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随珠陆驰骁〕〔开局逍遥驸马爷〕〔契约总裁:冤家甜〕〔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赘婿之高不可攀〕〔一号战尊〕〔英雄无敌之骑士〕〔吾妻非人哉〕〔一世狼王〕〔废婿秦意夏言冰〕〔影视穿之随心所欲〕〔笔御人间〕〔欧气宿主的非酋日〕〔我真是练气期啊〕〔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诸界之深渊恶魔〕〔豪门重生之国民千〕〔都市之豪门战神〕〔龙王殿萧阳叶云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37.杀人诛心
    ,。

    南宫珩将白雪薇扔下,看着她冷声说:“薛慷还活着,迄今未娶妻,想来是不曾忘记你。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价值够大的话,我会给你一个机会,跟你的情郎见面。”

    白雪薇乱糟糟的头发遮着脸,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浑身颤抖不止。

    南宫珩冷眼看着,过了一刻钟,白雪薇哭声渐弱,缓缓地抬头,用干瘦的手拨开枯草一般的长发,死死地盯着南宫珩看:“我是知道一些事,想让我说出来,条件很简单!我要转生蛊!我不要这副模样去见薛哥哥!”

    南宫珩微微摇头:“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转生蛊就别想了,不可能。你就算知道什么,也是墨凤琉告诉你的。今日给你的机会,你不要的话,明日墨凤琉也会交代,到时候,我会把你交给他处置。他会如何对你,你应该很清楚。”

    南宫珩话落,起身离开。

    见南宫珩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口,白雪薇厉声说:“站住!你真的会让我回白羽国见薛哥哥?”

    “你可以不信。”南宫珩话落,转身就走。

    “我说!”白雪薇冷声说。

    南宫珩回来,看着白雪薇神色淡淡地说:“最后的机会,直言,不要废话。”

    “是关于你娘的事!”白雪薇说。

    “她不是我娘,直说名字。”南宫珩面色淡漠。

    “上官箬!我知道她的一个秘密,是墨凤琉告诉我的。”白雪薇靠着椅子坐在地上,看着南宫珩冷声说,“当年上官箬告诉墨凤琉转生蛊这种宝贝的存在,墨凤琉不信,上官箬就说了一件事。”

    “她说,她体内就有转生蛊,是她原本的未婚夫送给她的聘礼。虞家是蛊术世家,上官箬的未婚夫是虞家少主,爱极了她,定亲时,说要送一条命给她,然后带她去看了专门为她寻来的同生宿主!那个虞少主说,如果哪天上官箬遭遇不测身死,将会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

    南宫珩眼眸微眯。先前他跟叶翎就猜测,上官箬当年在东晋皇宫,刚生下南宫珩就选择自我了断,很可能有蹊跷。如今看来,几乎可以确定,上官箬是彻底抛弃跟墨凤琉的这一段过往,抛弃南宫珩这个她并不想要的儿子,利用转生蛊,“回家”去了。

    白雪薇话落,并没有看到南宫珩的神色有明显变化,不由冷笑:“你那么聪明,应该想到了吧?生下你的那个女人,把你这个累赘甩掉后,就跑了!根本没死!现在她定然有夫有子,过得逍遥快活!”

    南宫珩点头:“我知道了。还有吗?”

    “还有,墨凤琉手里有一样从上官箬那里得来的宝贝,他藏在何处,我并不知道。”白雪薇说。

    “就这些?”南宫珩问。

    白雪薇点头:“其他的事,你都已经知道了。”

    “万俟昇真的是墨凤琉的师父?”南宫珩问。

    “是。”白雪薇说,“很多年了。不过我没见过万俟昇,只听墨凤琉提起过。”

    “墨凤琉先前可曾对你说过,万俟昇抓了万俟枫?”南宫珩再问。

    白雪薇摇头:“在被你抓住之前,我从未听说过万俟枫这个名字。”

    见南宫珩起身要走,白雪薇神色急切:“你答应我的,送我回白羽国!”

