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妃有点狂叶〕〔诸天大佬〕〔妖精都是科举路上〕〔我摊牌了,我比以〕〔萌宝天降:总裁爹〕〔斩天神帝〕〔贵妃每天只想当咸〕〔真的别惹那只猫〕〔重生宠婚:霍少,〕〔医者无眠〕〔逆天宝宝:凤尊爹〕〔我是神奇宝贝那些〕〔大秦诛神司〕〔超级王者〕〔战神归来在都市〕〔农门厨香:猎户相〕〔情深入骨:总裁夫〕〔神通如意传之渔娃〕〔美女总裁的专属特〕〔摄政王的小祖宗六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33.人渣哪里跑?
    昨日墨凤琉专门进宫来看晚晚,但晚晚和叶尘被万俟霊和哑奴带出去玩儿了,没见着。

    这天一早,墨凤琉又来了。他如今当了太上皇之后,无事一身轻,跟他的爱妃爱女们在一处,过着温馨快乐的大家庭生活。

    墨凤琉没带随从,一身宽大的墨袍,飘逸出尘,人到中年,卸下皇位后,更多了几分闲散随意的气质,嘴角总是噙着淡淡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得知南宫珩和叶翎都在御书房,墨凤琉先过来见他们。他很懂得分寸,看孩子之前,都会经过南宫珩和叶翎的同意。

    到御书房门口,守门的老太监跪地行礼,墨凤琉笑着摆摆手:“免礼平身吧,皇上在忙吗?”

    “英天国驿馆出事了,皇上刚接到禀报。太上皇稍候,奴才这就通禀。”老太监说。

    “不必。”墨凤琉微微摇头,“正事要紧,我在外面等候片刻也无妨。”

    “什么时候不见的?”里面传出南宫珩的声音。

    “回皇上的话,属下全都中了迷药,今早才醒,醒来发现英太子失踪了,房间里没有打斗的痕迹,立刻进宫来禀报皇上。”

    “可有伤亡?”南宫珩又问。

    “没有。也没有任何人看到是谁带走了英太子。”

    “全城搜查。”南宫珩冷声说。

    “是。”

    脚步声响起,一个侍卫脸色难看地走了出来,见到墨凤琉,立刻要跪下,墨凤琉摇头:“去办事吧。”话落抬脚进了御书房。

    “锦夜,小叶,我来看晚晚,还带了些好吃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是冷淞他娘亲手做的。”墨凤琉说着,把手中的食盒往上提了提。

    南宫珩皱眉不语,叶翎看了一眼说:“有心了。晚晚这会儿在御花园。”

    墨凤琉闻言,却没走,而是把食盒放下,坐了下来,微叹一声:“方才我在外面等,听到你们说,英言修失踪了?”

    “是。”叶翎回答。

    “唉,没想到看守那么严密,还是让他给跑了。”墨凤琉说,“你们觉得,是英天国的人救他走的吗?”

    “应该是。”叶翎微微点头。

    “倒是没听说过英言修身边除了袁蓟之外,还有别的有名的高手,不过兴许是我们不知道的人。”墨凤琉说着,神色微变,“听墨蔚说,那个先前冒充锦夜的人,是你们最大的仇人,而且是个医毒高手。在幽灵岛让他跑了,会不会是他救了英言修,跟你们作对?这一出手就用毒的人,不多见。”

    叶翎蹙眉:“他叫楚明泽,有可能是他做的。”

    “他知道你们在那边所有认识的人,万一跟英言修联手过去兴风作浪,趁你们不在,伤害你们在那边的亲友……”墨凤琉神色一凝。

    “小叶子,我们去追。”南宫珩面色一沉。

    墨凤琉拧眉:“已经过去一夜了,未必追得上。英言修喜欢小叶,求之不得,被锦夜羞辱,昨日又被墨蔚给废了,定是恨极了你们。若真让他跟楚明泽狼狈为奸,事情就糟糕了。我昨日跟小叶说的,让你们把那边的亲友早日接过来团聚,看来如今势在必行了。”

