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等一等〕〔我的细胞监狱〕〔我和二哈共系统〕〔1018〕〔泰坦无人声〕〔锦瑟无央〕〔灵气复苏之空间杨〕〔年侧福晋又开撕了〕〔西游之绝代凶蟾〕〔叶辰叶萌萌苏雨涵〕〔仙尊奶爸叶辰叶萌〕〔肖阳叶云舒〕〔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王者巅峰〕〔反派她换人了〕〔华娱之昊〕〔御剑人间〕〔将军我可以〕〔苏云花狐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94.花瓶当太子,八妹的未婚夫
    大雨下了一整夜,清早才停。

    空气清新,朝阳如金。

    叶翎醒来的时候,南宫珩已不在身边。她躺在床上,把最近几日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对于楚明泽是南宫烨这件事,依旧无法确认,因为存在别的可能性。

    假如楚明泽跟南宫朗和南宫烨这对孪生兄弟根本就不是同生之人,这两人都是他的棋子的话,南宫朗暴露后,六皇子府中的替身南宫烨未尝不会是楚明泽新的洗白身份的手段。

    兄弟连环套,虽然复杂,但不是没可能。

    叶翎舒了一口气,这一局的确刚刚开始,不能懈怠,不能掉以轻心,更忌讳想当然。接下来的目标,盯紧“南宫烨”,抓住南宫朗。

    楚明泽有野心,有欲望,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等得了一时,等不了太久,一旦他动了,就会露出马脚。

    叶翎起身出去,就见七夜宫的正厅里,南宫珩躺在地毯上,叶尘和晚晚都在他身上玩儿,冰月在摆饭,哑奴进门,手中捧着一大束还带着露水的鲜花,跑到了叶尘和晚晚跟前。

    晚晚喜欢鲜亮的颜色,开心地挥舞着小手,叶尘摘了一朵嫩黄的小花儿,插在了晚晚耳后,拍了一下小手:“妹妹最可爱!”

    “我也要。”南宫珩开口求花戴。

    哑奴笑得见牙不见眼,叶尘嘿嘿一笑,从哑奴手中精心选了三朵花,趴在南宫珩身上,给他头上戴,晚晚也爬过去,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

    “好啦!”叶尘把花戴好,欣赏了一下,拉着晚晚的小手问,“好看吗?”

    晚晚笑嘻嘻地挥舞了一下小手,一巴掌拍在了南宫珩脸上!

    南宫珩脑袋一歪,眼睛一闭,装死……

    “小姨父好娇弱!妹妹,我们不跟他玩儿了!”叶尘抱起晚晚就想走。

    南宫珩闭着眼睛,长臂一伸,把俩娃都捞了回来:“不跟我玩儿?我偏要跟你们玩儿!”

    “小姨父你是三岁吗?”叶尘表示他家小姨父先前自闭都是装的吧?如今怎么比曾经还幼稚?

    “说多了,我两岁。”南宫珩唇角微勾。

    叶翎洗漱过,在桌边坐下,就见冰月一直在笑:“妹妹,师兄真是越来越幼稚了。”

    叶翎看着正跟孩子们玩闹的南宫珩,笑了笑说:“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最初认识的时候,叶翎管南宫珩叫变态,幼稚鬼,神经病。在一起之前,南宫珩干过的抽风事多了去了。

    经历过之前断情蛊的一年,又过了半年的恢复期,真正的南宫珩已经回来了,只是终究不比曾经那样无忧无虑的样子。倒也正常,如今他已为人夫,为人父,也算上有老下有小,敌人总不消停,他现在有成熟稳重的一面,也还有乐观快乐的一面,挺好的。

    蒙璈不在,去跟玉衡交接监视六皇子府了。

    “哑叔,师兄,尘儿,吃饭了。”冰月把碗筷放好,叫他们过来。

    哑奴去找了个花瓶,把采回来的花插进去,放在窗台上,然后去洗了手过来坐着。

    南宫珩带着俩娃洗了手,抱着小的,背着大的,到叶翎面前,对着叶翎眨眨眼:“小叶子,好看吗?”

    叶翎看着南宫珩头顶插的三朵花,点点头说:“今日你独领风骚。”

    哑奴和冰月以及叶尘都乐不可支,南宫珩很淡定地坐下,反手抓着叶尘的后领,把他放在旁边位置上。

    叶尘很开心地说:“小姨父这叫……人比花儿娇。”

    哑奴竖起大拇指:小主子说得好!

