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播开演唱会了〕〔重生之塑造完美时〕〔黑夜将尽〕〔穿越从武当开始〕〔船撞桥头它也沉〕〔凶猛道侣也重生了〕〔扮演诸天神话〕〔顶流哥哥捡到我了〕〔美剧大世界〕〔我有一座无敌城〕〔渡劫失败后我被影〕〔上吧哮天犬〕〔大国风华〕〔快穿之我家宿主是〕〔冠冕唐皇〕〔她甜不可攀〕〔失业后我回去继承〕〔民国穿越来的爱豆〕〔星际大佬的掉马生〕〔全能大佬又被逼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39.故人再见
    万俟枫算是万俟霊的老来子,若是活着,今年四十三岁。

    万俟霊已经苍老得看不出年轻时候什么模样,但据冷淞所言,他的师父是个气质儒雅清隽的美男子。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美男子,就算真的被人卖掉……叶翎觉得,杀人吃肉的可能性,至少比那种“卖”的可能性大。

    当然,以上这两种可能,叶翎都认为微乎其微。

    “楚明泽的话,不要轻信。”宋清羽蹙眉。

    叶翎微微摇头:“但这次,他可能真的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有用的线索。”

    “同时也断掉了我们本来最直接的线索,万俟昻,他在我们找到之前死去,对我们没有好处。”宋清羽说。

    叶翎微叹:“这是必然。楚明泽改邪归正不可能,表面上做出的对我们有利的事情,最终一定是给我们制造的麻烦。”

    万俟霊又看了一遍那封信,猛然攥在手中,往外冲去。

    叶翎和宋清羽连忙追了出去,哑奴在万俟霊出别院之前,把他拉住了。

    “师父,万花楼是洛水城最大的青楼,看样子暗处绝对不简单,这样贸然过去,容易打草惊蛇。”叶翎对万俟霊说。

    “那你说怎么办?”万俟霊眉头拧得能夹死苍蝇,他现在脑子一团乱。

    “不如这样,我们先去打听一下,再决定怎么做。”叶翎神色认真。

    也有一种可能,关于万俟枫的事,是楚明泽编造的,万花楼只是他跟叶翎开的一个玩笑,扰乱视线。但如今是在寻人,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宁可信其有。

    回到客栈,见万俟霊心情很糟糕,哑奴专门出去,带了些酒菜回来,陪他一起喝几杯。

    万俟霊一边喝,一边跟哑奴讲万俟枫从小到大的事,说到原先逍遥门很多女弟子都想当他儿媳妇,万俟枫却统统不喜欢,甚至很排斥,他还问过万俟枫是不是喜欢男人。

    说着说着,万俟霊笑了,笑着笑着,眼泪下来了。

    宋清羽去打听万花楼,叶翎又在城中各处探查一番,并未找到任何楚明泽来过或者还在此处的痕迹,也是意料之中。

    两人回到客栈时,万俟霊已醉得不省人事,口中嘟嘟囔囔,断断续续地哼着一首曲子,是万俟枫曾给他吹过的箫曲。

    哑奴对叶翎比划:他很难过。

    叶翎叹了一口气:“辛苦哑叔,看着他,今夜我跟清羽到万花楼走一趟。”

    哑奴点头:小心。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

    洛水城各处渐渐安静下来,位于洛水河畔的万花楼,灯火通明,丝竹声声惹人醉。

    宋清羽和女扮男装的叶翎,虽然都用易容遮掩原本的美貌,但贵公子的气质让人侧目。两人甫一出现在万花楼,就有几位姑娘摇曳生姿地迎了上来。

    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即将热情地贴到宋清羽身上,他无处可退,神色有些无奈地看向叶翎。叶翎唇角微勾,伸手就把那个姑娘揽了过来,笑得风流倜傥:“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被叶翎的笑迷住,一脸娇羞地说她叫牡丹。万花楼的姑娘,都以花为名。

