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快穿头号玩家〕〔斗罗之暗夜主宰〕〔太后娘娘今天洗白〕〔影视世界旅行家〕〔绯闻影后,官宣吧〕〔唐残〕〔报告夫人,纪少又〕〔大国战隼〕〔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从斗罗开始打卡〕〔神宠时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58.大坏蛋和小孩子(二更)
    十月的最后一天,半个西夏国都遭遇了风雪。

    叶翎一早醒来,就有些心神不宁。出发后,又叫来了苏棠。

    苏棠钻进叶翎的马车,揉着眼睛问:“鬼丫头,又干嘛?”昨夜没怎么睡,这会儿他很困。

    见苏棠的手又蠢蠢欲动想要碰南宫珩,叶翎合上手中的书,把苏棠的手打了回去:“老实点儿!”

    “我又不是想摸你,摸你男人都不行?小气鬼!”苏棠轻哼了一声,靠着车壁,闭上眼睛,“有话快说,不然我睡了!”

    “再看看,楚明泽在何处。”叶翎说。

    “有完没完?多少次了?老子放血你不心疼,老子媳妇儿可心疼了!”苏棠没好气地说。

    “快点儿!别婆婆妈妈的!”叶翎冷声说。

    苏棠伸手,扯开了自己左肩的衣服,露出了那枚蝴蝶纹身,看着叶翎嘿嘿一笑:“鬼丫头,你不会就是想看我脱衣服吧?”

    “我想弄死你!再废话我让蒙姐姐休了你!”叶翎很想打死苏棠,这神经病!

    苏棠给了叶翎一个白眼,咬破自己的手指,挤出血来,在那个“蝴蝶”上面抹了抹。

    蝴蝶颜色变得鲜亮,仿佛活了起来。

    苏棠闭上眼睛,思忖片刻,伸手指了个方向:“就那边!”

    叶翎掀开车帘,辩清方向,苏棠指的是正西,西凉城所在的方向。

    “还有几日路程?”叶翎蹙眉问。

    苏棠把自己的衣服拉起来,整理好,神色慵懒地靠在车壁上,闭上眼睛说:“姓宋的小白脸一早说,再有个七八天就到了!”

    速度比出发时叶翎预计的已经快了不少,不过叶翎还是觉得很不安。楚明泽在西凉城,除了抓叶尘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对于楚明泽的脑子,叶翎一直都没有小看过。叶尘在明,楚明泽在暗处,防不胜防。

    “跟清羽说,再快点儿!”叶翎深吸一口气,轻抚了一下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

    “你受得了?可别伤着小鬼丫头,她比你重要!”苏棠看了一眼叶翎的孕肚。

    “少废话!快去!”叶翎踢了苏棠一脚。

    “老子滚了!”苏棠话落,车帘晃动,他已经不见了人影。

    宋清羽得到叶翎的指示,下令再加快速度,往西凉城赶路。

    宋清羽亲自赶着南宫珩和叶翎的马车,叶翎身子下面垫得很厚,靠在南宫珩怀中,倒也没有觉得颠簸。

    “阿珩,今日是义父家的小弟满月的日子。”叶翎微叹一声说,“我们遗憾错过了,希望西凉城那边,一切安好。”

    西夏国皇宫。

    从宁王府回来,百里夙和叶缨带着叶尘坐在慈安宫里。

    叶尘面前摆着文房四宝,他正在写信。第一封就是给还没出生的妹妹的。

    叶尘给妹妹取了名字叫叶晚,小名晚晚。他写信的时候,面上带着笑。这可是他一直最期待的妹妹,本以为过几日就见到了,却出了意外。

    百里夙和叶缨坐在旁边,一时沉默无言。

    叶尘写好一封信,折好,装起来,正准备拿起笔写第二封,一道黑影冲进来,抄起叶尘就跑!

    百里夙和叶缨看着叶尘被带走,却没有去追,因为是哑奴。

    “哑爷爷,你带我去哪儿呀?”叶尘问。

    哑奴不会说话,他只是带着叶尘往远处跑,一刻都不停。

    “哑爷爷,好冷,我们回去吧,我的信没写完。”叶尘叫哑奴。

    哑奴脚步一顿,停在了皇宫最高的塔楼上,看着叶尘摇摇头,比划了一下。

    “哑爷爷去救皇祖母?不让我去?”叶尘整日跟哑奴在一起,很快就看懂了他想说什么。

    哑奴重重地点头。他最早是被明氏相救,后来才会成为百里夙的护卫。可要用叶尘去换明氏,这件事哑奴无法接受。他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愿意让叶尘置身险境。

    叶尘小手贴在哑奴脸上,笑嘻嘻地说:“哑爷爷,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了,你们会去接我的嘛!”

