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八百个火影〕〔快穿:女配又跪了〕〔妖孽修真弃少〕〔鬼眼医妃:王的盛〕〔萌宝出击:妈咪束〕〔攻略恶魔冷殿下〕〔位面无限重生〕〔无限二次元大乱斗〕〔嫁给全城首富后我〕〔帝后名之谋取天下〕〔摘仙令〕〔夫人捂紧你的小马〕〔我在边关种田忙〕〔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八零鲜妻有点甜〕〔反派大佬三岁半〕〔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民国穿越来的爱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313.齐聚红岩城,宝宝的主意
    “宝宝乖,来,穿上。”叶翎手中拿着一件漂亮的绿色裙子,笑着招呼叶尘。

    叶尘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脸拒绝:“小姨,我是男人!不可以穿裙子!”

    “没事,除了小姨,也没人知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叶翎笑得十分温柔。

    “才怪……”叶尘嘀咕,“小姨你肯定会告诉小姨父的,小姨父最喜欢逗我了,会告诉所有人的!这就是小姨说的,黑……黑历史!我才不要有这样的黑历史!”

    “可是我们要去的白羽国红岩城,是白羽国皇都,也是英言修的目的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太显眼了,一进城就会被他抓到。我一个人还行,带着你肯定打不过他,被他欺负了怎么办?他对我图谋不轨呢!”叶翎微叹。

    叶尘皱了皱小眉头:“说不定到红岩城就能见到小姨父了,那样就什么都不用怕了,我们可以横着走!”

    “万一见不到呢?”叶翎反问。

    叶尘看了一眼那条绿色纱裙,小脸有些纠结。

    叶翎拉着叶尘过来,笑着说:“这裙子是店里最漂亮的一件,宝宝你穿上就是最漂亮的小姑娘。”

    “我不要当最漂亮的小姑娘……”叶尘心好累,总觉得是他家小姨故意的……

    片刻之后,叶翎给叶尘梳好一个昨日在望海城中见到的小姑娘的发型,又给叶尘做好易容,满意地点点头:“我家宝宝真是可爱死了!”

    铜镜举到面前,叶尘仔细看了看里面那张陌生的小脸,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拉了一下裙子上的飘带:“小姨,我感觉自己怪怪的。”

    “怪好看的是吧?”叶翎捏了一下叶尘的小鼻子。

    叶尘叹了一声:“怪别扭的!都怪那个厚脸皮的英天国太子,回头有机会,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觊觎小姨!”

    叶翎点头:“期待宝宝帮我出气!出发!”

    叶翎女扮男装,连喉结都做了,容貌与原来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连身形都通过衣服和鞋子做了一些改变。

    两人从“母子”摇身一变成了“父女”,一块儿骑马离开望海城,问清方向后,往白羽国红岩城赶去。

    没钱是第一个问题,不过很好解决。

    叶翎连续扫荡三个地方的赌场,叶尘跟在后面数钱数得不亦乐乎。

    然后,两人配了武器,尽可能地收集了需要的药材。叶翎做好几种防身的毒药之后,叶尘说安全感回来了。

    从望海城到红岩城,快马加鞭,日夜不停的话,需要约莫八九日的时间。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五月初,墨云国和英天国的太子之战定在五月十五,赶得上。

    此时,墨云国皇帝墨凤琉,正带着人马前往白羽国的路上。

    楚明泽带着完颜幽和小傲月一起出门。不过完颜幽对墨云国的人来说很神秘,迄今为止很多人都没见过她,甚至都不知道她姓甚名谁。

    九公主墨蔚也在同行之列。虽然她跟英言修的婚期定在六月,但五月太子之战过后,墨云国和英天国的这桩联姻是否还要继续,犹未可知。

    因为追赶叶翎和叶尘,原本出行以舒适为第一要求的英言修,这次日夜不停地骑马赶了几日的路,首先到达了白羽国红岩城。

    当下,才五月初八。

    红岩城是一座山城,地势特殊,少平路,斜坡很常见。红岩城周围的山脉以红砂岩为主,因此得名。

    英言修进城后,住进了红岩城的英天国驿馆,当日就让所有的属下去搜查城中各处,寻找一个年轻女子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英言修特地交代,女子可能做过易容乔装,找人的重点在小孩身上。红岩城的各个城门,都有英言修的眼线在。

    “主子,白羽国的八公主求见。”小四禀报的时候,英言修还在画叶翎的画像。

    “谁?不认识,让她滚!”英言修神色不耐地应了一声。

    小四弱弱地说:“主子,那八公主白妍歆是白羽国第一美人,主子去年来,跟她一起游过湖的。”