    南宫珩神色淡漠地看了她一眼:“放心,我不会食言。你的侄儿,白羽国太子白燕禹如今在锦云城,今夜将会出发离开,我让他带你回国。”

    “真的?”白雪薇喜极而泣,双手下意识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又去摸瘦得皮包骨的脸,想着要见到魂牵梦萦的人,激动不已。

    南宫珩让人把白雪薇带走,清理一下,然后他去见了英言修。

    英言修面色惨白,幽幽醒转,睁开眼,就见南宫珩站在面前。

    眸中怒色蔓延,英言修四肢被绑在柱子上,剧烈挣扎,然而除了让他自己的身体更难受之外,并没有什么用。

    “墨锦夜!你到底想如何?”英言修厉声问。曾经光鲜骄傲的英天国太子,如今狼狈又憔悴,但那份对南宫珩尤其深的恨意,全都写在了脸上。

    南宫珩摇头,有些遗憾地说:“虽然你天赋出众,实力高强,但有人说你智谋无双,这一点,我很不认同。你太容易被无谓的情绪影响到心智,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你是在对我说教吗?别假惺惺了!”英言修冷声说。

    “只是看到你,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人,就是你以为的救命恩人,先前冒充我的楚明泽。他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从来不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譬如闲着没事到处招惹姑娘来证明自己的魅力,譬如被人拒绝了还死缠烂打。”南宫珩说,“你但凡有他一半的谨慎和理智,也不至于如此。当然,说到底,你人品低下,自以为是,也是活该。”

    “住口!”英言修怒吼。

    “这就受不了了?很好,现在我们可以谈正事了。”南宫珩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你想死,说一声,我马上成全你。你想活着回家去,我给你一个机会。”

    英言修神色一变再变,沉默不语,已经做出了选择。

    南宫珩不意外,这么自负的人,不会甘心就这样死去,他定然还想报仇雪恨,东山再起。

    “用你换英天国,如何?”南宫珩直截了当地问。

    英言修面色一僵:“你休想!”

    南宫珩轻嗤一声:“我以为,你到这个境地,脑子清醒了,原来是我高看你了。既如此的话,废话不言,你慢慢熬着吧。”

    南宫珩话落,转身就走,英言修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站住!”

    南宫珩回头,英言修眸光冰寒地看着他:“你真的会放了我?”

    “当然。你可能自以为是我的情敌,但其实你什么都不是。我很期待看你一无所有,凄凄惨惨地活着。”南宫珩语带戏谑。

    英言修双目赤红:“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写封信给你的父皇母后,求他们救你。我不想打仗,但如果他们放弃你的话,另当别论。”南宫珩说。

    一刻钟之后,南宫珩手中拿着英言修的亲笔血书离开。英言修看着南宫珩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重重地垂头,痛苦低吼。

    南宫珩把英言修的信交给白燕禹,同时交给他的,还有本该死去多年的白羽国公主白雪薇。

    白燕禹见到白雪薇的时候,吓了一跳,愣怔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南宫珩如实告知白燕禹这是怎么回事,饶是白燕禹自诩冷静,也都震惊不已,觉得三观碎了一地。

    虽然说皇室里面见不得光的腌臜事尤其多,白燕禹从小在宫里长大,也不是没见过,但墨凤琉和白雪薇这一对儿,实在是把他恶心到了。

    “墨皇,她做了那些事,你为何要放过她?”白燕禹不解。

    南宫珩神色平静地说:“我方才告诉你的事,你回去见到那位薛慷,一字不差地转述给他。”

    白燕禹愣了一下:“墨皇的意思是?”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不杀白雪薇,因为那并不是最好的处置她的手段。薛慷有权力知道他痴痴守候这么多年的女人做了什么。”南宫珩轻哼了一声说。

    白燕禹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在白雪薇见到薛慷之前,跟薛慷好好谈谈。”

    薛慷是白燕禹的亲舅舅,并不陌生,白燕禹了解他。他是个十分正直的人,这么多年长辈多次逼他娶妻,他都不从。他自己亲口说过,因为心里有人,放不下,娶了不爱的女人,对人家不公平。

    如果薛慷知道他深爱的女人,做出那种无耻悖德之事,害了那么多人,还会接纳白雪薇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到那时,白雪薇这么多年的念想,跟薛慷团聚,一生一世的美梦,将会彻底破碎。

    而这,就是对她作孽多端最好的报应!

