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锦鲤小〕〔总裁爹地天才宝〕〔弦歌知我意〕〔双宝助攻:老婆不〕〔一世巅峰〕〔陆铭苏婉〕〔诸天世界开拓者〕〔许初夏顾延爵〕〔穿越农女要回家〕〔王婿〕〔好孕连连:总裁爹〕〔徐来徐依依阮棠〕〔上门龙婿〕〔异界的霍格沃茨〕〔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格斗吧,殿下〕〔攻略恶魔冷殿下〕〔楚千寻厉云枭〕〔爹地快来,巨星妈〕〔拐个医仙当老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65.今夜见鬼
    千叶城平王府,夜阑人静。

    楚明泽的院子里,坐着一个人,把玩着石桌上的酒杯,静静等待。是风渊。

    金渚飞身而来,风渊见只他一人,当即沉了脸。

    金渚单膝跪地,沉声说:“属下办事不力,那小子跑了。”

    风渊冷声说:“那孩子呢?”

    金渚的头垂得更低了:“被楚明泽带着一起跑了。”

    “他是元烁的徒弟,实力远不如你,还带着一个孩子,你竟抓不到他?告诉我,是什么原因?”风渊冷冷地问。

    金渚沉默了片刻之后说:“是属下对那孩子掉以轻心了。”

    金渚在回来的路上,反思过为何会失败。主要原因不在于楚明泽,在于叶尘。

    若当时叶尘不跑,结果一定是金渚打败楚明泽,抓了他们一大一小回来复命。

    若不是叶尘伪装出一副他坠海的样子,金渚轻信,绝对不会让楚明泽脱离他的视线。

    可金渚怎么能想得到,一个六岁的孩子,竟然有那么深的心机,那么机敏的手段?他更想不到,作为楚明泽抓来的人,叶尘跟楚明泽,似乎有种默契?

    纵然元烁曾经差点栽在叶尘手中,但当时情况很简单,叶尘假装害怕,元烁轻视,叶尘用带毒的暗器伤他。金渚认为,元烁输在他过早地放松下来,叶尘赢在暗器厉害。

    这一次,叶尘的行为模式升级,金渚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听完金渚讲的原委,风渊怒意升腾:“你是在告诉本尊,元烁蠢,你跟他一样蠢吗?”

    金渚沉默不语。他当初骂过元烁。如今,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从结果来看,他跟元烁,没什么差别。

    “你还告诉他,你把苏棠解决了?”风渊一掌,拍碎了身旁的石桌。

    一块石头砸在金渚身上,他也不敢动。他选择杀苏棠,不是为了帮楚明泽,而是为了更好地利用楚明泽,谁知道,事情走向大大地超出他们的预料。

    金渚看不上元烁,作为元烁的徒弟,楚明泽更是金渚眼中的弱鸡,更别说另外一个六岁稚童。被坑的金渚现在只有一种感觉,怄得想吐血!

    “说,现在怎么办?”风渊冷声问。

    金渚不敢说话,也无话可说。找人这件事,实力再强也没用,若一个人着意要躲,真能躲一辈子,尤其是楚明泽那种心机狡诈的。

    尤其是,楚明泽现在得到了蛊王宿主,万事俱备,麻烦还被金渚解决了,楚明泽不日就能养出转生蛊,到时候,换个身体,换个身份,神不知鬼不觉地彻底消失……

    “说啊!”风渊抬脚,就把金渚踹得仰倒在地。

    金渚爬起来,再跪下:“主子,为今之计,楚明泽可能的藏身之处,怕只有元烁知道了。”

    元烁过去多年都跟楚明泽在一起,楚明泽的窝点,甚至是他的家人藏身何处,元烁绝对比他们知道得多。

    “你以为你还能回去?”风渊厉声说。

    “主子……”金渚没敢说下去。

    他是回不去了。原本的计划是,佯装他被楚明泽所擒,苏棠和哑奴都被楚明泽所杀,到时候,他还可以被南宫珩和叶翎那帮人救回去,再次回归风不易身边。

    可这出戏,主角跑了,金渚想回去,就没戏了。因为他一个人回去,无论怎么说,都会引起怀疑。

    而金渚刚刚不是在叫风渊主子,而是在回答风渊的问题,接下来怎么办?