    “让她滚,没听见?”英言修有些烦躁地看着纸上不小心滴上的墨汁,把快画完的画像揉成一团,砸到了小四脑袋上。

    “是。”小四低头,默默地捡起地上的纸团,退了出去。

    驿馆前厅,袁飞燕目光不善地看着白羽国的八公主白妍歆,轻哼了一声说:“你再等也没用,我师兄不会见你的。”

    白妍歆五官艳丽,妆容精致,身材高挑丰满,一身华丽的长裙,彰显金枝玉叶的身份。

    听到袁飞燕阴阳怪气的话,白妍歆轻蔑一笑:“我可不像某人,如同狗皮膏药一样追着男人到处跑,但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

    袁飞燕眸中生怒:“你说谁呢?”

    白妍歆轻轻整理了一下腰间彩色的缎带,笑语嫣然:“说谁,谁知道。”

    “找死!”袁飞燕厉声说。

    白妍歆似笑非笑地说:“袁小姐,你当初去刺杀墨云国九公主的事,人尽皆知,可惜不仅没成功,还被墨云国皇室当做刺客抓起来。若不是你师伯在墨云国太上皇身边当差,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救了你,你已经被处死了。真是笑死人!”

    袁飞燕冷笑:“姓白的,你以为我不敢动你?过了十五,白羽国就亡了,改姓英,到时候你不过是个亡国公主!”

    白妍歆笑容淡了些:“说不定,我到时候,也改姓英了呢。”只要她能嫁给英言修,她才不管白羽国改姓什么。

    袁飞燕冷哼了一声:“做梦去吧!”

    小四出现在门口,作了个揖:“八公主,主子正在忙,不得空。”

    袁飞燕笑了起来,白妍歆蹙眉,神色很是失望。

    “小四,你手里拿的什么?”袁飞燕眼尖,看到小四手中有一团白色的东西。

    小四连忙把手背到身后:“没什么,袁小姐,小的忙去了!”

    小四还没走,袁飞燕起身过来,从他手中把那个还没扔掉的纸团夺了过去,打开一看,面色倏然阴沉下去:“又是这个贱人!”

    白妍歆眼眸微闪:“什么东西,能把袁小姐气成这样?”

    “一个有夫有子的贱人!也不知用了什么狐媚之术,竟勾了师兄的魂儿!”袁飞燕冷声说。

    白妍歆起身,看清画像上面的女子,再听到袁飞燕的话,面色也不太好看。

    英言修素来是个怜香惜玉的人。跟他一起游湖对弈抚琴散步游玩过的小姐,不胜枚举,只要知情识趣,不纠缠他,再见都是朋友。因此他才得了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名。

    白妍歆自认为,去年跟英言修的结识很愉快,再见不难,谁知被拒绝了,现在才知道原因。

    英言修的爱慕者都有个共识,他并没有偏爱任何一个女人,因此,她们都有机会。

    但当有个特别的人出现,事情就变了。

    刚刚还剑拔弩张的袁飞燕和白妍歆,突然姐俩好,坐在一块儿又聊起来。

    小四心道不好,他可能闯祸了,好说歹说把画像要回来销毁,怕被责罚,没敢告诉英言修。

    两日后,墨云国皇室的队伍抵达红岩城,住进墨云国驿馆。

    太子之战,就在五日后。白羽国皇室将接风宴定在了太子之战的前夜。

    自从楚明泽以“墨锦夜”的身份回归,墨云国很快传开,天下第一美男子该是他们的太子。

    因此,白羽国的百姓也在期待,都想看看墨云国的太子是何等绝世姿容。

    结果,不仅以往喜欢到处转悠的英天国太子这次低调异常,墨云国的太子自从进了驿馆,也不曾出来过。

    原本关系紧张的两国皇室,这次聚集到红岩城,却出乎意料地平静。

    到红岩城的次日,墨蔚接到一个帖子,白羽国八公主邀请她到茗香居一叙。

    茗香居是红岩城最高档的茶楼,而白妍歆是跟英言修约会过的女人。传闻中,只要与英言修接触过的姑娘,都会不可救药地爱上他。

    “主子,这怕不是好宴。”玉魅皱眉说。她戴了半边面具,衣着也保守许多,因为左脸意外受伤毁容了。但墨蔚和玉魅都知道,那绝对不是意外,是来自贺凛的报复。但墨蔚并不想因为一个下人,再招惹贺凛。

    “不论如何,我才是英言修的未婚妻,一个即将亡国的白羽八公主,我不去,倒是丢了面子。”墨蔚轻哼了一声,把帖子扔下。不过在提到“未婚妻”三个字的时候,她眼中分明是怒色。

    墨蔚见过英言修,谈不上爱慕,但如果嫁给英言修,不仅可以大大满足她的虚荣心,也可以大大满足她的野心,那样她就有可能跟英言修一起,成为天下之主!

