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播开演唱会了〕〔重生之塑造完美时〕〔黑夜将尽〕〔穿越从武当开始〕〔船撞桥头它也沉〕〔凶猛道侣也重生了〕〔扮演诸天神话〕〔顶流哥哥捡到我了〕〔美剧大世界〕〔我有一座无敌城〕〔渡劫失败后我被影〕〔上吧哮天犬〕〔大国风华〕〔快穿之我家宿主是〕〔冠冕唐皇〕〔她甜不可攀〕〔失业后我回去继承〕〔民国穿越来的爱豆〕〔星际大佬的掉马生〕〔全能大佬又被逼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64.坏叔叔,死胖子,小可爱
    来到半月岛上的第一天,楚明泽大半天都是在茅厕度过的。吃了止泻的药,可见效太缓慢。

    要知道,楚明泽因为有虞天在手,先前利用虞天,制了许多种类的毒药,相当厉害。结果,被一个小孩子用泻药给放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终于好转,楚明泽一闻,身上臭烘烘的,跳进海里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怒气冲冲地回到冰月原本的房间,推开门,就见叶尘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睡得香甜,不知梦到了什么,小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

    楚明泽脸色铁青,走到床边,伸手想要去抓叶尘,但手在即将碰到叶尘的时候,顿了一下,收回来,在床边坐了下来。

    楚明泽告诉自己,愤怒是最无意义的东西,只能证明他的挫败和不理智,更何况如今面对的“敌人”是个六岁的孩子,若他这么轻易被激怒,就太蠢了。

    况且,楚明泽素来行事的原则有一条,不碰孩子。叶尘是特殊情况,楚明泽取过他的血,除此之外,不想伤他,也没想过要害他性命。

    “坏叔叔……”叶尘睁开眼,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靠在楚明泽怀中,抓着楚明泽的衣襟说,“我饿了。”

    “还想吃鱼吗?”楚明泽冷声问。

    叶尘眼睛一亮:“坏叔叔,你还想吃鱼?我给你做!”

    楚明泽嘴角一抽,把叶尘从被窝里拽出来:“把衣服鞋穿好,我带你出去吃。”

    楚明泽打算回一趟千叶城。

    来半月岛暂住,楚明泽是没打算躲的,因为他知道,不管他躲在那里,苏棠都能找到他。在海岛上有个好处,可以跑,茫茫大海,想往哪跑往哪跑,只要消耗足够的时间,楚明泽想要的结果,就有希望达成。

    一刻钟之后,楚明泽就抱着叶尘,又飞身上了小船。小船如离弦的箭,往北疾行。

    到千叶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街上的酒楼都打烊了,叶尘小肚子饿得咕咕叫。

    楚明泽七拐八绕,带着叶尘进了一条安静的巷子,巷子口有个人家,大门上挂了个牌子,写了一个字“酒”。

    千叶城认识楚明泽的人太多了,所以他做了易容,给叶尘也做了易容,看起来像是一对父子,容貌有几分相似。

    进门,一个中年男人迎上来。院子里摆了几张桌子,就是小酒馆,这会儿还有人在喝酒。

    楚明泽带着叶尘选了一张桌子坐下,也没看旁边树上挂的木牌子,张口点了几道菜。

    中年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他们家主要卖酒,以及下酒菜,来的几乎都是熟客,女人孩子很少进来,而且也只有熟悉到一定程度的客人,才会知道这家没有挂出来的菜单。店主和老板娘都认识原本的平王世子,因为楚明泽曾经是这里的常客,但如今楚明泽的容貌,却又是全然陌生的。

    先上了一壶酒,楚明泽给叶尘倒了一杯,放在他面前。

    叶尘摇头:“坏叔叔,我娘说,小孩子不可以喝酒,对身体不好。”

    楚明泽轻哼了一声:“整日把‘我娘说’,‘我小姨说’挂在嘴边,好像你是个乖孩子一样。”

    叶尘眨了眨眼睛:“坏叔叔,道理不是这样子的。我是我娘,我小姨的乖孩子,家里所有人都说我好乖,只在你这里不是乖孩子,难道不是应该你来反思一下,原因是你太坏吗?你坏,凭什么要我乖?”

