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随珠陆驰骁〕〔开局逍遥驸马爷〕〔契约总裁:冤家甜〕〔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赘婿之高不可攀〕〔一号战尊〕〔英雄无敌之骑士〕〔吾妻非人哉〕〔一世狼王〕〔废婿秦意夏言冰〕〔影视穿之随心所欲〕〔笔御人间〕〔欧气宿主的非酋日〕〔我真是练气期啊〕〔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诸界之深渊恶魔〕〔豪门重生之国民千〕〔都市之豪门战神〕〔龙王殿萧阳叶云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87.南宫烈之死
    回到夜王府,一下马车,叶尘就飞奔了进去。

    “妹妹!妹妹!”叶尘冲进房间,不见南宫珩和晚晚,皱了皱眉,出来,大喊了一声,“妹妹!”

    “小主子,主子带小小姐在花园。”开阳现身禀报。

    叶尘立刻冲向花园。

    到湖边,就见竹排在湖上轻轻漂荡,南宫珩躺在上面,脸上盖了一片翠绿的大荷叶遮挡阳光,晚晚趴在南宫珩胸口,侧脸上也盖了一片青青的小叶子,父女俩睡得正香甜。

    叶尘小身子腾空而起,轻轻地落在了竹排上,南宫珩长臂一伸,把叶尘拉下去,跟晚晚一样,趴在了他身上,轻轻拍了两下。

    叶尘嘿嘿笑,掀开南宫珩脸上的大荷叶,轻声问:“小姨父,妹妹没哭吧?”

    “哭了。”南宫珩闭着眼睛,唇角微勾。

    “啊?”叶尘皱了皱眉,“我们也没走多久,怎么哭了呢?”

    “因为太想你。”南宫珩揉了揉叶尘的小脑袋。

    叶尘瞬间又开心起来,小心地把晚晚脸上的小叶子拿掉,觉得自家妹妹可真好看,冰雕玉琢的。

    “走了。”南宫珩起身,把俩娃都抱起来,飞身上了岸,“吃饭去!”

    晚晚醒了,叶翎先给她喂奶,吃饱就坐在小车里,手舞足蹈,活力十足。

    “妹妹,等哥哥吃完饭,带你出去玩儿哦。”叶尘笑嘻嘻地说。

    “如何?”南宫珩问叶翎去五皇子府做客的情况。

    “那个应敏儿,段数很高。”叶翎说,“最新情况,她怀上身孕了,两月有余。她自己声称孩子是南宫朗的,话里话外都在秀他们夫妻多么恩爱,不过这一点还真没看出来。”

    “倒是事实表明那个女人极其不要脸。”冰月接了一句。

    “因此我怀疑应敏儿肚子里的孩子不一定是谁的。”叶翎说,“但这个,目前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我们想要证据,只能等孩子生下来看样貌,但假如是南宫烈的,或许还能从孩子样貌上看出端倪,如果应敏儿怀了她嫡亲的小叔子南宫烨的孩子,那可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因为南宫朗和南宫烨是孪生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从身高到身材,脸上也没有任何标志性的痣之类的。从叶翎的观察,相对而言养尊处优的南宫烨,比整日勤奋练武的南宫朗,皮肤白一些,细一些。

    南宫珩皱眉:“那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难以理解。”叶翎微微摇头,“虽然她的确做了不知廉耻的事,但很奇怪,她给我的感觉,并不是那种水性杨花,想要让所有男人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女人。”

    冰月不认同:“妹妹,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一个人,就看她做了什么事,反正我很讨厌那个女人。”让她想起了如烟那个贱人。

    “姐姐说得对。但我只是不解,她的目的何在。”叶翎觉得应敏儿跟如烟并不是同一类人。

    “我跟蒙冰冰晚上继续盯着,看她还能做出什么事来。”冰月说。

    蒙璈点头:“既然那南宫朗在闭关,五皇子府应该没有别的高手,我们今夜潜进去。”

    “也好,小心一点。蒙蒙你保护好姐姐。”叶翎说。

    “谁要他保护?他可是我的手下败将!”冰月轻哼了一声。

    蒙璈点头:“是,请冰月姐姐保护好我。”

    “谁是你姐姐?”冰月瞪了蒙璈一眼,“你都把我叫老了!”

