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羽何家荣江颜〕〔妻贤〕〔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人仙百年〕〔好孕甜妻:狼性大〕〔雨墨修仙传〕〔混在诸界〕〔全部满分〕〔怪物合成大师〕〔怪物安保公司〕〔未婚夫每天都找我〕〔公子还请留步〕〔凌天辰桑语溪〕〔撒娇小甜妻,总裁〕〔大佬的夫人是只小〕〔安天〕〔剑啸长歌〕〔我在星际虐大佬[机〕〔穿成摄政王心尖尖〕〔开局快递月薪十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25.团聚乐融融
    白羽国黑水城。

    “哥哥,娘亲明日会回来吗?”临睡前,晚晚小脸认真地问叶尘。

    叶尘认真思考了一下,算算日子,点头说:“会的!”

    “真的?”晚晚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眸中仿佛有星光闪烁。

    叶尘感叹,他家宝贝妹妹真的太像小姨父了,好漂亮,可可爱爱。

    叶尘当然是再次点头,笑容满面地说:“真的!妹妹快睡吧!”

    晚晚听话躺下,又说:“哥哥,我想娘亲。”

    “嗯,我也想娘亲。”叶尘搂着晚晚,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睡着了,娘亲在梦里哦。”

    叶尘不仅想叶翎,还想叶缨,想百里夙,想他的祖母。夜深人静的时分,突然有点想回家了。

    晚晚很快就靠在叶尘身上睡着了,叶尘看了看窗子的方向,心中默语,希望睁开眼的时候,小姨和小姨父都平安回来了……

    叶翎和南宫珩碰上是在距离观海城不远的地方,南宫珩先发现叶翎和万俟霊,大概猜到万俟老头被叶翎收服了,便也不担心,找个地方洗了个澡,换了衣服,跑过来跟叶翎团聚。

    南宫珩的习惯,每次见叶翎之前,都要美美的,香香的。简而言之,论花瓶的自我修养。

    南宫珩故意没刮胡子,叶翎觉得别有一番俊美,不过有点扎。南宫珩让叶翎欣赏过后,第二天就把胡子刮了,他自己也不太习惯,亲亲不方便。

    第二天,气呼呼的万俟霊老头过了正午才见到南宫珩和叶翎出现,他都快饿死了,身上没带钱,顺手牵羊偷了俩包子,差点被人发现,老脸有点红。

    万俟霊对着南宫珩和叶翎好一通骂,主要是骂南宫珩。不过万俟霊吼了n多个“小混蛋”之后,发现他越生气,南宫珩笑得越开心,就更生气了,然而发现生气也没用,这俩小混蛋怎么这么爱笑?有什么好笑的?最后万俟霊也忍不住笑了,结果被南宫珩吐槽他笑得太难看,想哭……

    回来的一路上,都没休息过,因为叶翎想孩子,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回去。

    万俟霊也十分期待见到小徒孙,很是后悔当时在幽灵岛,只盯着南宫珩,没有把晚晚抱过来稀罕稀罕。

    七月十九日夜。

    繁星漫天,叶翎终于回到了黑水城。

    进门前,叶翎轻声问南宫珩:“晚晚不会忘了我吧?”那么小的孩子,分开好几个月了。叶翎之前是一直有事,身边有叶尘,便是心里担忧不安也不会表现出来,只说都不会有事,其实当娘的,她心没有那么大,只是不想表现出来。

    南宫珩握住叶翎的手,十指相扣,笑着碰了一下她的额头:“小叶子,这个问题你都问我无数遍了。晚晚天天说想娘亲。”

    哑奴出现,眸光一亮,乐呵呵地迎了过来。南宫珩和叶翎回来得比他们预计得要早一些。

    “老万,这是哑叔。哑叔,这是无家可归的前逍遥门门主万俟老爷子。”南宫珩给两个老人家做了介绍。

    哑奴有些惊讶,南宫珩拜了万俟霊为师,叶翎竟然把万俟霊拐回家来了,很好很好。

    冰月跑过来抱住了叶翎:“妹妹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冰月姐姐,我有点饿。”叶翎撒娇。

