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奶爸闯异世林〕〔诡记奇谭〕〔金属乱潮〕〔抗战之开局让少帅〕〔我不想长生不死啊〕〔镇神司〕〔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里有仙〕〔诸天黑化从火影开〕〔末世重生小娇妻〕〔风熠宸顾好〕〔魔眼小神医〕〔偷个宝宝:总裁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警草小甜枣〕〔末日崛起〕〔吞天帝尊〕〔极品上门女婿〕〔我本狂婿〕〔星云皓天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84.东晋皇室,孪生兄弟
    盛夏时节,处处皆是好风景。

    叶尘如出了笼的小鸟儿,一路上过得别提多开心了。

    晚上客栈住宿的时候,叶尘原本设想的是他和晚晚睡在南宫珩和叶翎中间,完美!

    但大多数时候南宫珩不同意。他和叶翎晚上逍遥快活的二人世界绝对不能打扰,为此叶翎和南宫珩已经有意识地“训练”晚晚夜里不吃奶,虽然偶尔晚晚还是会在夜里发出一声饥饿的啼哭,但比之前好多了。

    如此,叶尘小哥哥得到了单独带晚晚妹妹睡觉的特权,也很开心,没过几天就熟练掌握了哄睡觉和换尿布一系列工作。

    “小姨,妹妹好乖的,昨夜都没有哭。”叶尘抱着晚晚过来,笑嘻嘻地说。

    叶尘话落,南宫珩把晚晚接过去,晚晚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蒙璈认真分析:“晚晚不喜欢爹,只喜欢哥哥。”

    叶尘心花怒放,南宫珩给了蒙璈一个凉凉的眼神:“蒙冰冰,你一个老光棍儿,就别瞎掺和了。你懂什么?”

    蒙璈无言以对。

    冰月唇角微勾:“师兄说得对!”

    蒙璈好忧伤。他跟冰月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那么一丝丝暧昧,但似乎还没到两情相悦的地步,他一直在努力,但他的努力成果都让冰月觉得很奇葩。

    一路上走得并不快,即将抵达东晋皇城的时候,已是五月中旬。

    晚晚快半岁了,越来越活泼,并且渐渐显露一个特质,力气不小,破坏力很强。譬如,叶尘漂亮的小荷包给晚晚玩儿,一个转身的功夫,再回头的时候,晚晚已经把那个荷包扯开,还在努力“肢解

    它。给她玩儿的珍珠,都不知道磕哪儿碰哪儿了,最后没有一颗是完好无损的。

    不过晚晚很聪明,她不喜欢把奇奇怪怪的东西往嘴里放,这方面倒不必担心。

    但叶翎有点担心晚晚有暴力倾向,跟大家说了之后,南宫珩笑倒在了叶翎身上,蒙璈和冰月嘴角嘴角直抽抽。叶尘十分认真地说:“妹妹这么乖这么可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想要验证,倒也简单。

    叶翎找了个小兔子过来,看晚晚对待小动物是什么态度。

    结果,晚晚把小兔子长长的两只耳朵系在了一起,觉得特好看,在旁边拍着小手笑。

    “妹妹真善良,都没有说要吃兔兔!”叶尘无敌妹吹。

    “也可能是她不喜欢吃兔兔,喜欢吃老虎。”叶翎似笑非笑地说。

    “老虎喜欢伤人,妹妹喜欢吃老虎,那是为民除害,最最善良的!”叶尘小脸无比认真。

    叶翎叹了一口气:“阿珩,我也想有个哥哥。”

    “我就是你的好哥哥。”南宫珩笑意深深。

    蒙璈看着冰月说:“你想要哥哥吗?”