    不管是如今还在西凉城宁王府的藏宝图,抑或是元烁,只能风渊亲自出马了。

    风渊给风不易派另外一个随从,也不合理,因为他不出现,就不应该知道金渚离开这件事。

    最合理的,只有风渊出关,前去探望和陪伴他的孙子,才能进入宁王府,并且留下。

    “本尊要你们有何用?”风渊怒不可遏。

    藏宝图,转生蛊,两个筹谋多年的事,眼看成功在望,结果功亏一篑。他原本手下最得力的两个人,金渚和元烁,把事情搞砸成这样。还得风渊亲自出手。

    等于说,先前元烁和金渚做的事,全无意义了!

    平王府中,再次归于沉寂。

    风渊和金渚没有再找楚明泽,因为盲目地找,是绝无可能找到的,楚明泽也不会回到千叶城来。

    主仆二人用最快的速度往西夏国而去,目标是宁王府。

    三日后。

    平王府中,再次来了客人。

    四个男人,南宫珩、百里夙、宋清羽和蒙璈。

    没了苏棠,他们不知道楚明泽在何处,一路上也没见到苏棠留下的痕迹。

    千叶城的平王府是可能的藏身之处之一,虽然可能性并不大。

    四个人分头找,最后都到了楚明泽的院子里,南宫珩站在那儿,看着碎裂倒地的石桌。

    昨夜下过雨,石桌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对于一个被查封的地方来说,什么东西破了,似乎都很正常。

    “出海去找吧。原先虞天住的那个永生岛。”宋清羽说。

    “还有冰月住过的半月岛,楚明泽也去过,或许会在那儿。”蒙璈说。

    百里夙面色憔悴,拉了南宫珩一下:“你在想什么?”

    南宫珩拂开百里夙的手,俯身,从碎石缝隙下面,捡出了一个破碎的酒壶,若有所思。

    “妹夫,说话!”百里夙很着急。

    “这应该是最近的。”南宫珩看着廉价的酒壶上面写的那个“酒”字,三个点是平行的短横。

    “你是说,楚明泽最近来过这儿?”宋清羽凝眸。

    “我是说,最近有人来过。”南宫珩面无表情地说,“千叶城多雨,但这酒壶在石头下方挡着,若是时间稍长些,定会有落灰。没灰,且还有残酒,不出五日。”

    “找到酒壶的出处打听一下!”百里夙连忙说。

    四人又查看了一下楚明泽的房间,很久没人进去过,到处都是灰尘和蛛网。昨夜下过雨,但仔细看,还能看出院子里地上有人走过的痕迹。

    四人分头去查那个酒壶出自何处。

    最后四人停在了一个巷子口,面前不远处的小宅子门口,插着一个旗杆,红底,上面写了个墨色大字,酒。字体跟他们在平王府见到那个酒壶一模一样。

    四人都做过易容,易容出的容貌很像四个亲兄弟,一般好看,不起眼。

    宋清羽和蒙璈留在原地,南宫珩和百里夙上前去,宅子开着门,院中放着几张桌子,酒香袅袅。桌上的酒壶,跟他们在平王府见到的,一模一样。

    一个中年男人迎出来,面带笑容:“两位客官,是买酒吗?”

    “买酒。你们这里最好的酒,来一坛。”南宫珩说。

    “本店只一种酒,客官要大坛小坛?”店主指着墙角放着的两种坛子问。

    “大。”南宫珩说。

    “好咧,马上来!”店主转身去取酒。

    南宫珩和百里夙在旁边的桌子坐了下来。

    等店主拿了酒过来,南宫珩结账,问了一句:“这里最近有没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来过?”

    店主愣了一下:“这……公子为何问这个?”

