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琳琅的理想人生〕〔农门丑妻〕〔月宁安陆藏锋〕〔我给冥界做代购〕〔电影人传奇〕〔我成了玉帝粉丝群〕〔天网〕〔篮球特长生〕〔穿越最狠驸马爷〕〔六零医妻有空间〕〔御灵武道〕〔强势夺爱:傲娇总〕〔萧阳叶云舒超级王〕〔神豪花钱就能变强〕〔文明的救赎(超维〕〔没人比我更懂强化〕〔名监督的日常〕〔无敌狂婿〕〔哑巴新娘:季少的〕〔江小烨李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38.儿子被卖了
    ,。

    离开地牢后,南宫珩第一时间去找哑奴,请他走一趟,把叶翎三人追回来。关于万俟枫的消息是假的,不必再去英天国洛水城。

    而后,南宫珩在御书房的拱顶上,找到了墨凤琉所说的那个盒子。

    “小姨父,这里面会是什么?”叶尘兴致勃勃。

    晚晚趴在叶尘身旁,笑嘻嘻地问:“爹爹,是什么呀?”

    盒子不过成人巴掌大小,南宫珩打开,两个娃娃都瞪大了眼睛看着。

    “是令牌吗?”叶尘从盒子里面拿出一块生锈的铁牌子,好奇地看着,“好像有字,铁锈太多,看不清了。”

    晚晚伸着小手要去摸,叶尘拿开,笑着说:“妹妹,这个有点脏,你不要碰。”

    南宫珩接过去,触手微沉,看起来像个普通的铁块,扔路边都不一定有人会捡的那种。墨凤琉如此珍藏,声称是对上官箬很重要的东西,那定然有用,但目前对他们没什么用,除非日后见到上官箬。

    南宫珩用特制的药水把铁锈清除,令牌上的纹路清晰起来,他们以为是文字的东西,全都是某种图腾,很复杂,看不懂。

    “小姨父,这个怎么办?”叶尘问。

    南宫珩随手扔给叶尘:“给宝宝当镇纸吧。”

    “不是个宝贝吗?”叶尘表示他家小姨父未免太随意了。

    “别弄丢就行。”南宫珩笑着揉了揉叶尘的小脑袋。

    “这花样很特别,挺好看的,我喜欢。”叶尘开开心心地收下了。

    “那我哪?”晚晚眨巴着大眼睛问。

    叶尘抱着晚晚起身,笑容灿烂地说:“妹妹,我的就是你的呀。你太小了,明年哥哥教你写字!”

    哑奴也走了之后,保护俩娃的任务,南宫珩交给了不二人选风不易,至于他自己,虽然并不打算一直当这个皇帝,但既然做了,就要把该做的事情尽力做好。

    于是,当南宫珩开始整顿墨云国的朝堂,不啻于十级地震。

    墨龑不在其位却不肯放手,墨凤琉在其位却不谋其政,整日只想着情情爱爱的事,在这对父子的统治下,墨云国内部问题很大。作为这片土地上老牌的强国,墨云国混到如今,让英天国有崛起的机会,二十年前把白羽国打得落花流水,却到现在都没吞下。

    原先的官员,多的是身居高位不干实事的,该撤的撤,该查的查。有墨龑一手提拔的,有跟墨凤琉交情颇深的,在南宫珩这里,统统没意义。

    在南宫珩去地牢见墨凤琉最后一次,又过去三日后,他接到禀报,墨凤琉撞墙死了。

    “把他葬进皇陵,跟墨龑挨着。他们父子前后脚离世,黄泉路上做个伴儿。”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

    他没有再去看墨凤琉最后一眼,至于墨家皇陵,南宫珩是不会进的,到墨凤琉为止。

    叶尘老气横秋地总结了一句:“墨凤琉这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晚晚拍着小手:“哥哥说得好棒!什么意思呢?”

    风不易在旁边直乐,觉得自家宝宝真的好可爱啊!

    “小风风,你内力的问题,想到解决办法了吗?”南宫珩问。

    风不易摇头:“还没有。”

    “你做出来的蛊,很厉害。现在用了内力就会内伤,也不是蛊的问题,是你自己身体太弱,没有基础,强行当高手,筋脉受不住。”南宫珩说。

    “你说的都是废话,我自己不知道吗?”风不易轻哼了一声。

    “所以……”南宫珩把一本内功心法砸到了风不易脑袋上,“这是专门给你选的,从头开始练。有些事,你已经走了捷径,现在要把基础补回来。”

    风不易皱眉,看着那本秘籍:“我从小就不喜欢练武功,才离家出走去行医的。”

