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诡异流修仙游戏〕〔名侦探柯南之移动〕〔世界第一好抓上单〕〔重生之带着金手指〕〔朕只是一个演员〕〔穿书后我成了玛丽〕〔都市医品仙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狂婿〕〔九世战神〕〔最强天医〕〔玄幻之神级帝皇系〕〔厉少,你家老婆超〕〔神话之龙族崛起〕〔透视神医女婿〕〔云千悦景升〕〔冥河传承〕〔甜妻还小,总裁需〕〔财阀小娇妻:谢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73.神经依旧,苏棠归家(二更)
    冰月扶住蒙婧,让她坐下,握着她的手,神色欣喜:“蒙姐姐,这下你可以放心了!苏棠果然是个福大命大的!”

    蒙婧喜极而泣,握着冰月的手,连连点头,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尘问报信之人:“哑爷爷呢?”

    开阳回答:“太子殿下,哑叔在何处,目前尚不知晓。他跟苏公子分开了,只苏公子被宋家二老救起。”

    据金渚交代,因他出手,苏棠中剧毒导致昏迷,哑奴第一时间给苏棠服下解毒药丸。哑奴受重伤,拽着苏棠坠河逃生。

    苏棠没有大碍,说明当时的解毒药丸效果不错。但他跟哑奴在河里分开,哑奴的情况,怕比苏棠更糟糕些。

    叶尘虽然高兴蒙婧不用再担惊受怕了,但想起依旧下落不明的哑奴,小脸上满是担忧。

    二楼的南宫珩和叶翎都听到了下面的动静。

    叶翎微微松了一口气:“就知道那个神经病命很大。也是真的巧,竟然被宋伯父他们救了。希望哑叔也早日平安回来吧。”

    蒙婧若是没有怀孕,定是要亲自去接苏棠回来的。但她现在不能出门。

    报信之人只说苏棠受伤,没有回来,想必是伤得不轻,得有人去接。

    蒙璈站了起来:“我去走一趟,把他带回来。”

    当初蒙璈跟着南宫珩去找楚明泽的时候,就答应蒙婧,跟苏棠一起好好回来。中间出了意外,但结果柳暗花明,蒙璈义不容辞。

    蒙婧点头:“好。”

    大年初一,本该阖家团圆,最不该的是分别。但蒙璈知道蒙婧的心情,苏棠早回来一分一秒,都是好的。

    说走就走,蒙璈连午饭都没吃。

    这回陪蒙璈出门的,是秦徵。因为如意怀孕生子,秦徵已经一年多没有离开过西凉城。南宫珩和叶翎中间遭遇许多事,他没有帮上什么忙。如今儿子已经生了,虽然不舍得大过年的跟如意和秦易母子分开,但他还是决定要去,如意很支持。

    主要是不放心蒙璈一个人出门,怕再出什么危险,节外生枝。对家里,倒是不必担心,因为南宫珩回来了,叶翎“卸货”了。如今家里才是最安全的。

    叶缨和百里夙吩咐下去,负责搜查找人的,接下来只专注于寻找哑奴。

    从除夕到初一,宁王府中不平静,但叶翎生女,叶尘归来,苏棠活着,总归来说,都是好消息。

    蒙婧心中巨石放下,想着只要苏棠活着,哪怕伤了残了,只要还能回家来,就是最好的。

    晚晚一饿就哭,被抱上来喂奶,叶翎的饭菜是叶缨端上来的。

    见南宫珩不肯离开叶翎半步,叶缨把他的饭菜也端过来了。

    孩子吃奶的时候,叶翎的感觉很复杂很奇妙。以前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此时此刻,一个小小的娇娇的人儿,依偎在她怀中,这种为人母的欢喜,一点一滴,涌出来,扩散到四肢百骸。让她觉得,昨夜的痛楚都是值得的。

    初一中午的团圆饭,多了昨夜归来的人,又少了今日离开的人,但因为有孩子们在,依旧热闹而欢喜。

    吃过饭,叶缨上来收拾。南宫珩在的时候,两个嬷嬷能避则避。

    见叶翎眼神迷蒙,叶缨对南宫珩说:“小妹要睡觉,我守着,你去把自己收拾一下。”