    楚明泽无语地看着叶尘,竟无言以对。

    让店家给叶尘上一壶热水,结果不仅有热水,还有老板娘专门赠送的一碗甜粥。

    菜上来了,很有南方特色,叶尘没吃过,觉得味道特别好。结果最后吃多了,爬到楚明泽身上,皱巴着小脸说:“坏叔叔,你给我揉揉肚子。”

    楚明泽皱了皱眉,伸手给叶尘揉肚子。

    等楚明泽带着叶尘离开那家酒馆,已经到半夜了。

    叶尘睡着了,楚明泽带着他回到了千叶城中原本的平王府。

    平王已死,家眷在逃,平王府被查封,并没有拆除。

    楚明泽轻车熟路地回到他原本住的院子,也没进屋,把他的外套脱下,垫在院中石桌上,把叶尘平放上去。

    叶尘在桌上睡觉,楚明泽坐在桌边喝酒。

    一壶酒喝完,楚明泽起身离开,不多时提着一个篮子回来,里面装的都是从某家酒楼后厨偷来的菜和肉,然后扛着叶尘,再驾船回去。

    回到半月岛的时候,天快亮了。

    天边泛起鱼肚白,透出红光,太阳快出来了。

    楚明泽捏了一下叶尘的鼻子:“小鬼,醒醒。”

    叶尘一巴掌拍在了楚明泽脸上,楚明泽很无语:“醒醒!”

    “干嘛呀?”叶尘揉了揉眼睛。

    “看那边。”楚明泽指了一下东边。

    叶尘转头去看:“诶?是太阳要出来了吗?”

    南宫珩和叶翎带叶尘到山顶看过日出,不过没有在海上见过。

    小船在轻轻飘荡,在叶尘的要求下,他骑到了楚明泽的脖子上,小脸欣喜地看着金红的太阳从海平面一跃而出,瞬间,光芒万丈。

    “好美呀!”叶尘开心地说。

    楚明泽也许久没有如此平静地欣赏日出美景了,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小鬼,我也没有那么坏吧?”

    “坏叔叔,你想多了。我有理由相信,你现在是在蛊惑我,想要骗我把你当好人,然后更好地利用我。我娘说,你好奸诈的,你说什么我都不能信,尤其是听起来像是好话的,一定有诈!”叶尘从楚明泽脖子上爬下去,趴在他背上,小脸认真地说。

    楚明泽轻笑一声:“小鬼,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可爱。”

    叶尘拧住楚明泽的两只耳朵,扯了扯:“坏叔叔,我请你吃鱼吧!”

    楚明泽一听到叶尘说吃鱼,就感觉肚子隐隐作痛,拉开他作怪的小手,背着他,提着篮子,飞身上了半月岛。

    没有发现多出来的船只,一切都跟他们离开的时候没有两样,叶尘跟楚明泽说,他想吃面条。

    “没有。”楚明泽摇头。

    “我们为什么不住在城里呢?城里有好吃的。”叶尘眨了眨眼睛。

    “小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坏主意。想跑,不可能。”楚明泽轻哼了一声。

    “看吧,我就说,你还是好奸诈好坏!”叶尘做了总结。

    楚明泽摇头,这孩子也是绝了,明明是被他抓过来的,结果不仅一点儿都不怕,还对他呼来喝去的,逮住机会就使坏,完全当是出来游玩儿的了。

    不过看到叶尘,让楚明泽想起童年的自己。

    他原本在千叶城,也跟叶尘一样,无忧无虑,过着开心快活的日子。

    可他的父亲楚南沣一门心思想要造反,不顾他的意愿,在他八岁的时候,执意把他送走,到了千里之外的西夏国,交给了苏湮那个变态,目的是让他跟着苏湮学武功,好为日后的谋反出一份力。

