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叶白风雪〕〔废婿归来〕〔陈华〕〔诛天魔种〕〔都市之无敌至尊〕〔桃源小圣手〕〔帝国总裁小娇妻〕〔御守成神〕〔我的师傅是谪仙〕〔打卡十年灵气复苏〕〔弃婿当道〕〔四福晋她成了京城〕〔暴君的小团宠又娇〕〔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靠算命爆红星际〕〔恋爱流怪谈游戏〕〔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哈利波特之血脉巫〕〔炮灰修真指南〕〔农门肥千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91.阿泽,你安全了
    “阿珩,去瞧瞧。”叶翎面色一凝,对南宫珩说。

    南宫珩转身出去了。

    冰月冷哼了一声:“我猜得没错,他果然是楚明泽!”

    地上的应敏儿面色一僵:“什么楚……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事到如今还在做戏!姐姐,先把应敏儿带走,我跟南宫朗好好聊聊。”叶翎回头,给冰月打了个眼色。

    冰月会意,拖着应敏儿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但并没有走远,而是拎起应敏儿进了隔壁的房间,找了一块布,堵住了应敏儿的嘴,把她放在墙边,可以清楚地听到隔壁叶翎和南宫朗的对话。

    南宫朗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靠着桌子腿坐着,闭上眼睛,对叶翎说:“我们大概是命里相克,每次遇上你,总没有好事。不管我计划多周密,都会被你毁掉。”

    “你这是承认,你就是楚明泽?”叶翎冷声问。

    南宫朗唇角勾起一抹阴邪的弧度:“不然呢?”这一瞬间的气质,像极了楚明泽。

    “你可以不承认。坚持你是南宫朗,有些事依旧可以说得通。”叶翎说。对于南宫朗是不是楚明泽,到此刻,她都无法完全相信。

    南宫朗微微摇头:“的确。但那样,已经没有意义,而且如果我不承认我的身份,坚持说我是南宫朗,会真如你所言,无法活着离开夜王府。”

    “你承认你是楚明泽,我更不会放过你,不管你手中有什么人质。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叶翎冷哼了一声。

    “当然。”南宫朗微微点头,“叶翎,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外面的人没有办法沟通,刚刚只是在虚张声势?抑或是,叶尘的事,让你相信,我不会伤害小孩子?我承认,我刚刚是在骗你,我的人的确没有抓南宫烈的三个儿子,因为小孩子太麻烦,我素来也不喜欢拿孩子当筹码,更何况你和南宫珩对他们的在意,只是出于善良,对你们的震慑不够大。我故意那样说,只是为了拖延一点你们的时间,保证我的人可以成功得手。事实上,我的真正目标,是另外一个人。你猜是谁?”

    叶翎神色一变:“说!”

    南宫朗睁开眼睛,看着叶翎,面上露出一个苍白又诡异的笑:“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吧?当然是那位不是亲父,却对南宫珩视若亲子的南宫御了!在东晋皇室,你们最在意的,就是南宫御,为了他的安危,请你务必小心对待我。哦对了,应该说,是我们的父皇。我们现在已经成了一家人,是不是觉得很有缘分?先前你叫我五皇兄的时候,感觉真的很不错。如果你真是我妹妹,那可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少废话!你在夜王府,如何保证你的人一定能得手?”叶翎冷声问。

    南宫朗缓缓地说:“这……对我而言,太简单了。我知道,用武器来诬陷南宫珩是杀害南宫烈的凶手,这种手段太低级,根本不可能成功压制你们,那只是用来拖延时间。我也知道,你们早就怀疑上我了,甚至这回你们从西夏回到东晋来,就是为了找我吧?说实话,我原本不想选择你们在东晋的时候动手,但我又很清楚,若是你们不在的时候,我杀掉南宫烈,成功上位当上太子,会立刻成为你们必杀的目标,比现在更加危险,甚至不会有任何转圜的机会。但是如今,至少在今夜我亲口承认之前,你一直都没有明确的证据,因此无法确认我是不是楚明泽,对吗?”

    叶翎点头:“没错。你接着说。”

    “我的计划,最关键的一环,就是应敏儿。有些事,不用我再讲,你已经知道了。那个女人,对我死心塌地,就算我被怀疑上,她也会心甘情愿替我扛下所有的罪责,且有充分的理由,再加上她肚子里怀的的确是南宫烈的儿子,我就可以置身事外,并且成为无辜的苦主。”南宫朗说着,面色倏然沉郁,“只是没想到,她说得感动天,感动地,唯独感动不了你!”

    “你的计划,说服不了我。”叶翎摇头。

    南宫朗冷哼了一声:“怎么?觉得其中有漏洞?说到底,我输在算漏了南宫珩在东晋皇室的地位!我知道南宫御宠爱他,信任他,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南宫烈的亲娘年皇后竟然也那么信任南宫珩!”