    冰月给了蒙璈一个白眼:“不好意思,我有。”

    暴力倾向测试,不过是玩笑。南宫珩有句话说得在理,叶翎自己暴力起来都好恐怖的,女儿性格随她,挺好。

    明日正午前,就能到达晋阳城。

    这天深夜,南宫珩和叶翎接到了从西夏国传来的最新消息。

    西凉城宁王府收到了一份特别又恶心,简称特别恶心的“礼物”,楚明泽的尸体。是被装在一口大箱子里,于深夜时分,扔在了宁王府后门。

    打开箱子,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因为尸体并没有被妥善保管,已经腐烂严重。但依旧能看出致命伤是穿心一剑。

    随尸体来的,是风渊的亲笔信。信中对南宫珩和叶翎极尽嘲讽,说他们机关算尽,想要利用他来对付楚明泽,他们坐收渔利,但楚明泽根本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人,他风渊更不是!

    信的最后,风渊写道:“你们给老夫带来的羞辱和损失,老夫一定百倍千倍讨回来!”

    风不易看完,就说了四个字:“满篇废话。”

    都知道楚明泽的尸体是真的。因为楚明泽“身死”的时候,他们已经第一时间从苏棠那里得知,且南宫珩和叶翎很快锁定了初步的怀疑对象,并且出发前去查证了。风渊没必要伪造尸体来欺骗他们。

    关于如何处置楚明泽的尸体,大家进行了一番争论。

    苏棠说:“扔去喂狗!”

    蒙婧摇头:“不好,狗做错了什么?”

    “扔去乱葬岗吧。”秦徵说。

    如意摇头:“不好,万一这尸体上真有什么蹊跷呢。”

    最后风不易拍板儿:“烧成灰,等有朝一日抓住楚明泽之后,让他自己吃下去!”

    “我去!小风子你原来这么变态?!”苏棠惊叹。

    风不易怒了:“都说了,不准叫我小风子!”

    抗议无效,苏棠才不管。

    不过最终大家都采纳了风不易最“变态”的提议的前半部分,把楚明泽的尸体烧了干净。

    宋清羽第一时间写了一封信,连同风渊的信,一起送去给南宫珩和叶翎,告知此事。

    这会儿,风渊的信就在南宫珩手中。

    “就这么简单么……”南宫珩若有所思,举着信纸,烛光照着透过来。

    叶尘凑过来,盯着看:“有杂影。”

    南宫珩和叶尘把那张信纸小心翼翼地分成了两层,发现了藏着的另外一张信纸。

    风渊在其上写了另外一件事,楚明泽的转生宿主是原北胡五皇子完颜铎!他有确切的证据!好心告诉南宫珩和叶翎,若他们不信,后果自负!

    叶尘皱了皱眉:“风老头不会这么好心的,但坏叔叔变成了姓完颜的那个男人,会是真的吗?”

    南宫珩摇头:“不会,假的。”

    “为什么呢?”叶尘好奇。

    “因为风渊很蠢。”南宫珩说,“楚明泽变成了谁,风渊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他以为的,只是楚明泽设下的障眼法。至于这个,”南宫珩将手中的信纸揉成一团,“故弄玄虚,想从我们这里挽回一点自尊罢了。”

    “有道理。可怜又可恨的老家伙,放着小风儿叔叔那么好的孙子都不要,只想追求劳什子权势,确实愚不可及。”叶尘点头说。

    楚明泽变成完颜铎?南宫珩和叶翎都认为不可能。完颜铎可能是楚明泽的同生之人,但如果只能选择完颜铎这个身份已经废掉的亡国皇子的话,楚明泽应该会选择放弃转生蛊。

    风渊此时已经派了人到处找“完颜铎”,但他跟南宫珩和叶翎“分享”的秘密,他们根本没理会。

    翌日,马车驶入晋阳城。

    南宫珩神色认真地问叶翎:“小叶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叶翎摇头:“没什么特别的。”

    “再想想。”南宫珩坚持。

    叶翎再次摇头:“想不到。”

    “小叶子,我伤心了。”南宫珩幽幽地说。

    叶翎伸手,捏了一下南宫珩的俊脸:“前年的今日,我们大婚。我当然记得,第一次的洞房花烛夜,可是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呢。”

    南宫珩嘿嘿一笑,掀开车帘,看着外面熟悉的风景,心中默语,我回来了……

    马车驶入夜王府,南宫珩和叶翎稍事休息,换了衣裳,带着叶尘和晚晚进宫去。

    南宫御正跟几位大臣在御书房议事,等议事结束时,才接到禀报,说夜王夫妇进宫了。

    南宫御神色一喜,回他的寝宫,进门就听到了孩子的欢笑声。

    然后,南宫御看着他最喜欢的玉石东倒西歪地堆放在桌子上,当时脸就黑了!