    蒙璈神色认真:“当初你不是说,我管你叫姐姐,你就跟我在一起吗?”曾经苏棠管蒙婧叫姐姐的时期,冰月曾经跟蒙璈说过这样的话。

    叶尘拿筷子敲着碗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冰月给了蒙璈一个大大的白眼:“当初说的话,过期不候了。蒙冰冰你不准叫我姐姐!”

    “好的,冰月妹妹。”蒙璈从善如流,立刻改口。

    “也不准叫我妹妹!”冰月怎么听都感觉蒙璈在一本正经地调戏她。

    蒙璈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那……冰月姐妹?”

    “滚!”冰月无语。

    蒙璈微笑,看着冰月叫了一声:“秦暖暖。”

    冰月愣住了:“什么?”

    “你说我冷冰冰的,给我取名蒙冰冰,我见你就觉得暖融融的,给你取名秦暖暖,这样很公平。”蒙璈看着冰月解释。

    “对,很公平!”叶尘开启捧场王模式。

    叶翎眨了眨眼睛,看着南宫珩叫了一声:“鬼兄。”

    南宫珩唇角微勾,含情脉脉:“鬼妹。”话落凑过来,亲了叶翎一口。

    蒙璈好生羡慕,目光灼灼地看着冰月,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来。

    冰月嘴角一抽:“蒙冰冰,你别笑,我觉得有点渗人。”

    蒙璈扶额,行吧,看来还要多练练,笑起来好看才行……

    是夜,负责执行监视任务的蒙璈和冰月身着夜行衣,再次出动。

    这一次,两人悄无声息地进了一片静谧的五皇子府,直接趴在了应敏儿的房顶上,耳朵贴着下面,听着动静。

    有水声,应敏儿在沐浴。

    蒙璈默默地坐了起来,给了冰月一个眼神:我不想听,有情况叫我。

    冰月静静地听着,应敏儿沐浴过后,下人把浴桶搬出去,有丫鬟伺候着给她擦干头发,又给她身上抹了香膏,然后退下,房间里就剩了应敏儿一个人,和一盏蜡烛。

    接下来有将近半个时辰的安静,冰月正在想,今夜不会有什么收获,应敏儿应该都睡着了,结果,听到了下方有细微的动静。

    冰月拉了一下蒙璈的袖子,蒙璈趴下来,两人的脸离得很近,蒙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一时有些心猿意马……

    月光皎洁,冰月见蒙璈盯着他看,瞪了他一眼:干什么呢?听下面!

    蒙璈回神,两人屏息凝神,就听到下面有轻轻的脚步声,然后,是应敏儿的声音。

    “哎呀!我都睡了,你怎么又来?”

    冰月瞪大了眼睛,谁?南宫烈吗?他们都盯着,人怎么进去的?真是见鬼了!

    下一刻,冰月和蒙璈听到了一道戏谑的男声:“嫂嫂,你出城几日,可想死我了!”

    冰月和蒙璈的脸色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这个声音他们知道,南宫烨!应敏儿跟他果然不清白!那日叶翎觉得这对叔嫂眉来眼去是真的!

    冰月和蒙璈都在想,南宫烨是怎么进去的?门窗都没有动静,唯一的可能,就是走地下!五皇子府隔壁就是六皇子府!难不成,南宫烨为了跟应敏儿偷情,竟然专门挖了一条地道?

    冰月感觉自己的三观再次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些人,还要点脸吗?

    下一刻,下面传来了暧昧调笑的声音,冰月想吐,正想跟蒙璈离开,结果听到南宫烨在说:“我们的儿子乖不乖?”

    冰月神色一震!应敏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南宫烨的!