    哑奴鼻子一酸,摇头不止。

    叶尘抱住哑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哑爷爷,我们回去吧。”

    风雪漫天,哑奴把叶尘裹在怀里,带着他回到慈安宫的时候,叶缨正在给叶尘收拾行李。

    叶尘自从来了西夏,就一直跟明氏住在慈安宫,很少到百里夙和叶缨的清宁宫中去住。

    叶缨有些后悔。孩子六岁了,前三年,最小的时候,她因为手受伤,因为未知的未来,就在锻炼着让孩子独立,不能依赖她,连偷吃一颗糖,都要罚他面树思过。在三岁之前,孩子都没吃过肉。后三年,孩子有段时间一直是跟着南宫珩和叶翎住的,她又打仗离家数月,来了西夏,跟百里夙成亲后,孩子基本都是明氏在带。

    所以叶尘小小年纪很懂事,很乖,甚至连叶缨和百里夙决定,要把他交给坏人,还没说,他那么聪明地感觉出来了,主动说要去换明氏。

    再冷静理智,到了这会儿,叶缨也禁不住会问自己,这样做对吗?对孩子何其不公?他才是最需要保护的……

    “啊对了!”叶尘跑过来,钻进叶缨和衣柜中间,蹲下,从衣柜最下面的抽屉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转身,两只手捧着,举起来交给叶缨,“娘,这个是我给妹妹准备的新礼物,帮我交给小姨哦!”

    叶缨接过来,沉甸甸的,她没有打开,知道里面是什么。

    最开始叶尘尚且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的时候,送了一大盒夜明珠到东晋去,结果半路被人抢了。叶尘就在想要再准备什么礼物。后来,叶尘到皇宫藏宝库去挑挑拣拣,装了一盒宝石出来,说妹妹可以扔着玩儿。

    叶尘把礼物托叶缨转交之后,又跑回去接着写信。从头到尾,不见他脸上出现恐惧或难过的情绪。

    “阿缨。”百里夙走过来,揽住了叶缨的肩膀,声音沙哑,“对不起。”

    百里夙很气,气自己。他知道,叶缨不该承受这些,这对她来说,太难了。可叶缨没有一句责备的话,甚至不需要他说,叶缨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并且做出了决定。如果有得选,百里夙希望所有麻烦所有危险全都冲着他来,可事实是,没得选。

    叶缨垂眸,摇摇头,接着叠叶尘的衣服:“会没事的。”也是在安慰自己。

    叶缨让百里夙找来一个箱子,她给叶尘准备了几身衣裳,几双鞋袜,还有叶尘用的文房四宝,南宫珩亲手给他做的小木剑,都整整齐齐地放了进去。

    昨日明氏给叶尘做的点心,还没吃完,叶缨装在盒子里,放到箱中去。最后又往里放了几张银票。

    这是在给楚明泽传达一个信息,她的孩子,暂时在他那里“做客”,不日就去接,让他小心些。若是叶尘出了什么事,后果很严重。

    叶缨自小不擅女红,这些年很少拿针线。收拾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她甚至都没有亲手给孩子做过衣裳。

    叶尘写了好几封信,放好。

    “尘儿,过来。”叶缨坐在床边招手。

    叶尘跑过来,依偎在叶缨怀中,仰头看着她:“母后,你怎么了?”

    叶缨轻抚了一下叶尘的小脸,看着他说:“你怪娘吗?”

    叶尘摇头,靠在叶缨怀中说:“娘说我会没事的,我信。”

    原本叶缨有许多话想跟叶尘说,到此刻却意识到,她在想什么,其实孩子都懂。

    “等我回家,娘给我做糖醋排骨,多糖少醋。”叶尘对叶缨说。

    “好,娘给你做。”叶缨郑重地点头。

    吃过晚饭,百里夙给叶尘洗澡,换上一身新衣裳。

    哑奴顶着风雪去西夏的护国寺给叶尘求了一道平安符,叶尘装在了他的小荷包里。

    一家三口躺在床上,叶尘在中间。

    “睡吧。”叶缨轻抚了一下叶尘的小脑袋。

    烛光昏黄,叶尘睡着了,百里夙和叶缨只静静地看着他,静默不语。

    等叶尘醒来的时候,他在百里夙怀中,已经出了西凉城。

    “爹,你要好好照顾娘,不要惹她生气。”叶尘在百里夙耳边小声说。

    百里夙声音闷闷地应了一声。

    夜色深深,风急雪骤。

    西漠河还没上冻,河上漂着一叶小舟,有一蓑衣男子,站在船头。看身形,并不是楚明泽。他也不可能这样出现。

    叶缨在叶尘额头亲了一下,叮嘱他:“不要轻举妄动,乖乖的,等娘去接你,知道吗?”

    楚明泽不是元烁,这次也不是上回。叶尘若是做些不该做的事情,容易伤到自己。

    叶尘点头:“我记住了。”

    河边风大,小舟翩然靠近,百里夙把叶尘的行李扔到了船上。

    叶尘小身子飞起,稳稳地落在船上,对着岸上的百里夙和叶缨挥舞着小手说:“告诉皇祖母,不要哭,我很快就回家了!”

