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季汉长存〕〔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快穿头号玩家〕〔斗罗之暗夜主宰〕〔太后娘娘今天洗白〕〔影视世界旅行家〕〔绯闻影后,官宣吧〕〔唐残〕〔报告夫人,纪少又〕〔大国战隼〕〔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从斗罗开始打卡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36.负人者,人恒负之
    “我要去英天国!你们忙,都不用管,我自己去!”万俟霊一见南宫珩和叶翎,大有一副说走就走的样子。

    叶翎伸手拉住了万俟霊:“师父莫急,准备一下行李,明日再走。”

    “我等不到明日,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万俟霊摇头,“墨凤琉有句话说得没错!我已近期颐之年,黄土埋颈,活一日少一日!我要找枫儿,既然有了线索,一刻都不想再等!”

    “好,今日出发,不过师父总要让我准备一下,跟孩子们告个别。”叶翎说。

    万俟霊眸光微亮:“丫头你要跟我去?”

    叶翎点头,笑了笑:“让一把年纪的老人家一个人出去乱跑是不对的,阿珩这边有正事,我跟师父走一趟。”

    “好啊好啊!”万俟霊连连点头,他并不喜欢孤独。

    南宫珩微叹:“小叶子,你都不跟我商量一下。”

    “所以呢?”叶翎反问。

    南宫珩笑容宠溺地捏了一下叶翎的脸:“所以,除了听你的,还能怎么样?蒙蒙和冰月不在,让清羽跟你一起去,路上有个照应。”

    “好。”宋清羽从房顶上飞了下来。因为过去这段日子不太平,他又瘦了一圈,穿的是南宫珩的衣服,宽大飘逸,更似谪仙。

    万俟霊看了看宋清羽,凑到南宫珩耳边小声说:“小混蛋,我怀疑你这个美人兄弟喜欢小叶,你可长点儿心吧!”

    南宫珩闻言就笑了,搂着万俟霊的肩膀说:“他更爱我!”

    万俟霊脸色怪异,宋清羽笑而不语,飘走去收拾行李了。

    于是就这么定下,叶翎和宋清羽陪着万俟霊到英天国洛水城去,寻找万俟昇和万俟枫。

    被自己的女人们打得凄凄惨惨的墨凤琉,和他的真爱夕颜,都被扔进了皇宫地牢。

    “墨凤琉,我再问你一遍,万俟昇真的在洛水城?万俟枫在他手中?”南宫珩冷声问。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墨凤琉蜷缩在角落里,抱着夕颜,闻言抬头,双眸透出赤红的血色,看向南宫珩,又低了头去,沉默不语。

    “万俟霊已经去了洛水城,若是找不到人,你就跟你的女人一起去见阎王。”南宫珩话落,转身离开。

    牢门关闭的声音仿佛敲打在墨凤琉心口,他身子打了个寒战,抱紧夕颜,喃喃自语:“别怕,熬过去,我们说好的地久天长,生生世世,一定可以实现……”

    叶尘得知叶翎要陪万俟霊去找万俟枫,立刻问:“小姨,可以带我吗?”

    晚晚跟着,笑嘻嘻地说:“娘亲,可以带我嘛!”

    叶翎一手抱住一个娃,笑着摇头:“不可以。宝宝你在家里照顾妹妹,我们事情办完就回来了。”

    “那好吧。”叶尘乖巧点头。

    晚晚也萌萌地点头,娇滴滴地说:“那好吧!”

    夜幕降临,用过晚膳后,一行三人就出发了。

    南宫珩背着叶尘,抱着晚晚,送到城外树林中,才依依不舍地停下脚步。

    “小叶子你要早点回来。”南宫珩目光幽幽地看着叶翎说。

    叶翎踮脚亲了他一下。

    叶尘小脸认真:“小姨你要早点回来哦!”

    “娘亲要早点回来哦!”晚晚尚不懂离别,依旧笑得没心没肺。

    叶翎亲了亲两个娃,又抱了一下南宫珩,转身离开。

    南宫珩看着叶翎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叹了一口气。

    叶尘和晚晚跟着叹气,一大两小面面相觑,南宫珩笑了:“回去睡觉!”