    白燕禹心中感叹,南宫珩这一招,实在是又狠又绝,杀人诛心啊!

    是夜,白燕禹带着南宫珩给的任务离开了锦云城。他会先回白羽国处理好那边的事,然后就去英天国。

    翌日,南宫珩再次去见墨凤琉。

    不过一夜过去,正值壮年的墨凤琉,头发白了一半,整个人死气沉沉地蜷缩在角落里,把头埋在双膝中间,一动不动,不远处地上放着原封未动的饭菜。

    南宫珩走到跟前,踢了墨凤琉一脚。墨凤琉跌倒,趴在地上,又不动了。

    “墨凤琉,别装死。”南宫珩看着他说,“我给你时间了,说话。”

    “对不起……”墨凤琉张口,喃喃地说了三个字。

    “别说废话。”南宫珩说,“你该告诉我什么,还需要我问吗?”

    墨凤琉缓缓地抬头,看向南宫珩,眸中泛着泪光,低声说:“万俟昇抓了万俟枫这件事,是我编造的。他在英天国洛水城,是真的。我本想着,你们去让他交出万俟枫,他见到万俟霊找儿子,一定会承认万俟枫在他手里,用来折磨万俟霊,然后,就会来救我……”

    南宫珩皱眉:“还有呢?”

    “你娘……上官箬,她有转生蛊,肯定没死。”墨凤琉喃喃地说。

    “然后呢?”南宫珩问。

    “我在御书房的拱顶上,藏了一个盒子。”墨凤琉说,“里面是上官箬留下的东西,对她很重要。我一直以为,她会回来取走。”

    “还有吗?”南宫珩再问。

    墨凤琉沉默片刻之后:“没有了……锦夜,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我也是被那个女人给骗了这么多年,才做了傻事。你能原谅我吗?”

    南宫珩摇头:“不可能。”

    墨凤琉痛哭失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想弥补,想弥补你们!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没有谁的人生可以重来,被你祸害的那些人,永远失去了重新选择的机会,余生只能带着你给她们的痛苦活下去,或者,选择离开这个不值得的世界。昨夜你的一个女人悬梁了,请问,谁再给她一次机会?”南宫珩冷冷地说。

    墨凤琉神色一僵:“是谁?谁悬梁了?告诉我,是谁?”

    “怎么?明明都是你不爱的女人,现在想弥补,想让她们继续跟你,伺候你,过上以前那种逍遥快活的日子吗?墨凤琉,你真的不要脸,也没有心!”南宫珩冷声说。

    墨凤琉脑袋一下一下地撞着墙,泣不成声。

    南宫珩转身要走,墨凤琉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仰头看着他说:“白雪薇那个贱人呢?你昨日答应我的!我把该交代的,全都说了,你把她交给我,我要亲手杀了她!都是她害我!是她毁了我的一辈子!”

    南宫珩踹开墨凤琉,面无表情地说:“你交代的事,她昨日都已告诉过我,跟我做交易,换来我放她走。”

    墨凤琉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珩:“你说什么?放她走?你放她去哪里?”

    “她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回白羽国,跟她此生唯一的挚爱薛哥哥团聚了。”南宫珩冷笑。

    墨凤琉跟疯了一样,气得全身颤抖:“不可能!你骗我!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你不会放了她的!”

    “白燕禹在锦云城,你是知道的。昨夜我让他离开,顺便带白雪薇回家。你可以算着日子,用不了多久,她就能见到薛慷了。”南宫珩说。

    “啊!!!”墨凤琉愤怒嘶吼,面色扭曲,双目赤红,“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

    南宫珩轻笑:“痛不欲生?那就对了,因为这就是我那样做的目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