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轩叶庆雪〕〔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回到九零当学霸〕〔鬼医废材妃〕〔一世独尊〕〔做个偶像好难〕〔万古第一仙宗〕〔超级豪婿〕〔穿书之许愿系统〕〔上门神豪〕〔斗罗之我的老师是〕〔快穿:女配又跪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77.让他见鬼去吧(二更)
    “他怎么不上天?”叶翎面色一沉。

    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他大概以为,自己是天。”

    风不易面色铁青:“他在哪儿?我去找他!他想对你们做什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有种他就把我杀了,断子绝孙!”

    叶翎拍了拍风不易的肩膀:“小风风,先别激动,你是否确定风渊没有私生子,或者私生孙子?若是有,以他的秉性,杀你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风不易瞪了叶翎一眼:“我怎么知道?”

    “所以,不要慌,不要乱。记住一个原则,被敌人抓走重要人质的情况下,若是被牵着鼻子走,最后一定是满盘皆输,想要扭转局面,必须出其不意,打乱他的计划!”叶翎若有所思。

    人质这种情况,如楚明泽抓到叶尘,如风渊抓到温敏,都会让他们有种,就此可以为所欲为的得意。

    当然,若是叶翎这方关心则乱,因为人质,畏手畏脚,完全被对方压制住,那最后会失去一切,包括人质的性命。因为某些贱人是不懂什么叫做公平交易的,你让一寸,他会进一尺,有恃无恐,便会越来越猖狂。

    因此,必须以在交易之外想办法营救人质为中心,以打乱对方计划为手段,来进行下面的事。

    “小叶你说怎么做?”风不易问,“有需要用我的,尽管说,生死在所不惜!”

    “小风风你挺义气,不过别动不动死啊死的,先一边儿去!”叶翎一巴掌把风不易拍到了南宫珩身上,南宫珩又把他拍到了一边儿去。

    而后,叶翎问宋清羽:“你离开的时候,伯母他们都还在谷中?”

    “是,风渊声称派了人看守,说他的人,每一个实力都不在我之下。”宋清羽脸色难看。

    “虽然对风渊来说,最稳妥的是把伯母他们转移,关到一个我们都找不到的地方去,但这么短的时间,他跟你一起离开的,有一种可能,就是人还在那边。看样子,风渊对他手下的高手实力十分自信。”叶翎说。

    “他要求,今日之内,把他要的东西和人带过去,否则他会下令,让他的属下告诉我爹娘那件事。”宋清羽握着拳头说。

    “那个破花瓶,给他无妨。要楚明泽所在,我们并不知道,等于要把苏棠交给他,不可能。虞澍那个老贱人交出去,倒也无所谓。想要尘儿,白日做梦!至于要小风风给他下跪道歉……小风风,你怎么看?”叶翎问。

    风不易冷哼了一声:“让他见鬼去吧!”

    “嗯,所以让小风风下跪道歉,等于灵异事件。最后一件事,要我男人的右手?没别的,我不同意!”叶翎轻哼了一声,“他的条件很多,我们只可能给他花瓶和虞澍,别的都没戏。既然如此,那就什么都不给!”

    “伯父伯母怎么办?万一真让他们知道那件事,就坏了!”风不易拧眉说。

    叶翎看着宋清羽神色不安的样子,对他说:“清羽,你不要回去向风渊复命了。”

    宋清羽皱眉:“那就什么都不做吗?”他现在脑子很乱,心里很慌,一想到家里人,就恨不得撕了风渊!

    叶翎摇头:“当然不是什么都不做,我们必须要救伯父伯母,但拒绝按照风渊的套路来,才是真的安全。清羽你不是说,当初他跟踪你,才找到了那处隐居之地吗?如今,我们尚且无法确定你家人是否还在那里,因此,可以用一招,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什么意思?”风不易不解。

    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清羽不回去,风渊会怎么想?”

    风不易若有所思:“他会想,我们不打算答应他的条件,选择第一时间回那个山谷去救人。”

    “他不管给属下下令,还是自己去做某些事,跟我们找过去的时间,几乎是等同的,就看谁速度快。当初他跟踪清羽找到的隐居山谷,这回,他计划被打乱,有八成以上的可能会选择去见清羽的父母,甚至是抓一个人质过来,再不济也是派人过去。这一次,我们暗中跟过去。”南宫珩说。

    风不易眼睛一亮:“对啊!不管伯母他们是不是还在那个山谷,只要跟着风渊或者他的属下,就能找到人在哪儿!到时候还废什么话,直接救人就是!”