    “小姨父,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正事呢?”叶尘问。

    “灭了白羽国和英天国,算不算正事?”南宫珩笑问。

    叶尘嘿嘿一笑:“这个不错,我喜欢!”

    是夜,南宫珩带着俩娃一起睡。晚晚要听故事,南宫珩讲了一个关于他和叶翎的“鬼故事”,叶尘听了直乐,晚晚也跟着乐,三人闹做一团。

    等俩孩子睡了,南宫珩闭上眼睛,心中默语,叶翎不在,他要把乱七八糟的事情尽快处理干净,待叶翎回来,失散的人都找到,就回家去。他真是十分不喜欢这片土地,以及这边乌七八糟的人。

    跟墨凤琉有关的宫闱秘事,并未传开。他的那些女人都觉得伤心难过,有娘家的带着孩子回娘家,没娘家的依旧住在一处。

    锦云城中风平浪静,众所周知的消息是英言修已逃走,他又被抓回来这件事,是个秘密。

    翌日,南宫珩让人请白羽国太子白燕禹入宫。

    白燕禹在御书房见到南宫珩,立刻躬身行礼,态度谦卑。

    “坐。”南宫珩抬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笔未停,继续完成他的画作。

    白燕禹落座,眼观鼻鼻观心,过了一会儿见没动静,看南宫珩正在忙,就收回视线等着。

    “驿馆里住得还习惯吗?”南宫珩没有抬头,随口问了一句。

    白燕禹点头:“一切都好。”

    南宫珩下一句问:“听说当初你向英言修出卖过我的皇后?”

    白燕禹额头瞬间冒了冷汗,神色不自然地说:“是被逼无奈,请墨皇不要怪罪。”

    “我知道。”南宫珩说,“那件事不值一提,开个玩笑,让你放松一下。”

    白燕禹汗涔涔的,讪笑不言。放松?南宫珩如此云淡风轻地说着让他觉得惊悚的话,哪里可能放松?只怕南宫珩一个不高兴,就把他捏死了。

    “当今局势,你怎么看?”南宫珩再问。

    白燕禹凝眸,沉吟片刻后,开口说:“一切都看墨皇的意思。”

    “我要英天国和白羽国。”南宫珩说。

    白燕禹苦笑:“作为白羽国的太子,我可以代表白羽皇室,归顺墨皇。英天国那边,英太子被人救走,怕是墨皇还要多费心才能拿下。不过我认为,墨皇的胜算很大。”

    “我要跟英天国谈判,这件事交给你。”南宫珩说。

    白燕禹瞪大眼睛:“这……我的身份,怕是不合适吧?而且我自认能力不足,若是坏了墨皇的大事,可担待不起。”

    “这不算什么大事。”南宫珩摇头,“英言修就在我手中,你只管去谈,他们如果不要英言修的性命,另当别论。”

    白燕禹神色惊愕!都以为英言修数日前成功逃脱,可南宫珩说还在他手里?

    南宫珩仿佛知道白燕禹在想什么,解释一句:“他是跑了,不过又被抓回来了。”

    白燕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英太子在墨皇面前,太弱了。”

    “本来他有机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物,可惜没事喜欢犯贱,有今日,也是过往作孽太多。”南宫珩声音淡淡。

    是因为叶翎让英言修迷失了……这是白燕禹认为英言修在南宫珩这里输得惨重的直接原因。在最该重视的敌人南宫珩面前,英言修不仅没有足够的警惕,反倒接二连三地犯蠢作死,当时脑子真的是不清醒,等清醒过来,为时已晚。

    当然,这话白燕禹不敢对南宫珩说。

    “准备一下,明日就出发吧,事成之后,我会给你好处。”南宫珩说着,收了笔,抬头看向白燕禹,“可有问题?”

