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轩叶庆雪〕〔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回到九零当学霸〕〔鬼医废材妃〕〔一世独尊〕〔做个偶像好难〕〔万古第一仙宗〕〔超级豪婿〕〔穿书之许愿系统〕〔上门神豪〕〔斗罗之我的老师是〕〔快穿:女配又跪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93.应敏儿之死,南宫烨的替身
    听到冰月的夸赞,叶翎微微摇头,若有所思:“想抓到楚明泽,不容易,他不会不给自己留退路的。关于楚明泽是南宫烨这件事,当下也只是一个可能性推测,在抓到真正的楚明泽之前,都不能轻易地做出结论。”

    冰月愣了一下:“楚明泽还有可能不是南宫烨?”

    “我们猜测楚明泽是南宫烨,正是因为南宫烨跟应敏儿的关系,怀疑是替身所为,但目前,尚且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来证明。”叶翎说。

    “那假如我们找到了南宫烨的替身,是不是就能证明他是楚明泽?”冰月蹙眉。

    “看情况再说。准确来讲,南宫烨是我们在南宫朗之后,锁定的最大的嫌疑人,但跟楚明泽打交道,必须想到所有的可能性,在没有切实的证据时,切忌想当然。”叶翎微叹一声,“那个贱人,为了对付我们,可是煞费苦心。这一局,才刚刚开始。”

    冰月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你们都好恐怖!不,是楚明泽好恐怖,妹妹你好厉害!在你们面前,突然感觉自己好天真!”

    叶翎摇头失笑:“姐姐累了一天了,跟蒙蒙去休息吧。”

    “我还行,撑得住,这不算什么。”冰月摆摆手,又指了一下应敏儿,“她怎么办?”

    叶翎低头看应敏儿,问了一句:“你还想活着吗?”

    应敏儿目光呆滞地看着叶翎,像是在笑,更像是在哭:“你还会让我活着吗……”

    “如果你想活着,我会给你一次机会。”叶翎说。

    “不用了……我早就该死了……”应敏儿面如金纸,喃喃地说,“想起……我做的那些事……我觉得自己好恶心……我没有脸再见我爹娘……我不配活着……”

    说着,应敏儿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猛然抓住了叶翎的手,死死地盯着她说:“等我死了……把我烧了!骨灰撒在国公府花园的湖里!求你……求求你……”

    冰月拧眉,叹了一口气,她本来十分厌恶应敏儿,但是到了此刻,又觉得她实在是太凄惨。真正的贱人是南宫朗,下贱程度跟冰月最恨的如烟有得一拼,而应敏儿虽然也做了错事,但她从头到尾都是被南宫朗控制的。

    叶翎知道应敏儿撑不住了,看到她眼中的绝望,也没再救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说:“好,我答应你。南宫朗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一定会把他杀掉的。”

    应敏儿闻言,突然笑了,而后大口大口地吐血,片刻之后,脑袋一歪,断了气。

    冰月走过来,把应敏儿垂下的手放在她身上,低声说:“如果没有遇到南宫朗,她原本的人生,会很好吧。”

    叶翎微叹:“因果循环,南宫朗跟楚明泽打交道,不会有好下场的。”

    暂时没有处理应敏儿的尸体,只是冰月拿着帕子把她满是血的脸擦干净了。

    “你们先回去休息,我等阿珩回来。明日我们搬到宫里去住。”叶翎对冰月和蒙璈说。

    “我陪妹妹吧。”冰月说。

    “不用,你们去睡会儿,明日还有事情要做。”叶翎摇头。

    冰月和蒙璈出去了,叶翎拿了一块布,把应敏儿的尸体盖上,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皎洁的月亮,面色微寒,楚明泽,南宫朗,不死不休!

    南宫珩在天亮之前回来的。

    “小叶子,怎么不回房去睡?”南宫珩握住叶翎微凉的手,把她叫了起来。

    趴在窗边桌上睡着的叶翎,揉了揉额头,问南宫珩:“如何?”

    “昨夜六皇子府没有任何异常。我让玉衡继续盯着。”南宫珩说。

    叶翎靠在南宫珩胸口:“你觉得南宫烨会是楚明泽吗?”

    “我怀疑昨夜我们交易换人的时候,楚明泽也在。现在,只南宫朗和南宫烨这两条线索,都不能放过。如果南宫烨是楚明泽,有可能现在六皇子府那个是替身,真正的南宫烨还没回去,也或许在观望,等我们打消怀疑的时候再回去。如果我们动了替身,真正的南宫烨心知暴露,便会销声匿迹,不会再回来了。”南宫珩说。

    叶翎微微点头:“是这样,不过如果现在六皇子府的南宫烨是真的,是不是说明,他不是楚明泽?”