    “今夜子时,风渊在西漠河上等我。”宋清羽握着拳头说。

    水上是个好地方,进可攻退可守。

    “让他自己在水里玩儿,咱们不奉陪。”叶翎轻哼了一声。

    “现在距离子时还有半日时间,为了稳妥起见,先派人出发,前往那座山谷。假如人还在,能够在风渊过去之前把人救走,那是最好。”南宫珩神色严肃地说,“另外一拨人,今夜跟踪风渊。不过想不被他发现,人选只有我和师父。”

    “前面该我去,但我现在要给孩子喂奶,不便出门。家里老人孩子残废的,需要有人守着。”叶翎蹙眉,“不如这样,我跟我姐在家中坐镇,义父带着清羽蒙蒙和我姐夫先赶回去,查看情况救人。阿珩你实力最强,负责今夜跟踪风渊。假如风渊去的不是那座山谷,你及时给我们传信,调整方向。”

    南宫珩握住了叶翎的手,四目相对,叶翎看到了南宫珩眼中的愧疚。总以为可以就此长相守,好好弥补错过的时间,孩子还那么小,一刻都不想分开,但总有麻烦找上门来。

    “放心,家里不会有事的。”叶翎微笑。

    “那就这么定了。”南宫珩并没有犹豫,只是有些不舍,但救人要紧。

    “义父!姐夫!蒙蒙!”叶翎唤了一声。

    秦徵、百里夙和蒙璈很快出现,后面还跟着自己推着轮椅出来的苏棠。

    “这是干嘛?你们要干坏事,竟然都不叫我?小白脸儿,你不在家里好好陪着咱娘,又出来瞎晃什么?”苏棠看着宋清羽问。

    “残废的神经病一边儿去!”叶翎给了苏棠一个白眼。

    苏棠好气:“等老子站起来,要你好看!你们到底要干嘛?”

    没人理他。

    叶翎把事情简单地跟秦徵、百里夙和蒙璈说了,还没说计划,苏棠就怒了:“艹!那个老贱人!啊啊啊啊!气死我了!他竟然敢动我干娘!”

    “谁是你干娘?”风不易问。

    “我说是就是!”苏棠恨恨地捶了一下轮椅扶手,“姓风的,立刻马上把我治好!”

    南宫珩皱眉,挥掌劈在了苏棠后颈,苏棠脖子一歪,晕倒了,周遭瞬间安静。

    “太聒噪,耽误时间。小叶子你接着说。”南宫珩很淡定地说。

    百里夙和蒙璈神色都有些凝重,就听叶翎说了他们暂定的计划,需要他们跟着秦徵和宋清羽先去救人。

    “没问题!”秦徵点头,“暗处的鬼必须除掉,否则谁都不安全!这件事,交给我!风渊什么劳什子神功大成?我就不信,他的属下也能是我的对手!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最好人都在那儿,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还以为你们都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年轻,不成气候呢!”

    “是,我们这里也有厉害的资深高手。义父威武!”叶翎对着秦徵做了个加油的姿势。本来想说厉害的老家伙,听着有点不敬。

    秦徵点头:“放心。稍等片刻,我去跟如意交代一下。”

    “我去告诉阿缨一声,马上!”

    “我跟我姐说一声。”

    “正好,我去给你们拿点厉害的毒药!”

    大家速度极快地散开,各自去做准备。

    听到晚晚哭了,该喂奶了,南宫珩和叶翎也回了竹楼。

    湖边只剩下了宋清羽,和歪着脖子坐在轮椅上的苏棠。

    宋清羽看了一眼苏棠,摇头微叹。他没有选择跟风渊硬刚,认为来找南宫珩和叶翎才是最稳妥的,因为他不管遇到什么困境,他的朋友都会给他吃一颗定心丸。

    “老子……谁打老子?”苏棠幽幽醒转,怒骂,“谁打老子?是不是你这个小白脸儿?”

    “苏棠,恭喜你要当爹了。”宋清羽看着苏棠说。

    苏棠愣了一下,嘿嘿一笑:“你不用想给我儿子苏小糖当干爹啊!没份儿!我家苏小糖只有一个干爹!”

    “谁?”宋清羽问。

    “当然是混蛋南宫老七了!”苏棠说。他想好了,让苏小糖只认南宫珩当干爹!南宫珩能舍得打他唯一的干儿子?那不得宠着?宠着宠着,宠成女婿,嘿嘿!

    “你开心就好。”宋清羽其实挺佩服苏棠的,别看他过去那么多年无法接受自己,但他骨子里是个乐观的人,不管遇到什么,总会给自己活下去的希望。那些年对转生蛊的执念,其实就是他给自己一个继续下去的理由,如今找到了新的,真正的,美好的人生意义,他过得很快乐。

    宋清羽不认为他的一个爹两个娘是他的累赘和压力,他认为这是他的福气,是云尧和宋清羽两个人的人生和福气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他要惜福,因此,必须好好守护他的家,不容许任何人来破坏,不管要他付出任何代价!

    “唉!”苏棠唉声叹气,捶了一下自己的腿,“若不是我现在残了,我肯定冲在最前面去救干娘!你有两个娘,让给我一个好了!”