    白燕禹苦笑:“墨皇手里有能人,如此重要的事,为何让我……”

    “我才来这个鬼地方没多久,手里没人。”南宫珩说,“你这么多年郁郁不得志,给你的证明自己的机会,要不要都随你。”

    白燕禹神色一震,虽然他猜不到成功后南宫珩会给他什么好处,但他莫名确信,只要他接下来好好帮南宫珩做事,一定会安然无恙,而且会有意外之喜!

    白燕禹当然不想死,他的野心抱负都没实现,也不甘心做个一无所有的平民百姓。当不当皇帝对他来说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他只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想到这里,白燕禹微微垂眸,恭声说:“多谢墨皇的信任,我会尽力,不辱使命。”

    “不必紧张,英天国也没什么厉害的。我打听过,英天国这两年的迅速壮大,是因为英言修灭了接壤的两个小国,都是用的美人计,勾引人家的公主给他提供情报,帮他祸害自己的国家,手段相当下流,事后还把对他死心塌地的公主给甩了。不然的话,英天国未必能凌驾在白羽国之上。你自由发挥吧,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南宫珩说。

    白燕禹点头:“是。”已经自觉地当做南宫珩的属下了。

    南宫珩看了看他方才完成的画像,又在上面添了一笔,举起来给白燕禹看:“你见过这个女人吗?”

    白燕禹看到画像上面的人,眼眸微缩,皱眉说:“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哦?你真见过?不着急,慢慢想。”南宫珩画的是那个夕颜。白羽国和英天国的事,交给白燕禹去处理,南宫珩打算趁着这段时间,搞清楚墨凤琉和那个女人的事,因为其中还牵扯到南宫珩的生母上官箬,他需要从墨凤琉口中知道更多的信息。

    墨凤琉交代了万俟枫的所在,尚且不知真假,这也无法让他脱身,南宫珩怀疑墨凤琉手里还有不敢轻易拿出来的底牌,得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画了画像,是打算让人拿去调查的,第一个给白燕禹看,纯属巧合,因为正好他在这儿。

    “我想起来了!”白燕禹突然说,“我在白羽国皇宫见过一幅画像,跟这个女人很像,不过要年轻很多,也没这么瘦。是曾经白羽国的一位公主,我的姑母,名叫白雪薇,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过世了。”

    “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关于白雪薇的一切。”南宫珩看着白燕禹说。

    白燕禹对此有些莫名,思忖片刻之后说:“听我母后讲过,白雪薇曾是白羽国最出色的公主,文武双全,且懂得医术。因墨云国和白羽国交战,白羽惨败,我的祖父就将这个女儿送给了当时的墨皇,也就是你的祖父,交换白羽国的一时安宁。墨龑选择休战,转而先攻打其他国家。”

    南宫珩神色怪怪的:“那她怎么死的?”

    白燕禹摇头:“她因何而死,是个谜。当年她十六岁进墨云皇宫,当了你祖父的贵妃,一年后白羽皇室接到消息,白雪薇犯错被处死了。究竟是什么错,没人知道。我母后说我祖父曾派人到锦云城调查过,但最后不了了之了。墨皇为何打听白雪薇的事?还有那画像……”

    南宫珩摇头:“没事,巧合,你回去准备一下,就到英天国去。我会给你一封英言修的亲笔信,你带过去。”

    白燕禹起身:“是。”

    白燕禹离开,南宫珩看着面前的画像,揉了揉额头:“白雪薇……墨凤琉,你真够可以的。”

    南宫珩刚走出御书房,就见叶尘跑了过来。

    “小姨父,你忙什么呢?小风儿叔叔让我来找你,他在御花园等着跟你打架呢,让你快快过去!”叶尘跳到了南宫珩身上。

    南宫珩一手抱住叶尘,大步往前走,笑着说:“他自己怎么不来?”

    “小风儿叔叔说,高手约战,要有排面。”叶尘嘿嘿笑,“小姨父要应战吗?”