    玉石上面,有个小小身影背对南宫御坐着,转头过来,乌溜溜如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眨巴着,对着南宫御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来。

    瞬间,什么玉石,全都见鬼去了!南宫御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来,抱住了晚晚,哈哈大笑:“不愧是朕的孙女!”

    “小叶子,我就说吧,父皇肯定有了孙女忘了咱们。”南宫珩说。

    “哎呀,朕的孙女怎么这么漂亮,这么可爱,这么白,笑得这么好看!”南宫御心花怒放。

    “南宫爷爷,你说得对!”叶尘笑嘻嘻地说。

    “百里家的小乖乖也来啦!好好好!”南宫御笑着点头。

    那边叶尘开始教南宫御怎么逗晚晚笑,讲晚晚从出生到现在的许多趣事,南宫御听得很认真也很开心。当今三国皇室,东晋南宫氏子嗣最丰,阳盛阴衰。南宫御不仅儿子多,孙子也不少,但孙女这还是头一个。

    孙女和孙子是不同的。抱着孙子的时候,想的是以后他会不会成才。抱着孙女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天上地下,谁都不能欺负这个宝贝疙瘩!

    南宫御带着两个孩子,其乐融融,叶翎和南宫珩到膳房去,叶翎做菜,南宫珩要专门给南宫御做一碗他最喜欢的清汤面。

    饭菜做好了,端过来,南宫御把他原本最宝贝的玉石随手扔到了旁边的盒子里,抱着晚晚,叶尘坐在他身旁,开心地享受美食。

    南宫御喜欢这碗清汤面,因为这是南宫御在这勾心斗角的皇室中,发现的真正让他觉得舒服熨帖,觉得像是在家里,仿佛自己是个平民百姓,享受到的最真真切切的温情。

    至于南宫御和南宫珩的父子关系,彼此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谁也没忘,但谁也没有真的在意。

    南宫御正在想,南宫珩蛊毒解了,看着人也乖了好多,结果下一刻,就听南宫珩问了一句:“父皇打算什么时候传位给太子皇兄?”

    历来皇帝传位,多数情况都是先皇死,新皇上位。年富力强时传位坐太上皇这种事,迄今为止没有出现过。

    南宫御如今年富力强,一听南宫珩的话,感觉到了满满的诅咒意味,气得吹胡子瞪眼:“小七你这个混蛋!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南宫珩一脸无辜:“我只是问了一个我觉得很正经且很重要的问题,父皇不要激动。太子皇兄很优秀,而且年纪也不小了,父皇当太上皇,含饴弄孙,岂不乐哉?”

    南宫御愣了一下:“小七,你认真的?”

    南宫珩点头:“我当然是认真的。”

    南宫御看了一眼在他怀中昏昏欲睡的晚晚,神色莫名,摇了摇头说:“有件事,朕还要再想想。”

    “难道是太子皇兄犯了什么错?”南宫珩皱眉。他跟太子南宫烈的关系,不远不近,不亲不疏。在这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南宫烈的生母,南宫珩的养母,皇后年氏。

    年氏只生了一儿一女。儿子是嫡长皇子南宫烈,女儿是东晋皇室最受宠的八公主南宫雯。外人眼中,南宫珩也是年氏生的,但并不是。年氏不喜欢南宫珩,也不喜欢自己的儿女跟南宫珩走得太近,这些她甚至都没有在南宫珩面前遮掩。

    南宫珩理解并接受,而且他心底其实认为年氏对他并无坏心,否则他少年时在年氏膝下长大,年氏有的是办法让他完美消失,但事实是,他只是不被喜爱,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南宫御瞪了南宫珩一眼:“胡说八道什么?”