    只听应敏儿娇笑:“你怎么知道是儿子?今日七弟妹来做客,她的医术是神医风不易教的,都说如今看不出孩子是男是女呢!”

    “七弟妹?你怎么跟她凑一块儿了?也好,父皇喜欢老七跟他媳妇儿,你多跟七弟妹亲近亲近,没坏处。”南宫烨的声音。

    “哎呀你回去吧,我都有身子了,你别乱来,伤到孩子怎么办?”

    “不会的,我会小心……”

    ……

    蒙璈和冰月原路离开五皇子府,一时无言,默默地回夜王府去。

    到了夜王府南宫珩和叶翎房间门外,冰月正要敲门,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手一顿,转身就走:“蒙冰冰,回去睡觉,明日再说。”

    “哦。”蒙璈脸色不自然,不过有夜色作为遮掩,看不出来,话落还专门加了一句,“秦暖暖,你早点睡。”

    冰月飞身而起,消失在夜色中。

    蒙璈今夜在她身旁,不只是觉得暖,是觉得热,浑身发热……

    翌日,吃早饭的时候,不见蒙璈。

    叶尘笑着说:“蒙蒙叔叔昨夜不知道怎么了,跳到湖里泡着睡觉,结果着凉了,说怕传染给妹妹,今儿先不过来。”

    叶尘话落,叶翎发现冰月脸色微微泛了红,神色认真地问:“姐姐,昨夜怎么了?你们俩干柴烈火差点……”

    冰月脸色爆红,捂住了叶翎的嘴:“妹妹你胡说什么?孩子都在呢!”

    叶尘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我还小,听不懂的。”

    冰月哭笑不得,拧了一下叶翎的耳朵:“不准乱说!孩子都被你教坏了!”

    “我很乖的,是吧小姨父?”叶尘问南宫珩。

    南宫珩点头:“宝宝跟我一样乖。”

    冰月扶额:“别闹了!说正事!昨夜有大发现!”

    “哦?难道应敏儿在府里也不消停?”叶翎表示好奇。

    冰月正了正神色说:“妹妹你肯定想不到昨夜我们发现了什么!你猜一下!”

    “姐姐你卖关子,我就继续跟你讨论昨夜你跟蒙蒙干柴……”叶翎似笑非笑地说。

    冰月瞪了叶翎一眼:“正经一点儿!”

    “我跟宝宝一样乖的。姐姐快说吧。”叶翎笑说。

    “昨夜是南宫烨。”冰月说。

    叶翎面色有些怪异:“他们还真的……不过你跟蒙蒙都在,南宫烨就大晚上跑过去了?就不怕撞见他哥南宫朗?”

    “南宫烨知道南宫朗在闭关修炼。不过他不是大晚上跑过去的,他是从地下钻过去的。应该是专门为……某件事,挖了一条密道,直通应敏儿的房间。”冰月话落,伸手捂住叶尘的耳朵,“妹妹,真的不需要让尘儿回避吗?”

    “冰月姑姑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叶尘一脸无辜。

    叶翎摇头:“没事。南宫烨和应敏儿……南宫朗会这么迟钝吗?他头顶一片青青草原了。还是说,如姐姐先前猜测,南宫朗根本就知道,甚至是他授意的,用美人计来对付他的兄弟们?”

    “我认为是后者。如果楚明泽变成了南宫朗和南宫烨兄弟中的一个,一定是南宫朗!他那个不择手段的变态,才会做出这种利用女人来达到目的的龌龊事!”冰月神色厌恶地说,“反正经过昨夜,南宫烨的嫌疑可以排除了。”

    “为何?”叶翎问。

    “昨夜南宫烨跟应敏儿说话,提到过妹妹,不是楚明泽会说的话。而且,南宫烨说应敏儿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应敏儿没有否认。”冰月说,“楚明泽虽然很恶心,但这不是他的行事作风吧。而且他才重生没多久,接盘那种事,想想就想吐,尤其是他有得选,可以变成南宫朗,肯定不会变成南宫烨。”

