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我是特种兵之动物〕〔我真不是大小姐〕〔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极品透视民工〕〔长生归来当奶爸〕〔元尊〕〔都市无敌神医〕〔极品女婿〕〔在下键盘侠,有何〕〔穿到男频爽文里艰〕〔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绝世护美兵王〕〔纵意人生秦浩〕〔最佳良婿秦浩〕〔双眼瞎了三年〕〔骑士归来〕〔我是王富贵〕〔强宠,娇妻给我生〕〔盛夏星晴始慕秦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57.我还是个孩子!(一更)
    月初刚入冬,太后明氏的母亲,明丞相府的老太君一场风寒病倒了。

    太医看过,喝了几服药之后,慢慢好转了些。本以为好好照料着就没事了,结果前夜再次风寒发烧,一病不醒。

    一大早明氏出宫去了明丞相府,原本百里夙和叶缨都说要陪她的,但她不让,说让百里夙只好好照顾着叶缨和叶尘,保护叶尘才最重要。

    今日宁王府喜事,叶尘很期待,百里夙原想着陪叶缨和叶尘过来,等喝过满月酒,送他们母子回宫后,就到明丞相府去瞧瞧。

    结果,满月宴刚上桌,还没动筷子,明丞相府有人来,说明氏出事了。问怎么回事,来人神色惊惶,支支吾吾,说不出囫囵话,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母后,皇祖母怎么了?”叶尘皱眉看着百里夙冲了出去。

    叶缨摇头,起身:“尘儿,你留在这里,听话,不要乱跑。”话落出门,追着百里夙走了。

    方元叹了一口气,把叶尘抱过去,放在他腿上:“宝宝,你祖母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如意本想让秦徵跟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又担心这是调虎离山计,毕竟如今保护叶尘最重要。她只微叹摇头,心中默默祈祷,都不要有事。

    百里夙和叶缨到明丞相府,明中信面色铁青,对着百里夙跪了下来:“皇上,臣罪该万死!”

    “母后呢?”百里夙冷声问。

    “太后……”明中信跪伏在地,痛哭不止,“殁了!”

    百里夙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明中信:“不可能!”

    叶缨心中猛地一沉,拉住百里夙,他全身都在颤抖。

    明氏一早还好好的,他们一家四口如往日一样,一起吃的早饭,叶尘给明氏剥了个鸡蛋,明氏很高兴。

    原本明氏要一起去宁王府喝满月酒的,接到禀报明老太君病重,明氏当时有些难过,但也没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什么,只叮嘱百里夙和叶缨好好陪着叶尘,天冷,不要在外面待太久。

    从分开到现在,不过两个多时辰而已。明氏出宫,来丞相府,百里夙安排的有暗卫随护,怎么就出了事?

    明中信沉声说:“母亲喝了药睡着了,太后觉得那药味儿有点冲,感觉胸闷,要去后花园走走。这里原是她最熟悉的地方,我夫人要陪她,她婉拒了。结果……就没多大功夫,她坠湖了。”

    百里夙眸光冰寒地看着明中信:“人呢?母后人呢?”

    明氏此时就躺在丞相府后花园的观景阁里面,浑身湿透,闭着眼睛,尸体已冰冷。

    这里是明氏的娘家,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她身边有人伺候。大白天的,府里各处都有下人走动,就那一会儿工夫,明中信接到禀报跑过来的时候,就见明氏的尸体漂浮在湖面上,当时吓得七窍升天。

    百里夙和叶缨到观景阁门外,就听到了一阵哭声。

    进门,看到软塌上的人,百里夙踉跄了两步,泪水夺眶而出。

    叶缨红着眼,扶着百里夙,两人一步一步走到了软塌边。

    看到明氏一只手垂在下面,叶缨忍着悲痛,上前去,把她的手拉起来,冰冷僵硬。

    百里夙跪在地上,痛哭出声:“母后!”

    叶缨看着明氏的手,狠狠拧眉:“不对!”这手分明是年轻女子的,没有一点皱纹,也没有戴过指环的痕迹!但明氏右手常年戴着一枚扳指,叶缨见过,上面有明显的印子。

    百里夙沉浸在悲痛中,没有听到叶缨说了什么。

    叶缨面色冷沉,放开明氏的手,俯身凑近,凝眸盯着明氏的脸看了片刻,又拿出一个药瓶,倒了几滴液体在帕子上,去擦明氏的脸。

    百里夙察觉不对,起身一看,神色大变!因为这尸体根本就不是明氏,是别的人被易容成了明氏的样子!易容术十分高明,当时慌乱又悲痛,明中信一家完全没有看出不对来!