    叶尘话落,小舟如离弦的箭,漂向了远处,眨眼的功夫,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跟在他们后面的哑奴,抹了一把眼泪,飞身离开了。

    百里夙和叶缨就站在风雪中,一动不动,成了雪人。

    翌日清晨,接到禀报,明氏出现在皇宫门口。

    百里夙和叶缨赶过去,就见明氏昏迷不醒地躺在雪地上,身上还裹了一床厚厚的被子。

    看守宫门的侍卫说,只看到了黑影闪过。

    百里夙把明氏带回慈安宫去,叶缨给明氏解了迷药,她很快就苏醒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明氏昨日在丞相府后花园走着走着突然失去知觉,对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完全不知情。

    见百里夙和叶缨面色都不太对,明氏心中咯噔一下:“尘儿呢?尘儿在哪儿?”

    百里夙也没瞒着,沉声说了事情的经过。

    明氏得知百里夙和叶缨拿叶尘换了她回来,当即崩溃大哭,说不该这样,不能这样,她不愿意这样,她死了没关系,怎么能让她的孙子落入那些歹人手中?

    明氏哭得晕死过去,叶缨喂她喝了安神汤,让她好好歇着。

    西凉城外,林家村。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刚刚才停。村子里银装素裹,静谧清幽。

    半山腰有一处破败的房子,院中原本有棵古松,被人刨了,留下一个很大的坑,如今也被白雪覆盖。

    塌了一半的房屋里,有个缺了脚裂了缝的桌子,和一把断了靠背的椅子。

    楚明泽就静静地坐在桌边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虞天蜷缩在角落里,冻得瑟瑟发抖。

    听到外面有动静,楚明泽放下手中的酒杯,就见他的属下一手抱着叶尘,一手扛着箱子,走了进来。

    叶尘趴在那人肩头睡着了,被放下来的时候,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看向楚明泽,小脸认真地问:“你就是传说中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大坏蛋吗?”

    楚明泽看着叶尘,缓缓地笑了:“你看我像坏人吗?”

    “不像。”叶尘也笑了,“因为你不是人!”

    楚明泽的属下神色惶恐:“主子,给他下了迷药,可没有用。”

    楚明泽闻言,眸中却出现一抹喜色,摆摆手说:“无妨,看来这孩子很有可能真成了蛊王体,百毒不侵。”

    角落里的虞天瞬间清醒,双目凸出,死死地盯着叶尘。她双手双脚都被砍断了,从地上爬着过来,口中念念有词:“蛊王……蛊王……真的是蛊王!”

    “哇!这是什么脏东西?”叶尘看了一眼虞天,跳开了,“好丑好丑!”

    楚明泽呵呵一笑:“不用管她,你可以叫我楚叔叔,或者赤焰叔叔。听说你很厉害,差点杀了我师父,不过想必你娘叮嘱过你,在我这里,不要乱来。我不想伤你,只要你乖乖听话。”

    “我只能叫你坏叔叔。你跟我小姨讲的故事里面的大坏蛋真的好像。”叶尘坐在他的行李箱上面,晃着小腿,看着楚明泽说,“说吧,你要对我做什么?提醒你小心一点哦,我娘可凶了,我小姨有时候比我娘还凶。”

    “那是你的行李吗?冷不冷?饿了吧?稍等片刻,做完一件事,我就带你回新家。”楚明泽语带关切,话落,却拿出一根银针来。

    “虞天,他百毒不侵,连迷药都没用,应该是蛊王体了吧?原来的百里夙可没有这么厉害。”楚明泽目光幽深地问虞天。

    虞天爬到了叶尘身边,神情激动,连连点头:“是!一定是!”

    叶尘小脚踢在了虞天脸上:“丑八怪滚开!”

    楚明泽抓住叶尘的小手,在叶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点点刺痛,手指冒出一滴血珠,楚明泽低头舔去。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楚明泽看着虞天说:“我被苏棠追踪的迷踪蛊,应该能解了吧?”这是最要紧的事,接下来,他就可以带着叶尘,完全隐匿到暗中去!

    虞天愣了一下,摇头说:“当然不能!”

    楚明泽神色一僵:“为何?你不是说,他的血连断情蛊都能解吗?”

    虞天趴在地上,看着楚明泽说:“可迷踪蛊是在苏棠体内,不是在你体内,他那儿解了,你才能摆脱。”

    楚明泽面色扭曲:“可恶!你怎么不早说?”他原来计划是完美的,之所以留在这里,没有立刻走,就是为了先服下叶尘的血,以为就能解除苏棠对他的追踪,后面的事就不必担心了,没想到,竟然不行!

    虞天弱弱地说:“你也没问我……”

    再聪明的人,也有想当然的时候。楚明泽原本抓到叶尘的兴奋,如今已经消散了。他躲不开苏棠的追踪,还抓了叶缨的儿子,接下来那群人,定会疯狂反扑的!可恶!失算了!

    楚明泽再次看向叶尘,就见他从箱子里拿出点心盒子,抱着一边吃一边说:“坏叔叔,不要生气,没关系的。我小姨说了,作恶会遭天打雷劈。小事就不要在意啦,反正你肯定会被天雷劈死的,多活一天是一天,开心一点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