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江〕〔今夜星辰似你〕〔道法的世界〕〔我居然是富二代何〕〔巨富女婿何金银江〕〔掉进游戏世界怎么〕〔叶轩叶庆雪〕〔前世今非不期而遇〕〔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偏执大佬宠妻手册〕〔犯罪现场禁止撒糖〕〔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30.我有个计划
    本是为英天太子英言修和白羽太子白燕禹接风洗尘的宴会,中途英言修离开后,高潮迭起的局面告一段落。

    南宫珩和叶翎初次亮相,给人的印象,一个任性傲娇,一个美艳霸气,个性十足。

    就在众人都以为今日的宴会即将平静落幕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又上演了:先后离开的南宫珩和英言修,竟一块儿回来了!

    南宫珩走在前面,笑得妖孽无双,英言修落后半步,脸臭得无法形容。

    最诡异的是,南宫珩用一根布条,缠着英言修的手腕,牵着他进来的。

    画面太怪,让人浮想联翩……

    “爹爹!”晚晚甜甜地叫了一声。

    叶尘笑容灿烂:“英叔叔,又见面了。”

    墨凤琉微笑:“锦夜,英太子身体不适,你怎么又把他请回来了?”

    &nbs 大家也都想知道,什么情况?看起来,英言修不情不愿,甚至想杀人。

    南宫珩唇角微勾,回头看了英言修一眼:“我担心英师侄的身体,出宫后前去看望他,正好碰上他要出城。”

    众人面色各异。才刚说好履行婚约,转头就要跑?这个大渣男!

    墨蔚面色委屈,看向墨凤琉:“父皇,儿臣已是英太子的人了,请父皇为我做主。”

    英言修闻言,脸色铁青,目光如利刃射向墨蔚!

    墨蔚却痴痴看他,说了一句:“英哥哥,曾经的海誓山盟,你都忘了吗?”

    好一个痴情女子薄情郎!

    叶尘低头憋着笑,小声说:“某人要内伤吐血喽!”

    墨凤琉笑意转淡:“英太子,我墨云国的公主,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反正英天国是英师侄说了算,成亲对他来说,并不需要请示父母。既如此,就让他跟九妹在墨云国完婚,如何?”南宫珩笑意满满地提议。

    墨凤琉立刻点头:“甚好。那就这么定了。英太子,你可有话说?”

    众人觉得奇怪,从进来到现在,英言修都一言不发。这会儿墨凤琉询问,英言修却双目喷火地瞪着南宫珩,就是不言语。

    “看来英太子没有意见,朕明日就让钦天监选定一个良辰吉日,把亲事办了。”墨凤琉又笑了起来。

    &“多谢父皇!”墨蔚面露喜色,眸底却是深深的恨。看样子,墨凤琉和墨锦夜都有意“留下”英言修,墨蔚自然是全力配合。英言修如今的脸色,她真的是好生喜欢呢!

    墨凤琉宣布宴会结束,白燕禹起身,南宫珩把手中绑着英言修的布条递了过来。

    “白太子,英师侄身体不适,接下来劳烦你帮忙照看一下。”南宫珩意有所指地说。

    白燕禹点头:“好。”

    南宫珩如来时那样,一手揽着叶翎,一手抱着晚晚,身旁跟着灵秀可爱的叶尘,身后是江湖第一高手万俟霊,一家人在众人视线中离开。

    白燕禹低声问英言修:“英兄,你现在是不是不能说话?”

    英言修面色沉沉地点头,白燕禹叹了一声,拉着英言修一起走。

    出皇宫,上马车,英言修在白燕禹手心写三个字:“带我走!”他被南宫珩下了毒,行动不受限,但不能动武,且被下了哑药,一腔怒火却只能憋着,连句话都不能说!

    白燕禹苦笑:“英兄,你原想这次回国后,就对墨云国出手,但显然,那对父子先下手为强。我在夹缝中,如何能救你?”

    其实白燕禹心里想的是,英言修也没把他当人看,反正白羽国翻身无望,跟着英言修混,和投靠墨云国,结果差不多。目前看来,后者更靠谱。英言修的辉煌,在墨锦夜夫妇出现之后,已宣告终结。

    英言修眸光冷寒,对着白燕禹怒目而视,张嘴无声地说:“你是要背叛我吗?”

    白燕禹把英言修手上的布条解下来,微微摇头:“英兄,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奴才,弱肉强食,没甚好说。事到如今,废话不言,我如果能救你的话,自己也不会是这番光景了。便是有心,也力所不及。抱歉。”

    英言修伸手就扼住了白燕禹的脖子,无声地说:“你不帮我,自己也难逃一死!”

