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叶白风雪〕〔废婿归来〕〔陈华〕〔诛天魔种〕〔都市之无敌至尊〕〔桃源小圣手〕〔帝国总裁小娇妻〕〔御守成神〕〔我的师傅是谪仙〕〔打卡十年灵气复苏〕〔弃婿当道〕〔四福晋她成了京城〕〔暴君的小团宠又娇〕〔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靠算命爆红星际〕〔恋爱流怪谈游戏〕〔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哈利波特之血脉巫〕〔炮灰修真指南〕〔农门肥千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95.南宫朗之死,六六六
    南宫雯捧着一束花,走进七夜宫,就见叶尘正在院子里舞剑,哑奴在旁边指点。

    看叶尘小小年纪,一招一式都颇有武者风范,南宫雯笑着夸了一句:“尘儿好厉害!”

    一套剑法打完,叶尘收剑,先问哑奴:“哑爷爷,我打的有问题吗?”

    哑奴乐呵呵地摆摆手,又点点头:好,很好!

    叶尘跑来南宫雯身边,看着她手中的花,笑嘻嘻地问:“八姑姑,这是送我的吗?”

    南宫雯把花递给叶尘:“嗯,送你了!”

    “真好看,我跟小哲弟弟在御花园都没有看到这种花呢!”叶尘说。

    “这是我从别处摘的。”南宫雯没跟孩子说这是年廷勋送她的。

    叶翎和冰月正在包饺子,南宫雯加入,让叶翎教她,很快就学会了。

    南宫雯问能不能多包一些,等她回去,带给年氏吃,叶翎欣然答应,还问了年氏的口味,又专门做了素馅儿的。

    饺子出锅,先派人分别去给南宫御和年氏送了些,之后他们才开饭。

    “七哥,你当太子了,以后跟七嫂就不走了吧?”南宫雯问南宫珩。

    南宫珩摇头:“不一定,看情况吧。”

    “希望你们不要走了,一家人在一起才好。”南宫雯说。

    “八姑姑,你可以跟我们去西夏呀!”叶尘邀请南宫雯。

    南宫雯笑了笑:“我好想去,可是……希望以后有机会吧。七哥,七嫂,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过些日子,就要成亲了。”

    南宫珩愣了一下:“什么情况?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跟谁成亲?”

    “七哥你总不在家,当然不知道了。”南宫雯微笑,“跟表哥,就是你们天天见到的那位侍卫统领。”

    “年廷勋?”南宫珩皱眉,“你怎么看上他了?”

    “七哥觉得表哥有哪里不好的?”南宫雯问。

    南宫珩摇头:“没有,我跟他不熟。”

    从出生到十岁,南宫珩在年氏膝下,不过年氏几乎没有带南宫珩回过年家,南宫珩跟年家的人根本没什么接触。十岁之后,是南宫珩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他被关了四年,出来就开始到处流浪。

    “我知道。”蒙璈开口说,“廷勋原本在北部边关驻守,实力不错,心性能力都很出色,打北疆的时候,他在我麾下,有勇有谋。去年才被皇上召回,在宫里当了统领。”

    “恭喜八妹,你不是想当将军夫人吗?也算如愿以偿。”叶翎笑说。看来是年廷勋之前一直在军中,回来了之后,表哥表妹相处擦出了火花。虽然叶翎不认同近亲成婚,但这种事很普遍,她管住自己家孩子就是。

    “谢谢七嫂。母后说,我嫁到别人家,她不放心,我觉得表哥挺好的。”南宫雯面色有些羞赧。

    “恭喜八姑姑!到时候我跟妹妹要去喝喜酒哦!”叶尘很开心地说。

    南宫雯在七夜宫吃过饭,又跟叶尘玩了一会儿,要走的时候,叶翎说去送她。

    结果刚出七夜宫,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见叶翎和南宫雯,立刻上前拱手行礼:“参见太子妃,八公主。”

    是年廷勋。

    南宫雯问:“表哥,你怎么在这儿?”