    所以,内心深处对这桩联姻,墨蔚本是乐意并期待的。可英言修的那封信,让她感觉尊严受到了侮辱。

    拜墨凤琉所赐,墨蔚很早就知道,多情的男人,才最无情。英言修跟墨凤琉并不是一种人,但他绝对比墨凤琉更绝情。墨蔚不想为一个对他不屑一顾的男人,赌上自己的一辈子。

    不过,她不介意,先享受一下英言修的未婚妻给她带来的优越感,尤其是在英言修的爱慕者面前。

    当日下晌,墨蔚带着玉魅,如期赴约,在茗香居见到了白妍歆,她身旁还有曾经刺杀过墨蔚的袁飞燕。这倒是让墨蔚有些意外。

    “袁小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墨蔚依旧做男装打扮,似笑非笑地看了袁飞燕一眼。

    袁飞燕今日倒是反常,很平静,竟然对墨蔚笑了笑:“墨云国的九公主……哦不,该叫九公子,以前的事,多有得罪,请不要介意。”

    袁飞燕的态度,让墨蔚更觉怪异。

    “找我何事?”墨蔚落座,神色淡淡地问。

    “先请你看一幅画像,我们再谈。”袁飞燕说着,打开一个卷轴。

    墨蔚不明所以,只见卷轴徐徐展开,是个青衣女子,她尚未看到女子的容貌,门突然被人踹开了!

    一身紫袍的英言修面无表情地走进来,袁飞燕脸色有些不自然,匆忙收起那幅画像,但已经晚了。

    英言修夺过去,打开看了一眼,画像在他手中变成了齑粉。他扬手,狠狠地抽了袁飞燕一巴掌:“给你脸,你偏不要脸!滚!”

    袁飞燕眼圈红红的,捂着脸跑了。

    白妍歆神色尴尬地站起来,扯出一抹勉强的笑:“英太子,今日的事,不是我……”

    “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让你从这世上消失!”英言修冷声说。

    白妍歆神色一僵,低着头,提着裙子匆匆忙忙地走了。

    英言修的目光落在墨蔚身上,墨蔚面色平静:“我是被那两位叫来的,尚且不知道她们寻我是为何,那幅画像也没看到人脸。”

    墨蔚话音未落,英言修甩袖离开,从头到尾,只冷漠地看了她一眼,连听她说话的耐心都没有。

    终归还是有期待,墨蔚的脸色也难看起来,腾得一下站起来:“回去!”

    小四这日起从英言修身旁消失了。准确来说,是原来那个小四消失了,新的随从,依旧叫小四。

    墨蔚在红岩城大街上逛了一会儿,就回驿馆去。

    来找楚明泽的时候,楚明泽正在喂小傲月吃糖糕,是让人专门买来的白羽国特产。小傲月嘴角沾了一点糖汁,楚明泽微笑着拿帕子给她轻轻擦去。

    看着楚明泽对女儿温柔可亲的样子,墨蔚只觉得这个人更恐怖。因为对任何人都绝情的人,是本身有问题。这种明明冷血,却又有在乎之人的人,才是极端的理智。

    “什么事?”楚明泽抬头看了墨蔚一眼,神色淡淡地问。

    “九姑姑。”小傲月甜甜地叫了一声。

    墨蔚微笑,让玉魅把带回来的两个盒子放在桌上:“刚刚出去,随便逛了一会儿,给月儿买了礼物。”

    shu29.cc

    “什么事?”楚明泽再问。

    墨蔚摆手让玉魅出去,她看着楚明泽说:“是白羽国八公主白妍歆约我出去,她跟英言修的师妹在一处等我。那个女人你知道的,贺老师弟的女儿,英言修的影子,去年曾出手刺杀过我。”

    “她们为何寻你?”楚明泽问。

    “在她们尚未说明找我何事的时候,英言修闯进去,打了他师妹,骂了白妍歆,没有理会我。”墨蔚说,“不过那两个女人,原本打算给我看一幅画像。画像上是个女人,但我还没看到脸,英言修就把画像毁掉了。我猜,这回让那两个女人凑到一块,还心平气和像是打算拉我做同盟,可能是因为英言修有了真正的心上人。”

    “那又如何?”楚明泽反问。

    “大哥,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要我们查清楚那个女人是谁,抓到她,就掌握了英言修的软肋!”墨蔚神色认真地说,“在这之前,他没有任何弱点,连疑似都没有!”