    南宫珩摇头:“不确定。如果是真的,就抓回来审审,排除嫌疑。”

    “好,那我们尽快确认吧。”叶翎说,“你先送父皇回宫,再晚该闹大了。”

    “小叶子你回去睡会儿,我们下晌再搬。”南宫珩在叶翎额头落下一吻,转身出去了。

    南宫珩送南宫御回宫,叶翎去给晚晚喂了奶,然后去睡觉,两个孩子交给了哑奴照看。

    南宫珩出宫的时候遇到了侍卫统领年廷勋。

    “夜王殿下,皇后娘娘交代过,若是王爷进宫,请务必到坤泰宫一趟。”年廷勋恭敬地说。

    “知道了。”南宫珩点头,转身去找年氏。

    年氏昨日已经把太子妃小年氏,以及太子南宫烈留下的三个儿子接到了宫里照看,也是怕他们再出什么意外。南宫烈的丧事,安排了别人在操持。

    南宫珩进门的时候,就见南宫雯正在劝小年氏吃饭。

    “七哥……”南宫雯见到南宫珩,鼻子一酸,眼睛红红的,“你可来了。”

    “八妹,大嫂。”南宫珩简单跟南宫雯和小年氏打了招呼,就跟着年氏进了内室。

    “母后,应敏儿已经死了。”南宫珩也没废话,直接跟年氏说。

    “死了好。凶手是南宫朗吗?”年氏问。

    南宫珩点头:“是他。而且应敏儿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南宫朗逼迫的。”

    年氏面色一沉:“南宫朗呢?”

    “抱歉母后,南宫朗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他事前做了安排,昨夜抓了父皇来威胁我们,我们只能放了他救父皇。”南宫珩说。

    年氏神色一惊:“你父皇被抓了?现在没事吧?”

    南宫珩摇头:“父皇没事,我进宫就是送父皇回来的。请母后放心,我有办法找到南宫朗的所在,一定把他抓回来,给大哥偿命。”

    年氏沉默了片刻之后说:“辛苦你了。我相信你,你也注意安全,看好孩子,不要被暗算了。”

    “是,多谢母后,我们今日会搬回宫里住。”南宫珩说。

    “如此甚好。”年氏轻轻颔首,“想必你很忙,去吧。我去看看皇上。”

    南宫珩点头,起身离开。

    走之前,又跟南宫雯说了几句话。

    “七哥,你跟母后和好了?”南宫雯小声问。

    南宫珩敲了一下南宫雯的脑门儿:“什么时候不好过?”

    南宫雯点头:“也对哦。七哥要吃了再走吗?”

    “不了,我们今日搬回宫里住。”南宫珩说。

    南宫雯高兴起来:“那可太好了。我都想去看晚晚,可是母后说外面不安全,不让我出宫。”

    关于楚明泽的事,南宫珩并没有跟年氏提,因为有些东西,现在尚且无法确定。南宫朗指使应敏儿勾引南宫烈,且他是杀害南宫烈的凶手这件事,是无疑的。

    南宫珩回到夜王府,叶翎还在睡,冰月做好早饭,南宫珩把叶翎叫起来,让她先吃点东西再睡,昨日就没好好吃饭。

    吃过饭,哑奴陪着两个孩子,蒙璈和冰月负责把应敏儿的尸体给火化了。

    也没带到别的地方去,就在后花园找了一片空地,堆了干柴,把应敏儿的尸体放上去。

    蒙璈点了火,他和冰月站在旁边,看着大火吞噬了应敏儿的尸体。

    “秦暖暖,你还好吗?”蒙璈问冰月。

    冰月微微摇头:“我没事,只是……希望她下辈子投胎,做个普通人,一生顺遂吧!”

    收了应敏儿的骨灰,装在一个坛子里,按照她的遗愿,等今夜无人时,撒到应国公府后花园的湖里。

    至于应敏儿的娘家,有些事他们即便不知道确切的消息,怕也听到了一些风声,只应敏儿跟南宫烈有染这一点,就足够应敏儿死一百回了。她娘家没有人站出来追究她的失踪,更不可能有人敢来夜王府要人,都知道她的下场一定是被悄无声息地处死,连安葬都不会有,进不了皇陵,也进不了应家祖坟。

    想必应敏儿临死前,自己也清楚这一点,才求叶翎把她的骨灰撒在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因为她未出嫁前,在应国公府的人生,才是干净的,美好的,那里是她想回去的地方。

    吃过午饭,收拾好东西,南宫珩就带着人离开夜王府,搬到宫里去了。

    临走前,收到了叶缨从西夏国送来的信。

    叶缨在信中说,西凉城一切安好,风渊并未出现,蒙婧下个月就要生了,询问南宫珩和叶翎这边情况如何,预计什么时候能回家去。所有人都很想念叶尘和晚晚。

    叶翎给叶缨写了回信,详细地写了晋阳城最近发生的事情,至于归期,暂时未知。

    住到七夜宫中,地方是够大的。年皇后派年廷勋过来送了不少东西。

    叶尘问叶翎:“小姨,坏叔叔又跑了?”