    “不说了。”南宫珩摇头,“把晚晚还给我,我们要回家。”

    “你可以走,孩子留下!”南宫御才稀罕了一会儿,怎么舍得分开?

    于是,等南宫珩和叶翎带着两个娃出宫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回到夜王府,先让两个孩子睡了,叶翎问南宫珩:“阿珩,你今日突然对父皇说那样的话,是试探?”

    南宫珩摇头:“算是,但也是真心话。东晋皇室表面看起来,一直都很平静,事实上内里早就暗潮汹涌。在父皇那个位置,那群野心勃勃盯着皇位的人,不只是皇子,还是他的儿子。他是皇上,也是父亲,让他做好制衡,并不是很难,但如果面临的是取舍呢?皇帝的宿命就是跟自己的兄弟互相残杀,再看着自己的骨肉亲子自相残杀吗?历史上这样做的人,不胜枚举,但我不希望父皇走到那一步。”

    “可有些事,是避免不了的,也不是父皇抽身就可以解决的。”叶翎摇头,“就算父皇现在把皇位传给太子,其他皇子照样不会消停,甚至会更加明目张胆地跟太子作对。”

    “那就是考验新皇能力的时候了。”南宫珩说,“早日定局,才能真正止损。”

    “你在担心父皇的安危。”叶翎看着南宫珩,语气肯定。

    南宫珩愣了一下,继而笑了笑:“当然,这是我在意的。他是我的父亲,我希望自己可以保护他,但如果他一直都是东晋的皇帝,有些事,我没有机会做。”

    “我明白。不过我感觉,今日你提那件事,父皇的反应有些不太对。”叶翎说,“我们都以为太子皇兄作为皇位继承人,是板上钉钉的事,但他似乎有了别的想法。难不成另外有一位皇子,入了你父皇的眼,让他觉得,更适合接他的位置?”

    南宫珩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看来,我们要去会会五皇兄和六皇兄了。”

    楚明泽是不是变成了南宫朗和南宫烨其中的一个?这也是南宫珩和叶翎此行要调查验证的重要之事。

    他们这次回来,正好赶上了一件喜事,太子南宫烈又当爹了,太子妃小年氏又给他生下一个儿子,满月酒就是后日。

    隔了一天,南宫珩和叶翎带着两个孩子到太子府去赴宴,蒙璈和冰月并没有跟随。超级养眼的一家四口甫一出现,就成了全场焦点。

    虽然南宫珩原来废物花瓶“美名”远扬,但事实上他在晋阳城很低调。娶叶翎的过程,当初闹得沸沸扬扬,叶翎的身份和经历,就已经足够让人津津乐道。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成亲之后倒是更加低调了,甚至大部分时候都没有住在晋阳城,而是住在遥远的西凉城。

    相当一部分官员,上一次见到南宫珩,还是前年他和叶翎大婚的时候。

    很多人尚且没听说夜王妃怀孕,如今,女儿都生了!

    南宫烈笑容满面地迎上来:“七皇弟,弟妹!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南宫珩微笑:“太子皇兄,恭喜!”

    “我也要恭喜你呢!这个就是父皇昨日提起的晚晚吧!长得像七皇弟,可真是好看极了!”南宫烈笑得爽朗。

    “谢谢夸奖,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好看。”南宫珩很淡定地说。

    友好寒暄过后,南宫烈去招待别的宾客,南宫珩和叶翎带着孩子继续往前走。

    有太子府的下人引导,男宾和女宾分别在不同的地方休息,等待开宴。

    南宫珩牵着叶尘,叶翎抱着晚晚,在一个路口分开。

    “夜王妃娘娘嫁到!”