    片刻后,宋清羽看着叶翎左拥右抱地上楼去,他在后面默默地跟着,想着阿珩见到这一幕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幸好他已经尽力把自己往黑了糙了捯饬。

    进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叶翎很豪气地甩出一把金叶子,让姑娘们表演节目。杜鹃抚琴,芙蓉起舞,赏心悦目。

    窗户开着,从他们所在的位置,能看到万花楼大部分地方。生意是极好的,客人络绎不绝,脂粉香浓,娇笑声不绝于耳。

    宋清羽白天去打听万花楼的老板,是洛水城一个富商的公子,姓高。不过宋清羽怀疑,高公子背后,还有神秘人,假如楚明泽那封信中关于万俟枫的事属实的话。

    听过两首曲子,宋清羽用眼神示意叶翎往下看。

    一个一身肥肉,又矮又胖的男人被人簇拥着走了进来,老鸨迎上去,被他搂着直接上了三楼。

    这位就是万花楼明面上的老板高守。名不副实,不高也不瘦。

    “师兄,我出去透透气,等会儿再回来。”叶翎看着高守进了三楼的一个房间,笑着起身,让姑娘们好好伺候宋清羽。

    宋清羽又撒了一把金叶子,说让继续弹琴跳舞。只要别靠近他就行,这脂粉味儿让他有些反胃,但叶翎回来之前,他不能走。

    叶翎出万花楼,从一个巷子绕到了后面去,悄无声息地飞身而起,落在了楼顶某处,低头附耳,就听下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颜姑娘,上次要的货,还没找见,能不能再宽限点儿时间?”应该是高守。

    片刻后,另外一道声音传入叶翎耳中:“高公子,最多再给你三日,交不了货,下场,你可以自己想。”

    叶翎眼眸微缩,说好的“颜姑娘”,怎么听着这声音,有点粗,有点怪,像是男人在捏着嗓子说话……

    “是……是!我一定尽力!”高守的声音明显有些慌乱。

    “还不滚?”“颜姑娘”的声音。

    门开,宋清羽见高守汗涔涔地出来,面色不佳,脚步匆匆地走了。

    却说叶翎,正准备离开,打算先不动这个“颜姑娘”,抓了那个高守问问的时候,就听下方传来慵懒的声音:“上面的朋友,下来共饮一杯可好?”

    叶翎神色微变。她很小心,却被发现了,这说明“颜姑娘”的实力,不在她之下!

    走和留之间,叶翎选择后者。

    后窗无风自动,敞开恭候叶翎,她飞身进入,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寒梅冷香。

    房中各处都挂着房顶上垂下来的轻纱,随着夜风盈盈飘舞,有种诡异的美感。叶翎看到了轻纱后一道婀娜的剪影,侧躺在床上。

    “颜姑娘。”叶翎开口,语气客气,就站在后窗边,没有往前走。

    “你是叶姑娘吧?”“颜姑娘”开口,叶翎眸光微凝,这人知道她,且知道她会来,十有八九,是从楚明泽那里得到的讯息。

    “我已嫁人,颜姑娘叫我的名字就好。”叶翎说。

    “呵呵,我就要叫你513mp.叶姑娘,你不喜欢吗?我觉得姑娘二字,是这世上最美妙最悦耳的。”“颜姑娘”娇笑,声音中带着无法遮掩的男性特征。

    叶翎初步判断,这是个想当女人的男人。

    “我认同颜姑娘的看法。”叶翎微微点头。

    “年公子是我的朋友,他说叶姑娘会来,竟真的来了。”“颜姑娘”笑着说。

    叶翎神色如常:“不知年兄跟颜姑娘怎么介绍我的?是不是说了我许多坏话?”

    “呵呵,哪有?年公子说起叶姑娘,不吝溢美之词,夸赞叶姑娘是他此生所见最聪明的女子。”“颜姑娘”笑着说。

    “年兄过誉了。那想必颜姑娘知道我的来意?”叶翎试探性地问。

    “当然,我已恭候多时。”

    “颜姑娘”话落,叶翎身后的窗户重重地关上,她面前的所有轻纱带都朝着她飘了过来。

    杀机四起!

