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轩叶庆雪〕〔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回到九零当学霸〕〔鬼医废材妃〕〔一世独尊〕〔做个偶像好难〕〔万古第一仙宗〕〔超级豪婿〕〔穿书之许愿系统〕〔上门神豪〕〔斗罗之我的老师是〕〔快穿:女配又跪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40.买家是谁?
    因小傲月脱口而出的一声“娘”,完颜幽心绪纷乱。她知道自己失忆,忘记过往的人和事,直觉叶翎是个对她很重要的人。

    “我想去娘那里。”小傲月又喝了一勺粥,坐在楚明泽怀中,娇滴滴地说。

    叶翎伸手,楚明泽笑着把小傲月递了过去。

    叶翎抱住这个让她牵挂多时的孩子,低头在小傲月额头轻吻了一下,小傲月仰头看她,问了一句:“娘,哥哥哪?”

    小傲月即将满三岁,按理来说,分开一段时间的人,就该忘了,但她总是在问哥哥。

    叶翎笑意温柔:“娘带你回家找哥哥好不好?”

    “好呀!”小傲月很开心地拍着小手,又看向楚明泽和完颜幽,“爹和娘,一起去!”

    完颜幽看向楚明泽,对当下的情况只有迷茫。

    楚明泽微笑点头,说了一个字:“好。”

    南宫朗进门,看到的就这一幕,意外的温馨欢喜,让他觉得怪异又刺眼,猛然转身离开。

    完颜幽添了一副碗筷,叶翎没有再问楚明泽什么,因为她知道问了也白问,楚明泽想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就不会回答。

    这里是楚明泽的地盘,叶翎大概猜到楚明泽玩这一出目的何在,但完颜幽和孩子都在,叶翎一个人,不敢贸然对楚明泽动手。

    吃过饭,完颜幽收拾碗碟进厨房,小傲月依旧趴在叶翎肩头,搂着她的脖子不松手。

    “今夜在这里休息吧。”楚明泽对叶翎说,“洛水城那边的人,不会有什么事。”

    “楚兄,你想把完颜幽和孩子还给我。”叶翎轻轻拍着小傲月的背,看着楚明泽神色平静地说。肯定的语气,不是问题。

    楚明泽如今换了年廷勋的身体,丢掉了原先容貌上的阴郁苍白,或许这段日子真的舒心,他缓缓地笑了:“叶翎,你的确是我所见最聪明的女子。我有些事要做,在这期间,完颜幽和孩子就拜托你照顾,等事毕,我会回来接她们。”

    叶翎面无表情地说:“这就是你大费周章设下陷阱,请我来此的理由。楚明泽,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楚明泽闻言,不气不恼,微微仰头,看着昏暗的天光,和天边悬挂的月亮,幽幽地说:“其实,我一直觉得,如果我在这世上有朋友的话,你算一个。因为我了解你,你也很了解我。”

    “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是朋友。”叶翎摇头。

    “无妨,只当我是个自以为是的人吧。”楚明泽轻轻摇头说,“冒充南宫珩来这边,是个意外。我早知道你们定会追过来,所以并不稀罕墨云国的皇位。本想在幽灵岛得到一次提升实力的机会,谁知道,南宫珩的运气终究比我好。”

    “你到底想要什么?”叶翎问。

    楚明泽偏头,看向叶翎,轻笑了一声:“如果我说,我想与你们和解,你会给我这个机会吗?”

    叶翎沉默,楚明泽微叹:“我知道,百里夙父亲的死,云尧和宋清羽的事,你们不会原谅我。但过往与安乐楼有关的一切,若我有罪,苏棠又哪里无辜?是要比我们谁更惨吗?说到底,我们的所作所为,皆是虞天的意思,苏棠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何尝有过?因为我们分工不同,我是最直接的刽子手,他的手就干净了吗?抑或是因为他跟南宫珩和云尧少年时的交情,让你们对他更多几分怜悯?可非要论少年时的事,我也并非局外人。”

    “楚明泽,你是在求我原谅吗?这不像你。”叶翎神色淡淡地说。

    “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如果我是在求你原谅,你的答案是什么?”楚明泽看着叶翎问。

    “这并不取决于你现在难辨真假的三言两语,而是要看你怎么做。”叶翎说,“我看到的,没有诚意,只有算计。”

    楚明泽垂眸,似笑非笑地说:“还真是铁石心肠,想要骗你太难了。刚刚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知道的,我眼里没有敌人,没有朋友,只有挡路的人,和无关的人。”

    “这就是你的目的,扫除所有挡路的人,走到你想到的位置,便是无敌,将会拥有绝对的自由。对吗?”叶翎看着楚明泽问。

    楚明泽不置可否:“可能你比我自己更了解我?”

