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追妻休要逃〕〔重生华夏科技教父〕〔打篮球太厉害了怎〕〔武神纪元〕〔千古第一圣贤〕〔葬汉〕〔我是特种兵中的战〕〔万界仙王〕〔这是我的星球〕〔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家有悍妻怎么破〕〔剑道第一仙〕〔如意事〕〔快穿之女主她真的〕〔寒门宰相〕〔仙叶飞〕〔我,开局复活了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情深归你你归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42.重逢,重聚
    目送楚明泽带着“颜姑娘”消失在幽暗夜幕中,叶翎收回视线,就听万俟霊声音急切地问:“丫头,你快来看看,枫儿怎么不醒?”

    万俟霊把万俟枫抱进房间,平放在床上,叶翎上前把脉,微微摇头:“没事,迷药而已。”

    万俟霊目不转睛地看着万俟枫。他瘦得厉害,皮肤苍白无血色,双手上密密麻麻的细小血痕,像是木刺造成的,手腕上两道深深的勒痕。

    叶翎给万俟枫解了迷药,宋清羽端来温水,万俟霊给他擦手。

    握着万俟枫皮包骨的手,万俟霊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过了片刻,万俟枫睫毛微颤,猛然坐起,双手无意识地乱挥乱打,从床上滚落下来,口中发出愤怒的嘶吼声,爬起来就要往外冲。

    万俟霊连忙抱住万俟枫,死死地禁锢着他的身体,不让他乱动,连声说:“枫儿!是我!我是你爹啊!”

    万俟枫睁开眼睛,像是许久不曾见光,一双赤红的眸子盈满了泪水,不可置信地回头,见到万俟霊苍老的面庞,他瞪大眼睛,迟疑地叫了一声:“爹?”

    万俟霊不由老泪纵横,重重地点头:“是我!是我啊!枫儿,爹可算是找到你了!”

    父子俩相拥而泣,叶翎示意宋清羽,两人默默地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

    站在廊下,仰头看着天空的明月,叶翎微叹:“原先真的想过,枫师兄遇见了一个心仪的女子,在某处世外桃源定居,过着平静安乐的生活。不过终究是一种祈愿,他跟师父便是有过矛盾争论,依旧是心系彼此的父子,如果他是自由的,不可能这么久不回家。”

    “突然好想我爹娘。”宋清羽轻笑。

    “过些日子我们就回去。”叶翎说。

    “小叶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若不是你过来,只凭我和万俟前辈,那位颜姑娘背后还有楚明泽,结果大概又是无功而返。”宋清羽说。

    “从头到尾,www.njhsdk.楚明泽都是在利用我们。”叶翎眸光微寒,“包括今日的事,我想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他知道我来了,因为万俟枫的事,不会放过那位颜姑娘,而他适时出手相救,就有可能让他们之间,原本他处于劣势的合作关系,变成以他为主。”

    宋清羽蹙眉:“那位颜姑娘的实力极强,混黑道的,人脉和消息来源都很广,若是楚明泽得到他的助力,对我们很不利。”

    “已成定局。楚明泽目的达到,除非他想出现,否则不会再给我们找到他的机会。”叶翎冷声说。

    “他会去哪里?”宋清羽不解。

    “虞天应该还活着,他可能,会去虞家吧。”叶翎若有所思。

    “我一直都不懂,楚明泽到底想要什么。”宋清羽微微摇头。

    “他曾经追逐过权势,但都是表面。因为再大的权势,都是一时的,从别人手中抢来,就有再被人抢去的可能。他真正想要的,是至高无上的实力,那才是真正属于自身的,能让他立于不败之地的东西。”叶翎冷声说。

    “那我们是否要去虞家,阻止他?”宋清羽问。

    叶翎摇头:“阻止他什么?祸害虞家吗?不出意外,虞家是隐世家族的王者,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让楚明泽去探探路吧。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追着楚明泽跑,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此时楚明泽和“颜姑娘”在一艘船上,已经离开了洛水城。

    烛光摇曳,“颜姑娘”对着铜镜,抚摸着自己恢复光滑的脸,眸中怒意蔓延,咬牙切齿地说:“叶翎,找死!”