    “你现在也可以不练,但那样的话,就忘掉你有内力这件事,不要用。不然我们不在身边,你乱用,会害死自己。”南宫珩神色严肃地说。

    风不易皱了皱眉:“我先试试再说。”他当初捣鼓新的蛊毒,夺风渊内力,初衷就是不想成为亲友的累赘。如今已经往前跨了一大步,就这样放弃,不是他的性格。

    墨凤琉在一个阴霾的日子里,被静悄悄地葬入了墨氏皇陵。除了棺木很豪华,是用宫里现成的之外,没有任何能称之为葬礼的东西。南宫珩没去,也没有让墨凤琉的那些女人和女儿们去。

    在墨凤琉下葬后,南宫珩才对外宣布了他的死讯,公开的死因是心疾猝死。

    短短的时间,墨云国接连死掉两位太上皇。背地里不乏有人怀疑,墨龑和墨凤琉的死,都跟找回来的这个新皇有关。

    但说到底,互相残杀本就是“皇室特色”,过一段时间,某些事就会被人淡忘,不再提起。

    哑奴本就以轻功见长,他比叶翎一行晚两日出发,日夜兼程,一路狂赶,于十月初,在白羽国中部追上了他们。

    “老弟,你怎么来了?”万俟霊见哑奴追过来很意外。

    宋清羽正色:“哑叔,是锦云城出了什么事吗?阿珩和孩子们没事吧?”

    哑奴对宋清羽摇摇头,然后对叶翎比划。

    万俟霊完全看不懂,见叶翎面色一沉,催着问:“哑巴老弟说什么呢?”

    叶翎叹了一口气,拉住万俟霊的胳膊:“师父,阿珩让墨凤琉交代了,他说关于枫师兄的事,是骗我们的。”

    万俟霊神色一僵!叶翎以为他会暴怒,说要回去杀了墨凤琉,谁知他这次很安静,可倏然泛红的眼圈儿,让人心酸不已。活到这把年纪,不就图个儿孙绕膝,平平安安?可现在他唯一的儿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越是跟南宫珩和叶翎接触得深,万俟霊越是体会到家的温暖,就越发疯狂地想要找回万俟枫。可惜,有了希望又破灭的感觉,真真是太煎熬了。

    “师父。”叶翎轻轻抱了一下万俟霊,拍拍他的背,放开他,神色认真地说,“我相信枫师兄一定活着,我们接着找。现在阿珩当皇帝了,冷淞和蒙蒙他们,都带兵在找呢。过些日子,这片土地统一之后,我们找起人来就更方便了。”

    万俟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英天国的方向,拳头握了又松,再回头,问哑奴:“那万俟昇是墨凤琉的师父吗?他在英天国洛水城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哑奴点头,表示这个是真的。

    “反正现在也不知道枫儿在何处,都到这儿了,就去洛水城走一趟!万俟昇总算计着要害我,说不定他真抓了枫儿,只是墨凤琉不知道。即便这趟找不到枫儿,也要把万俟昇给解决了,省得留下后患!”万俟霊冷声说。

    宋清羽看向叶翎:“不如这样,我跟万俟前辈去,家里孩子小,小叶你跟哑叔先回锦云城。”

    叶翎摇摇头:“都到这儿了,一块儿走一趟吧,我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让自己人又丢了。”

    哑奴举了举手,表示他也一起去。

    “人多力量大,速战速决,一起回家。”叶翎拍板,四人接着上路。

    再停下休息的时候,哑奴跟叶翎讲了在他们走后,南宫珩如何撬开墨凤琉的嘴。

    得知墨凤琉和白雪薇的故事,万俟霊说了一句:“都是不要脸皮的货色!”

    叶翎表示,别说什么造化弄人,白雪薇一个战败国的和亲公主,真有骨气,就以死明志,她后来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在泄愤报复,伤害无辜,但她自己从一开始的立场,就不无辜。至于墨凤琉,真的是又蠢又坏,没甚好说。幸亏南宫珩没有在墨凤琉膝下长大,不然不知道会什么样。