    “但我们失散的朋友还没找到,蒙璈和冰月姐姐都在外地寻人。”叶翎凝眸,“还带着孩子,怕是来不及拦截他们。”

    墨凤琉神色一肃:“小叶,找人也是正经事,就让他们接着找。晚晚和尘儿都那么小,你们又是回去解决麻烦的,带着他们奔波来回,不仅耽误时间,而且还要分心照顾孩子,无法放开手脚。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孩子就留下,我会帮你们照顾好的。事不宜迟,你们两人尽快出发,轻装出行,说不定还能追上英言修。”

    南宫珩和叶翎对视了一眼,南宫珩皱眉:“让师父和哑叔都留下照顾宝宝和晚晚,咱们俩回去!”

    叶翎叹气:“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南宫珩和叶翎话落就起身了,墨凤琉也站了起来,看着他们说:“你们从锦云城出发,穿过白羽国,到英天国,如果没追上英言修和楚明泽的话,就只能出海回去了。英天国望海城外有墨云国的船。一路多加小心,锦夜要保护好小叶,都不要有事。”

    “啰嗦。小叶子,我们先到驿馆去看看。”南宫珩话落,拉着叶翎扬长而去。

    墨凤琉微微摇头,提着食盒出来,往御花园去了。

    “哥哥,我要那个!”晚晚穿着一身粉嫩嫩的小裙子,坐在树上,晃着小脚丫,小手指着树梢最红最大的果子,笑嘻嘻地对叶尘说。

    叶尘坐在晚晚身旁,闻声抬头,顺着晚晚指的方向看去,立刻夸赞:“妹妹眼光真好,那是这棵树上最好的果子,我都没看到。”

    话落,叶尘叮嘱晚晚好好坐着,不要乱动。

    正在树下悠哉悠哉喝酒的万俟霊仰头说:“晚晚别怕,跳下来也行,师公接着你!”

    叶尘小身子灵活飞起,摘下树梢的果子,回到晚晚身旁,用帕子擦干净,递给她:“妹妹吃吧,这个肯定很甜的。”

    晚晚两只小手抱住大果子,闻了闻:“好香呀!”然后往下看,“给师公吃!”话落,果子脱手,直直地砸向了万俟霊的脑袋。

    就在果子即将砸中万俟霊的时候,他仿佛头顶长了眼,抬手精准地接住,仰头哈哈大笑:“小孙孙真疼师公,最大的果子给师公吃呀?”

    “嗯,我小,吃小的。”晚晚小脸认真地说。

    万俟霊开心地啃了一大口,点头说:“真甜!”

    叶尘搂着晚晚,透出树叶的间隙看着湛蓝如洗的天空,笑着问:“师公昨日不是说,今日要去找枫师伯吗?”

    “这件事,交给那俩小混蛋,我一把年纪,能往哪儿去找?”万俟霊摇头。

    哑奴吃完叶尘之前扔下来的大果子,擦了擦手,抬头就见墨凤琉过来了。

    “墨爷爷!”叶尘坐在树上冲墨凤琉招手,笑容灿烂。

    晚晚有样学样,跟着叫了一声:“墨爷爷!”

    墨凤琉笑着走到树下,仰头看他们:“尘儿,晚晚,下来吧,我给你们带了好吃的。”

    “可是我们吃果子吃饱了。”叶尘摇头说。

    晚晚跟着摇头:“吃饱啦!”

    墨凤琉手中的食盒被万俟霊拿了过去,毫不客气地打开看,里面是精致的桂花糕,闻着很香。

    万俟霊直接端出来,一口吃了俩,点头说:“还行,比小叶丫头做的差点儿。”

    万俟霊请哑奴一起吃,哑奴摇摇头,表示没兴趣。

    墨凤琉冲上面伸手:“晚晚来,爷爷接着你,下来玩儿。”

    晚晚摇摇头:“不对不对,哥哥说,是墨爷爷,不是爷爷!”