    叶翎点头:“嗯,其实还没找到他现在是谁。”

    “坏叔叔一肚子的坏水儿,整天就惦记着算计人。”叶尘说,“小姨小姨父加油,早点干掉他!”

    “嗯,承宝宝吉言。”叶翎微笑点头。

    南宫雯过来看孩子,带来了南宫烈的大儿子南宫哲,跟叶尘同年的,长得像南宫御,白白净净的很有礼貌,一见叶翎就叫了一声“七皇婶”。

    叶尘难得碰上一个年纪相仿的小朋友,两人很快玩儿到了一处。叶尘有许多好玩的玩具,都是南宫珩亲手给他做的,南宫哲很羡慕。

    叶尘大方地把他的玩具都拿出来,跟南宫哲一起玩儿,还让南宫哲挑最喜欢的一件送给他。

    玩儿了一会儿,叶尘惦记着晚晚,就回房来看妹妹,南宫哲跟着一起跑了进来。

    南宫雯正在跟叶翎说话,晚晚在旁边摇篮里睡觉。

    叶尘看到晚晚就笑了,很是得意地对南宫哲说:“我妹妹好看吧?”

    南宫哲看着晚晚,惊叹了一声:“妹妹好可爱呀!也是我妹妹!”

    叶尘皱了皱眉:“我是妹妹最亲的哥哥。”

    南宫哲摇头,小脸认真地说:“不,我才是妹妹最亲的哥哥。她是我堂妹,是你的表妹。堂兄堂妹才是一家人的,你只是妹妹的亲戚。”

    叶尘一听,瞬间不开心:“你才是亲戚,妹妹就是我亲妹妹!”

    “我跟妹妹一样,都姓南宫,所以我们是一家人。”南宫哲不服。

    叶尘更不服:“妹妹也姓叶。她一出生我就抱她了,她的名字都是我取的!”

    南宫哲皱了皱眉:“怪不得我觉得南宫夜晚这个名字怪怪的,原来是你取的。”

    这边叶翎一个没注意的功夫,就见俩娃打起来了……

    “这是怎么啦?”南宫雯连忙过去把两个孩子拉开,十分不解,“尘儿,哲儿,你们方才不是玩得很好吗?怎么突然打架呢?”

    “他说我妹妹的名字不好听!”叶尘好气。

    南宫哲摇头:“我没有说不好听,我只是觉得你给妹妹取的名字有点怪。”

    “这是我妹妹,不准你看!”叶尘宣誓主权。

    南宫哲委屈:“皇姑姑,晚晚堂妹跟我才是一家人,跟他不是,我说错了吗?”

    南宫雯哭笑不得:“你们俩当哥哥的,这样闹,晚晚会笑话你们的。”

    “妹妹现在不懂,而且她在睡觉。”南宫哲说。

    “谁说我妹妹不懂?不想跟你说话了,反正你打架也不是我的对手。”叶尘摆摆手,表示这次放过南宫哲。

    可是南宫哲很想跟叶尘玩儿,过了一会儿,又凑到叶尘身边去:“是我不对,我不该说妹妹的名字怪,其实很好听的。而且,我们都跟妹妹是一家人,你不要不理我了。”

    “我比你大一个月,你叫我尘哥哥,我就原谅你。”叶尘小脸傲娇。

    “你怎么知道比我大一个月?我没说我是几月生的。”南宫哲皱了皱小眉头。

    “不管你是几月生的,我都比你大一个月。叫不叫?不叫我们就绝交。”叶尘表示没商量。若是老大的位置都被南宫哲抢了,他还怎么混?

    “好吧,尘哥哥。我们带着妹妹出去玩儿吧,去御花园,给妹妹摘花。”南宫哲提议。

    于是,和好的俩娃推着晚晚的小车开开心心地出去玩儿了。

    南宫雯跟叶翎聊,难免提起了南宫烈,又是难过又是失望,没想到南宫烈竟然能干出那种事来。

    叶翎也没多说什么。南宫雯惦记着年氏,过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去,叶翎说等南宫哲回来,送他到年氏宫里,顺便带着俩孩子过去看年氏。

    夜幕降临的时候,叶翎牵着叶尘,南宫珩抱着晚晚从年氏宫里出来。

    年氏心情不好,虽然在孩子们面前没有哀伤哭泣,但很是疲惫的样子。小年氏被南宫烈临死前的话语彻底伤了心,这两天都没怎么说话,除了照顾才刚满月没多久的小儿子之外,其他时候都呆呆的。

    “年奶奶好像很伤心。”叶尘叹了一声,“是坏叔叔害的吗?”