    洛水城是英天国毗邻白羽国的一座贸易大城,一条洛水河穿城而过,因此得名。

    四人进城的时候,是一天清晨。都做了易容乔装,先找到一家客栈落脚,然后万俟霊画了一幅万俟昇的画像给叶翎。

    宋清羽买回吃食,稍事休息后,他和叶翎出去找人,让两个老人家在客栈里等候。万俟霊想去,但叶翎怕他冲动,劝他去睡一觉。

    宋清羽和女扮男装的叶翎漫步在洛水城大街上,逛了一圈儿,找了一家最热闹的酒楼进去,坐在大堂里,听着周围人说话。

    有人在说英言修的事。不过传开的消息是英言修虽然被墨云国皇室抓住,但是已经脱身了。因此英天国这边并没有多大的紧张感,能听出来,百姓对于英言修的能力还是很认可的。

    也有人在说墨云国皇室的事,半真半假的流言。

    一壶酒喝完,宋清羽和叶翎离开酒楼,分别朝着两个方向走去。

    日落时分,回到客栈,宋清羽说,他找到了一个洛水城西郊的别院,疑似万俟昇的住处,有附近居住的人看过画像,说跟别院的主人有点像。不过不知道内部什么情况,没有打草惊蛇。

    子时将近,四人靠近那座别院,里面黑魆魆的。

    悄无声息地进去,很快就发现,别院里面到处都没有点灯。这不正常,如果有人居住的话,就算房间灯熄了入睡,屋檐下至少该有点亮的灯笼,而且他们没有在别院里发现一个人。

    “不会是跑了吧?”万俟霊皱眉。

    叶翎摇头:“进去瞧瞧。”

    打开主院的房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是尸体腐烂的气息。

    宋清羽打开窗户后,点了灯,恶臭是从内室床那边传过来的。

    “小叶丫头你出去等着,我去瞧瞧是不是万俟昇!”万俟霊推了叶翎一把,下意识地把她当闺女一样护着,不想让她去看某些东西污了眼睛。

    叶翎捂着鼻子出去了,确实有点受不了,哑奴也跟着出来了。

    宋清羽屏住呼吸,跟在万俟霊身后,到床边,用剑柄拉开了床幔,下一刻,他捂住胸口,转身干呕。

    万俟霊捏着鼻子,强忍不适,又靠近一点儿,很快转身,拽着宋清羽离开。

    站在院中的叶翎,见他们出来,就问了一句:“是万俟昇吗?”

    万俟霊深吸一口气,点头说:“是他!右手没有小指!”

    “能看出来是何时死的,怎么死的吗?”叶翎问。

    万俟霊摇头:“我又不是仵作,不懂这个。”

    宋清羽舒了一口气说:“露在外面的骨头发黑,躺平死在床上,周围不见血迹,死因应该是剧毒。”

    “师父知道他还有什么仇家吗?”叶翎问。

    “我们少说四十年没见了。他是个色鬼,管不住自己,尤其喜欢年轻妇人。当年对我夫人图谋不轨,因此决裂。后来他有没有仇家,我不知道。”万俟霊说。

    “人都死了,看来我们白跑一趟。”宋清羽微叹。

    “等天亮,再过来瞧瞧。”叶翎话落,四人就离开了。

    翌日清晨再来别院,宋清羽先进去,用床褥裹着万俟昇的尸体,扔到别处去。过了一会儿叶翎才进去,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未散的恶臭。

    万俟霊在房间里发现了万俟昇的笔迹,进一步证明他原来就住在这里。

    “这是什么?”万俟霊从桌上花瓶下,抽出一封信来,神色惊愕,“这……”

    哑奴凑过去看了一眼,瞪大了眼睛,招手让叶翎过去。

    “小叶丫头,这怎么回事?”万俟霊把信递给叶翎,神色很奇怪。

    叶翎接过来一看,当即蹙眉,因为信封上面写了四个字“叶翎亲启”。

    宋清羽站在叶翎身后,看了一眼,面色微沉:“是楚明泽的笔迹,看来毒害万俟昇的人,就是他。他离开幽灵岛之后,竟然来了英天国。”

    叶翎拆开信封,里面只薄薄的一张信纸,寥寥数语。

    “叶翎,我知道你们未必会来此处,但万俟霊要找儿子,大概会想到这个老色鬼。

    碰见万俟昇是个意外。他偶见完颜幽起了色心,抓到这里,我来救人,杀他之前得知了他的身份,以及他与万俟霊的关系。

    我谎称是万俟霊的徒弟,万俟昇为求生,交代了一件事。

    万俟枫的失踪,的确与他有关,不过不是被他杀了,而是被他卖掉了。

    其他的,你们可以到洛水城的万花楼去打听。

    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找我。不过我们是时候休战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完颜幽和月儿跟着我,过得很好,不必你们操心。我想隐姓埋名过安宁日子,也希望你们不要再打扰。

    最后,请转告叶尘那个小鬼,如若再见,我等他请我吃烤鱼。

    楚明泽,敬上。”

    叶翎把信递给万俟霊,万俟霊看完之后,一掌拍碎了手边的桌子,怒吼:“这什么啊?我儿子被卖了?哪个混蛋买我儿子?买了干什么?杀人吃肉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