    “我怕一个不小心把他打残了。”南宫珩摇头,“我现在有事,宝宝去跟小风风打吧。”

    “小姨父有什么事?”叶尘好奇地问。

    “宝宝你最好不要参与,很吓人的。”南宫珩正色。

    叶尘一听这话,搂着南宫珩的脖子说:“那我一定要瞧瞧!”

    南宫珩在叶尘耳边说了一句话,叶尘点点头。

    皇宫地牢里,墨凤琉正在喂夕颜吃饭,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霉气。

    脚步声响起,墨凤琉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放下碗,轻抚了一下夕颜的长发,转头看向入口处。

    光线渐渐亮起来,南宫珩走到近前,驻足看着墨凤琉和夕颜,薄唇轻启,问了一句:“有个叫白雪薇的女人,你们认识吗?”

    墨凤琉眼眸一缩,身子颤了一下,抱紧了怀中的女人。

    叶尘坐在地牢入口处,一半小身子沐浴着阳光,听着里面的声音,很是奇怪,白雪薇是谁?

    南宫珩盘膝坐下,看着墨凤琉说:“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们之间的事。”

    长久的沉默过后,墨凤琉突然笑了一声,在地牢中显得十分诡异。

    “你竟然这么快就查到了……”墨凤琉低声说,“你在想什么?我们不知廉耻?做了悖德之事?其实……也没错,可若不是老天捉弄,原本……原本她就是我的啊!”

    南宫珩没说话,过了片刻之后,听墨凤琉深深叹息,接着说:“我曾经也像你一样,年轻气盛,无忧无虑,太多的女人喜欢我,但都是些庸脂俗粉。我曾多次乔装易容,外出游历,直到那次,我在墨云国和白羽国的边境,遇到了她。”

    “那是一个傍晚,她穿着一身男装,策马而来。如火的晚霞照在她的脸上,瑰丽绝艳,惊鸿一瞥,我就再也无法挪开视线。”

    “我拦路问她是谁,她说让我这个登徒子滚开。呵呵,我当时就在想,我不露出真容,不表明身份,也要让这个女人爱上我,跟我走。”

    “结果是,我们打了一场,她当然输了。被我抓住,她说她是隐世家族的小姐,住在白羽国南部海域的某个小岛上,外出游历,行医救人。她突然昏倒,我去寻大夫,回来的时候,人不见了。”

    “我到处找,乘船出海,搜寻孤岛的隐世家族,却没有任何收获。父皇急召我回锦云城,说是白羽国战败,送来一位公主,皇子中只有我尚未成亲,要安排嫁给我。我心里想着她,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等我遍寻无果,回到锦云城,在皇宫御花园,又是一个日落时分,她朝着我迎面走来,我欣喜若狂时,就听耳边有人说,这是白羽国送来的和亲公主,已在一个月之前,成为我父皇的贵妃。”

    “当时不啻于晴天霹雳!想想真是可笑啊,老天竟然这样捉弄我们。我给她取了个新的专属于我的名字,叫夕颜。因为就是夕阳下初见的那张脸,让我魂牵梦萦,无法忘怀。父皇又出征了,我们情难自禁,走到了一起,后来,她怀上了我的孩子。”

    “我想带她私奔,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抛弃身份和世俗的束缚,过安宁日子。可惜,没走成,父皇回来了,且发现了我们的事。”

    “父皇震怒,我苦苦哀求父皇放过她,成全我们,说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父皇假意答应,把我迷晕,然后,让人生生打掉了我们的孩子,又将她下身骨头打得寸寸碎裂,扔去乱葬岗。”

    墨凤琉的声音顿了一下,提起痛苦往事,有些哽咽,片刻之后接着说:“若不是夕颜命大,早已死了。我把她从死人堆里刨出来,找人为她医治。可有些伤害太严重,根本治不好了。她再也站不起来,再也做不了母亲,只能当个废人。”

    “上官箬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她对我一见倾心,且深得父皇喜爱,很快就定下了我们的亲事,我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我跟你说过的关于她的事,大部分都是真的。是她自信我一定会爱上她,后来失望离开。中间我曾想从她手中得到转生蛊,但失败了。她曾提过,真正的蛊术世家,是虞家。上官家跟虞家是世交,她是为了逃避跟虞家某个男人的亲事才离家出走的。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你招惹那么多女人,是谁的意思?”