    刚吃过饭,大皇孙南宫哲又跑来找叶尘玩儿。叶翎让叶尘跟着南宫哲出去玩儿了,哑奴拿着叶尘的玩具乐呵呵地跟在后边。

    冰月在照顾晚晚,南宫珩和叶翎又换了素衣,出宫去太子府,吊唁南宫烈。

    不过是形式上面的事情。虽然南宫烈与应敏儿的事被封锁了消息,外人并不知晓,但南宫御安排,南宫烈的丧事一切从简,会尽快下葬,他的三个儿子都还小,很多事不让他们参与,也是出于安全考虑。

    南宫珩和叶翎到太子府,碰上了“南宫烨”和应婕儿夫妇。

    “南宫烨”见叶翎,脸色有些挂不住。前日他们撕破脸,叶翎还把他给打了。

    作为一个替身,叶翎只能说,这个“南宫烨”很入戏。

    “五哥呢?”“南宫烨”压低声音问。

    叶翎神色淡淡地反问:“我还以为六皇兄会更关心五嫂的情况,你说呢?”

    “南宫烨”面色一僵。应婕儿听到应敏儿,瞬间沉了脸,转头就走。看样子,应婕儿对“南宫烨”是真心,恨应敏儿更是真心,又是一个被欺骗的可怜女人。不过也或许应婕儿跟这替身“南宫烨”是一路的。事实如何,犹未可知。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南宫烨”冷声问。

    “六皇兄,没找你麻烦,你就消停点儿吧。密道的那点事,我们已如实禀报父皇,你再没完没了,就不只是受罚这么简单了!”叶翎话落,拉着南宫珩进了南宫烈的灵堂。

    回头,就见“南宫烨”脸色难看地快步离开了。

    吊唁过南宫烈,南宫珩和叶翎没有立刻回宫,而是去了城郊清林寺所在的那座山。

    到山顶的时候,太阳已升起很高,穿云破雾,暖洋洋的。

    清林苍幽,鸟语花香。

    昨夜下的大雨,冲刷了山顶上人留下的痕迹。南宫珩和叶翎只是为了看一下当初南宫朗被救走,离开的路。

    悬崖上原本有长长的藤蔓,但被人砍断了。

    南宫珩和叶翎不想回城找绳子,干脆找了些藤蔓植物,坐在悬崖上编了一根很长的绳子。

    固定好之后,南宫珩先下去,叶翎在上面,看着南宫珩的身影越来越远,消失在薄雾之中。

    没过多久,绳子晃了三下,表示下方安全,叶翎攀援着快速下落,距离底部还有一段距离,叶翎纵身跃下,被南宫珩抱住了。

    两人沿着远离晋阳城的方向走,进了一片密林后,发现了一些痕迹。

    “这里。”南宫珩叫叶翎过去,两人看着一棵树上已经干涸的暗色血迹。

    “在这里停留过。”叶翎往旁边看,在树下没有被雨打湿的地方,发现两根雪白的头发,神色莫名,“那天跟我们交易的那个白发老者,该不会就是楚明泽本人吧?”

    南宫珩皱眉,想起那晚的情形,点头说:“有可能。”

    “楚明泽应该能猜到我们养了寻踪蝶,南宫朗此时很可能在去往南方出海的路上。”叶翎看向了南边,“但是楚明泽,一定还在晋阳城。”

    “回去吧。”南宫珩握住叶翎的手。

    两人现在只能等,后日寻踪蝶养成之后才能去找南宫朗,一时倒也没什么着急的事,就慢慢地走着回去。

    “阿珩,有个问题,南宫烈死了,父皇会把皇位传给谁?”叶翎突然想起,就问南宫珩。

    南宫珩不甚在意地摇头:“反正不是我,老南知道我没兴趣。他现在又不老,过个十年,把皇位传给小哲好了。”

    叶翎点头:“也是个办法。”

    回宫的时候,已经是下晌了,两人找了一家酒楼吃的饭。

    冰月一见他们,都怒了:“你们俩是不是把孩子忘了?”

    叶翎弱弱地抱着晚晚喂奶去,南宫珩轻咳两声:“我跟小叶子有正事要做,一时没想起来。宝宝呢?”

    “小姨父!”

    “七叔!”

    叶尘和南宫哲一前一后冲了进来,扑到了南宫珩身上,哑奴乐呵呵地跟在后面。

    “哑爷爷带我们玩儿飞飞,从藏书阁上面飞下来!”叶尘开心地说。

    南宫哲扯着叶尘的衣袖:“尘哥哥,你答应教我轻功的,不能食言!”

    “那你叫我师父才行!”叶尘一脸傲娇。

    “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南宫哲眼巴巴地问。

    “改日吧。”叶尘扬起小下巴。

    南宫珩送南宫哲回坤泰宫,刚出七夜宫,就碰上了侍卫统领年廷勋。

    年廷勋恭敬行礼:“参见太子殿下。皇上在御书房等候,请太子殿下过去一趟。”

    南宫珩皱眉:“什么太子殿下?”