    叶翎弯腰,从长靴中抽出一刀一匕,将即将缠到她身上的轻纱斩断,朝着“颜姑娘”攻去!

    楼下的姑娘正在弹奏一首战曲,高台上,露着纤细腰肢的蒙面女子剑舞婀娜,裙裾飞扬,得了满堂彩。

    宋清羽目光不离楼上某个房门,看起来一切如常,殊不知门内两人已经交手。没有看到叶翎的讯号,他选择按兵不动。

    “颜姑娘”很强,驾驭着房中的轻纱做武器,跟叶翎过招,叶翎数次险些被轻纱缠住,步步小心,逼近那张床。

    “果然是个好生厉害的姑娘。”“颜姑娘”轻笑,飞身落地,手中多了一把圆月弯刀,上面镶嵌的两颗绿色宝石,在烛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叶翎再次确信,这就是个男人,因为身量跟南宫珩差不多,很瘦,深红的薄纱长裙,露出明显的锁骨,胸部平平,长手长脚,墨发披肩,脸上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那面具也极精致,右颊上红色的宝石像是泪珠儿一般晶莹透亮。

    见叶翎攻来,“颜姑娘”持刀飞起,叶翎收起匕首,刀刀相击,同时出掌,叶翎退了两步,“颜姑娘”却只退了半步!

    dzgrdjt.  叶翎心中微沉,这人性别迷惑,无法获知其年龄,但实力比她预想的更加强横。

    深深怀疑这是楚明泽布下的陷阱,叶翎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欲抽身离开,刚一转身,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角落里的香炉轻烟袅袅,身形高大的“颜姑娘”款步走到叶翎身旁,俯身细细打量,喃喃自语:“好香……”

    宋清羽迟迟不见楼上有动静,心中有些不安,起身离开。

    出了万花楼,宋清羽绕行,飞身到楼顶,听下面没有声响,发现后窗开着,犹豫片刻后,悄无声息地进入,只见房中地面处处都是碎落的轻纱,目之所及,空无一人。

    出事了!宋清羽面色一沉,转身离开,到高家大宅去,却发现高守今夜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抓了高家其他人,都是一问三不知。

    宋清羽回客栈,哑奴得知叶翎失踪,心急如焚,万俟霊却依旧醉酒熟睡。

    宋清羽给万俟霊吃了解酒药,强迫他清醒过来。万俟霊揉着发疼的额头,看着宋清羽问:“万花楼那边,查到什么了吗?小叶呢?”

    宋清羽脸色难看:“小叶失踪了,如果是她自己走的,不会不给我留下任何讯息,有可能是被抓走的,我们定是落入了楚明泽的陷阱!”

    万俟霊一个激灵,瞪大眼睛看着宋清羽:“陷阱?什么意思?小叶现在的实力少有敌手,她素来谨慎,又是医毒高手,怎么可能被人抓走?”

    宋清羽摇头:“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先找找吧,找那个万花楼的老板,胖子高守。”

    宋清羽描述了高守的特征,三人分头行动,在洛水城中各处寻找,直到天明,也没有任何收获。

    于是,宋清羽再次回到了万花楼。

    那个房间里还是昨夜的样子,像是没有人再进去过,宋清羽不放过任何地方,搜查过后确认叶翎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这个时候万花楼里很安静,姑娘们多数都睡了,宋清羽找到了昨夜见过的那个老鸨。

    老鸨三十岁左右年纪,卸了浓妆,是个颇有成熟风韵的女人,被宋清羽拿剑抵着脖子,不慌不乱,笑意不减:“这位公子,劫财还是劫色呀?”

    “少废话!你们老板在哪里?”宋清羽冷声问。

    “奴家就是老板,公子是要谈生意吗?”老鸨媚笑吟吟,“奴家这里有好酒,何不坐下喝一杯?打打杀杀伤了和气。”

    “少废话!”宋清羽的剑在老鸨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声音冰寒,“高守在哪里?”

