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命师〕〔天道美人黑化警告〕〔近身狂婿〕〔你有种就杀了我〕〔影后马甲掉光没〕〔筝爱一心人〕〔大唐验尸官〕〔我成了正道第一大〕〔宿主大佬又美又飒〕〔重生之庶女凰后〕〔全星际都是我的美〕〔战国九州天下争霸〕〔全世界都以为大佬〕〔穿成恶毒女配的亲〕〔攻略反派后成了团〕〔穿成九零团宠娇萌〕〔驱魔人的自我修养〕〔从斗破开始当老板〕〔农家丑媳贼旺夫〕〔江队的老婆是大佬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34.救命稻草?
    ,。

    锦云城郊的半山别院,夜深人静,凉风萧瑟。

    英言修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面色苍白憔悴。

    樊雨醒着,动弹不得,眼睛死死地盯着墨凤琉身边的那个女人。

    众所周知墨凤琉女人无数,每个都爱。樊雨以为,她早晚也会成为墨凤琉的众多爱人中的一个,她为此奔波忙碌,甘之如饴,甚至接连失去父亲和妹妹,都不曾有一刻想过背叛墨凤琉。

    但此时此刻,樊雨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才是墨凤琉唯一的真爱。

    樊雨见过墨凤琉几乎所有的女人,出于本能的嫉妒,每个人的脸都深深地烙印在她脑海中。她惊觉,墨凤琉的很多女人,身上都有面前这女人的影子!

    所谓的多情种,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女人当然都希望自己的男人专一痴情,可如果专一痴情的对象不是自己,那拿的就不是爱情剧本的女主,而是愚蠢的被利用的配角!

    墨凤琉曾亲口对樊雨说,他想得到转生蛊,为了永生。

    却原来,只是为了个女人。

    宋清羽不久之前说的话,回荡在樊雨脑海中:“樊雨,到最后,你会知道,为了那样一个男人付出一切,是多么愚蠢的事。”

    残忍的现实摆在面前,但终究不甘心,樊雨也用尽全身力气,冷声质问:“墨凤琉!这个女人是谁?你说啊!”

    墨凤琉胸口被风不易砍了一刀,血淋淋的,风不易又换了小刀,把墨凤琉的手筋脚筋都挑了,很嘚瑟地说:“我行医是专业的,制造伤害也是。我送你的伤,别人绝对治不好。”

    “小风儿叔叔好棒!”叶尘无敌捧场王,主要是见到宋清羽和风不易平安归来,实在太开心。

    墨凤琉瘫倒在地上,神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苦笑着喃喃说:“一时大意,全盘皆输。我没想到,你们竟然让小孩子配合着一起来设局骗我。”

    叶尘摇头:“我是孩子,不是小孩子,小看我,后果很严重。”

    墨凤琉心中后悔不迭。

    他放走英言修,目的不在于伤害南宫珩和叶翎在那边的亲友,因为那对他也没什么好处。他只是想用这种手段,让南宫珩和叶翎离开锦云城一段时间,很简单的调虎离山计。

    樊雨那边,上次给墨凤琉传信,说不日就能得到蛊方。

    而墨凤琉只从了解到的一些信息猜到叶尘成了蛊种宿主,但不知道叶尘是蛊王体。他想要叶尘的血,并不容易,因为哑奴时时刻刻盯着叶尘。

    不过叶尘最近几日的亲近是墨凤琉想要的,也成功的迷惑了他。

    墨凤琉最错的一点就是,以为叶尘真的喜欢他,喜欢跟他在一块儿玩儿。毕竟,墨凤琉怎么可能想得到,叶翎和南宫珩都跑了,设下的骗局,主要实施者竟然是叶尘?!