    叶翎蹙眉:“应敏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南宫烨的?这样倒是很安全,生下来也不怕被人发现。不过,我怀疑,应敏儿对南宫烈,兴许也是那么说的。否则过段时间她肚子大了,怎么跟南宫烈解释?男人都有占有欲,而且孩子是拴住男人的一种手段,南宫烈并非一般的好色之人,应敏儿能勾引到他,定是让南宫烈动了真感情的。”

    冰月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最近听到的事情,让我觉得好反胃。妹妹,如今的情况,那对兄弟里,如果有楚明泽,应该是南宫朗,如果没有,南宫朗和南宫烨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师兄的那些兄弟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应敏儿的情人,不止那两个呢!”

    “姐姐辛苦了。”叶翎说,“接下来,就探探南宫朗的底细吧。”

    不过计划跟不上变化。

    两日后,叶翎和南宫珩接到消息,南宫烈遇刺重伤,皇后年氏请南宫珩前去救治。

    让冰月和蒙璈在家里看着孩子,南宫珩和叶翎赶去了太子府。

    地上跪着几个太医,南宫烈浑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出气多进气少了。

    皇后年氏满面泪痕,坐在床边,握着南宫烈的手,泣不成声。

    而太子妃小年氏神色怔怔地坐在一旁,像是傻了一样,并没有看南宫烈。

    “母后。”南宫珩叫了年氏一声。

    年氏抬头,看到南宫珩,立刻抓住了他的胳膊:“小七,你救救烈儿!救救他!”

    南宫珩拂开年氏的手,查看南宫烈的情况。

    奇怪的是,南宫烈胸口中了致命一剑,但他的衣服,却是太医后来剪开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口子,也没有多少血迹,明明身体被贯穿,后背的衣服并没有破。似乎,是没穿衣服被刺中的。

    这会儿天才刚亮,地上一路过来有血迹,说明南宫烈遇刺的地方,并不在太子府。

    南宫珩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给南宫烈把脉,南宫珩面色一沉,他的伤可以治,但他中了一种邪毒!

    南宫珩给南宫烈喂了两颗药,但那种毒太过复杂,他一时无法判断该怎么解,只能给南宫烈吃解毒的药丸,却没有把握能救他性命。

    “阿珩,怎么样?”年氏哽咽着问南宫珩,刚刚所有的太医都说无能为力了。

    南宫珩摇了摇头,年氏身子晃了晃,脸色煞白,扑倒在了南宫烈身上。

    面如金纸的南宫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年氏,又看了看南宫珩,微不可闻地说:“不……不要……不要伤害……她……”

    年氏目光倏然阴沉:“全都滚出去!”

    下一刻,那些太医都连滚带爬地出去了,南宫珩和叶翎站在一边儿,小年氏跑过来,怔怔地看着南宫烈。

    南宫烈说:“是我……我的错……不要怪……敏儿……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我的……”

    小年氏猛然瞪大眼睛,然后眼睛翻白,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被叶翎扶住,放在了一旁。

    而年氏气得浑身颤抖,看着南宫烈厉声说:“你给我活着!你敢死,我就让那个贱人跟她肚子里的贱种,去给你陪葬!”

    南宫烈神色痛苦地摇头:“母后……对不起……答应我……答应我……”

    年氏痛哭不止,看着南宫烈哀求的样子,点了点头:“母后答应你……”

    下一刻,南宫烈脑袋一歪,断了气。

    听年氏撕心裂肺的哭声,南宫珩心中感觉很闷,拉着叶翎出去了。

    回到夜王府,南宫珩沉默了许久。

    当日晚些时候,夜王府被大内侍卫围了起来,奉皇后旨意,前来捉拿南宫珩。因刺客所用凶器很特别,与南宫珩的鬼赤剑形状一致,且南宫珩懂得毒术,被皇后年氏认为是害死南宫烈的最大嫌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