    宋清羽摇头失笑:“别贫了。等这次事了,我会接我娘来这里,到时候随便你。”

    “必须成功,不许失败!你过来,老子教你一招!”苏棠招手。

    宋清羽蹙眉,还是附耳过来,就听苏棠在他耳边说了三个字:“不要脸。”

    “你怎么骂人呢?”宋清羽无语。

    “什么骂人?这是送给你的三字箴言!必要时候,必须解放自己,敞开心扉,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抛弃一切顾虑,为达目的,万般皆可为!”苏棠一本正经地说,“小白脸儿你平日里太端着了,行事手段也太死板,你得跟我学知道吗?你兄弟南宫老七在这方面,就比你做得好!那个鬼丫头……不说了,她太坑了!老子都栽在了她手里!”

    宋清羽想了想,点头说:“我试试。”因为苏棠的“教导”,后来的某天,宋清羽做了一件很神奇的事,这就是后话了。

    回到当下。

    该告别的,该准备的,很快都好了。救人时间紧迫,经不起拖延。

    风不易把他准备的药物交给宋清羽,让他们路上再分。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秦徵和宋清羽几人没有走宁王府正门后门,也没有翻墙,避免被风渊或者他的人盯上,而是走了宁王府的密道。

    原来这里是百里夙当太子时期的府邸,叶翎和南宫珩所在的竹楼下方有个密道,通往城外。这是皇室重要人物居住场所必备神器。

    虽然几乎没有用过,不过是可用的。最近南宫珩和叶翎才知道。

    秦徵带着三个小辈从密道离开,风渊的眼线向他禀报说宋清羽进了宁王府之后,宁王府里没有任何异样,没人出过门。

    秦徵提的条件里面,有一些他知道南宫珩和叶翎不可能同意的,譬如他想要叶尘,以及想要南宫珩的右手。

    明知不可能,但秦徵还是提了,如此他认为,心智超群的南宫珩和叶翎今夜一定会出现,拿出诚意来跟他谈判,不出意外,他的好孙子风不易也一定会出现。他先把要求定得很高,给南宫珩和叶翎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到时候,风渊另有打算。

    府里的男人一下子走了一半儿,剩了女人孩子孕妇残废,按照计划,今夜南宫珩也会离开。

    “小叶子,等把那些麻烦都解决了,我们找个美丽的海岛,看日出日落,钓鱼养花,做饭烤鱼,白天打架,夜里打架,好不好?”南宫珩抱着叶翎说。

    叶翎笑了:“白天打架?夜里打架?打的是一种架吗?”

    南宫珩一本正经地说:“你猜。”

    “也可以是。”叶翎唇角微勾,“不过你的提议不错。女儿怎么办?”

    “她有哥哥,跟着哥哥混吧。”南宫珩说。

    “宝宝会很开心的。那就这么说好了,等有合适的时间,咱们俩度蜜月去,谁都不带。”叶翎很期待。毕竟当初的成亲不能洞房,后来洞房让她强上,这些经历都太奇葩了,需要来点真正甜蜜的。

    南宫珩陪着叶翎和孩子,等她们都睡着了,他才离开,也是从密道出城,潜伏到了西漠河畔的某个地方。

    子时降至,一艘小船出现在西漠河上,风渊站在上面,到了跟宋清羽约好的地点停下。

    时辰到了,两岸安静如斯,不见人影,只听夜风轻轻,河水哗哗。

    风渊眸光一缩,面色沉了下来。

    等。

    一刻钟。

    两刻钟。

    风渊气恼地握住了拳头,心知宋清羽不会出现,他等的南宫珩和叶翎也不会来了!可恶!

    风渊的第一直觉是,宋清羽认为他的家人都还在那个山谷里,所以叶翎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派人去救人,还刻意避开了他的眼线!

    风渊眸光阴沉地看了一眼西凉城的方向,在去闯宁王府抓别的人质,和回去抓牢手中的人质中间,犹豫过后,选择了后者。因为他武功再高,对于前者,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从金渚暴露开始,叶翎怕就在宁王府里设置好了抓他的陷阱。而且看样子,宁王府定有密道通往外面,如今里面还有没有人,都是两说!

    但后者,风渊并没有转移山谷中的人质,因为他既有的据点,定然都被知情的金渚和元烁出卖了,也已经放弃了,贸然把那个山谷里的人带出来,太显眼,不好藏。那个地方本身就易守难攻,风渊还真挺喜欢,打算据为己有。

    如此,风渊思考过后,决定回去,以他的速度,不出意外,来得及赶过去,到时候掌控局面,甚至可以抓到更多叶翎和南宫珩那方的人!

    暗处的一双眼睛,看着风渊在河面上停了片刻之后,飞身而起,往东去。

    南宫珩保持安全距离,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