    白燕禹面色一沉,轻松摆脱英言修的钳制,揉了揉脖子,冷哼了一声:“英兄,我已不求保住白羽国,也不奢望这辈子还有当皇帝的机会。只是求生,有何难?我又不是你,非要跟墨锦夜抢女人,又被墨蔚恨之入骨。我并未真正得罪过他们,当初那次的出卖,不值一提,想必墨太子妃不会在意的。”

    英言修的眼神,恨不得撕了白燕禹。

    白燕禹面露轻嘲:“英兄,好心奉劝你一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墨锦夜回归,他就是你的克星。可惜,你从一开始,因为墨锦夜的女人就乱了章法,失了理智。我没有资格跟墨锦夜为敌,也从不曾跟你为敌,你是否还有翻身的机会,只能看天意。”

    英言修垂头丧气,沉默下来。

    马车到英天国驿馆,白燕禹让英言修下去,他一个人走进去。属下都还活着,询问接下来怎么做,英言修口不能言,只是摇摇头,回房,背靠着门,滑坐下去,脑袋深深地埋在双膝中间,只觉脑中一片空白……

    “主子,属下来送热水。”小四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英言修有洁癖,不管在哪里,每天夜里都要沐浴,穿过的衣服不会再穿第二次。

    英言修重重地砸了一下门,小四领会他的意思,默默地带着人离开了。

    另外一边,一行人回到住处,冰月做好美味宵夜等着他们。

    万俟霊笑得满脸都是皱纹:“不错不错!正好饿了!”

    叶尘笑嘻嘻地说:“师公,你在宫里吃了好多了,再吃会积食的。”

    “那我不能吃了吗?”万俟霊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鲜肉小馄饨皱眉,苍老的手蠢蠢欲动。

    “来!”叶尘拿了个药瓶,倒出一颗药递到万俟霊嘴边,“这是小姨教我做的消食丸,师公先吃一颗,效果可好了。”

    万俟霊瞬间开心,张嘴吞了消食丸,嚼吧嚼吧咽了下去:“还挺好吃。”然后就愉快地享用宵夜了。

    晚晚困了,叶翎去哄她睡觉,回来的时候,叶尘正在绘声绘色地给蒙環冰月冷淞和哑奴讲述今夜高潮不断的宫宴。

    得知英言修被虐得无比凄惨,大家笑声不断,空气中弥漫着快乐的气息。

    翌日一早,客人登门。

    “大嫂!”墨云初带来一束从宫中御花园采摘的鲜花,嫩黄的花瓣,翠绿的叶子,点点晶莹的露珠,煞是好看。

    叶翎笑着接过来:“谢谢。”

    “你是十姑姑?”叶尘好奇地看着墨云初问。

    墨云初点头:“嗯,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百里夜宸。”叶尘笑着说。

    墨云初给叶尘和晚晚都带了礼物,很是喜欢他们的样子。她本是冷淡性子,但当初遇见叶翎的时候就主动结交,总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如今叶翎成了她的大嫂,她早想过来看看孩子的。

    叶尘带着晚晚出去玩儿了,叶翎把墨云初带来的花用剪刀修剪后,插在瓶中。

    “大嫂你插的花也这么好看。”墨云初忍不住夸赞。

    叶翎笑了笑:“在宫里住得习惯吗?”

    “其实不太习惯,走哪儿总有人盯着,我可以搬来跟大嫂住吗?”墨云初问。

    “当然可以。”叶翎微微点头。这姑娘从认识到现在,说话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很爽快。

    “谢谢大嫂,我这就回去拿行李。”墨云初话落,说走就走。

    回到皇宫,墨云初先去见墨凤琉,说她要搬到叶翎那里住。墨凤琉笑着应下,又拿出他给叶尘和晚晚准备的礼物,让墨云初帮忙带过去。

    墨云初收拾好东西,出宫的时候,碰上了柳贵妃。

    “十公主,听皇上说,你要搬去跟太子妃同住。我这里有一封信,麻烦你帮忙转交给……”柳贵妃笑意温柔,拿出一封信,递给墨云初。

    墨云初蹙眉:“如果是要给你儿子的,何必假手于人?他就在锦云城中,你想找他,便能见到。”她大概知道柳贵妃和冷淞母子的事。

    柳贵妃神色微怔,微笑摇头:“这不是给淞儿的,是给太子妃的。我不便出宫,麻烦十公主转交。”

    墨云初有些不解,但还是把信接了过来:“好,我会转交。”

    “多谢十公主。”柳贵妃轻轻颔首,转身离开了。

    墨云初再见到叶翎的时候,冷淞在跟叶翎谈找人的事。

    “云初,这是冷淞。”叶翎以为他们不认识,便开口介绍。

    “我跟冷公子早就认识的,他三年前救过我的性命。”墨云初把东西放下,坦坦荡荡地说,视线是看向冷淞的。

    叶翎挑眉,冷淞皱眉:“你是?”