    “今日早朝,皇上已宣布,立夜王殿下为太子。”年廷勋恭声说。

    “七叔,皇爷爷在等你,让表叔送我吧。”南宫哲放开了南宫珩的手,跑到了年廷勋身旁去。年廷勋是南宫哲的表叔,也是他的舅舅。

    年廷勋抱起南宫哲,对南宫珩点点头,大步离开。

    南宫珩往御书房去,到门口,老太监禀报:“皇上,太子殿下到了。”

    南宫珩进门,就见南宫御放下手中的奏折,抬头看他:“小七跑哪儿去了?”

    “老南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就让我当太子?”南宫珩没好气地问。

    南宫御轻哼了一声:“怎么?你是我儿子,我让你当太子你还不乐意?”

    “直接册封小哲当皇太孙不就好了!”南宫珩摇头,“我不想当太子!”

    说实话,南宫珩和叶翎都没想过这事,毕竟南宫珩不是南宫御的亲生儿子。

    “你真不想当太子?”南宫御皱眉。

    南宫珩点头:“真的!”

    “那……也好,我直接把皇位传给你,你就不用当太子了。”南宫御微微点头,“这样更好。你上月还说,建议我早日退位,安享晚年,我觉得也是时候了。”

    “老南!你还年轻着呢!”南宫珩拍桌子。

    “小!你也不小了!”南宫御也拍桌子。

    “我不想当皇帝!”南宫珩再拍。

    “我也不想当皇帝了!你看着办!”南宫御轻哼了一声。

    父子俩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肯让步。

    “老南,事关重大,该从长计议。”南宫珩叹了一口气。

    “事不延迟,该当机立断!”南宫御摇头,“小七啊,你才是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人,交给你,我才能安心。”

    “那你呢?”南宫珩问。

    南宫御愣了一下,继而再次拍桌子:“我当然是跟着你和小叶享福了!你们有空多生几个娃娃,我帮你们带!越多越好!”

    南宫珩扶额,竟无言以对……

    “太子就太子,其他的过几天再说,我先跟小叶子商量一下。”南宫珩话落起身就走,到门口又回头,看着南宫御说,“老南你这回不仗义,没跟我们商量,要是小叶子不乐意,我们今天就跑路!”

    南宫御老神在在地说:“不能,小叶比你乖着呢!”

    南宫珩回到七夜宫,晚晚吃了奶又睡了,叶翎正准备去找南宫珩。

    “小叶子……”南宫珩扑到叶翎身上,闷闷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听说父皇找你?又出什么事了?”叶翎问。

    “老南太过分了!”南宫珩十分气愤。

    “父皇揍你了?”叶翎挑眉。

    “不,是我想揍他!”南宫珩幽幽地说。

    “快说,到底什么事?”叶翎问。

    “恭喜你,当太子妃了。”南宫珩看着叶翎说,“过几天就能当皇后,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啊?”叶翎很惊讶,“父皇让你当太子?”

    南宫珩点头:“老南不想干了,说要跟着咱们享清福,还说让咱们有空多生娃,他帮忙带。”

    叶翎嘴角微抽:“这个……还是算了吧。”

    “小叶子你不乐意当太子妃吧?我们去跟老南说。”南宫珩拉着叶翎就走。

    又被叶翎拽回来:“我是不乐意生娃。不过当太子妃,那就当呗,一步到位当皇后也没关系。”

    “小叶子,你真的这么想?”南宫珩神色认真地看着叶翎问。

    叶翎笑了笑:“我知道,你不是自己不愿意,是怕我不高兴,毕竟我不喜欢被束缚,而且把西夏当成家,一旦接下这边的事情,原来的自由就没了,以后也没法跟姐姐弟弟住在一起。”

    南宫珩把叶翎拥入怀中:“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做不喜欢做的事。”

    叶翎微微摇头:“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反正我们要解决楚明泽,才能安心,一时半会儿走不了。看样子楚明泽在图谋东晋的皇权,谁在那个位置上,谁就是他的目标,如此咱们最合适。父皇也是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他解决不了,所以放心交给我们。我理解他,他信任你的能力,并不在意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我们也应该担负起责任,对得起父皇的信任。而且,西夏和南宋皇室的情况摆在那里,父皇应该想过未来的事。交给我们,可以避免战争动乱,这天下一统都指日可待了。再换你一个兄弟来坐这个位置,只会产生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和纷争。大势所趋,不必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小叶子,你真好。”南宫珩轻吻了一下叶翎的额头。

    “不过这样一来,姐夫可能会把西夏国也扔给咱们。”叶翎说。

    南宫珩很淡定:“他想得美。”