    “颜姑娘,你想做什么?”楚明泽坐在不远处,手中把玩着一颗温润的珍珠。

    “我会让叶翎为她今夜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她那么多亲友,竟然敢招惹我!我要把万俟枫重新抓回来!”“颜姑娘”把铜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声音冰寒。

    楚明泽微微摇头:“我知道,颜姑娘在黑道素来唯我独尊,没有人敢对你做这样的事。不过还是奉劝你一句,关于万俟枫的事,叶翎的事,最好都到此为止。”

    “颜姑娘”看着楚明泽,眼眸微眯:“你跟她,到底是敌是友?”

    楚明泽微笑:“不一定,偶尔是敌,偶尔是友,虽然后者她不会承认。”

    “我的事,不用你多嘴!”“颜姑娘”冷声说。

    “颜姑娘,我们是合作伙伴,我劝你不要招惹叶翎,是为你好。”楚明泽说。

    “这次是我大意了,你当真以为我怕她?”“颜姑娘”冷声说。

    楚明泽摇头:“当然不是。论武功,颜姑娘的实力在叶翎之上,不过她也很毒,素来不按常理出招。以我过往的经验,跟她硬拼,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最重要的是,对颜姑娘没好处。我想说的就是,没有好处的事,能不做,就不要做。”

    “颜姑娘”神色一变,就听楚明泽接着说:“不要让情绪控制你的行为,为了泄愤消磨时间和精力,把自己置身无谓的风险之中,何必呢?你只需要记着,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一切都只为了这个目标而为,无干的人,无关的事,不必往心里去。”

    “颜姑娘”沉默,平静下来,片刻后,缓缓地笑了,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微微点头:“年兄所言甚是。我跟那个小丫头计较什么,她来救人,我把人还给她了,虽然万俟枫有用,不过丢了也不会对我造成太大影响。就听年兄的,到此为止。”

    “我即日启程前往虞家。”楚明泽看着“颜姑娘”说。

    “颜姑娘”笑意加深:“很好。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年兄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不必客气。”

    洛水城。

    一轮红日穿云破雾,新的一天到了。

    前夜倒塌的万花楼,昨日百姓都在议论,今日已经没什么人再提了。总是这样,新鲜事日日有,城中依旧安宁而热闹。

    客栈里,叶翎一早起来做了养胃的清粥,照顾万俟枫的身体,又给小傲月做了她昨日说想吃的饼饼,是叶翎以前在家经常给孩子做的香软的鸡蛋饼。

    万俟枫身体状况不佳,一早万俟霊帮着他沐浴过,换了一身宋清羽的衣服,执意让他卧床休息。

    叶翎把早膳端进来,万俟枫靠在床上,四目相对,他神色有感激,也有些赧然和无奈,拱手说:“多谢小叶师妹照顾我爹,又救了我。”

    “恭喜枫师兄,重获自由。”叶翎微笑,“师父,吃饭吧。”

    “哎!”万俟霊这下是真的开心了,乐呵呵地过来,把饭菜端过去,非要喂万俟枫。

    见叶翎在旁边,万俟枫有些不好意思,他这年纪都能给叶翎当爹了,还让他爹喂饭,尴尬得很……

    “来,快尝尝,小叶的厨艺一等一的好,专门给你做的。”万俟霊舀了一勺白粥,送到万俟枫嘴边,催着他吃。

    万俟枫张嘴,温热的白粥入口,淡淡的清香弥漫在齿间,让他想起了母亲在世时给他做的饭菜,是家的味道。

    鼻子犯了酸,他默默地接受万俟霊的投喂,听着万俟霊絮絮叨叨地说着叶翎和南宫珩他们的事,说孩子们有多可爱。

    叶翎笑着出去了。真正疼爱孩子的父母眼里,孩子不管多大,都是孩子。

    “娘,饼饼好吃!”小傲月吃得小嘴鼓鼓,对叶翎说。

    叶翎笑着戳了一下她鼓起的面颊:“好吃就多吃点儿,长高高。”