    “高手?公子自己不就是吗?”老鸨笑意不达眼底,“若是公子来万花楼寻别的高手,那是没有。奴家开门做生意,此处只有娇花儿,不懂怜香惜玉的人,走错门了。”

    “是么?那你们万花楼的门,就别想再开了!”宋清羽话落,一掌击中老鸨胸口,她脸色一白,跌倒在地,被宋清羽撕了床帐绑了起来。

    万俟霊很是懊恼,叶翎是为了陪他帮他才离开孩子来了这里,结果叶翎出事的时候他正在呼呼大睡,想想就恨不得抽死自己!

    哑奴询问宋清羽,毫无头绪,现在怎么办?

    宋清羽皱眉说:“继续找,盯紧万花楼。我不认为小叶会这么轻易就被人抓走,也有可能她没出事,只是事发突然,离开之前没有机会给我传信。”

    哑奴叹气,希望如此。

    洛水河横穿洛水城,清早晨雾蒙蒙时,河上一艘观光的游船缓缓驶离洛水城中。

    船身四周都挂着淡紫色的薄纱帐,随风飘拂,叶翎闭着眼睛,呼吸平稳,面色沉静地平躺在一块软垫上,脸上的易容已经没有了。

    “颜姑娘”就坐在不远处,身后两个美貌的侍女,正在伺候她用饭。

    上好的白玉餐具,上面雕刻着梅花图案,“颜姑娘”的面具遮住鼻子以上的部位,露出稍显硬朗的下颌,红唇丰润,手指纤长,涂着艳红的蔻丹,细嚼慢咽,周身无一不精致,一举一动优雅柔美。

    放下银箸,“颜姑娘”接过侍女递上的绣着梅枝的绢帕,轻轻拭了嘴角,只用过一次的绢帕被“她”随手一扬,顺风飞出游船,在空中飘飞向远处。

    侍女垂着眼眸,收拾了餐具,恭敬退下。

    “颜姑娘”起身,手中捏着一枚药丸,翘着精致的兰花指,走到叶翎身旁,侧坐下来,眸光灼灼地看着叶翎娇艳无双的容颜,眼中是不加掩饰的羡慕:“真是个绝艳美人。”

    欣赏了一会儿叶翎的容貌,“颜姑娘”伸手掰开叶翎的下巴,将手中的药丸投入了叶翎口中。

    叶翎没有苏醒,“颜姑娘”起身离开,过了一会儿再回来,就见叶翎神色迷茫地坐在那里,一脸疑惑地看向“她”,问了一句:“这是何处?你是何人?我……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了?”

    “颜姑娘”笑了:“年兄给的逍遥丸果然厉害。”

    “什么是逍遥丸?”叶翎皱眉。

    “妹妹,你受伤失忆了,没事的,姐姐这就送你回家。”“颜姑娘”笑得温柔。

    侍女送来精致的菜肴,叶翎吃了一些后,就静静地坐着,看着不断倒退的河岸。

    日落西山,船靠岸停下,叶翎头上被戴了一个斗笠,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跟随“颜姑娘”上岸,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山谷。

    瑰丽的晚霞为幽静的山谷染上了美丽的色彩,一个男人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颜姑娘。”是南宫朗。他比原先在东晋的时候又瘦了些,气质越发阴郁。

    “转告你家主子,他要的货,我送来了。”“颜姑娘”说。

    南宫朗的目光落在了叶翎身上,眼眸微眯:“让我瞧瞧,是真是假。”

    “颜姑娘”转头用眼神示意,一个侍女摘了叶翎头上的斗笠。

    南宫朗走近,冷声问:“主子给的东西,颜姑娘给她用过了吗?”