    南宫珩皱眉,不动不言语。

    “阿珩,去吧,洗个热水澡,柜子里有新衣服,我想看你美美的。”叶翎对南宫珩说。

    “好,等你睡了。”南宫珩微微点头。

    一会儿叶翎睡着了,叶缨在旁边,南宫珩这才放开叶翎,起身,打开衣柜取了叶翎给他准备的新衣服,下楼去了。

    南宫珩到对面竹楼方元的房间去,听叶翎的话,洗了个热水澡,换上新衣服,刮了胡子,梳好头发。

    若说跟以前有什么不同,第一,明显瘦了许多,第二,不在叶翎身边时,他眸中没有光了,冷了许多。

    都还记得曾经的南宫珩,像现在的苏棠那样欢脱外向,但又不像苏棠那样神经病。他总是开朗乐观,爱笑又温暖。让叶翎来说,南宫珩比苏棠可爱多了。

    可每个人的现在,都是过去经历的总和。

    南宫珩少年时,因为断情蛊发作,险些杀了南宫御,而后被关在东晋皇宫整整四年时间,并没有磨灭他骨子里的快乐温暖。

    可这次,又是因为断情蛊,一年的时间,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叶翎身边,却不能感受她的感受,让她一个人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在这期间,他只是作为叶翎的麻烦存在。甚至在圆房,有孕,生孩子这些重要的事情上,南宫珩的心,都几乎全程缺席。

    当年南宫珩没变,如今,他变了。

    原因无他。少年时,他不曾伤害任何人,心中无愧,自己的孤独寂寥,终究可以消解。但如今,他伤害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无心,无意,可就是事实。

    过去一年的事情,一直在南宫珩脑海中来回盘旋,他对叶翎冷漠的一点一滴,彼时所有的无感,如今全都化成了刺向他自己心口的钢针。

    想打死自己,是真的。

    “阿珩?好了吗?”方元在外面叩门。

    南宫珩回神,开了门,就见方元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肉汤面,笑容满面地进来了。

    “快来,趁热吃!你以前最喜欢吃这个的!”方元把面放下,叫南宫珩过来。

    南宫珩过去这一个多月,几乎没怎么睡觉,吃什么都没有胃口,昨夜没吃饭,今日中午只吃了一点,这也是消瘦的主要原因。

    方元见南宫珩不动,拉着他过去,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把筷子递到他手里:“阿珩,快吃吧!吃完了去陪小叶和晚晚!”

    南宫珩慢慢地吃,思绪又飞了很远,想起他跟叶翎最初打交道,会真正产生交集,就是因为吃的。

    一碗面吃完,南宫珩把汤都喝了,方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去找小叶吧,好好休息一下,你现在看起来太累了。”

    南宫珩微微点头,起身出去,飞身越过湖面,直接走窗户回了他和叶翎的房间。

    叶缨见南宫珩回来,就下楼去了。其他人为了不打扰叶翎休息,吃过饭都聚到了如意的院子里,叶尘拉着小傲月在大雪人里面玩儿。

    南宫珩脱了鞋子,上床去,躺在外侧,孩子在他和叶翎中间。他没有碰叶翎,只静静地看着,过了一会儿,困意袭来,沉沉睡去。

    因为有心事,南宫珩都没有发现,方元给他的肉汤面里面,放了安神药,是风不易的意思。南宫珩心中的弦绷得太紧了,再这样下去,容易出事。多休息一下,有好处。

    叶翎醒来的时候,见南宫珩睡着,依旧眉头紧锁的样子,心中微叹,握住了他的手。

    入夜时分,南宫珩才醒来,感觉头有些疼,叶翎又在给孩子喂奶。

    “阿珩,你下去吃饭,吃完把宝宝带上来,我都好久没见他了。”叶翎“命令”南宫珩。叶翎自己已经吃过晚饭了,专属的月子餐。

    南宫珩点头,下楼去,叶尘连忙叫他:“小姨父,来坐我这里!爹,你让让!”

    百里夙默默地端着碗,让开叶尘身旁的一个位置,给南宫珩坐。

    倒也没有人故意盯着南宫珩,逗他笑什么的。其他人说说笑笑,南宫珩仿佛自成一个世界,只叶尘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会认真听着,但不怎么开口。

    吃过饭,叶缨牵着叶尘回去的路上,叶尘叹了一口气说:“小姨父不快乐了。”

    叶缨只能说一句:“活着就好。”

    正月初二这日,宋清羽背着苏棠,离开隐居之地,往西凉城而来。

    苏棠有些抱歉,对宋清羽的父母。但他真的不想再等了,他想蒙婧。

    苏棠打好腹稿,想跟温敏解释一下,结果宋清羽已经提前跟温敏说过了,温敏反倒安慰苏棠,说让他回到家里,好好疗伤,多休息。

    于是,离开之前,苏棠跟温敏说了不止一次,等他的腿好了,他要带着蒙婧一起来看望温敏。

    五日后。

    傍晚时分,苏棠正靠在宋清羽背上啃鸡腿,突然察觉有人靠近,神色一凝,手中啃了几口的鸡腿朝着一个方向砸了过去:“什么人?滚出来!”