    完颜幽觉得,只要看到叶翎,就是安心的,她不需要问接下来去哪里做什么,只需要听叶翎的就好。

    叶翎简单地跟完颜幽讲了万俟霊和万俟枫父子的事,说今日就出发回墨云国锦云城去。

    人逢喜事精神爽。万俟霊还问叶翎,要不要把英天国皇室给顺路灭掉,叶翎说不必,这件事南宫珩自有安排。

    上路后,过了几日,万俟枫行动无碍,除了有些营养不良之外,其他一切都好,内力也还在。

    万俟枫说他是四年前被万俟昻设了陷阱抓住的,等他清醒的时候就被关在一个小木屋里面,每天有人定时去给他送一次饭,整整熬了四年的时间。他甚至都不知道什么“颜姑娘”,真的被当做待售的货物来对待的。

    得知转生蛊的事,万俟枫很惊愕,因为以前并未听whsxsh.说过。最后只感叹一句,这世上事真的无奇不有。

    万俟霊向万俟枫反思了他以前的固执不讲理,万俟枫跟万俟霊道歉,说他年轻气盛的时候,总是不愿意听万俟霊说话,有些自以为是,又不喜欢跟万俟霊待在一处,实在不孝。

    所有的矛盾隔阂在重逢的那一刻就已烟消云散,就连万俟霊看着小傲月可可爱爱的样子,突然说想抱孙子,万俟枫都没有曾经的排斥和敷衍,反倒认真地点头说,他也觉得自己早该找个伴儿。

    “哈哈哈哈!小叶丫头,你听见了?做个见证,有什么好姑娘,给你师兄牵牵线啊!虽然他年纪不小了,不过还是个雏儿呢!”万俟霊见抱孙有望,一时太嗨,什么话都说。

    万俟枫尴尬得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不论怎么样,这一趟寻找万俟枫的目的已经达成,且有意外收获,找回了完颜幽和小傲月,不算坏。

    至于其他的事,叶翎打算回去跟南宫珩商议一下再做决定。

    回程时再次路过白羽国,得知一个消息,白羽国皇室已经昭告天下,归顺墨云国,两国将会和平归一。

    意料之中的事。相对而言,叶翎对于疯女人白雪薇的下场更感兴趣。

    时间回到五日之前。

    白燕禹带着白雪薇离开墨云国,回到白羽皇都红岩城。

    白雪薇一路上都要求白燕禹不要公开她的身份,她也不想跟别人接触,白燕禹满足她的要求。

    重归故土,白雪薇心情之激动可想而知,更期待的是见到她痴痴想念二十多年的恋人薛慷。

    在这之前,白燕禹接到消息,墨云国的太上皇墨凤琉死了。但他并未将这件事告诉白雪薇。

    白燕禹将白雪薇秘密安置在宫外的太子府中,这也是白雪薇的要求,在见到薛慷,被薛慷重新接纳之前,她并不想跟其他人打交道。

    白燕禹要进宫跟他的父皇商议一些事,白雪薇叫住他,说有话要跟他讲。

    “燕禹,我不知道墨锦夜对你说了什么,但过去那么多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墨氏皇族逼的,你能理解吗?”白雪薇看着白燕禹问。

    白燕禹神色淡淡:“姑母,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你跟我说,薛哥哥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成亲,是在等我,我真的很高兴,也觉得很愧疚,想要用余生来弥补他,想必你也希望我们经历过那么多之后,能够互相依靠过下半辈子吧?”白雪薇神色认真。

    白燕禹不置可否:“我还是不懂,姑母想让我做什么?”