    “你是不是觉得,太子之战,我一定会输?”楚明泽捏了捏小傲月的小脸儿,把她放下,让她到内室去找完颜幽。

    墨蔚沉默片刻之后说:“大哥你要听实话,我只能说,是。虽然你是习武奇才,被贺老收为徒弟,但时间太短,对上英言修,没什么胜算。这种比试,也不会允许用毒。”

    “是么?那等我输了再说。”楚明泽微微摇头,“你并没有看到完整的画像,现在想再多也无用。如果你猜测是真,英言修有了在乎的人,知道你们这些女人会盯上,他接下来更不会让那人暴露在你们面前。”

    “我看那个袁飞燕,是不会安生的。”墨蔚说。

    “那是她的事。”楚明泽说,“不要节外生枝。如你所言,英言修也并不想娶你,这门亲事,变数很多,你大可静观其变。”

    “大哥言之有理。”墨蔚点头。话落意识到,她好像不知不觉开始信任这个假的墨锦夜,这很危险……

    英言修原本要赶走袁飞燕,不过因为他的师父,也就是袁飞燕的父亲来了,事情便不了了之。

    五月十三日,快到晌午时,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

    后日是两国太子之战,城门口人来人往,多是前来凑热闹的,不乏江湖人士。

    其中有一对父女,父亲一手撑着大伞,一手握着马缰,身前坐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娃,混在一个江湖门派后面,连搜查都没有,就进了城。

    “哎!看那儿!马上,有个孩子!”

    “你瞎啊?那是个小丫头!主子让咱们盯的是个男娃!一个女人带着男孩!”

    “哦。”

    以上是城门附近两个英言修属下的对话。

    “父女俩”就是叶翎和叶尘。

    来到红岩城,一进城,叶翎专门看了一下附近的树,并没有看到任何南宫珩留下的标记,心知要么是他们来早了,要么南宫珩他们遇到了别的事,应该不在城中。

    不过既然来了,自然要留下,因为有事可做。

    城中大部分客栈都已住满,问了几家都没房间,正要往下一家去的时候,碰上一个被江湖人士撞倒的老者倒在雨中,叶尘连忙跑去扶。

    那老者扭了脚,叶翎帮他正骨,很快就没事了。老者感激,得知叶翎和叶尘是来寻亲的,就说城中今日来的外地人,很多都找不到住处,热情邀请他们到家里去落脚。

    于是,叶翎和叶尘最后没有住客栈,跟着去了老者家中。而当夜,英言修就让他的属下查遍了城中每家客栈的住客,当然一无所获。

    这是个普通的百姓家,条件不好也不坏,只两个老人,说儿子原来当兵的,现在在宫里当差,十天半月都不见得回来一回。

    “马爷爷,墨云国的太子和英天国的太子都来了吗?”叶尘问。

    老者乐呵呵地点头:“都来了好几日了,在驿馆,没见出来过。”

    “哦,这个样子啊。”叶尘点头。

    叶翎要给钱,两个老人家不要。老妇人给他们做了好吃的饭菜,很是喜欢叶尘的样子。

    午后雨停,天气放晴,湛蓝无云。

    叶翎带着叶尘出去逛街,很快就打听到,墨云国的太子带着太子妃和女儿一起来的。

    叶翎买了许多肉菜回来,两个老人家都说让她破费了。

    回到房间,关上门,叶尘开心地说:“幽姑姑和小月儿妹妹在这儿!先把她们救出来!shu17.cc”

    叶翎若有所思:“得想个办法,解决楚明泽。咱们俩,有点势单力薄,不能轻举妄动。”

    “对待坏叔叔那种总是喜欢抢别人东西的人,就要当众拆穿他的假面,让他无所遁形!”叶尘握着小拳头说,“这样墨云国的人就不会放过他!都不用我们出手!”

    “可到时候,楚明泽如果有危险,你幽姑姑和小月儿也不安全,得想好退路。”叶翎微微摇头。

    叶尘眼睛一亮:“有啦!拆穿坏叔叔是假的,然后让真的出现取而代之不就好了!”

    “宝宝是说,我假扮你小姨父?”叶翎挑眉。

    “小姨父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小姨先把小姨父应得的东西,全都拿回来!解决掉坏叔叔,后日太子之战,小姨用小姨父的身份,把那个英天国的花孔雀,打得满地找牙!嘿嘿!”叶尘小脸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