    宋清羽拔剑,眼神戒备,把苏棠护在身后。

    下一刻,蒙璈出现在苏棠视线中,苏棠有些惊讶,继而神色大喜:“小弟呀!你是来接你姐夫的吗?你是不是想死我了?”

    秦徵笑着出现在蒙璈身后,看着苏棠说:“这小子,可真是皮实!”

    “前辈。”宋清羽收剑,拱手对秦徵行礼。

    秦徵摆摆手:“不必,你家里都好吧?”

    宋清羽点头:“都好。”

    “哈哈哈哈!小白脸儿你回家去吧,赶紧的,还来得及陪咱娘过上元节!我家小弟来接我了,我回去见媳妇儿!”苏棠开心地手舞……足没法儿蹈……

    宋清羽点头,对蒙璈说:“他的双腿冻坏了,不过想来小风会有办法的,快带他回去医治吧。”

    蒙璈拱手:“多谢。”

    宋清羽又跟秦徵聊了两句,就告辞离开了。

    苏棠趴在蒙璈背上,冲着宋清羽挥手:“小白脸儿,我会想你的!”

    宋清羽没有回头,这神经病,真是聒噪。以前南宫珩也爱笑爱闹,但一点儿都不烦人。苏棠经常烦人,明明他可以不烦人的,但他就是故意非要作。

    “小弟,为什么姐姐没有亲自来接我?她不想我吗?”苏棠见到蒙璈,又开始得寸进尺,“我不想见你,只想见姐姐!”

    蒙璈面无表情地说:“她来不了。”

    “为什么来不了?是不是叶翎那个混蛋没有照顾好我媳妇儿,让她受伤了?我找叶翎算账去!”苏棠开启胡思乱想胡说八道模式。

    蒙璈拧眉:“你胡说什么?我姐有身孕了!”

    “你姐有身孕了跟我媳妇儿有什么关系……”苏棠脱口而出,话音没落,整个人都傻了!

    “你你你你你……你说……说什么?谁有身孕了?”苏棠瞪大眼睛看着蒙璈问。

    “我姐。”蒙璈回答。

    下一刻,苏棠一拳锤在了蒙璈肩膀上。他腿不能动,内力都还在,这一下,蒙璈没防备,直接被拍到了地上去!

    苏棠也摔在了地上,激动地爬到蒙璈身上去,哈哈大笑:“什么你姐?是我媳妇儿!老子要当爹了!”

    旁边看着的秦徵嘴角直抽抽,把苏棠从蒙璈身上提起来,无语地说:“看你这傻样儿!别闹腾了,你媳妇儿在家里等你,赶紧回去!”

    “对对对!”苏棠已经乐得找不着北了,“小弟快过来!”

    蒙璈过来,苏棠又趴在了他背上,伸手冲着蒙璈的屁股拍了一下:“出发喽!驾!”

    正准备运起轻功飞身而起的蒙璈,全身一僵,一个趔趄,再次摔倒在地,很想拍死苏棠!

    “姓苏的,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蒙璈好气,这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神经病行为?简直是醉了!

    苏棠摇头:“我本来想把你当你姐,亲一口的!我媳妇儿真棒!嘿嘿!”

    秦徵一掌劈晕了苏棠:“这小子可真是烦人,他受伤了,需要好好休息。走!”

    蒙璈终于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秦徵和蒙璈带着苏棠,日夜兼程回西凉城去。

    五日后。

    蒙婧日盼夜盼,这天清早,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苏棠清醒着,见到蒙璈的时候他很兴奋,得知要当爹,他很激动,可当看见蒙婧的那一刻,他却哭了,抱着蒙婧,哭得像个孩子……哦不,像个傻子。

    蒙婧也哭,俩人抱在一起,久别重逢泪千行。

    “媳妇儿,我残了,你会抛弃我吗?”苏棠看着蒙婧问。

    蒙婧泪眼朦胧地摇头。

    苏棠也摇头:“你要说会。”

    蒙婧点头,说了一个字:“会。”

    苏棠流着泪,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但我不会给你机会的,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