    冰月笑容满面地放开叶翎:“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我可以打下手。”蒙璈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冰月身后,冰月默默地踢了他一脚,他瞬间开心。宝宝说的,打是亲骂是爱。

    “那个姓冷的小子呢?”万俟霊问。冷淞是万俟枫的徒弟,他想见见,问他点事。

    蒙璈去叫,冷淞得知万俟霊来了,立刻清醒,毕恭毕敬地上前来行礼,被万俟霊拽着,跟哑叔一块儿进了他的房间去。

    冰月去准备宵夜,蒙璈如影随形。

    叶翎和南宫珩进了房间,床幔垂着,桌上点了一盏灯,方便孩子起夜。

    到床边,南宫珩掀开床幔,叶翎就笑了。

    叶尘规规矩矩地躺着,晚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成了横着的,小脚搭在叶尘肚子上,姿势很奇特。

    叶翎本想说,就让孩子们接着睡,结果南宫珩上手就捏住了叶尘的鼻子。

    叶尘睡梦中突然被偷袭,猛然睁开眼睛,眸中的戒备在看到叶翎和南宫珩的时候,都化成了满满的惊喜:“小姨,小姨父!你们回来了!”

    叶翎抱住叶尘,南宫珩俯身把晚晚抱了起来,晚晚也没哭,小脑袋趴在南宫珩肩头,迷迷糊糊地看着叶翎,眯着眼睛,伸着小手过来摸:“哥哥说,梦里有娘亲,真的呀……”

    叶翎心中酸酸软软,一塌糊涂,抱过晚晚亲了一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晚晚没真的醒,到叶翎怀中,很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着了。

    南宫珩大手一揽,把叶翎和俩娃都抱住,叶尘开心极了。

    冰月做好宵夜,一半都进了万俟霊的肚子。

    万俟霊吃饱喝足,心情上佳,在冰月的安排下睡觉去了。

    第二天叶翎才知道,是因为万俟枫和冷淞师徒之间的事,大部分叶翎都知道,且跟万俟霊讲过。但个中细节,自然是冷淞最清楚。

    而万俟霊主要问了冷淞一个问题:“枫儿可曾提过我?”

    冷淞说,万俟枫没有刻意跟冷淞介绍过万俟霊,只他随身总带着一支竹箫,有次冷淞碰见一支很名贵的长箫,专门买来送给万俟枫,但万俟枫没要,说他已经有这世上最好的箫了,是他父亲亲手为他做的。

    当时万俟霊又哭又笑,不住地捶自己胸口,悔不该当初太顽固,让父子俩疏远了。

    本来说饿的叶翎,也没吃宵夜,跟南宫珩陪着俩娃直接睡了。她过去这一个多月都没好好休息过,如今抱着孩子,终于真真正正放松下来了。

    清晨晚晚醒来的时候,叶翎还没醒。南宫珩和叶尘都起床出去在别院里转一圈儿了。

    “娘亲?”晚晚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点不敢相信。

    叶翎听到声音,闭着眼睛,唇角翘起,伸手又把晚晚抱过来:“想娘了吗?”

    “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娘亲!”晚晚凑过来亲叶翎。

    叶翎抱着晚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娘也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你!”

    叶翎和晚晚起床,母女俩享受到了女王般的待遇。

    南宫珩和叶尘把冰月做好的早饭端到房里,四人吃过饭,南宫珩收拾过,又搬了浴桶进来,弄好热水,让叶翎沐浴。

    晚晚特别喜欢玩儿水,在浴桶里扑腾个没完。

    南宫珩坐在门口屋檐下,眯着眼睛看太阳。叶尘坐在他身旁,同样的姿势和角度。

    “小姨父是不是很开心?”叶尘问。

    “当然了。”南宫珩点头。

    “可是小风儿叔叔和宋叔叔还不知道在哪里,还有七星叔叔,八卦叔叔他们。”叶尘叹了一口气。

    南宫珩揉了揉叶尘的小脸儿:“都那么大人,不会有事。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就是……”

    听南宫珩卖关子,叶尘好奇地问:“不过就是什么?”