    墨凤琉沉默片刻之后说:“是夕颜,她身体残破,不忍看我为她守身辛苦,我的身份也注定身边不能没有女人,更不能没有孩子。我不能失去权势,因为还有大事要做。”

    “我不愿碰别的女人,本想安排替身,是夕颜说,让我把她们都当成是她。我们被命运捉弄,相遇在错误的时间地点。只当一切重来,我和她在经历新的相遇,有新的完美的结局。我会跟她分享我跟那些女人的事,就像是我们两人重新认识,重新相恋了一样。游离在幻想和现实中的人生,有时候很痛苦,但我们一直坚持下来了,只等得到转生蛊,让所有的幻想变成现实,光明正大地做夫妻。”

    南宫珩轻哼了一声:“你当初突然杀掉墨龑,不是为了我,是为了白雪薇。之所以过了这么多年才动手,是因为你知道,在白雪薇的事情上,墨龑没有错。你是怕他挡了你的路,坏了你的计划,才痛下杀手。想必他到死,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墨凤琉神情突然激动,看着南宫珩怒吼:“他没错?可我们有什么错?明明是我先遇到她,明明我们本来就该在一起的!为什么我们要遭受那些痛苦折磨?”

    “墨凤琉,就算是因为造化弄人,她成了墨龑的女人,就算你先遇见她,你先喜欢她,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你做出那种有悖伦常的无耻之事的借口。你自以为痴情,其实自私又冷血,为了一个女人,你害了多少无辜的人?今时今日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报应。”南宫珩冷声说。

    “不管你怎么说,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后悔!”墨凤琉猛然拔高声音,不知是想说服南宫珩,还是想说服他自己。

    “我也是闲的,跑过来听了一个让我反胃的故事。”南宫珩说着站了起来,“白雪薇不是什么好女人,已经嫁给墨龑,却跟你私通,还怀了你的孩子。她自己残废,过不了正常的人生,就用所谓的感情诱导你去祸害别的女人,我猜她是担心你对某一个女人动了真情,所以不停地让你去找新的女人。可笑你还把这些当做你们生生世世不变的爱恋?真是令人作呕!”

    “你懂什么?”墨凤琉怒吼。

    “你最好祈祷英天国洛水城真的有我们要找的人,否则,你们很快就可以到地府去做一对**妻了。”南宫珩话落,转身离开。

    出了地牢,阳光刺眼,南宫珩用手挡住眼睛,叹了一口气。人渣处处有,这对尤其渣。不仅自私、冷血、无耻,而且十分恶毒。

    如墨凤琉和白雪薇这样,以为自己的爱情感天动地,随意践踏别人的感情和人生,只为满足自己的私欲,真真是变态都不足以形容。

    “小姨父,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叶尘皱着小眉头说,“有些人果然是没有下限的。”

    南宫珩把叶尘抱起来,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说了不让你来,你一个小孩子家家,赶紧把这些破事儿忘了。”

    南宫珩抱着叶尘到御花园去找风不易和晚晚,行至半路,有侍卫前来禀报,说白燕禹又进宫了,有事要找南宫珩。

    “小姨父,你去办事,赶快过来哦。”叶尘话落,小身子飞起,往御花园去了。

    南宫珩在御书房门口见到了等在那里的白燕禹,白燕禹恭声说:“出宫后,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关于我姑母的。”

    “进来说。”南宫珩话落进了御书房。

    白燕禹跟进来,也没坐,对南宫珩说:“我有一个小舅舅,叫薛慷,是白羽国的将军。他年近四十不曾娶妻,也不近女色。我想起我母后曾说,薛慷跟白雪薇原本是情投意合的一对,当年已私定终身,结果被棒打鸳鸯。”

    南宫珩神色莫名:“你确定?那薛慷还活着?”