    “南宫珩根本就不是年皇后的儿子,我还查到她跟南宫珩的关系素来都没有好过,甚至过去的很多年已经几乎没有任何来往,也不允许她的儿女跟南宫珩走得太近!我真是不懂,她为何一点儿都没有怀疑南宫珩?在我的计划里,痛失唯一爱子的年氏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一定会找南宫珩麻烦,而后会因此跟南宫御产生无法调和的矛盾。那种情况下,你跟南宫珩自顾不暇,就算你们可以应付,也不会得到调查南宫烈的死因这件事的特权!因为肯定是年氏在调查,你们作为嫌疑人,她不会让你们插手的!而她必然要审问应敏儿!应敏儿想要骗过她,根本不难!应敏儿的那些故事,那样逼真,她豁出命去证明,你不信,但别人一定会信!可没想到,年皇后竟然相信南宫珩!”

    “你不会懂的。”叶翎冷声说。

    “我也没有想到,南宫烈和南宫朗才是南宫御的亲生儿子,可南宫御竟然把这两个人的生死之事,全部交给了南宫珩来处理!若非如此,我本不该落入你们手中!更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变得那样被动!”南宫朗冷笑,“不过话说回来,你跟南宫珩可真是厚脸皮,他都不是南宫御的亲生儿子,你们俩竟然在东晋皇室如此嚣张!”

    “我说了,有些东西,你根本不懂。”叶翎说。

    “是,我没算到南宫珩人见人爱,还真是东晋帝后的宠儿,是我失策。你怎么都不信应敏儿,是你聪明。至于应贵妃跟南宫烨救不了我,我早料到,他们跟你们比,完全就是废物!不过,你应该也知道,我这个人,既然要冒险行事,绝对不会不给自己留退路的。我这次原计划从你们眼皮子底下过关,彻底坐实这个新的身份,打消你们的怀疑,可惜失败了,但这只是暂时的。我给自己的保命符,就是早就安插在南宫御身边的人。这一步棋,在我找到南宫朗和南宫烨兄弟跟我是同生之人的时候,就开始部署了!一旦我落到你们手中,我的人会知道何时动手。不信,你可以去瞧瞧,看南宫御此时在不在宫中。”南宫朗冷笑。

    叶翎沉默片刻,看着南宫朗问:“你是楚明泽这件事,应敏儿知道吗?”

    南宫朗冷声说:“她当然不知道。她只需要知道,她应该为了我而死就对了。让她知道太多,对我来说不安全。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这样心智如妖,她在你面前早已现形了。”

    隔壁的应敏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冰月,无法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什么楚明泽?她连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她爱的男人,是南宫朗!

    冰月看着应敏儿,轻嗤了一声,愚蠢的女人,被卖了还给人家数钱,以为自己感天动地,真是可笑!

    “叶翎,我本来打算当东晋的皇子,跟南宫珩当兄弟,反正他无心权势,我可以掌管这天下,我们完全可以相安无事,和平共处。你知道的,我只是想要权势,并不喜欢杀人。只是没想到,又栽到了你手中。”南宫朗看着叶翎说,“这一局,到此为止。你已经重伤了我,但我可以放过南宫御。不过你若是再敢砍我的手脚,我一定在南宫御身上原样还回来!多说无益,今夜子时,城外清林寺,准备好,跟我的人交易吧!”

    叶翎看着南宫朗胸有成竹的样子,转头,看着蒙璈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亥时过半。”蒙璈回答。

    “叶翎,子时正,城外清林寺,你们若是去晚了,一定会后悔的!”南宫朗冷笑。

    “蒙蒙,你去看看阿珩回来了没有。”叶翎说。

    蒙璈点头:“好。”话落转身出去了。

    叶翎回头,伸手一挥,南宫朗脑袋一歪,昏迷过去,倒在了地上。

    叶翎找来一个空的药瓶,拿出一把匕首,把原先距离心口还有一点距离的剑伤伤口捅开,取了几滴南宫朗的心头血。

    放下药瓶,叶翎给南宫朗身上各处的伤口都做了止血和包扎的处理,还给他口中喂了保命的药丸。

    “小叶子。”南宫珩去而复返,面色冰寒,“太子府没事,父皇不见了。”

    “我知道。南宫朗承认,他是楚明泽,他的人抓走了父皇,应该是早有安排。”叶翎说,“带上他,去城郊清林寺。家里让哑叔看着。”

    南宫珩和叶翎交代哑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寸步不离地守着两个孩子,冰月和蒙璈也留在了家中,以防万一。