    明家人除了还在病床上的明老太君之外,其他人几乎都跪在这边,战战兢兢,哭哭啼啼。但里面少了一个人,忙乱之中也没人注意到。

    少的人就是明中信的女儿,百里夙的表妹明心悠,曾经心心念念想要当皇后,跟叶缨争位子的那个明家嫡女。

    此时,明心悠也在观景阁中,没有跪在地上,而是躺在软塌上的那具尸体……

    明中信原本低着头跪在旁边,听动静不太对,抬头看了一眼,瞪大眼睛,面色煞白,跌坐在了地上!

    “悠儿!”明夫人尖叫一声,扑了过来。

    所有人都慌了,也都傻了!

    捞上来的尸体竟然是明心悠,穿着明氏的衣服,易容成了明氏的样子,那真正的明氏去了哪里?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做的?

    百里夙和叶缨知道是谁做的。

    他们退到一边去,看着明心悠冰冷的尸体,明夫人哭得快要晕死过去。

    事实证明,明氏应该没死,死的是曾经跟百里夙和叶缨有过节的明心悠,但这并不会让他们轻松下来,因为明氏一定是被楚明泽抓走了!

    叶缨上前去,再次查看明心悠的尸体。她的头发湿透,很凌乱,上面插着一根镶嵌着宝石的金簪,不是明氏的,也不像明心悠素日打扮的风格。

    叶缨拔下那根金簪,用袖子擦了擦,在簪头发现了一个暗扣,拧开,从里面抽出一根细细的纸卷。

    展开那张纸卷,映入眼帘的第一行,只有三个字,“不用谢”……

    百里夙和叶缨都觉心中火起!

    是楚明泽的字迹,他的意思是,帮百里夙和叶缨除掉了明心悠这个碍眼的人,让他们不用谢!自以为是,贱到了极点!

    “百里陛下,叶皇后,久违了。你们的好妹妹,害死了我心爱的女人,我很生气。不过请你们放心,楚某只是请太后娘娘去喝茶,不会伤她。”

    “楚某要什么,两位应该已心知肚明。这对你们来说,自然不容易,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儿子。但人生总会遇到诸多抉择,不能什么都想要。”

    “小太子交给楚某,楚某会好好照料,不可能伤他性命。但楚某对太后娘娘的耐心是有限的。”

    “两位方才是不是以为明心悠的尸体是你们的母亲?伤心欲绝?自责愧疚?那就对了,请好好记住这个感觉。因为若你们接下来不按照楚某的要求来做的话,刚刚的虚惊一场,很快,就会变成事实。”

    “不要耍花样,不要挑战楚某的耐心。时至今日,走到这一步,是被你们逼的。很抱歉,有件事我要坦白,当年是我掳走了你们的父皇,害他丧命,但这全都是虞天的意思,我只是奉命办事。我想他在地下定是孤单寂寞,若你们想让太后去陪他,我可以成全。”

    “百里夙,叶缨,请记住,这不是一场交易,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今夜子时,西漠河上会有一艘船,将你们的孩子送上去。晚一刻钟,我会让你们见到太后的尸体,发现有人跟踪,亦然。”

    “等我得到蛊种,确认不假,会将你们的母亲毫发无伤地送回来。”

    “最后,请转告你们的妹妹叶翎,恭贺她喜得爱女。等南宫珩和叶翎的千金出生,想必会给你们带来一些安慰。”

    “楚明泽,敬上。”

    那支金簪,已经扎进了百里夙的手中,殷红的血流出来,他却感觉不到疼,因为他已经疯了。

    “找死!找死!找死!”百里夙厉声说。

    当初百里复因为转生蛊的事情死去,罪魁祸首是虞天,动手的人,就是楚明泽。

    叶翎之所以留苏棠到现在,还给他机会,成了自己人,是因为云尧和宋清羽的事,以及百里复的死,都不是苏棠下的手。

    否则,变成宋清羽的云尧,是不可能容忍苏棠活着的,因为他的兄弟宋清羽死了。

    否则,百里夙是不可能不为父亲报仇的,因为百里复当初死得很突然,也很惨,到现在,依旧是明氏和百里夙心中至痛。

    苏棠曾说过一件事,安乐楼有两批人,一批是他统领,一批是楚明泽统领,主要任务是找药材。

    不过楚明泽在找药材这件事上面的表现,远不如苏棠。后来才知道,是楚明泽假装办事不力,私吞了那些药材,没有交给虞天。但当时,虞天不满之下,安排楚明泽带着人做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给虞天寻找合适的转生蛊试验品。这件事并不容易,因为需要找到两个原本可能毫无干系,但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尤其虞天还要求,最好是皇族贵族。这样的话,一旦成功,就有利用价值。