    “属下巡逻到此处。”年廷勋说。

    “那你接着巡逻去吧。”南宫雯说。

    年廷勋神色认真:“护送八公主回宫,也是属下分内之事。”

    南宫雯心中甜蜜:“我看你是假公济私!”话落意识到叶翎在旁边,伸手挽住了叶翎的胳膊,“七嫂,你说好送我的,我们走吧,不管他。”

    “护花使者都来了,不打扰了。”叶翎笑了笑,转身回七夜宫去了。

    “八公主,请。”年廷勋语带笑意。

    南宫雯手中提着一个小食盒,是最后又煮的一碗饺子,她说要带回去当宵夜。

    “拿着。”南宫雯把食盒递给年廷勋。

    年廷勋接过去,南宫雯往前走:“那是我的宵夜,我怕胖,不想吃了,赏你了。”

    “多谢八公主,不过八公主太瘦了,多吃些才好。”年廷勋连忙跟上。

    “油嘴滑舌。”南宫雯嗔了年廷勋一眼。

    “天地良心,真心话。”年廷勋笑意温和。

    “你要好好教我武功,尘儿都比我练得好。”南宫雯说。

    年廷勋点头:“属下遵命。”

    这边叶翎回去,还跟南宫珩说:“公主和侍卫统领,表兄表妹,看起来很般配。”

    南宫珩没说什么,年氏自己娘家的外甥,想必她是很满意的。

    隔了一天,“寻踪蝶”养好了。

    叶翎想过可能会失败,因为这是第一次养,不过结果还不错。

    那么问题就是,这东西,下在谁身上?

    “我来!”蒙璈说,“你们在家,我去追南宫朗。”

    南宫珩摇头:“还是我来吧。”

    很多事,南宫珩和叶翎可以做的,不想让朋友去冒险,因为真的有危险。而客观来说,南宫珩武功最强,医毒最强,他也的确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只是,不舍,也不放心家里。

    叶翎蹙眉思索片刻之后说:“那就阿珩去吧。抓住南宫朗,对我们来说是很关键的突破口。”因为六皇子府的替身“南宫烨”有很大的可能是死士,但南宫朗不像死士,有些东西,或许只能撬开他的嘴才知道。

    “我怀疑楚明泽在晋阳城,做个障眼法吧。我离开,让天枢假扮我待在宫里,蒙蒙不要再出现,暗中行事。如果楚明泽有眼线,认为是蒙蒙走了,我还在,应该不敢轻举妄动。”南宫珩说。

    “就这样做。”叶翎点头,“有我在,阿珩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还有哑叔呢。”

    “小孩子回避一下。”南宫珩捏了一下叶尘的小脸。

    叶尘摇头:“我不!我要看看小姨和小姨父打算做什么?这个虫子,是毒药吗?”

    哑奴对着叶尘摆摆手,要抱他走,叶尘不肯,说他不怕。

    “宝宝等会给我一个抱抱。”南宫珩笑着说。

    撸起袖子,露出胳膊,叶翎拿了一把用酒烫过的尖刀,在南宫珩手腕上快速划开了一个口子。

    血珠渗出来,叶翎把蛊虫放上去,立刻消失了。

    南宫珩闷哼一声,额头冒出了冷汗,一瞬间,钻心疼!

    叶翎握住南宫珩的手,凝神看着,南宫珩的伤口不再流血,伤口周围,渐渐浮现出暗色的纹路,约莫过了一刻钟之后,出现了完整的蝴蝶形状。

    南宫珩闭上眼睛,感觉“蝴蝶”在动,薄唇轻启:“就是在南边。”

    “可东边不也有海吗?南宫朗想跑,为什么一定要往南走?”冰月不解。

    “南宫朗离开的一个重要目的是,掩护楚明泽,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时间长一些。若是我们追到东部海域,很快就会放弃了,往南走,一来一回,可以给楚明泽争取很多时间。他怕是算到了阿珩会去。”叶翎说。

    “那还伪装吗?”冰月问。

    叶翎点头:“我们做该做的事,谨慎些总没错。”

    “小姨父,还疼吗?”叶尘伸出小手,摸了一下南宫珩的手腕。

    南宫珩摇头:“没感觉了。”

    叶尘扑到南宫珩怀中,抱住他,小手在南宫珩身上拍了拍:“小姨父辛苦了!”