    今夜,墨凤琉在叶尘跟他回去的时候,就决定动手取血。

    最近事情进展十分顺利,全都在墨凤琉的计划之中,他一时松懈,看到躺在身边“熟睡”的叶尘,想起有段日子没见的情人,又确定哑奴会寸步不离地守着晚晚,而南宫珩和叶翎在这边没有别的自己人可以用来监视他,于是,就扛着叶尘过来了,想当着情人的面取血,给她一点安慰,告诉她,这么多年的苦苦等待,很快就会有完美的结果。

    结果,就是现在。

    不过不管带不带叶尘,在墨凤琉确定南宫珩和叶翎走了之后,最近是一定会来这边的。而南宫珩和叶翎在暗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结果依旧不会改变。

    但假如墨凤琉来此处之前,今夜直接在皇宫里取叶尘的血,南宫珩和叶翎不会让他得逞。如此,这边这个女人,一时半会儿不会暴露。

    可惜,没有假如。

    墨凤琉以为自己是设局之人,但这是个局中局,他不可能放弃多年的筹谋,那么不论怎么做,结果本质上不会有什么差别。

    见墨凤琉不回答,南宫珩收回视线,看向宋清羽:“讲讲你们的情况。”

    宋清羽和风不易是今天入夜时分到的锦云城。本想直接去皇宫,但一进城就发现了叶翎留下的记号,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不过碰面之后,没多说什么,因为南宫珩和叶翎要严密盯着墨凤琉。

    自从英言修被软禁在驿馆中,每天夜里,万俟霊和哑奴会轮流在暗中守着,目的是等可能出现的楚明泽,或者其他任何来救英言修的人。那日墨凤琉假扮楚明泽去救英言修,全程的所作所为都在万俟霊眼中。

    英言修被放走,墨凤琉在城外绕了一圈儿,回到他的住处,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很快,南宫珩和叶翎就都知道了。

    之后的事,墨凤琉在演戏,南宫珩和叶翎也在演戏。墨凤琉信了南宫珩和叶翎,但南宫珩和叶翎全程都是看小丑的心态。谁把谁当真,就输了。

    宋清羽和风不易开始讲他们这对难兄难弟过去这段日子的苦逼经历,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

    不过所幸有惊无险,风不易主动承认,说都是他的错,害得宋清羽受了不少苦。

    南宫珩给了风不易一个脑瓜崩,然后让宋清羽接着说。

    重点,是在樊雨交代的关于他们一家三口为英言修效力,图谋转生蛊这件事。

    当然,故事真正的主角并不是英言修,而是墨凤琉。

    听完宋清羽的讲述后,很多事南宫珩和叶翎心里都有数了。

    “你早就知道我在哪儿,并未想过要让我回来,只是盯上了神医门的虞氏姐弟。”南宫珩看着墨凤琉,神色淡淡地说,“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女人。那你其他的女人算什么?其中应该有你为她准备的转生宿主,不过大部分不是。”

    墨凤琉沉默,他身旁的女子垂着眼眸,从头到尾,不发一言,只是跟他紧紧地靠在一起。

    “不想说算了。”南宫珩站了起来,“我对于你们之间的所谓爱情并不感兴趣。你没把我当儿子,正好,我也不可能认你这个爹。别的不提,你想杀我兄弟,想伤害我家宝宝,现在就去死吧!”

    南宫珩话落,风不易再次举起了他的刀:“让我来!”

    叶尘表示,小风儿叔叔本来清风朗月一神医,如今痴迷于土匪恶霸的气质无法自拔,也是醉了。

    眼见着风不易的刀即将落下,墨凤琉猛然睁开眼睛,冷声说:“万俟霊,你还想知道你儿子在哪儿吗?”

    正在悠哉看戏的万俟霊神色一凛,立刻站了起来,大步走过去,抬脚踩在了墨凤琉脖子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风不易轻哼了一声:“这个人渣肯定是在故弄玄虚!”

    墨凤琉面无血色,冷笑起来:“我该叫你一声师伯的。”

    万俟霊眸光一凝,就听墨凤琉口中说了个名字:“万俟昇,这个名字,你不陌生吧?那是你收养的弟弟,也是你的师弟。而他,是我的师父!”

    “原来你是那个贱人的徒弟!怪不得如此下作!”万俟霊冷声说。

    “你一直苦苦寻找的儿子,就在我师父手中。”墨凤琉看着万俟霊说。

    “你可知道骗我的下场?”万俟霊厉声说。

    墨凤琉声音虚弱:“当然知道,因此我没有骗你。你最清楚,你夺人所爱,我师父有多么恨你!”