    楚明泽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见到苏湮,苏湮在笑,他却觉得害怕,抱着楚南沣的腿,求楚南沣带他回家。结果,楚南沣非但没有心疼他,反倒觉得他让楚南沣在武林盟主苏湮面前失了颜面。

    于是,楚南沣给了楚明泽一巴掌,严厉训斥,说让他好好跟着苏湮这个师父练功,练不出个名堂来,就别想回家。还说什么,成大事必须要吃苦,他的长子不能没有出息。

    楚明泽眼睁睁地看着楚南沣扬长而去,然后他被苏湮抱了起来。他觉得不自在,苏湮的眼神很可怕,他想跑,可他当时是个八岁的孩子,苏湮是武功高强的成年人,他根本跑不了,那天,就是他噩梦的开始。

    苏棠说,南宫珩救过他,说的就是当年苏湮之死。从这个角度来说,南宫珩和云尧,也是间接帮助楚明泽脱离苦海的恩人。

    楚明泽恨他的父亲楚南沣,所以当初在尚未确定转生蛊是否可以成功的时候,他选择了让楚南沣去当试验品,最终失败,导致楚南沣命丧黄泉。

    楚明泽总觉得,若他有个好父亲,他的人生,定然是另外一番光景了。而过往的经历,让他深刻意识到,人生在世,只能靠自己。

    楚明泽的思绪一时飘远了,到了小院外面,叶尘拧了一下楚明泽的耳朵,在他耳边说:“坏叔叔,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好像有人,我闻到了血的味道。”

    叶尘一说,楚明泽也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眸光一凝,下意识地转身,背着叶尘想跑。

    为了行事方便,楚明泽养的转生蛊,以及虞天,都被他藏在了另外一个地方,这岛上只他和叶尘以及一个属下。

    这会儿,那个属下的尸体就在院子里。

    而楚明泽听到一道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元烁的徒儿,你要去哪儿啊?”

    楚明泽狠狠拧眉!元烁?他的师父元烁先前去拦截叶翎一行,暂时还没消息。这个人是……

    楚明泽直觉不对,速度未停,背着叶尘继续跑。

    下一刻,一道壮硕的身影从天而降,拦住了楚明泽的去路。

    楚明泽看清来人的身形容貌,眼眸一缩!这人他见过,风不易的随从!好像是姓金的。

    看到楚明泽眼中的戒备,金渚冷笑:“怕什么?你该叫我一声师伯的。”

    楚明泽神色一变!师伯?难道说,这个胖子,就是元烁之前一直遮遮掩掩的,潜伏在南宫珩和叶翎身边的自己人?

    “就是你想的那样。”金渚看着楚明泽说,“元烁办事不力,带的人都被杀掉,他被叶翎抓了,如今成了残废。”

    楚明泽面色一沉:“前辈怎么称呼?”

    “叫我金师伯吧。”金渚说,“元烁已经废了,找到机会,我们应该给他一个解脱。”

    楚明泽垂眸:“他是我师父。”

    金渚哈哈大笑:“在老夫面前,就别装了!废话不言,从今日开始,我们就是新的合作关系了。转生蛊你已经养上了吧?放在哪儿啊,让老夫瞧瞧!虞天那个毒妇在何处?”

    楚明泽摇头:“只凭你一面之词,我无法信任你。你不会是叶翎派来的吧?”

    金渚冷哼了一声:“小子,你好像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老夫给你一个信任的理由!”

    下一刻,金渚挥掌朝着楚明泽打了过来。

    楚明泽连忙把叶尘扔了出去,闪避开来。

    叶尘见金渚和楚明泽打了起来,他猫着腰,在一堆灌木丛中穿行,跑远了之后,飞身而起,往他们不久前上岸的地方去。

    楚明泽发现叶尘跑了,并没有去追的意思。

    金渚的实力在元烁之上,楚明泽自然不是他的对手。数十招过去之后,楚明泽就认怂了,再打下去,他该受伤了。

    楚明泽知道,金渚跟元烁是一路的。若是叶翎派人来,来的人里面一定有苏棠。

    “金师伯高招,师侄受教了。”楚明泽神色恭敬。

    “还算识相!”金渚冷声说,“有件事,老夫要告诉你。对你来说,可是绝对的好消息!原本叶翎派了苏棠和百里夙身边的哑巴,跟老夫三人过来杀你,你知道为何只有老夫一个人来了吗?”

