到旁边去玩儿了。

    冷淞点头:“嗯,我要娶她。”

    “出发的时候,你不还说,不想跟墨凤琉的女儿在一块儿做事吗?”叶翎打趣冷淞。

    冷淞摇头:“我那时是开玩笑的,云初可好了。”

    “哪里好?”叶翎笑问。

    “哪里都好。”冷淞说。

    “听说你那个妹妹当街拦你,去见了某人,怎么样?”叶翎问。

    冷淞面色微沉:“不怎么样。张口就说以后都要靠我了,真是可笑。”

    “你觉得可笑就好,血缘无从选择,但你早已经被舍弃了,就不要再跟她们纠缠。”叶翎说。

    “云初她娘会不会对我有成见?”冷淞突然皱眉。

    “为何?”叶翎反问。

    “因为我跟墨凤琉……不对,我跟墨凤琉没有任何关系!”冷淞本来想说他是柳芸的儿子,柳芸和姜敏都曾是墨凤琉的女人,这个关系很怪异。不过想想,他跟墨凤琉可是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

    叶翎笑了笑:“云初她娘是明事理的人,放心。”

    左等右等不见墨云初回来,冷淞担心她跑了,找去客栈,就见姜敏和万俟枫正在激烈地打斗,万俟霊和墨云初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怎么回事?”冷淞走到墨云初身旁,低声问。

    墨云初有些哭笑不得:“枫师伯劝我娘留下,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到处跑,说都是一家人,年纪不小了,好好安定下来。我娘说枫师伯没有资格管她的事,枫师伯说他是我娘的哥哥,我娘说她没有哥哥,枫师伯就说,不然做夫妻也可以,然后我娘就彻底恼了。”

    冷淞嘴角微抽:“其实我听师父说过,他曾辜负了一个人,后来明白自己的心,却为时已晚,那些年他到处游历,没有娶妻,是有原因的。”

    “啊?”墨云初愣了一下,“枫师伯认真的?”

    “我师父应该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冷淞微微摇头。

    万俟霊嘿嘿一笑:“我就说,当年他们就应该在一起的!”

    万俟枫看到冷淞来了,一个走神,被姜敏一掌打中,退了好几步。

    姜敏冷着脸,收剑看向墨云初:“云初,跟我走!”

    冷淞下意识地挡在墨云初面前,拱手对姜敏说:“伯母,我要娶云初,希望你能同意。”

    姜敏皱眉:“我同意,你们俩一起跟我走!”她对冷淞没意见,知道冷淞救过墨云初,墨云初一直喜欢他的事,当然不可能介意冷淞是柳芸的儿子。

    万俟枫捂着胸口走过来:“冷淞是我唯一的徒弟,跟儿子一样的,我得跟着他。”

    “冷淞,立刻跟万俟枫断绝关系,不然别想娶我女儿!”姜敏一脸恼怒。她素来冷静理智,但碰上万俟枫,是真的炸了。

    冷淞瞪大眼睛:“这……师父,怎么办?”

    “阿敏,我们的事跟孩子没关系,你要打要骂冲我来,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愚弄你的意思,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万俟枫神色无奈。

    姜敏推开万俟枫,飞身而起不见了人影,万俟枫连忙追了上去,还扔下一句:“云初,你不用跟来,我会看好你娘的。”

    万俟霊一手搂着墨云初,一手搂着冷淞,乐呵呵地说:“准备成亲吧!”

    “师公,我娘有可能会把枫师伯杀了。”墨云初说。

    万俟霊摇头:“不会的,阿敏是个好孩子,从来都很讲道理的,顶多就是把枫儿狠狠地打一顿。”

    “希望师父多多保重。”冷淞看了一眼万俟枫离开的方向。

    墨云初叹气:“我娘和枫师伯他们俩……”

    “我觉得挺好的!”冷淞说。

    万俟霊点头:“是啊,回来的路上,我跟枫儿再提起让他成亲的事,他说他一把年纪总不能找个年轻小姑娘,原来是一直惦记着阿敏呢。”

    回到宫里,叶翎得知万俟枫和姜敏的事,有些惊讶,不过觉得如此甚好。有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可能只是当时缘分未到。只要真有缘分,命运还是会让他们走到一起的。

    最高兴的当然是万俟霊,本来姜敏也是他养大的孩子,知根知底的。至于姜敏跟过墨凤琉这一段,没人介意。最介意的其实是姜敏自己,因为最初得知墨凤琉身份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后悔了。

    姜敏跟柳芸不一样。柳芸是本来有儿子,为了追求她所谓的最美www.513mp.好的爱情把冷淞抛弃了。姜敏完全被墨凤琉欺骗才跟他在一起,得知他的身份之后,事实上就已经分开了,一心照顾女儿,一个人把墨云初教养得很好。

    因此冷淞恨柳芸,绝对不是因为她选择墨凤琉这件事本身,而是因为她在跟了墨凤琉之后,明明有能力照顾和保护冷淞的,但她没有做任何对冷淞真正有好处的事。事实上,她就是沉迷在跟墨凤琉的“真爱”之中,偶尔有空想起她还有个儿子,过去嘘寒问暖一番,自以为已经付出了很多。

    从墨云初和墨雪珍两个人的性格,最能看出姜敏和柳芸做母亲的差异。

    不过万俟枫并未把姜敏追回来,他自己也不见了。万俟霊说不用管,让他们俩好好处处,误会解除就好了。

    翌日,柳芸带着墨雪珍跪在皇宫门口,求见南宫珩。

    南宫珩让人把她们带过来,柳芸一见他就开始哭,一会儿说她对不住冷淞,一会儿说她对不住墨雪珍。

    “你想做什么?”南宫珩神色淡漠地问。

    “皇上,事到如今,我别无所求,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可雪珍她是你的亲妹妹啊!不管你们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人。她还是个孩子,她姓墨,我没有能力照顾好她,只能把她送回来,希望皇上收留,她会好好听话的。”柳芸抹着眼泪说。

    墨雪珍连忙做乖巧状,抬头看着南宫珩叫了一声:“皇兄!”

    “就这事儿?”南宫珩唇角微勾,“来人,把她们给我扔出去!她姓墨,老子不姓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