    墨凤琉愣了一下,叶尘笑了笑说:“墨爷爷,你别介意哦,南宫爷爷说了不准让小姨父认你,也不准让晚晚认你。”

    墨凤琉微叹一声,摇头失笑:“没关系。晚晚你真的不下来玩儿吗?墨爷爷带你去游湖。”

    “我不要!”晚晚靠在叶尘身上,摇摇头,“我喜欢这里,高高的,不下去。”

    “那墨爷爷上去陪你玩儿。”墨凤琉笑着就要飞身上来。

    万俟霊一手拿着桂花糕,一手伸出去,拽住墨凤琉的腿,把他薅了下来,没好气地说:“这树也没多结实,你这么大体格,上去把树压断了。行了,桂花糕挺好吃,我吃完了,你可以走了。”

    墨凤琉哭笑不得:“万俟前辈,我只是想陪陪孩子……”

    “不需要。”万俟霊摆摆手,“你家里那么多闺女呢,回去好好管着,别出来祸害人就行了!”

    墨凤琉知道万俟霊说的是墨蔚,神色有些无奈:“罢了。不过有件事,锦夜和小叶应该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讲。昨夜英言修在驿馆被人救走了,好像是之前冒充锦夜的那个人做的。”

    “什么?坏叔叔把花孔雀救走了?”叶尘惊讶的声音从树上传来。

    墨凤琉微微点头:“应该是。而且他们有可能会到你们来的那边去兴风作浪,锦夜和小叶决定去追,未必能追上,追不上就得回那边去了。”

    “我可以回家啦!”叶尘突然开心。

    墨凤琉摇摇头:“尘儿,事关重大,你还是先留在这边,如果没事的话,你小姨父他们会把你爹娘都接过来的。”

    “这个样子啊?”叶尘皱了皱眉,“好吧,留下也行,毕竟抓到坏叔叔才最重要。”

    “哥哥,坏叔叔是谁?”晚晚好奇地问叶尘。

    叶尘想了想说:“一个像兔子一样的奇男子。”

    “兔子?耳朵长长吗?”晚晚用小手在脑袋上比了比。

    叶尘笑着摇头:“不是啦,是说他狡兔三窟,而且跑得贼快,有点风吹草动就溜之大吉。”

    晚晚似懂非懂,只记住了坏叔叔像兔子,她好想看看坏叔叔的耳朵是不是好长……

    “那俩小混蛋要回老家?我也去!”万俟霊说着,扔了果核站起来。

    墨凤琉愣了一下:“万俟前辈,锦夜和小叶是打算他们两人回去,请您老人家和哑叔留下照顾孩子。”

    “孩子这么乖,在这儿没事,我早想去那边看看,说不定我儿子跑那边去了!这回我一定要去!”万俟霊话落,抬头对叶尘和晚晚说,“小孙孙,师公去找你们枫师伯,找到就回来啊!在家里乖乖的!”话落飞身就跑了,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叶尘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师公心里一直惦记着枫师伯,希望早日父子团圆。”

    “尘儿,等你小姨父他们走了,我搬回宫里来照顾你们,行吗?”墨凤琉问叶尘,他知道叶尘虽小,很多事都是可以做主的。

    叶尘爽快点头:“可以啊,不过不要让冷叔叔的娘进宫来,冷叔叔回来会不高兴的。”