    南宫珩眸中满是笑意:“嗯,我要离家出走,宝宝照顾好你小姨和妹妹,知道吗?”

    叶尘拍了拍小胸脯:“小姨父放心吧,我会的!若是坏叔叔来了,我一定给他好看!”

    是夜,冰月抱走了晚晚,南宫珩跟叶翎告别的方式就是来了一场激情四射的运动。

    半夜,南宫珩悄无声息地离开,只带了玉衡一个随从。

    清早叶翎起床,身边的被子都是凉的,微微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额头,告诉自己,打起精神来,男人不在,她当家了。

    天枢假扮的南宫珩住进了七夜宫,负责守门。

    蒙璈依旧盯着六皇子府,但是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假如楚明泽是南宫烨,看样子未必还会回来,但监视不能松懈。

    南宫烈下葬那天,叶翎和“南宫珩”带着叶尘去了。

    叶尘见南宫哲眼睛红红的,跑过去安慰他,跟他说,过两天就教他轻功,让他不要伤心了。

    至于南宫御说要把皇位传给南宫珩这件事,父子俩说好了,再过一段时间,南宫珩说他有事要做。不过南宫御并不知道南宫珩离开。

    南宫珩走后,叶翎没有再出过宫。之前怀孕生娃做月子,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修炼了。如今还得喂奶,不能闭关,但叶翎依旧抓住一切空闲的时间继续修炼。既然没线索,也不用想太多,更不能没事找事,提升实力才是正经。

    叶翎所练的玄阴心法是秦徵当初送给她的,后来秦徵说,这是他从他的老家那边偶然得到的一本神功秘籍,低阶看起来或许平常,但到了一定境界,威力不可估量。

    叶翎如今修炼,本就是事半功倍的,因为她有从虞天那里抢来的一甲子内力加持,只是需要时间,也需要巩固。一旦修炼起来,应该注意的不是速度迟缓,而是太快了容易出危险。

    南宫珩临走前,还专门叮嘱叶翎,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要再做突破身体极限,拼尽全力的那种事。那次叶翎用上了无法掌控的内力,差点把自己的命给玩没了,南宫珩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

    六月过去,早晚凉爽起来。

    叶翎再次收到了从西凉城送过来的信。不只有叶缨写的,还有明氏给叶尘写的,如意给冰月写的,还有一封,苏棠给蒙璈写的。

    叶缨照旧询问叶翎这边的情况,以及他们何时能回去。写信的时候,应该还不知道南宫珩当东晋太子的事。

    明氏给叶尘写的信,满满的都是思念和嘱托。

    如意给冰月写的,说家中一切安好,孩子也很好,让她不必担心,好好照顾叶翎和孩子。

    至于苏棠给蒙璈写的,画风是这样的……

    “小混蛋你怎么回事?你唯一的宝贝外甥就要出生了你这个当舅舅的竟然不回家?你以为你姐姐很想你?告诉你,你错了!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被逐出家门了,你姐姐不想你,我也不想你,我儿子苏小糖以后不让你抱!等苏小糖娶媳妇儿,舅舅还是个光棍儿,丢人不丢人?啊?你说丢人不丢人?!一个意思,娶不到媳妇儿,别回家,回家我就揍得你满地找牙!哈哈哈哈,我儿子苏小糖要来啦!保佑他长得像我,绝对不能像你,不然我揍你!”

    蒙璈看信的时候,嘴角抽搐,看完之后递给了冰月。

    冰月接过去,有些无语地看完,又还给蒙璈:“你姐夫有狂躁症。”

    “他说我不娶媳妇儿,就不让我进家门。秦暖暖,你说怎么办?”蒙璈问冰月。

    冰月摇头:“跟我有关系?”