    “那小傲月对你来说算什么?”叶翎问。

    楚明泽的目光落在小傲月身上,倏然多了几分温暖柔和:“你或许不信,但我真的把她当做我的女儿。”

    “如果挡路的是她呢?”叶翎反问。

    楚明泽笑意加深:“我怎么会让这种可能出现呢?”

    “虞天还活着吗?”叶翎转移话题。

    楚明泽摇头:“或许。这个问题不在我回答你的范围之内。”话落站了起来,“我买来的我们难得的和平相处,感觉真的不错。不过如果不是你一个人来,想必又是一场厮杀争斗。我要走了,但我不走回头路,不会去招惹你的亲友,你大可放心。好心提醒你,我不回去,那边未必就是安全的。”

    叶翎眸光微凝,楚明泽伸手,轻抚了一下小傲月的头发,转身离开,眨眼功夫消失在幽暗夜色之中。

    小傲月已经趴在叶翎身上睡着了,完颜幽解了围裙,从厨房出来,看向叶翎:“我烧了热水,你要洗脸吗?”

    叶翎抱着孩子走过去,伸手拉住完颜幽:“去收拾一下,今夜随我离开这里。”

    完颜幽蹙眉:“去哪里?他呢?”

    “他不是你的丈夫,你失忆是因为他给你下了毒,我身上暂时没有解药。他已经走了,所有的事,等到洛水城,我为你解毒后,你会知道的。”叶翎看着完颜幽说。

    “我……”完颜幽感觉很懵。

    “去吧,相信我。”叶翎轻轻推了她一下。

    完颜幽下意识地点头,莫名觉得叶翎是可以信任的人,进房间去,收拾行李。多是小傲月的衣服和玩具,都是楚明泽为她买的。

    叶翎站在院中,夜风微凉,她转了个身子,不让风吹到孩子,心中在想,如果是南宫珩陪万俟霊来寻人呢?如果昨夜去跟“颜姑娘”接触的是宋清羽呢?事情会如何?似乎,结果也不会改变,只是过程不同而已。

    楚明泽当初用阴狠的手段抢走完颜幽和小傲月,如今又如此温和地送回来,因为他的计划也时时在改变。他笃定叶翎不会拒绝,事实的确如此。

    完颜幽背了包袱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小被子,还提了个灯笼,叶翎接过来,裹住小傲月,抱着她往外走,完颜幽连忙跟上。

    出山谷,不远处就是洛水河。叶翎往一个方向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发现了来时看到的废弃小船,还能用,推到河中,让完颜幽抱着孩子坐上去,她驾船往洛水城去。

    身后的山谷中,一道清瘦颀长的身影站在院子里。月光皎洁,他俯身从地上捡起小傲月玩耍时掉落的一颗珍珠,对着月光看了看,握在手中。

    “阿泽,我不明白,她们母女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南宫朗出现在身后。

    楚明泽声音淡淡:“我只是想要一个家。”

    “那你为什么要选完颜幽那种女人?她有过不止一个男人,那孩子也不是你亲生的!”南宫朗不解。

    “是不是亲生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楚明泽说。

    “那你为何把她们还给叶翎?”南宫朗问。

    “因为我还有事要做,交给别人我不放心。”楚明泽说。

    “叶翎是你的敌人!”南宫朗冷声说。

    楚明泽微微摇头:“是敌是友从来不是我评判的标准。”

    “阿泽,你不会是喜欢上叶翎了吧?”南宫朗拧眉问。

    楚明泽愣了一下,转头看南宫朗:“我是喜欢叶翎,欣赏她的聪明理智,更喜欢她感性的一面。每次与她交手,都让我觉得兴奋又紧张。”

    南宫朗面色难看:“阿泽,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你的目标是除掉南宫珩,得到叶翎吗?”

    楚明泽轻笑:“你想多了,跟男女之情无关,有些东西,有些人,不是非要得到才是完美的结果。如果她愿意跟我在一起,就不是真正的叶翎了,我对她从来也没有那种心思。我一直避免自己对任何东西生出执念,想得到叶翎,是极其危险的事,我不会碰的。”

    “如果爱一个人,会奋不顾身。阿泽你对叶翎,只是棋逢对手。”南宫朗看着楚明泽目光灼灼地说。

    楚明泽转头:“奋不顾身这种事,对我而言,太愚蠢了。”

    南宫珩神色黯然,沉默片刻之后问:“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把虞天带过来,送她回家。”楚明泽说。