    “你说什么?”万俟霊瞪大眼睛,眸光冰寒地看着墨凤琉,“我夺人所爱?那个贱人是这么跟你说的?我跟我夫人两情相悦!是那个贱人对我夫人图谋不轨!”

    “不管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总之你恨极了他,他也恨极了你。可笑你儿子丢了,竟然都没想到,是谁做的吗?”墨凤琉神色嘲讽。

    下一刻,万俟霊猛然俯身,狠狠地掐住了墨凤琉的脖子:“说,那个贱人在哪里?”

    墨凤琉很快就出气多进气少了,但他面上依旧带着难看的笑,不吭一声。

    南宫珩和叶翎对视了一眼,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变化。不过他们都觉得,墨凤琉在生死关头突然提起万俟霊的命根子万俟枫,有编造的可能,六成以上。

    但这个时候,万俟霊很激动,南宫珩和叶翎不会跟他说一定是假的,毕竟也有可能是真的。

    “师公,他快要被掐死了。”叶尘开口提醒。

    万俟霊猛然松开墨凤琉,墨凤琉剧烈地咳嗽,浑身颤抖。

    “说!万俟昇在哪里?”万俟霊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墨凤琉的伤口上。

    墨凤琉一口血喷出来,脸色更白了几分。万俟霊眼眸一转,脚步微移,俯身把墨凤琉身旁的女人提了起来,掐住她的脖子,冷声说:“说出万俟昇在哪里,否则我就弄死她!”

    墨凤琉摇头:“不想让万俟枫死的话,就放开她。让风不易给我医治,让我的身体恢复如初,交出转生蛊的方子和叶尘的血,放我们离开。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万俟霊,你儿子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我师父在等着跟你最后决战,要光明正大地打败你,然后让你儿子死在你面前,让你失去一切!”

    万俟霊怒意冲天:“贱人!你们师徒全都是贱人!”

    “小姨父,现在怎么办?”叶尘小声问南宫珩。

    南宫珩起身过去,伸手搂住万俟霊的肩膀,轻轻拍了拍:“老万,冷静一点儿。”

    “又不是你儿子丢了!”万俟霊怒吼。

    南宫珩摇头:“我没儿子。不过,假设墨凤琉说的都是真的,能把师兄找回来,倒也不是坏事。听起来,他的师父很在乎他,会听他的。既然如此的话,倒也简单,把他吊在城门口,等着他师父来救人便是。人只要敢来,就别想走。”

    万俟霊皱眉:“能行吗?”

    “墨锦夜!你再敢动我,万俟枫必死无疑!”墨凤琉厉声说。

    “好,我不动你。”南宫珩话落,拿出一把小刀,就扎进了墨凤琉身边女人的眼中。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墨凤琉气得浑身颤抖,愤怒嘶吼。

    南宫珩收刀起身,神色平静地说:“我这个人,最喜欢讲道理了,但你不肯好好说话,那我就用这种方式跟你说。手里还有底牌是吗?抑或是你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管是真是假,我都给你一个翻身的机会。你们两人情比金坚?很好,我会把你们一起吊在城门口,互相做个伴儿。你最好祈祷你的师父尽快来,否则你们过几日被晒成了干尸,却没有人来救,那就尴尬了。”

    “墨,锦,夜!”墨凤琉咬牙切齿地念着南宫珩的名字。

    “跟你说了,我姓南宫,别叫我墨锦夜,我家老南会生气。”南宫珩冷笑,“爱情至上?儿女死活不管?你是不是都被自己感动了?可我看着你们,怎么看怎么恶心!”

    “小姨父,万一他说的那个师父还没来,他们真被晒成了干尸怎么办?”叶尘发问。

    南宫珩摸了摸下巴:“也对。那就这样吧。墨凤琉,告诉我你师父到这儿需要多长时间?我正好让你们到那个时候还有最后一口气,不多不少,绝对很**。不说的话,我自由发挥,结果会更**的,你可以自行想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