    “不过就是宋美人被一个女土匪抢回去当压寨相公!哈哈哈哈!”南宫珩说着乐了。

    叶尘扶额:“同情宋叔叔,交友不慎。小姨父你这样真的好吗?”

    “宝宝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南宫珩反问。

    叶尘想了想,嘿嘿一笑:“画面太美,有点想看。”

    “放心,宋美人和小风风,一个可以卖笑,一个可以卖艺,不会饿着的。”南宫珩很淡定地说。

    过了一会儿,南宫珩回头,冲着房中说:“小叶子,水该凉了。”

    “你家晚晚不想出来。”叶翎说。

    “好咧,再来点热的。”南宫珩起身,又去拎了一桶热水过来。

    等叶翎和晚晚洗过澡,换好衣服,南宫珩和叶尘又分别给母女俩擦头发,画面温馨,冰月到门口都不忍打扰。

    然后,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咱也生两个?一儿一女,多好!”

    冰月回头,给了蒙璈一个爆栗子:“你生啊?说得这么轻巧!”

    蒙璈表示,冰月刚刚瞪他的眼神,太迷人了,成功在望,继续努力。

    等一家四口收拾好出来,得知哑奴跟万俟霊在后花园打架。准确来说,是切磋。哑奴想挑战,万俟霊也想在这个家证明自己,都不肯示弱。

    “妹妹,昨夜你们回来得晚,快跟我们讲讲,幽灵岛什么情况?楚明泽呢?”冰月很关心这个问题。

    “对哦!小姨不是去找坏叔叔麻烦的吗,坏叔叔呢?”叶尘还惦记着完颜幽和小傲月早日回来。

    叶翎摇头,拧了一下南宫珩的耳朵:“某人走的时候在幽灵岛留了点东西,被楚明泽发现了。”

    南宫珩幽幽地说:“我检讨。”

    “坏叔叔又跑了?”叶尘皱了皱小眉头。

    叶翎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其中提到了冷淞。

    冷淞得知叶翎竟然为了他,主动承认她不是万俟枫的徒弟,很意外,也很感动,神色认真地说:“小叶,我的就是你的,不用客气。”

    南宫珩凉凉地看了冷淞一眼:“是不是觉得我家小叶子人超好超可爱?”

    冷淞点头:“是啊!”

    叶尘默默地踢了冷淞一脚,冷淞猛然回神,正想解释一下他对叶翎没有非分之想,结果南宫珩身体前倾,凑过来,盯着他问了一句:“你说,我跟小叶子,谁更可爱?”

    冷淞求生欲上线,弱弱地说:“当然是……你!”

    “回答正确,不过你可不要爱上我,宋美人那样的我都看不上。”南宫珩一脸傲娇。

    冷淞意识到南宫珩并不会生气或者怀疑什么,只是在开玩笑,默默表示,本来他也是个美男子,但是跟着南宫珩这群人混之后,发现自己长得也就平平无奇,突如其来的容貌自卑让他不敢说话……

    叶尘有些烦恼地揉了揉额头:“唉!坏叔叔真是古往今来第一怂人!他挺能耐的,干啥啥都行,怕死还是第一名。在别人面前可厉害了,一碰上小姨和小姨父,二话不说就开溜,跑得比兔子都快。”

    “他会不会回墨云国?”蒙璈皱眉。

    叶翎摇头:“应该不会。他手中有我们在乎的人,完颜幽和小傲月。搁别人,有人质在手,会很嚣张,但楚明泽不会。因为这对人质比较特殊,他是真把小傲月当女儿的,而且他深知,一旦暴露,我们总能找到办法对付他。跟我们交手,楚明泽的经验是,避免正面碰撞,暗中行事为上。”

    “坏叔叔不会跑回去吧?回千叶城那边去?”叶尘问。

    “有这种可能。但我认为不会。”叶翎说,“他就算趁我们不在,回去兴风作浪,但我们还活着,早晚会回去,到时候他的一切还是有毁于一旦的可能,这种无法长远的事他不会做。就像他到这边,知道我们会过来,所以对墨云国太子这个身份并不留恋。我怀疑他原计划就是得到万俟霊的传承后就消失的,只是突然发现他没戏了,果断放弃。”