    洛水城。

    叶翎已失踪一天一夜,万俟霊快疯了。

    然而找遍各处,也不见高守的影子。傍晚时分,有人在洛水河中发现了高守的尸体,仵作初步判断的死因是醉酒溺水,没有外伤和中毒的迹象。

    线索断了,而万花楼的老鸨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眼见着天又黑了,叶翎依旧没有音讯,本该是万花楼开门迎客的时间,万俟霊一怒之下,把万花楼毁了。

    楼塌了,老鸨被万俟霊掐着脖子扔了出去,其他姑娘们跑出去,战战兢兢挤作一团。

    有人报案,官府来人,被万俟霊打跑了。

    那个老鸨明显有问题,但宋清羽把她放了,看着她一身狼狈,招呼着姑娘们,找了一家客栈包下来,暂时安顿。

    宋清羽暗中盯着,打算看看老鸨接下来会跟谁接触。

    又是一夜过去,没有任何动静。

    晨雾蒙蒙,在树上盯梢一整夜的宋清羽依旧清醒,觉得愧疚,他该照顾叶翎的,当时如果是他去偷听,叶翎就不会有事了吧……

    在原来客栈留守等待的哑奴出现,比划着告诉宋清羽一个好消息,叶翎回来了!

    “真的?”宋清羽神色一喜,又去抓了那老鸨,直接打晕,拎着回去找叶翎。

    到客栈,见到完颜幽和小傲月,宋清羽很是意外。

    “小叶,这怎么回事?你见到楚明泽了?”宋清羽神色一凝。

    叶翎简单跟宋清羽讲了怎么回事,宋清羽听完,从头到尾竟真是楚明泽的陷阱,冷声说:“那个贱人,真是无耻!”

    “暂时我们没有利益冲突,先不管他。完颜幽和小傲月回来是好事,而且也有了枫师兄的确切线索。只要找到那个‘颜姑娘’,就能知道枫师兄被卖去了何处。”叶翎说。

    “会不会是虞家?”宋清羽皱眉。

    叶翎摇头:“未必。”

    叶翎说她来审问那个老鸨,让宋清羽出去寻一些药材回来,她要给完颜幽做逍遥丸的解药。过往固然太多不幸,但完颜幽本来已经走出来了,好的坏的都是人生,尽快恢复记忆才是正经。

    “小叶,为师对不住你啊!”万俟霊神色有些愧疚。

    叶翎笑了笑:“师父,是我故意跳进陷阱的,没有机会跟你们打招呼,让你们担心了。这不是没事嘛,而且把我们的人带回来了,还得到了关于枫师兄的重要线索。师父高兴一点儿,那个姓颜的武功比我高,我还等着师父给我撑腰呢。”

    万俟霊握拳:“找到那个贱人,我要把他大卸八块!”

    “等找到枫师兄之后再说大卸八块的事,现在不行。那人性格怪异,是混黑道的,底细不明,接下来如果见到,师父千万别冲动,切记我们的目的是救人。”叶翎神色严肃。

    “反正都听你的就对了!”万俟霊点头。

    叶翎把那个老鸨弄醒,她见叶翎陌生,眼神戒备:“你又是何人?”

    “被你家主子卖掉过一次的人。”叶翎微笑。

    老鸨神色微变,脸色很快又恢复正常,笑着说:“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万花楼,只买姑娘,可不卖姑娘。”

    “我知道你家主子是做什么的,不用跟我在这里绕圈子。”叶翎看着老鸨说,“既然是生意人,那我们就谈生意。我手里有你家主子需要的东西,稍后我放了你,不会跟踪。你离开后,去转告你的主子,他一定会见我的。今夜子时,洛水河上,我备好美酒恭候。”

    老鸨神色一变再变,看着叶翎说:“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你只说叶姑娘,你家主子就懂了。”叶翎说。

    片刻后,老鸨离开,明显是会功夫的,而且不弱。

    客院里有小厨房,叶翎亲自下厨,给小傲月做了一碗肉沫鸡蛋羹,她原先最喜欢吃的。

    洛水城中另外一个地方,老鸨在确定无人跟踪后便来拜见她的主子,叶翎见过的“颜姑娘”。

    “叶姑娘?”“颜姑娘”捏着酒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是不是长得极美?左眼角有一颗泪痣?”