    叶翎抱着孩子进门,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南宫雯眼睛一亮,起身迎了上来:“七皇嫂!”下一刻,见到晚晚,南宫雯发出一声惊叹,“这个宝宝也太好看了吧?”

    南宫雯把晚晚抱走,太子妃小年氏笑意温柔地拉住了叶翎的手,让叶翎坐在了她身旁:“七弟妹,你可是稀客,轻易见不到的,我们早就听闻你的大名,都对你很是敬佩呢。”

    叶翎微笑:“哪里哪里,太子皇嫂客气了。”

    “太子皇嫂是不是客气我不知道,反正我呀,可是最敬佩七弟妹的了!能上阵杀敌的女子,巾帼英雄,不输男儿呢!”

    叶翎听到几声如银铃般的娇笑,转头看过去,就见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此女容貌出众,妆容精致,身材丰满,衣饰华美,敢接太子妃小年氏的话,身份自然不一般。

    叶翎见过她,不过印象不深,五皇子南宫朗的正妃应敏儿,出自应国公府。

    “多谢五皇嫂夸奖。”叶翎微笑点头。

    视线微转,叶翎看到了另外一个跟应敏儿容貌有些许相似的少妇,就在应敏儿身旁坐着。这位想必就是六皇子南宫烨的正妃了,也姓应,名叫应婕儿。

    四年前,东晋皇室的孪生皇子,南宫朗和南宫烨先后迎娶应国公府双姝应敏儿和应婕儿,传为一段佳话。

    不过这对如今成了妯娌的应家姐妹,看起来性格差异很大。应敏儿爱说爱笑,八面玲珑,相对而言,应婕儿则沉默寡言,多数时候都在当应敏儿的背景板。

    叶翎在想,假如楚明泽一夕之间变成了一个有妇之夫,他是为了完美伪装,跟一个陌生的女人做夫妻,还是选择逃避某些事?

    另外一边,南宫珩和叶尘坐在男宾席上,叶尘一进来,就对容貌酷似的南宫朗和南宫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盯着他们看,想要找出不同来。

    过了一会儿,叶尘就很自来熟地跑到那对兄弟身边去了。

    南宫烨笑着把叶尘抱起来:“西夏国的小太子,还记得我吗?”

    “见过,但我分不清你们俩。”叶尘说,“六叔叔,你能告诉我,你跟五叔叔有什么不同吗?”

    “性格不同,我哥不爱说话。”南宫烨笑着说。

    叶尘摇头:“可性格不同是可以伪装的,尤其是爱说话和不爱说话这件事,太容易了。你们有没有偷偷换身份,做过什么事?”

    南宫烨哈哈大笑:“这个倒是没有。”

    “应该会很好玩。如果我有一个长得一样的兄弟,我就会跟他一起,骗我父皇玩儿!”叶尘笑嘻嘻地说。

    南宫珩不着痕迹地看着南宫朗和南宫烨的细微表情。

    南宫朗是个武痴,素来沉默寡言,而南宫烨性格开朗。但南宫朗娶了性格外向的应敏儿,南宫烨娶的是看起来有些沉闷的应婕儿。不管怎么看,这两对夫妻之间的关系,都有值得探究的地方。

    不过这次宴会,南宫珩和叶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五皇子府和六皇子府就隔了一道墙。

    是夜,五皇子府主院,应敏儿侧躺在床上,时值盛夏,她只穿了一身单薄的纱衣,身材曲线毕露,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房间里没有下人,只窗台上点着一支红烛,平添了几分暧昧气息。

    角落里的地板发出声音,下一刻,一道黑影飘出来,应敏儿已经被人压在了身下。

    “嫂嫂,想我了吗?”男人的声音,赫然就是南宫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大奉打更人〕〔都市最强小村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傲世狂爸江夜〕〔诸天之我娘是陆雪〕〔从向往开始的天赋〕〔重生之我的1992〕〔我真不想吃软饭〕〔做长公主那些年〕〔袅袅欲何依〕〔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