    楚明泽神色微变,继而眸中出现了喜色,对着金渚行大礼:“多谢金师伯相助!”

    金渚的意思楚明泽明白,他把苏棠和哑奴解决了!这对楚明泽来说,喜出望外!

    金渚也没说具体的,所以楚明泽并不知道苏棠和哑奴还没死这件事。下意识地认为,以金渚的实力,那两个人对他又没有防备,得手是必然的。

    楚明泽状似无意地往身后一看,神色一凝:“坏了,那个孩子跑了!”

    金渚方才只顾着教训楚明泽,倒是没在意叶尘。叶尘小小一只,安安静静的,不起眼。

    这会儿金渚往四周看了看,哪里还有那个孩子的身影?

    “你为何不给他下迷药?”金渚冷声问。

    楚明泽摇头:“金师伯有所不知,那孩子已是蛊王体,百毒不侵,迷药也不管用。”

    金渚听到“蛊王体”三个字,瞬间亮了的眼眸,并没有逃脱楚明泽的眼睛。

    “一个六岁的孩子这会儿功夫能跑多远?快去抓他回来!我带你们去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金渚不容置疑地说。

    “金师伯别忘了,那个六岁的孩子,曾经差点杀死我师父。”楚明泽皱眉说。

    “不是一码事!这里在海上,他想跑,必须乘船,他会驾船吗?就算跑,能跑出去多远?”金渚冷哼了一声,“你们刚刚从哪里上岸的?”

    楚明泽指了一个方向,跟金渚一起,速度极快地往那边赶。

    到了海岸边,就见一艘小船漂在离岸不远的地方,金渚立刻飞身过去,结果发现船上没人,只有一片墨色的衣角,挂在船舷上。

    金渚皱眉,往四周看,就见不远处漂着一个东西,他飞身过去捡起来,发现是孩子的鞋……

    种种迹象表明,叶尘坠海了!

    “可恶!才这会儿功夫,定然还活着,在附近找!”金渚面色黑沉沉的。叶尘很关键,绝对不能死。

    金渚和楚明泽架着船,分头在海上寻找。

    过了一会儿,金渚回头,就见楚明泽的船走远了,朝着小岛的另外一边绕行。

    金渚不担心楚明泽会跑,因为他知道,那个孩子对楚明泽来说也极其关键,找不到孩子,楚明泽是不可能离开的。

    到了金渚看不到的地方,楚明泽飞身上岸,用最快的速度冲向岛上的小院。

    到了院子里,楚明泽看到了他那个被金渚杀死的属下。他冲进昨日叶尘住过的房间里,打开柜子,空空如也,大步走向床边,低头,掀开垂着的床单,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楚明泽都被气笑了,伸手把叶尘从床底下拽出来:“小鬼,你可真能耐啊!”

    “坏叔叔,那个死胖子走了吗?”叶尘搂着楚明泽的脖子小声问。

    “没有,我们走!”楚明泽抱着叶尘,出了小院子,叶尘还要他的包袱,也带上了,飞快地朝着金渚所在的反方向跑。

    金渚怎么找都不见人,就驾船追楚明泽,结果发现楚明泽的船漂在海上,人不见了。

    金渚意识到不对劲,暗骂一声,上了岸,顺着痕迹,又回到了那个小院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等金渚用最快的速度追到岸边,就见视线中有个黑点,已经离岸很远很远,金渚看不清船上到底有没有叶尘。

    金渚怒极,但剩下船在另外一边,他再去找船追过去,定是追不上了。

    小船疾行往南,楚明泽看着叶尘问:“小鬼,你本来怎么打算的?”