    白燕禹点头:“活着,就在白羽国。”

    “知道了,你去吧,今夜我会派人把英言修的信交给你,你明日出发。”南宫珩说。

    地牢里,墨凤琉和白雪薇静静地依靠在一起。见南宫珩去而复返,墨凤琉拧眉,不知道南宫珩这次来意为何。

    “白羽国的太子白燕禹今日在宫中,是他认出了白雪薇的画像,说了一些事。”南宫珩开口说,“方才我见到白燕禹,他又想起一个人来。薛慷,白雪薇你记得这个名字吗?”

    南宫珩话落,这段时间一直沉默得像个行尸走肉的白雪薇,身子颤了一下,缓缓地抬头,看向南宫珩,又猛然低了头去。

    墨凤琉心中一沉:“南宫珩,你到底想说什么?别故弄玄虚!”

    “我说为什么听着你讲述的故事,总感觉哪里不对。现在我知道了,因为你所谓的坚贞不渝的爱情,从头到尾,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南宫珩说。

    “你胡说八道什么?”墨凤琉厉声说。

    “薛慷,白羽国皇后的弟弟,是个将军,白雪薇青梅竹马的恋人,本已私定终身,结果被生生拆散,她被送进了墨云国皇宫,委身墨龑。这可以解释,为何你所谓的初遇,她根本不想理你,因为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心有所属。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她这么多年,主动让你去找那么多女人,听着你跟别的女人的故事,都没有愤怒和嫉妒,因为她根本就不爱你,甚至,她恨墨龑,也恨极了你。是你们父子,毁了她的一生!”南宫珩冷声说。

    墨凤琉不住地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你是胡言乱语!我们说好要生生世世的!不然为何当初在宫里,她愿意跟我?是因为她爱我!”

    南宫珩冷哼了一声:“别自欺欺人了。她跟你私通,是因为她恨墨龑,利用你,给墨龑戴绿帽子,还能给自己求得一个脱离墨云国皇宫的机会,只是你没能成功带她私奔而已!如果你当年成功了,带着她脱离墨云国皇室,我想最后的结局一定是她杀了你,然后回去找她真正的情郎!”

    “不!不是!夕颜!白雪薇!你告诉我!他说的不是真的!”墨凤琉摇晃着白雪薇的肩膀,目光痴痴地问。

    白雪薇垂着眼眸,轻笑了一声,喃喃地说:“你跟你的父亲一样,都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是我恨不得杀之后快的人。这么多年,支撑我活下来的理由,是利用你,得到转生蛊,获得重生,杀掉你,回去找薛哥哥。可惜啊,墨凤琉你真的很无能,当年没能带我私奔,如今转生蛊的事也失败了……”

    墨凤琉闻言,瞬间崩溃,像是疯了一样,狠狠地掐住了白雪薇的脖子:“你这个贱人!贱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南宫珩冷眼看着,在白雪薇快要断气的时候,把墨凤琉拉开了。

    “我要杀了她!杀了她!”墨凤琉神色疯狂地扑过来,被南宫珩一脚踹开。

    “墨凤琉,我知道,你还有底牌没有亮出来,还有秘密没有讲。如今,你最大的执念破灭了,接下来,我给你一日冷静的时间,我想你会知道该怎么做的。到时候,等你说完了该说的话,这个女人,随你处置。”南宫珩话落,提着白雪薇离开了地牢,身后传来墨凤琉一声高过一声的痛苦嘶吼。

    不久前,柳芸以及其他数个女人,也是这样痛苦煎熬,这样愤怒地质问墨凤琉,为何那样对待她们,践踏她们的一片真心。如今,墨凤琉的真心,成了个天大的笑话,这就是他的报应,是他活该。

    负人者,人恒负之。痴男怨女,冤冤相报。无辜的人终有一天会得到内心安宁,譬如墨凤琉某些被欺骗了感情的女人。但墨凤琉自己,活该承受剜心蚀骨之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