    “我大哥的儿子被人掳走了,我们来寻。”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看来真的有。”

    店主皱眉:“怪不得,当时我就觉得奇怪。”

    “什么奇怪?”百里夙问。

    “四天前夜里,那会儿已经很晚了。有个男人,年纪跟你们都差不多大,带了一个约莫六七岁的男孩过来喝酒吃饭。我觉得奇怪的是,那孩子管那人叫坏叔叔,我听得很清楚,叫了不止一回。”店家说,“小店几乎就没来过孩子,那孩子眼睛生得又极漂亮,所以我多注意了些。乍见以为那是一对父子,可听到孩子叫他‘坏叔叔’,可真是怪得很。”

    原本店家认为楚明泽是个熟客,不想说的,但当初叶尘叫的那声“坏叔叔”让店家印象深刻,这边南宫珩又说孩子丢了,店家倾向于相信南宫珩。

    “他们还说了什么?”百里夙面色一沉,握住了拳头。

    店家想了想:“倒是无意中听见一句,那孩子说‘你坏,凭什么要我乖’,反正就是怪得很!”

    是叶尘会说的话。

    南宫珩又问:“他们看起来关系如何?”

    店家摇头:“最怪的就是,他们看起来关系倒是不错的,有说有笑,那孩子吃多了,还让那人给他揉肚子。”

    是楚明泽会做的事。不损害他利益的情况下,他很像个善良的好人。

    “他们离开去了何处?”百里夙问。

    “这倒是不知道的。”店家摇头,“只那男人走的时候多要了一壶酒,和一个杯子带走。”

    “多谢。”南宫珩又拿出一张银票,放在了桌上,起身就走。

    店家愣怔的功夫,百里夙和南宫珩已经不见了人影。

    店家拿起那张银票,叹了一口气:“若真是抓了人家的孩子,可是作孽呦!”

    宋清羽见南宫珩,问了一句:“如何?”

    “是楚明泽和宝宝。四天前夜里来过千叶城。”南宫珩说。

    蒙璈拧眉:“那苏棠他们呢?算算时间,苏棠跟楚明泽早该撞上了。”

    楚明泽中途去过别的地方,耽搁了时间。苏棠是有确切的指引,一定能找到楚明泽的,以他们的速度,不可能到四五日前还没有碰面。

    但楚明泽四日前还有闲情带着叶尘来千叶城喝酒,在小酒馆吃喝过,带了一壶酒回平王府他的老家,又喝了一回。

    其实四人都知道,从当下的情况来推断,苏棠很可能出事了。

    蒙璈想到离家前蒙婧的嘱托,心里难受极了。他是不喜欢苏棠,到现在也不喜欢,可苏棠是他的姐夫,是他认可的家人,平日里再怎么打打闹闹,他总是希望苏棠好好的,陪着蒙婧。

    四人都没再提苏棠的名字,因为当务之急是找到楚明泽所在,到时才能知道真实情况,胡乱猜测无济于事,只会耽误时间。

    叶翎说让来千叶城找,这个方向是对的。看样子楚明泽是有恃无恐,但以他的作风,不会藏在不容易逃匿的城里,定然在某个岛上。

    四人没有分头行动,他们最先的搜查范围是楚明泽并不陌生的半月岛和永生岛,去永生岛的路上,会路过半月岛。分头行事容易出问题。

    若这两个岛上都没有,再扩大范围,搜索千叶城附近海域其他的岛屿。

    四人各驾一艘小船,速度极快,入夜时分,抵达半月岛。

    之前都没来过,但冰月提过。

    百里夙正准备靠岸,见海面漂着什么东西,趁着月色,他微微俯身,定睛一看,神色大变!

    已上岸的三个人,回头见百里夙还在船上,从水里捞起什么东西来,身子似乎颤抖了一下。

    “怎么回事?”南宫珩皱眉飞身过去。

    “是尘儿的……尘儿的鞋子……”百里夙举起那个小鞋子,给南宫珩看,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

    南宫珩接过去,面色冷沉,把百里夙拽了起来:“宝宝不可能有事!给我冷静一点儿!”