    白雪薇叹气:“燕禹,如果薛哥哥问起我的事,我希望你斟酌着跟他讲,因为有些东西,说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那我应该怎么讲?”白燕禹反问。

    “你就说……我本认命做墨龑的妃子,谁知墨凤琉强迫我与他私通,还用薛哥哥的性命来威胁我,我连求死都不能。事情败露后,墨龑要杀我,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墨凤琉又把我救回去,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这么多年。我之所以苟延残喘地活着,全都是因为墨凤琉一直说,如果我敢死,他就要杀了薛哥哥,要灭掉白羽国。”白雪薇越说越流利,分明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就给自己编好的故事。

    话落,见白燕禹沉默,白雪薇蹙眉问:“燕禹,你听到了吗?事情就是这样,你就照我说的,跟薛哥哥讲。”

    白燕禹点头:“好,我明白了,姑母在此等候,我先进宫办事,而后就去见小舅舅,带他过来见你。”

    白燕禹进宫见他的父皇,其实也没什么好商议的,因为白羽皇帝病重,很多事早已经不管了。听他说墨云国要把白羽国给吞了,虽然有些激动,可终究也只剩下一声叹息。

    出宫后,白燕禹去了薛家。

    薛慷正在后花园散步,白燕禹远远地看到他单薄消瘦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

    “太子?你回来了?”薛慷见白燕禹,微笑着说,“一直很担心你会出事,回来就好。”

    “舅舅,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白燕禹正色,看着薛慷说。

    “是墨云国的事吗?你说。”薛慷点头。

    白燕禹摇头:“不是墨云国的事,是白雪薇的事。”

    薛慷神色一僵:“你……你说什么?”

    “接下来我说的话,字字句句都是真的。”白燕禹对薛慷说白雪薇还活着,薛慷激动又难以置信,拉着他问到底怎么回事。

    白燕禹一五一十地向薛慷转述了南宫珩告诉他的真相,薛慷听完,整个人都快疯了:“她怎么能做出那种事?”

    薛慷爱的是当年纯净无暇,单纯善良的白雪薇,他根本无法接受白雪薇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所有的念想,崩塌破灭,溃于无形。

    白燕禹问薛慷是否愿意再见白雪薇,薛慷沉默后,还是点头了。

    当夜,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恋人,时隔二十多年,在太子府重逢。

    薛慷跟当年的模样变化不大,但白雪薇看起来苍白而丑陋。

    一见面,白雪薇就开始哭,泪流不止,满面哀戚。

    薛慷看到这样的白雪薇,想起白燕禹告诉他的事,没有心疼,只有厌恶。

    白雪薇哭哭啼啼地又把她想好的说辞跟薛慷讲,但这个版本,白燕禹也提前跟薛慷说过了,再听,只觉可笑。

    “薛哥哥,这些年,我过的好苦啊……”白雪薇泪眼朦胧地看着薛慷。

    可她预想的薛慷冲过来抱住她,互诉衷肠的情景并未出现。

    薛慷只自嘲一笑,看着白雪薇说:“到头来,只是我当年就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样蝎蛇心肠的毒妇。不用跟我辩解是谁害你,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你伤害无辜的借口。若是一个人连廉耻之心都没了,为何还要活着?”

    话落,薛慷是真的觉得自己多年的痴心全都喂了狗,大步离开,走出太子府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两年一直追着他跑的那个姑娘,觉得自己真傻。从今日起,白雪薇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了。

    薛慷的冷漠嘲讽,不啻于锋利的尖刀狠狠地扎进了白雪薇心中,让她一瞬间心痛得无法呼吸。

    白雪薇愤怒地大吼,怒骂白燕禹言而无信,但她作为残废,寸步难行,而白燕禹根本没打算再理会她。这是南宫珩交给白燕禹的任务,薛慷离开,白燕禹的目的就达成了。

    如白雪薇这样,蛇蝎心肠,自私冷血的人,不配得到真正的爱情。

    而多年的痴盼,化为泡影,一无所有,身体残病,白雪薇的结局会如何?