    “骗过你们,让你们以为我坠海了,等你们找不到,应该也不会继续留在那个岛上,然后我再跑。”叶尘说。他不会驾船,也没有力气,若是当时立刻逃走,定然会被抓回来的。所以他把在岸边漂着的小船解开了绳子,撕了一片衣角扔在船上,脱了一只鞋子尽力扔得远一点,然后又从另外一条路,悄悄地回了小院藏起来。

    “说我奸诈,你也不遑多让。”楚明泽似笑非笑地说。

    “还是你奸诈,不然我就不会再被你抓到了。”叶尘摇头,有些遗憾地说。

    “你应该庆幸,如果你落到那人手里,不会有好下场的。”楚明泽说。

    叶尘闻言给了楚明泽一个白眼:“切!好像你会放了我一样!”

    “我会放了你,不过不到时候。”楚明泽说,“那个人很危险,不会看你是个小孩子就对你客气的。不要怀疑,他抓了你,会放你很多很多血,把你关起来,你若跟对我这样闹腾,一定会挨打的。”

    “你是想说,你不是坏蛋吗?你没有那个死胖子坏?可就是因为你抓了我,所以才给了那个死胖子机会,刚刚险些让他抓到我。所以,罪魁祸首还是你。”叶尘看着楚明泽说。

    楚明泽嘴角一抽,再次无言以对。

    “唉!”叶尘仰躺在船上,叹了一口气。

    “为何叹气?”楚明泽问。

    “小风叔叔怎么这么倒霉?他的师父是个老贱人,他的随从也是个死人渣!”叶尘一脸同情地说。

    楚明泽轻嗤了一声:“小风叔叔?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好人?”

    “我当然知道!”叶尘又给了楚明泽一个白眼,“你这个坏蛋不会懂的。我觉得小风叔叔的名字起得就不好,风不易,可真难!等回家,我要建议小风叔叔改个名字。”

    “改什么?”楚明泽问。

    “不能叫风易,因为秦爷爷家的小叔叔叫小易。就叫风不难吧!”叶尘说。

    楚明泽唇角微勾,回头看了一眼半月岛的方向,心情很不错。金渚把苏棠解决了,楚明泽接下来也会容易很多。

    “坏叔叔,你为什么要跑呢?那个死胖子跟你不是一伙人吗?还有当初那个想抓我的死瘦子,听说是你师父。用我小姨的话说,你们这是狼狈为奸,一窝子的贱人。”叶尘说。

    楚明泽早习惯叶尘骂他了,并不在意,摇头说:“我跟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伙人。”

    楚明泽原来连元烁都不信任,怎么可能信任金渚?金渚看楚明泽的眼神,带着轻蔑,楚明泽在他眼里,不过是个棋子。

    金渚说要让楚明泽带着叶尘和虞天跟他去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楚明泽怎么可能听不出金渚的真正意图?

    转生蛊的蛊方和药材都在楚明泽手里,叶尘也在,如今楚明泽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只需要把他的宝贝全都交出来,就可以去死了!即便活着,定然会跟叶尘一起被关起来,只为给金渚和元烁背后的主子养蛊。

    楚明泽刚刚对叶尘说的,可不是危言耸听。叶尘若是落到金渚那种人手里,绝对不可能好过。

    “反正你们都是坏蛋!”叶尘皱了皱眉,“难不成你打算改天放了我?”

    楚明泽揉了揉叶尘的小脑袋说:“小鬼,别着急,过些天我就送你回家。”

    “信你才怪!”叶尘摇头。

    “现在的话……”楚明泽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我要好心提醒你小姨,她身边有鬼。”

    “我知道了,你想让我小姨跟那个死胖子打起来,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对不对?”叶尘看着楚明泽问。

    “小鬼,谁把你教成这样的?小小年纪能不能像个孩子?”楚明泽有些惊奇叶尘竟然立刻听出了他的意图。

    “我小姨给我讲了好多典故,见到你,我明白了笑里藏刀人心险恶人面兽心道貌岸然人模狗样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不择手段的意思。”叶尘看着碧蓝的天空说,“我已经六岁了,不要把我当三岁小孩。”

    ------题外话------

    13/14/15号三天都是一更,16号有四更,谢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