    百里夙心里难受得很,夺过那个小鞋子,抱在怀中,被南宫珩拽着胳膊,飞身上了岸。

    “就是这儿,走!”南宫珩拉着百里夙,往小岛中间去。蒙璈和宋清羽紧随其后。

    到了如意和冰月原本住过的小院子,进门就见一具尸体在地上。

    查看了一下,不认识,疑似楚明泽的属下。

    “没有人。但有这个。”宋清羽从小院厨房里提出来一个篮子,里面有微微发臭的肉,和已经蔫了的蔬菜。看样子,也就是这几天的东西。

    “尘儿在这儿住过。”蒙璈站在冰月的房间里说。

    他点了灯,桌上放着叶缨给叶尘准备的文房四宝。是楚明泽当时从行李里面拿出来的,但走得很匆忙,只带了叶尘的衣服。

    南宫珩掀开枕头,下面放着他亲手给叶尘做的小木剑,是叶尘最喜欢的玩具。

    “我们来晚了吗……”百里夙紧紧握着拳头,面色难看。

    宋清羽点了个火把,到附近查看,很快就发现院子外面有激烈打斗过的痕迹。

    “有可能是苏棠他们找来此处,路上或许耽搁,比我们预计的晚。跟楚明泽交手之后,都离开了。尘儿的鞋子,可能是楚明泽带着他逃跑,匆忙之间掉的,苏棠去追了。”宋清羽若有所思。

    这是有可能的。

    四人分开,把岛上各处的痕迹,留下的船只全都细细查看了一遍。

    “不对,这打斗痕迹,是一对一,不是三对一。宝宝的衣服都不见了,说明带他走的人,着急是真,但并未受到紧迫的威胁。”南宫珩说。

    “会不会苏棠已经救走了尘儿?只是跟我们错过了?”蒙璈希望是这样。

    南宫珩摇头:“冰月说过这里原本就有一套楚明泽的衣服,但如今不见楚明泽的衣物,定是他带走的。房间里没有打斗痕迹。除了院外那一片之外,别处也没有打斗痕迹,不见其他尸体。我怀疑,跟楚明泽交手的,不是苏棠,是元烁背后的人。”

    已知元烁背后的人疑似前朝皇族后裔,所以才知道藏宝图且一直在寻找。

    但楚明泽这种人,是不可能真正效忠任何人的。不管是曾经的虞天,还是后来冒头的元烁。

    虞天把楚明泽当她的奴才,元烁把楚明泽当他的棋子,这是显而易见的。那两人都认为他们在利用楚明泽,殊不知事实上是楚明泽在利用他们。

    当下,楚明泽已经得到了叶尘,他手中有足够的药材,还有虞天这个毒妇。他根本不需要元烁,更不需要元烁背后的人出现,因为结果一定是他被控制和利用,甚至会没命。

    时机,已经到了楚明泽可以单打独斗的时候了。

    种种痕迹表明,上岛的人不是苏棠,有打斗,没有岛上追击,楚明泽走得匆忙却并不慌乱,跟他打斗的人应该还活着。

    南宫珩认为,跟楚明泽交手的,是元烁那方的人。表面上他们是自己人,而以楚明泽的心智,下套伪装欺骗,带着叶尘成功脱身,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线索断了,事情再次陷入僵局。

    就在此时,一艘小船靠近了半月岛南岸。

    叶尘睡眼惺忪地趴在楚明泽肩头:“坏叔叔,怎么又回来了?”

    “给你小姨写的信,放在这儿,过些日子他们找来,就能看见了。”楚明泽说。

    “你就不怕这岛上有鬼吗?”叶尘问。

    “你就是个小鬼。”楚明泽揉了揉叶尘的脑袋。

    楚明泽还真不怕。叶翎已经派了苏棠和哑奴来找他,而叶缨给南宫珩准备的血被他截了,南宫珩现在蛊毒没解,以叶翎的性格,得不到苏棠的消息之前,不会贸然让她的其他朋友出来冒险送死。

    “坏叔叔,我咒你今夜见鬼。”叶尘拧了一下楚明泽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