    关于夜王南宫珩成为新太子这件事,从百姓的角度看,天经地义,毕竟他是如今剩下唯一的嫡出皇子。

    不过年氏一族对此有些不满。皇后年氏的兄长年庚辛知道南宫珩不是年氏的亲生儿子。

    年庚辛进宫见年氏,提的意思是,南宫哲作为嫡出的皇长孙,他们年家愿意扶持他。

    年氏神色淡淡地说:“哲儿年纪还小,皇上势必要立一个太子的。老七虽非我亲生,但从他出生到十岁,都在我膝下,我很清楚他的品性。他就是最适合当太子的人,大哥只需要谨记当臣子的本分。”

    “可……”年庚辛皱眉,“妹妹你别忘了,夜王妃是西夏皇后的妹妹,她们姐妹又出身南宋,夜王素来无心权势,若是这大任交给他,东晋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没了!”

    年氏蹙眉,沉默片刻之后说:“你能想到的事,以为皇上想不到?你能如何?扶持哲儿上位,日后跟西夏和南宋打仗吗?谁去打?东晋最出色的大将军蒙璈现在是老七的随从!大哥,我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让别的皇子上位,你我,整个年氏,都是没有活路的!”

    年庚辛连连叹气:“妹妹你真觉得,夜王会善待我们?”

    “这一点,大哥大可不必担心。”年氏神色平静地说,“不过前提是,你们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老七是无心权势,但不要小看他的实力,他天赋异禀,不管是武功还是心智,都无人能及。烈儿已经不在了,我如今没有什么奢求,只希望哲儿他们好好地长大。富贵我们已经得到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平安!”

    “罢了。你的意思我懂了。”年庚辛点头,“勋儿和雯儿的婚期,早日定下吧,娘总是问起。”

    “烈儿尸骨未寒,过些天再说。先前我跟皇上提过了,皇上说只要雯儿愿意就好。雯儿原本说只把廷勋当哥哥,最近倒是不一样了。”年氏说,“她嫁给廷勋,你们照顾着,我也能放心。”

    年庚辛离开,南宫雯从内室走了出来,皱眉问年氏:“母后,七哥不是你亲生的?”

    年氏摇头:“你不是出去了,怎么还学会偷听了?你七哥是我亲生的,你不要管那么多。”

    “七哥当太子,舅舅好像有些不甘心呢。”南宫雯说。

    “没什么,只是你大哥走得突然,有些事他们一时没想明白,不必在意。”年氏摇头,“雯儿,你跟廷勋的亲事,上回问你,你没说不愿意。母后最后问你一次,你若是愿意,就真的定下来了。”

    南宫雯脸色微红:“原先觉得表哥呆呆的,最近发现他还蛮有趣的。”

    “好。等你大哥的事情过去,我就跟你父皇提一下,让他下旨赐婚。”年氏轻抚了一下南宫雯的头发,“以后嫁了人,可不能任性了。”

    “我哪里任性了?母后可不要污蔑我。”南宫雯摇头,“七嫂说要包饺子,母后一起去吃吧?七嫂的厨艺可好了!”

    “你去吧,多跟你七嫂学点东西,别只顾着玩儿。”年氏微微摇头。

    “那我回来给母后带好吃的。”南宫雯话落,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半路碰上年廷勋,他提着一个食盒,正要往小年氏住的毓秀宫去。

    “参见八公主。”年廷勋放下食盒,拱手行礼。

    “年统领这是要去哪儿啊?”南宫雯一本正经地问。

    年廷勋神色认真:“给家姐送些她爱吃的菜。”

    年廷勋的姐姐,是南宫烈的夫人,现在是前太子妃了。

    “没我的吗?”南宫雯问。

    年廷勋摇头:“没有。”

    “走了!”南宫雯想要绕开年廷勋,年廷勋伸手挡住了她的路,手中像是变戏法一样多了一簇娇艳欲滴的花。

    “这个能吃吗?”南宫雯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表妹不是要去七夜宫吃晚饭吗?”年廷勋微笑。

    “你又知道!”南宫雯拿过那束花,闻了闻,看四下无人,对年廷勋说,“你要娶我,只能有我一个,你若是不答应,我就跟母后说,不定亲了。”

    年廷勋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南宫雯的头:“答应。等定亲的时候,我跟皇上和姑母发誓,此生唯你一人,若我做不到,就让他们把我斩了。快去吧,今夜老时间老地方,我教你武功。”

    “这还差不多。”南宫雯捧着花,脚步欢快地走了。

    年廷勋提起地上的食盒,继续往坤泰宫的方向走,片刻之后回头,看了一眼七夜宫的方向,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