    墨云初微叹,冷淞果然没认出她来,也或许是忘了。她正了正神色说:“我当时女扮男装,脸上有道疤。”

    那次墨云初乔装打扮出门游历,路见不平出手救一个姑娘,却中招被擒。冷淞是在寻找万俟枫,撞见有人鬼鬼祟祟,便跟过去,救下了墨云初。

    彼时冷淞是个结巴,一句话没说,给墨云初松绑,又给她找了解药,扔下一个钱袋子,扭头就走。

    墨云初一度以为冷淞是个哑巴,直到她根据样貌查到冷淞的身份,才知道他是个结巴。当时觉得,有点可爱。

    “原来是你。”冷淞微微点头,不带任何感情地说。

    叶翎表示,光棍儿就是这样炼成的……

    不过挺有趣,叶翎也没打算做什么,说要带墨云初去看她的房间时,墨云初拿出一封信递给她:“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你父皇?”叶翎接过来。

    “不是,柳贵妃。”墨云初说。

    冷淞面色一沉,伸手夺过那封信:“多管闲事!”

    叶翎无语:“冷淞淞,信是给我的,你激动什么?”

    “不用看。”冷淞说着就要把信撕了。

    叶翎踢了冷淞一脚,把信夺回去:“你去给我打三只野鸡来。”

    “为什么?”冷淞反问。

    “当然是为了吃!”叶翎摆摆手,“快去,不然你今日没饭吃!”

    冷淞默默地起身离开了。

    墨云初忍俊不禁:“大嫂,他真听你的话。他的结巴是你治好的吧?”

    叶翎摇头:“这倒不是,是我另外一个朋友医治的。你喜欢他?”

    墨云初点头:“嗯,我喜欢他,一见钟情。”

    “你可以的。”叶翎笑了,“放手大胆地去追,我支持你。”

    “大嫂支持,那我就成功一半儿了。”墨云初对这件事很乐观,并不在意刚刚冷淞的态度。那只能说明冷淞对于救人这种善行没有放在心上,真是个好人。

    叶翎拆开柳贵妃给她的信,信的开头,柳贵妃感谢叶翎和南宫珩对冷淞的宽容和照拂。

    而后,柳贵妃在信中讲述了她跟冷淞母子为何会变成如今这样。

    冷淞的父亲冷震轩原是墨云国的一个将军,外人眼中,他武功高强,英武爽朗,殊不知他背地里还有另外一面。

    冷震轩嗜酒,一喝醉就喜欢耍酒疯,打骂柳氏。彼时冷淞年纪很小,柳氏不希望给他造成心理阴影,一见冷震轩喝酒,就让下人把冷淞带走,所以冷淞印象中的父亲,什么都好。

    柳氏一度无法忍受,但她娘家没落,没人撑腰,只提过一次和离,换来的是冷震轩变本加厉的凌虐。

    后来,冷震轩醉酒意外身亡,柳氏本想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谁知冷震轩的弟弟对她图谋不轨。有次她外出去上香,要在庙里住一晚,她的小叔子暗中跟了过去,欲强迫她,她跑出去,撞见了墨凤琉。

    墨凤琉救下柳氏,并开始暗中教柳氏武功,给了她很多关照和温暖。

    后来,柳氏怀上墨凤琉的孩子,入宫为妃。她想带冷淞走,冷家人不同意,墨龑也不同意冷淞进宫生活。但墨凤琉承诺,她想暗中照顾冷淞,随时可以出宫去。

    可没想到,冷淞再也不肯认她了。

    这些年,她一直默默地看着冷淞,想要弥补,却始终得不到冷淞的原谅。

    “太子妃,我是个女人,皇上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救赎和依靠。当时年轻,我选择他,但从未想过要放弃淞儿。我知道淞儿有心结,但他不肯听我说话。我不是想求淞儿原谅,只是希望能够解开他的心结。如果你能开导开导淞儿,我真的感激不尽。”

    叶翎把信看完,若有所思,问墨云初:“冷淞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今年多大?”