    “当然。”“颜姑娘”点头,“既然是交易,一切都按照年公子的吩咐来。”

    下一刻,一身布衣的楚明泽从天而降,目光定在叶翎脸上,四目相对,叶翎眸光陌生而迷茫,眉头紧锁,楚明泽缓缓地笑了,看向“颜姑娘”,拱手说:“颜姑娘的货,没有问题。阿朗,去把颜姑娘要的东西取来。”

    南宫朗转身离开,约莫一刻钟之后,去而复返,手中拿了一个盒子,交给楚明泽。

    楚明泽接过盒子,打开给“颜姑娘”看,里面分了两格,放置着两种药材。

    “不错。”“颜姑娘”点头,身后的侍女上前,接过盒子,又恭敬地退后。

    “寒舍简陋,内人胆小,这次就不请颜姑娘进去喝茶了。”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

    “无妨。”“颜姑娘”摇头,看了一眼被推到楚明泽身旁的叶翎,笑问,“不知年公子请我帮忙抓这个美丽的姑娘,打算对她做什么呢?”

    “这个,颜姑娘就不必多问了。慢走不送。”楚明泽开口逐客。

    “呵呵,这次交易很愉快,告辞。”“颜姑娘”话落转身,身姿轻盈地飞起,带着人离开了山谷。

    楚明泽回头,就见南宫朗的剑架在了叶翎的脖子上。

    “阿泽,好不容易抓到她,直接杀了,以绝后患!”南宫朗眸中满是杀意。

    叶翎神色惊惧,楚明泽伸手,推开南宫朗的剑:“我说过,你没有自作主张的资格,再有下次,便离开吧。”

    “阿泽!”南宫朗脸色难看,“我真是不懂,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做什么,不需要跟你解释。”楚明泽话落,看向叶翎,神色淡漠,“不想死的,随我过来。”

    见楚明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叶翎低头跟上,南宫朗手中的剑狠狠地劈裂了身旁的石头,收剑跟了过去。

    谷中有个小院,炊烟袅袅,完颜幽把熬得香浓的粥盛出来,连同做好的菜和碗筷,一块儿端到院子里。

    小傲月坐在石桌旁,正在玩儿她最喜欢的珍珠。完颜幽把饭菜放下,抱了小傲月去洗手,又回来坐好,小傲月看向院门口:“娘,爹呢?”

    完颜幽微微摇头:“他有事要做,月儿饿了吧?先喝点粥。”

    小傲月拿起勺子,笑着指向门口:“爹回来啦!”

    完颜幽看向楚明泽,见他身后跟了个女子,愣了一下。

    等楚明泽带着叶翎走近,小傲月看清叶翎的脸,瞪大眼睛,脱口而出,叫了一声:“娘!”

    完颜幽神色一变:“月儿!”她失忆了,根本不记得叶翎,但孩子还记得。

    小傲月有点懵懵地看向完颜幽:“两个娘……”

    “她是什么人?”完颜幽问楚明泽。

    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一个朋友。”

    叶翎坐下,小傲月不停地看她,问楚明泽:“这是娘吗?”

    楚明泽微笑:“是。”话落转头对叶翎说,“别装了,我知道你并未失忆,是将计就计来找我的。那个不男不女的颜姑娘虽然实力极强,但并没有这么轻易抓住你的能力。”

    叶翎眸光微闪,看向楚明泽:“你如此大费周章请我来此,whsxsh.想要做什么?”

    “你如今在我的地盘,一个人,请记住你是客人,不要吓到孩子。我只回答你一个问题,想好再问。”楚明泽舀了一勺粥,轻轻吹凉,喂小傲月喝。

    叶翎沉默片刻,看着楚明泽问:“万俟枫在何处?”

    楚明泽挑眉:“我可以告诉你,他有可能还活着,也有可能已经死了。万俟枫的确是被万俟昻卖给了那位颜姑娘,是因为他的生辰。颜姑娘是黑市之王,只是个中间人,真正买万俟枫的人要做什么,想必你已经猜到了。”

    ------题外话------

    推荐《农家有喜之傻夫赖上门》作者:凡云玲

    失忆傻大个将军,赖上了村丫头俏神医,任劳任怨,当牛做马,不做将军做赘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