    三日后,太子府里扔出去的那具丑陋的尸体,就是答案。

    最可笑的是,在白雪薇死之前,白燕禹接到禀报,看守白雪薇的属下,听到白雪薇一直在说,她要回墨云国,她要见墨凤琉。

    当然,白燕禹并未理会。到死,白雪薇也不知道墨凤琉死在了他前面,正如墨凤琉不会知道白雪薇遭遇了什么。不过如果白雪薇在黄泉路上跑得快,还能追上墨凤琉,这对渣男贱女,在阴曹地府继续做鸳鸯,省得祸害别人。

    关于这件事,白燕禹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去墨云国给南宫珩,算是一个交代。

    在叶翎一行离开白羽国,进入墨云国境内的时候,白燕禹已经带着一队人马,去了英天国,执行南宫珩交给他的另外一个任务。

    十月底的一天,叶尘一早说让御膳房中午做长寿面。

    “今日是谁的生辰?”风不易不解。

    叶尘小脸认真地说:“是小月儿妹妹三岁的生辰,也不知道她被坏叔叔带着在哪里。”

    风不易微叹:“会回来的。”

    “我娘应该都把弟弟生下来了吧?可是我不在家。”叶尘皱了皱小眉头,“我想祖母,想爹,想娘,想秦小易,还有小糖弟弟,最想回去抱抱我弟弟!”

    风不易笑了:“等你小姨回来,跟她商量一下,咱们回家去。不过你娘生的可不一定是弟弟。”

    “是弟弟,我都梦到了,可好看了!长得www.513mp.像我,嘿嘿!”叶尘想着远方的弟弟,不由笑了起来。

    午膳时间,长寿面还没开动,叶尘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喊他:“哥哥哥哥!”

    叶尘神色一喜:“是小月儿妹妹!”

    风不易立刻拔刀:“是不是姓楚的贱人来了?”

    下一刻,叶翎抱着小傲月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身后跟着笑意温柔的完颜幽。宋清羽和万俟霊以及哑奴都平安归来,还有一个陌生的面孔,自然就是他们要找的万俟枫了。

    南宫珩起身把小傲月抱过来,捏了一下她的小脸,就朝着叶尘扔过去,然后他张开双臂将叶翎拥入怀中:“小叶子,你再不回来,我要得相思病了。”

    完颜幽跑过去,抱住了晚晚,晚晚好奇地看着她,已经不记得她是谁了。

    “小月儿妹妹,你可回来了!”叶尘抱着小傲月坐在他腿上,笑容满面地说。

    “哥哥!我好想你呀!”小月儿凑过来,亲了一下叶尘的面颊,小手搂着他的脖子不松开。

    叶尘笑着点头:“我也好想你。坏叔叔没有欺负你吧?”

    小傲月有点迷茫:“坏叔叔,是谁?”

    晚晚笑嘻嘻地接了一句,用小手在脑袋上比划着说:“坏叔叔,耳朵长长,像兔子!”

    “啊?”小傲月也用小手在脑袋上比划着,小脸惊奇,“像兔子的叔叔?好奇怪哦!”

    “真的!哥哥说的!”晚晚点点头。

    叶尘搂着两个妹妹,乐不可支:“嗯嗯,是我说的!”

    此时正在海上乘船远行的楚明泽,突然打了个喷嚏,看着有鱼跃出水面,幽幽地说:“肯定是那个小鬼在骂我。”

    南宫朗出现在楚明泽背后,皱眉说:“颜姑娘在替虞家寻找蛊种宿主,你为什么不把叶尘是蛊王体的事情告诉他?”

    楚明泽面色一沉,转身就扼住了南宫朗的脖子,看着他冷声说:“我说过,不准多嘴!我自有主张!到了虞家,给我记着,叶尘的事,一个字都不准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