    “放心。”墨凤琉笑着应下。

    南宫珩和叶翎去了驿馆一趟,什么也没发现,回宫来收拾行李,也没有拒绝万俟霊跟他们一起走。

    当日,南宫珩和叶翎以及万俟霊就暗中离开了锦云城。

    蒙璈、冰月和冷淞出去寻人依旧没有回来,只留了哑奴照看叶尘和晚晚。而墨凤琉在当天晚些时候,一个人搬回宫里,住进了原本墨龑在御花园里的那个小院子。

    多是叶尘在照顾晚晚,事无巨细,什么都会。墨凤琉见了,笑说叶尘是举世无双的好哥哥,叶尘觉得自己实至名归,必须的。

    晚晚还小,南宫珩教过她,墨凤琉不是爷爷,真正的爷爷不在这儿,她记住了,所以从来不管墨凤琉叫爷爷,墨凤琉自称是她爷爷的时候,她还要专门纠正,不对。

    不过叶尘跟墨凤琉相处得很好,挺喜欢墨凤琉的样子,会跟墨凤琉一起下棋,一起切磋武功,当然是墨凤琉教叶尘,然后还一块儿到莫氏皇族的藏宝库里面去“淘宝”,弄出来一堆古怪玩意儿,一块儿研究。

    墨蔚自从那日对英言修下了毒手之后,就被南宫珩软禁在宫里。别人都以为她只是被关着,但事实上,她的内力都被废掉了,身边的人也都换了,处于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态。

    英言修逃走的事,墨蔚也被告知了,当时又哭又笑,心中五味杂陈。她知道,她这辈子算是彻底毁了,什么都没有了。

    南宫珩和叶翎离开三日,叶尘跟墨凤琉迅速熟络起来。

    这天墨凤琉和叶尘下棋,下的是叶翎教叶尘的跳棋,叶尘跟墨凤琉讲了规则。墨凤琉很感兴趣,两人玩了许久,各有胜负。

    吃过晚饭,晚晚困了要睡觉,墨凤琉笑问叶尘,要不要到他那儿去,再杀几盘,晚上就在他那儿睡。

    “好啊!等妹妹睡了。”叶尘应下,哄着晚晚睡着了,让哑奴守着。

    “哑爷爷,你陪着妹妹早点睡吧,我跟墨爷爷下棋,如果太晚的话,今夜在他那儿住。”叶尘对哑奴说,话落就跟着墨凤琉走了。

    到了墨凤琉那里,茶水点心摆好,两人接着玩儿。

    又厮杀了好几个回合,叶尘打了个呵欠,墨凤琉笑着说:“困了?要不去睡吧,明日接着玩儿。现在你比我多胜两局呢。”

    “是因为墨爷爷你最开始的时候不太熟悉规则,所以输得多一些。”叶尘说着站起来,“睡觉,明天我们重新比过!三局定输赢!”

    “好。”墨凤琉笑容满面地点头。

    下人伺候着洗漱过后,墨凤琉和叶尘躺在一张床上,他看着叶尘,有些遗憾地说:“你要是我亲孙子,那我做梦都能笑醒了。”

    叶尘唇角微勾:“墨爷爷,你这有重男轻女的嫌疑哦,妹妹听了更不喜欢你了。”

    墨凤琉哭笑不得:“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开玩笑的。快睡吧,明天妹妹醒来前,我要回去,不然她睁开眼见不到我,会哭的。”叶尘话落就闭上了眼睛。

    烛光摇曳,房中静悄悄的,一刻钟之后,墨凤琉坐了起来,轻轻叫了叶尘一声:“尘儿?”

    叶尘闭着眼睛,睡颜安静,没有反应。

    墨凤琉捏碎一颗药丸,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他盯着叶尘,见他呼吸平稳,伸手把他抱起来,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便下床去,推开窗户,飞身离开,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锦云城郊外某处清幽的半山别院里,一个房间亮着昏黄的灯光,墨凤琉抱着叶尘,推门进去,立刻回身把门关上。

    一个清瘦的女子坐在窗边的轮椅上,闻声回头看了一眼,又神色淡漠地收回了视线。

    墨凤琉把叶尘平放在桌子上,起身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女子,微叹一声:“生气了?这段时间没来看你,是因为墨锦夜回来了,我行事必须小心,不能引起他们的怀疑,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女子轻轻摇头:“没有,不知你的境况,我只是很担心你,却被困在此处,寸步难行。”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墨凤琉神色有些愧疚,话落笑了一下,“你不好奇,我带过来的孩子是谁吗?”