    墨云初脱口而出:“十五岁。”冷淞的事,该知道的她都查过。

    “冷淞今年二十三,也就是说,柳贵妃在冷淞七八岁的时候改嫁给了你父皇。”叶翎说。

    “我可以看看吗?”墨云初问。

    叶翎把信递给她,墨云初很快看完了,蹙眉说:“她是想说,她追求真爱没有错,她心里一直有冷淞,是冷淞不能理解她?”

    叶翎微微点头:“是这个意思。”

    “大嫂你怎么看?要帮她劝导冷淞吗?”墨云初问。

    叶翎摇头,把那封信撕成了碎片:“劝什么?柳贵妃显然到现在都不明白,冷淞为何不肯原谅她。寡妇再嫁没什么不对,追求真爱也是个人自由,但她是个母亲,她当时根本没有考虑过冷淞会面临的一切。”

    墨云初皱眉,叶翎接着说:“他那时才七八岁,生活在冷家,冷家人会原谅柳贵妃入宫吗?当然不会,但他们又不能动柳贵妃,只能把气撒在冷淞身上。周围人的冷眼嘲笑,虐待殴打,都是必然的,甚至可以做得没有痕迹。她说她一直想着冷淞,然而那时她跟墨皇浓情蜜意,又有了孩子,她所谓的自由出宫,冷淞永远排在她的小女儿后面,每次见面怕只是很短的时间,能帮到冷淞什么?她一直在给冷淞做新衣服,但冷淞缺的是新衣服吗?”

    墨云初面色微沉:“大嫂觉得冷淞缺什么?”

    “缺爱。”叶翎摇头说,“你知道冷淞为何曾经以为他喜欢墨蔚吗?理由很简单,也有点可笑,他说,只有墨蔚对他笑。”

    遭受了多少冷眼,才会被一个人虚伪的笑给欺骗?冷淞真的傻吗?当然不。天生的残疾,父亲离世,母亲抛弃,小小年纪不知遭受过多少冷暴力,这些柳贵妃根本就没有真正在意过。她只是自以为是地认为,她很努力地想要修复母子之间的关系,她一直在付出,却得不到谅解。

    时间无法倒流,有些伤害,也注定不能弥补。

    墨云初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问叶翎:“大嫂,我笑得好看吗?”

    “有点刻意。”叶翎笑着说。

    墨云初叹了一口气:“怎么才能让冷淞喜欢我呢?”

    “这个问题,你自己会找到答案的。”叶翎说。

    明日是南宫珩登基的日子,墨凤琉派人送来龙袍凤袍,请南宫珩和叶翎试穿,并有人给他们讲解明日典礼的流程。

    南宫珩大刀阔斧地砍去不少繁琐的礼节,来人回宫禀报,墨凤琉说,一切都照南宫珩的意思来办。

    英言修和墨蔚的婚期也定了,就在九月底,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

    是夜,墨凤琉宿在柳贵妃宫中。

    柳贵妃给墨凤琉揉捏着肩膀,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

    “怎么了?”墨凤琉握住柳贵妃的手,拉着她过来,坐在他腿上,眸中温柔一如既往。

    柳贵妃微微摇头:“我今日请十公主帮忙转送给太子妃一封信,也不知太子妃看了,会怎么看待我,会不会帮我劝解淞儿,我真的很希望他再叫我一声娘。”

    墨凤琉笑了笑:“小叶是个聪明且活得通透的人,但冷淞是她的朋友,这件事,她定是心向冷淞的。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冷淞不认你,就像锦夜不肯叫我父皇一样。因为我们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是缺失的,心中再多牵挂,不能陪伴左右,便无法照顾周全。这份亏欠,很难弥补。”

    柳贵妃神色黯然:“不管我做什么,都得不到淞儿原谅了吗?”

    墨凤琉握住柳贵妃的手:“人心肉长,你对他好,早晚他会知道的。”

    “皇上把皇位交给太子,以后打算做什么呢?”柳贵妃问。

    “以后啊?”墨凤琉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山水画,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我就可以与心爱之人日日厮守,不为俗事烦扰。”

    柳贵妃柔声问:“那么多姐姐妹妹,皇上最心爱的是哪个?”

    墨凤琉笑了:“你说呢?”