    蒙璈求助的眼神看向叶翎,叶翎唇角微勾:“跟我有关系?”她男人不在,若是蒙璈和冰月突然热恋,岂不是让她天天吃狗粮?不好不好。蒙冰冰接着当光棍儿,简称冰棍儿……

    叶翎摇摇头,发现自己也是真无聊,起身去给晚晚喂了奶,接着修炼去了。

    七月初七,乞巧节,赐婚圣旨到了年家。

    年廷勋接旨时,当众发誓,此生唯南宫雯一个,若有违誓,天打雷劈。

    婚期就定在了金秋八月,南宫雯请叶翎帮她设计嫁衣。

    叶翎欣然答应,花了两天时间,给南宫雯画了一张嫁衣的设计图纸,其中很多小细节,都画得很清楚。

    南宫雯很是喜欢,交给了宫中的御衣阁赶制嫁衣。

    南宫珩离开晋阳城后,日夜兼程,全速追赶南宫朗。虽然中间有三天的时间差,但南宫朗当时受了重伤,有人带着,速度也不比南宫珩。

    半月时间过去,南宫珩身在南宋,已经靠近了千叶城,能感觉到,距离南宫朗不远了。不过一旦出海,想要抓人,就难了。

    南宫朗在半月之前发现自己手腕上多了一枚“蝴蝶”,如楚明泽所言,一模一样。这东西是解不了的,除非南宫珩死了。

    为了赶路,南宫朗并没有时间好好养伤,此时,他已经在远离千叶城的船上了。

    “闻老,若是把我的手腕断了,是不是南宫珩就找不到我了?”南宫朗问闻老。

    白须白发的老者驾船急速往前,闻言摇头说:“没用。”

    南宫朗神色有些担忧:“三日时间……我总觉得南宫珩快要追上来了。到时候若是我再落入南宫珩手中,阿泽要救我,就不容易了。”

    闻老神色淡淡地说:“主子自有定夺,不必担忧。”

    “也或许不是南宫珩亲自来追。”南宫朗自言自语,“毕竟他夫人孩子都在晋阳城。也不会是叶翎,她女儿才几个月大,离不开。只要是别人,对咱们都构不成威胁,到时候,除掉就是,而后回晋阳城去找阿泽。我有些担心阿泽。”

    闻老没说话。

    夜幕降临,一叶小船离开千叶城南岸,如离弦的箭一般,往南疾行。

    又过一天一夜,玉衡眼眸微缩:“主子,在前面!”

    南宫珩看着视线中出现的黑点,继续追。

    南宫朗回头,看到视线中放大的船,神色一变:“闻老,有人追来了!”为了加快速度,出海的时候没有带死士,只他们两人。南宫朗已经能看到后方船上站立的两道身影,但无法分辨是谁,因为南宫珩和玉衡都戴着面具。

    闻老继续往前,约莫一刻钟之后,南宫珩的袖箭射出,瞄准闻老的心口。

    闻老侧身避开,回头对着南宫珩露出一抹冷笑,伸手抓起了南宫朗!

    南宫朗以为,闻老是要带着他跳海逃生,神色急切地说:“快走!好像是南宫珩!”

    结果下一刻,闻老的剑,从南宫朗后心穿透了他的身体!

    南宫朗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闻老:“你……你做什么?”

    “五皇子若是真为主子好,便安心去吧。”闻老在南宫朗耳边阴恻恻地说着,举着南宫朗的身体挡在自己面前,纵身跃入了海中。

    片刻后,南宫朗浮出海面,浑身是血,被玉衡捞上来,已经奄奄一息了。

    “楚明泽变成了谁?”南宫珩俯身,看着南宫朗冷声问。

    南宫朗嘴唇青紫,显然身中剧毒,吐出来的血都是黑的,他看着南宫珩,微不可闻地说了一个字:“六……”话落,脑袋一歪,断了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大周仙吏〕〔在港综成为传说〕〔穿梭在轮回乐园〕〔高人竟在我身边〕〔剑来〕〔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级系统:一元秒〕〔红衣罗刹〕〔仙人弟子在人间〕〔第一战神杨风〕〔乡下女婿〕〔我竟然死了300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