    南宫珩点头:“是。”

    “他会遭雷劈的!”叶尘握着小拳头说。

    话音刚落,天空一亮,闪电划过,随之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快下雨了。

    叶尘仰头看着天空,小脸认真:“雷公公,你肯定知道坏叔叔在哪儿,劈他吧,别客气!”

    叶翎把叶尘抱起来,他们快步回到七夜宫,刚进门,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已经在年氏那里吃过饭了。这边蒙璈和冰月以及哑奴也吃过了。

    蒙璈和冰月冒雨出门,带着应敏儿的骨灰,去了应国公府。

    这边南宫珩和叶翎等两个孩子睡了,依偎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雨。

    “如果南宫烨是楚明泽,如今在六皇子府的是替身,那真正的楚明泽一定盯着我们,也盯着六皇子府的动静,一旦我们有动作,他就会立刻消失,跑得远远的。”叶翎说,“但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在想,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楚明泽定会很有耐心,一直等到我们离开东晋都有可能。”

    “今夜我就去确认六皇子府的南宫烨是不是替身。”南宫珩说,“那条密道,应该通向南宫烨的房间,可以避免打草惊蛇。”

    “说不定被填了。”叶翎说。

    “才过去一天,想把密道填了也不容易,我去看看。”南宫珩说。

    “小心点,如果楚明泽是南宫烨,密道里面可能有毒阵。”叶翎说,“算了,哑叔在,我跟你一起去。”

    南宫珩和叶翎暗中离开皇宫,径直去了如今已经被查封的五皇子府。

    进了应敏儿的房间,南宫珩很快找到了密道的入口,打开之后,他和叶翎进去,让开阳在外面守着。

    五皇子府和六皇子府紧挨着,密道并不是很长,只能容纳一人通过。

    里面没有毒,但出口被封死了。

    不过这难不倒南宫珩,他一掌打开了一条路,叶翎飞身而出,落在了一个房间里。没有点灯,空间很小,是个书架后的密室。

    南宫珩飞身而出,也没管身上的土,很快找到了密室的机关,打开,跟叶翎一起出去。是南宫烨的书房,没有人,也没点灯,倒是方便两人隐蔽。

    南宫珩来过六皇子府,知道这是主院书房,南宫烨就住在隔壁卧房。

    开了门,一根竹管捅破隔壁房间的窗户纸,吹了强效的迷烟进去。

    片刻后,南宫珩进门,叶翎在暗处盯着,周围没有人。

    床上是南宫烨和应婕儿,南宫烨躺在外侧,都闭着眼睛,昏迷了。

    南宫珩拿出一颗夜明珠,低头,凑近南宫烨的脸。拿出一瓶液体,倒了一滴,抹在上面。很快,明显的易容痕迹出现。

    这种易容术,是曾经的安乐楼惯用的,药物没有特殊的气味,不凑近根本看不出来。

    南宫珩把“南宫烨”的易容恢复原状,什么都没动,原路离开。

    回到隔壁书房,叶翎低声问:“如何?”

    “是替身。”南宫珩说。

    叶翎眸光微凝:“这么看来,楚明泽真的变成了南宫烨?”

    “先回去。”南宫珩和叶翎原路返回,从五皇子府密道离开,让开阳和玉衡继续盯着,他们回到了宫里。

    蒙璈和冰月也从应国公府回来了。

    “六皇子府的南宫烨是替身,看来妹妹和师兄猜对了,真正的南宫烨应该就是楚明泽,他一直躲在暗处,要确保打消你们的怀疑,或者你们离开之后,再现身。”冰月蹙眉说,“我们也不知道他躲在何处,就算现在没有打草惊蛇,我觉得他也不会轻易出来的。”

    “那……我们离开,明面上去追南宫朗,会不会把楚明泽引出来?”蒙璈问。

    叶翎摇头:“他太狡诈了,虽然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南宫烨,但没有抓到人之前,不要下定论。”

    “先不动六皇子府的替身,继续监视,一旦有异动,就会有线索。”南宫珩若有所思,“如今唯一明确的线索是南宫朗。楚明泽的事,应敏儿不知道,南宫朗应该很清楚。接下来,等寻踪蝶养好,抓到南宫朗,就是个突破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