    柳贵妃心中甜蜜,依靠在墨凤琉胸口,轻声说:“我最近一直在想,如果重来一次,会不会跟你在一起。”

    “想出答案了吗?”墨凤琉轻抚着柳贵妃的长发。

    柳贵妃轻轻颔首:“不管怎么想,答案都是,会。虽然对不起淞儿,但错过皇上,我这辈子都会黯淡无光的。”

    翌日,登基大典。

    在南宫珩的简化之下,很快就结束了。

    南宫珩成为墨云国新的皇帝,墨凤琉退位成为太上皇。全程观礼的英言修,面沉如水。

    登基大典后,墨凤琉在书房跟南宫珩交接政务,叶翎也在。

    “锦夜,小叶,我知道你们的能力,墨云国交给你们,我很放心。”墨凤琉笑着说,“英言修和白燕禹事实上就是英天国和白羽国的掌权者,利用他们,灭掉那两个国家,这片土地,将全在你们手中。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我不奢求你们认我,但只要是你们想要的,我都会尽力。这是我欠你们的。”

    “不必。”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给你三日时间,带着你的女人孩子离开皇宫。”

    墨凤琉点头:“不需三日,我已经安排好了,今日就走。这座皇宫,现在只属于你们。我不会让任何人过来骚扰。只是,希望你们给我机会,可以经常来看看晚晚。”

    南宫珩没应,墨凤琉起身离开了,身上穿的已不是龙袍,而是一身墨色的常服。

    当日,南宫珩安排蒙環接管墨云国大军,全面出兵,搜寻宋清羽和风不易的行踪。到现在他们都没出现,有很大的可能遇到了麻烦。不过落到楚明泽手中的可能性不大,其他的,只要能找到线索,都好解决。

    此时,墨云国某地的一个山洞中。

    阳光照进山洞口,只一小片地方。里面幽暗阴冷的角落里,风不易幽幽醒转,动了一下,就听到了铁链撞击的声音。

    脚步声响起,两个人走进来,后面的人点了火把,插在石壁凹陷处,山洞中亮了起来。

    “风神医,想好了吗?”开口的是个女人。

    风不易微微抬头,看着戴面具的黑衣女子,冷冷地说:“别做梦了!”

    黑衣女子冷哼了一声,另外一个女人扬起长鞭,在风不易面前的地上狠狠地抽了一下,而后反身,一鞭子抽在了背后被铁链悬吊在山洞中的人身上!

    只见那人上身赤裸,满是鞭痕血迹,看起来惨不忍睹。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被鞭子连续抽打数十下,也不见痛呼抬头,像是晕死过去了。

    风不易神色痛苦地闭上眼睛,耳边的声音却越发清晰。

    “风神医可真是铁石心肠,你的好友宋公子日日遭受鞭刑折磨,你却始终不肯救他。”黑衣女人俯身看着风不易,“其实很简单,交出转生蛊的方子,你们就可以走了。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何如此嘴硬呢?是因为鞭子没有打在你身上?”

    风不易紧闭双眸,不应声,那边白衣女子收了鞭子,靠近,拨开被悬吊之人的头发,露出来的那张绝色无双的苍白面庞,不是宋清羽又是谁?

    “姐姐,这个男人长得真好看,我想跟他做夫妻!”白衣女子手指沾了宋清羽身上的血迹,放入口中,舔舐掉,眸光邪肆,“美人的血都这么香。”

    风不易猛然睁开眼睛,满面怒意:“贱人,拿开你的脏手,不准碰他!”

    黑衣女人冷笑:“可以打,不准碰?难不成你们两个是那种关系?若是如此的话,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再不交出我们想要的东西,宋美人就只能伺候我妹妹了!一天时间,慢慢考虑。妹妹,走!”

    白衣女子摸了一下宋清羽的脸,在他耳边说:“美人,我明日来接你入洞房。”

    两个女人离开,山洞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宋清羽!你怎么样?”风不易拧眉问。

    宋清羽缓缓地睁开眼睛,声音虚弱,喃喃地说了三个字:“死不了。”

    “你说你能扛得住,现在呢?明日那个贱人真的有可能把你吃了!”风不易神色烦躁。

    “到底是谁,知道我们的身份,还知道转生蛊……”宋清羽低声说,“这次绝对跟楚明泽没关系,是另外一个,一直暗中盯着我们的鬼……”

    “快说,怎么办?我交出蛊方,她们不知真假,也没有蛊种之血!咱们先脱身再说!”风不易拧眉说。

    “不……不行……既然知道你我的身份,还知道转生蛊,定然是密切盯着我们的人,说不定连蛊种在谁身上都知道……万一,他也被抓了,一旦交出蛊方,事情就无法挽回了。而且,不交我们会活着,交出去,就真的没命了。”宋清羽微微摇头。

    风不易知道,宋清羽说的“他”是叶尘。虽然出事的时候,叶尘在叶翎身边,但难保不会失散。若幕后黑手一直监视着他们所有人,并且抓到了叶尘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每天眼睁睁地看着你被鞭打,你跟我说没关系,现在被人睡了也没关系吗?”风不易快疯了。

    宋清羽沉默片刻之后说:“我有个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