    冰月点头:“有道理,我也觉得不会。我猜,楚明泽最大的计划,应该是杀掉师兄和妹妹,然后他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你们是他眼里的天敌。”

    “那小姨父要回墨云国当太子吗?这样的话,又变成了我们在明,坏叔叔在暗。”叶尘说。

    “早晚是个麻烦,我会回去,不过不想当太子。”南宫珩微微摇头。

    哑奴和万俟霊比武,年纪比哑奴大了一轮不止的万俟霊胜出,很是得意。

    跟俩娃正式认识之后,万俟霊很快就沦陷了,抱着晚晚不撒手,觉得怎么看怎么可爱。

    “师公,听说你们逍遥门有很多武功秘籍?”叶尘问。

    万俟霊大手一挥:“宝宝随便挑随便选,都是你的!”

    叶尘开心:“晚晚喜欢宝石。”

    万俟霊笑容满面:“多的是!等我回头去取!”

    “师公吃糖吗?”叶尘拿了一颗桂花糖丸递过来。

    万俟霊张嘴,入口,眼睛就是一亮:“这是什么糖?好吃!多来点儿!”

    “这个好贵的,我就剩这些了,都给师公。”叶尘给万俟霊一个小药瓶。

    万俟霊很开心:“宝宝真乖。”

    万俟霊问叶尘,南宫珩和叶翎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叶尘就跟万俟霊讲南宫珩和叶翎相识相知相恋的始末,整个一出跌宕起伏处处精彩神奇又怪异的故事,话本子都不敢这么写。

    万俟霊听完,感叹一句:“真是见鬼的缘分啊!”

    之后叶尘又说起他爹娘的故事,万俟霊听了哈哈大笑说:“宝宝你的身世也很离奇!有趣有趣!”

    万俟霊沉迷于叶尘讲的故事,对于一个脖子埋到黄土的老家伙来说,让他突然有种自己这辈子过得有些无聊,外面的世界好精彩,还想去看看,带着可爱的小娃娃一起去。跟孩子在一块儿,万俟霊都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很想多活五十年。

    在黑水城休息两日后,一行人就出发,往墨云国的方向走。

    墨凤琉一行在他们后面,南宫珩说不着急,之前总是在赶路,这次去墨云国,悠闲一些,好好陪孩子游山玩水。

    八月初,进入墨云国境内,这天叶尘突然问南宫珩:“小姨父说去墨云国,但不想当太子,是要把那些不负责任的人都打一顿,我们就潇洒离开吗?”

    南宫珩唇角微勾:“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不打人。”

    叶尘嘿嘿一笑:“小姨父要跟他们讲什么道理?”

    “道理就是,把墨云国的皇位给我,他们全都滚蛋。”南宫珩轻哼了一声。

    叶尘竖起大拇指:“小姨父威武!不过小姨父不是不想当皇帝吗?”

    “现在想当了。等我登基大典的时候,邀请英言修过来。到时候,我搂着小叶子,跟他好好介绍一下,我是谁。”南宫珩冷笑。

    叶尘愣了一下:“小姨父你要当皇帝,第一个目的竟然是刺激花孔雀?”

    “难得碰上一个敢肖想你小姨的,我当然要好好招待。他是我师侄,如果不好好尊重长辈的话,那我只能管教管教他了!”南宫珩似笑非笑地说。

    “小姨父,我跟花孔雀说,你是徒有美貌的花瓶哎!”叶尘笑着说。

    南宫珩摸了摸下巴:“这个样子……挺好,让你小姨揍人,我只负责在旁边美美的,幸福。”

    “这样花孔雀会被气死的。”叶尘脸上是幸灾乐祸的笑。

    “正合我意。”南宫珩说。

    此时英言修已经回到白羽国红岩城,见到了白燕禹,见面第一句就是:“有宁叶的消息吗?”

    白燕禹摇头:“没有。”

    英言修眸光幽深:“接着找!黑道白道,放出消息,谁有万俟霊的线索,悬赏重金。”

    白燕禹不解:“为何要找万俟霊?”

    “你不用管,照做就是!”英言修缓缓地笑了,宁叶,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