    老鸨跪在地上,点头:“是的。”

    “颜姑娘”眼眸微眯,缓缓地笑了:“有意思,这么快就回来了,还要跟我做生意。”

    “那位叶姑娘说今夜子时,洛水河上,备好美酒恭候主子。”老鸨恭声说。

    “我很期待。”“颜姑娘”垂眸,轻抚着手指上艳红的蔻丹。

    正午后,宋清羽才回来,把一包药材交给叶翎。临时去找,不太顺利,他跑遍了城中的药铺,幸亏没有太过稀罕的药材,总算是找齐了。

    叶翎把解药做好,让完颜幽服下。

    完颜幽昏迷片刻后再次苏醒,记忆如潮,涌入脑海中,包括过去近一年的时间,跟楚明泽在一起的事,都历历在目。

    叶翎也没问什么,让完颜幽自己消化。楚明泽之所以带着完颜幽,只是为了让她照顾孩子,正事是不会跟她讲的。

    “好好休息,等这边事了,就带你们回家去。”叶翎对完颜幽说。

    完颜幽眼圈儿泛了红,重重点头:“嗯,都听你的。”

    小傲月问起楚明泽那个爹,完颜幽也不好对孩子说太多,只说他去办事了。小傲月得知很快就能见到哥哥,又开心起来。

    吃过晚饭,叶翎让完颜幽带着孩子早点休息,哑奴会留下照顾她们。她和宋清羽出面去跟“颜姑娘”谈,万俟霊在暗处保护。

    因为身份已经被楚明泽出卖了,没有易容伪装的必要。临近子时,叶翎和宋清羽在租来的画舫上,等候“客人”上门。

    洛水城中一片静寂,河水哗哗,画舫悠悠随风飘荡,一阵寒梅冷香袭来,红影入眼,到了近前。

    “颜姑娘,又见面了。”叶翎微笑。

    “颜姑娘”的目光从叶翎脸上扫略过,落在了她身旁的宋清羽身上,眼眸倏然幽深起来:“叶姑娘,你是墨云国的皇后娘娘,这位美人儿应该不是墨皇吧?”

    叶翎摇头:“我师兄,姓宋。”

    “宋美人叫什么名字?”“颜姑娘”袅袅婷婷地坐下,看着宋清羽问,显然对他来了兴趣。

    宋清羽一身青衣,玉冠束发,绝美的面庞在烛光下仿佛透着温润的玉光,让人挪不开眼睛。

    宋清羽薄唇轻启,神色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清羽。”

    “清羽?好美的名字。”“颜姑娘”赞叹。

    叶翎以为这位“姑娘”看上宋清羽了,结果下一刻,就听“颜姑娘”有些遗憾地说:“如斯美人,竟然生做男子,真是可惜了。可有人把清羽当做姑娘?”

    宋清羽微微点头:“小时候的事。”

    “清羽有没有想过,自己如果真是个姑娘,会过怎样的人生?”“颜姑娘”又问。

    宋清羽摇头:“不曾想过。”

    “颜姑娘”轻笑:“是么?”话落才又看向叶翎,“叶姑娘跟那位年公子,是在逗我玩儿吗?”

    “此局年兄是执棋人。”叶翎摇头,给“颜姑娘”斟酒。

    “你前夜昏迷,昨日失忆,全都是装的?”“颜姑娘”目光不善。

    叶翎点头:“年兄是我的老相识,他要寻我,正好,我也在找他。结识颜姑娘,是个意外,无意冒犯。”

    “老相识?呵呵,你们见面的方式,可真有意思。”“颜姑娘”轻哼了一声,“你又找我,所为何事?”

    “从年兄那里得知颜姑娘是黑市之王,我找颜姑娘,自然是谈生意的。”叶翎说。

    “你声称有我需要的东西?你如何知道我需要什么?”“颜姑娘”反问。

    “至少昨日年兄给颜姑娘的药材,我手头也有一些,如果颜姑娘还有需求的话。”叶翎举杯。

    “哦?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颜姑娘”反问。

    “一个人。”叶翎说,“万俟霊的儿子万俟枫,想必颜姑娘并不陌生。”

    “颜姑娘”瘦长而苍白的手指把玩着酒杯,语气幽幽:“听说你成了万俟霊的徒弟,原来是寻人的。我不否认,万俟枫是从我手中卖出去的,但我做生意有一个原则,从不会向外人出卖雇主的信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叶翎闻言就笑了:“生意场上,利益至上。看来是我开的价码不够让颜姑娘心动,不如颜姑娘开个价,或许我正好出得起呢?”

    叶翎话落,“颜姑娘”就笑了:“叶妹妹真是个妙人儿,也很懂得礼数,我喜欢。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我没有办法把万俟枫还给你,因为他如今是死是活,我也不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买家是谁。”

    “多谢颜姐姐。”叶翎举杯,一饮而尽。

    “只有一个名字,其他的,你自己去查。”“颜姑娘”看着叶翎说。

    叶翎点头:“如此,便感激不尽。”

    “颜姑娘”红唇轻启,说了两个字:“如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