    普通人的生辰八字,一般也只自己和父母知道,外人无从知晓。女子的庚帖轻易不会给人看,除非说亲的时候。

    调查,抓人,楚明泽在这方面很擅长。

    他这次主动承认百里复的死,跟他有直接的关系,因为百里复是被他选中的必死之人。他是在告诉叶缨和百里夙,游戏规则变了,从现在开始,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也懒得再伪装!

    而这次的事,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出门,又飘起了雪花,冷风刺骨。

    百里夙和叶缨走到湖边,湖水没有结冰,周围没有人。给明氏安排的暗卫,定是一开始就遭了毒手,且被楚明泽处理得很干净,连个尸体都没有留下。

    而楚明泽抓走明氏,又精心把明心悠易容成明氏的样子,给她换上明氏的衣服,扔进湖里,全程没有目击者。这是他的行事作风,谨慎,缜密,天衣无缝。

    叶翎在上次送过来的信中说,林秀清死去,楚明泽接下来的手段只会更加阴狠毒辣,让他们千万小心。

    可他们在明,楚明泽在暗,楚明泽有虞天在手,如今出手必用邪毒,根本防不胜防。

    当下,最痛苦的,莫过于百里夙。

    用儿子去换母亲?这件事,太荒谬了!可事实就是这么残忍,想让明氏活着,唯一的办法,只有把叶尘交给楚明泽。

    明氏面临的是生死,而叶尘不会死,一定能活着,因为他活着,楚明泽才能有源源不断的蛊种之血,来做他的大事。

    “阿缨,我宁愿自己去死……”百里夙眸底闪过晶莹的水光,神色痛苦地蹲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好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醒来一家人都在一起。

    雪花落在头顶,落在脸上,叶缨看着面前平静幽深的湖面,告诉自己,要冷静。

    沉默良久之后,叶缨俯身,把百里夙拽了起来:“走吧。”

    没有再管明家人,叶缨拉着百里夙,离开了明丞相府,飞身往宁王府而去。

    今日满月的秦易小娃吃过奶,又在呼呼大睡。

    叶尘吃过饭之后,坐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外面。秦徵和如意让他去睡一会儿,他也不肯去,说要等祖母和爹娘回来。

    看到百里夙和叶缨出现在视线中,叶尘立刻从椅子上滑下去,飞跑出来。

    “父皇,母后!皇祖母呢?”叶尘跑到百里夙身边,往他们身后看,不见人,皱着小眉头说,“皇祖母是回宫了吗?”

    风雪漫天,百里夙蹲下来,紧紧地抱着叶尘,没说话。他跟叶缨没有商议,因为有些话不想说,不能说,却也不必说了。

    “父皇怎么了?你哭了?”叶尘感觉脸上湿了。

    “尘儿,过来。”叶缨把叶尘拉过去,看着他说,“有件事,娘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叶尘不解,“不是去接皇祖母了吗?为什么她没有来?”

    “尘儿,有人抓了你祖母,要求我们拿你去换。”叶缨看着叶尘说。

    叶尘瞪大了眼睛:“啊?谁这么坏?我还是个孩子!”

    叶缨微叹一声:“尘儿,你祖母现在有性命之危,只有你才能救她。”

    “那我会死吗?”叶尘皱巴着小脸问。

    叶缨摇头:“你不会死的,那个坏人不是想杀你,只是想要你的血。”

    “我明白了!我落到坏人手里也不会死,但如果我不救皇祖母的话,皇祖母会死的!是这样吗?那把我交给坏人吧!”叶尘小脸认真地说。

    叶缨一直在告诉自己要冷静,到了此刻,却突然感觉鼻子一酸,眼圈儿红了。

    “父皇,母后,没事的,我不怕!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接我回家的!”叶尘小手拍了拍百里夙和叶缨的头,“不要哭哦,我帮你们打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