    “你的孙子吗?”女子反问。

    “不是。是墨锦夜妻子的外甥,我曾经跟你说过的,蛊种宿主。”墨凤琉笑着说,“今夜带他过来,就是想告诉你,我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蛊方很快就能拿到,稍后我取了他的血,交到你手中,你好好保管。等我下次再来,就是事成的时候。我保证,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光明正大地做夫妻了。”

    墨凤琉话落,叶尘从他身后的桌子上站了起来,摇摇头,叹气:“小姨说得没错,不好色的多情种,都是感情骗子,心里肯定有个无可替代的女人。”

    墨凤琉眸光一寒:“你一直都醒着?”

    “迷药那种玩意儿,对我没用。”叶尘盘膝在桌上坐下,笑得阳光灿烂,“宝宝我是百毒不侵的体质,这你都不知道,就敢对我下手?太天真了!小姨、小姨父、师公,快快出来干活啦!”

    墨凤琉神色大变,下一刻,南宫珩从天而降,把手中提着的一个人砸向了墨凤琉!墨凤琉定睛一看,赫然正是数日前被他救走,安排离开的英言修!

    万俟霊和叶翎随后现身,南宫珩看着墨凤琉,冷笑了一声:“我抢了你的皇位,让你误会我喜欢这个位置,喜欢权势,留着英言修是为了得到英天国?真是可笑,我想当皇帝,我家老南随时能让我当,谁稀罕你这破位子?!我留着英言修,只是为了等楚明泽上门,虽然我跟小叶子都认为他会来的可能性也不太大,但对付他,才是我们来这边的主要目的,没想到,你跳了进来!陪你演这几天戏,只是为了弄清楚你意欲何为,原来是为了女人!”

    墨凤琉面色阴沉,又突然冷笑:“墨锦夜,有时候,太聪明,不是好事。你苦苦寻找的宋清羽和风不易,就在我手里,想要他们活命,现在给我跪下!”

    南宫珩闻言,翻了个白眼,拍拍手:“美人儿,小风风,出来见客了!”

    叶尘眼睛一亮,就见风不易挥舞着一把大刀冲了进来,宋清羽提着一个女人,跟在后面。

    “宝宝,看我帅不帅?”风不易很刻意地摆了个自认为很拉风的姿势问叶尘。

    “哇!小风儿叔叔你很有高手气质哎!”叶尘立刻捧场。

    风不易笑得贼开心,这种随时可以跟人打架的感觉爽歪歪!

    宋清羽把他手中提着的樊雨也砸向了墨凤琉,神色淡淡地说:“你的女人,还给你。”

    “我家老南说得对,生我的果然是个人渣。”南宫珩总结了一句。

    “小姨父,你太难了。”叶尘说。

    “是啊宝宝,你说怎么办?”南宫珩问叶尘。

    “墨凤琉,老实交代,留你全尸!”叶尘站在桌子上,神色严肃地说。

    墨凤琉脸色难看至极,猛然抱起轮椅上的女人,就想破窗离开。

    万俟霊瞬间怒了:“他奶奶的!当老子白混的?”

    风不易瞬间激动,大刀扬了起来:“人渣哪里跑?”

    片刻之后,墨凤琉被万俟霊拍倒在地,风不易上去补刀,叶尘嘿嘿一笑:“小风儿叔叔你还记得你的老本行是什么吗?”

    风不易又踹了墨凤琉一脚,很嘚瑟地说:“当然记得,要是我用毒,分分钟弄死他!”

    “别闹了。”南宫珩坐在桌边,手指轻轻叩了一下桌面,“墨凤琉,说吧,这女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