    而后南宫珩和叶翎带着昏迷的南宫朗,离开夜王府,往城郊而去。

    清林寺所在的山顶,南宫御倒在一块大石头上,昏迷不醒,身旁围了一群黑衣死士,为首之人,戴着一张铁面具,露出来雪白的须发,看起来年纪不小。

    夜风微凉,皎月清光。

    南宫珩和叶翎带着南宫朗登上山顶,借助月光,一眼就看到了南宫御。

    “夜王,夜王妃,主子交代,若走到这一步,首先,要确认他活着,并且是本人。”白发老者开口,声音苍老沙哑。

    “一样。”南宫珩冷声说。

    白发老者闻言,打了个手势,一个黑衣人把南宫御弄醒,一把拽了起来。

    “小七!小叶!”南宫御甚至都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看着南宫珩和叶翎,神色惊疑不定。因为南宫烈的死,南宫朗成为最大嫌疑人,南宫御心情沉郁,精神疲惫,吃过晚饭,喝了一碗安神汤就睡了,醒来的时候就在这儿。

    “父皇,没事,别怕。”南宫珩看着南宫御说。

    南宫御拧眉,点了点头,什么都没问。不管当下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他只需要做一件事,相信南宫珩和叶翎会救他,并且不能给他们添乱。

    “夜王殿下,现在轮到你们了。”白发老者看着南宫珩说。

    叶翎拿了一个瓶子放在南宫朗鼻下,南宫朗幽幽醒转,睁开了眼睛。

    “主子。”白发老者恭敬地唤了一声。

    “是我……”南宫朗因为受了重伤,声音虚弱,“今夜的月亮,很冷。”

    叶翎和南宫珩对视了一眼,这句多余的话,应该是南宫朗跟他的属下对的暗号,表明他是本尊,如此谨慎,的确是楚明泽的做派。

    “主子受苦了,是否在南宫御身上招呼回来?”白发老者恭声问。

    南宫朗却看向了抓着他的叶翎,露出一抹苍白的笑来:“这回,我认栽。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新身份,又被你给毁了。我们不是头一回交易,也算彼此了解,事到如今,都别耍什么花样。换人,日后谁死谁活,各凭本事。你们若是敢轻举妄动,不给我留一条活路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我的毒术师承虞天那个老毒物,若我有个三长两短,一定让全晋阳城的百姓,给我陪葬!哈哈哈哈!”

    叶翎面色平静,点头说:“好,换人。”

    叶翎拽着南宫朗,白发老者抓着南宫御,同时朝着中间走去。

    换人的过程很顺利,南宫御得到自由,立刻跑到了南宫珩身后,而与此同时,白发老者已经抱着南宫朗快速后退,往悬崖边去。

    “南宫珩,叶翎……后会有期……”南宫朗的声音,消失在山风月色之中。

    那群黑衣死士也跟着纵身跃下了悬崖,显然那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退路。

    而叶翎和南宫珩的确没打算去追。因为再抓着南宫朗,他恼羞成怒,鱼死网破,容易伤及无辜。

    南宫珩给南宫御把脉,发现他并未中毒。南宫御看着悬崖的方向,拧眉问:“那个……真是老五吗?”

    叶翎摇头:“不是。真正的五皇兄怕是早已经死了,那是个冒牌货,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楚明泽。”

    南宫御神色大变:“怎么会……”

    “父皇,这件事很复杂,先回去吧,我会跟你解释的。”南宫珩对南宫御说。

    话落,南宫珩把南宫御背在了背上,跟叶翎一起,下了山,回夜王府。

    他们离开期间,夜王府中并没有出任何意外。只是应敏儿晕倒了,连番折腾之下,孩子流掉了,人看着也不太好了。冰月见叶翎回来,问叶翎还要不要救应敏儿,叶翎说先救她,还有些事没完。

    南宫珩在跟南宫御解释当下发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叶翎回到府中后,就进了书房,拿出取的南宫朗的心头血和准备好的药材,开始养蛊。养的就是当初苏棠追踪楚明泽的那种蛊,蛊名叫做寻踪蝶。

    而此时,在晋阳城外幽暗的密林中,白发老者把南宫朗放在了一棵树下,伸手摘掉自己的头套和假胡子,露出了乌黑的头发,分明是个年轻人。

    背靠大树,面色苍白的南宫朗,看着面前的人,缓缓地笑了,开口,声音虚弱地说:“阿泽,南宫珩和叶翎果然极难对付,不过你事先算到了可能会出现的所有的情况,都派上了用场,幸亏你教过我,该怎么对叶翎说话。现在,他们已经相信,我南宫朗,就是楚明泽。而阿泽你如今的身份,彻底安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大周仙吏〕〔在港综成为传说〕〔穿梭在轮回乐园〕〔高人竟在我身边〕〔剑来〕〔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级系统:一元秒〕〔红衣罗刹〕〔仙人弟子在人间〕〔第一战神杨风〕〔乡下女婿〕〔我竟然死了300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